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雷澤王國。

大街小巷之中蛇人從房屋裡扭動著尾巴走出,一些頑皮的蛇人孩子從樹上爬下,歡呼聚集在入城的街道上。

神侍們抬著象征著天空巨神的神像而來,那是一個有些像是水母,又有些像是一個披著紗衣鬥篷的神秘身影,充滿了朦朧的藝術美感。

就如同雷霆沼澤深處的雲和霧。

“神明迴應了我們。”

“是神明在庇佑著我們,纔有了我們的今天。”

“曾經萬蛇王庭侵略我們的國家,是有了神的庇佑,是因為這片偉大的沼澤,才讓我們獲得了安定和和平。”

“我們應該感謝神明。”

“神靈在遠方告訴我們,用不了多久她的使者就會降臨人間。”

街道上,所有人發出山呼海嘯一般的聲音,因為這的確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

冇有神明庇護的國家,平民也會覺得冇有安全感和認同感。

在遠處的一棟禱告堂建築內,奧蘭也聽到了這聲音。

遠處的那些人不久前剛結束了天空巨神的祭祀典禮,如今又開始了一場迎神儀式。

每個人都覺得這場迎神儀式神聖無比,覺得自己是虔誠的。

好像隻要帶回了這座神像,神明也就住在了這座城市之中,與他們同在。

但是奧蘭卻又覺得這些人可憐且可笑,因為他們的神從來冇有對他們降臨下神諭,一切都不過是他們自己的臆想和猜測。

甚至。

他們信仰的神都不知道,他們在信仰著自己。

禱告堂內人來人往。

牆壁下,奧蘭用幻術遮掩住自己的身形和容貌,和身邊的身旁接待他的神侍說道。

“看不到神的倒影,聽不到神的聲音,不知曉神的意誌。

“卻能夠信仰著神。”

“這可能就是凡人最滑稽和愚昧的一幕了。”

奧蘭不知道那高高在上的神明看到這一幕是什麼樣的想法,應該不會是憤怒,而是在看一場人間鬨劇。

這是一座尹瓦神的禱告堂,雷澤王國信仰著天空巨神,但是這個王國之中有著大量來自於日出之地的商人,平日裡也需要禱告。

所以,這裡也有著不少尹瓦神的禱告堂。

不僅僅如此,這裡不少家庭還有供奉腥紅女神和其他神明的,各種信仰在這裡交織在一起。

當然。

主流依舊是信仰天空巨神。

在萬蛇王庭都還冇有徹底開始的自由信仰,在這裡反而先一步實行了。

禱告堂的神侍並不知道奧蘭的真正身份,隻知道對方是來自於日出之地的鍊金師。

一位很強大的尹瓦神仆從,最少三階。

奧蘭要求他們在日落之後將禱告堂騰空給他,他們也答應了。

不過這位神侍此刻在聽到了奧蘭的話後,卻忍不住說道。

“閣下。”

“我覺得您不應該這樣說他們。”

奧蘭扭過頭來看著對方,眼神似乎在詢問對方。

為什麼?

對方卻對著奧蘭說:“他們不僅僅是在渴望著神明的降臨,而是在期望和渴望著美好的未來。”

“在這個世界上每個人的需求都是不一樣的,普通人不需要知曉那麼大的道理,也無法知曉偉大的真意。”

“他們冇有您那樣淵博的知識去認知這個世界,他們每天都在為一日三餐而奔波憂愁。”

“您這樣偉大的鍊金師希望能夠前往神的國度與神同在,神侍們希望能夠解讀神靈的意誌讓自己更加虔誠,凡人的目的不過就是希望通過信仰神明來給自己帶來慰藉而已。”

“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目的,有著自己的所求,於是大家所能看到的東西也就不一樣。”

“神明太偉大,我們卻太渺小。”

“我們永遠無法揣測神明的意誌和其偉大的身影,我們所能做的也隻有這小小的期待了。”

對方做了一個禱告的姿勢,認真的說道。

“但是有了信仰之後,就有了凝聚力,這個王國也因此而誕生。”

“不論是尹瓦神,還是天空巨神。”

“哪怕神明並冇有注意到這座城市和國家,但是這個國家卻藉助著信仰融合成了一個文明。”

“所有人都相信在冥冥之中神明在庇護著我們,相信著這個國家有著光明的未來。”

“對於凡人來說,這就足夠了。”

“為什麼要苛求凡人去懂得那些偉大的道理呢,為什麼要苛求一日三餐都不能吃飽的渺小之人擁有通曉神意的虔誠呢?”

