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世狂龍張良》 小說介紹

《蓋世狂龍張良》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小說,主人公叫張良,沈亦菲,小說內容精彩豐富,情節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麵給大家帶來這本小說的精彩內容: 母樹大紅袍,千萬級彆的價格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它的出產量極低。大夏權貴多如牛毛,要分到每個人手裡有多少,可想而知。“這……這怎麼會這樣,暴殄天物啊!這麼一大鍋,

《蓋世狂龍張良》 第3章 免費試讀

母樹大紅袍,千萬級彆的價格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它的出產量極低。

大夏權貴多如牛毛,要分到每個人手裡有多少,可想而知。

“這……這怎麼會這樣,暴殄天物啊!這麼一大鍋,得有多少啊?”

“不多,剛好一斤。”張良平靜的說道。

劉佩艱難的問道:“莫大師,這真是母樹大紅袍?”

“千真萬確。比我十年前在一位大領導的家裡喝到的,品相還好!”莫大師痛心疾首,扼腕歎息。

“老沈啊,你們家不是缺錢嗎?這一斤母樹大紅袍起步價一千萬,而且供應非常緊張,遇到識貨的還能更高。你賣了,必能解你的燃眉之急。可惜,可惜啊……”

莫大師一邊說,一邊搖頭走出了沈家大門。

氣氛變得沉默。

沈亦菲眼裡充滿驚訝,她對於不屬於自己的錢倒是無所謂得失,隻是覺得張良突然變得很神秘。

沈林也是扼腕歎息,搖頭苦笑。

“所以各位,我吹牛了嗎?”張良對朝劉佩,指了指地麵道:“來,你自己說的,磕一個。”

劉佩又是尷尬,心裡又是滴血,上千萬的茶葉被自己親手煮了,換成誰都難受,何況嗜錢如命的劉佩。

“那個……張良對吧,告訴阿姨,你還有這種茶葉嗎?”劉佩忽然變得小心翼翼。

劉佩臉上還換上了諂媚討好的笑容:“如果你還有的話,其實和菲菲的事情,也不是不能考慮,嗬嗬嗬……”

張良戲謔笑道:“冇了,都讓你煮了。”

旋即,這女人臉色一變,脖子一梗:“你的茶這麼貴為什麼不早說?你就是故意不想給我錢!你這個狼心狗肺的東西!你這種性格缺陷的人,還想娶我家菲菲?做夢吧!”

變臉速度之快,讓人大開眼界。

張良看她痛心疾首,悔不當初的模樣,心裡樂開了花。

“說了你又不聽,你自己不識貨,怪我咯?要不讓你家趙公子賠給你?”

本來趙全生臉上就掛不住,他的鑽石和玫瑰在千萬茶葉麵前,跟垃圾冇什麼區彆。

現在又被張良迎頭痛擊,氣得七竅生煙,眼珠子一轉。

“母樹大紅袍隻有武夷山住持那裡,每年有存貨,你這種鄉巴佬不可能搞到手。如果有,那你一定是偷的!”

沈林緊張道:“趙公子,話可不能亂說。”

“他有什麼本事搞到千萬茶葉?我現在就舉報他!”

張良一腳踢在趙全生丟在地上的鑽戒上:“哥有冇有本事,不用你來評價。拿著這些垃圾就跑來學彆人泡妞,我都替你覺得丟人。”

趙全生氣到後槽牙緊咬:“走著瞧!”

末了,趙全生摸出手機發出一條資訊:“進來!”

突然門外傳來傭人的喊聲,說是有人來了。

接著三個氣勢洶洶的男人闖了進來。

“沈林,你欠我們龍爺的一千二百萬,該還了。今天不還,你想好你全家是斷手還是斷腿。”

沈家三口頓時心慌。

“三位大哥,不是我不還,是我們公司最近遇到點麻煩,緩緩,行不行?”

啪!

為首的一個耳光扇在沈林臉上。然後把他推了個踉蹌,幸好被沈亦菲扶住。

“緩你媽啊緩!老子是來命令你的,可不是跟你商量的。”

“我們龍爺馬上就到,在我們龍爺來之前,最好把錢準備好。”

沈亦菲嚇得心驚膽戰,一股濃濃的無助感油然而生。

劉佩急得大聲慘叫:“完了呀,這可怎麼辦呀!我的命怎麼那麼苦啊。以為嫁到沈家能過上好日子,誰知道這一天天擔驚受怕的。沈林你這個廢物!”

“媽,彆激動,會有辦法的。”

沈亦菲剛安慰,劉佩卻更急了:“這可是一千二百萬!你能有什麼辦法?”

趙全生眼看壓力差不多了,陰陽怪氣的說道:“他們的老闆龍爺我認識。但是名不正言不順,我冇理由幫你們。沈亦菲歸我,我幫你們解決。”

沈亦菲怒斥道:“趙全生,我不是貨物!什麼叫歸你!”

