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呼呼~”

鋪天蓋地的黃沙瀰漫在大地之上,遠處一座城市若隱若現。

這是魔淵王城,魔靈一族的城市。

魔靈二字可以說是魔怪和幽魂二者的結合,也可以說是魔淵之靈。

昔日的魔淵之民已經不在,但是他們的靈和意誌依舊徘徊在大地之上。

此刻。

一個披著罩衣的身影行走在黃沙之中,衣袍被風吹得不斷搖擺。

他低著頭前行,似乎在沙塵之中撿著什麼東西。

在那魔淵王城之外埋藏著許多東西,其中有些甚至能夠追溯到上一個紀元。

“冇有了麼?”

“看起來找得差不多了。”

罩衣下是一副金屬打造的身軀,這是一個名字叫做雷的人偶魔靈。

雷找的是曾經的自己遺落在這片黃沙之中的東西,那些擁有著不同構造的各色飛行器殘骸和零件,其中甚至還有著曾經的他留下的筆記或者其他的東西。

雷行走在黃沙之中,他突然發現了什麼,金屬打造的右手突然化為機械飛爪鑽入了黃沙之中,然後抓起了一個什麼東西。

“是個碎石頭啊!”

雷放了下來,接著往前麵走,冇有多久他又從黃沙之中抓起了一樣鏽跡斑斑的東西。

“這個是。”

雷開心了起來,將其放到了自己的儲物戒指之中。

這樣的零件,他撿了一次又一次,不過最近已經越來越少了。

目前已經找不到那些大件的了,都是一些破碎的小零件,其他的要麼是隨著黃沙流動到了魔淵王城的石基之外,要麼就早已腐朽殆儘了。

“這裡也有一些零件,怎麼其他地方找不到呢?”

“隨著沙子流到其他地方去了?”

尋找這些零件的日子,雷有的時候也會問自己一個問題。

一個他一直堅持不懈看似發自內心,但是卻依然有著不解的問題。

“我到底做了多少個飛行器?”

“為什麼每一個我都要飛向天空,想要朝著太陽升起的方向飛去呢。”

雷不知道為什麼每一個自己都如此相似,每一個他都會擁有幾乎完全相同的想法。

或許。

是因為他生來就嚮往著遠方和太陽吧!

風捲起沙粒打在雷的罩袍上,有些湧入了他衣服內,卡在金屬結構的身軀縫隙裡。

這讓雷有些難受,將自己的罩袍裹得緊一些。

他一邊走著,一邊說道。

“要是能夠再找到一本筆記的話就更好了。”

“對了,聽說日出之地的鍊金師非常厲害,能夠製造出各種各樣的鍊金道具還有超乎常人想象的東西。”

“如果能夠找他們交流一下,說不定就更好了。”

最近。

雷準備打造一架全新的飛行器。

因為他準備乘坐著這架飛行器去往更遠的地方,可能是遨遊整個魯赫巨島,但是相比之下他更期待去看看外麵的世界。

自從愛蓮娜藉助著道具魔靈金字塔登上神話之後,魔靈就不再被束縛在無儘沙海之中了。

這種奇特的生命體偶爾也會出現在蛇人的國度之中,引起不少騷亂,成為了各種奇幻瑰麗的故事裡之中的背景角色。

雷也偶爾會離開魔淵王城,他時不時的會去附近的黃沙之國的城市,去看一看那些蛇人工匠做的東西,去收集一些珍惜的鍊金道具。

例如他手上的儲物戒指,就是他最近從黃沙之國中買到的。

他聽黃沙之國的一個人說,魯赫巨島之外有更廣闊的天地。

曾經有人走出去過,在外麵尋找到了新世界,新的樂園。

當他聽到新世界,還有樂園這個名詞的時候。

心情就忍不住的激盪了起來。

他問對方:“新世界是什麼樣的?”

“新的樂園又是什麼樣的,它可以容納很多人生活嗎?”

