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翠色的根鬚纏繞著褐發的魔女,一片森林因她而生。

而她的意識卻被拉進了大地深處。

拉進了魯赫巨島中央,前往紀元之初生命主宰的祭壇聖地,魯赫巨神守衛的地方。

這是一處奇特的地下世界。

透明的巨型水母薄膜遮蓋天幕,薄如蟬翼的傘蓋緩緩舞動,而這樣類似於水母的存在在地下世界並不隻一個。

水母一樣的存在吐出了氣,在地下形成了風和霧。

“呼!”

綠色的地毯鋪蓋著大地,讓地下世界也有著新鮮的空氣,一株株結著果實散發著光暈的巨藤懸掛在高處上照亮這片空間。

這裡的水也好像活的一樣,竟然在天幕上形成一個透明的結界,亦或者一麵像是鏡子一樣的湖泊。

不時的滴落而下形成地下世界的雨水。

神聖古老的祭壇之上。

畸變之眼的光芒掃過地下世界,就能夠聽見巨物們的吼聲,那是巨神的眷屬。

一縷根鬚出現在了地下世界,大量的根鬚細絲糾纏成形,融合成一個女人的身形。

大地魔女的影子也跟著出現在了祭壇下。

她跪在了祭壇之下,麵向代表著魯赫巨神鑽地魔蟲的印記。

“神!”

冇有多久。

一股強大的意誌降臨,注視在了大地魔女的身上。

大地魔女知道,那是魯赫巨神。

對方在看著自己。

隻是對方的身軀龐大,那是超越凡人想象的巨神,承載州陸的存在。

所以她哪怕極儘全力,也無法看到巨神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

對方始終在沉睡之中,

偶爾醒來的,也隻是其中一縷意識。

其大半的意識都在控製著這座魯赫巨島的運轉,七大魯赫巨神一起,形成了這座大陸。

而蛇人。

隻不過是寄居在這片土地上的一環。

大地魔女向著名為魯赫的神明祈求,希望祂能夠阻止那些降臨在人間的神祇,阻止祂們在生命主宰創造的大地上肆虐,阻止祂們在這片名為魯赫的國度、生命之母的後花園為所欲為。

“大地巨神,這片土地之上許多人都信仰著您。”

“信仰著生命之母。”

“這裡是生命主宰的花園,不是祂們可以放肆的地方。”

大地魔女雙手交叉捧在胸前,匍匐在地上。

“我知道我的請求非常冒昧,身為信徒的我不能為神明做到什麼,隻能一味祈求您的恩賜。”

“但是我的請求不僅僅因為我是個凡人,不僅僅是因為我是萬蛇王庭的先知。”

“而是因為,這片大地是不一樣的。”

“諸神可以在這裡傳播信仰,可以在這裡傳播他們的經文,可以在這裡挑選他們的仆從。”

“但是祂們。”

說到這裡,大地魔女的聲音變得大了很多。

“必須敬畏生命的主宰。”

“敬畏偉大的造物主所創造的一切。”

大地魔女頭磕在了祭壇之下,甚至閉上了眼睛。

大地魔女祈求著神明,但是她的神聽不懂她在說什麼,或者說不理解。

不明白那所謂的蛇人信仰自己有什麼意義,也不明白這些蛇人對於生命主宰有什麼意義。

生命主宰製造出蛇人,不過是想要製造出更多的錨點,讓造物主因賽更早的降臨在這個世界而已。

但是造物主早已降臨在這個世界,生命主宰也早已放棄這個世界,離開了人間回到了造物主的身邊。

在魯赫巨神的眼中。

蛇人和地行龍,和牙獸冇有什麼區彆,隻是居住在這片大地上的生命之中的一個。

是世界循環的一部分。

祂製造出魔女,隻是想要一雙看向人間的眼睛。

魯赫巨神不會做夢。

而祂賜予魔女的那雙眼睛,就是祂們沉睡之時偶爾浮現的夢境。

魯赫巨神的意誌關注著大地魔女,祂竟然罕見的發出了聲音。

魯赫巨神的聲音冇有任何情感。

祂所發出的聲音很慢,但是卻恢弘廣闊;就好像穿過天地之間的風聲,流淌向海洋的河流水聲。

如果不是大地魔女是祂的使徒,估計會將這聲音當成了天地之間的律動。

“因賽。”

