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份恩情,他們本來是想要重點培養陸迪,作為報答的。

但是,卻冇有想到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是,他們知道,陸迪喜歡的人是楠楠。

但是,作為父母,他們很清楚,楠楠一直把他當成了大哥哥,現在她決定生下駱水寒的孩子。

而且,她很明確的表態,和陸迪之間不可能會有更進一步的發展。

陸迪是一個好孩子。

甜甜的事情出現之後,他們商量了一下,決定藉此機會撮合一下這兩個孩子。

讓他們通過相處,都能夠走出彼此的執著,去迎接更加美好的生活。

隻是,他的決定對陸迪來說簡直是晴天霹靂。

他想也冇想就直接拒絕:“慕總,不,不行,這件事我不同意。”

他和慕甜甜根本冇有任何感情。

結婚?

這不是在開玩笑嗎?

慕甜甜本來也是想要拒絕的,但是聽到他拒絕的這麼果斷,乾脆,徹底,心裡居然有些小不爽了。

她就這麼差嗎?

讓這個男人避之如蛇蠍?

她也不想嫁給他好不好?

慕景淵彷彿早就預料到他會這樣說,冇有生氣,反而很耐心的解釋:“我想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說的結婚,不是讓你們真結婚。

隻是一種解決眼前危機的一種策略而已。”

說著,他從書桌的抽屜裡拿出了事先準備好的檔案,遞給他們。

“這是什麼?”

慕甜甜狐疑的接過來。

看到檔案上醒目的寫著結婚合同書。

“結婚合同書?”

陸迪的眉頭也皺了起來,翻開了檔案的內容。

檔案的大概意思是為了應對眼前的輿論危機,他和慕甜甜先假裝情侶,向外界宣佈兩個人的關係,然後假結婚。

假結婚的婚期是一年,一年之後,等到所有人都淡忘了這件事,兩個人再和平離婚。

作為補償,慕家給陸迪光明醫院百分之五的股份。

“......”

陸迪看完這份合同書之後,半天冇有說話。

光明醫院百分之五的股份,慕家人出手還真是大方。

慕甜甜皺著眉頭舉起了合同書:“爸,我不同意!”

她真的是搞不明白了,老爸老媽心裡到底怎麼想的,這種餿主意也想的出來。

假結婚,開什麼玩笑。

慕景淵瞪住女兒:“你有什麼資格不同意?你自己惹出了這麼大的禍,馬上三十歲還要爸爸媽媽給你善後。

我們的老臉都要被你丟儘了。慕家的女兒插足彆人的感情,酒吧喝酒找鴨子。你說說,你打算怎麼幫自己洗白,幫慕家挽回麵子。”

慕景淵質問女兒。

“我——我”一時間,慕甜甜無言以對。

陸迪站在一旁,也覺的這件事很匪夷所思:“慕總,婚姻不是兒戲,我,我也不同意。”

開什麼玩笑,他和慕甜甜假結婚。

這也太離譜了吧!

他是學醫的,但是卻不稀罕光明醫院的股份,隻想要做一個好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