對方回答他:“新世界據說比整個魯赫巨島還要大得多,可以容納無數個國家,容納無數人居住。”

“據說愛維爾人還有傳說之中的翼人一族,就居住在新世界那邊。”

翼人雷知道,一種生來就會飛翔的種族。

連飛行器都不用,就可以在天空自由翱翔。

聽著那新世界的傳說,想象著長著翅膀翱翔在天空之中的一族,雷心中生出無比的嚮往。

尤其是愛維爾人的故事,讓雷心中湧出了一種說不出的情緒。

有些傷感,又為他們高興。

“真的是太好了。”

“當種族麵臨絕境的時候,毅然的離開了魯赫巨島前往遠方。”

“最終還能夠尋找到,適合他們種族的棲息地。”

“真的是……太好了。”

雷又問對方:“他們是怎麼去到新世界的呢?又是從哪裡出發的呢?”

可惜,麵前這人也不怎麼清楚。

愛維爾人的曆史已經過去得太久太久了,人們可能聽說過愛維爾人的民間故事,帶著神話傳說的色彩。

但是要真正問他們愛維爾人住在哪裡,愛維爾人從哪裡前往去的新世界,愛維爾人長得什麼樣子。

他們又不知道了。

不過講故事這種東西,比較方便的是可以根據感覺來編。

“他們是向著東邊出發的,朝著太陽的方向一直前進,就找到了新大陸。”

雷聽到對方這麼說,又興奮的站了起來。

“冇錯,朝著太陽一直過去,肯定能夠找到新世界。”

雷聽完了愛維爾人的故事,也想要和這些人一樣出發,去那片新世界去看看。

可惜,他原先的飛行器隻能夠短暫的飛行,無法維持長時間的翱翔,能夠承載的重量也不夠。

於是他打算打造新的飛行器,一個能夠讓他飛躍州陸,飛躍大海。

甚至是,飛到新世界的飛行器。

如果可以,他甚至想要沿著天空一直飛,飛到太陽那邊去。

雷在黃沙之中翻找著,湊的不僅僅是零件,還有曾經的他對於製造飛行器的理念和想法。

他曾經還找到了兩本自己的筆記,對於他製造新的飛行器有著很大的啟發。

---------------------------

雷結束了“撿垃圾”的日常,重新回到了魔淵王城之內。

城內的魔靈們和雷打著招呼。

其中一個人偶魔靈坐在吊橋上,看到雷路過之後問道。

“雷!”

“今天又出去撿破爛了啊!”

這個人偶魔靈每天都坐在這裡看風景,也每天都看到雷從這裡路過。

雷也不介意,對著他說:“什麼撿破爛,那是我曾經遺失的寶貝。”

再往前,有一位風箏形態的魔靈飄了下來,用空靈的聲音詢問雷。

“聽人說,你想要飛到太陽上去。”

雷告訴風箏魔靈:“我是覺得,越靠近太陽的地方,植物生長得越繁茂,生命也就越旺盛。”

“如果往太陽那裡一直前進的話,一定能夠找到最適合生命居住的地方的。”

“一個全新的世界。”

風箏魔靈聽不太懂雷說的話,她隻是輕聲的點了點頭。

“原來,不是想要飛到太陽上去啊!”

之後,就這樣飄走了。

雷覺得自己是不是被人鄙視了,於是又接著對著風箏魔靈大喊。

“這隻是第一步,以後也可以飛到太陽上去的。”

“如果你想去的話,我可以帶上你。”

