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屠戮從白天到黑夜,直到溫暖的海水化為冰涼,直到蔚藍純淨的海水化為了血色,直到水上水下漂滿了屍體。

近兩萬的怪物,被殺得隻剩下了數千。

怪物們害怕了。

他們聚集了最後的力量尋找到了合圍的薄弱處,從其中突圍而出。

他們本能的向著他們來時的地方逃去,那片陰暗冰冷的海溝。

耶賽爾挾大勝追擊,他大笑著召喚著自己座下的勇士和追隨者,就好像曾經他呼喚著神賜之城的健兒們向著起源之地出發。

“追!”

“將他們驅逐回魔淵,罪民就應該呆在永不見天日的永暗之域。”

其他高級祭祀的力量頂多能夠移動一塊腦袋大小的石頭,而耶賽爾不僅僅能夠將自己的身軀抬起來,還能夠駕馭著風飛翔。

耶賽爾控製著自己的身軀飛翔在高空,衝刺在大軍的最前方。

下麵七隻融合怪撕開海浪衝擊遠方,成千上萬的希因賽士兵追隨著他的身影。

他感覺到暢快至極,將那些罪民追得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他枉顧一切的壓榨著屬於自己血脈和太陽之杯的力量,直達那深不見底的海溝上方。

卻冇有發現,那和他共生的太陽之杯出現了變化。

戰場蔓延到了深海魔淵,戰線也拉長到了極致,耶賽爾為了阻止大批罪民逃入深海魔淵衝在了最前麵。

他逐漸脫離了主力,隻剩下少數王庭護衛和一頭海星模樣的融合怪相隨。

但是那強大且無可匹敵的力量,讓他無所畏懼。

不遠處的海底便是深不見底的海溝,耶賽爾踏空在海麵之上,孤身衝入怪物群眾,任由十幾個怪物圍攻自己。

揮手掀起巨浪,七八個怪物就被拍了出去。

半空之中這些怪物就碎成一團爛肉。

一身長兩米多的高大罪民迎麵朝著耶賽爾衝了過來,他從水麵一躍而起,伸出臂膀朝著耶賽爾刺來。

怪物張開恐怖的口器,卻發不出一絲一毫的聲音。

但是卻可以感覺到他的憤怒,親眼看到如此多的同族死在眼前,哪怕智力底下癡愚的他們也感覺到了無比的悲涼。

然而再怎麼憤怒,也改變不了力量上天與地的差彆。

耶賽爾伸出手,虛空攝住了對方。

就好像捏住了一個蟲子。

頭戴王冠的希因賽之王仔細打量了對方一番,身軀能夠長大到這個地步,一定是血脈的直係擁有者。

一想到這樣的怪物身上曾經流淌著和自己一樣的血,就讓耶賽爾作嘔。

“真是醜陋。”

“弑父之子的後裔。”

手指合攏。

怪物崩裂在天空,內臟稀裡嘩啦的落入海中。

這一幕被從遠方趕來的成千上萬希因賽王國士兵看在眼裡,此刻的他就是神靈的化身。

“王!”

“智慧之王!”

“神賜之力是不可抵擋的,殺光這些罪民。”

附近的的王庭侍衛浮出海麵歡呼。

這不像是一場戰爭,更像是一場盛宴。

或者說是獻給神靈的表演。

而耶賽爾肩頭的太陽之杯也愈來愈璀璨,金色的光芒釋放出來,當真如同太陽一般。

他催動肩頭的太陽之杯,從水麵之上釋放出了神術幻之界。

一個又一個怪物迷失了方向,從海底之下浮出了海麵,被耶賽爾擊殺當場,甚至開始自相殘殺。

耶賽爾漫步在水麵,輕描淡寫的擊殺著這些罪民,腳步圓滑輕佻,就好像在跳著舞步。

他感覺自己就是主角,正在向神靈獻上一曲最美的奏樂。

用神賜予自己的力量,懲罰神的罪民。

“恩斯!”

“布恩!”

“你們兩個褻瀆神靈的罪人,弑父之子。”

“看見了冇有,這就是神的力量。”

“這是神給與你們的懲戒,是對你們弑父之罪的天罰。”

越是使用力量,那太陽之杯的力量變得越加強大。

這被稱為神之杯的怪異之花從來冇有碰到過擁有這樣強大神話血脈的人,而且對方還如此毫無保留的將力量對著自己釋放。

不知不覺之間,肩頭之上的太陽之杯越長越大。

最後其突然自己動了起來,發出了一聲醜惡的嘶叫。

“嘶!”

正在肆意揮灑力量的耶賽爾腳步戛然而止,臉上的表情也定在了一瞬間。

他突然失去了對力量的控製,還有對身體的控製,從海麵一個蹌踉跌入大海。

“怎麼回事!”

耶賽爾驚駭無比,他瞳孔斜著看向了自己的肩頭。

原本美麗無比的太陽之杯突然裂開,化為了一個恐怖的獠牙巨口朝著耶賽爾的頭顱噬咬了下來。

耶賽爾眼睜睜的看著,卻冇有任何辦法。

對方的目標不是要殺了他,要是要吞了他戴在頭上的智慧王冠,那擁有浩瀚神話之力和智慧之王權能的無上神器。

耶賽爾慌了。

他在心中怒吼,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他想要呼喚遠處海麵上的融合怪,但是卻連智慧權能都釋放不出來了。

“不!”

陡然間背部一道巨力襲來。

“砰。”

這是利刃穿透骨甲的聲音。

在水底下一個狂怒的怪物竄出,正好在此刻襲擊了耶賽爾。

銳利的尖錐穿透撕裂了耶賽爾的脖頸,頭顱從身體上離開,就好像一個皮球一樣砸向了遠處。

弑父之子的後裔向著耶賽爾發出了致命一擊,就好像他們血脈的始祖恩斯的仇恨和不甘依舊留在他們的骨血之中,在此刻徹底爆發。

天旋地轉之中。

“怎麼會這樣?”

耶賽爾怎麼也冇有想到,自己竟然是這樣的結局。

他突然想起了恩斯的話,就算是被放逐到深淵,他也會回來殺死耶賽爾,奪走屬於他的王位。

“難道這也是命中註定嗎?”

隨著噗通一聲視界被海水吞冇,意識逐漸陷入黑暗。

甚至再也聽不到任何聲音,整個世界都安靜了下來。

迷迷糊糊之中,他突然看見了眼前出現了一個高大溫暖的身影。

對方站在神殿的逆光處,長長的影子拖在石板上。

“耶賽爾!”

“永恒的隻有神明。”

“我們哪怕得到了再多,也終將會朽落和失去。”

耶賽爾心中湧出了狂喜,精神也在一瞬間變得振奮了起來,猶如落日的最後一抹光輝。

“父親!”

“您來接我了?您是來接我回神的國度嗎?”

耶賽爾長鬆了一口氣,就好像壓在心中一輩子的石頭落了地。

“啊!”

“我就知道,神一定會原諒我們的。”

他想要伸出手抓住父親的手,想要跟著父親一起回神靈的殿堂,然而卻在此刻陡然驚醒,自己隻剩下一顆頭顱。

一切都如同夢幻泡影消散,連同他的意識。

第二代智慧之王耶賽爾死了。

咕嚕嚕冒著氣泡的海水裡,頭頂上的王冠自動脫離了他,向著永暗冰冷的無底海溝墜落而去。

一千米。

五千米。

一萬米。

直到那連融合怪也難以抵達的無底深淵。

屬於三葉人的智慧王權。

失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