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就是神!正文卷第三百八十三章:造物主和神降之地巫醫們從街道上帶著各種各樣的東西回到了奇異的小樓內,匍匐在身著白色絲袍的身影麵前。

那高大的身影從萬蛇之母的試煉畫作下走過。

祂走向那扇造型新奇的傳送之門,嘴裡好像對誰說話一樣的說了一句。

“差不多該離開了。”

巫醫們一動不敢動,依舊保持著原來的模樣。

但是窗前的夢境主宰希拉卻回過頭來看向了尹神,之後朝著祂走了過來。

樓上也傳來了噠噠噠的腳步聲,一個褐色頭髮的小腦袋從樓梯間的夾縫裡探了出來,看向了尹神的背影。

莎莉有些興奮的大喊道:“要開門了?”

話音還冇有落下,她就一溜煙的從樓梯上跑了下來,咋咋呼呼的大聲對著尹神說。

“等等我!”

“等等我!”

好像生怕來晚了,就錯過了什麼一樣。

她一把撞在了尹神的身上,臉在那柔順的白袍上滾了一圈,然後抬著頭期待的看著祂。

“讓我來開,讓我來開。”

她跳著腳,似乎在和尹神撒嬌。

“我也想要開門!”

莎莉是生命的主宰。

她擁有生命的權能,她的萬物母螺之中誕生過各種各樣的生命。

如今的大地和海洋之中,不知道多少物種是在她的權能下誕生,或者說是那些初代物種演化而來。

她吹響自己的螺號,七位巨神就從大海之中承托起一座大陸。

她的力量超乎常人想象的強大。

但是如此強大的神祇,卻對一件開門的事情如此期待。

人生最可怕的東西是未知,最值得期待的也是未知。

但是到了造物神明一係的至高神祇的身上,未知的可怕也開始變得消失了。

變得。

隻剩下期待了。

尹神按著莎莉的肩膀,將她帶到了自己的身邊,兩人站在一起看著那扇傳送之門。

希拉站在尹神的身後,看著兩個人露出微笑。

莎莉期待的將手握在了門把上,一股屬於奇蹟和夢境的力量傳遞了開來。

金色的光塵之中,一個穿著寬大充氣衣服帶著頭罩將自己遮掩得嚴嚴實實的存在出現了。

那是奇蹟道具·妖精的熱氣球自身的神話之靈維倫。

“因賽神、生命主宰、夢境主宰。”

“時間到了。”

莎莉手按在門把上,卻冇有立刻把門推開。

她狠狠的盯著維倫,一副我很厲害,你要害怕我的模樣。

“維倫。”

“這次門會開在哪裡呢?”

“我覺得,它會開在一個大大的火山之上。”

說到這裡,她的翠綠色眼眸裡露出了開心和期待。

“對吧!”

她似乎想要用威脅妖精的方式,來讓維倫將門開在一個她想要的地方。

但是看上去像是一個宇航員精靈的維倫似乎聽不懂這種威脅,其畢恭畢敬的回答。

“一切都是隨機的,偉大的生命主宰。”

“在開門之前,冇有人知道這扇門會通向何處。”

“包括我。”

尹神當然知道莎莉的小心思,她想要去熔岩巨怪所在的火山。

“不要苛求所求的東西一定會出現,不可預測的纔是未來。”

“莎莉,擁有未來是一件值得期待的事情。”

“不要去強求一瞬間就能夠抵達目的地,你是生來永生的神祇,應該去學會欣賞路途的風景。”

尹神摸著她的頭。

“歲月和時間會將你值得期待的東西一點點消磨殆儘,變得越來越少。”

莎莉的想法卻和尹神完全不一樣,她對於未來,對於很多東西的看法和視角與尹神有著極大的差彆。

“我纔不會感覺到無聊呢,我覺得好玩的東西,就會一直覺得好玩。”

“我纔不害怕時間,我是永生的,時間應該害怕我。”

“我覺得快樂的事情,哪怕重複無數遍依舊覺得快樂。”

莎莉對著尹神說。

“就像我在神的身邊,我永遠都會覺得期待。”

“我想要永遠陪著你說話。”

“哪怕你說的話我聽不太懂,但是我依舊很開心,每天都開心。”

尹神看著莎莉,他突然笑了。

“挺好的。”

莎莉問尹神:“什麼挺好的?”

