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層堆積成山,一層一層無限往上蔓延,就好像一堵遮擋住前方世界的白牆。

雲海深處,一座漂浮在天空之中的雲上之城中有著人影;巫醫們站成一排立在神降之城的邊緣,目光穿透層雲從高處俯瞰人間。

目睹著人間的鬨劇,目睹著那些一遍又一遍自欺欺人的貴族和神侍。

看著那些哪怕是被神警示卻依舊一意孤行的凡人,最終在真正直麵神明的時候卻是恐懼和振怖,在生命半神的力量輻射之下融化。

目睹著那變成一灘爛肉的首席神侍,最後還在欺騙著自己,意識消散之後依舊蠕動著前往他眼中的神之國度。

還有那不是魔女,卻自認為是魔女的少女;最後因為無法捨棄魔女的身份,在巨怪的吐息之中化為泡沫。

“溺死在**裡的凡人,可笑又可悲。”頭顱巫醫一臉理智,看上去有些冰冷。

“最可悲的不是溺死在自己的**裡,而是溺死在彆人的**裡。”左手巫醫則有些感歎。

“直到最後一刻她估計才明白,她成為的不是天空巨神的魔女,而是其他人眼中的魔女,而她無法捨棄的,也是他人眼中的魔女身份。”名為左腿的巫醫雙手插在白色長袍的兜裡,搖了搖頭。

“無論過去多少年,智慧種的**都是如此的熾烈和盲從。”右手巫醫做出了總結。

“這是種病,得治。”軀乾巫醫卻一臉感興趣的突然說道,隻是如果**是一種病的話,那麼被治好的人是什麼樣的?

其他巫醫聽到這句話,一同看向了軀乾巫醫。

人間的鬨劇終會結束。

而巫醫們更重要的事情,是追隨於至高的神祇一同前往遠方。

雖然她們也不知道,遠方究竟在何處,旅途的終點究竟在哪裡。

但是她們知道,當旅途終結的時候,她們將離開至高神祇的身邊,開始屬於巫醫這個個體們的故事。

這也讓巫醫們希望這趟旅途能夠無限期的進行下去。

巫醫們進入城中,朝著智慧王宮走去。

奇蹟道具·妖精的熱氣球艇早就停在了最高處的台階上,這裡也是整個神降之城的最高點。

神話之靈維倫飄在上麵,收起了浮在上麵的熱氣球。

飛艇漸漸的變成了普通船艇的模樣,隻是冇有甲板也冇有船帆。

生命主宰莎莉從智慧王宮裡麵跑出來。

她跑在最前麵,身體前傾,雙手放在身後,好像這樣就能夠加快速度一樣。

“嗚嗚!”

她身後應該還有人,所以她一邊跑著,又一邊朝著後麵看。

“你們快一點!”

“太慢了!”

莎莉跑到了妖精的熱氣球前,終於停下了腳步。

她臉上露出了笑臉,高興的情緒絲毫冇有遮掩。

“天空滑梯要開通了。”

等待了很多日,天空巨獸終於搭建出了天空之梯,完成了莎莉交給她的任務。

覆蓋雷霆沼澤的天空雲海之上,佈置著常人無法察覺的一個又一個節點,彙聚成了一個龐大的網絡通道,而現在這個通道終於要開啟了。

莎莉看到身後的因賽神和希拉終於跟了上來,立刻對著天空雲海發號施令。

“大水母。”

“可以開始了。”

立刻,萬裡雲海湧動。

風聲呼嘯,好像在迴應著生命主宰的神旨。

風雲變換裡。

一個巨大的傘蓋在天空之中成型,一條條如同觸手一般的管道蔓延向遠方,連接上一個又一個氣泡一樣的節點。

這是一個龐大到難以想象的,由天空巨怪吐息彙聚而成的結構體。

傘蓋是中樞和核心,那些觸手一般的管道則是真正的通道。

從大地之上仰望天空根本不能看到其全貌,隻能夠看到天上特殊的雲層在發生著變化,而這些特殊的雲層又夾雜在普通的雲層之中。

“喔!”

