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努奉庫爾彌斯之命前往護火城麵見奧西斯王。

途中他稍微繞了一下道,先去了一趟月光城。

哪怕他們用鬥篷遮住了自己的身形和麪孔,但是他們的行走的姿態和身形還是暴露了他們。

路人一看就知道,他們絕對不可能是蛇人。而是個異類。

為了避免麻煩阿努他們儘量避開人群多的地方,走的都是鄉野小道,不會輕易在城鎮之中停留。

三個蜥蜴人披著鬥篷高速行走在大地之上,他們的奔襲速度超過蛇人,在冇有騎乘和工具的情況下,也很快就抵達了月光領地。

阿努站在前麵,看著周圍的景象開口說道。“月光領。”

“我們到了。”

阿努對這裡太熟悉了,因為這裡是阿努的家鄉。

他本隻是一個快要被餓死的奴仆,是庫爾彌斯收留了他,並且將他帶離了這裡。庫爾彌斯是他的主人,是他的救主,也是他的神明。

相比於其他的蜥蜴人,庫爾彌斯對阿努更加熟悉。

哪怕其他那些蜥蜴人某些方麵和庫爾彌斯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但是那也都是很多年前的關係了,庫爾彌斯相對來說還是更加信任阿努一些。

阿努踏入了故鄉的土地。

隻是離開的時候還是一個蛇人,回來的時候一切都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到了這裡,其他兩個蜥蜴人終於開口問道:“我們來這裡乾什麼?”

阿努說出了來這裡的理由。

“庫爾彌斯大人曾經有些東西留在了這裡,我要幫他帶回去。”接著往前走去,阿努一行人就放慢了腳步。

回到了自己的家鄉,阿努發現不僅僅是美雅領地被庫爾彌斯所改變,就連自己的家鄉已經種滿了褐球藤。雖然卷球厥某些地方依舊是無法替代的,但是很多人已經將種植褐球藤作為了首眩

一行人行走在田埂上,阿努看著周圍的一切,顯得有些激動。

但是如今的他要沉穩的多,回過頭表情認真的看向其他兩個蜥蜴人。“看1

“我們的付出是有回報的。”

阿努看著這片農田,聯想到了曾經的自己,還有曾經的家人。

家人被活活餓死,自己為了活下去不得不將自己賣給某個皮革工坊,將來的結局可能就是累死在裡麵。有了褐球藤之後,或許這種事情就不會再發生了。

阿努緩慢的說道:“庫爾彌斯大人改變了這個世界,他註定會成為真正的神明。”“因為他配得上神明這個稱號,值得所有人的供奉。”

農田裡。

幾個農夫農婦正在趕著種植褐球藤,這樣的話明年春天就可以收成了。他們一邊忙活著,一邊嘴中唸叨著。

“偉大的奧西斯王。”“神聖的腥紅女神。”

“感謝您們賜予我食物,賜予我們家一個豐收吧,讓我們來年不再忍饑捱餓。”田埂之上,阿努他們經過的時候聽到了這句話。

阿努扭過頭,忍不住開口問了一句。

“不是庫爾彌斯為人間帶來了褐球藤嗎?”“你們為什麼不去感謝他呢?”

田埂有些高,下麵的農夫抬起頭隻能看到阿努的上半身,發現了這三個被鬥篷遮蓋得嚴嚴實實的神秘人物。農夫:“庫爾彌斯?那是誰?”

一旁的農婦反而想起來了什麼:“你不記得了嗎?之前地裡長出那個綠色的怪藤的時候,好像就是叫這個名字的人幫我們解決了那個怪藤。”

月光領地的人還記得庫爾彌斯,不過看起來,也不會記得多久。

農夫:“之前那個解決了綠地藤的那位大人啊,是他帶來的褐球藤嗎?”“怎麼可能?”

“我冇有聽說過啊?”

農婦也說道:“對啊,大家都說是王和女神帶來的褐球藤,怎麼會有錯呢?”農夫和農婦們從田裡起身,也就注意到了阿努他們身形上的異狀。

農夫一瞬間就嚇得麵色慘白,直接身體發軟倒了下去。“你是什麼東西?”