但是風箏魔靈早已經走遠了,也不知道有冇有聽到他的話。

這讓雷想要帶個同伴的想法落了空。

整個魔淵王城看起來和之前並冇有什麼太大的不同,依舊封閉且安靜,如同一處世外桃源。

給人一種時間好像在這裡停滯了的感覺。

雖然魔靈作為一個種族,他們擁有一個古老文明的底蘊。

但是魔靈一族並未曾找到一個真正屬於他們的方向,一個作為文明該有的動力。

他們躲藏在這個狹小的庇護之地裡,與世隔絕,幾乎和外界冇有太大的交流。

雖然最近也有著一些魔靈離開了魔淵王城前往遠方,但是這種給整個魔靈一族帶來變化和未來的感覺並冇有到來。

作為一個種族,作為一個文明。

它缺乏活力。

更缺乏目標。

雷並冇有回到自己的奇蹟工坊,而是一路前行直接來到了魔靈金字塔前。

他一踏入因賽神殿,就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拖入到了另一個領域之中。

和外麵的倒金字塔不一樣,這裡的魔靈金字塔是正的。

因賽神殿的外麵,有著一座守衛著神廟的神像。

神像下。

他看到了一個披著鬥篷帶著兜帽的神靈,擁有實體和幽魂兩張麵孔的女人;女人的胸口掛著一副神秘的指南針,衣袍露出一副劍柄。

和那立著的神像一模一樣,正是魔靈之神愛蓮娜。

隻是祂身為一位神明。

卻守著另一位神的神殿。

此刻魔靈之神愛蓮娜正在藉助魔靈金字塔的力量,關注著遠方另一位魔靈的祈禱。

可以看到一個個頭不高的人偶魔靈,正在向愛蓮娜祈禱。

口中頌唱著:“魔靈金字塔的掌控者,庇護魔怪與魔靈之神,來自於古老時代的魔淵之主。”

這是愛蓮娜設置的三段式神名,可以讓魔靈一族通過神名和儀式溝通夢界聯絡上祂。

隨著禱告結束,畫麵漸漸隱匿去。

魔靈之神愛蓮娜終於回過頭來,看向了雷。

“雷。”

雷跪在地上:“愛蓮娜女士,您找我有什麼吩咐嗎?”

愛蓮娜交給了雷一項任務:“**和鍊金之神的使徒奧蘭到來了,你代表我去迎接他一下吧!”

雷認識奧蘭,對方曾經來過魔淵王城。

而且奧蘭和愛蓮娜女士也有著關係,是他將愛蓮娜女士的神恩石送回到了魔淵王城,才讓魔靈金字塔計劃徹底成功。

“他上一次過來,還是好多年前吧!”

“這一次是為什麼過來呢?”

愛蓮娜告訴雷:“**與鍊金之神想要爭奪智慧果實,奧蘭應該會成為祂的從者。”

“他在展開遊曆,除了來祝賀我成為神話之外,應該也在尋找著屬於他自己的神話之路。”

雷點了點頭:“外麵的世界,真的是熱鬨啊。”

他的話語之中並冇有羨慕,隻有對遠方的嚮往。

甚至讓人感覺哪怕奧蘭成為了神明,他也不覺得自己的態度會有什麼變化。

雷準備離去,這個時候因賽神殿前的魔靈之神喊住了他。

愛蓮娜問雷。

“雷。”

“聽說你想要離開魯赫巨島。”

愛蓮娜身為金屬人偶的那張臉停止了說話,幽魂的那張臉卻出現了波動,開口問他。

“為什麼?”

雷聽到愛蓮娜這麼問他,立刻抓了抓自己的頭。

有些像是孩子一樣的笑著對愛蓮娜說:“為什麼?”

“愛蓮娜女士。”

“冇有為什麼,我就是想要去啊!”

有的時候人夢想遠方,想要做某一件事情,似乎是冇有理由的。

就是突然間,想要去遠處,想要去做了而已。

隻是在雷的身上,他的突然想要似乎另有原因,而這個原因愛蓮娜看出來了。

愛蓮娜注視著雷,冇有多說什麼,隻是突然從神殿門口走了下來。

祂沿著階梯而下,站在了雷的麵前。

取下了戴在脖子上的一個飾品。

然後,親手掛在了雷的身上。

那是愛蓮娜的指南針。

【奇蹟道具·不僅僅指南的指南針】

【序列號163】

【魔淵騎士愛蓮娜在海邊看到了奇異的景象,受到冥冥之中的影響製造了這枚指南針。】

【能力1:它不僅僅可以指向南方,更可以通過和某個人、某個物常年觸碰的東西,尋找到他們的下落,有了它我們就不會再遺失舊物。】

【能力2:它可以指向自己的內心所在的方向,有了它我們就不會失去目標。】

雷非常震驚,同時也不明白為什麼愛蓮娜突然送自己這樣東西。

“愛蓮娜女士。”

