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神賜之地和金字塔神殿搬到了夢境太陽裡,於是神賜之地就變得再也冇有夜晚了。

但是相對來說,太陽花海開得愈發燦爛了。

而妖精們想要回到神賜之地也不再像往常一樣往深處鑽去便可以抵達,要先看一看太陽出來了冇有,然後一直抵達夢界的邊緣才能進入神賜之地。

“我們住在太陽裡呢?”

“好想去神之杯裡麵遊泳。”

“那些氣泡看起來好大好漂亮。”

太陽花海之外。

小妖精們站在懸崖上看著下麵的金色巨杯,還有巨杯裡起伏的夢。

希拉這個時候出現在了神之島的邊緣,認真的叮囑著躍躍欲試的小妖精們。

“掉進去你就回不來了,那裡麵可都是法則之夢,最強大的法則之力在裡麵交錯碰撞。”

“你們要是掉進去,就會嘩啦一下融化了。”

希拉誇張的形容,將小妖精們嚇得連連後退。

夢妖希拉剛剛獲得了虛幻的永生,將整個神賜之地都變成了願之光構成的存在,她正在環繞著這片神之島到處走動,熟悉著自己的夢之王國。

同時做出細微的調整,完善著自己的國度和領域。

她離開了太陽花海,走到了始祖魚沼澤。

昔日的始祖魚沼澤除了清澈蔚藍的水,再也看不到絲毫始祖魚的存在。

希拉用骨頭做了幾隻魚放了進去,融入了一縷願之光。

立刻看到這骨魚搖擺了幾下尾巴,直接動了起來。

“看起來就有生機多了。”

不過她又擔心調皮的小妖精們看到沼澤裡麵魚兒的影子跳進去抓它們,然後將這道具給弄壞了。

她又在沼澤旁邊立了一塊牌子。

“禁止捕魚。”

神殿的建築比之前大了不少,妖精對於其做了不少修改。

除了一間主神殿、三間側殿之外。

複雜曲折的迴廊還連接著大大小小的房間,例如能夠變出各種食物的自動廚房,衣服自動生成的衣帽間等等。

底下的金字塔神殿也改成了一層層神之寶庫、放著各種各樣的器具模型。

除了第一層下麵都是空的,等待著後麵來裝滿。

這些由細碎願之光組成每一件物品,其實都算得上是奇蹟道具。

不過大多數力量微弱。

例如可以源源不斷冒出水的水壺,帶著銳利的鋒芒的長槍,損毀後可以慢慢修複的寶劍,永遠不會沾染上灰塵的罩衣等等。

神殿主殿倒是冇有什麼變化,就是多了幾個通道的門。

檢查完了寶庫和神殿後麵大大小小的房間,夢妖希拉這纔回到主神殿之中。

尹神依舊沉浸在觀看鏡子裡麵的留影中,他在檢視著人間近幾十年間發生的大小變化。

這個鏤空銅邊鏡子有些華麗,華麗得有些女性化。

這並不是尹神的鏡子,而是夢妖希拉的。

並且是一件擁有著夢境權能的奇蹟道具。

【奇蹟道具·夢妖希拉的魔鏡】

【序列號5】

【夢界的星海收錄著所有的人生之夢,而這麵鏡子的力量可以溝通那片星海,它可以看到過去所發生的種種事情,隻要它曾經被人所見證過。】

這麵鏡子並冇有太強大的威力,功能也極為簡單,但是序列號卻排在極前。

隻要拿著這麵鏡子。

這個世界的每一個人、每一個夢,都是神的眼睛。

它可以看到一個文明發生過的一切,留下的所有影子。

“神!”

“您在看什麼呢?這麼有意思嗎?

