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東廠做臥底》 小說介紹

我在東廠做臥底資源作品風格搞笑,構思大膽,腦洞清奇,區彆於傳統的總裁文,作者拈花佛祖脫離套路,用個性化描寫手法和 不一樣的角度描繪出了一個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膽的構思也讓人眼前一亮!誠摯 推薦,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書。 沈焚聽到這聲音,如聽天籟。二十年!整整二十年,自己帶著前世的記憶,原本以為自己會大展宏圖,可是呢?自己過的是啥日子?先是姐姐失蹤,父母雙亡,自己成為乞丐,然後又被關在深山老林中訓練。這其中的苦,誰知道?

《我在東廠做臥底》 第2章 免費試讀

沈焚聽到這聲音,如聽天籟。

二十年!

整整二十年,自己帶著前世的記憶,原本以為自己會大展宏圖,可是呢?

自己過的是啥日子?

先是姐姐失蹤,父母雙亡,自己成為乞丐,然後又被關在深山老林中訓練。

這其中的苦,誰知道?

結果你告訴我,我是有掛的,隻不過是我的掛還冇有加載完畢??

“輔助,你用的是幾G網?”

二十年啊!!

你2G網也應該早就加載好了吧?

“宿主,遲來的美好,不是更加的美好嗎?”

“宿主是在為無法突破至先天煩惱嗎?宿主是在為冇有功力而煩惱嗎?”

“有本輔助在,這一切都不是事兒!”

“請宿主打開驚喜大禮包,裡麵有本輔助這二十年來為宿主量身打造的驚喜!”

沈焚:“......!”

“打開!”

嗡!!

一瞬間。

沈焚的腦子裡麵出現了一個陰陽魚圖案,在這圖案上,則是佈滿了文字。

一個個的文字猶如烙印在他的腦子裡麵一樣。

“陰陽吞天功!”

一部功法,再無其他。

“這是加強版的吸功**?”沈焚看完之後,眼中露出驚喜,如果說武俠世界中什麼樣的功法最頂級,那幾個幾乎修仙的除外,吸功**,北冥神功,這一類可以吸取彆人的功力為己用的絕對是頂級的。

可惜。

現在的沈焚隻知道神猴會吸功**,但是這功法,吸取他人的功力,自己得到的太少了,但是強悍的地方是,吸功**可以連帶對方的武學一併吸來。

而現在自己的陰陽吞天功,則是完全冇有副作用,天地陰陽二氣,皆可吸取為己用,人的功力,自然也在陰陽行列,所以,沈焚可以百分百吸取彆人的功力為己用,並加以錘鍊,量不多,可質量提上去了。

“發了!”

有了這功法,何愁不強?

至於吸取的對象?可彆忘記他是乾什麼的了,天牢小頭頭,天牢中的江湖人可不少,尤其是死刑犯,更是不少,死上幾個不重要的,根本就冇有人過問。

每年,天牢中要死多少人?

“呼!”

走出天牢,沈焚看著天空中的明月,這一刻,他纔有一種自己的命在自己手中的感覺。

“至少,自己有了變強大的資本了。”

沈焚笑了笑,身上似乎變得輕鬆了下來。

“係統,你的功能有哪些?”沈焚邊走邊問,他因為是鐵膽神侯派來的,所以錢財方麵他不缺,在東廠天牢的附近置辦了一個宅子,上下班也方便。

至於來源。

沈焚壓根就不擔心,鐵膽神侯要是連這些都能被東廠查出來,他還造什麼反?

“本係統旨在輔助宿主,大禮包也隻是對於宿主的補償。”

沈焚心底一涼,問道:“冇有任務?冇有兌換商店,冇有抽獎嗎?”

輔助係統:“冇有!”

“那你有什麼?”

“輔助!”

沈焚:“......!”

算了,有這吞天功也一樣,至少自己找到了自己可以變強的道路。

“就是神侯那邊有點惆悵。”

自從自己進入東廠以後,神侯就沒有聯絡過自己,難道是把自己給忘了嗎?

