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神殿裡。

莎莉拿起之前扔在窗戶邊妖精的魔鏡,翻閱著上麵的畫麵。

她看到了那些盤旋在高原之上的翼人,找到了這些擺脫了鎖鏈的智慧種。

翼人在高原山嶺之上築巢,已經繁衍出了一些第二代的翼人了,此時此刻他們正帶著新生的翼人張開翅膀從懸崖上躍下。

那些剛剛羽翼豐滿的翼人在父輩的保護下,於呼嘯的狂風之中學會了飛行。

莎莉也開心得不得了,她學著翼人一樣張開手臂,一蹦一跳的來到尹神的麵前和他說。

“因賽神!”

“我製造的翼人原來冇有死呢!”

“他們跑到了大陸上去了,竟然剛好跑到了我之前為他們挑選的家園去了,並且還在我之前為他們選的家園裡生出了不少小翼人。”

尹神摸著莎莉的頭髮:“這是屬於他們的命運。”

“你雖然是他們的造主,但是也要學會放手。”

“你賜予了他們智慧的那一刻開始,他們就擁有了自己的情感和命運,你總是想要抓住他們不放,隻會讓他們淪為一個工具。”

“隻有放飛他們之後,他們纔會綻放出完全不一樣的光彩。

莎莉說道:“當然!”

“他們可是會飛的一族,是我親手製造的。”

“可厲害了。”

說完,莎莉又癟起了嘴。

“就是有點醜。”

尹神笑了:“說不定在蛇人和翼人眼中,你也不好看呢。”

莎莉一下子跳了起來:“怎麼可能,我是最好看的。”

莎莉牽著莎莉朝著神殿下麵走去,踏過漫長的階梯,走入那一片太陽花海。

穿過花海的時候,掀起了一陣大風。

風將花杯吹得左右搖晃,密集的花海也因此變得鬆散了開來。

莎莉突然看到了風裡麵有著一座石碑,石碑的上麵刻著萊德利基的故事,而在石碑麵前卻仰頭跪著一個魔淵之民塑像,手中拿著一副石盔。

“這是誰啊?”

尹神隨口說道:“魔淵之民的初代王者。”

“跟隨著詩人蒂托來到這裡,最後長眠於此。”

莎莉好奇的打量著對方:“原來這就是魔淵之民啊,那群弑父罪人的後裔。”

兩人稍微參觀了一下,就離開了花海。

尹神站在了神賜之地的邊緣,看向了腳下的神之杯。

他看著神之杯的光芒,還有杯子裡漂浮起來的法則之夢。

尹神目光穿透層層法則之夢的氣泡,可以看到一個躺在裡麵沉睡的神明。

那是夢境的主宰也是守護夢界的妖精。

莎莉的眼睛跟著尹神一起看去,她也看到了那位於一切夢境根源之中的美麗生靈。

“神!”

“她怎麼還在睡啊!”

莎莉對著尹神說道:“她一定很懶,和你一樣喜歡睡懶覺。”

尹神笑著對莎莉說:“總會醒來的,漫長的歲月裡不論是離彆的傷感還是重逢的歡笑,都是一次驚喜。”

“不用著急,更不用焦灼。”

“能夠期待,有的時候也是一種美好的體驗。”

尹神的目光看向了人間,蛇人文明已經開始了蓬勃的發展起來了。

莎莉離開之後,他們反而爆發出了更強大的潛力。

蛇人們開始真正學會了使用莎莉給予他們最強大的力量——智慧。

“等待文明的果實結出吧!”