“怪物.....怪物啊.....”

所有農夫立刻放下農具,逃得不見了蹤影。

阿努和蜥蜴人離開了之後,他們纔敢回來檢視。蜥蜴人們雖然離開了,但是心情依舊非常憤怒。“他們怎麼可以這麼做?”

“明明是庫爾彌斯大人製造的褐球藤,為什麼全成了彆人的功勞。”

“他們享受著庫爾彌斯大人的恩惠,但是庫爾彌斯大人的偉大卻無人所知。”阿努也有些生氣。

他甚至想要調轉頭直接回去,懶得去提醒奧西斯王可能存在的危機。不過他斟酌了一番之後,還是忍住了。

“庫爾彌斯大人想要的是拯救更多的人,而不是讓人知道他。”“至少,有我們知道庫爾彌斯大人的偉大,並且虔誠信奉著他。”

“而且庫爾彌斯大人他曾經受過腥紅女神的恩惠,或許是大人他曾經和女神做下了交易,用褐球藤換來了其他的東西。”夜幕降臨。

阿努一個人出發前往月光叢林邊緣,曾經庫爾彌斯隱居的地方。

遠遠他就看到了天儘頭散發著熒光的神秘叢林,一棵棵粗壯的銀色巨藤延伸向天空,彎下來垂掛著一顆發著光的果實。這場景是如此的美麗,但是卻冇有人敢進入其中去探索這份美麗。

阿努從遠遠一點點走近,觀賞著這美景的同時,也在幻想著月光叢林裡麵到底是什麼樣的?裡麵隱藏著什麼樣的秘密?

會不會隱藏著神明的國度,就好像月光城中那些月色之神的信徒所說的那樣。“月色之神1

“真的有這位神明嗎?”

阿努甚至去想,那些狂熱信徒口中的神明真的存在嗎?

不過這似乎並不是他應該知道的事情和秘密,他想了一下,還是將思緒轉到了庫爾彌斯交給他的任務上。“應該在這邊。”

穿梭在叢林和山坡之間,阿努很快就找到了方向。

庫爾彌斯曾經居住的地方非常隱秘,加上靠近月光叢林,一般情況不可能有人找得到。然而就是在這樣的地方,阿努卻突然感覺到了大地的震顫。

“嗯?”

他的雙足踩在地上,敏銳的感覺到了地麵的震動。似乎,有什麼巨大的個體正在從遠方而來。

阿努立刻扭過頭來,檢視著震動的來源,將目光投向遠方。“什麼東西正在靠近。”

“在北邊。”

光這震顫的感覺,就可以判定肯定是一個龐然巨物。終於,那帶動大地震顫之物悄然出現在了天儘頭。

阿努眺望著北方,突然之間瞪大了眼睛:“那是什麼?”

隻見幾個高二十幾米的石頭巨像並排屹立在遠方,快速的衝過大地;片刻前還在遠方,眨眼間就已經靠近了月光叢林。而那石頭拉著一個看上去像是車廂一樣的東西前進,月光下整體就好像披著一層彩色霞霧。

鎖鏈在天空之中飛舞,發出有節奏的音調。

而那如同房屋一般的巨大三層車廂好像冇有重力一樣,掠過大地和叢林。看上去輕盈飄蕩,但是實則異常平穩。

那拉車的東西看上去像是石魔,但是和阿努記憶之中的石魔完全不一樣,石魔一般都是兩個大小石球組成的,可以延伸出手臂。

但是麵前這個巨大的“石魔”,卻是由三個石球組成的,看上去更加高大,更像是一個石頭巨人。隻是。

和那動則幾十米甚至超越百米的月光植物相比起來,就顯得不太誇張了。

阿努就這樣看著那不知道是不是石魔的東西,拉著一個不知道能不能稱之為車輛的物體,經過了月光叢林的邊緣。隨著對方漸漸的靠近月光叢林,原本龐大的體型在月光植物的襯托下,漸漸的變得“正常”了起來。

然而阿努卻突然覺得不太對勁。

因為他這個時候發現,對方不是經過。而是直奔月光叢林深處。

一頭攢進了這個死亡禁地。

阿努立刻踮腳,有些緊張的張開了嘴巴大聲喊道。“喂1

“那可是月光叢林,死亡.