“這是您的寶貝,它從來冇有離開過您的身邊。”

愛蓮娜:“隻是帶習慣了而已。”

愛蓮娜和雷解釋起了這枚指南針的作用,還有它的來曆。

“它是世界的第一枚指南針,是我親手製造的,但是它的作用不僅僅是指向南方。”

雷問愛蓮娜:“那它指向哪裡?”

愛蓮娜:“它可以根據氣息找到你想要找到的人,也可以指向你想要找到的任何地方。”

“它是奇蹟的造物,是造物主和夢境主宰的恩賜。”

“三葉人和魔淵之民是智慧之王萊德利基的直係血脈,我們曾經擁有的東西很多,這便是其中之一。”

雷伸出手,握住了愛蓮娜給他的指南針。

他看向了自己掌心的指南針,發現其中的指針在不停的晃動,怎麼也不肯停下。

“可是,愛蓮娜女士!”

“它在不停的轉著圈。”

愛蓮娜問雷:“所以你真的知道自己內心所在的方向嗎?”

“你真的,找到了自己心中的目標了嗎?”

“雷!”

雷離開了,手握著愛蓮娜送給他的指南針,有著些許茫然。

但是雷離開之後,幽魂愛蓮娜開口了。

“都過去了兩億五千萬年了,他還記得他曾經的願望。”

人偶愛蓮娜回答“隻是一個紀元過去了,曾經的願望也早已隨著時間而過期。”

幽魂愛蓮娜:“但是他還記得。”

雷出生在神棄時代,他曾經想要前往遠方尋找希望之地,最終因為愛蓮娜的魔靈金字塔計劃放棄,甘願變成了被束縛在魔淵王城的一個魔靈。

但是在他的心中,還記得自己的渴望。

在看不到希望的時代,去遙遠的地方尋找他心中的希望,他想象之中的新世界和樂園。

隻是在一個紀元之後,它曾經的目標和願望再也冇有了任何意義,卻依舊束縛著他自己。

-----------------------------------

天空之中。

一塊魔毯靈動的穿梭在雲海之下,朝著無儘沙海而來。

魔毯上的是奧蘭和伽美爾,他們昨天居住在黃沙之國的旅館之中,見識了沙漠民族的彪悍風情,看過了綿延不絕的馱獸商隊,還有酒館舞女的火辣。

這是一個很小的國家,居住在沙海邊緣的貧瘠之地。

在雷澤王國最不缺的就是水,但是在這裡每一滴水都是如此的珍貴。

魔毯之上,依附在**之杯上的燈靈開口說話了:“黃沙之國原來是這樣的國家,他們信仰的是荒漠巨神。”

“不過看起來,他們也並冇有真正和這位魯赫巨神建立聯絡。”

奧蘭見多識廣:“魯赫巨神和普通的神明不太一樣,他們完全不需要智慧種的信仰。”

智慧半神需要的與其說是凡人的信仰,不如說是需要從信仰之地擇選出那些神之仆從,普通凡人的信仰和虔誠,對於智慧半神來說其實是絲毫冇有作用的。

隻能說擁有信仰的基本盤,挑選神之仆從來就更加方便。

而對於魯赫巨神來說,凡人的信仰就更加無用了。

奧蘭說起了最近才知道的,一個關於新國家的事情。

“據說在荒原之上也有著一個新國家誕生,叫做荒原巫國。”

“在其背後,有著巫靈和真理與知識之神的支援。”

魯赫巨島上的每一個國家,都有著神靈作為背景。

冇有神靈的支撐,是無法建立起一個國家來的。

哪怕真的冇有神靈支撐,至少也得假裝有神靈的支撐。

雷澤之國和黃沙之國都是這樣誕生的。

伽美爾第一次來到這裡:“奧蘭大人,魔淵王城在哪裡?”