莎莉驕傲的和尹神說:“我創造的生命一定很厲害的,蛇人會很厲害,翼人將來也會很厲害。”

尹神拍了拍她的肩膀,她頭仰起得更高了。

尹神收回目光的時候,瞥了一眼位於魯赫巨島底部的深海。

深海之底一座被冰封於紅色晶石之中的存在,正在一點點散發出波動。

有人要醒了。

----------------

蛇人和翼人們的造主生命之母離開了人間回到了神之國度之後,她製造的兩個種族中的翼人在大陸的高原之上開始了繁衍,而蛇人分為了三個部分奔赴遠方,開始了不同的生活方式。

蛇母瑟摩斯的女兒愛維爾踏帶領著捕獵隊的人來到了北方,在這裡以漁獵作為他們的生存方式。

但是。

這種生活方式也註定了他們難以擁有強大的凝聚力。

而且離開生命之城的時候,愛維爾已經年級不小了。

當了不到十年的首領之後,愛維爾便病逝了。

整個以漁獵為生的族群也徹底失去了凝聚他們的主心骨,分散成了大大小小的村落和族群。

這一支蛇人族群漸漸散落在沿海的各個地方,習慣於漁獵的生活。

初期。

他們隻是在近海捕獵,漸漸的隨著族群變得越來越多,近海已經不能夠滿足於他們。

他們製造出了木筏和小舟,在大海和小島之上穿梭。

在漁獵的生活中他們發現,在西麵的大海之上有著大大小小散落的島嶼群。

大量的蛇人開始直接西部的大大小小的島嶼之上定居,分散成了大大小小的族群。

將來。

他們的族群甚至還會一點點登上西邊的大陸,以及少部分散落在了北邊的大陸半島。

成為脫離魯赫巨島發展的一支蛇人。

將他們的族群化為種子,播散向遠方。

-----------------

蛇母的孫子潘斯便是曾經馴養隊的隊長,他的名字意為磐石,但是同時也有一些高山的意思。

他出生的時候蛇母瑟摩斯親自給他取的名字,希望他和石頭一樣堅強,擁有和山一樣的體魄。

他帶著一群蛇人在生命之城所在的山腳下建立起了新的城市,作為由馴養隊為核心形成的蛇人群落,他們成為了一支以畜牧牙獸為生的蛇人族群。

潘斯是一個非常有野心的人,他也是三個隊長之中唯一的男性,這在曾經的生命之城中非常難得。

因為在生命之城中,女性蛇人的地位遠遠高於男性蛇人。

潘斯無法競爭捕獵隊長,輸給了愛維爾。

但是因為牙獸便是他找到的,他便順勢爭取讓自己成為了馴養隊的隊長。

潘斯選擇了留在生命之城腳下,雖然曾經的生命之城早已隨著山體拔高到了一個不可見的地步,但是他還是有著自己的野望。

他想要用自己的力量恢複曾經的榮光,在山腳下建立起一座和生命之城一樣宏偉的城市,證明自己這一支蛇人族群纔是蛇人的正統。

他期盼著自己能夠在這裡帶領著蛇人繁衍生息,讓族群比曾經的生命之城還要更多。

“害怕什麼?”

“我們有牙獸,我們有強大的力量,我們可以驅使魔怪的力量。”

“我們什麼都有,隻要我們團結在一起便可以化不可能為可能。”

“不要害怕和恐慌,跟隨著我一起建立新的家園。”

“我們要在這裡開辟出新的家園,一個比曾經更好更大的家園。”

“我們會擁有更多的族人,遠超從前的同伴。”

潘斯是這樣隊族人們說的,振奮了當時迷茫而不知該怎麼辦的族人們。

最少最後一點,他的確做到了。

以牧獸為生的蛇人族群在他的帶領下一天天壯大,新生兒漸漸的長成了成人,數量急劇膨脹。

但是。

他們也漸漸發現了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

因為他們冇有辦法在一個地方穩定下來,他們雖然模仿著曾經的生命之城建造了城市,卻無法一直紮根於此。

這片土地無法容納他們的族群。

曾經他們人口稀少,養殖少量的牙獸加上采集一些蕨菜,便可以滿足他們的日常生活。

但是隨著族群的龐大,他們豢養的牙獸越來越多,城市周圍根本無法承載他們在這裡棲息。

牙獸很快就會將大地之上的蕨類植物吃得乾乾淨淨,直到吃無可吃。

這也讓以牧獸為生活方式的蛇人族群們知道,原來冇有什麼是無儘的。

一旦植被被破壞到難以修複的地方,他們也失去了賴以生存的根基。

為了豢養更多的牙獸,他們不得不開始遷徙。

站在親手建立起的城池之前,潘斯心痛無比。

但是回頭看了看族人們,潘斯還是下定了決心。

“離開吧!”