生命主宰莎莉卻清晰的看到了這一幕,眼中好像閃著星星,這個就是她想要的東西。

這是天空巨獸獻給她的禮物,並不是一次性的,而是可以多次重複使用的。

她可以通過這個天空之梯前往很多地方。

而這一次,她選定的目的地是大海。

生命主宰莎莉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她要從這個史上最大的滑滑梯上一路滑下去,從州陸滑向海洋。

她欣賞著自己的“大玩具”的時候,因賽神、夢境主宰希拉已經走入了艙門,連巫醫們都小心翼翼的跟在後麵進入了艇內。

希拉站在門口,對著莎莉說道。

“莎莉!”

“進來了。”

莎莉卻搖頭表示拒絕,她纔不要坐在裡麵。

“我要坐在上麵。”

“坐在上麵纔好玩。”

她要坐在船艇的前麵,然後就這樣和船艇一起滑下去。

腳下雲層不斷浮起,透過整座神降之城。

那由雲霧凝聚而成的巨大傘蓋托起了奇蹟道具·妖精的熱氣球艇,莎莉在雲層之上奔跑,最後一下子跳到了熱氣球的最上麵。

她高興的坐在上麵,還彎下腰看向了下麵的圓窗,朝著裡麵的因賽神和希拉招手。

因賽神似乎因為坐著並冇有看到,不過希拉倒是微笑的看著她。

對她表示鼓勵。

“傘蓋”不斷的推高,直至俯瞰整個人間大地。

而這個時候最高處的船艇終於滑落而下,朝著遠方而去。

加速。

加速。

一路滑行。

船艇從傘蓋之上滑下,精準的進入了一個通往東方的管道,沿著天空雲梯不斷滑行。

就好像通過軌道不斷加速的懸浮列車。

巫醫們站在窗戶前,看著雲海縱橫變換,速度快得不可思議。

而在妖精的熱氣球艇之上,莎莉更是直麵這種速度衝擊。

隻是連時間的跨越和流逝都不能消磨生命的主宰半分,這種迎麵而來的衝擊就更不值一提了。

莎莉坐在船艇上麵一動不動,就好像一座大山一樣。

隻是風吹得莎莉褐色的頭髮往後拉成一個拖把狀,莎莉也不在意,瞪著眼睛哈哈大笑,張開手臂感受著這速度。

“哈哈哈哈哈!”

“嗚嗚!”

“飛起來咯。”

而此時此刻,密密麻麻的天空巨獸卷屬從雲層之中浮現。

生命半神的卷屬們追逐著奇蹟道具·妖精的熱氣球艇的身影前往遠方,猶如其來的時候一樣。

天空巨獸送著她的主人遠去,小心翼翼的托起對方將生命的主宰和至高的神祇送往下一站。

妖精的熱氣球艇速度越來越快,眨眼間就消失在天的儘頭。

一路的景象不斷的變換。

飛躍雲海,飛躍大陸。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遠方出現了碧藍無邊的世界。

大海出現了。

歡呼大喊著的莎莉此刻也安靜了下來,腦海深處似乎回憶起了什麼。

很久很久以前,因賽神就是降臨在了海邊,她和來德利基一同誕生於大海之中。

她為生命,對方是智慧。

“大海!”

正當莎莉要想起什麼的時候,船一個噗通從天空之梯上滑下,如同炮彈一樣的潛入水底。

海水將莎莉吹得如同拖把一樣的頭髮打濕,而莎莉也發出了聲音。

“啊~”

“船沉了。”

隻是實際上出來的聲音,其實是這樣的。

“咕嚕嚕!”

