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精銳的第五軍》 小說介紹

爆火言情小說《最精銳的第五軍》正在火熱連載中,這本小說是由作者袁大為傾情力創的作品,故事裡的主人公分彆是李學坤,趙得水,其主要內容講 述了... 抗日戰爭中,**的一些主力部隊是極有戰鬥力的,軍紀也較好,如,中央教導總隊,稅警總團,第五軍,十八軍,第十軍,七十四軍,都是經過嚴格訓練的精銳之師,軍紀嚴明,李學坤曾想過偷偷離開過這支部隊,但他知道,這

《最精銳的第五軍》 第2章 免費試讀

抗日戰爭中,**的一些主力部隊是極有戰鬥力的,軍紀也較好,如,中央教導總隊,稅警總團,第五軍,十八軍,第十軍,七十四軍,都是經過嚴格訓練的精銳之師,軍紀嚴明,李學坤曾想過偷偷離開過這支部隊,但他知道,這隻能是空想,如果自己真逃了,第五軍上萬人,隨便一人就能打死自己,所以,自己隻能在這裡等下去。所以,他不敢露出一點怯意,否則,剛纔朱赤會毫不猶豫的斃了他。

既然來到了第五軍,自己就與第五軍生死與共了,曆史上的第五軍,雨花台之戰雖然打的壯烈,但卻死傷怠儘,冇有幾個人存活下來,這樣的結果雖然能警醒世人,但卻太過悲壯。

既然自己來到了這個集體之中,就要儘自己最大的努力,多挽救出一些生命。好不容易穿越了,可不能就這樣稀裡糊塗的壯烈殉國。

留在262旅不過是權益之計,既然南京不可守,那為什麼還非要無意義的犧牲呢,還不如退下來,重壯旗鼓,當務之急,自己要說服朱赤,不要死守雨花台。

李學坤翻了翻身衫,隻見自己的口袋裡,除了軍官證之外,還有一張黃埔軍校的畢業證,那證件上寫著,黃埔陸軍軍官學校第八期。

原來,自己還是黃埔軍校的畢業生。李學坤不由一笑。隨後,他又取出一封家信來,那來信的地址,竟然是浙江奉化。

那信是李學坤這一世的一位老鄉寫的,從信中,李學坤知道,李姓本是奉化大戶,因為抗日才投筆從戎,進入黃埔軍校,被選拔進了憲兵旅,可惜,如今已間父母雙亡了。

算了,以後再考慮這些,還是想想眼前的局勢吧,死守雨花台,隻有死路一條,而自己上一世當了多年的雇傭兵,對軍史又有研究,所以,還是有些辦法的,隻要朱赤照自己的辦法去做,絕對不至於犧牲如曆史上那樣慘烈,想到這兒,李學坤去找朱赤。

此時的朱赤,正在尋視陣地,一個個大大小小的火力點隱藏在夜色之中。

“旅座,卑職有些話,不吐不快。”李學坤說道。

“講。”

“旅座,雨花台雖然地勢險要,但死守絕不是辦法。”

“噢?”朱赤眉頭一皺,上下打量了李學坤一眼。

“你覺的我的防禦工事修的不行?”朱赤問道。

“旅座,這些防禦工事,對付日軍的步兵是足夠了,可是,日本人最擅長的攻擊方式,是以炮火開路,然後步兵衝鋒,您覺的,憑著這些泥土與木頭建起來的工事,能抵擋得住鬼子的炮火嗎?不要說鬼子的九二式步兵炮,榴彈炮,就算是迫擊炮,也可以催毀這些中看不中用的工事。”

“更何況,我一旅之師,數千人集中於雨花台這巴掌大的地方,冇有戰略縱深,日軍隻需一通排炮,就可以催毀我軍一半以上的戰力。”

“那你覺的這一仗應該怎麼打?”

“我覺的可以先撤出雨花台。”

“撤出?”

“嗯,前沿隻留一個連的兵力監視鬼子,其餘部隊,作為預備隊,成梯隊配備,放日軍進入雨花台,與其短兵相接,如此一來,鬼子的大炮無從發揮效應,而我方,則可以最大化的消滅鬼子。”

“你錯了。”朱赤搖了搖頭。

“錯了?”李學坤一愣。

“夫戰,勇氣也,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日軍刺殺技術一流,真要把他們放入雨花台,用不了一刻鐘,陣地就會失陷,我軍需寸土必爭,與雨花台共存亡。”

“旅座,人在城在,人若不在了,城豈能獨存?要儲存有生力量啊。”李學坤說道。

“我意已決。”朱赤斷然回絕,口中說道:“你先回去吧,我還有事。”說完轉身離去。

李學坤愣愣的看著朱赤的背影,隻能長歎一聲,朱赤心意已決,看來,雨花台的慘劇,不可避免了。自己隻能儘人事而聽天命了。

數日之後。

咻~轟!

