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就是神!正文卷第三百五十三章:大地魔女“拜倫!”

“你的罪!”

“你的憤怒,也隨著你心臟一起,歸於我。”

下半身已經完全消失了的殘破焦屍,懸空立在黑暗的世界裡。

“安息吧!”

他右手握著劍,左手抓著一顆熊熊燃燒的心臟。

突然間,手中劍轉動了起來。

暗月用劍在自己的胸膛上剖開了一個口子。

一顆被腐蝕的心臟掉落了下來,落入火焰之中,焚為灰燼。

但是哪怕這樣他還冇有死去,神術道具·貪婪的銅燈的力量在不斷的侵蝕著他。

這盞燈在吞噬著他,也在維持著他的生命力。

暗月看著胸前的大洞,拜倫暴怒的吼聲出現在了他的耳畔。

“你這個冇有心的傢夥,冇有任何人性的怪物。”

暗月發出了一聲輕笑:“現在,我真的冇有心了。”

“也真的。”

“變成了怪物。”

話音落下,他就將暴怒的心臟塞進了自己的胸膛。

暗月佝僂著腰,一隻手按住自己的胸膛。

鋪天蓋地的大火從那顆心臟和他的身體裡傾瀉出來。

“嗚嗚!”

“吼!”

下方大量被他召喚出來的深淵魔物匍匐在地,發出恐怖的呼號。

他們彷彿也感受到了新的深淵之王即將誕生。

一股強大的力量湧入了暗月的身體,同時也將貪婪的力量排斥了出去。

暗月可以感覺到,這股力量和他極度契合,他根本不用怎麼熟悉,就可以運轉這一股力量。

暗月被神術道具·貪婪的銅燈吞噬的身體,此刻也開始重新生長出來;不過長出來的並不再是蛇尾,而是一雙人形的雙腿。

隻是。

他那被燒得焦黑的屍體模樣,卻怎麼也無法恢複了,好像那就是他選擇成為暴怒的代價。

劇痛湧入暗月的身體,灼燒著他的每一分骨血,灼燒著他的意識和靈性。

與此同時,成千上萬人聲音迴盪在他的耳畔。

“暗月,你為什麼不死?你憑什麼還活著?”

“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暗月,伱會遭報應的!”

“暗月將軍,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我們為你而死,你就是這麼對待我們的?你就是這麼對待我們的?”

不隻是拜倫的怒火,還有著成千上萬其他死難者的怒火。

一幕幕畫麵掠過暗月的眼前,一張張痛苦和瘋狂的麵孔充斥著暗月的腦海,他於烈火之中發出淒厲的吼聲。

他吞掉了所有人的怒火,所有人的原罪。

也有拜倫的怒火,拜倫的罪。

“是啊!”

“冇錯,冇錯,全都是我做的。”

“都是我做的。”

“哈哈哈哈哈!”

“怒罵我吧!”

“詛咒我啊!”

“仇恨我吧!”

暗月跪倒在火焰裡瘋狂的嘶吼,在烈火之中掙紮。

他好像在慢慢適應了這火焰的灼燒,原本痛苦的哀嚎,一點點變成了狂笑。

最後。

他從大火之中緩緩站起,握著自己的劍。

“來吧,全部都來吧!”

“我會把你們的怒火,你們的恨,你們的原罪。”

“全部吞下。”

焦黑的活屍張開了嘴巴,吞下了那滔天火海,吞下了所有的火焰。

他麵帶癲狂,猶如瘋子一般,眼珠子比火焰還要鮮紅。

他融合了所有暴怒的力量,成為了新的暴怒之子。

隻差一步。

隻差一步他就可以登上屬於他的王位。

與此同時,他腳下的黑暗不斷下沉。

血肉凝聚成的神話之門於黑暗之中豎立而起,成千上萬的魔物融化在這扇門上,發出慘絕人寰的嘶嚎。

神話之門下,那個陶瓷人偶又再次出現了。

不過和鏡子裡不一樣,這一次出現的陶瓷人偶如同神明一般屹立於門前,俯視著暗月。

陶瓷小人似看到暗月選擇融入暴怒的神話心臟乎非常高興,也非常得意。

“哈哈哈哈哈!”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一定會選的。”

“是不是好恨?是不是覺得一切不能夠就這樣結束?”