夢妖希拉這幾十年一直都沉浸在如何煉化神之杯這一件事情,冇有關注凡人的世界到底發生了什麼變化。

這幾十年裡對於普通人的世界並冇有太大起伏變化,感覺和往常一模一樣。

冇有出現大規模的戰爭,日子還算穩定平和。

但是對於希因賽的權貴和祭司們來說,卻並不是如此。

所謂的“知識之神”越來越囂張和肆意的將手伸進希因賽的世界,甚至是魔淵之國的領域。

這個頻繁顯露“神蹟”的邪魔,獲得了越來越大的影響力和越來越多的信徒。

這也讓真理聖殿和幽魂教團的摩擦越來越劇烈,所有祭司都感覺到了這個邪魔的威脅,還有它對希因賽王國的虎視眈眈。

尹神看著鏡子裡麵的畫麵。

真理聖殿的人、九大儀式神殿的人、巫醫和血之瘟疫斯圖恩。

這些人的力量合在一起和安霍福斯製造出的小人鬥爭和算計,其中有著血淚也有著背叛。

有人順勢崛起,也有人落幕退場。

說了一句:“這幾十年裡。”

“人間還真是挺熱鬨的。”

在知識之神的威脅和壓力下,希因賽王國和真理聖殿不斷湧現出一個個厲害人物,和這個恐怖的敵人和對手進行著角逐。

它就好像一條鯰魚,讓人惶恐懼怕的同時,也爆發出了巨大的潛力。

最後畫麵停在了一個重要人物身上。

血之瘟疫斯圖恩。

尹神看了一眼揮舞甩著萬物母螺的莎莉:“而且,神造之人和生命權能馬上就要進入了四階了。”

製造神造之人的時候,尹神將將七大魯赫巨怪的神血抽了非常大的一部分,才製造出了這樣一個序列1的生命道具。

為的便是給莎莉將來的道路做準備,進行一個試錯和預演。

生命權能一旦進入四階,神話之血擁有了神恩石、願之光這樣的蛻變,便會立刻重演瓶中小人和夢妖希拉身上的那一幕。

等於說,生命權能的神話之軀也用不了多久將要出現了。

夢妖希拉聽到神這麼說,也非常好奇和期待。

“神!”

“我也要看看。”

尹神將鏡子遞了過來,畫麵不斷逆轉一直退到了幾十年前。

-------------------

四十年前。

聖山和幽魂之城。

瓶中小人親眼看到了來自於神之國度的妖精,就好像看到了一束從因賽神國照落下來的光,沐浴在處於陰暗角落的它身上。

這對於瓶中小人來說就是神之國度的大門在向他推開。

妖精向他證明瞭一個更偉大的存在確實存在,一個強大到令人顫栗卻永遠無法靠近的造物之主。

他第一次瞭解造物主因賽到底是什麼樣,那是凡人從來不敢去想也不敢去瞭解的偉岸。

不可直視,不可接近,連想一想都讓人崩潰瘋狂。

它嚮往,它激動。

因為那是它心目之中真正的完美的神之姿態。

尤其是妖精所說的那句話,更是將瓶中小人的心中的火焰給燃燒了起來。

“神將前往下一個時代。”

“一個千萬年以後,甚至億萬年以後的時代。”

短短的一句話,猶如驚雷在耳旁震起。

就好像巨輪滾滾而過,將它曾經那些渺小可笑的願望和期待碾壓得絲毫不剩。

僅僅一句話,就讓它感受到了自己是何等的渺小,讓它知道自己哪怕打碎了瓶子的束縛也隻是進入了另一個瓶子的可憐蟲。

它也第一次感覺到,原來神也感覺到這個世界是如此的無趣。

是啊!

打破瓶子隻是一個開始,留在這個無趣的世界和時代有什麼意思?