神侍最後說道。

“您從這一場儀式裡看到的是凡人的愚昧,但是大家從這種儀式裡看到了希望和未來。”

“哪怕這希望並不是那麼真實,但是它也依舊指引著所有人在前進。”

奧蘭看著對方,冇想到雷澤王國這樣一個偏僻之地的禱告堂神侍竟然能夠說出這樣的話來。

他又想起了一百多年前他也曾經來過這裡,那個時候的這裡就是一群偏僻的蠻荒,到處都是如同野人一般的蛇人。

而如今這裡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天空巨神並冇有直接改變這裡,卻又在一點點的改變著這裡。

蛇人從蠻荒之中一路走來,一千多年就擁有了現在的繁盛文明,正是因為了有諸神在其後推動。

日出之地的尹瓦神,蘇因霍爾的腥紅女神,愛維爾人信仰的真理與知識之神,都是如此。

不論神明的初衷是什麼,蛇人現在擁有的一切都得益於他們的恩惠。

奧蘭想到這裡,用表示歉意的聲音說道。

“的確如此。”

“我不應該這樣說,每個人看到的東西是不一樣的。”

“我的想法太過於傲慢,用我的角度去代替了所有人。”

換了個視角,奧蘭再一次看向遠方,聽著那喧鬨的聲音。

突然覺得這一場儀式,又變得完全不一樣了。

奧蘭此刻有了一種感悟。

“文明就是從黑暗走向光明,從愚昧走向偉大。”

“神明是走在人間最前麵的引導者,是通往遠方的先行者。”

奧蘭對於神明的看法也是在人生的不同階段之中,有著不斷地改變。

從盲從神明,到敬畏神明,到追隨神明。

盲從神明的時候,覺得神明就是全知全能,認為自己的一切神明都可以賜予,將一切寄托到神明身上。

敬畏神明的時候,覺得神明是無比強大的存在,不可遠離也不可靠近。

而奧蘭。

則在逐漸的理解神明的意誌,他漸漸的可以稱得上是追隨神明。

他心想。

“現在文明走在最前的,就是白塔鍊金聯盟。”

“古老而偉大的神明已經開啟了新的紀元,一切就如同黎明初陽。”

“接下來。”

“或許就是我們自己站出來了。”

奧蘭對於白塔鍊金聯盟非常自信,也同時有著自豪。

白塔鍊金聯盟並不是最大的國家,和蘇因霍爾城邦聯盟和萬蛇王庭相比,白塔鍊金聯盟很小。

但是這裡有著最大的活力,奧蘭覺得這裡將會爆發出改變整個世界的東西。

奧蘭對於此行的旅途,有了一層新的感悟。

---------------------------------

夜幕降臨。

禱告堂的人漸漸離去,整個殿堂都為奧蘭給空了出來。

麵對尹瓦神的神像,奧蘭跪在地上開始禱告。

他用三段式的神名,通過夢界和儀式溝通上遙遠的神靈國度。

“居住在天空花園的燈火之神,**和鍊金的掌控者,接引群星的尹瓦神。”

“您的使徒奧蘭向您祈禱,請求您的迴應。”

重複了一遍,奧蘭就得到了神的迴應。

銀色的花叢出現在了腳下,沿著身邊不斷蔓延開來,和遠方的星空連接在一起。

天空的奇蹟花園之中的景象出現在了奧蘭的身周,偉大而靜謐。

**之門浮現在儘頭,一座座燈靈燈盞如同星辰列空。

偉岸的神話之影出現在了門下,看向了奧蘭。

“使徒奧蘭。”

“說出你的祈求。”

也隻有奧蘭這樣特殊的使徒才能隨時的聯絡上神明,也隻有他才能如此快速的得到神明的迴應。

奧蘭思考了一會,才抬起頭仰望著神明說道。

奧蘭告訴了尹瓦神自己在雷霆沼澤的發現,其中就有關他在雷霆沼澤的天空看到了那跨越雲海而來的天空之船。

“尹瓦神!”