尹神說:“你擁有與生俱來的永生,也擁有著一顆永生神靈的心,對一切都不會疲倦的心。”

尹神被稱之為最初的神,一切的造物主。

但是尹神最初的時候,是一個人。

一個壽命百年的短生種。

而莎莉是生而為神,她降生便是永生的。

她橫跨歲月而絲毫不畏懼時間的沖刷。

就和他說的一樣,時間應該害怕她。

尹神看著莎莉,跨越萬古的眼神後是一顆永恒孤寂的星辰。

“我很羨慕你,莎莉。”

“你生來永生,也以永生的心態去麵對歲月,麵對一切。”

“時光無法改變你,更無法消磨你的心。”

莎莉告訴尹神:“神!”

“你不覺得快樂嗎?”

“我可以將我的快樂,分一半……不。”

“我將我的快樂全部都給你。”

莎莉掰著指頭,算了一下之後說道。

尹神說:“全部都給我了,那你怎麼辦?”

莎莉說:“你開心的話,我就開心,這樣我還是會開心啊!”

莎莉笑得很燦爛,這一刻她覺得自己真的是太聰明瞭。

尹神隻是微微笑了一下。

祂按住了莎莉的手,一起握在了門把手上。

莎莉期待的看著外麵。

“哢嚓!”

那扭動的聲音裡,一股強大的力量扭轉空間,通過夢界傳遞向遠方。

門打開了,外麵變成了一個漩渦。

窗戶外麵的畫麵也在不斷閃爍,最後定格在了天空之中。

天空之中出現了層層漣漪,一座熱氣球出現在了層層雲海之下。

這一次,還是變成了熱氣球飛艇的形態。

“到哪裡了?”

莎莉看向了外麵,四處張望。

隻看見遠處雲層堆積成一座白色的大山,下方則是碧藍色的水麵。

莎莉看著下方無邊無際的水麵,對著尹神說道。

“神!”

“是海。“

妖精拿起了鏡子,對照了一下,對著尹神和莎莉說道。

“這裡好像不是海,我們還在魯赫巨島上。”

“嗯~”

“這裡是雷霆沼澤。“

莎莉抬起頭,她看向了那座雲山,好像有誰在呼喚著她。

“哦~”

“是大水母。”

莎莉笑了起來:“我知道這裡,天上麵有座城市,是大水母從上個紀元留下來的。”

“這裡很好玩。”

所謂的大水母,就是天空巨獸。

雖然冇能夠去看火山,但是能夠看到天空巨獸莎莉還是很高興。

這裡雖然不一定是莎莉眼中最好玩的地方,但是這裡無疑是各個禁地之中最美麗的一個地方,以天空為名的奇景,與雲海和湖泊為伴。

這裡封印著上一個紀元最古老的陸地城市,被蛇人稱之為失落之國。

-------------------------

天空之中。

一張奇怪的毯子托起著一個身影匆匆穿過雲海之下,飛向遠方。

奧蘭乘坐著飛行魔毯從黃金行省的白塔城出發,前往無儘沙海的魔淵王城。

魔淵騎士愛蓮娜登臨神話之位,從此之後冠名為神。

雖然。

她是以神話道具的道路,走的不屬於正統半神路線的道路。

但是神話就是神話。

哪怕有著種種弊端,例如無法離開道具內部,一旦被人打破了屏障就會徹底消散,可以說就是另外一個瓶中小人。

而半神藉助仆從的力量就可以自由行走人間,甚至隻要一個仆從還在,就不會真正死去。

但是到了這一步就擁有了漫長的生命,超越凡人的力量。

這是毋庸置疑的。

奧蘭此行便是去祝賀愛蓮娜大人,奉神明的旨意。

與此同時。

他還有著另外一個目的。

魔毯之上的奧蘭閉著眼睛在思考,他忍不住念出了一個名詞。

“從神。”

奧蘭是**與鍊金之神伊瓦的使徒,但是他也並不是一個簡單的使徒。

他被伊瓦神選中成為其從者,被賜予了《智慧之路》這本成神秘典。

如果一切順利的話,他極有可能在未來將會成為新的半神,或者說伊瓦神的從神。

而伊瓦神將開辟人間神係,成為神係之主。

這本成神秘典的確擁有著可以通往半神的道路,哪怕是在這一個紀元也可以使用。

但是這條路太漫長,因為想要走通它需要的時間是。

億萬年。

**和鍊金之神冇有億萬年的時間給奧蘭,奧蘭也感覺自己冇有第一紀元諸神的毅力,不敢去相信自己擁有跨越億萬年漫長歲月的勇氣。

億萬年過去之後,還能剩下什麼?

曾經過往的一切都被消磨殆儘,隻剩下自己一人;所有的牽掛,所有在乎的東西都被磨滅。

奧蘭感覺自己無法承受。

至少,現在的他難以接受。

所以他需要在這一次的旅途之中找到另一個答案。

“轉生之法!”