一個腐朽無趣的世界正在逝去,一個更精彩的世界將在下一個時代誕生。

一個比打破瓶子還要更加偉大的目標。

那是一個機會。

一個跟隨著造物主前往下一個時代的機會。

瓶中小人眼睛貼在玻璃壁上,它第一次找到了自己的理想。

如果安霍福斯的理想是找到永生的秘密,那麼瓶中小人它的理想便是跨越無儘時代,跟隨著造物主看一看下一個時代的精彩世界。

“我一定要抓住它。”

“我一定要抓住這個機會。”

但是在此之前,它必須先離開這個該死的瓶子。

瓶中小人一直都在思索這個問題。

“完美的神話形態,絲毫冇有缺陷的永生。”

“真的存在嗎?”

剛剛提出這個疑問,瓶中小人就自己回答了這個問題。

“一定存在的。”

“永恒的因賽就在那裡,真正的永恒就肯定存在。”

“我需要更多的神話之血,更多更多的神話之血。”

小人無法獲知因賽神的永生到底是什麼樣的,他唯一的想法便是收集到足夠的神話之血。

就算不能用量來衝破瓶子的束縛,足夠的神話之血也能夠讓他進行更多的實驗和嘗試。

以及,更強大的力量。

但是成為真正的神話,究竟還需要多少神話之血瓶中的小人也冇有答案。

小人覺得那一定是一個龐大到難以想象的地步,因為它在做一件前無古人的事情,冇有任何參照物。

或許。

將所有三葉人殺死都不一定夠。

它決定不再像以前那樣竭澤而漁。

如同遊戲一般將一整個城市毀滅,化為幽魂之城來抽取神話之血,隻為了欣賞凡人們麵對天災之時的絕望。

它要將三葉人當成神話之血的載體養起來,一代又一代的進行抽取。

直到自己成功的那一天。

“不對!”

“不僅僅是三葉人,還有魔淵之民。”

“還有魔怪一族。”

瓶中小人找到了自己目標和理想,乾勁十足。

為了實現自己的理想,它不惜任何代價。

隻是小人可能冇想過。

它將三葉人當做神話之血的培養器具,就好像三葉人的食物工坊培養浮遊生物製作食膏一樣,想要將三葉人當成食物收割。

最後當它積累到了足夠多的神話之血的時候,或許它也在因賽神收割的鐮刀之下呢?

在聖山山腳下廢棄的城市之中。

白天的時候,整個廢墟城市一丁點聲音都聽不到,唯有風吹過街道掀起的呼呼聲。

但是當夜幕降臨,破敗的城市陰暗裡突然走出了一個又一個神秘至極的人影。

他們的手中捧著一盞盞油燈,悄悄通過隱蔽的通道,彙聚到了一座地下宮殿之中。

幽魂教團的三大神殿之一的原罪神殿就在這裡。

諸多穿著灰色罩袍的三葉人之中,幽魂教團的三大主祭司走了出來,所有人紛紛彎下腰。

在神降之城一位主祭司為知識之神而獻身,化為幽魂回到了知識之神的國度,於是他們又剛剛選拔出來了一位新任主祭司。

三位主祭司來到了知識之神的神像之下。

這是一扇巨大的門,門上刻著一顆巨大的人影或者樹。

“開始吧!”

“向偉大的知識之神獻上我們的虔誠和信仰。”

所有的幽魂教團成員,在原罪神殿之中進行著禱告,祈求著神明賜予他們力量。

他們有著無與倫比的狂熱,他們期待著死後歸於知識之神的國度,在他們看來那便是永生。

隨著他們的禱告聲,還有瘋狂的呐喊。

巨門神像緩緩打開,彩色的光鋪滿了整個原罪神殿。

神殿之內的信徒們更加狂熱了。

這個時候,知識之神的聲音傳遞到了三大主祭司的腦海之中。

“我的信徒們。”

“我將給與你們更強大的力量,這個世界上真正的力量。”

“也即是!”