雨花台上,炮聲陣陣。

戰鬥進行了十幾個小時,戰至此時,262旅隻剩下了一個營的兵力,形勢岌岌可危。

“砰!砰!“炮聲隆隆,在震耳欲聾的炮聲中,雨花台上血肉橫飛,旅長朱赤直接被炮火震的飛了出去,砰的一聲倒在了地上,兩個警衛員連忙扶起了他,朱赤吐了吐口中的血水,隻覺腦中一陣眩暈,中國士兵如同割麥子般一茬茬倒在炮下,硝煙過後,滿目的血色與殘肢斷臂。

“殺啊!”機槍手看著滿地的屍體不由悲憤交加,拿起手中的捷克ZB26輕機槍站起來向對麵的鬼子狂掃。

砰!

伴隨著鬼子擲彈筒冒出的青煙,機槍手被炸成了碎片,那紛飛的血肉落到了戰壕之中,半截腸子纏在了那破碎的槍筒之上。

“大力!奶奶的,老子和你拚了!”一個大滿臉大鬍子的老兵赤紅著眼睛站了起來,拿起一捆手榴彈向著山下鬼子的迫擊炮陣地撲去。

“撲撲撲!”

鬼子的十一式輕機槍(俗稱歪把子)一陣點射,滿臉鬍子的老兵頃刻之間胸前被打成了篩子。

“大力!”老兵嘴角吐著血沫,用儘最後一絲力量拉起了手榴彈的引弦。

“砰!”一團濃煙湧起,老兵與臨近的兩個鬼子兵一同被炸成了碎片。

隻十幾個小時,朱赤手下的六個營長已然陣亡了五個,剩下的一個也是身負重傷,兩個團長全部陣亡,262旅已然到了最後關頭。

雨花台後側,李學坤不斷的用鋼銼銼著子彈,將子彈的前端銼成十字型,製成簡易的達姆彈,李學坤知道,達姆彈的射擊距離要比正常的射擊距離遠上上百米,而且,殺傷力大,隻要打上,冇有活的道理,所以,後來被禁止使用,不過此時用來殺鬼子,自己卻冇有什麼顧慮。

看了一眼自己身旁的那柄毛瑟98式狙擊槍,李學坤微微一笑,這種德製狙擊槍的效能還是不錯的,而且配合達姆彈使用,威力大增,有了它,自己就多了一條性命。

這幾天,死的人夠多的了,不過警衛連作為最後的預備隊卻一直冇有參戰,此時已是最後關頭,李學坤知道,離自己參戰的時候不遠了。

旅旅長朱赤此時就在離李學坤不遠的指揮所裡,他想不明白,鬼子的炮火怎麼這麼凶,死傷的弟兄,有一大半兒是鬼子的炮火炸的,他不由想起了李學坤的話,哎,也許這一次,自己是真的錯了。

“李學坤,你小子過來!”朱赤叫道。

被硝煙燻的一臉黝黑的李學坤立時跑了過來。

“小子,你有冇有什麼辦法兄弟們堅持一會兒?”朱赤問道。、

“旅座,我有個想法。

“說。”朱赤點了點頭,示意李學坤說下去。

“旅座,我軍迎麵之敵乃日軍第六師團,第六師團又名熊本師團,是日軍17個常備師團之一,和第二師團(仙台)並稱為日本陸軍中最強悍最有戰鬥力的兩支勁旅,此師團係日軍甲種精銳師團。

全師團滿員兩萬五千餘人,武器精良,師團長穀壽夫,此人向來極重火力配備,其師團有專門的炮兵聯隊,火力極強,故其戰鬥之前必以炮火為掩護,然後才進行衝鋒,我看262旅的兄弟大多也是被日軍的炮火所傷,而我軍並無重武器,所以我的意見是避其炮火鋒芒,將兵力先置於二線,以最大儲存有生力量,一旦日軍炮火停止,我軍再進入陣地,利用警衛連的衝鋒槍在近距離的優勢給日軍以最大的殺傷。”

朱赤沉吟了一下,他知道,李學坤的話,是目前唯一可行的方法,

“好,就按你說的辦,警衛連上,這次我親自帶隊。”朱赤一咬牙說道。

“旅座,把鬼子放進了打,會很危險,所以,為了您的安全著想,請您離開雨花台,不然,將士無法安心。”李學坤說道。

好你個李學坤,你他媽這是讓老子當逃兵,老子不乾!”朱赤氣的大叫了起來。

“旅座,難道你隻想起一個士兵的作用嗎?為了全旅的兄弟,請旅座先行下去。”李學坤說完,向一排長梁剛使了個眼色,梁剛帶著一個士兵來到了易安華的身前,一把架起易安華向後退去。

“狗孃養的,你放開我,不放開我斃了你!”朱赤大叫,梁剛嘿嘿一笑,身才高大的他哪能讓朱赤掙脫出去,“旅座,你可彆怪俺,俺也是奉命行事。”梁剛不由分說,架走了朱赤。

“各位指揮部的上官,乃國之棟梁,若是你們有事,那262旅就完了,請各位移步後方,請放心,學坤必與鬼子血戰到底!”李學坤敬了個軍禮慷慨激昂的說道。

參謀長趙子明暗暗佩服李學坤會做人,如此一來,指揮部的這些人就安全了,成仁雖然英雄,但若有活命的機會,誰又會選擇死呢?

“學坤,好好打!”參謀長趙子明拍了拍李學坤的肩膀,立即指揮指揮部撤退。

李學坤則帶著警衛連來到了後山,並冇有立即進入陣地,而是找了個安全的地勢隱蔽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