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杉擺了擺手,她倒是不在意這個,她在意的是季司寒居然來找過晚晚。

杉杉有些不解的問:“季司寒來找你做什麼?”

舒晚想到季司寒失控的樣子,神色微微窒了窒:“他說他愛了我八年,讓我給他一個機會。”

她說完後,勾起嘴角,苦澀一笑:“杉杉,你說,是不是很可笑?”

他那樣對她,竟然還說愛她,實在無法相信這遲來的深情是出自於真心。

杉杉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後,眼底情緒忽然變得複雜起來。

“晚晚,有件事情,我也冇告訴你。”

“其實在你去世之後,季司寒來找過你。”

“他當時得知你的死訊後,看起來有些生不如死。”

“但我沉浸在他害死你的憤怒中,就一直冇多做猜想。”

“現在聽到你說他愛了你八年,忽然覺得,他或許是真的愛你……”

就是不太明白,季司寒既然愛晚晚,那為何要拋棄晚晚。

甚至在拋棄她之後,為了保護那兩個賤人,動手打了晚晚。

杉杉跟著季涼川以來,為了報仇,倒也問過幾次季司寒的事情。

但季涼川似乎知道她勾-引他的目的,也就對他二哥的事情,閉口不談。

害她現在也猜不透季司寒為什麼要這麼對晚晚……

舒晚愣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季司寒竟然會因她的離世,而生不如死。

她的心微微撕裂開來,卻又覺得是杉杉看錯了:“他大概是因為愧疚吧。”

那一巴掌提前要了她的命,再怎麼涼薄寡情的人,在麵對一條人命時,多少都會有些動容吧。

杉杉聽到舒晚這麼說,也就冇再糾結季司寒是個什麼心思,反而問舒晚:“那晚晚,你現在還愛季司寒嗎?”

舒晚柔和的臉色,漸漸沉了下來:“我對他已經死心了。”

杉杉還想說些什麼,舒晚卻打斷她:“杉杉,我們提前去機場吧。”

雖然她已經和季司寒說清楚了,但也不確定他知道自己要回英國的訊息,會不會再來找她。

還是早點離開吧,她實在不想和季司寒再有任何有瓜葛,哪怕去英國也是往火坑裡跳……

杉杉見她似乎不想再談論與季司寒有關的事情,也就收了聲:“那你的東西都收拾好了嗎?”

舒晚點了下頭:“收拾好了,我去叫池硯舟。”

池硯舟比她還著急走,聽到她要提前去機場,提著行李箱就直接下了樓。

他命人將杉杉的越野車送回她的彆墅後,帶著兩人上了一輛加長版林肯車。

車子急速往機場方向開去時,有一輛柯尼塞格,與他們擦肩而過……

池硯舟認出那輛車後,烏黑深邃的眼眸,忽然染上一絲笑意。

他不緊不慢的,拿出手機,給彆墅裡的人,發了條訊息。

[待會有人找上門,就說我的飛機,後天起飛]

隨後又發了條訊息給機場的人,讓他們務必隱瞞他的行程。

做完這些後,池硯舟單手支著下巴,勾起唇角,輕輕笑了起來。

季司寒,我的掌中之物,是絕不可能讓你搶走的,你就慢慢的找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