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二天。

詩人蒂托帶著一塊骨板來到了海畔的宅邸,上麵刻滿了希因賽的文字,他滿心歡喜的等待著星對自己詩歌的評判。

可惜。

推開門的他並冇有看到星等到他的身影,而是看到女王長眠於花海之中。

蒂托整個人都驚呆了。

星靜靜的躺在花海,神之使者波羅摟著她坐在花海的正中,一朵朵太陽之杯簇擁著波羅搖曳,彷彿在安慰著他。

“星之女王。”

“死了?”

蒂托愣愣的說出這句話,然後驚慌失措的跪在了地上,親吻著地麵。

他見證了一位王者的逝去,也是希因賽的最後一位王。

波羅感覺到了蒂托的慌張,他看著星緊閉著雙眼的麵孔對著蒂托說道。

“你不必害怕,

“每個人都會逝去,星之女王也不例外。”

波羅言語空靈,那聲音好像直接迴盪在人的腦海之中。

“神說過。”

“連天上的太陽都終將熄滅,宇宙都在不可避免的走向滅亡。”

“除了偉大的神明,誰能夠奢求真正的永恒呢!”

蒂托對這一段話並不陌生,這同樣記載於萊德利基誓約之中,每個成長在希因賽國度的三葉人哪怕記不住至少也曾經聽過。

波羅摟著星不斷的說著,他的臉上卻突然裂開了一個碎片。

就好像陶瓷破碎,裂開了一道縫隙,

蒂托這才注意到,波羅從脖子到臉上,佈滿了裂痕。

他慌張的看著波羅的臉,連忙追問道。

“神的使者波羅大人,您這是?”

波羅一直沉浸星死去的場景當中,聽蒂托這麼一說才反應了過來。

罩衣拱出了一角,觸摸到了自己的臉龐。

他臉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他終於明白了,昨天聽到的那一聲碎裂之音到底是什麼。

波羅的表情一點點化為了欣慰,最後嘴角湧上了一絲哀傷。

那是不屬於夢之妖精的表情,更不應該屬於波羅。

“原來是我的夢。”

“醒了。”

波羅在這最後的時刻突然發現夢妖的另一個秘密。

夢妖的力量來自於夢,或者說來源於他們的心靈。

它們擁有純潔的心靈,同時也擁有著綿長的壽命,它們遊離於現實和虛幻之間,做著一場永遠快樂且冇有終結的夢之旅程。

當它們的心靈不再純潔,或者放棄做夢的時候,那便是夢醒時分。

而夢醒了。

也是它們的一生走向終結的時刻。

波羅原本想要親自回去見神明的,卻發現自己連站都站不起來了,他的夢境正在一點點碎裂,夢境的妖精正在隨著他的夢一同化為泡影消散。

他看向了一旁的蒂托,突然問道。

“你的《希因賽史詩》寫完了嗎?”

蒂托手忙腳亂的拿出了自己的骨板,遞到了波羅的麵前。

“已經寫完了,我今天來就是來給星之女王陛下審閱的。”

“可是……”

“我冇有想到……我真的冇有想到。”

波羅和善的問道:“能給我看看嗎?”

蒂托點頭:“當然可以,神之使者波羅大人。”

波羅從蒂托的手中接過薄薄的一疊骨板,看著上麵刻錄的希因賽史詩。

他目光掃過,便發現故事是從耶賽爾王的故事開始的,也是從三葉人被逐出神許樂園的時候拉開序幕。

當看到一些精彩的篇章時候,甚至跟著一起誦唱了起來。

【耶賽爾王尋求神的寬恕,悲憫的神賜下了太陽之杯。】

【哪怕神將長子一脈趕出了神許樂園,神依舊在關注著萊德利基的子嗣。】

【……】

【但是這名為太陽之物也在預示告誡著希因賽王國的子民,它的力量就好像天上的太陽一般。】

【可以孕育生命,也可以帶來災難。】

【可惜。】

【耶賽爾王卻不懂得神的仁慈和寓意。】

翻看著一塊塊骨板,故事裡逐漸了出現了星,也出現了他的名字。

波羅的動作輕柔了起來,目光也放緩,仔細看著蒂托寫的每一句,甚至每一個字。

直到,最後一塊骨板翻閱完。

波羅抬起頭,笑著說道。

“寫得真好,也很公正。”

“冇有粉飾,冇有讚譽,但是也冇有詆譭。”

“很真實,這就是我和星的故事。”

蒂托聽到神的使者如此讚譽自己,頓時心情激盪:“不敢接受神之使者的如此美譽。”

波羅接著說道:“你想不想寫一篇關於萊德利基王的故事?”

“那段希因賽的起源,和三葉人誕生的史詩。”

“關於偉大的因賽神和萊德利基的神話,一切的起源,還有神與人的誓約。”

蒂托一下子站了起來,他的瞳孔已經不是放大了,甚至可以說是在震動。

他非常想,他做夢都在想。

但是他卻不相信自己能夠做到這件事情。

他隻是一個星羅王國的學者,不是那些傳說之中的英雄,也不是高貴的初王諸子。

蒂托激動過後,眼神中浮現出了猶豫。

“我怎麼可能做得到。”

“如今一切早已掩埋在了塵埃之中,我們連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都冇有任何記載。”

“我連神許樂園都未曾見過,連神賜之城都不知是何模樣。”

“我……”

他可以想出一萬個理由,來證明自己不可能做到。

波羅告訴蒂托:“那就去看一眼真正的神賜之地吧!”

“去朝拜智慧之王留下的不朽遺蹟,去萊德利基為神建造的殿堂覲見神靈。”

蒂托整個人都呆住了,他站著都忍不住渾身發顫。

他邁出了幾步,不自覺的將手伸向了神之使者波羅。

但是隨後,他又覺得自己在觸犯什麼禁忌之物一般,迅速的收回了自己的手。

他不斷的擺著手,眼神閃避。

“這……這怎麼可能,我隻是一個卑微的凡人。”

但是。

在他的心中有一根火苗在熊熊燃燒,那是由波羅點燃的渴望。

波羅肯定的說道:“你可以的,你不是信奉命運嗎?”

“你不是無緣無故來到這裡的,你也曾說是命運安排你見到我和星。”

“一切都不是偶然,一切都早已註定。”

“因為一切——”

不用波羅開口,蒂托自己說出了後麵的那句話:“都是神的指引。”

蒂托的內心有一萬個理由相信自己做不到,但是波羅給了他一個理由。

一個無論如何都冇有辦法拒絕的理由。

一個足以讓他獻上一切,不惜一切的理由。

波羅笑了起來:“很好。”

“蒂托。”

“去尋找傳說之中的神許樂園吧,我留下東西將會指引你通往神之國度的方向。”

“去金字塔神殿,覲見永恒的因賽。”

“然後。”

“將我最後的禮物,獻給神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