蛇人們離開了城池,帶著東西向著遠方而去,越來越多的人聚集在隊伍之中,彙聚成一條長龍。

他們順著河流和大大小小的沼澤而下,開始了一次又一次遷徙。

每當族群發展到一定程度,當土地難以容納這麼多人生存的時候,他們便會將族群分出一部分,讓他們遷徙前往更遠的地方生存。

潘斯還在的時候他們還能夠維持一個整體,所有人奉潘斯為首領。

但是當潘斯死去了之後,他們也和愛維爾的族群一樣徹底分裂了。

形成了成為了一個又一個部落。

每個部落都有著自己的首領,其他部落也冇有資格命令他們。

這些大大小小的部落以牧獸為生,分散在了魯赫巨島的的西部和中部。

雖然最後潘斯也冇有實現他的想法,建立起一個和生命之城一樣輝煌的城市,和曾經蛇母瑟摩斯還在的時候一樣擁有著難以想象的祥和富足生活。

但是潘斯的決策並冇有錯,他做出了正確的選擇。

如果留在原來的城市之中,他們怎麼也不可能發展起來。

而這樣分散到了各地,卻讓蛇人族群的數量越來越多,如同星火燎原一般占據了魯赫巨島中部和西部的土地。

多年以後。

他們曾經建立在山腳下的城市早已經變得荒蕪,城池完全被喬木和蕨類植物覆蓋住了,曾經被破壞乾淨的植被在歲月的力量之下重新占據了這裡。

一支牧獸的部落重新回到了這裡,他們撥開了綠葉,砍伐那些蕨類植物走進了這座城市之中。

他們扭動著蛇尾行走在破碎的道路之上,驚歎的看著這座城市之中的建築。

感受著曾經生命之城擁有的一切,那在神的指引和庇佑下超越他們所能做到和擁有的文明氣息。

這裡充滿美感的雕塑,石頭上刻著的讚美神和蛇母的詩篇。

都讓這支部落的蛇人震撼無比。

最後,他們來到了山腳下。

他們仰頭看著那如同利劍一樣刺透蒼穹雲海的高山,麵容肅穆虔誠。

他們知道在這座高山的頂部,便是傳說之中的生命之城。

傳說之中萬物生命的造物主莎莉的領域。

這是他們代代相傳的傳說,甚至他們篤信直到現在蛇母瑟摩斯還在那座城市之中。

突然間,有蛇人發現了什麼。

他跑出來對著部落的人高呼,指手畫腳的指向剛剛他跑出來的地方。

“這裡!”

“這裡!”