沈焚也不知道。

不聯絡最好,最好了從此以後,你我斷了聯絡,再也不見。

楊柳河。

算是沈焚家前的一條河,不大不小,因為兩岸的楊樹,柳樹得名。

時值春天。

柳枝條垂落在河麵上,微風一吹,便是在河麵上點起陣陣漣漪,在月光的映照下,倒也有幾分意境。

岸邊。

一個坐著輪椅的女子。

沈焚不知道女子叫什麼名字,隻知道,女子讓他稱呼她餘姑娘。

“還冇回家?”沈焚看到女子,來到河邊,直接坐在女子輪椅旁邊的地上,隨手拿起一塊石子,扔到河裡麵。

女子很溫婉,聲音很柔,也很美,就是有點冷。

“今天你有些晚了。”餘姑娘冇有去看沈焚,而是目不轉睛的盯著河麵,輕輕的說道。

沈焚伸了伸腰,躺在草地上,看著天上的月亮:“今天臨走的時候,加塞了一個犯人。”

“你們東廠,每天都有很多犯人嗎?”餘姑娘轉頭,好奇的看著沈焚。

沈焚笑了笑:“其實也冇有那麼多,偶爾多一些。”

餘姑娘轉過頭,看向沈焚。

沈焚則是笑著說道:“手套帶著還可以吧?”

餘姑娘伸手看了看自己手上帶著的黑色手套,冷清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還可以。”

緊接著,餘姑孃的輪椅轉動:“時辰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沈焚連忙起身:“我送你?”

餘姑娘輪椅停下,回頭看向沈焚:“不用了。”

沈焚摸了摸鼻子,靜靜的看著輪椅遠去,他雖然不知道餘姑孃的名字叫什麼,但是沈焚每天都會在這裡遇到她,連續一年了。

每次和餘姑娘說話,都很輕鬆,雖然對方很清冷。

應該算是自己的朋友吧?他也不確定。

“回家!”

過了大街,轉進一個小巷子,就是沈焚的家了。

有三間房,有個小院子,總的來說,能在武都這種地方有個院子,已經很不錯了。

沈焚剛推開自己家的門,一道黑色的身影直挺挺的倒在了自己的身上。

“喂?”

沈焚拍打著黑衣人的臉,可對方冇有絲毫的動靜,隻有鼻息證明對方還活著,並且對方的身上,有一股強大的熱氣傳出。

“這是發燒了?”

沈焚不敢耽誤,直接將黑衣人給扛了起來,人命關天。

至於對方是什麼人,身焚冇有想太多,在東廠混的,有幾個怕夜行人的?

將黑衣人扛到床上,沈焚直接將對方的麵罩摘掉,當他看到麵罩下的樣子之後,直接愣住了。

“上官海棠?”

雖然和劇情有些出入,但是人的容貌卻冇有太多的改變。

這黑衣人正是護龍山莊玄字第一密探,也是天下第一莊的莊主,上官海棠!

“不會這麼巧吧?”

聯絡起來剛纔在天牢中的烏丸,上官海棠的身上的熱氣,沈焚一下子就想起來了。

這不就是被烏丸的火雲刀給傷到了嗎?

“唔~~~~~~~”

上官海棠似乎想要睜開眼睛,但是傷勢不容她睜開:“送我去天下第一莊,找天下第一神醫。”

模模糊糊說完,直接暈了過去。

沈焚:“.......!”

還送你迴天下第一莊?給你送到你就燒死了,於是,沈焚忽然想到自己的功法,正好可以試一試。

“既然可以吞陰陽二氣,這股熱氣,不就是純純的陽氣嗎?”

沈焚立刻運轉功法,正要吸的時候,忽然發現,上官海棠她冇有傷口啊!

這怎麼吸?

“輔助?”

“這種情況我該怎麼吸?”

輔助係統:“將手放在胸前,運轉功法即可。”

“或者是嘴對嘴,直接吸。”

“等到你突破到先天境,就可以任意吸取了。”

沈焚:“.......!”

其實,我比較傾向第二種。天下人人都知道玄字第一密探是個男兒身,可沈焚知道,這上官海棠妥妥的女兒身啊!

“罷了!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