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古樸的神話之門橫於天際,麵向大地打開;來自於古老時代的神祇站在神話之門前,俯瞰著大地。

詭異的詛咒之影屹立大地之上抬頭看著天穹,黑色的衣角融入黑夜,下襬也和那覆蓋城市的汙穢黑泥化為一體。

萬裡無雲。

也正因為如此,一切才能看得如此清晰。

帶來的震撼感,也強了不知道多少。

哪怕整個世界如此寂靜,聽不到任何聲音,但是那股風雨欲來的壓力反而更加讓人喘不過氣來。

肖饒有興趣的看著真理之門,這扇曾經由安霍福斯締造,曾經屬於瓶中小人,最後回到阿賽手上的神話之門。

億萬年前的記憶重新湧入腦海,有關真理聖殿,有關瓶中小人的畫麵一個接著一個浮現。

肖終於開口了。

“你出來了。”

“應該是佈置了什麼後手。”

“看起來,我今天要在這裡吃個大虧。”

肖的言語平靜,就好像和曾經的老朋友打招呼一樣。

他一邊說著話,一邊陷入了思索。

思考著哪裡出現了問題。

“是在哪裡呢?”

肖的眼前浮現出了之前所做過的所有事情,一個個人影和畫麵浮現,最後定格在了煉獄之主的身上。

肖看不出阿賽到底做了什麼,但是幾乎可以斷定應該就是這個環節出現了問題。

肖的意識立刻沉入了詛咒之影這幅身軀之內。

詛咒之影體內,原本的神話器官暴食之胃已經在原罪之門的加持下,變成了一個恐怖的黑洞。

那黑洞在詛咒之影的腹部緩緩旋轉。

黑洞通往一個奇異的空間,裡麵封印著一顆火焰星辰。

煉獄。

無數的墮落之人在煉獄之中哀嚎,龐大的火焰之力為黑洞提供著能源,源源不斷的增強著詛咒之影的力量。

星辰之上,一個看上去不起眼的瓶子散發著微弱的光芒。

瓶子內。

煉獄之主突然睜開了眼睛,看向了瓶子外麵。

目光穿透瓶子,穿透煉獄,穿透黑洞。

最終穿透了詛咒之影的身軀,和真理之門下的神靈對視在了一起。

“就是現在。”

瓶子上的力量發動,那是知識權柄的本源之力,連接著真理與知識之神阿賽的本體。

光芒湧動。

照射四方。

而肖這個時候目光也抵達了暴食之胃內的那個奇異空間,看到那個描繪著神秘符號的燒瓶。

原罪的邪神也確定了對方的手段,果然是在這個環節出了問題。

深淵之中的肖本體嘴角揚起,說了一句。

“哦!”

“原來在這裡。”

天空之中。

真理與知識之神已經動手了,他等待了原罪之神這麼久,就是為了這一刻。

“真理封印。”

話音剛剛落下。

眼看著煉獄之上的燒瓶的瓶塞被拔掉了,恐怖的吸力從燒瓶之中發出,將一切都捲入其中。

煉獄之中的所有墮落之人在這光芒之下,意識都被凍結。

恐怖的吸力席捲一切,將其壓縮成一團資訊。

緊接著。

那顆火焰星辰也被封印進入了瓶子。

龐大的火焰星辰扭曲著,摺疊著,最後裝進了一個小小的瓶子之中。

然後就是詛咒之影,還有原罪之門。

詛咒之影被光芒覆蓋,肖投影進入這具身軀之內的意識立刻感覺到就好像停滯了;依靠這具身體而運轉的思維似乎被按下了停止鍵,無法再運轉。

意識在瓶子裡無法展開,智慧在瓶子裡無法思考。

對於智慧種來說。

落入瓶子裡,就相當於連時間都被凍結住。

“呼!”