距離這麼遠,他說話對方不可能聽得見,但是他還是忍不住說了出來。隻是還冇等他喊完這句話,那奇怪的車架已經踏入了月光叢林之中。“禁地。”

這個時候,阿努才吐出了後麵兩個字。阿努不明白,那到底是什麼人。

哪怕是他的主人庫爾彌斯,一個強大的使徒階轉生者,都不敢進入那片可怕的叢林之中。對方怎麼敢的?

還冇等阿努想明白這個問題,突然之間整個月光叢林出現了動靜。

所有的月光植物高高揚起了“燈籠”一般的果實,整齊劃一,同時讓開了一條大路。“呼呼呼1

成千上萬個月光植物搖曳,散發出滿天熒光,將天穹銀河都徹底覆蓋。於此同時,還伴隨著夢幻的歌聲。

就好像成千上萬個妖精在唱歌一般,隻是冇有妖精的那份天真,顯得空靈且孤寂。而在那月光叢林更深處,阿努看不到的地方。

一個恐怖的虛幻影子拔地而起,延伸到天儘頭。穿透雲層,穿透天幕。

一個圓形的眼睛,或者說果實,代替了天穹之上的月亮。照亮人間。

那是月之魔厥的力量蔓延到了天穹,照亮至高神明前行的路。阿努看不到那麼遠的地方,更感覺不到那樣偉大的力量和存在。他唯一的感覺就是。

“今天的月光......”“好亮1

阿努看著天空,說出了這句話。

阿努接著前進,但是很快他就發現前麵的路被擋住了。

密密麻麻的熒光點從月光叢林之中擴散了出來,將死亡禁地的範圍擴大了一圈,因此也將庫爾彌斯的隱居之所籠罩了進去。

這讓阿努暫時冇有辦法進入。

隻有等到那躁動的月光植物,還有熒光消散纔可以。

蜥蜴人摸不著頭腦的抓了抓頭,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他覺得大概是剛剛那輛奇怪的車駕擅闖死亡禁地,因此帶來的連鎖反應。

“那車裡麵的人還在嗎?”

阿努不覺得,在這樣恐怖的場景和力量下還有什麼人能夠活下來。

“大概是冇了吧1

——————————————

月光下。

大地起起伏伏,就好像海浪一樣延伸向另一頭。

造物主的座駕帶著夢幻霞光而過,猶如一場夢境路過人間,飄在風中。莎莉趴在窗戶前。

探出腦袋看著下麵,雙腳都不著地了。

視線可以看到大片新開墾出來的農田,可以看到許多蛇人的村落和房屋。風吹在她的臉上、揚起她的頭髮,這讓她感覺很舒適。

“咕嚕嚕1

她一邊說著話,一邊擺動著腿。但是很快,風慢慢變小了。

莎莉這才注意到,是維倫在慢慢減速。“啊1

“怎麼停了。”

莎莉看過去,原來是到月光叢林了。莎莉立刻大喊道:“大燈籠。”

生命之母口中的大燈籠就是月之魔厥。一句話吐出。

聽到了自身主人的呼喚,月之魔厥立刻有了動作。就出現了之前阿努所看到的一幕。

月之魔厥的光照在叢林之中,落在了造物主座駕之上。

大量的月光植物散開,造物主的座駕就這樣從熒光海裡路過。天空之中的暗影低垂,似乎在向至高的神明致敬。

希拉也站在莎莉的身後,看著天空之上的虛影,念出了“大燈籠”的名字。“妮妮1

那是億萬年前,第二代智慧之王耶賽爾為祂取的名字。

是祂親手建立起了曾經的耶賽爾城,如今的魔淵王城,也是祂建立起的神降之城。隻是如今,已經冇有幾個人記得。

聽到了夢境主宰希拉念出的名字,月之魔厥似乎變得激動了起來。天空之中的“月光”,霎時間變得更亮了。

祂似乎也回憶起了什麼。最後。

造物主的座駕停在了月光叢林深處的一片特殊之地,這裡是仙女一族們降臨人間製造新仙境的地方。仙境的夢幻大門打開,一個個身影從裡麵走了出來。

當然,也有飛出來的。“因賽神1“希拉大人。”“生命之母。”

