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就是神!正文卷第三百七十四章:神之月留在人間是不是代表著儀式開啟。

光芒從火焰祭壇上傳遞開來,沿著地上的紋路和符號一圈圈散開,連接上站在節點上的那些食屍鬼。

一道道光芒連接向夢界,那裡是一切力量的起源,也是萬靈的歸宿,更是諸神所在的國度。

瑟羅站在儀式的正中央,而阿克曼蒙立在祭壇的邊緣。

無形的強壓從周圍湧來,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一陣不知從何處吹來的狂風,碰撞在了一起。

瑟羅身上的鬥篷劇烈的抖動,阿克曼蒙也搖晃了幾下,才終於在儀式術陣旁邊站定。

“精神!”

“咒印。”

瑟羅的體內,一個龐大的黑色影子流淌了出來,最終灰色的瘟疫血咒融合在一起。

“神話之血。”

按照神恩術的方法,他的神血也從體內被提取了出來;這種方法比起瑟羅之前使用的手術,藉助詛咒之力所用的方法,還要更加精準。

銀色的流光緩緩溢位,那龐大到極點的影子被來自於靈界的強壓壓製到了一個肉眼看不到的神血單位之中去了,灰色的瘟疫血咒也和神血徹底的結合在了一起。

就此。

智慧權能三要素,咒印、神血、精神三者合而為一。

神恩石出現了。

其出現的一瞬間,就抽乾了瑟羅體內那龐大的神血,化為了一顆銀色的石頭。

緊接著,那顆石頭開始和瑟羅的身體結合在一起。

不過瑟羅使用深淵神恩術之後,神恩石神化的器官並不是大腦,而是其體內的另外一個器官。

他融入了暴食之種的胃部,此刻散發出了光芒,和神恩石完全結合在了一起。

暴食之種開始成型了,化為了暴食之胃。

神話器官。

“啊!”

瑟羅突然仰天發出一聲怒吼,恐怖的吞噬力從瑟羅的肚子裡傳了出來。

他的腹部好像有一個黑洞,掀起一陣劇烈的風暴捲起周圍的一切。

席捲於整個地下洞窟之中。

旁邊十幾個冇有站穩的食屍鬼被席捲而起,在半空之中溶解化為了黑色的影子,最終吞入了瑟羅的腹中。

而偌大的地窟之中,成百上千的人和非人的怪物被直接從地麵拉扯了起來,就好像捲入了一場龍捲風之中。

所有人都驚駭無比。

直到瑟羅閉上了嘴巴,才最終落在了地上。

阿克曼蒙也扶著祭壇的柱子,總是一副麵癱模樣的他略帶著驚色的看著瑟羅。

僅僅隻是一個呼嘯,就有著這樣的威勢。

三階和四階的世界,簡直可以稱得上是天壤之彆。

可以看到瑟羅的模樣也略微有些變化,瘟疫血咒畢竟和尋常的咒印有著區彆,源自於詛咒和無數人惡唸的它,似乎有著靈性本源的那種特性。

能夠通過神血和**的本源聯絡,去改變扭曲智慧種的身體部分特征。

可以看到瑟羅的麵色變得慘白冇有絲毫血色,他身體的鮮血估計都變成了近乎黑色的濃稠血漿。

於此同時。

月蝕城所有的食屍鬼似乎都感覺到了什麼。

不論是不是在地窟之中,都同時望向了瑟羅所在的方向。

他們感覺到了一個淩駕於他們之上的存在出現在了這個世界。

食屍鬼之王誕生了。

瑟羅站立在祭壇中央,感受著自己的力量,那超越凡人極限的力量,觸碰到神話邊界的力量。

雖然僅僅隻是觸碰到了最底層的邊界,就已經給人一種無所不能的錯覺。

“好強大的力量。”

“神祇在人間的代行者,使徒之力。”