“神的力量。”

光芒照在三大主祭司身上,瓶中小人將它的力量分給了自己的信徒。

可以看到光塵一樣的神話之血從知識之神的神像之上剝落下來,不斷的流淌進入三位主祭司身上。

三位主祭司的氣息立刻從三階咒印祭司,不斷的往上拔高。

它們的大腦在神話之血的侵蝕之下,一點點的化為了神話器官。

新的四階神恩祭司出現了。

隻不過它們的神恩是知識之神賜予的。

他們的神話之血蛻變不是來源於自己,而是知識之神的恩賜。

力量便有了侷限和束縛,也同樣被知識之神控製和奴役。

但是對於這群狂熱的信徒來說,這完全不是什麼問題。

三位主祭司喜悅到到發出癲狂的嘶吼,整個身體都在發出顫抖和扭動,淚水不斷的從眼眶流淌下。

“仁慈的神啊!”

“感謝您的恩賜,您的榮光永遠照耀在我的身上,我願意為您獻出我的信仰和生命。”

“知識之神!您就是掌握真理的真神!”

新的三位幽魂教團主祭司按照被知識之神恩賜的力量不同,也擁有了不同的名字和職司。

原罪主祭司,擁有原罪之光的力量,可以掌控和製造幽魂體,也是擁有最強大戰鬥力量的祭司。

真理主祭司,掌管著所有的知識,擁有能夠打開真理之門的力量,掌握著這世界上已經出現的大部分神術力量。

神契主祭司,擁有著契約的力量,可以通過契約約束所有和知識之神簽訂契約的奴仆和信徒。

這一次。

瓶中小人如此大方的進行了恩賜,將自己掠奪來的神話之血都釋放出了小半來製造出了三位四階神恩。

可以見得瓶中小人已經不再將這些幽魂教團的人當成玩具。

而是一種工具了。

瓶中小人向三位主祭司傳達了自己的神諭。

“從現在開始,我不再需要血祭。”

“我要成為希因賽的主人、魔淵之國的主人。”

“去告訴所有人,信仰我將可以獲得永生,獻祭我將可以獲得知識,死後歸於我的國度可以獲得來世。”

“原罪主祭司,你在希因賽進行傳教,用我賜予你的力量讓那些人知道神的存在。”

“真理主祭司,你前往魔淵之民的國度進行傳教,讓那些罪民們重新沐浴神的榮光。”

“神契主祭司,你留在原罪神殿,培育出更多的魔怪一族,甚至是魔怪之王。”

“讓魔怪一族成為我們的力量。”

三位主祭司同時叩首,大聲呼喊道。

“謹遵您的神諭。”

“偉大的知識之神。”

----------------

迷霧之島。

真理聖殿。

這一天下了很大的雨,遠處的大海上陰雲密佈,稀裡嘩啦的大雨覆蓋了整座島嶼和海麵。

那黑壓壓的雲層非常低,低到和海麵連接在了一起。

就好像怪物一般吞噬著遠處的天空和大海,將一切化為黑暗。

然而真理聖殿之內是一片歡呼雀躍。

溫暖的燭火燈光,熱騰騰的食物和點心,學生們坐在長桌前期待的望著走廊出口,或者對著食物咽口水。

導師和助手們則有的坐著另外一桌,有的站在走廊前等候。

很快。

第二代真理賢者藍恩就從長廊裡走了出來,來到了大廳的最前麵。

在他的身後跟著一對姐妹。

也是最近在希因賽聲名鵲起的真理聖殿後起之秀,最年輕的兩個三階咒印祭司。

姐姐費雯,妹妹安麗。

賢者藍恩看了一眼所有人,開口的第一句話便是。

“我已經老了……”

學生們和導師們立刻笑了:“藍恩大人可還年輕的很,比我們都年輕。”

“藍恩大人可是神恩祭司,怎麼會老呢?”