走出來的是林中仙女一族,頭戴著花環的仙女們跪成了一團,她們也有些緊張。大多數仙女居住在夢境大陸,她們平常也冇有辦法直接見到造物主。

隻是冇有想到。

之前在造物神國之中冇能夠覲見造物主,卻在這裡見到了。而從仙境大門裡飛出來的,則是幾個妖精。

和小心翼翼有些緊張的仙女們不同,幾個在這裡做客玩鬨的妖精倒是大膽很多。“希拉大人來了,還有因賽神。”妖精們開心極了,還在天空之中轉了幾個圈。“我就知道希拉大人會到這裡來的,冇錯吧1一位妖精一臉驕傲。

但是很快,等到造物主座駕停下的時候。它們就想到了什麼。

原本開心的音調變了,甚至一窩蜂的鑽回了仙境之中。“不好。”

“大魔王也在裡麵,大魔王也來了。”“祂來了,祂回來了。”

“是祂,我感覺到了,那恐怖黑暗的氣息。”“把好東西收起來。”

“彆讓她給發現了。”

莎莉跟著尹神的後麵從造物主座駕上下來,原本是一臉開心露著牙齒嘴笑的。但是還冇等笑完,立刻就聽到了這幾句話。

她生氣了:“我要把你們這些說壞話的傢夥全部都種進花盆裡。”莎莉立刻衝在最前麵。

穿過了仙境大門的漣漪,一步邁進了那個如同童話般的國度之中。原本安靜祥和的月光叢林和仙境之中,霎時間化為一片雞飛狗跳。尹神站在這片土地上,卻看向了仙境的另一頭。

準確的來說,是大地之下。

在這片死亡禁地的下麵,暗河湧動,水道縱橫。尹神開口說道:“冰之神殿。”

希拉跟在尹神的後麵,點了點頭。“是冰之神殿1

“神1

“桑德安當初覲見您之後,得到了奇蹟的力量。”

“他便建造了多座儀式神殿,現在許多都還儲存著。”尹神:“也有一些徹底消失了。”

希拉也有些傷感:“這也是無可避免的。”

——————————————

月光叢林深處的仙境。

林中仙女們在外麵聚成一圈,優雅的開啟了日常的茶話會。在這裡,他們談論的自然就是關於仙境的問題。

“你們有想好要建造什麼樣的仙境呢?”一位年長的林中仙女問道。

“我要建造信紙仙境。”一名一階的林中仙女說出了一個普普通通的答案。“我想要建造拉菲爾那樣的儲物仙境。”有人念出了另外一位仙女的名字。

“是聖拉菲爾哦,她在的話肯定會這樣提醒你的。”說起這位仙女,其他仙女忍不住露出了笑容。在這個時候,有人說出了完全不一樣的答案。

我想要建造門之仙境。”

仙女們立刻看向了對方:“真的嗎?”“這個很難的1

門之仙境是最難成為的一種仙境。

因為想要最終建造成功,必須是夢境半神的位格。

而哪怕是仙女一族這種居住在造物神國的生靈,也不能夠肯定自己就一定能夠成為神話。這位仙女點頭說道:“造物主的座駕上就有傳送門,我昨天看見了。”

“維倫先生非常好的,還告訴我這扇門的力量是什麼樣的。”頭戴花環的少女陷入了遐想,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我要建立一扇全部都是門的仙境,連接著世界的每一個角落。”“這樣的話,世界不就變得更近了嗎?”

所有人都鼓勵著她,這也讓年輕的仙女充滿了信心。端起花茶,有人提出了另外一個話題。

“生命起源之山曾經有生命之城,天之鏡裡有天空神殿和神仆之城,無儘沙海有魔淵王城,星夜山脈裡有陶之神殿,雷霆沼澤有神降之城。”

“這樣算起來的話,月光叢林之中也應該有什麼。”“為什麼我們從來冇有看見呢?”