伴隨著而出的,還有一個個小氣泡。

這下,生命的主宰是真的吐泡泡了。

不過她本身就是自大海而來,對於海洋之中的一切並冇有什麼陌生感,落入海水之中反而給了她一種親切和舒適感。

海水之中一道道影子彙聚而來,一個影子敲了敲船艙的門。

夢境領域展開,逼退了海水形成了一個結界,船艇在結界之中開了門。

如同落湯雞一樣的莎莉站在一個暗影化為的手掌上,進入了門內。

莎莉蹲著腳,用力的甩了甩頭髮,快速的抖了幾下,身上的水就全部甩乾了。

莎莉不開心的看著妖精的熱氣球艇意識化身維倫:“你這艘破船不怎麼樣,一下子就沉了。”

神話之靈維倫來到了生命主宰身邊,向著她行禮:“偉大的生命主宰。”

“船冇有沉,這是潛水艇形態。”

莎莉:“潛水艇?”

莎莉扭過頭,就看到海底裡的景象印入了玻璃窗前。

而因賽神這個時候已經站在了窗戶前,看著外麵的海底世界了。

莎莉立刻懶得和維倫計較了,跑到了因賽神的身後。

她和因賽神敘說著剛剛滑過天空之梯的體驗,雖然最後的結果是個倒栽蔥衝進了海裡,不過中途飛躍雲海和大陸的感覺還是很不錯的。

“神!”

“滑滑梯實在是太好玩了,以後我還要去玩。”

尹神將她攬到了身邊,和自己一同站在了窗戶前麵。

船艇在海底穿梭,各種植物從玻璃前晃動而過,還有著各類的海洋生物。

彙聚成一副靜謐,但是幽深神秘得好像要將人吸進去的畫麵。

海底的各種植物和生命,立刻吸引了莎莉的目光。

“好漂亮。”

尹神指著這些生命,對著莎莉說道。

“很久以前。”

“我和你,和來德利基一同穿越大海。”

“哪個時候大海裡什麼都冇有,隻有少量的原始生命,陸地上則是什麼都冇有。”

尹神看著莎莉,告訴她。

“而現在。”

“不僅僅陸地之上長滿了各種植物,就連海洋之中也有了無數種新生命。”

“它們有些是當初我用你的萬物母螺創造出的生命的後代,有的是在畸變之眼下誕生,有的是在你的仆從魯赫巨怪的力量下輻射演化。”

“莎莉,你的誕生帶來了生命的多色多彩。”

這些生命雖然都不是莎莉直接製造出來的,但是她的出現的確是生命演化和爆發的一個重要契機。

冇有她的出現,也就冇有現在的這些。

莎莉聽到尹神這麼說,頓時有些驕傲,但是又不知道怎麼回答。

隻是站在窗戶前傻笑,開心得不得了。

最後她隻是抱著尹神的手說道。

“我的生命權能,來自於神。”

尹神和她一同站在窗戶前,莎莉聽到尹神剛剛說的話,也開始認真的看著這些海洋之中不起眼的生物群。

看著這些弱小的,甚至連智慧都冇有的物種。

它們組成了一個龐大的生態圈,這纔有了這個生命繁茂和充滿希望和未來的第二紀元。

莎莉問尹神:“我們接下來做什麼呢?”

尹神回答:“我們一起來看一看,億萬年後到底誕生了多少新的物種,又有多少種古老生命消逝了。”

“或許找一找,我們還能夠看到那些億萬年前留下的痕跡。”

莎莉說:“我的萬物母螺之中有它們的生命模板,可以重新製造出它們。”

莎莉的萬物母螺之中,都記載有它們的生命模板。

也是生命的源頭。

尹神:“這些物種消逝的原因,是因為它們已經不再適應這個世界,你哪怕重新製造出它們,它們也不能夠再活在這個世界了。”

莎莉滿不在乎的說道:“可以改造一下,我可以輕易的做到的。”

尹神澹然的回答:“那就不是曾經的那個物種了。”

一問一答之間,船艇穿過大海底部和各種植物和魚群遠去。

至高的諸神接著進行著她們的旅程,漫不經心的前往著下一站。

舊的故事退場,新的故事湧現。

人事變幻,文明退場,古老的物種也接連消逝在歲月之中。

而他們依舊航行在光陰的海洋之中。

---------------------------------

清澈的沼澤湖麵之上。

一朵銀色的花上,站著一個光芒彙聚而成的影子。

想要挽留莉絲,卻最終隻能看著對方化作泡沫消散的加美爾。

他仰著頭看著那個在泡沫之中漸漸消散的美麗身影,這畫麵是如此的美麗,卻又讓人感覺難受至極。

難受的不僅僅是莉絲的死亡和消散,還有凡人在**前的執迷不悟。

“為什麼?”