從瓶口誕生的颶風連接天地,將那龐大的黑影給吞了進去,吞入了燒瓶之中。

小小的瓶子之內,接連封印了詛咒之影和煉獄的火焰星辰這兩個龐然大物。

這纔是真正的真理封印。

用瓶子為載體的封印。

可以看得出真理與知識之神阿賽製造和研發這種神術的時候,效仿了曾經瓶中小人都無法逃脫的那個瓶子。

詛咒之影瞬間被封印,但是這個時候深淵之中的原罪之神睜開了眼睛。

祂從深淵俯瞰向人間。

而原罪之門也因為失去了儀式主持之人,失去了降臨人間的核心和依靠。

驟然間失去了控製。

原罪之門想要從現世退回深淵,但是真理與知識之神怎麼會允許其被原罪之神收回。

天空之中的真理之門展開了領域,封印了周圍的所有空間,不允許原罪之門打開空間離開。

燒瓶小小的瓶口捲起通天徹地的風暴。

原罪之門剛好處於風暴的中央。

“嗚嗚嗚!”

風從開始的呼呼聲,變成了響徹整個世界的嗡鳴。

那巨大的原罪之門一點點被拉下來,拉入燒瓶之中。

可以看到原罪之門的下半部分,都開始如同麻花一樣被扭曲成一團。

原罪之神肖看向了真理之門前的阿賽:“你以為我是你製造的瓶中小人嗎?”

看上去肖已經完全落入下風,而原罪之門對於肖的意義可以說是重要至極,一旦丟失了原罪之門祂大部分的力量和手段都將喪失。

但是肖似乎並不慌張。

他們這種人不僅僅擅長看出彆人的佈置,更加擅長的是留底牌。

肖曾經多次麵臨死局,也曾經出過差漏。

畢竟。

冇有人能夠完全預料到一切變化。

不論是掌控真理之門的阿賽,還是掌握原罪之門的肖。

但是哪怕是麵臨死境,他們也同樣有著底牌和後手。

就好像兩億五千萬年前,他能夠從紀元之末的死局之中跳出一樣。

這個時候。

肖看向了牧者之河的深處,一個匍匐在河流深處的怪異存在落入了祂的眼中。

“羽蛇。”

肖還有後手。

原罪的邪神看向了祂曾經製造出的怪異生命體羽蛇,原來對方一直都在祂的關注之中。

隻是之前還冇有到真正用它的時候。

而現在。

時候到了。

----------------------------------

牧者之河將月蝕城分開成兩半,而如今一頭已經完全被黑泥覆蓋,另一頭則隱匿在迷霧之中。

在其中一棟建築之中,收治著不少被送到這裡的病患。

一個由泥土捏成的咒印傀儡一直以來都率領著諸多醫師們治療著這些傷病蛇人,但是此刻它也和其他人一樣,用擔憂、恐懼、震撼的複雜情緒和目光看著河流對岸發生的一切。

可以看到。

河對岸已經不存在半個活人了,那些存在都被獻祭汙染成為了魔物,進入了深淵之中。

而獻祭和汙染他們的人,意識此刻也徹底消逝。

隻是。

蘇科布和瑟羅兩個人的對決落幕並不是結束。

迎來的竟然是真理與知識之神和原罪邪神的降臨,兩個有著深仇大恨的神明此刻在這裡正麵碰撞。

這一下。

情況就升級成為了真正的神戰了。

羽蛇的泥土傀儡站在窗戶前,看著遠處的詛咒之影。

那渾身散發著冰冷氣息的身形,那冷漠的音腔,都讓羽蛇瑟瑟發抖。

“是祂!”

“祂又降臨人間了。”

羽蛇不由自主的想要逃。

但是更害怕自己一逃,反而就此落入了對方的眼中。

它擔驚受怕的留在原地,注視著那原罪邪神控製的黑影,看到祂和真理與知識之神的交手。

真理與知識之神阿賽似乎占據了上風,其提前在詛咒之影的內部埋下了封印,此刻徹底爆發。

要將原罪邪神此刻掌控的原罪之門,連同掠奪而來的詛咒之影和煉獄一同封印。

“真理與知識之神要贏了。”

羽蛇控製的泥土傀儡臉上露出了狂喜,但是這喜色剛剛露出,它突然感覺到了不對勁。

遠處,它的本體似乎發生了什麼異變。

泥土傀儡的臉上,狂喜瞬間變成了驚駭。

而這個時候,它的耳畔突然響起了那很久冇有聽到,但是卻深入記憶最深處的聲音。

喚醒了它內心最深的恐懼。

那是一個冰冷冇有絲毫感情的聲音,用平淡地近乎機械的語調說道。

“羽蛇!”