“賢者大人又在和我們開玩笑。”

藍恩舉起手,大廳立刻安靜了下來。

“但是,總是得培養新的血液。”

“真理聖殿不是我一個人的真理聖殿,更不是靠我一個人便可以撐起來的。”

“最近你們都懈怠了,繼我之後再也冇有出現新的神恩祭司。”

“這不應該。”

“我希望你們之中出現更多的天才,更努力的去探索真理,更腳踏實地的去實現聖徒的意誌和理想。”

“隻有你們每一個人都繼承了聖徒的意誌,真理纔會遍佈整個世界,文明的火光才能照亮每一個陰暗的角落。”

藍恩的話,立刻引起了潮水一般的掌聲。

“今天,我將授予兩個人神恩術。”

“希望他們能夠在得到神恩術之後潛心研習,早一日成為四階神恩祭司。”

“成為照亮文明的那一束火光。”

藍恩話剛說完,立刻看向了身後的一個人。

他拿出了一副燙印卷軸,交到了安麗的手中。

“安麗。”

“這是我的老師提供理論,最後有我實現的神恩術。”

“你是我見過的最有天分的學生,你已經抵達了三階後期,希望你能夠認真研習這卷神恩術,早日成為四階神恩祭司。”

妹妹安麗被授予神恩術,她是真理聖殿建立以來最天才的人物,最有希望繼藍恩之後成為四階神恩的人物。

“安麗謝謝老師。”

她拿著卷軸高舉在手上,滿是炫耀。

相比於獲得力量的感覺,她更在意彆人羨慕和崇拜的目光。

接著,藍恩看向了另外一個人。

“費雯。”

費雯走到了老師藍恩麵前,藍恩半天冇有說話,隻是一直盯著她看。

這一場宴會,表麵上看起來隻是賜予神恩術。

實際上,也是在挑選藍恩自己的繼承人。

瓶中小人的出現給了藍恩巨大的壓力,當時神降之城一戰若不是血之瘟疫最後擋了一下,他或許真的就身死當場了。

他當時就在想,如果自己死了怎麼辦?

真理聖殿以後將何去何從?

本來應該指定一個就夠,但是最後藍恩卻選擇了兩個,他依舊在考察和猶豫。

因為雖然安麗更有天分,看起來必定會成為下一位神恩祭司。

但是或許是因為太有天分了,讓她非常自傲和任性。

再加上她和大多數來到真理聖殿就差不多已經成人的學生不同,她剛剛記事不久就來到了真理聖殿,從小在迷霧之島長大。

她身邊是眾多天才祭司和出身高貴的人物,讓她很難對普通人的生活感同身受,甚至經常會說出一些類似何不食肉糜的話來。

相比之下藍恩卻更看好費雯,她的性格堅毅不拔,有種常人不具備的執著。

更適合成為他和聖徒意誌的繼承人。

唯一可惜的是。

她的天分和安麗差得太多,哪怕在真理聖殿的資源傾斜下,成為三階咒印祭司已經耗儘了她的潛力。

“雖然你的天分差了一些,但是你是我見過的最努力的學生。”

“而且你還是奇蹟道具·魔輪屋的主人。”

“我相信你,一定能夠再次開創奇蹟。”

費雯接過了卷軸:“謝謝老師的信任,我一定不會辜負您的期待。”

授予完了神恩術卷軸之後,真理賢者藍恩又說起了另外一件事情。

“除此之外,因為最近自稱知識之神的邪魔越來越猖獗,竟然直接想要對國王陛下下手。”

“王國需要成立一個一百人的緝魔隊,緝查所有知識之神的信徒,斬斷這些邪惡之人對於希因賽的侵蝕。”

眾人立刻表情凝重了起來,上一次知識之神前往神降之城差一點就造成巨大的災難。

還有它展現出的不可匹敵的力量,都讓人心生畏懼。

如今幽魂教團和知識之神已經成為了真理聖殿最大的威脅,也是三葉人最大的威脅。

“事情已經定下來了,人員我也都選好了。”

“隊長費雯,副隊長安麗。”

“你們之中也有不少人在名單之中,接下來九大儀式神殿也會抽調人手加入緝魔隊。”

藍恩嚴肅無比的說道:“但是我對於你們的期待並不僅僅隻是針對和清除這些邪惡之徒,我希望你們能夠成為真理聖殿的榜樣,讓所有人都知道真理聖殿和聖徒的理想是如何實踐的。”

“甚至,我還希望你們有朝一日能夠殺上那座被幽魂占據的鬼蜮。”

“奪回屬於我們的聖山和神仆之城。”

聽到這話,在場之人一個個是熱血沸騰。

“賢者大人,我們一定會做到的。”

“奪回聖山!”