“一定還有新的道路,真理與知識之神的使徒蘇科布似乎走通了新的道路,我可以去看一看。”

“不過在此之前,去見一見愛蓮娜大人,我總覺得魔靈金字塔的形態,對於塔靈奧義有著可以借鑒的地方。”

飛行魔毯抵達了雷霆沼澤上方之後,就直接落了下來。

哪怕奧蘭是使徒,最接近神明的存在。

但是在死亡禁地這種地方,使徒和凡人也冇有太大區彆。

奧蘭操控著飛行魔毯從天空落下,可以看到岸上有著一座城市,周圍有著大量的鎮子和村落。

這是雷澤王國的城市。

雷澤王國的幾艘大船駛向雷霆沼澤深處,上麵滿載著獻給神明的祭品。

大量的小船跟隨著一起,這些都是雷澤王國的漁民,他們一起將這艘船送往雷霆沼澤的深處。

這並不是國王要求的,而是他們自己為了表示對神靈的信仰。

岸邊的高台上。

雷澤王國的神侍正在舉行祭祀。

雷澤王國的祭祀穿著的衣袍是藍色的,那是天空的顏色,胸口和背後還有著雲彩的花紋。

為首主持祭祀的神侍手上握著黃金鑄造的權杖,上麵描繪著雷霆和風雨。

天空,自然總是伴隨著雷電、暴風、驟雨。

在凡人的眼中,這是天神的恩罰。

“偉大的天空巨神啊!”

“請聆聽您信徒們的祈求,請給予我們迴應。”

“我們願在人間建立屬於您的國度,並渴求著您的庇護。”

雷澤王國信仰的是天空巨神,他們一直以來也想要效仿萬蛇王庭和天空巨神締結契約,得到神靈的迴應,擁有屬於他們的魔女。

隻是天空巨神從來冇有迴應過他們。

奧蘭隱匿了身形來到了地麵之上,靜靜的看了一下這場盛大的儀式。

“魯赫巨怪的使徒被稱之為魔女,這應該是生命權能的使徒,和我們完全不一樣。”

“生命權能的存在,可是和仙女一樣難以見到的存在,哪能這麼簡單就誕生。”

奧蘭曾經跟隨著儲物仙女聖拉菲爾覲見過多位神明,知曉不少常人不知曉的隱秘。

他看著這些凡人的祭祀,卻不太相信對方會得到魯赫巨神的迴應。

他看了一會就準備離去,在這裡找一艘船。

前往沼澤的另一頭。

然後再前往遙遠的黃沙之國。

但是還冇有等到他轉身離開,雷霆沼澤的深處就出現了異動。

那天儘頭層層壘砌而起,通天徹地終年不散的白色大山。

突然出現了變化。

層層白霧從雷霆沼澤深處擴散了開來,原本萬裡無雲的天空瞬間被雲層鋪滿。

那雲層並不是連在一起的,而是一層一層的,就好像連綿不斷的階梯。

從雲層之中一個個龐大到難以想象的透明影子衝出,身形如同幻影一般,如同天空的精靈一般湧向遠方。

那存在大小如同山體,張開著透明的傘蓋身軀,垂下細小的觸鬚。

傘蓋收起張開之間,自身輕盈的飛翔在天空。

祂們奔向天空的另一頭,彷彿在迎接著什麼。

最後。

那些巨大的身影盤旋在一個小很多的影子旁邊,接引著其前往雲海的深處,那巨大的白色雲山內部。

而此刻,在岸邊舉行的盛大祭祀典禮瞬間沸騰。

“神!”

“天空巨神迴應了我們。”

“神在迴應我們。”

“天空巨神,您的信徒和仆從終於等到了這一天。”

雷澤王國的神侍和信徒們一個個變得瘋狂激動了起來,所有人都匍匐在地上,不斷地叩頭,說著神廟編撰的禱告語。

但是奧蘭卻感覺冇有這麼簡單,他目光盯著那天空深處的黑點,那被無數透明巨影圍繞恭迎的存在上。

“那是什麼?”

奧蘭在儲物戒指上摸索了一番,拿出了一個鍊金道具。

那是一個單筒望遠鏡。

他按在了眼睛前,拉長鏡筒。

遠處的景象不斷地拉近,變得越來越清晰。

奧蘭立刻看到了那是什麼。

那竟然是一艘飛在天空之中的奇幻之船,彩色的熱氣球帶著木頭的船飛在天空,緩緩穿過天際。

那些翱翔在天空之中的巨影一個接著一個環繞在那船身邊,追逐著它的船尾,就好像寵物一般溫順而服從。

“飛在天空之中的船?”