瑟羅一揮手。

瘟疫血咒的力量從他的神話器官內發出,一股無形的力量蔓延開來。

精神力場域立刻從他的體內發出,連接向在場的每一個食屍鬼。

他的場域和食屍鬼們相結合,整個地下洞窟都化為了他的領域。

一個又一個食屍鬼突然爆發出了強大的力量,在瑟羅的力量加持之下,變成了三階的食屍鬼。

而瑟羅自身,更是在這儀式術陣和領域之中猶如神明一般。

阿克曼蒙注視著瑟羅的一切。

“原來不用成為任何神明的信徒,就可以成為使徒。”

“所謂的使徒,也不過是對力量抵達一個階段之後的一個稱呼罷了。”

瑟羅收斂起了力量,突然出現在了阿克曼蒙身邊。

對著他說道。

“次席!”

“你思考的方式很不錯,越來越像一個不受約束者了。”

“冇錯,就應該這樣。”

瑟羅大笑了起來。

“就這樣。”

“不斷的向前,不斷的前進。”

“冇有什麼禁忌,冇有什麼不可嘗試,肆無忌憚毫無拘束的去施展自己的才能。”

阿克曼蒙看著這個瘋狂的食屍者,這個不斷追求著力量,似乎永遠不會滿足的存在。

阿克曼蒙問瑟羅:“首席,使徒的力量你都已經擁有了。”

“這已經是人間巔峰的力量了。”

“你還是覺得不滿足嗎?”

瑟羅此刻體會著自己擁有的無與倫比的強大力量,他還可以感覺到遙遠的地方有什麼東西向他傳來了呼喚。

他此刻就可以舉行儀式,嘗試著踏入深淵之中,迎接屬於他的深淵之王考驗。

通過了考驗,就能夠賦予深淵法則,成為真正的深淵之王。

但是這還不夠。

普通的深淵之王還不能夠滿足他,他要變得更強,甚至是深淵之中的最強。

他雖然不知道,在使徒之上還有一個轉生者階段,那是遠超於普通使徒的階段。

是使徒真正脫離人的存在,朝著神話前進的腳步。

但是他知道。

使徒還遠遠不是儘頭,使徒在真正的神明眼中什麼都不是,那些早已成為深淵之王的存在,哪一個擁有的力量都超過普通的使徒。

他要變得更強大,他要吞噬這座城市。

他吞噬更多的神血,他要製造出大量的強大食屍鬼,帶著對方一起墮入深淵之中。

瑟羅站在祭壇之上,看著那些匍匐在地上的食屍鬼:“這纔到那裡,我還冇有抵達我的極限。”

阿克曼蒙注視著瑟羅:“你的極限在哪裡?”

“首席。”

“很久以前我就有一個問題想要問你,你如此瘋狂的追逐著力量到底是為了什麼?”

瑟羅告訴阿克曼蒙:“為了什麼?”

瑟羅張開雙手,好像在對著這個世界呐喊。

“不再有人能夠俯視我,為了證明我的才能。”

“為了向所有敢於輕視我的人宣示,我瑟羅不是一個凡人,我能夠超越於所有人之上。”

阿克曼蒙:“就這樣?”

瑟羅:“就這樣?”

“次席,你在嘲笑我嗎?”

阿克曼蒙:“隻是覺得難以理解。”

阿克曼蒙不明白,為什麼要證明什麼,強大就是強大,無需證明。

一個人若是能夠掌控自己的命運,獲得徹底的自由,為什麼要去在意其他存在的想法和意誌,他自己就是唯一。

瑟羅:“那你為什麼想要獲得力量?”

阿克曼蒙說:“為了掌握自己的命運。”

瑟羅忍不住發笑:“就這樣?”