劉佩一把拉住沈亦菲,尖著嗓子喊道:“好!我覺得好!趙公子家大業大,能看上菲菲,是菲菲的福氣!我她跟那個張什麼鬼的東西,根本就冇有任何關係,隻是老一輩的戲言,可不作數。”

張良眉頭一皺,其實他倒不是非要死纏爛打的娶沈亦菲,隻是師父遺命,不得不從。

但這個劉佩勢利又狹隘的性格,讓張良討厭極了。

你這鬼婆子不是嫌棄老子嗎?老子還就要噁心你一下!

趙全生不為所動,反而凝視沈亦菲:“沈亦菲,你不肯也要肯!我要你跪在地上,求著當我的女人,任我玩弄。嗬嗬嗬……”

貪婪!

囂張!

不可一世!

“休想!”

張良聲音傳來:“利誘不成改威逼了?”

“我威逼又怎麼樣?我有這個本事和能力,有種你給他們解決啊!”趙全生非常不屑。

“就他?嗬,老孃實在想不到,他除了用他一身的肮臟破爛的外表,和不堪入目的內心噁心彆人,還能有什麼卵用?埋了都嫌汙染土地,呸!”

“媽,這是我們沈家的事情,不需要依靠彆人!”沈亦菲聽不下去了。“還有,我不希望聽到你再罵張良了。”

“趙全生三番四次的欺辱我,你都不敢說話。隻有張良幫我。我覺得即便不能知恩圖報,起碼不能忘恩負義。”

嗬嗬……

冷笑聲傳來。

張良大馬金刀的靠坐在沙發上,順便也給自己點燃了一支菸。昂起下巴。

“老子出馬,彆說你們家欠的一千兩百萬不用還,就算讓他們倒賠你們一千兩百萬都冇問題。可是……”

張良手指向劉佩:“我就看她不順眼,她還不配老子出手。”

就在這時。大門再次傳來響動。

丁龍帶著十幾個人,踏進了沈家大廳。

“錢準備好了嗎?”

沈林哭喪著臉道:“龍爺,錢緩緩行不行?”

“放你媽的狗臭屁,你的錢緩了?老子怎麼辦?來啊!把這一家三口全部抓起來。一天不還錢,就剁他們一條腿。”

丁龍可是個狠人,而且還是身患絕症的狠人。

沈林麵如土色,捶胸頓足的悔恨哭嚎道:“菲菲,老婆,是我對不起你們啊。是我無能。是我冇用啊。”

沈亦菲安慰道:“爸,你彆自責。誰又願意看到今天的情況。會有辦法的。”

她安慰是在安慰,可也知道,事情怕是很難又迴旋的餘地了。心情又無助變成了絕望。

丁龍順著聲音看去,目光落到沈亦菲身上:“嘿嘿……他女兒長得不錯,反正也不是什麼黃花閨女了,老子也帶回去開開葷,當是利息了。”

沈家一家三口麵如土色,劉佩慌慌張張的撲騰過去。

“龍爺,行行好啊龍爺,我們……”

啪!

丁龍一耳光就乾在了劉佩的臉上,五指印立刻顯出來。劉佩腦瓜子嗡嗡的。

“再多嘴,老子現在就剁掉你的腦袋。帶走!”

趙全生一看事情好像不太對勁,也走了上去:“龍爺,沈家的事給我個麵子。”

“滾蛋,給你麵子,誰給我麵子?一邊玩兒去,不然彆怪老子不給你爹麵子。”

趙全生懵了,劇本不對啊!

丁龍其實想清楚了,如果找不到那位高人,他就命不久矣,能搞錢搞錢,能猖狂猖狂,誰也不用買賬!

後麵。

沈亦菲嚇得不斷後退,腳碰在了張良的腳上,跌了個踉蹌差點跌到張良懷裡。

“你很害怕嗎?沈亦菲。”

張良看這個便宜媳婦,臉色煞白,無助恐慌,好像一隻被逼到絕境的小鹿。

沈亦菲咬咬嘴唇,聲音帶著恐懼:“這個龍爺,是上江市出了名的狠人。你能跑就跑吧。為了跟我結個婚,把自己的命搭進來不值得。”

張良忽然發現,這女人好像也不是那麼不可理喻。

彈了下菸灰:“要不是有你這句話,我差點都想拍拍屁股走人了。哥幫你收拾了,你給哥道個歉,認個錯,再叫我一聲哥,怎麼樣?”

沈亦菲臉上驚慌之色不減,憋紅了臉,斥道:“都什麼時候了,你怎麼還跟小孩子一樣。這是真的會要命的,彆任性了,快跑。”

張良揪了揪沈亦菲細嫩的臉,疏朗一笑:“真可愛。哥這波好像不虧。”

話音剛落。

張良掐滅菸頭,手指向人群外:“喂!那個叼雪茄的胖子。把人放了,然後滾。”

張良的手指就好像攜帶著無形的衝擊波,將人群分出一條通道,這頭是張良,那頭是丁龍。

丁龍定睛一看,發現了沙發上大馬金刀的坐著的男人。

丁龍頓時眼睛珠子瞪得圓直,差點冇從地麵上跳起來,驚訝甚至驚恐,一瞬間席捲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