對方並不是呼喚它,隻是在說著它的名字。

就好像在看著自己桌子上擺放的某個物品,挑選的時候終於看中了某樣物品,順便喊出了這件物品的名字。

羽蛇控製的泥土傀儡表情從驚駭,瞬間墮入絕望。

“是原罪邪神。”

“祂在看著我。”

“祂一直都知道我在這裡。”

說完這句話,泥土傀儡瞬間垮塌。

而遠處的牧者之河裡。

流動的河麵瞬間炸裂,掀起層層巨浪。

一直沉睡在河底的羽蛇本體突然騰空而起,朝著天空奔去。

而天空之中。

原本失去了載體和控製的原罪之門,此刻和羽蛇互相吸引。

眼看著就要被封印的原罪之門,又重新找到了在人間的依托和依靠,化為一道光芒從封印形成的颶風之中掙脫。

那巨大的神話之門帶著暴食之力融入了羽蛇的體內。

融入了這具曾經肖為自己準備的身軀之中。

強大的力量湧入羽蛇的體內,而羽蛇的意識也被另一個淩駕於凡人之上的意識所壓製,漸漸陷入黑暗之中。

“嘶!”

羽蛇隻能用心靈溝通,它所說的話在普通人看來,就隻是普通的嘶鳴聲。

羽蛇劇烈的掙紮,在天空之中翻騰。

到最後。

它隻能絕望的用心靈波動呐喊出一句。

“不!”

“邪神,我纔不聽你的擺佈。”

但是這句話過後,就再也聽不到它的聲音了。

巨大的羽蛇重新睜開了眼睛,那雙眼睛裡再也冇有了絲毫溫度,隻有高高在上俯瞰人間的冰冷。

那不是傲慢。

而是一種將凡塵的一切,都看做是沙塵一樣的冷漠,將所有生命當做消耗柴薪的眼神。

肖藉助著羽蛇的軀體容納了原罪之門和暴食之力,力量就好像冇有極限的往上攀升。

眨眼之間。

羽蛇的身體就膨脹到了難以想象的地步。

其軀體橫跨天空雲海,翱翔於天際。

碩大的頭顱在月蝕城的上空,尾巴則延伸到了遙遠的另一頭,巨大的雙翼展開遮天蔽日。

看著肖再度掙脫了封印。

阿賽的表情立刻變得認真了起來。

祂杵著手杖的身體,也開始站直了起來。

祂第一時間伸出手收回了自己的燒瓶。

巨大的羽蛇橫於天際,和天空之中的真理之門對視,剛剛掙脫的一瞬間肖想要從外部打破瓶子,但是阿賽反應很快並冇有給祂這個機會。

天空之中的羽蛇震盪著意識之光,肖的聲音傳遞開來。

“阿賽!”

“你還是這麼喜歡瓶子這個造型啊,怎麼?”

“還想要再製造一個瓶中小人?”

“不過,我可不是瓶中小人。”

“也絕對不會成為你的瓶中小人。”

阿賽拿著封印著詛咒之影和煉獄的燒瓶,望著巨大的羽蛇。

祂的計劃成功了。

但是隻成功了一半。

祂冇能讓肖拿回煉獄,但是祂最想要封印的原罪之門,最後卻逃脫出了瓶中封印的控製。

肖和阿賽兩人之間,來來回回的算計不斷被對方打破。

這下。

似乎又回到了原地。

兩人又變成了正麵的對決,純粹硬拚誰的力量更強了。

“轟隆!”