“清除邪魔!”

下麵餐桌之上,不少人直接站起來高呼。

如果能夠奪回聖山和神仆之城,他們不僅能夠成為整個希因賽的英雄,更能夠載入史冊。

身為年輕人,還掌握著智慧權能和神術的力量。

哪一個人是甘願平庸的,又豈能冇有夢想和野望。

隨著名單之中的名字一個個被念出,大廳之中不斷有人站起,向周圍的人打著招呼。

其中挑選的的不一定是最強大的,但是都一定是最擅長戰鬥的祭司,甚至每一個人都擁有自己的魔怪夥伴。

有的是火魔、有的是翼魔、有的是石魔。

雖然大多都不是成年期的魔怪,但是這些天生的超凡生物也足夠強大了,讓他們在應對一些危急局麵或者需要快速趕路的時候,都能夠幫得上忙。

安麗走到了費雯的身後:“姐姐。”

“我終於要離開迷霧之島了,我要跟著你一起做大事。”

費雯摸了摸安麗的頭:“嗯!”

“要一起加油哦!”

安麗大聲說道:“我一定會殺上聖山,打敗那個什麼知識之神,讓所有人都知道我的厲害。”

費雯笑了,妹妹一直待在真理聖殿根本冇有見識過那瓶中小人的強大。

等她見到了,估計就無法說出這麼天真的話來了。

宴會結束,藍恩找到了費雯。

非常認真且嚴肅的和費雯說起了一件事情:“這一次讓你擔任緝魔隊的隊長,除了是信任你之外,還有另外一個原因。”

“我交給你一個非常重要的任務,而且這個任務很可能隻有你才能完成。”

費雯有些不解的問道:“為什麼是我才能完成的任務?”

她絲毫冇有感覺到自己有什麼特彆之處。

藍恩:“你還記得血之瘟疫斯圖恩嗎?”

費雯點了點頭:“記得,非常強大的存在,竟然能夠和瓶中小人安霍福斯的意識降臨之軀打個不分上下。”

藍恩接著說道:“你知道他為什麼擁有這麼強大的力量嗎?他又來源於哪裡?”

費雯隻能不肯定的說道:“我隻是聽說,他和那群巫醫有關。”

血之瘟疫一出現,便是用斯圖恩的名字,最開始出現的地方也是在暗河地區一帶。

再加上他的一些力量,有很多力量和都巫醫非常相似。

這讓人們自然就聯想到,它應該是和巫醫們有關。

藍恩猶豫了一下,他拿出了自己調查到的資訊和情況:“這是十字城幽魂天災爆發之前,城裡麵發生的一些事情。”

“你不是一直都想要知道當年十字城到底發生了什麼嗎?”

費雯點頭:“可是老師您一直都說,因為十字城的人全部都死光了,所以冇有人知道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

藍恩搖頭:“其實我最近知道了一些內容,隻是一直冇有和你說。”

“在幽魂天災發生的當晚,有人看到一條血河從十字城之中流淌出,和血之瘟疫斯圖恩化身的血河一模一樣,這樣的特征我相信不會再有第二個了。”

“更重要的是,之前在神降之城和那邪魔戰鬥的時候。”

“我聽到那邪魔親口喊血之瘟疫的名字。”

藍恩扭過頭,看著費雯說道。

“你知道嗎?他稱呼血之瘟疫的時候說的並不是斯圖恩。”

“而是——萊斯特。”

費雯根本不信,她練練搖著頭。

“萊斯特?”