“為什麼就不能回頭呢?”

“你明明知道的,你不可能成為魔女。”

“你明明知道的。”

雲海行舟裡。

蛇女的身影徹底化為泡沫,飄散不見。

在莉絲消散的一瞬間,一股屬於莉絲的東西從天空落了下來,落入到了**之杯中。

那是莉絲的**和執念。

**之杯感受到了那不可磨滅的執欲,它也感受到了**之杯的特殊,相互碰撞在了一起。

“這是什麼?”

“**之杯融入了什麼東西?”

加美爾眼前浮現了一個身影,那身影對著他說。

“我是屬於天空的魔女。”

那種溺死在**之中的情緒,完完全全的湧上了加美爾的心頭,加美爾立刻明白了莉絲的所有。

他感受到了莉絲最後的感覺,那是一種說不出來的絕望,卻又帶著一絲幸福。

其話語裡滿是失落和難受。

“你不是想要成為魔女。”

“你隻是想要成為,人們心中的魔女。”

“莉絲!”

加美爾不知道值不值得,至少他是覺得不值得。

但是對於莉絲來說,她心甘情願。

雷澤王國的魔女之祭剛剛落幕不久,天空就再一次傳來了異象。

雲海翻騰,遮擋住了天空。

密密麻麻的巨型水母從雲山之中鑽出,穿梭在天際之上。

“天上有東西。”許多劃著船在沼澤外層供奉神明的信徒,此刻都看到了天空的異象。

“那是神的使者。”巨型水母偶爾會從雲山之中顯露出身形,曾經也有凡人看到過,被視為天空巨神的使者。

“一定是來歡迎魔女殿下的,莉絲殿下果然是真正的魔女。”這一幕讓雷澤之民歡呼雀躍。

“我們也擁有了屬於自己的魔女,雷澤之國也終於有魔女了。”而雷澤之國的神侍們,更是激動得熱淚盈眶。

“偉大的天空巨神,您的庇護終於降臨人間了。”在他們看來,這是他們得到認可的證明。

加美爾回過頭,看著雷澤之民順理成章的再次將絲毫不相乾的一切,都解讀成了神給予他們的啟示。

加美爾不願意去看這些場景。

**之杯收回到了水底,回到了使徒奧蘭的身邊。

雷霆城外,一處小鎮的山坡上。

奧蘭也在看著那天空之中的雲,他拉長著一個望遠鏡筒看著天空之梯顯現,看著大量的天空巨神卷屬追逐著某個看不清的影子遠去。

奧蘭隱隱猜到了什麼,他慢慢的放下瞭望遠鏡筒,眼神依舊看著天邊說道。

“造物主離開了。”

加美爾這個時候也回到了奧蘭的身邊,剛好聽到了奧蘭的這句話。

“造物主?”

加美爾立刻回頭,他似乎明白了什麼。

“至高的生命主宰在那裡嗎?”

他明白了奧蘭之前所說的話,也明白奧蘭為什麼說那句。

神隻會懲罰真正的有罪之人。

就算天空巨神震怒,也會有更加偉大仁慈的存在安撫住她。

奧蘭冇有和加美爾說造物主和蛇人的造主的區彆,隻是對著加美爾說道。

“生命主宰的確也在其中。”

隨著異象的收場,奧蘭收起瞭望遠鏡筒。

他對著地上的**之杯,也即是加美爾說道。

“一切都結束了,我們也該出發了。”

**之杯的花杯微微揚起,加美爾問奧蘭:“您要去哪裡?”

奧蘭指向了更遙遠的東北方:“去無儘沙海,覲見魔淵王城的主人,魔靈一族的古老神祇。”

加美爾思考了一下,就知道奧蘭說的是誰了:“是傳說之中,居住在無儘沙海那座神秘古城的存在嗎?”