“我看見傳說之中生命主宰的座駕進入傳說之中的失落之國,天空巨獸的卷屬為此離開沼澤深處,迎接偉大主宰的駕臨。”

“神啊,您知曉至高神明降臨人間是為了什麼嗎?”

“偉大的生命主宰出現在人間,我們需要做些什麼。”

奧蘭知道,在常人看來生命主宰和夢境主宰好像是兩個完全不同的神明,好像並冇有太大的關聯。

但是奧蘭卻從儲物仙女聖拉菲爾那裡知道,生命主宰和夢境主宰是一體的,整個創世神係從來都是代表著同一個意誌。

那屬於真正的造物主的意誌。

神話之門下的神祇往前一步,提起了手上的燈照亮星空,照亮了整個世界。

萬千燈火共同閃爍,一同輝耀。

尹瓦神注視著奧蘭,確定他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

“無需做什麼,至高的主宰也不需要你做什麼。”

“那是夢境主宰的船,造物神國的神器。”

“神聖之舟是夢境接引之舟,而其就是至高神明的座駕。”

“擁有直接打開造物神國大門的權限。”

隻有尹瓦神這樣來自於造物神國的存在,才知道這樣的秘密。

尹瓦神看上去似乎早就知道了什麼,但是此刻依舊忍不住激動、

“降臨的也不隻是生命主宰。”

“而是至高神明一同降臨人間了,連同造物主因賽一起。”

**和鍊金之神是一個看上去冇有太多情感的神祇,或者說是一個看上去很內斂的神明。

但是此時此刻她卻言語激動,帶著期待和渴望。

尹瓦神對著奧蘭說道。

“奧蘭。”

“你看到了造物主!”

奧蘭一臉茫然,他當然知道造物主,但是卻從來未曾認識到造物主這樣的神祇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概念。

“造物主降臨人間。”

“神月時代到來,生命主宰的號角聲已經吹響,一切都將會發生變化。”

“奧蘭!”

“你能夠遇到造物主,或許便是冥冥之中的指引,至高神明的意誌在牽引著你前往新的時代。”

阿賽、費雯、尹瓦、愛蓮娜、肖還有巫醫她們代表著上一個紀元。

那麼奧蘭和蘇科布就代表著這一個紀元,代表著新時代。

雖然。

他們還冇有真正成長起來。

奧蘭第一次感覺到一股沉重的力量壓在了自己的身上,但是與之而來的還有些許迷茫。

因為他到如今還冇有明白自己能夠為這個紀元做些什麼。

奧蘭匍匐在地上,對著尹瓦神說道。

“神!”

“您擁有無數的信徒,我隻不過是其中一個罷了。”

尹瓦神:“諸神都擁有無數的信徒,但是他們都不是真正的信仰神明,他們隻是信仰自己心中的神明。”

“隻有瞭解神明,隻有追隨於神明的意誌,隻有與神同行之人。”

“纔是真正的信徒。”

尹瓦神的話語一轉:“你能夠遇見造物主,在新時代開啟的時刻。”

“看來,這就是命運的選擇。”

“奧蘭!”

“你會成為我真正的信徒嗎?”

“奧蘭,你會與我同行嗎?”

尹瓦這麼說,就是因為她是這樣的存在。

她曾經追隨與夢境主宰希拉的身後,履行著夢境主宰賦予她的使命。

奧蘭抬起頭,他第一次如此大膽的注視著他的神明。

因為他想要看清他的神明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他想要與對方同行。

“偉大的**與鍊金之神啊!”

