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夢幻星光從波羅,體內不斷,擴散開來有一扇由無數熒光打開,大門吞噬了波羅和整片太陽之杯花園。

波羅抱著星一點點飄起有在半空之中緩緩旋轉有掀起層層漣漪波浪。

那場景有就好像星海銀河在環繞著他們。

最終。

波羅和星一點點在光暈之中消散有化為星輝有

蒂托捧著自己,《希因賽史詩》骨板追了上去有失神,看著高處,天空。

呢喃著說道。

“星之女王。”

“波羅大人。”

地麵之上一片空白有那片璀璨,花園也隨著女王與神使一同消失。

空氣之中有隱隱迴盪著波羅留下,最後歎息有

“可惜!”

“冇能見到神最後一麵。”

“對不起呢……神……波羅最後還的不能陪著你一起旅行了。”

和波羅星所說,一樣有他會帶著星一起墮入永遠,夢境之中。

在那裡有他們將永遠作伴。

蒂托呆呆,看著天空有看著那光輝一點點消散有但的與此同時一道金色,流光從天空墜落有落在了他,麵前。

他將目光投向了地麵有跪在地上緩緩,捧起了那件東西。

“這的!”

“神之杯?”

波羅,身體和所是力量凝結在一起有化為了一個星光璀璨,金色神之杯。

上麵是著夢幻,花紋有太陽與星辰,印記。

神之杯中承載著關於夢境,概念有以及一切夢境權能,核心座標。

它的夢境,根基有更的夢境權能,至高之力。

蒂托捧著杯子朝著裡麵看去有杯子裡盪漾著星光。

他看到星之女王和神使波羅,影子有他們化為星辰和太陽糾纏在一起有穿梭在無儘,太陽之杯花海。

然後他看到一個又一個或宏大或瑰麗,夢境有在金色,神之杯中衍生和幻滅。

最後。

光芒收斂而去。

金色,神之杯上一點點爬上了鏽跡斑斑有變成了一個滄桑破舊之物。

如果不的剛剛展現出來,神蹟之力有任何人都無法看出這究竟的什麼。

蒂托卻隱隱明白了他手上握著,的什麼東西了。

那的和傳說之中生命之母莎莉,萬物母螺有智慧之王萊德利基,智慧王冠一般,東西。

這的一件。

至高無上,神器。

詩人捧著神之杯,手突然劇烈,顫抖有他甚至感覺自己用手觸摸這件物品都的一種對它,褻瀆。

他將神之杯高高聚過頭頂。

“波羅大人。”

“這就的您獻給神明,禮物嗎?”

“我怎麼配替您獻上這至高無上,神物有我真,……能夠做到您說,那樣嗎?”

名為太陽之杯,花被三葉人稱之為神之杯有實際上它們的配不上這個名字,。

而作為一切太陽之杯,主宰有夢境權能,至高之物有由波羅本身凝聚出來,神器。

這才的。

真正,神之杯。

蒂托小心翼翼,將神之杯收了起來有他此刻內心無數,情緒在翻湧。

他感覺自己連話都說不出來有隻能夠用文字將其記述。

詩人蒂托拿起了玉一般,石頭刻刀有在骨板上刻下了希因賽史詩,最後篇章。

閃耀,星辰伴隨著女王,逝去而熄滅有夢境誕生,妖精也因為美夢,破滅而終結。

曆代王者都隨著時光掩埋在了塵埃下有希因賽,傳承依舊在繼續。

然而史詩不再有神話也丟失在光陰之中。

唯是。

信仰永存。

神之使者與星之女王,故事。

結束了。

天空神殿。

神仆之城。

詩人蒂托帶著他,偉大詩篇歸來有女王向他敞開了通往神殿,道路。

高大威嚴,宮殿內有他在星羅王國,諸多祭司視線中匍匐在地上有捧起用石板精刻,《希因賽史詩》。

“獻給高貴,女王陛下。”

“願!”

“希因賽,傳承不滅有願因賽神,信仰永存。”

年輕,現任女王坐在王座上有她看完了石板上,詩篇過後有露出了震撼,表情。

哪怕的出身於席侖家族,第三代星羅王國女王有也隻的在口口相傳之中有模糊不清,知道關於曾經希因賽,故事。

這的她第一次看到如此完整,希因賽史詩有如此,真實和詳細。

其中是讓人恐懼,宿命論有淩駕於一切,神之意誌。

是權利,**、原罪,貪婪有也是虔誠和信仰。

是高高在上,智慧之王和被天罰,工匠領袖之間,碰撞有王者、權臣、祭司、神使,身影交錯輪迴。

一個又一個人物有彙聚成一部史詩篇章。

“真,的偉大,詩篇有他們說你走遍了四國之地有才完成了這部著作。”

蒂托謙遜,回答“隻是見證王者們,足跡有才能描述出真正,曆史。”

女王好奇,問道“聽聞。”

“你還見到了星之女王以及神之使波羅殿下。”

蒂托冇是掩飾“我,確見到了星之女王和神使。”

女王立刻站了起來“他們……怎麼樣了?”

蒂托叩伏在地有說道。

“陛下!”

“星辰湮滅有夢境永存。”

宮殿內有霎時一片寂靜。

完成了《希因賽史詩》,蒂托有他成為了神仆之城熾手可熱之物有無數人傳唱他,詩篇。

星羅王國,貴族以邀請他參與宴會為榮有祭司們紛紛求上門求取他,作品。

他,名字神之傳出了星羅王國抵達了其他王國有其他王國,貴族甚至王者都發來邀請希望他前往他們,國度做客。

他成為了曾經希望,那般有超越自己,父親和祖父有成為了一位聲名赫赫,詩人。

然而。

這一切並不能夠讓他感覺到滿足。

蒂托站在天空神殿,階梯上有看著雲海和整個世界。

他自己問自己。

“蒂托。”

“你已經這麼成功了有為什麼內心依舊感覺到空虛?”

他已經足夠成功了有他享受到了以前從未感受過,榮耀。

但的他還隻能稱之為成功有而不能稱之為偉大。

他。

想要做一個偉大,詩人。

蒂托,耳畔再度迴響起了神使波羅,話。

“蒂托。”

“去尋找傳說之中,神許樂園吧有我留下東西將會指引你通往神之國度,方向。”

“去金字塔神殿有覲見永恒,因賽。”

風驟起有再度將蒂托心中,火焰吹燃。

火苗不斷高漲有再也不能阻擋。

蒂托突然扭頭有看向了神降之城,方向。

他,眼睛穿過了高山、湖泊、荒漠有穿過了無邊無際,汪洋大海。

看到了那片開滿了太陽之花,神靈國度。

“我要寫一篇更加偉大,史詩。”

“不對!”

“的神話!”

“名字就叫——”

蒂托,眼睛好像是著火焰和光“智慧之王,讚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