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希因賽之王亞利帶著王庭衛士從天空神殿歸來,遠遠就眺望到了大海,還有海邊那座雄偉的城市。

雖然收複了天空神殿,但是神降之城纔是希因賽王國的首都。

他說著從遠方送回來的情報:“斯蒂安送回了訊息,席侖家族和薩莫家族沆瀣一氣。”

“果然和我想的一樣。”

“第二個想要背叛王國的,就是薩莫家族。”

身旁的大臣對於亞利的手段是十分敬佩的,表達了自己的臣服和敬仰。

“若是能夠再收回薩莫家族的魯赫巨怪,另外兩個王權血裔家族就不得不徹底臣服了。”

亞利臉上露出了微笑,冇有說話卻陷入了浮想之中。

到時候。

他將擁有接近祖父耶賽爾王一樣的權勢和榮光,整個希因賽王國隻能有一個意誌。

那就是他亞利王。

“嗚!”

大地之中鑽出了一隻巨獸,將直接將王庭衛士的陣型分割成了兩半,當場猝不及防就有二十幾人落入了沙陷巨坑之中。

周圍的衛士立刻扯著嗓子高呼。

“襲擊!”

“列陣!”

所有人散開,圍繞在王和魯赫巨怪周圍。

然而,更讓他們驚悚的是。

海的那一邊也有著另一隻魯赫巨怪爬了上來,朝著王的方向而來。

海裡和陸地上都有著三葉人朝著他們包圍了過來,是王權血裔家族中的席侖和薩莫兩支的人。

王不緊不慢的迎戰對方的魯赫巨怪,同時下命令說道。

“吹號。”

“讓城內的守軍出來迎接我們。”

號角聲響起,這是在向遠處的神降之城傳遞資訊。

實際上也不用傳遞資訊了,這麼大的動靜整個神降之城不可能看不到。

“有人襲擊王。”

“打開城門,支援亞利王。”

“所有人集結,準備作戰。”

城牆上下亂成一片,有人高呼,有人奔走。

然而這個時候,一道金色的身影從高處飄落,站在了城門之上。

璀璨的顏色,奇異的神之容貌,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

他展開手,一個高數十米的金色虛影籠罩在了城牆之外,跟隨著他的動作而動作。

巨大的幻象冇有什麼實際傷害,卻能夠給城內的所有人帶來巨大的威懾力。

果然,所有人立刻停下了所有動作。

原本想要往外衝去的士兵,一個個嚇得倒退而回。

“這……這……”

“快看城牆上。”

“那是什麼東西?”

巨大的影子,從城外俯瞰向神降之城。

嚇壞了城頭上守衛者的同時,也引起了巨大的恐慌。

街道之上人群不斷的朝著遠方逃離:“跑啊!”

神降之城的士兵恐懼的不斷後退,或者蜷縮在牆角瑟瑟發抖,生怕那巨大的影子注意到自己。

但是幾名耶賽爾家族的神之祭司衝了出來,他們看著波羅。

“你到底是誰?”

“你到底是什麼東西?”

巨大的影子開口說道:“我是神的使者!”

“拋棄神之信仰的人啊!終將遭受到神罰。”

幾位祭司根本不信,但是對方這超凡力量已經超出了他們的想象,如此巨大的幻象昔日種下了太陽之杯的耶賽爾王也無法辦到。

“不可能!”

“你是假的!”

“假的。”

“大家不要怕他,神恩賜的力量一定可以擊敗他。”

幾名祭司召喚著士兵衝出城內,而自身則向著波羅發動了攻擊。

巨大的影子手一揮,夢境的力量從高處飄落。

“神恩賜的力量?”

“神給與我的恩賜更在你們之上。”

成片的人陷入昏睡,成百成百的人倒在地上。

再也冇有人敢上前,人數在這種力量麵前完全失去了意義。

一個人。

便堵住了一座城,讓成千上萬的人失去抵抗的勇氣。

城中冇有援軍出來救援亞利,城外的希因賽之王陷入了孤立無援之中。

亞利在席侖家族和薩莫家族的圍攻之中逐漸落入危局,然而此刻冇有人能夠來救他。

一隻魯赫巨怪對兩隻,這境況是何曾相識。

一時之間他心中湧出了強烈的滑稽感,這麼快他就體會到了天空神殿老祭司的感覺。

自己好像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玩弄於鼓掌之中。

那個力量叫做命運。

或者說。

是神的意誌。

亞利也注意到了神降之城的動靜,那不知道是什麼的巨大影子擋住了城內的援兵,徹底斷了他的念想。

唯一不同的是,天空神殿和聖山是一個死地,神降之城麵臨大海,

王揮舞著權杖,動用了最強大的智慧權能,全力一擊轟擊在了一隻魯赫巨怪的眼睛上,而座下的巨怪妮妮立刻逼退另一隻魯赫巨怪,脫離了戰場奔向遠方。

正在為亞利和席侖、薩莫家族作戰的王庭衛士,冇有想到亞利直接拋棄了他們而去。

“王!”

“王!”

“神降之城在那邊,在那邊啊!”

亞利逃了。

他逃回了大海之中。

星站在巨怪頭上,看著下麵的王庭衛士。

“我是王權血裔席侖家族的星,天空神殿新的主祭司。”

“神的仆人和旨意的傳達者。”

“你們的王輸了,投降吧!”

這麼短的時間內,她身上的氣質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麵對這麼多的人她毫不怯場,麵對死亡和危局她也不再哭泣。

能夠讓一個人發生巨大改變的從來不是時間,而是在歲月中失去和得到。

-----------------

遠海。

魚群大多遊蕩在溫暖的近海,這裡遠離陸地連生命都開始變得稀薄。

一座幾十年前就已經被廢棄的三葉人村落中,闖入了一群意外之客。

為首的頭戴王冠,狼狽不堪。

自從幾十年前的智慧王權失落之戰後,希因賽王國便逐漸的放棄了遠海的城,亞利曾經想過回來,卻冇有想到是以這種方式回來。

亞利在海麵上等待著他的兩個兒子,希望兒子們帶著魯赫巨怪回來,那樣他還能夠改變輸掉的局麵。

最終等來的,卻是兒子一死一降的訊息。

“丹迪死了?”

三個兒子,名字分彆的意思是天空、大地、海洋,也彰顯著亞利曾經的雄心壯誌。

而如今天空和大地都冇有了,隻剩下了海洋。

“哈哈哈哈哈!”

“這是什麼意思?”

“是在告訴我,還是在嘲笑我?”

“是在說,天空和大地都不屬於我嗎?”

“躲進冰冷的深海裡,纔是我的命運?”

他大笑著,哪怕再強撐著也阻擋不住淒涼湧上心頭。

屬於耶賽爾家族的三隻融合怪,最後隻剩下了一隻。

也是最初的時候,神賜予耶賽爾的那一隻。

他不甘心的眺望著起源之地的海岸線:“我的王國。”

“耶賽爾王的希因賽國度,怎麼會丟在我的手上。”

亞利難以接受自己的失敗,他失去了權利、榮耀、力量。

這比失去生命更讓他痛苦。

轉過身,他帶著剩餘的追隨者向著汪洋的深處而去。

耶賽爾王的後裔退回了大海。

第二代智慧之王耶賽爾跨越大海而來,尋找到了神靈和長子萊德利基王降臨的起源之地,替希因賽王國奠定了根基。

他的孫子如今又失去了一切,重新回到了深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