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精銳的第五軍》 小說介紹

最精銳的第五軍資源作品風格搞笑,構思大膽,腦洞清奇,區彆於傳統的總裁文,作者袁大為脫離套路,用個性化描寫手法和 不一樣的角度描繪出了一個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膽的構思也讓人眼前一亮!誠摯 推薦,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書。 嗖!炮彈的破空之聲劃過,李學坤心頭一震,聽這聲音,應該是日軍的九二步兵炮發出的響起,這種炮的殺傷力是極強的。散開!話音剛落,一陣震耳欲聾的暴響響起,緊接著便是一陣地動山搖,巨大的氣浪呼嘯而來。李學坤隻覺

《最精銳的第五軍》 第3章 免費試讀

嗖!

炮彈的破空之聲劃過,李學坤心頭一震,聽這聲音,應該是日軍的九二步兵炮發出的響起,這種炮的殺傷力是極強的。

散開!

話音剛落,一陣震耳欲聾的暴響響起,緊接著便是一陣地動山搖,巨大的氣浪呼嘯而來。李學坤隻覺一陣耳鳴,隻見灰色的天空之中無數脫著長長的尾焰劃過,在身旁落下,然後發出一團團耀眼的強光,伴隨著這強光的,卻是地麵的顫抖。

足足十幾分鐘後,炮聲才漸漸平息了下去,李學坤抖了抖身上的泥土,緩緩的坐了起來。

呸!李學坤隻覺嘴裡滿是草根與泥土的氣息,不由向地麵吐了一口,那吐出的口水成了黑褐色。

隨著日軍炮聲的停止,一個個腦袋從戰壕的泥土之中露了出來,262旅是**的精銳,而警衛連,則是262旅的精銳,戰術素養極高,加之又冇有進入陣地,所以,日軍的這輪炮擊收穫極小,大約隻有三、四個人負了輕傷,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奶奶的,都給我起來!殺鬼子!”一排長梁剛站了起來叫道。

“快臥倒!”李學坤大叫一聲,然而已經晚了,隻聽鐺的一聲脆響,一顆子彈已然擊中了梁剛的頭部鋼盔正中的國徽,一股血箭噴出,梁剛緩緩的倒了下去。

媽的,是狙擊手!李學坤不由氣的大罵起來,“所有人聽著,將鋼盔歪戴,以免頭頂正中心的國徽成了日軍狙擊手的瞄準點。”

排炮過後,日軍三八式步槍那清脆的響聲大做,日軍以中隊為單位開始了衝鋒,然而這一連憲兵卻被狙擊手壓製在戰壕之中,不敢伸出頭來。

“連長,你說,這仗該怎麼打?我們聽你的。幾個人影爬了過來,正是二排長趙大海與三排長劉向輝。

“我先打掉鬼子的狙擊手,趙排長,劉排長,你們從全連選出十個槍打的準的神槍手,用步槍瞄準鬼子的機槍手和擲彈手打,一定不能讓鬼子靠近機槍。一切看我指示行事。”

趙大海與劉向輝點了點頭,沿Z字型快速爬了回去。李學坤向趙大海做了個迂迴的手勢,趙大海將頭上的M35鋼盔用槍尖兒挑了起來。

“鐺!”鋼盔頓時被一枚子彈擊中。

“十一點方向!”

幾乎就在鋼盔被擊中的同時,李學坤手中那杆帶著瞄準鏡的毛瑟98k狙擊步槍在第一時間響了。隻見一縷青煙在槍口冒出,山下鬼子的狙擊手的的胸前暴起一團血霧。李學坤做了個搞定的手勢,然後就勢一滾,離開了狙擊點。就在李學坤離開狙擊點的一刹那,剛剛他呆過的地方閃過一團光亮,立時塵土飛揚。

李學坤不由吐了吐舌頭,口中喃喃說道:“媽的,這鬼子的擲彈筒真他媽準。”幸好自己躲的及時,所以冇有受什麼傷,但是卻也弄成了灰頭土臉。

“日軍的擲彈筒手都是身經百戰的老手,實戰中的400米內命中率高達在85%到95%,這些擲彈手主要是用來打重機槍的,淞滬會戰,德國進口的40挺MG—2C通用機槍就被鬼子的擲彈手打廢了36挺能打你,算是給你麵子了。”趙大海說道。

二人說話之即,趙大海和劉向輝已然帶著十名神槍手,各自找好了狙擊點。

“牙嘰給給!”一個身著少佐軍服的鬼子軍官抽出了佐官刀向前一指,砰!鬼子軍官腦門現出一個血色的小洞,一股鮮紅的血液伴著黃白的腦漿從腦門之中流了出來,鬼子軍官砰的一聲,仰麵栽了下去。

嗒嗒嗒!日軍的九二式重機槍噴出一串火蛇向山頂掃射,然而還冇等一條子彈鏈打完,機槍手已然中槍斃命。旁邊的日軍連忙推開死去的日軍,然而還冇等他開槍,從山頂發出的一枚狙擊子彈就穿過了他的額頭,隻片刻的功夫,日軍的重機槍旁就倒下了十餘具屍體,於是這重機槍的周圍竟成了禁區,誰也不想再靠近它。

鬼子的一箇中隊不斷的沿Z字型向山頂攀登,這些鬼子不愧是精兵,行動之間有著極高的戰術素養,分成兩個小隊交替掩護攻擊前進。

鬼子離山頂越來越近了,然而李學坤一方除了幾個狙擊手不斷的打擊鬼子的機槍手與擲彈筒外,其餘均躲在戰壕之中保持靜寞。

三百米,鬼子開始哇哇大叫起來,加快了前進的步伐。

二百五十米,鬼子的叫聲更大了。

二百米,鬼子已然清晰可見。

一百米,李學坤甚至看到了帶頭鬼子臉上的麻子。

“手榴彈準備,延遲三秒爆炸!”李學坤大叫一聲,取出了手榴彈。

“三、二、一,扔!”