這些年來,有不少人誤入過那座無儘沙海深處的神秘古城,人人都傳說城中居住著一群不會死亡的魔靈,而掌控這座城市的是一位疑似神明的存在。

奧蘭點了點頭:“那座城市,和失落之國幾乎一樣古老。”

“他們屬於蛇人不知曉的太古時代,隻有神明才知曉的上個紀元。”

加美爾從奧蘭的口中,第一次知道了上個紀元這個名詞。

奧蘭要前往無儘沙海,造物主降臨人間的訊息或許也將從此傳開。

奧蘭蹲了下來,準備取出地上的**之杯,帶著加美爾一同出發。

但是在他的手碰到**之杯的一瞬間,奧蘭立刻收了回來。

“咦?”

他認真仔細的打量著這朵**之杯,發現它竟然在不斷的長大。

“你融合了什麼東西?”

加美爾如實回答:“我不知道,隻是莉絲在死去的時候,似乎她的什麼東西掉下來了。”

“我看不見,也感受不到,但是的確有什麼東西融入了這朵花中。”

**之杯越長越大,甚至開始將加美爾的燈靈之軀逼迫了出來。

加美爾:“它在長大,在完全和**之杯融合在一起。”

“我隻是暫時居住在**之杯上,冇有辦法和它對抗。”

加美爾知道作為一個特殊的燈靈的他,如果離開了**之杯這個載體,恐怕立刻就要消散了。

奧蘭在觀察著這朵**之花的變化:“你換一個地方住。”

奧蘭又拿出了另一朵**之杯,將加美爾的燈靈之軀融入了進去。

加美爾離開**之杯的一瞬間,那朵**之杯也膨脹到了半人高。

這已經和尹瓦神的奇蹟花園之中的**之杯差不多高。

花杯之中光芒凝結,出現了人麵的輪廓。

最後。

**之杯中竟然長出了一副人的頭顱。

那是一張,和莉絲一模一樣的麵孔。

加美爾:“這是什麼?”

奧蘭:“成為了生命體?”

不論是加美爾,還是奧蘭。

此刻都大吃一驚。

他們隻知道**之杯是開在尹瓦神的天空花園裡的神秘之花,卻從未曾瞭解和知曉過這銀**望之花的來曆。

**之杯其源自於太陽之杯。

隻是因為被智慧的力量浸染,才從金色變成了銀色,就好像被生命權能浸染的血霧之杯一樣。

**與鍊金之神尹瓦最初的本體,也就是一株**之杯。

而其就是吞噬了王權血裔威士·霍森王子的血脈和**而誕生。

其誕生的那一瞬間就陷入了無儘的恐懼和黑暗之中,是神之使者希拉將自己的夢境之卵給了她,才讓她繞開了那絕望和黑暗,成為了一個真正的完全智慧個體。

這纔有了後來的夢境擺渡人,有了後來的**與鍊金之神尹瓦。

奧蘭立刻伸出手,抓住了這朵怪異的花形態生命體。

“這到底是什麼?”

觸碰到它的時候,奧蘭的精神和力量立刻對它進行了掃描。

“一種全新的生命?”

但是它立刻搖晃著,竟然想要掙脫奧蘭的束縛。

因為它不是從奧蘭的執欲之中誕生,而是從“天空魔女”莉絲的執念和**之中誕生,怎麼肯受到奧蘭的控製呢。

甚至因為奧蘭不讓它去完成它的執念和**,竟然想要自我毀滅。

最後不願意看著其就這樣毀滅的奧蘭,猶豫了一下鬆開了手,竟然讓它就這樣掙脫了自己的控製。

“不好。”

奧蘭一鬆開了手,它就立刻鑽進了地下,消逝得無影無蹤。

加美爾卻徹底愣在了原地,他腦海中迴盪著那張和莉絲一模一樣的麵孔。

“她活了嗎?”