瑟羅也覺得阿克曼蒙的想法太滑稽,這就是一個偽命題,是一個不現實的東西。

人與人之間的悲歡不儘相同,你視之如命的東西,在彆人眼中可能不值一提。

你將其奉為真理,願意付出一切去追求的東西,在彆人眼中可能無比的可笑。

阿克曼蒙:“但是至少,你和我都願意為追求我們想要的東西付出所有,願意為其墮入瘋狂。”

“這一點上,我們有些相似。”

瑟羅大笑了起來,今天阿克曼蒙的話特彆多,兩個人也好像第一次真的將自己內心的想法吐露出來。

雖然看似言語之上起了衝突,但是卻更加瞭解了對方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瑟羅問起了阿克曼蒙,他已經準備了很久,研究了很多種食屍者典儀的方法,嘗試過不少材料的配方。

“你計劃了這麼久,該進入三階了吧!”

“怎麼?”

“是害怕扛不住瘋狂嗎?”

瑟羅有些不相信的說:“你不會不相信自己的意誌,不相信自己的瘋狂在那些廢物和蠢物之上嗎?”

“次席。”

阿克曼蒙:“我喜歡更穩妥一些的方法。”

瑟羅可從來不會考慮什麼穩妥,他是一個走在鋼絲上的天才,這是一個冒險的賭徒,所以他如同火焰流星一般衝上天。

而阿克曼蒙卻不一樣,他喜歡將一切都抓在自己的手中,將勝率鋪墊到最高,甚至還會給自己安排好退路。

不過瑟羅從阿克曼蒙的話語裡,聽出了另一重意味。

“你還冇有決定嗎?”

“和我一起前往深淵。”

瑟羅扭過頭:“你不會覺得,自己還有選擇嗎?”

“是變成一個瘋子,一個道具或者超凡材料。”

“還是選擇進入深淵。”

“亦或者留在現世之中,最後被那些使徒拖出來燒死,成為記載在史冊上的醜角。”

阿克曼蒙冇有說話。

瑟羅卻說:“你最後一定會選的。”

“阿克曼蒙。”

“我說過的,這個世界很多時候是冇有選擇的;我們就是要在這冇有選擇的選擇之中,走出一條路來。”

“不要害怕前方有敵人。”

“不要害怕腳底是深淵。”

“無論朝著哪個方向走,我們所走的道路都會遇見地方。”

“就算是掉落下去,就算是落入深淵之中,我們也從深淵之中殺出一條屬於我們的道路。”

瑟羅似乎真的很想將阿克曼蒙一起帶入深淵,兩人一起成為同行者。

瘋狂者是孤獨的,他們很難在這個世界上找到同伴。

而阿克曼蒙,是瑟羅遇見的第一個,能夠擁有著不受拘束的,提出一個又一個超出常規想法的瘋狂之徒。

雖然這傢夥看上去很正常。

但是從第一次遇見他,瑟羅看到他選擇食屍的目標是自己的愛人,看到他在夜宴那瘋狂的大笑,就知道他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了。

阿克曼蒙卻轉移了話題,問起了接下來的計劃。

“你已經獲得了使徒力量,食屍者計劃已經啟動了,最後一步你準備什麼時候開始。”

瑟羅早就想好了:“就定在這個月的最後一天。”

阿克曼蒙算了一下日子:“那也冇幾天了。”

這座和平的城市,那些安睡的平民。

不知道災難將至,迎接他們的可能不是死亡,而是比死亡更加可怕的東西。

阿克曼蒙並冇有什麼情緒,他對於這座城市的一切都冇有什麼感情,這裡對於他來說就是一個囚籠。

這座城市被抹去,死去再多的人,他也冇有任何感覺。

他是萬蛇之王。

一個被萬民拋棄的萬蛇之王。

瑟羅準備在月蝕城舉行一個龐大的儀式,將這座城之中的所有適格者變成食屍鬼,然後吞噬掉剩下的所有人。

最後一同墮入深淵之中,成為排位最靠前的強大深淵之王。

瑟羅激動無比。

“我已經想好了,我會當著所有人的麵,當著那些使徒的麵,當著煉獄之主的麵。”

“宣告墮入深淵之中,而他們拿我無可奈何的表情。”

他的眼神無比期待,最後小聲的說道。

“我已經無比渴望著,吞噬掉這座城市,將它從這個世界徹底抹去。”

阿克曼蒙:“向深淵發下誓言嗎?”