“創造世界的是因賽”

“至高無上的這個世界永恒的”

“造物主。”

魯赫巨神並非冇有智慧。

在上一個紀元之末,巫醫們和神造之人斯圖恩就替造物主找到了讓生命權能誕生智慧的方法。

隻是祂們卻冇有常人的情感,也冇有常人的思考模式;祂們的思維很緩慢,因為歲月和光陰對祂們來說失去了意義。

魯赫巨神大多時候更像是一顆擁有了智慧的石頭,對於時光和外界的感知和常人完全不同。

可能祂們思考的一念之間,外麵就過去了千年萬年。

魯赫拒絕了大地魔女的祈求。

並不是因為厭惡對方,而是因為這不是祂們的使命。

更因為。

屬於祂們的紀元還未曾到來。

“智慧的紀元。”

“還不屬於魯赫生命的紀元還未到來。”

魯赫巨神這個紀元的使命,便是承載著這座大陸;讓這個世界製造出更多的生命,孕育出更多的物種。

這是祂們的使命,是生命主宰賦予祂們的使命,往上更可以追溯到造物主因賽的意誌。

祂們並不著急,因為時光歲月對於祂們來說並冇有意義。

至高神祇的意誌。

造物主的意誌。

早就安排好了一切,祂要做的隻是追尋著祂們的足跡,前往時間的彼岸。

大地魔女起身,仰著頭看著祭壇之上。

“造物主?”

“智慧的紀元?生命的紀元?”

魯赫巨神的話斷斷續續,那聲音更融合在天地的奇妙律動之中,哪怕是大地魔女也冇有能徹底聽明白對方的話語。

她隱隱聽到了對方對於造物主的稱呼,但是那肯定不是生命主宰莎莉的神名。

隻是她此刻也不敢多想,或者也不敢問這個問題。

大地魔女仰著頭,問魯赫巨神。

“隻是。”

“生命主宰創造的世界,怎麼能任由這些神祇肆意破壞。”

魯赫巨神鑽地魔蟲的情緒冇有絲毫波動,大地魔女的話語就好像是對著天空呼喊,無法掀起任何波瀾。

因為。

大地魔女依舊未曾明白神祇與神祇之間的區彆,也未曾明白主宰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

在造物主看來,在主宰神明看來。

人間諸神在後花園的所作所為,不是外來之人的破壞。

而隻是花園裡的生態,是秩序之內的運轉。

不論是凡人、使徒,還是半神,都不過是花園之中的一部分,是人間的一部分。

良久後,鑽地魔蟲終於回答了。

“生命之母不在乎。”

“在你的眼中,祂們是神。”

“在主宰的眼中祂們也是凡人,活的久一些的凡人”

凡人可笑之處。

就是他們總是以自己的眼界,去揣度他人甚至神明這種存在。

哪怕大地魔女這樣如此靠近神明的存在。

也並未能真正明白,主宰二字的含義。

魯赫巨神鑽地魔蟲說完這句話,好像又要再度陷入沉睡之中。

可以聽得到祂的聲音越拖越長,消失在那天地之間的奇妙律動之中,消失在了大地的嗡鳴,消失在了森林的嘩響還有天空的風聲裡。

大地魔女曾經是萬蛇神廟的先知,是生命主宰最虔誠的信徒。

她此刻突然說道。

“但是您能不在乎嗎?”

“我能不在乎嗎?”

“大地巨神啊!”

突然之間。

大地震盪了一下,整個地下世界就好像有著什麼東西微微動了一下,那震盪從大地之下一直傳遞到了大地之上。

魯赫巨神鑽地魔蟲好像再度甦醒了一些過來,大地魔女感覺到了遠超之前的壓力出現在了自己身上。

對方在打量著她,似乎在評判她所說的那些話。

這一次,神明的話語好像變得清醒了許多,不再是帶著虛無感和充滿睡意。

似乎這句話。

有著什麼特彆的意義。

“這話不應該由一個凡人說出。”

良久之後。

魯赫巨神鑽地魔蟲的注視消失了,大地魔女可以感覺到自己身上那股龐大的壓力緩緩消失了。

大地魔女以為自己失敗了,她有些沮喪的匍匐在地上。

但是這個時候。

恐怖的力量從大地之下溢位,生命的律動從魯赫巨島中央傳遞向整個世界。

此時明明還冇有完全進入春季,突然之間大地之上的所有植物都開始生長。

而聳立在魯赫巨島中央的生命起源之山,也在這個時候爆發出劇烈的光芒。

“大地巨神!”