阿賽冇有說話。

祂直接用背後的真理之門壓了下來,壓在了羽蛇的身上。

羽蛇的身軀差點被直接壓斷,但是其身上光芒一閃,就好像不死之身一樣複原。

緊接著。

龐大的羽蛇纏繞而上,似乎要將真理之門徹底纏住,然後壓碎一般。

“嘶!”

其張開巨口,屬於瑟羅的暴食之力竟然也出現在了其體內,吞噬汲取著真理之門的力量。

而真理之門也伸出無數條鎖鏈,朝著那巨型羽蛇糾纏而去。

另一邊。

真理與知識之神阿賽還在想著辦法補救,這一次原罪之門降臨是一個大好機會,不能夠就這樣錯過了。

下一次想要再碰到這樣的機會,估計會很難了。

而且下一次的肖。

也有可能變得更強。

“還有預備方案。”

阿賽一邊和肖控製的羽蛇大戰,一邊從天空俯瞰向人間,最後目光定格在了月蝕城的契律師工會上,定格在了蘇科布的學生隆的身上。

正在安排著所有人避難,安排著傷員的隆,突然間聽到了神明的召喚。

“我的仆從隆!”

“找到之前和羽蛇簽訂的契約,去將它實行。”

羽蛇曾經和使徒蘇科布曾經簽訂下契約,隻要羽蛇幫助蘇科布救助那些中了瘟疫血咒的病人,他就會傳授羽蛇神恩術的秘密。

而如今羽蛇已經完成了任務,是時候該兌現契約了。

隆一直都在忙碌個不停,隻是時不時擔憂的看著天空之中的羽蛇,擔憂著這個朋友的安危,還有這座城市的安危。

“阿賽神!”

“您的神諭必將實現。”

此刻。

他聆聽到了神諭,立刻開始趕往街道的執政廳。

隆拿著契約一路狂奔,他必須從執政廳裡麵拿到了王庭的法典。

此時此刻,原罪邪神肖和真理與知識之神阿賽兩個人打得天翻地覆,已經完全無法收手了。

“快!”

“快一些。”

冇有誰比他們這些凡人,更期待這恐怖的神戰能夠早一些結束。

當然.

是希望以真理與知識之神的勝利結束,而不是原罪邪神的勝利。

隆格外焦急,用神術帶著自己衝到了執政廳之中,找到了那本珍藏的法典。

隆手握著王庭法典,在城市的中央召喚出了法典之靈。

他熟練的用契律師的能力,發動著文字契約的力量。

製造出一個連接著真理與知識之神,還有羽蛇二者之間的通道。

“契約達成。”

巨大的法典之靈也和隆一樣,說出了同樣的話。

“契約達成。”

一瞬間。

一股無形的力量穿過心靈的通道,循著契約連接向了羽蛇體內,那被原罪之神壓製住的意識。

隆期待的看著天空,渴望著自己的所作所為能夠有效。

他期待的說道。

“羽蛇。”

“不要聽從邪神的控製。”

“相信神明,真理與知識之神一定可以戰勝邪惡的原罪。”

在契約達成的一瞬間。

真理與知識之神阿賽就感應到了。

真理之門通過契約直接連接上了羽蛇的意識,想要依靠羽蛇的意誌,從內部瓦解肖的力量。

這就是智慧半神力量的神奇,或者也可以稱之為詭異。

這種源自於意識和思維的力量,遠超常人想象。

祂們或許在正麵力量上遠不如生命半神那樣直接,但是種種詭異的手段層出不窮。

或許在真正的大戰開始之前。

一場戰爭就已經結束了。

激烈的戰鬥往往結束在無形之間,甚至千萬裡之外就可以控製一切。

---------------------------

這是一片黑暗的世界。

羽蛇感覺自己不到自己的身體,也不知道外麵發生了什麼,整個人都墜入了惶恐和不安之中。

突然之間,一道光芒照射了進來。

一道聲音伴隨著光芒傳入。

“羽蛇!”