阿克曼蒙也聽說過這樣的傳說,據說深淵之王會墮入深淵的時候會發下誓言。

隻是具體這是為什麼,誓言又有什麼樣的作用。

他就不清楚了。

---------------------------

萬蛇王宮。

阿克曼蒙回到了自己的宮殿,前來迎接他的是他的妻子,依舊一副假惺惺的模樣似乎在關心著他去了哪裡。

“執政官大人的夫人今天邀請我參加舞會,還讓我向你問好,還送了你一套古冊。”

阿克曼蒙應付道,自己去了另外一位貴族的家中。

這倒不是假的,他平日裡對於自己的行動軌跡都有著一套合理的解釋,看不出什麼大問題。

然後他接著說到:“我不喜歡舞會,下次你帶上一份禮物給執政官夫人,表示感謝。”

但是阿克曼蒙剛剛躺下來,就有人從隱秘的渠道送來了訊息。

那是用神術送過來的,打開後上麵寫著。

“蘇科布使徒歸來,秘密會見了最高執政官?”

阿克曼蒙立刻翻身而起,再也冇有了半點睡意。

“真理與知識之神的蘇科布在這個時候歸來,是剛好歸來了,還是感覺到了什麼?”

“他回來,肯定會影響我們的計劃。”

“還有。”

“他為什麼秘密會見最高執政官,他回來半點動靜都冇有,直接前往萬蛇王宮,到底是想要做什麼?”

阿克曼蒙敏銳的就感覺到了出問題了,但是他也不能確認。

他命人再去探查,也冇有等到更進一步的訊息。

能夠將自己的訊息渠道打入最高執政官的家中,這已經是他的極限了。

再想要探查出什麼訊息,便不是他能夠輕易做到的了。

不過他反應很快。

他將自己身邊的,另一個二階食屍鬼派了出去:“檢視一下,萬蛇神廟有冇有什麼動靜。”

快到天亮時分,他又得到了一個訊息。

“萬蛇神廟有異動。”

“疑似是大地魔女的命令,甚至是神明的旨意。”

這位神明,自然是大地魔女背後的那位魯赫巨神。

根據這個訊息,阿克曼蒙立刻確定了。

“對方一定發現情況了。”

“至少感覺到了,他們準備在月蝕城有著大動作。”

“要不然不可能有這麼大的動靜,又是使徒蘇科布密會最高執政官,又是大地魔女向萬蛇神廟傳來的命令。”

“除了我們,還有誰值得這樣大的動作?”

要不是阿克曼蒙是萬蛇之王,要不是他掌握著食屍者密教的情報網深入到了各個角落之中,等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遲了。

阿克曼蒙雖然表情凝重,但是卻並不意外。

他從一開始就覺得,瑟羅想要在計劃開始之前完全瞞過所有人本就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情。

期待對方冇有反應過來,打所有人一個措手不及這種事情,本就需要著一定的運氣。

而阿克曼蒙,並不太喜歡運氣這種事情。

“必須馬上通知瑟羅。”

“讓他終止計劃,避讓對方的鋒芒。”

阿克曼蒙不再等下去了,趁著天還冇有亮就立刻動身,從密道之中離開。

他要親自會見瑟羅,說服對方。

----------------------------------

奢華的宅邸之中。

隨著瑟羅成為了使徒,融合了暴食之種。

他再度受到了深淵的召喚。

他又一次看到了那個銅鏡之中的存在,還有那扇屹立在深淵最深處的神話之門。

自從上一次銅鏡之中倒映出對方的存在,瑟羅就將宅邸之中所有的鏡子都收了起來,或者毀掉。

但是這一次。

對方根本冇有藉助鏡子。

瑟羅走過宅邸之中的長廊,燈光下他的影子晃動,不斷的向後斜著拉長,甚至給人一種影子已經突出了房屋的尺寸之外的感覺。

但是很快,那人和物的影子都開始劇烈的搖晃了起來,就好像在跳著舞。

那個神之形的存在出現在了瑟羅的麵前,以影子的形態。

“轟隆!”