林中仙女們也議論紛紛:“是啊,按照道理來說這裡應該也會有。”“怎麼冇看到呢?”

“是不是藏起來呢?”

“月光叢林的所有地方我都去過,全部都冇看到啊1一個仙女猜測道:“會不會在地下呢?”

另一名仙女也說起了自己的見聞:“地下好像有很多空的地方,有很多條暗河。”“之前還有魚從地下的暗河裡湧出來呢,我親眼看到了。”

仙女們議論紛紛。最後。

一個妖精忍不住鑽了出來,加入了茶話會。它飄在空中,飛來飛去的轉著圈。

“我知道......我知道......”

仙女們問它:“你知道這裡有什麼嗎?”

妖精得意的告訴她們:“月光叢林之中封印的是安霍城,曾經王權血裔薩莫家族的王城。”仙女們也知道一些關於王權血裔的事情:“智慧之王的直係血脈。”

妖精的嘴巴可冇有把門的,將它知道的一股腦的都倒了出來:“而且王權血裔薩莫家族,曾經就掌握著月之魔厥的魯赫櫻”

“可以說,他們曾經是月之魔厥的掌控者。”

仙女們問道:“可是月之魔厥的主人不是生命之母莎莉大人嗎?”妖精金色的衣角揚起,橫著搖了遙

“以前大魔王和魯赫巨怪們都不怎麼聰明,彆人讓祂們乾什麼就乾什麼。”“祂們以前就是施工隊,專門建造....。”

但是它後一句話還冇有說完,剛剛說到祂們以前四個字。

突然一道黑影衝了出來,化為了一隻大手抓住了這個嘴上冇有把門的妖精,讓它後麵的話變得吐字不清。妖精被塞進了一個花盆裡,怎麼也飛不起來了。

就這樣了,小妖精還不老實。

一蹦一跳的,帶著花盆跳到了桌子上,嚇得仙女們紛紛站了起來。妖精扯著大嗓門喊道:“啊1

“殺人了。”“殺人了。”“希拉大人救我。”

最後,妖精扭著身體,帶著花盆蹦蹦跳跳的不知道鑽到哪個角落裡去了。仙境深處,一座充滿了童話風格的樹屋裡。

莎莉在外麵和妖精們鬨騰完了之後,才終於帶著各種妖精“上繳”的寶貝回來。兜裡裝得滿滿噹噹,懷裡還抱著一大堆。

莎莉左右觀看:“神呢?”

希拉回答:“可能是去地底下的安霍城和冰之神殿了吧1

桌子上放著一些植物,是巫醫們從外麵帶回來的褐球藤,還有它結出的果實。莎莉放下手上的東西,好奇的品嚐了一口,立刻吐出舌頭搖了搖頭。

“不好吃。”

然後她將妖精們製造出的夢幻糖果塞進了嘴巴裡,滿意的說道。“還是妖精們做的東西好吃。”

“好甜。”

角落裡,希拉正在畫畫。莎莉立刻湊了過去。

畫裡是一片湖泊,看上去有著一株藤蔓生長在湖水裡,上麵開著一朵美麗的巨型花朵。莎莉歪著頭:“這是什麼?”

希拉告訴她:“我在製造另外兩種仙女。”莎莉:“啊,原來還有另外兩種嗎?”

她又問:“為什麼一直冇有做出來呢?”

希拉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我忘記.....”

她很想說給忘了,但是覺得這樣說又更加不好意思了。“嗯.....因為創作是需要靈感的。”

的確。

這一次希拉的靈感來了。

希拉看到了巫醫們帶回來的褐球藤和果實後,突然湧現了全新的想法。

她準備將藤蔓和太陽之杯融合在一起,成為一種全新的仙女的本體和原型,從花中孕育出新的仙女係夢境種族。就好像曾經的彩虹樹和林中仙女一樣。

(https:///biquge/7171319/c730784272.html)

1秒記住筆趣閣網:。手機版閱讀網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