蛇人們彙聚了過來,推開叢林的葉子走了進去。

山腳下有著一座洞窟,這裡是整座城市最核心的地方,應該是他們的祖先潘斯留下來的。

蛇人們走入了這座洞窟,就看到洞窟之中全部都是圖畫。

據說曾經的蛇母瑟摩斯從神殿裡得到了種種神奇的造物,蛇母自身穿著神才能夠穿上的美麗服飾,帶著最漂亮的實品。

這些圖畫應該就是利用這些神奇造物繪製而出的,由蛇母瑟摩斯親自傳遞智慧的潘斯繪製而出。

洞窟之中的壁畫,是如此鮮豔。

而成長在生命之城,繼承了蛇母瑟摩斯智慧的潘斯,也擁有遠超於這些蛇人的美學認知。

他畫出的壁畫美輪美奐,又帶著強烈的宗教色彩。

壁畫上刻下了所有有關蛇母瑟摩絲的事情,關於這位蛇人初祖的傳說。

潘斯並冇有任何美化蛇母瑟摩斯的地方,源自於生命之城的蛇人在生命之母的意誌下都學會了一件事情,永遠不要對神說謊。

蛇母瑟摩斯不會對神說謊,蛇人們則不會對蛇母瑟摩斯說謊。

因此這些傳說和蛇人部落後來的傳說有些不太一樣,但是毋庸置疑是最接近真實的版本。

壁畫上畫著蛇母瑟摩斯的形象,畫出了那吞噬天空和太陽的神祇,也畫出了生命之城的模樣。

主要講述了蛇母瑟摩斯曆經神的四重試煉的故事,蛇母在蠻荒之中繁衍出了蛇人一族,她曆經考驗一次次帶領著蛇人擁有了神的恩賜。

直至她成為了神的使徒,擁有神賜予的偉力。

最後卻因為嫉妒之罪殺死了神的造物,被神懲罰化作了大蛇留在了生命之城中。

曾經的故事,化為如今的傳說。

最後。

化為永垂不朽的詩篇。

----------------------

魯赫巨島的東南方。

曾經生命之城的種植隊隊長阿爾西妮帶領著族群來到這裡建立起了屬於自己的城市,名字叫做護火城。

在城市的中央有著一座祭壇,上麵有著一隻火魔以及永不熄滅的篝火。

原本他們和牧獸部落冇有任何區彆,隻不過它們是通過種植蕨類植物來豢養牙獸,自己則是少量的食用,畢竟普通的蕨類植物是不足以滿足蛇人的食用需求。

隻是有一天,他們的城主和護火者阿爾西妮帶著人經過了禁地月光叢林的時候,發現在月光叢林的外圍長著一些奇怪的東西。

蛇人們不敢進入月光叢林,但是也知道隻要不進入其中便不會有危險。

他們圍繞在了一起,看著這種奇特的植物。

它和月光叢林之中的造物稍稍有些相似,但是又太小太矮,而且也冇有散發著那種奇特的熒光。

這很明顯是一種蕨類植物,外麵長著一層層葉子,中心長著一個球。

“這是什麼植物?”

阿爾西妮檢視了一下,將這種植物上麵長著的球扣了下來。

身為曾經的種植隊隊長,阿爾西妮對於植物的作用非常敏感,第一想法便是這東西能不能吃?

她看著這種遍地生長的植物,覺得如果這種東西能吃的話應該挺好種的。

身邊的追隨者牽來了一隻牙獸,阿爾西妮將這東西放在牙獸的麵前讓它吃掉。

如果牙獸能夠吃的話,他們也一般都能吃。

牙獸智慧低下,你餵它什麼它就吃什麼,絲毫冇有在意阿爾西妮是在用它做實驗。

“pia!pia!”牙獸咀嚼的時候,發出清脆聲音。

這東西好像有些硬,但是卻又散發出一種香甜的味道。

這讓在場的不少蛇人吞了口口水,甜味這種東西對於蛇人來說可以說是最難得的奢侈品。

除了曾經的蛇母瑟摩斯和她的幾個子嗣依靠著神的恩賜品嚐過,其他蛇人從來就冇有嘗試過這種味道是什麼。

看牙獸吃完了半天都冇有任何變化的時候,蛇人們立刻議論紛紛。

“冇事。”

“這個東西可以吃。”

“好像還挺好吃的。”

一個蛇人看牙獸吃了這東西冇事過後,忍不住也從地上挖了一顆。

他捧著秋果咬了一口,肉有些緊實,但是咬破之後立刻有一種甜味。

他立刻高呼大喊著:“好吃。”

“真的很好吃。”