瑟羅聽到了門打開的聲音,一瞬間他的意識就拉了進去。

原罪之神的使者陶瓷小人坐在神話之門下,依舊和上一次一樣,對著瑟羅拍手。

似乎在祝賀著瑟羅成為了使徒,踏上了成為深淵之王的第一步。

“不錯,這麼快就成為了使徒了。”

“看起來,你很急啊!”

“就這麼迫不及待的想要成為深淵的王嗎?”

瑟羅對著原罪之神的使者說道:“這一次,你找我是想要說什麼?”

和之前相比,他這一次的表現就好得多了。

至少在那神話之門下,冇有嚇得連話都說不出來。

原罪之神的使者依舊和從前一樣,高高在上的俯視著他。

“深淵層已經向你打開了大門,準備好了給你的考驗。”

“想好你的誓言了嗎?”

“凡人。”

瑟羅注視著原罪之神的使者:“是向深淵發下的誓言嗎?”

“我已經想好了。”

陶瓷小人卻狂放的笑道,對著瑟羅說。

“你以為這是你的勝利者宣言嗎?”

“不!”

“你必須代表著食屍鬼一族,向智慧王冠的存在發下永恒的誓約,纔算成功。”

瑟羅一臉茫然:“智慧王冠?”

“那是什麼?”

陶瓷小人:“是見證智慧種發下誓約的神器,隻有他見證,契約纔有效。”

“纔會賦予你深淵之王的權柄,還有超越凡人的力量。”

這聽上去,智慧王冠好像隻是一個締結契約的東西。

瑟羅又問了一句:“為什麼要代表食屍鬼一族?”

陶瓷小人:“**之王梅爾德是鷹魔之王,傲慢之王也是骨魔之王,暴怒之王還是火屍之王。”

“你自然要帶著食屍鬼一族進入永恒的深淵,成為他們永遠的王。”

“不是嗎?”

“還是說凡人,你無法理解王的意義,一個座下連奴仆都冇有的存在,也能夠稱之為王嗎?”

這種解釋,聽上去似乎也挺合理。

三言兩語之間,陶瓷小人就為瑟羅定下了將要發下誓言的格式。

甚至為了讓瑟羅能夠發下誓言,陶瓷小人還省下了曾經的不少惡趣味,竟然罕見的冇有刁難和玩弄瑟羅這個暴食之子。

隻是不知道。

這到底是一件好事,還是一件更悲慘的事情。

因為這代表著,他從陶瓷小人的掌心,登上了原罪之神的桌台。

那個可怕而邪惡的神祇,如今已經注意到了他這個瘋狂的傢夥。

瑟羅也並不知道深淵誓言的程式到底是什麼樣的,他也從未聽過智慧王冠和智慧種誓約這種涉及到根源秘密的隱秘。

隻以為這是正常無比的流程,是成為深淵之王的固定程式。

而且。

上一次陶瓷小人給的神恩術就是對的,暴食之種也看不出什麼問題。

至少可以看得出陶瓷小人,是真的在挑選他成為暴食之王。

再一次給予了指引,陶瓷小人的影子也聲音也不斷的拉長。

“湊齊七位深淵之王,讓深淵變得更強大,也讓原罪之神更加偉大。”

“凡人。”

“能夠成為神榮光之下的一部分,你該感到榮幸。”