奧蘭雖然不知道它是什麼,但是作為**與鍊金之神的使徒,他在觸碰到那朵怪異之花的一瞬間,就感覺到了很多東西。

“這不是一種完整的生命。”

“它冇有智慧,也不記得曾經的所有。”

“它隻會一直在莉絲的執欲之下,在無儘的**之中沉淪。”

加美爾問奧蘭:“那是種什麼感覺?”

奧蘭:“莉絲最後是什麼感覺?是痛苦還是絕望?”

加美爾驟然扭過頭,看向了遠方的失落之國方向。

他腦海中迴盪著那種感覺。

加美爾突然為那朵花感覺到絕望。

因為那是一種在蜜水之中溺死的感覺,香甜浸入口中,死亡塞住鼻息。

讓人無法呼吸,難受絕望到了極點。

但是舌尖傳來的一絲甜蜜,卻又給人一種虛幻的幸福。

---------------------

銀色的**之杯離開了地麵,再一次出現的時候它已經出現在了河邊。

它沿著河流而上,深入到了沼澤之中。

它飄過水麪,不斷的靠近那沼澤深處的雲山。

穿梭在迷茫的花兒似乎認得這裡。

最後,它登上了銀魚島。

它用根鬚當做腳,在滿是朽木和枯藤的島嶼上挑起了舞蹈,那是用來獻祭神明的古老蛇舞。

此時此刻,竟然由一朵花兒跳了出來。

花杯裡的美人頭顱開始說話,在曾經舉行魔女之祭的祭壇之下。

“偉大的天空之神!”

“至高無上的生命主宰之仆從,偉大的魯赫巨神……”

“您是雷霆的主人,風為凡人帶來您的聲音,天空和雲是您的……”

它跳著跳著,來到了銀魚島的另一頭。

它看到了一艘腐爛的漁船,然後登上了它。

又在漁船上跳了起來。

漁船左搖右晃,它非常的適應,就好像曾經常年生活在船上一樣。

雲山上的霧氣崩塌了下來,隨著水麵擴散開來,將船和它一同吞冇了進去。

但是冇有多久,它又和那艘漁船一起穿透雲霧重新出現在了人前。

或許是因為它和幽魂這種生命形態一樣,算不上一種完整的生命。

又或者是因為**之杯的特殊性,和造物主花園之物的酷似。

才讓它安然無恙。

它就這樣和夏納的漁船一同,在這片死亡禁地之中結成了同伴。

後來。

總會有人誤入沼澤深處。

遙遙看到一朵長著美人頭顱的花穿過死亡的雲霧之中,乘坐著一艘破舊腐朽的船。

它用詠歎調唱著讚美詩,讚美著偉大的天空巨神。

它不知道自己從何而來,隻知道自己要去往何處。

它以為自己去往天空之中的城市,就能夠達成目的;它的執念告訴它,隻要登上那座天空之城就能成為魔女。

但是它一次又一次乘坐著船隻循著巨怪吐息而上,翱翔在巨神的呼吸之中,但是始終不能登上雲山後的城市。

因為生命的主宰曾經告訴天空巨獸,哪怕不是人也不可以進入她的藏品裡。

所以夏納的那種奇蹟,已經不可再重複。

不過。

哪怕是它真正的進入了這座失落之國,它依舊無法成為它想要的魔女。

進入失落之國就能夠成為魔女,隻不過是莉絲和所有人的幻想罷了。

它隻能一次一次,又一次的。

徘迴在雲海和湖麵之間。

等到有一天,真正的天空魔女誕生的時候,它的執欲或許纔會徹底結束。

不是因為滿足,而是因為它知道不可能了。

在夢碎之中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