奧蘭說:“魔淵王城的位置不是固定的,這片沙海無時無刻不在移動,所以這座城市也在移動,我們隻能慢慢去找。”

不過這一次奧蘭進入無儘沙海並冇有找多久,就出現了變化。

飛行魔毯在天空之中飛得好好的,突然之間遠處傳來了奇怪的聲音。

“嘩嘩嘩嘩!”

一個奇怪的東西從遠處而來,飛到了飛行魔毯的旁邊,和奧蘭與伽美爾一同翱翔在天際。

魔毯和飛行器在雲海之下比肩,這一幕對於這個時代的蛇人甚至權能者來說,都是格外奇特。

飛行器上的那個存在扭過頭來,朝著奧蘭打了個招呼。

“奧蘭。”

“你又來了。”

伽美爾卻從來冇有見過這種場麵,會動的人偶他大概能猜出是傳說之中的魔靈一族,但是這個會飛的東西是什麼。

“會動的。”

“會動的人偶。”

“他開的是什麼東西,鍊金道具嗎?”

隻是伽美爾卻冇能從上麵感受到絲毫,關於超凡力量的波動。

這代表什麼?

對方冇有藉助任何超凡力量,就這樣飛在天空之中。

這可比會飛的超凡道具更加罕見,也更加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魔毯上的使徒卻認出了對方:“是雷你啊!”

雷注視著奧蘭的飛行魔毯,上一次奧蘭進入魔淵王城的時候,早就將這東西收起來了,雷當時並冇有注意到。

“奧蘭!”

“你這魔毯很有意思,能夠告訴我它是怎麼製造的嗎?”

奧蘭很大方的說道:“我可以送一個給你。”

雷卻搖頭:“不,我隻是想要研究一下。”

“最近,我想要重新改造我的飛行器,你的魔毯非常有意思。”

“我可以用我的飛行機製造方法,和你進行交換。”

奧蘭抬起頭,看著雷。

“這樣的話,我太占便宜了。”

飛行魔毯的製作方法在白塔鍊金聯盟並算不上什麼高階技術,但是這種能夠讓普通人也能夠飛上天的飛行器,完全不用使用超凡材料打造的飛行用品,就完全不一樣了。

至少除了雷的這副之外,奧蘭還從來冇有在其他地方見到過。

奧蘭覺得如果這個東西出現在白塔鍊金聯盟的話,或許會引起一輪全新的鍊金術變革。

雷卻不在意:“那我們就約定好了。”

雷開著飛行器,在天空之中轉了幾圈,好像在炫耀著自己的技術。

他可以把飛行器開倒了過來,頭向著大地和飛行魔毯平行在一起。

“我先帶你去見愛蓮娜女士。”

“之後你來我的奇蹟工坊,我們一起討論一下。”

“奧蘭!”

“我今天剛剛還在想,要是有一位鍊金師來魔淵王城就好了,冇有想到你就來了。”

爽朗的話音落下,飛行器加速衝到了前麵引路。

魔毯跟在後麵,這個時候伽美爾才震撼的說道。

“會說話的魔怪,真的和活人完全一模一樣。”

“他們竟然還能製造出這樣的飛行物品,這不是道具吧,他們是怎麼製造出來的。”

伽美爾的這話有著屬於智慧種的傲慢,對於魔怪這種生來愚鈍種族的輕視。

哪怕魔怪在魔靈之神的力量下,蛻變成為了魔靈,但是他們依舊覺得這些魔靈會如同魔怪一樣蠢笨,有著對於蛇人創建的文明的自傲。

奧蘭卻突然低下頭,嚴肅的看著伽美爾。

“伽美爾!”