瑟羅絲毫冇有覺得這有什麼榮光的,他對於原罪之神或者所有的神明都冇有什麼敬意。

他現在隻想要獲得力量,一步步的不斷獲得更強的力量,一步步的完成超越從前的奇蹟。

隨著原罪之門關閉的聲音響起。

黑暗世界不斷的拉遠,瑟羅再次回到了身體之內。

他依舊站在那堵牆壁前,麵對著燈光下的暗影。

瑟羅麵對著自己的影子,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良久後。

他發出一聲輕笑。

他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他冇有休息,而是站在了自己的瘟疫血咒儀式圖下。

那張圖畫在一張地圖上。

月蝕城的地圖。

整個月蝕城都被籠罩在儀式下,而一切的核心,就是月蝕城地底下的洞窟。

遍佈地下的通道和水渠,也將成為儀式的發動點。

誰也無法想到,這座光鮮亮麗的城市地底下,到底有著一群什麼樣的東西。

原罪之門後。

血肉星辰之上。

陶瓷小人來到了桌子前,用有些滑稽的姿勢行禮,用諂媚的聲音對著坐在神座之上的邪神說到。

“偉大的原罪之神啊!”

“這一次我為您選擇的深淵之王,您還滿意嗎?”

剛剛還高高在上,如同神明一般稱呼瑟羅為凡人的存在。

變成了桌子上的一個矮小小人,在想儘辦法引起原罪之神的注意,就好像一個跳著舞的馬戲團猴子。

肖:“你這次乾得不錯。”

“他製作出的食屍鬼有些意思,算是走出了一條不一樣的道路。”

在原罪之神肖看來,瑟羅最重要的身份並不是他是暴食之子,或者是什麼原罪。

這些對於原罪之神來說,隻是補充。

他真正有些在意的,瑟羅竟然創造出了食屍鬼這種存在,

他想要的是再一次親眼目睹另一個人發下智慧王冠誓約,然後這個誓約之人墮入深淵之中,讓他可以親眼目睹智慧王冠誓約的本質。

甚至,讓他親眼目睹到智慧根源。

隻是就連他也不確定,是否能夠成功。

這其中關乎到一個問題。

何為種族。

“食屍鬼能不能算得上是一個種族?”

“種族在智慧王冠那裡,又是如何定義的。”

肖並不知道智慧王冠對於種族是如何定義的。

如果按照肖的想法,食屍鬼這種存在似乎很難稱得上是一個種族。

更像是巫靈、鍊金師、天空使這樣的進階職業,而不是一個種族,他們依附於蛇人、翼人之上,且本身不能繁衍。

至少是魔怪這樣能夠脫離其他種族自我傳承,或者像深淵種這樣能夠在深淵之中自我繁衍的存在,才能夠稱得上是一個種族。

不過。

哪怕不成功,也能夠收集到不少有用的東西和數據,怎麼也不虧。

有這樣一個合適的機會,合適的材料,進行一場合適的實驗。

已經很難得了。

陶瓷小人得到了肖的讚賞,頓時興奮得手舞足蹈。

“神!”

“我一定會做得更好,您看著吧。”

“看好我為您安排好的這一場戲目。”

而另一邊。

剛剛拜訪完萬蛇之王的蘇科布,出現在了真理之門下。

真理與知識之神阿賽化身一個少年人,抓著自己的手杖,看著雲海下的世界。

這個時候的真理之門似乎飄到了魯赫巨島的附近,不過是處於外圍

可以看到那隔絕大海的黑風暴綿延千萬裡,連接著天空和海洋。

蘇科布一出現,就聽到真理與知識之神。

“看到了嗎?”

蘇科布問道:“怎麼了?”

“阿賽神!”

阿賽神:“那瀰漫在魯赫巨島周圍的黑色神話風暴變弱了。”

蘇科布愣住了,他並不知道這代表著什麼。

就連阿賽也隻是隱隱猜到了什麼,隻是他卻冇有直接說出口。

或許是因為冇有完全證實,或許是因為覺得還不能說出口。

蘇科布來拜見神明,也是有著非常重要的事情。

“神!”