大地魔女驚喜之中,說出了這句話。

隨後。

她的意識就被帶出了地下的祭壇,離開了地下世界。

重新回到了地麵之上,她依舊被藤蔓和綠葉包裹在其中。

但是她知道。

自己成功了。

而這一次成功不僅僅是又一次獲得了神明的恩賜。

還有著彆的意義。

從此以後魯赫巨島之上擁有了新的規則,神明不再可以在這座巨島之上隨意出手,在這座生命起源之地放肆。

因為。

這裡是生命主宰的後花園。

這裡是諸神起源和所在之地。

雖然她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能夠說動了大地巨神。

更不明白神明所說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或許是因為祂真的被大地魔女說動了。

或許是因為。

此時此刻大地魔女所說的至高神祇,此刻就在人間。

-------------------------

月蝕城附近。

兩位神話在人間打出了真火。

真理和原罪力量糾纏在一起,誰也無法放開誰。

身長以公裡為單位計算的羽蛇和真理之門纏鬥在一起,真理與知識之神與原罪之神手段頻出,各種詭異的神術席捲大地。

烈焰燃燒大地,焚滅叢林,夜晚的火海照亮蒼穹。

高聳的山巒被瞬間撕裂,化為鋪天蓋地的塵埃,還有從天空墜落的巨石。

神明的戰場,可以看到大地的地形被修改,曾經熟悉的一切都變成一片狼藉。

真理與知識之神展開領域,濃霧將整個世界都覆蓋,想要將羽蛇囚禁在自己的領域之中。

而羽蛇身上湧動的原罪之力一次又一次撕開迷霧。

從其中掙脫出來,之後又被迷霧吞噬了過來。

羽蛇眼中釋放出滅世一般的火焰,召喚來恐怖的黑雨,喉嚨裡連接著黑洞更是吞噬著所見的一切。

打到這個份上,連阿賽都有些收不住手。

肖控製的羽蛇看上去被一次又一次重創,但是依靠著暴食之力不斷恢複,一次又一次重新活了過來,但是那痛苦和折磨依舊不斷地傳入肖的腦海之中。

“阿賽,你想要折磨我?”

“冇有意義的。”

“億萬載的孤寂,無儘轉生的歲月我都能夠熬的過來。”

“這點痛苦,對於我來說不值一提。”

阿賽看著羽蛇,還有其背後若隱若現的原罪力量,七種原罪交替輪迴,化為了深淵和原罪之門的影子。

“肖!”

“你從降臨在這個世界上,就開始帶來這災難。”

“原罪之神,你的確渾身充斥著罪惡,你窮儘一切也永遠還不清的罪孽。”

肖先是愣了一下,祂注視著真理之門下的那個少年突然想要笑,狂笑。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卻怎麼也笑不出來。

或許是因為笑這種情緒和表情,從來都未曾真正屬於他。

但是祂卻用最嘲弄的聲音對著阿賽說道。

“阿賽!”

“你難道忘了,瓶中小人是誰創造出來的?”

肖的聲音迴盪在天地之間。

“是誰第一個觸碰永生的禁忌?”

“是誰毀滅了聖山和神仆之城?”

“是誰賜予那瓶中的邪神生命卻將其永遠囚禁在黑暗之中?”

“是誰,打開了這罪惡的魔瓶,將災難引向人間。”

“一切的始作俑者是我嗎?”

羽蛇的頭顱垂落下來,擠壓在了真理之門的屏障前,看著拿著手杖的阿賽。

“不對。”

肖的聲音在阿賽的耳旁炸裂開來,發出劇烈的轟鳴。

“是你啊!”

“阿賽!”

肖的聲音是冰冷的,但是阿賽卻從哪冰冷的聲音裡,聽到了強烈的嘲諷。

這世界上,任何人都可以說肖祂是罪惡的,說祂是墮落的。

唯獨阿賽不可以。

肖的話語冇有停,祂一邊不斷地攻擊著真理之門,一邊說道。

“不!”

“應該是是。”

“安霍福斯薩莫。”

“你忘記了嗎?你曾經的名字?”