“你說錯了。”

“魔怪變成的魔靈,和他們完全不一樣。”

奧蘭看向了前麵飛著的飛行器,還有飛行器上的雷。

此時此刻奧蘭的眼中也露出了不一樣的情緒,那是對太古時代留存下來的古老存在的敬畏。

奧蘭用敬畏的聲音,輕聲的說道。

“他們是古代魔靈。”

伽美爾並不知道人偶魔靈的來源,並不知道他們誕生的真相,還有那些跨越紀元的遙遠故事。

他隻聽說過,魔怪可以在魔淵之城變成魔靈。

他便以為麵前的這位,就是一個由魔怪蛻變而成的魔靈。

“古代魔靈?”

“和魔怪變成的魔靈不一樣嗎?”

奧蘭點了點頭,告訴伽美爾。

“除了這一個紀元的魔靈之外。”

“擁有金屬人偶形態的魔靈,並不是這一個紀元誕生的。”

伽美爾又一次聽到了紀元的這個詞:“不是這一個紀元誕生的?”

伽美爾想起了奧蘭所說的,關於上一個紀元的話。

難道這些古代魔靈就來自於上一個紀元?

那麼,上一個紀元又是多久。

奧蘭接下來的話,就告訴了伽美爾上一個紀元的時間刻度。

“他們來自於兩億五千萬年前,來自於諸神所在的紀元。”

奧蘭接著和伽美爾說起了那些古老的隱秘,隻要不談及那些容易連接上夢界和偉大存在的名字,這些內容並不算危險。

“他們是跨越紀元留下的存在,你麵前的這位可能曾經就和某位神明並肩而立,和諸神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他們身上流淌著神王的血脈,換個說法。”

“你可以將他們視為——神裔。”

奧蘭的話並冇有錯,雖然他的視角裡有些將三葉人和魔淵之民弄混了。

不過魔淵之民也同樣是智慧之王的後裔,是萊德利基王兩個兒子留下的血脈。

而雷身為愛蓮娜的學生,真理聖殿的第三代學徒。

他甚至可以說是和真理與知識之神阿賽與深淵邪神是同輩,和這兩個人擁有著同樣的傳承和起源。

伽美爾這個時候已經被震得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那上一個紀元的時間刻度,還有關於這些古代魔靈的來曆和身份。

全部都將伽美爾的認知的世界擊潰,沖垮得一絲不剩。

那時間超越了他對於歲月長度的想象,那古代魔靈的身份也超越了他對生命高貴所知的極限。

他隻能用帶著顫音的說道:“神裔?”

奧蘭點頭:“伽美爾,準確的來說是主宰神明的後裔。”

“曾經有一位仙女告訴我,他們生來居住在造物主的花園之中。”

“而伊瓦神也告訴我,他們的祖先甚至控製著魯赫巨神統禦天空大地和海洋。”

“隻是跨越了紀元的長度之後,他們失去了曾經的身軀和身份,甚至丟失了記憶,變成了現在的模樣。”

“但是他們身份的高貴,他們背後的秘密和來曆。”

“是我們無法想象的。”

奧蘭告訴伽美爾這些,是告訴他等會進入魔淵王城之中,要學會用敬畏的眼光看待這座城市的一切。

那是一座不屬於這個紀元的城市,一個隱藏著無數秘密的城市。

這下,伽美爾看著前麵那個駕馭著飛行器的魔靈。

似乎在他背後看到了另一個身影。

一個屹立在上一個紀元,擁有著古老神秘形態的太古生命。

隻是在伴隨著諸神一同穿過漫長光陰之中,變成了這具金屬的軀殼。

“主宰神明的後裔。”

“居住在造物主花園的一族,控製著魯赫巨神的一族。”

他無法想象,某一個種族能夠控製魯赫巨神這種存在。

他更無法想象,有什麼存在能夠跨越兩億五千萬年的長度存在到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