“這怎麼可能?”

“十字城的那個萊斯特?他不是死在了幽魂天災之中了嗎?”

費雯和萊斯特非常熟悉的,她家和萊斯特的家並不遠。

在費雯的記憶裡,他是一個負責任的醫師,正是他指引自己找到了巫醫才救活了自己的妹妹。

在家鄉人的來信之中,費雯知道他前往巫醫之屋學醫,並且學成歸來回報家鄉。

他聽到人們稱呼他為神聖之手。

她無法相信那樣一個溫暖而正直的人,最後會變成血之瘟疫斯圖恩這樣的瘋狂怪物。

藍恩搖頭:“其實,你知道的隻是故事的前半段。”

“在災難發生的不久前,神聖之手萊斯特為了救活他的妻子製造出了萬能靈藥,但是萬能靈藥並冇有想象之中的有效,讓人變成了不死不活的活屍。”

“他最後在十字城內淪為了人人喊打的存在,而他的妻子據說是第一個使用萬能靈藥的患者,我猜測她也一定也和其他人一樣遭受了所謂萬能靈藥的反噬。”

“隻是我們不知道幽魂天災當天到底發生了什麼,萊斯特又在這場災難之中扮演了什麼角色。”

“血之瘟疫斯圖恩是怎麼誕生的?他又為什麼如此仇恨瓶中小人。”

“但是按照我的推斷。”

“血之瘟疫斯圖恩很有可能和萊斯特有關,甚至有可能……”

“他就是萊斯特!”

費雯感覺感到有些暈眩,真相是如此的可怕和殘酷。

她甚至不用多想,就能夠感受到自己昔日好友所經曆的恐怖還有心中的絕望。

她隻能低下頭,輕輕的歎息了一聲。

“萊斯特。”

藍恩拍了拍費雯的肩膀:“不用多想。”

“我提供給你的這些資訊,並不一定都是正確的。”

“最後還是需要你自己親手去證明和確認,我希望你能夠找到血之瘟疫斯圖恩,然後將他拉到我們這一邊。”

“不論他是不是萊斯特,我們如果可以藉助他的力量對付那邪魔,我們接下來對付瓶中小人安霍福斯的計劃就有了更多的把握。”

費雯想出了另外一個辦法:“為什麼不找那些巫醫,讓他們直接告訴我們一切的真相呢?”

藍恩搖了搖頭:“我已經去過了,但是巫醫不願意接觸我們。”

“他們始終保持獨立在世界之外,不想插手我們的事情。”

“而且……”

“他們是六個四階骨魔,若非必要我也不希望和他們交惡。”

費雯瞬間愣住了:“六個四階魔怪?”

“這怎麼可能?”

這股強大的力量,足夠橫推整個希因賽了。

除了瓶中小人和血之瘟疫這兩個明顯不屬於凡人的存在,冇有人能夠對付得了他們。

費雯突然想起了初次遇到巫醫的時候,那個時候巫醫們是在一艘飛在天空的熱氣球小屋上,她見到了傳說之中的神之使者。

難道巫醫的存在,還和傳說之中的夢界守護者、神座之右的使者有關。

藍恩也說道:“這個世界隱藏著太多的秘密,我們越是探索,就越是感覺自己渺小。”

費雯抬起頭。

“老師!”

“我相信不論有再多的謎團,我們都能一一解開它,然後找到屬於我們的答案。”

“就像我們現在的敵人瓶中小人安霍福斯一樣,我相信我們總會有一天能夠擊敗它。”

“那個時候。”

“我們便會蛻變而出,成為更強大的文明。”

剛好在這個時候,天邊的雨停了。

陰暗漸漸褪去,天邊的黑暗化為了一團耀眼的金色。

那光穿透潮濕和霧氣,在雲海折射出耀眼的霞光。

費雯連忙指著天邊說道:“老師!”

“太陽出來了。”

藍恩也笑道:“是啊!太陽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