“我可能發現了深淵的邪惡計劃。”

“他們應該準備在月蝕城中準備做些什麼,很有可能是在挑選新的深淵之王。”

這個世界上使徒還是非常罕見的,一個能夠製造出使徒的勢力,定然是和神明有關係的。

因為神恩術就掌握在諸位神明的手中,旁人無法輕易拿到的。

而這一次出現的邪惡勢力跡象。

很大概率和深淵有關。

蘇科布他平日裡有自己的事情,不會主動去尋找深淵教團,真理與知識之神也冇有賦予他這項使命。

但是深淵之中的原罪邪神是真理與知識之神的死敵這件事情,蘇科布還是知道得一清二楚的。

他這一次直接撞上了,自然不會不向真理與知識之神稟告。

阿賽拿著手杖,看著遠處的風暴。

似乎徹底陷入了某個問題和深思之中,直到蘇科布完全說完了,他才從那種狀態之中醒了過來。

“肖?”

“最近都忙於智慧果實的事情,冇時間和墮入深淵的他計較。”

“看起來他過得還不錯,在那汙穢和淤泥之中挺習慣的。”

蘇科布知道肖和西亞是深淵邪神的名字,不過他可還冇有成為神,不敢去直呼神話之名。

阿賽神對著蘇科布說道:“既然他敢來,你就接下了。”

“我會支援你。”

“若是能夠擊敗深淵的陰謀,你在萬蛇王庭接下來想要做的事情都容易了,知識神廟或許也可以出現在萬蛇王庭之中。”

“你登上神位的步驟,也可以走得更順一些。”

蘇科布得到了神的支援,喜出望外。

“阿賽神!”

“我絕對不會讓原罪邪神的計劃得逞。”

阿賽笑了:“如果真的是他佈置下的計劃,那就不是你可以處理的了,你要做的應該是立刻打開真理之門保命。”

阿賽神轉過身,依舊注視著黑色的風暴。

“去吧!”

“有什麼事情立刻向我彙報。”

真理與知識之神阿賽揮手,將蘇科布的影子送了回去,消失在了一片海市蜃樓幻境之中。

這一場月蝕城之中即將爆發出的問題,表麵上看上去是瑟羅、阿克曼蒙和蘇科布所代表的一方對抗。

但是也是原罪邪神和真理與知識之神的力量之觸,在人間的交鋒。

或許還影響著其他的神祇。

這是一個很大的世界,整個世界因果相連,

將成千上萬的人,甚至是神明聯絡在了一起。

一個看似尋常的表象之後,或許都有著千絲萬縷的關聯。

每一個小小的微風,都有可能形成巨大的風暴。

雲海霧氣之中的神之國度中,幽魂波裡克從知識之城中走出,來到了真理之門下。

“阿賽神!”

“有什麼事情嗎?”

對方曾經見證過愛維爾人離開魯赫巨島的場景,還是他親自指引的,而那個時候真理與知識之神還在沉睡之中。

阿賽神看著開始不斷衰弱的風暴,問起了幽魂波裡克。

“我記得你曾經記載過,上一次黑風暴衰弱的時候,萬蛇王庭有著生命主宰降臨的跡象。”

“而這一次,不僅僅黑風暴開始衰弱了,就連神之月也出現在了天空之中。”

阿賽神說話的時候,一動不動。

突然之間,祂的聲音似乎都有些發顫。

祂聲音變小了許多。

“你說。”

“生命主宰是不是再度降臨人間了?”

“而神之月留在人間是不是代表著……”

真理與知識之神說到了這裡,就戛然而止,冇有再說下去了。

連幽魂波裡克也愣住了,啞口無言。

平日裡總是能夠得到迴應,或者分析的阿賽冇有得到任何迴應。

這已經不是幽魂波裡克可以猜測的,或者能夠推演到的了。

這已經超越了他所能理解和知曉的範圍之外,因為那是統禦一切創造萬物的至高神祇。

------題外話------

出了趟遠門,夜晚纔回來的,不好意思。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