上百枚手榴彈在半空中飛出,如同天女散花一般飛到了鬼子的隊伍中。

日軍的山下大尉是本次攻擊的隊長,山下剛剛還在為就要登上山頭而竊喜,他隻是看到頭頂一片黑雲襲來,還冇有明白怎麼回事,漫天的彈片就擊中了他的咽喉……

由於延遲爆炸,這些手榴彈大多在半空中就爆炸,這樣一來,彈片的殺傷力以及覆蓋麵積大大增加,無數的慘叫聲伴隨著手榴彈的爆炸聲在空中迴盪。

手榴彈爆炸飛起的濃煙良久方纔散去,剛纔還喊殺震天的戰場之上突然安靜了下來,鬼子用於攻擊的兩個一箇中隊,一百八十餘人,在這一波手榴彈中被炸死了一百多人,剩下的二、三十個也大多帶傷。

“啊!”列兵小野轉身向後跑去,他很幸運,剛纔的爆炸隻是炸傷了他的手臂,這讓他還有行動的能力,然而他的錯誤決定卻要了他的命,還冇有跑上幾步,**的狙擊手已經瞄上了他,砰!的一聲,小野隻覺後腦被什麼重重的擊了一下,眼前一黑,漸漸消失了意識。

“第十三個!”李學坤嘿嘿一笑,一拉槍栓,再一次將子彈上膛,瞄著地麵上的鬼子兵,嗯?那個動了,還活著,趙大海又是一槍爆頭,地麵掙動的鬼子就結束了他罪惡的一生。

砰!砰!

狙擊槍的槍聲不斷響起,每一聲槍響過後,都會奪去一個鬼子的生死,剩下的五、六個殘存的鬼子兵再也不敢輕舉妄動了,這些鬼子兵都負了重傷,一片片的鮮血從他們的體內冒了出來,將身下的山石染成了血紅之色,中國士兵恨極了他們,看著他們痛苦的掙紮心裡反而多了很多的快意,生命,就這樣一點點的從他們的體內流逝。

“連長,這仗打的真他媽的過癮,小鬼子連麵還冇和咱們見到,就被收拾了一箇中隊,比老子在家時打野豬可痛快多了。”趙大海興奮的大叫。

“大海,這纔剛剛開始,今天的鬼子有你打的。”李學坤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嗜血的笑意。

“殺啊!”山腳下,鬼子的第二波攻擊再一次展開了,有了前一次的經驗,這一次鬼子將隊形拉的很大,每個散兵之間都有十來米的距離,而李學坤的憲兵卻依然是穩如泰山,直到鬼子到了陣前一百米左右,李學坤才下令開火。

警衛連武裝到了牙齒,每個人都配備著衝鋒槍,德製的MP28衝鋒槍無疑在近戰中具有極大的威力,其高速的射速對日軍來說就是一場噩夢,這幾乎是一麵倒的屠殺,鬼子成片的倒了下去,短短的十分鐘之內,衝在最前麵的兩個小隊,一百餘人被殺了個一乾二淨。

“鬼子又退下去了。“趙大海貓著腰跑到了李學坤的身邊。

“傷亡情況怎麼樣?”李學坤扭頭問道。

“嘿嘿,鬼子的炮打的真是太差勁兒了,隻有五、六個兄弟受了點兒傷,都冇大事兒。”趙大海咧著一口的大板兒牙,一臉的不屑。

“也不能這麼說,主要是兄弟們的戰術素養高,能根據鬼子的炮彈與槍聲判斷出著彈點,要是新兵蛋子,估計隻這一輪炮,就得傷亡一半兒。”李學坤麵無表情的說道。

“有什麼樣兒的連長就有什麼樣的兵,連長你手下哪有孬種。”趙大海嘿嘿的笑道。

“少他媽給我戴高帽兒,告訴兄弟們注意隱蔽,將陣地上的屍體用來製成工事,估計鬼子要打炮了。”

“大海,向輝,鬼子一定不會善罷甘休,注意隱蔽,將陣地上的屍體用來製成工事,估計鬼子要打炮了。”

“這個,用屍體作成工事會不會太那個。”趙大海有些猶豫。

“為了防鬼子的炮火,不得不如此,這也算是這些死去的弟兄們為國家做的最後的貢獻吧。”李學坤冷冷的說道。

“好!”趙大海彎著腰離開了李學坤。

雨花台下,日軍23聯隊波田大隊大隊長波田信一少佐正一臉陰沉的舉著望遠鏡看著對麵的雨花台。

“報告,第二中隊傷亡過半,現在退了下來。”一個日軍戴著鋼盔跑到了波田信一身旁說道。

“八嘎!”波田信一氣的一摔望遠鏡,氣極敗壞的說道:“才一個小時,我就損失了一個半中隊,小島這個渾蛋,他應該向天皇切腹謝罪。”

“中佐閣下,恐怕小島少佐切不了腹了。”士兵說道。

“嗯?”

“小島少佐剛剛已然死在了支那狙擊手的槍下。”

“哼!”波田信一冷哼了一聲,自從進入中國以來,作為梅村師團的先鋒,波田大隊一路摧城拔寨,而在這雨花台下,足足兩箇中隊的三百大日本帝國精銳的士兵卻見了天照大神,這可是自侵華以來,從未有過的挫折,想到這兒,波田信一將手中的望遠鏡重重一摔,扭頭說道:“要炮兵馬上支援,進行覆蓋式火力打擊,我要將雨花台炸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