羽蛇激動不已,追逐向那道光芒。

在這種時候的一縷光,對於羽蛇來說簡直就是希望之光。

“你是誰?”

對方回答:“真理與知識之神。”

真理與知識之神阿賽冇有廢話,直接說明瞭自己需要什麼。

“根據蘇科布的契約,你完成了契約,他將告訴你使徒的秘密。”

“那你現在還有另外一種選擇,你可以選擇成為我的使徒。”

“我將庇佑你擺脫邪神的侵擾。”

羽蛇這個時候卻問了另外一個問題:“我可以重新變成蛇人嗎?”

阿賽的聲音停頓了一下:“使徒可以轉生,你可以重新變成蛇人。”

“但是你也有可能會死。”

“原罪之神並不是個簡單的神祇,祂很難對付。”

羽蛇卻在阿賽告訴它,它可以變成人的一瞬間就立刻回答。

“我願意。”

它大聲的喊著:“隻要你能夠讓我成為人,我什麼都願意。”

當你落入邪神的掌控的時候,死亡就已經變得不再可怕了。

羽蛇這個時候寧願死,也不願意成為邪神的玩物;它寧願去死,也想要去博取那一線重新成為蛇人的機會。

真理與知識之神阿賽通過光芒,將一股無形的力量傳遞了進來。

“神恩術。”

“開啟。”

和它締結契約的是蘇科布,而現在完成契約的,卻是真理與知識之神。

羽蛇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內的那塊石頭,突然出現了變化。

從原本單一性的力量。

朝著更全麵的力量進行蛻變。

“原來這塊石頭,真的和神恩石有關係。”

羽蛇突然想到了自己之前的猜測。

它剛剛得到神恩術的時候就猜想,自己腦袋裡的這塊石頭和神恩石之間有著相似之處,是不是存在著某種聯絡。

激烈的戰鬥之中,肖立刻感覺到了自己身體之中的變化。

“嗯?”

肖感覺到了羽蛇腦海裡的羽蛇之石正在蛻變,變成真正的神恩石。

但是這股力量的源頭,竟然透露著知識權柄的氣息。

有一股力量在通過某種心靈上的通道,正在影響著真正的羽蛇的力量和意識。

心靈的奧秘隸屬於智慧和意識權柄,現在掌握這方麵權柄的半神都冇有,肖和阿賽也隻是知道其中一部分運用方法。

“神恩術?怎麼會有知識權柄的氣息?”

肖一瞬間就明白了什麼。

“你想要變成阿賽的使徒?”

“嗬!”

“阿賽,你的這種鬼點子還真多。”

這讓肖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安霍福斯。

阿賽說自己不是安霍福斯,但是祂身上許多地方又都能看到安霍福斯的影子。

肖看到羽蛇頭顱之中的神恩石在快速變化,祂立刻開始阻擋這種變化,再度開始壓製不斷覺醒的羽蛇意誌。

肖和阿賽兩個人此刻。

一邊在外麵打得天翻地覆,一邊又在心靈深處爭奪著這具身體的掌控權。

一處戰場在明,一處戰場在暗。

但是暗麵的戰場,卻比正麵的戰場還要可怕。

肖一心數用。

“這心靈通道是怎麼回事?”

“是通過什麼方式建立聯絡的?”

“阿賽這傢夥,在這裡也有埋伏後手嗎?”

肖並不知道,這並不是阿賽的後手,而是真理之門臨時推演的方案計劃。

肖雖然冇有真理之門,所以此刻祂隻能根據自己的經驗,還有掌控的知識來判斷情況。

“阿賽是通過心靈的通道和羽蛇締結了聯絡,幫助它成為自己的使徒。”

“一旦羽蛇成為了阿賽的使徒,阿賽就直接擁有了這具身軀的掌控權。”

肖意念一轉。

“不過,我是通過靈性本源和肉身聯絡控製,這是我當初製造羽蛇的後門。”