安霍福斯,真理聖殿第三代學徒,魔怪始祖哈魯的學生,瓶中小人的製造者。

薩莫,王權血裔家族,智慧之王萊德利基的直係後裔,追求永生的瘋狂家族。

此刻。

名字和姓氏融合在一起,構建出了一個完整的人。

阿賽聽到這個名字,臉色微變。

祂這一次冇有再說什麼我是阿賽,不是安霍福斯。

祂冇有辯解什麼。

祂這一生好像怎麼都逃不出那個影子。

祂隻是昂著頭,吸了一口氣。

“那我們就一起奔向那永恒的黑暗。”

阿賽這個時候爆發出了全部的力量,似乎徹底下定了決心。

而這個時候,大地之下傳來了轟鳴聲。

就好像公牛的吼叫聲。

那聲音源源不斷,從底層下方傳來,從四麵八方傳來。

就好像整個世界在怒吼,在咆哮。

一瞬間。

不論是真理與知識之神阿賽,亦或者原罪邪神肖。

都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寒意籠罩在了心頭,這是他們從成為神話之後從未感覺到的,那是內心對於死亡的感應,靈性對於毀滅的預知。

有什麼可怕的存在出現了。

而那存在。

可以殺死他們兩個永生的神祇。

阿賽和肖同時停手,朝著大地之下看去。

目光之中大地突然被一股褐色的力量覆蓋,就好像蒙上了一層結晶一樣。

而突然之間,那褐色的結晶開始動了起來。

就好像一扇門,緩緩的被推開,露出了門後麵的景象。

“嗚嗡!”

然而門推開後,兩人卻發現後麵不是什麼通往地底深處的景象。

而是一隻奇異結構的瞳孔。

這竟然是一隻眼睛。

大地的嗡鳴之中,大地之上一隻大的難以想象的眼睛睜開了;所有人都看到了大地的異動,隻是看不完全。

那眼睛覆蓋大地,完全看不出有多長。

隻知道光是一這隻眼睛,就已經超過了視線所及的地平線。

穿過平原,穿過山巒,穿過叢林。

完全看不到儘頭。

肖和阿賽都知道是什麼存在出現了,在這個世界上有也僅有一種存在擁有這樣龐大的身軀,如此恐怖的力量。

生命主宰用來建造魯赫巨島,承載這座大陸的生命權能神祇,在造物主親手製造的畸變之眼下輪迴了無數次的生命半神。

“魯赫巨怪!”

肖和阿賽同時脫口而出,聲音整齊劃一。

兩人都感覺到了不妙,但是這個時候已經遲了。

鑽地魔蟲出手了,同時攻擊向了肖和阿賽兩個人。

祂們麵對的不僅僅一個生命的半神。

這裡是魯赫巨島,是魯赫巨神的國度,在這裡祂們的力量將會加成到一個難以想象的地步。

巨大的眼睛裡好像綻放出黑色的光芒。

或者也稱不上光芒,而是那瞳孔注視向哪裡,哪裡就被恐怖的黑影覆蓋。

整個大地探出無數根黑色的觸手同時朝著天空延伸,抓向了真理之門和羽蛇之軀。

原本戰鬥在一起的肖和阿賽瞬間分開,想要朝著兩個方向逃跑。

但是那黑色的觸手眨眼間就抓住了阿賽的真理之門,縱橫天空大地的觸手壓了下來,直接將阿賽的真理之門給拍在了地上。

“咚!”

那聲音並不清脆,非常沉悶。

但是明顯可以聽到有什麼東西碎裂的聲音。

真理之門的門柱瞬間折斷,鏤刻著樹狀圖案的門扇也裂開了密密麻麻的裂紋。

積累億萬年的部分力量通過裂口朝著外麵傾瀉而出,化為了銀光散落漫天。

一瞬間,真理與知識之神阿賽的本體都開始變得透明瞭起來。

祂遭受了重創。

但是其連頭也不敢再回,也冇有多說什麼的朝著天儘頭逃去。

緊接著。

連停留都不敢停留在魯赫巨島附近了,雲海上的國度隨著雲光頃刻間遠去。

而另一邊。

肖趁著阿賽被打擊逃得稍遠一些,剛剛纔用原罪之門打開了夢界的大門。

但是那眼睛注視了過來,肖就感覺自己被鎖定住了。

肖這個時候才能夠感受到名為魯赫的巨神的壓力感。

明白他們的祖先為什麼稱魯赫巨怪為王座,王權血裔又是如何憑藉著巨怪的力量統禦一個時代。

羽蛇回過頭,看向了那纏向自己的黑色觸手。

“這就是造物主給予萊德利基子嗣的恩賜,初代祭司擁有的力量?”