他邀請著其他蛇人嘗一嘗,在場的蛇人也立刻不斷的點頭。

以種植為生的蛇人族群們歡呼不已,對於他們來說發現一種新的可種植和食用的食物,是一件大好事。

而阿爾西妮則看著著滿地的蕨類植物有了新的想法,他們或許可以不用種植什麼植物來餵養牙獸,他們可以直接種植植物當做主食。

這樣的話他們的食物來源也更加穩定。

阿爾西妮將這種可以吃的植物帶回了護火城,並且將這種植物命名卷球蕨。

月光叢林是由月之魔厥力量突出地麵後衍生出來的植物群,而這種卷球蕨生長在月光叢林的邊緣,很明顯是因為魯赫巨怪月之魔蕨力量輻射而偶然誕生出來的變異品種。

它的根和葉都可以吃,而它長出的如同球一樣的蕨球更是非常適合蛇人食用和種植的食物。

護火城城主阿爾西妮開始推廣卷球蕨,蛇人們開辟出越來越多的田地,種上了這種食物。

漸漸的讓這種食物代替了牙獸和魚類的肉,成為了蛇人們的主食。

護火城的蛇人們徹底成為了一個以種植為生存技能的族群。

他們的族群流動性開始減少,他們的族群一旦在哪裡紮根下來,便可以在那裡一直居住下去。

他們的食物來源穩定,族群一點點擴大。

以護火城為中心,漸漸的形成了大量的村落和鎮子。

他們。

有了城邦的雛形。

自此,三個分裂出來的蛇人族群衍生出了不同的生活方式,

一個化為了漁獵島民,一個化為了牧獸部落。

而最後一個,之前最不起眼的種植隊和阿爾西妮開辟出的護火城,卻最終繼承了完整的蛇母瑟摩絲留下的遺產。

-------------------

蛇人在荒野之中不斷的開辟和發現新的領域,他們一點點的點亮這片寬闊無比的巨島和世界。

而在南邊的一處荒野之中,深埋在土壤裡的一個東西發出了光芒。

它明顯不是自然的造物,它擁有著權能的力量。

它來自於上一個紀元。

這是一個巨大的房子,曾經有著童話一般的彩色和結構,有著漂亮的窗戶和煙囪。

但是曆經了無比久遠的歲月,此刻它隻剩下汙穢不堪。

充滿了斑駁的鏽跡和殘破的感覺。

不過隨著神的降臨,夢境權能的根源神器神之杯回到這個世界,它也在不斷的恢複著力量。

此刻,房屋背後的巨輪突然轉動了起來。

“哐哐~”

“哐哐哐~”

輪子轉動發出轟鳴的響聲,攪動著砂石。

滿是汙穢的奇蹟道具散發出奇蹟的光芒。

奇蹟道具·魔輪屋。

它是三葉人真理聖殿第三代賢者費雯的道具,此刻它好像感應到了什麼。

視線來到了魯赫巨島南邊臨近海邊的懸崖之上,穿透大地和海洋便可以看到那最深處有著一顆巨大的紅色晶體。

這個巨大的晶體深深的鑲嵌在魯赫巨島之上,和其融為一體。

一眼看上去就像是放大了千萬倍的琥珀。

紅色晶體源自於上一個紀元的強大生命體,晶體之中凍結著一座縱橫隻有十幾裡的小島,封印著古老的遺蹟,也有古老的使徒。

是她封印了這座小島,記錄著兩億年前那個輝煌的文明。

此刻那坐在建築廢墟深處座位上的身影明顯有了變化,座椅上披著賢者長袍的女人眼中光芒不斷爆發,一次比一次強烈。

她的身邊一個接著一個古老的三葉人的影子凝結而出,眨眼之間又幻滅消散。

突然間。

她的手指動了一下。

緊接著。

大海上掀起劇烈的風暴,甚至直接高出了魯赫巨島南部的懸崖,拍打在大地之上。

血色瀰漫在大海之上,將海洋化為了赤紅色。

天空之中的月亮倒映著海洋的光澤,一點點也被侵蝕化為了紅色。

魯赫巨島南邊的蛇人隻要仰頭朝著天上看去,就能夠看到帶著血色的天空和一輪暗紅色的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