奧蘭放下了單筒望遠鏡,整個表情都是懵的。

但是他很快又拿起瞭望遠鏡,又再一次看了過去。

這一次他將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熱氣球上。

“不是……不是……”

看到那熱氣球,奧蘭突然反應了過來,他立刻聯想到了一個神話傳說之中的物品。

“那該不會是……”

“生命主宰的座駕?”

奧蘭是個博學者,從小就喜歡閱讀各種書籍,聽各種各樣的故事。

而他最喜歡的一個故事,就是紀元之初生命之城凡人鑄造出通天塔的故事。

那是凡人創造出的奇蹟。

而在這段神話裡,出現得最多的便是通天塔上放著生命主宰的座駕,主宰神明乘坐著它來回於造物神國。

而麵前出現的這個天空之船,就和傳說之中的一模一樣。

奧蘭不相信這是個巧合。

而且再退後一萬步說,就算有人能夠製造出類似的天空之船,又有誰能夠讓死亡禁地的那些恐怖存在為其引路,如同寵物一般恭迎其歸來。

除了生命主宰,奧蘭實在想不出另一個存在。

這下,奧蘭的臉色徹底變了。

“生命主宰從造物神國降臨了?”

“偉大的主宰神明為何降臨人間?”

他仰著頭,看著天空。

最後說道。

“伊瓦神知道嗎?”

生命主宰從神國降臨人間,而他信仰的神明**與鍊金之神伊瓦,正是來自於造物神國。

奧蘭並不知道,那上麵不僅僅有著生命之母。

那上麵還有著夢境主宰、智慧之王萊德利基的遺蛻。

還有。

造物主因賽。

甚至此刻他們,也在用目光掃過大地。

隻不過祂們看得是人間萬象,看得是湖泊、叢林、大地和城市。

奧蘭並不是特殊的,隻是其中一個。

天空的異象慢慢消失,一切重新被掩蓋在了雲山之下。

而一直注視著遠方的奧蘭,絲毫冇有注意到自己施加在身上的遮掩神術已經消失了。

擁有神之形態的奧蘭在雷澤王國之人的眼中,被當成了神明降世。

周圍的所有人都驚駭的看著他,有的人被直接嚇暈了,有人瘋狂的靠近,有人跪地不斷地磕頭。

“神明!”

“神明出現了!”

“神明在這。”

“神明護佑,神明護佑。”

凡人盲目信仰著神,卻從來不知道自己信仰的神是什麼。

他們信仰的並不是神,而是自己內心的那個神。

奧蘭搖頭歎了口氣。

眨眼之間消失得無影無蹤,逃過了這一場鬨劇。

-----------------------

妖精的熱氣球穿過雲海,一個個如同水母一樣的巨大魯赫巨怪眷屬為祂們引路。

飛艇的玻璃窗前,希拉朝著巨怪招手。

她很喜歡這種飛在天上的天空巨獸眷屬,覺得它們非常漂亮。

如果不是在尹神身邊,她很想飛出去和那些“大水母”一起飛在天空,或者坐在它們的傘蓋上。

這是很典型的妖精的想法。

“看它們的裙子,多漂亮啊!”

莎莉說:“我也有這樣的純白色裙子,比他們的漂亮多了。”

希拉笑著說:“我知道,就是你以前經常穿的那套。”

飛艇穿過雲海,撥開白霧。

一座漂浮在天空的城市出現在眼前。

古老得難以形容的太古蠻荒城市,文明的繁華和古老滄桑結合在一起,讓人不相信這是凡人的城市。

這是屬於神明的國度。

妖精的熱氣球緩緩落在了天空的失落之國上,落在了鋪著石板的城市邊緣。

門打開了。

莎莉第一個衝了出來,然後就是希拉。

尹神帶著巫醫和維倫從飛艇上走下,站在了這片地麵上。

莎莉開心的在外麵跑著,發出大叫聲。

她站在城市的邊緣,想象著從這麼高的地方滑下去的感覺,感覺可以從這裡一直滑向大海。

她很高興,覺得這一次門開的地方很不錯。

然而。

尹神站在這裡卻有著完全不一樣的情感。

因為這裡,是一切的開始。

尹神抬起頭,看向了遠處。

他眼前的一切回溯,天空變成了大海,大地迴歸蠻荒。

“很久以前。”

“莎莉!”

“我和你還有萊德利基一起降臨在這裡。”

莎莉看著周圍的一切,好像有些印象,好像又全都忘了。

“我有些不記得了!”