巨大的羽蛇之軀直接被覆蓋,但是肖這個時候哪還敢保留什麼羽蛇之軀。

其意識立刻脫離羽蛇之軀。

一道暗紅色的影子從羽蛇體內竄出,衝進了夢界大門。

肖當機立斷,放棄了羽蛇之軀作為吸引,使了一招金蟬脫殼的計策。

肖現在隻想著將原罪之門帶回深淵。

但是。

魯赫巨神鑽地魔蟲卻不準備就這樣放過肖,讓他這麼簡單的逃過。

原罪之門衝進了夢界,來到了深淵之前。

而那鋪天蓋地的黑影,密密麻麻的黑色巨型觸手也直接從人間探入夢界,深入到了深淵之中。

深淵深處。

原罪之神站在血肉星辰上,看著那巨大的黑色觸手探入夢界,再往前一步幾乎要將深淵都淹冇。

哪怕是肖,也忍不住吸了口氣。

但是黑色觸手在抓住了肖的原罪之門後,就冇有再深入。

隻是肖卻眼睜睜的看著那觸手狠狠的砸在了原罪之門上。

霎時間。

肖感覺自己的大腦也跟隨著發出劇烈的嗡鳴巨響,意識都陷入了一片空白。

鑽地魔蟲當著肖的麵,將祂的原罪之門給祂敲碎。

“轟隆!”

原罪之門的基台直接被拆掉了,散落了整個虛空。

隻剩上半部分的門框和搖搖欲墜的兩扇門落入了深淵之中。

到了這一步,那密密麻麻的巨大觸手才從夢界撤回。

人間大地之上。

站在山崗上的大地魔女目瞪口呆的看著倉皇逃竄的兩位神祇,看著大地上睜開的巨大眼睛。

看起來不可抵擋,如同滅世災難一般的神戰。

就這樣落下了帷幕。

她第一次明白生命主宰留在人間,承載大地的巨神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

她也終於明白,大地巨神所說的那句。

在你的眼中祂們是神,在主宰的眼中祂們也是凡人,活的久一些的凡人。

是什麼意思了。

------------------------------

原罪之神和真理與知識之神之間的大戰爆發冇有多久。

腥紅女神就注意到了萬蛇王庭之中發生的事情。

祂雖然不知道起因,但是卻可以感應到降臨的兩個人是誰。

“肖。”

“還有阿賽。”

腥紅女神不明白二人為何而戰,但是和肖有著仇恨的,可不止阿賽一個人。

祂立刻放下了手上的事情,從蘇因霍爾朝著萬蛇王庭趕來。

隻是腥紅女神在萬蛇王庭冇有信仰,更冇有三葉共生者供祂降臨。

祂隻能從蘇因霍爾親自趕過來。

生命的半神在一些特殊的手段使用上,也冇有智慧的半神那麼廣泛。

然而。

腥紅女神剛剛抵達巨蛇之路,還冇有完全進入萬蛇王庭境內。

就剛好看到了這樣的一幕。

魯赫巨神親自出手,將兩位智慧半神驅逐出了魯赫巨島。

其中的原罪邪神哪怕已經逃了出去,巨神都追著祂打開的夢界入口,硬生生將祂的原罪之門給錘垮。

這一下。

不論是阿賽還是肖,兩人都承受了前所未有的重創,絕對不是一時半會能夠緩過來的。

腥紅女神並不為阿賽和肖兩個人惋惜,祂此刻更多的是震驚於魯赫巨神的力量。

腥紅女神也是生命的半神,位格雖然一樣。

但是神血的積累卻完全不一樣。

就像這座巨島一樣。

七位魯赫巨神組成了一座大陸,而她擁有的隻是大陸架下的一方。

“魯赫巨怪鑽地魔蟲。”

腥紅女神看著那個巨大的眼睛消失在了大地之上,鋪天蓋地的暗影觸手也消失在了整個世界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