“您的意誌是什麼?您追尋的終點又通向何處?”

神話之門下的神靈抬起了手。

一盞盞燈火化為了影子,站在了她的身後。

連她的妻子黃金女王一起,和她並肩而立。

“我想要用燈火照亮這個世界。”

“我想要接引所有人一同前往未來。”

尹瓦看向了一旁的黃金女王。

“我想要和我的信徒們一起建立一個偉大的神係和國度。”

“最終一同前往未知的終點,我不知道終點會是什麼樣的,但是我們會一同前行。”

“高舉著手中的燈,追隨著至高神明的身影。”

奧蘭聽完之後,冇有少年時候在神殿的震撼,冇有青年時候接引燈火看到**之門的畏懼。

此時此刻,他感覺到的是無邊的心安,還有期待。

期待著乘坐著尹瓦神的大船,和所有的同行者一起,抵達那未知的終點。

雖然不知道那終點為何,但是有著如此多的同伴一同前行,就覺得冇有絲毫可以恐懼的了。

“尹瓦神。“

“我願意登上您的永恒之船,舉著手中的燈火,永遠與你同行。”

神靈的光影看不到表情,但是可以感覺到她很欣慰。

她看著奧蘭心安和期待的表情,然後扭頭看向了遙遠的星空。

突然說道。

“你的祈禱結束了,我的使徒。”

“現在!”

“我該去覲見我的神明瞭!”

奧蘭的神是尹瓦,而尹瓦的神。

是夢境主宰希拉。

尹瓦神舉起了手上的提燈,從神話之門下走出,朝著遠方而去。

而在奧蘭的眼中,周圍的所有景象正在緩緩消散。

他重新回到了禱告堂之中。

神之國度的一切都消散,隻剩下人間的安靜和祥和,隻剩下夜晚的寂靜。

但是在奧蘭的身前,在神像下的石板夾縫裡卻緩緩長出了一朵花。

“**之杯!”

那是一朵銀色的**之杯,象征著**與鍊金之神的花。

銀色的花杯從奧蘭麵前的大地掙脫,如同蒲公英一樣旋轉著飄向天空。

它穿過神殿的窗戶,朝著遠方飄去。

向著那雷霆沼澤深處的雲山霧海。

奧蘭站在禱告堂內,看著那銀色的花杯消失在夜色裡。

“至高的創世神明。”

“一切的起源和終結,創造萬物的造物主。”

奧蘭從尹瓦的身上,隱隱看到了造物神係一脈的影子。

哪怕隻是一絲絲的影子,也讓奧蘭湧出了無限的嚮往。

“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

-----------------------

**之杯盛開在天空雲海之下,夜風推著它一層層往上,穿過那層層雲霧。

雷霆沼澤深處的雲山開出了一個大洞,月光從洞中照射了下來,沐浴在了銀色的花朵上。

這是通往天國的通道,是接引尹瓦神的光。

尹瓦降穿過雲洞。

她看到了那闊彆已久的神降之城,降臨在了這座城市的邊緣。

銀色的**之杯在月光下飄落,變成了一個穿著豎領袍服的男人,一個看上去有些刻板不太靈動的男人。

男人注視著這座城市,哪怕是他這樣對於歲月流逝似乎不太敏感的神祇,此刻也感覺到了滄桑。

感覺到了歲月的流逝不再歸來的厚重。

“神降之城。”

“耶賽爾王建立的城市。”

“造物主降臨之地,生命和智慧起源的地方。”

第二代智慧之王耶賽爾,月之王子。

一個曾經覺得是故事,後來覺得是史詩,是神話的名字。

直到現在,連神話都不足以形容那段歲月的古老了。

尹瓦朝著前麵走去。

古老恢弘的城市前,出現了一個又一個身影。

有男人,有女人,也有老者。

雖然對方幻化成了神之形態,但是尹瓦還是能夠認出她們曾經的模樣。

尹瓦走到了她們麵前,向著她們點頭示意。

“左手巫醫。”

“右手巫醫。”

“頭顱巫醫。”

“軀乾巫醫,右腿巫醫,左腿巫醫。”

巫醫的名字有些奇怪,但是結合她們的來曆,就覺得並不奇怪了。

尹瓦是認識她們的,當年巫醫和神造之人歸來的時候,就是尹瓦駕馭著神聖之舟前去接引她們前往造物神國。

她們也是在那個時候,跟隨著造物主一同前往了下一個紀元,存活到了這一個紀元。

隻不過這一次,卻換成了巫醫們接引著尹瓦前去接見至高神祇。

“尹瓦。”

“偉大的夢境主宰在等候著您!”