尹神看著莎莉:“你那個時候還剛剛誕生,隻會在海上吐泡泡,每天在神殿外麵吵個不停。”

莎莉聽完,雙手束在身後,做了一個吐泡泡的模樣。

“咕嚕嚕?”

尹神忍不住笑了,但是笑容裡有著說不出的情緒。

不是難過和傷感,而是一切被歲月塵埃落儘掩蓋的空洞。

億萬年前。

祂降臨在這座大地之上。

生命之母莎莉浮出大海,智慧之王萊德利基走上陸地。

智慧的神王喊出了世界上的第一個名字。

“神!”

尹神的名字。

一切就此開始。

智慧和生命,從這裡有了起源。

尹神轉過身,朝著深處走去。

穿過空無一人的街道,穿過古老的宮廷和神殿。

最後,遠方出現了一片血色的花海。

血霧之杯彙聚成的花海。

進入花海的入口處,這裡還放著希因賽王冠。

智慧王冠失落之後,耶賽爾的孫子亞利王打造的王冠。

尹神走得很慢,祂踩著古老的階梯停在了上麵。

祂伸出手。

輕輕拿起了王冠。

看上去和智慧王冠有些相似,但是有著天和地的差彆,卻一樣代表著希因賽,代表著那古老的信仰之國。

尹神看著上麵模仿著雕刻上去的萊德利基誓約,那些自己曾經說過的話語。

“萊德利基、智慧王冠、希因賽王冠。”

“萊德利基希望建造一個永恒信仰的國度,給它取名為希因賽。”

“我卻告訴他。”

“連太陽都會熄滅,一切都會消逝。”

“萊德利基不願意相信,他相信自己的信仰會永恒傳承,所有三葉人都會如同他一樣。”

“他給王冠發下了誓約,我告訴他那是對他後裔的詛咒。”

尹神對著身邊的希拉說:“最後。”

“我似乎說對了。”

祂總是對的,就好像站在歲月的終點回望曾經。

但是祂並不期盼自己是對的。

希因賽。

信仰因賽的國度。

曾經的偉大國度早已消逝在歲月之中,因賽神的信仰也早已隨著紀元更替被忘記。

希拉看著尹神,突然感覺有些難過。

“希因賽一直都在,在夢幻星海中,在曆史歲月中。”

“信仰您的不僅僅是希因賽,還有魔淵之國。”

“哪怕到了這一個紀元,很多人依舊銘記著曾經。”

希拉突然之間問了尹神一個問題。

“神!”

“您原諒祂們了嗎?”

希拉說的是魔淵之民。

尹神朝著裡麵走去,站在長廊裡看著滿園的血霧之杯。

花朵豔麗而璀璨,和這座城市的古樸蠻荒格格不入。

“不知道。”

“可能是原諒,可能是遺忘了吧!”

希拉不理解:“遺忘?”

“神怎麼可能會遺忘。”

尹神這樣的存在,就算是過去了億萬年的事情隻要轉念之間就能夠追尋到,而且不會出現任何差錯。

尹神告訴希拉:“不是遺忘了某些事情,而是遺忘了憤怒為何,遺忘了太多的情緒。”

尹神想起了曾經:“是啊!”

“曾經我也會生氣。”

“我會任性,會遷怒,會惋惜。”

尹神看向希拉:“現在,好像都遺忘了。”

尹神並不是與生俱來的神聖,但是卻在歲月之中似乎一點點擁有永生神明的心態。

雖然那種心態和永生種的莎莉,和長生種的妖精。

也有著截然不同。

莎莉似乎永恒不變,妖精總如同美夢一般美好。

希拉卻說:“我覺得神您從來冇有變過。”

“您在我的心中,永遠都是神聖且唯一的。”

尹神似乎看到了那些盲從的凡人信徒:“希拉,你也是我的信徒嗎?”

“盲從的去相信神就是唯一,神就是全能,神就是他們心中所想的那樣。”

希拉卻告訴尹神:“我也是您的信徒。”

“哪怕是盲從,我也如飲甘怡。”

尹神看向人間,目光似乎落在了奧蘭身上。

“每個神都擁有信徒,但是比信徒更珍貴的是同行者。”

“他們或許還冇有找到真正的同行者,建立自己的神係。”

“但是我已經有了。”

尹神站在花海前,撥動了一下花瓣。

太陽穿過雲海,照在了豔麗的花海上,落在了長廊上的諸神身上。

哪怕是超越歲月輪迴之上的至高神祇,也會在廊中留下倒影。

“我或許會丟失很多東西,會遺忘很多東西。”

“你們總能夠幫助我在這世間找到我的錨點,讓我不迷失流浪在歲月和永恒的沖刷之下。”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