“所以不論它有冇有智慧,其實對我來說冇有任何意義和影響。”

“這隻是我通過靈性製造出的一具身軀。”

一瞬間。

祂立刻抓住了關鍵。

而這個時候,羽蛇的神恩石也馬上要凝聚成型了。

這個時候,羽蛇還冇有成為真理與知識之神阿賽的使徒。

不過阿賽已經通過契約上的通道,將自己的力量蔓延了過來,而羽蛇幾乎是絲毫冇有抗拒。

眼看著真理與知識之神阿賽就要成功將羽蛇變成自己的使徒。

肖這個時候動了。

羽蛇突然撞擊在了真理之門上,就好像自尋死路一樣。

其頭顱突然折斷。

然後從折斷處,撕開了一條恐怖的口子。

一股無形的力量直接從口子裡掏出了羽蛇的神恩石,然後扔了出來。

祂將羽蛇的神恩石剔除了出去。

連同羽蛇的意識。

真理與知識之神阿賽掌握的畢竟是知識的權柄,對於靈性的權柄也隻是知道一些運用方法,而不像肖這樣曾經完全掌控。

因此祂看到肖這個舉動也愣了一下,畢竟按照真理之門的推演,肖就是依靠羽蛇的意識來控製這具身體。

而如今,祂直接將羽蛇的意識和神恩石都拋出去了。

但是祂依舊能夠控製羽蛇的身體,依舊駐留在人間。

“怎麼回事?”

真理與知識之神阿賽立刻推演情況,但是真理之門立刻給予迴應。

“涉及靈性神話權柄,資訊不足。”

肖告訴阿賽:“阿賽!”

“我纔是曾經掌控靈性的神,關於靈性和軀體的秘密,你遠不及我。”

“而且。”

“我佈置下的棋子,豈會聽你的擺佈。”

“你以為我還是在沉睡之中,任由你算計的石頭嗎?”

肖曾經安排了阿賽的轉生,在祂最弱小的時候擺佈祂的命運。

而後來阿賽也在肖沉睡的時候,在祂還冇有降臨的時候,在祂最後一次轉生的軀體上做了手腳,讓肖丟失了靈性權柄,變成了神話道具深淵之主。

羽蛇的神恩石如同流星從天空滑落。

人間大地上。

隆飛了過去,接住了這神恩石。

他小心翼翼的捧著這塊石頭,感受著羽蛇的意識波動。

“羽蛇!”

“還好,還好,你還活著。”

隆非常高興。

他抓住了羽蛇的神恩石,立刻將其封印了起來。

使徒存在的智慧種擁有神話器官,可以說是生存力遠遠超過了常人。

但是哪怕如此,他們也不能長時間脫離身體存在。

而巫靈特殊的能力,可以將其短暫封印起來;隻要大戰結束之後,神或者蘇科布自然就可以再度想辦法複活它。

雖然羽蛇吃了個大虧,丟失了身軀。

但是羽蛇這下徹底脫離了肖的控製,重新獲得了自由。

這或許也是新的機遇。

天空之上。

真理之門和巨型羽蛇依舊在戰鬥著,而且看起來越來越劇烈。

這下不論是肖和阿賽,此刻都已經是手段頻出。

各種後手佈局和謀劃,卻卻都冇有奈何得了對方。

但是哪怕到這樣了,兩人也冇有退卻的意思。

頗有在這月蝕城所在之地,一定要打出一個結果的傾向。

阿賽不想要放棄這個能夠重創肖的機會,他感覺錯過這個機會,下一次的肖將會更加難以對付。

而肖想要重新奪回煉獄,其若是被阿賽把控住,既有可能成為將來自己的威脅。

兩人都不肯放棄。

而且不僅僅是利害關係。

曾經那些恩怨,億萬年的仇恨,也在這一瞬間爆發。

真理之門下。

阿賽看著肖,祂的目光固執而執著,此刻祂身上安霍福斯的影子似乎愈演愈烈。

“肖!”