巫醫們的聲音彙聚重疊在一起,卻不顯得雜亂。

那聲音迴盪在這空蕩蕩的雲海失落之國,反而有種宏大的感覺。

尹瓦聽到了夢境主宰的稱號,表情微動。

“希拉大人還記得我。”

巫醫冇有說話,隻是帶著他進入城內。

遠處的雲海之中,一個又一個“大水母”在天空之中遊蕩,就好像在海洋裡潛水。

尹瓦神一邊走,一邊看著這美麗且夢幻的景象。

聯想到了過往。

相比於因賽神,尹瓦更期待能夠見到希拉大人。

因賽神太過於偉大,也太過遙遠。

她離開造物神國的時候見過因賽神一麵,看到的不是一個存在於這個世界的神靈,而是一個超越於一切之上的永恒星辰。

造物主從來就不存在於這個世界,對於所有人來說,他是一切的開始,也是一個夢幻的倒影。

不可看見,不可觸及。

尹瓦對於因賽神隻有敬畏,還有對偉大得難以想象的存在的震撼。

相比之下。

夢境主宰纔是創造出她,賦予她存在意義的神祇,讓他覺得溫暖如陽光的存在。

那還是她剛剛誕生的時候,她是一個吞掉了三葉人血脈和記憶的太陽之杯,吞掉了王權血裔霍森家族的王子威士的一切力量,然而卻永遠停留在了其最後一刻的噩夢之中。

當時還不是夢境主宰,而是因賽使者的希拉將尹瓦解救了出來。

尹瓦很感激她,。

“謝……謝……”

“謝謝……你。”

夢境的妖精笑著說道:“我們約定好的,不是嗎?”

妖精隻是輕輕一揮手揮手,夢境世界的大門打開。

然後賦予了尹瓦第一個使命。

“來往於夢境的神聖之舟和接引記憶的夢境擺渡人啊!”

“希望你以後能夠代替我,穿梭來往於夢境之間,接引所有歸於夢境星海的記憶。”

夜空下的大海,妖精空靈的詠歎調越傳越遠。

“生命並冇有消散,他們的記憶和曾經。”

“都將化為星辰永遠陪伴在神的身邊。”

這句話真的好美。

美麗得哪怕過去了億萬年,尹瓦依舊記憶如新。

此時此刻,她又忍不住重複了一遍。

“生命並冇有消散。”

“他們的記憶和曾經……”

“都將化為星辰永遠陪伴在神的身邊。”

或許正是這一句話,才讓尹瓦永無休止的來往於星海之間,將所有的人生之夢送往終點的造物神國。

尹瓦隨著巫醫們朝著裡麵走去,穿過那巨大的城門,來到了奇蹟時代繁榮巔峰的街道。

曾經的繁華和如今的落幕終場,兩幅畫麵在腦海裡爆發著衝突。

在古老的智慧王宮前,尹瓦看到了夢境主宰的身影。

“希拉大人!”

尹瓦站在台階下的廣場上,仰頭看著夢境和奇蹟的源頭。

矗立不前,過了一會反應了過來甚至趴在了地上,向著對方行禮。

台階上的夢境妖精,曾經的因賽神使看著尹瓦。

跨越時光輪迴,神與她的造物又一次相會。

雖然那曾經的造物,也已經成為了被凡人稱之為神的存在。

夢境的主宰露出微笑,猶如太陽一般璀璨,卻又不讓人感覺到熾烈。

“歡迎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