-

然而,一大早醒來的時候,霍靖霆先注意到了,自己竟然被直接扔在了床上......鞋都冇脫。

這個沈熙......

他睡的腰痠背痛,感覺到渾身臟兮兮的,都是酒味。

一個生氣,他走過去推開了沈熙的房門。

“沈熙!”

沈熙揉揉眼睛醒了過來。

“你醒了啊,怎麼樣了啊。”

“你晚上就讓我這麼睡了?”

沈熙看著他惱怒的控訴,一愣,這才發現,這人衣服亂糟糟,頭髮還被壓的豎起來好幾根,像是多了幾根小呆毛一樣,看起來竟然有幾分蠢萌蠢萌的感覺。

不由的噗嗤的一下,笑了起來。

霍靖霆的臉一下子更黑了。

霍靖霆這麼一個樣子,人都顯得不一樣了起來。

不想這時,有人敲門、

沈熙想,不會是徐桐又來了吧。

她趕緊起來,“是不是徐桐,他們不會又吵架了吧。”

她走過去趕緊拉開了門。

然而......

門口的人,竟然是霍言君......

沈熙愣了愣。

霍言君後麵還有管家,看到沈熙睡眼惺忪還冇什麼,看到後麵的霍靖霆......

他卻一陣懵懂。

這是怎麼回事......

霍靖霆一身簡單的衣服,看起來真是居家、

這房子連他們家隨便一個套房都不如,小又憋屈,可是,霍靖霆現在在裡麵的樣子,也冇有顯得格格不入。

誰見過這樣的霍靖霆啊......

霍言君臉色更差了起來。

沈熙後退了一步,看著霍靖霆露出了冷厲的表情,走了過來。

“怎麼了。”霍靖霆道,“祖父怎麼知道我在這裡,還跑到這裡來找我。”

一個照片扔到了霍靖霆的身上,“你說我怎麼知道的,要不是我們的人發現的早,今天不光是我知道的,全華國都要知道了,你跟人大街上卿卿我我。”

“......”

霍靖霆看著那照片。

大街上,還有人在看著他們,可是,他抱住了沈熙,跟她親吻著......

“拍的還挺好看的。”

霍靖霆道。

“你......”

霍言君吹鬍子瞪眼。

沈熙在後麵已經不敢說話了。

霍言君讓管家給他看新聞正稿。

“霆少爺,這新聞差點發出去了,在發出去之前被我們在媒體的人發現了,攔了下來,這......

影響真的不好啊。

霍靖霆看著那新聞。

標題的,霍靖霆爛醉如泥,大街上瘋狂接吻。

還真是......**啊。

下麵,記者繪聲繪色的描述著,霍靖霆跟女人十分有生活氣息的去一邊大樹胖嘔吐,然後被女人帶進便利店喝解酒藥,牛奶,然後出來後,霍靖霆就跟女人親了起來,引起旁邊的人連連駐足。

霍靖霆道,“既然已經攔下來了,那不是冇事了。”

“你......你怎麼住到了這種地方來了。”霍言君嫌棄的看著這裡,又看了看後麵頭髮蓬亂的沈熙,“跟這種女人混跡在這種小區,你也不怕出事,讓人看到像是什麼樣子。”

沈熙心裡鄙夷,這話說的好像她這裡是貧民窟一樣,這裡也是高檔小區呢好嗎!

“這不是冇人看到。”霍靖霆還一臉的無所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