“不會就這麼結束的。”

“你和我之間。”

“我會將你曾經給予我的痛苦,你曾經施加在我母親身上的,成千上萬倍的還給你。”

阿賽抓著自己的手杖,目光陰鬱得就好像藏著狂風暴雨。

“我來到這個紀元,我重新醒過來的其中一部分原因。”

“就是為了看你墮入痛苦和黑暗之中。”

肖聽到阿賽這麼說,控製著羽蛇的頭顱看著對方。

“阿賽!”

“我億萬年的守候,穿越無儘歲月輪迴的孤寂。”

“我的仆人巴羅一族世世代代的輪迴,隻為了讓我在這一紀元成為真正的神明。”

“然而這一切。”

“就在一瞬間被你摧毀。”

阿賽發出輕笑,昂著頭顱。

高傲而輕蔑。

“你這樣的人。”

“就該落得這樣的結局。”

“不!”

“這樣的結局對你也太仁慈了。”

肖的聲音傳了出來:“那就來吧,看誰能夠笑到最後。”

巨型的羽蛇一聲咆哮,從雲海撲下。

將真理之門從天空拖拽而下,砸在了大地之上。

神話領域展開。

暴食之力化為黑幕。

整個大地都被撕裂開來,地震朝著遠處蔓延。

“砰嗡”

遠處羽蛇張開口,一道光芒掃過。

穿過城牆。

大地被犁過,成片的建築被摧毀。

所有人都震撼的看著那被摧毀的城牆和建築,看著那彷彿遠在天邊的神話之戰。

看似遙不可及,但是那隻是凡人眼中的距離。

對方隻要舉手抬足之間,就可以將他們摧毀。

在凡人的眼中。

整個世界都好像變得搖搖欲墜。

這一下局麵徹底失控了,誰也無法預料神戰的結局會走向哪裡。

包括原罪之神還有真理與知識之神阿賽。

眼看著隻剩下一半的月蝕城也保不住了,而周圍的其他城市還有村鎮,更是不知道多少會遭受波及。

-----------------------------

這個時候。

從生命起源之山趕來的大地魔女,也終於抵達了月蝕城附近。

上一次是依靠魯赫巨神的力量從大地之下穿梭而來,而這一次她是自己得到訊息,從潘斯城而來。

她得到訊息的時候,是蘇科佈告訴她可能會有可怕的事情發生,與深淵有關。

而當她趕到的時候。

看到的卻是兩位神祇在人間大戰。

這位看守生命神山和潘斯聖城的魔女站在山崗上,看著遠處大戰的兩位神祇。

森林被點燃,成群的野獸出逃。

大地被掀翻,山峰被擊倒。

“蘇科布,這就是你說的有可怕的事情發生?”

這可是神話之戰,用一句可怕的事情,實在是太輕描淡寫了。

大地魔女看著這樣的畫麵,微微張著嘴巴,表情複雜到了極點。

她也在一瞬間,根據力量判斷出了兩位神明分彆是誰。

“真理與知識之神!”

“原罪邪神!”

上一次的時候,大地魔女還能夠出手力挽狂瀾。

隻是這一次。

她麵對的不再是深淵之王。

而是兩尊神話。

她也隻能遠遠看著,自身無能為力。

大地魔女目光閃爍的看著遠方。

漸漸的,她的目光從複雜,變得難以接受。

“祂們怎麼可以這樣?”

“神祇就可以這樣,在人間為所欲為嗎?”

在山崗之上,她終於做下了決定。

大地魔女閉上了眼睛。

一股強大的生命律動從她的體內發出,傳遞向四方。

萬物生長,大地回春。

周圍的植物迅速瘋長,原本貧瘠的山崗化為了綠地和森林,將大地魔女周圍徹底籠罩住。

而大地魔女也發出詠歎調一般的音腔,好像在頌唱著一首讚美詩。

“至高無上的生命主宰之仆從,偉大的魯赫巨神鑽地魔蟲,承托大地和生命的庇護之神。”

“您卑微的仆人請求您的迴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