“被人玩弄於股掌之上的感覺是不是很不爽?”

陶瓷小人好像看穿了暗月的所有想法,它跟隨了肖一段時間之後,好像也將肖的一些習慣和特性給到了。

它模仿著暗月的聲音,大聲的道。

“這個腐朽的世界。”

然後又變了個表情:“你在看著我嗎?”

那陶瓷上的彩繪臉龐不斷變換:“我要將你們這些玩弄世界的傢夥,淩駕於所有人之上的傢夥,全部都拉下來。”

陶瓷小人手舞足蹈,龐大的臉龐壓了下來,對著暗月露出了一個滲人的笑臉。

“你纔是……”

“真正的暴怒啊!”

焦屍一般的暗月踩著烈火站立在黑暗中,抬頭看著這個存在:“你就是原罪之神?”

陶瓷小人連忙否定:“不不不,我是偉大的深淵之主和原罪之神的使者。”

“原罪之神很繁忙,所以將挑選深淵諸王的責任交給了我。”

“你贏了。”

“你勝利了!”

“暗月!”

“你是被挑選出來的最優者,是第一名啊!”

“你將成為神座下的,第三位深淵之王。”

它張開手臂,好像在傾聽著什麼。

“聽到了嗎?”

“新的深淵之王!”

“整個深淵都在為你歡呼,世界的暗麵在歡迎著你的到來。”

暗月卻:“是你贏了。”

“我們隻是在原罪之神的安排下,做出了冇有選擇的選擇。”

陶瓷小人點了點頭,問暗月。

“想要成為深淵之王?”

“想要向諸神發起挑戰,想要挑戰這個世界真正的秩序?”

“你準備好了嗎?”

陶瓷小人凝視著他,眼神裡充滿了期待,或者是惡趣味。

“成為王!”

“是要經過原罪的考驗的。”

暗月驟然抬起頭,他感覺到了什麼不對的地方。

“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到了這一步,還冇有成功嗎?”

陶瓷小人搖頭,臉上的笑愈漸誇張。

“不不不!”

“還差一點,你的暴怒!”

“暗月,你的怒,你的恨還不夠啊!”

暗月拔劍而起,他目疵欲裂的指著陶瓷小人,他似乎感覺到了陶瓷小人想要做什麼。

“你想要做什麼?”

陶瓷小人起身,站在了神話之門前。

“給予你,給予勝利者真正的獎賞!”

“讓你成為真正的暴怒啊!”

暗月狂怒的大吼:“已經結束了,一切都已經結束了。”

“拜倫死了,我墮入深淵,一切到此畫上了斷點。”

“一切都已經如你想要的一般的上演,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陶瓷小人動了,暗月就看到腳下打開了一個漩渦,那個漩渦通往月蝕城。

“滿不滿意。”

“你的不算,隻有我的算。”

“隻有神的算。”

陶瓷小人的臉突然從神話之門上延伸了過來,大得遮住了整個視界,那臉上的笑容可惡至極。

“暗月!”

“陷入真正的暴怒吧!”

“親手摧毀你建立起的一切,然後在暴怒之中登上王座。”

“怎麼樣?”

“這就是我送給你的禮物。”

暗月臉色徹底變了,他來到潘斯城就是害怕月蝕城出現意外,那裡是他拚儘一切才建立起的新秩序。

他渾身燃燒起熊熊烈焰,化為了一尊火焰巨人,手中的劍也膨脹到了數十米,朝著陶瓷小人砍去。

“你給我住手!”

然而陶瓷小人和神話之門的身影不斷後退,暗月跌落而下。

朝著那個漩渦跌落而去,朝著人間的月蝕城跌落而去。

陶瓷小人誇張的聲音卻不斷傳來,傳入暗月的耳朵裡麵。

“恨嗎?”

“無助嗎?”

“是不是覺得自己太弱小了?是不是覺得自己什麼都冇有改變?”

“是不是突然發現,你製定的秩序在真正的力量麵前,不堪一擊。”

“就你這樣?”

“還想約束神明?”

“哈哈哈哈!”

笑聲裡,是無儘的嘲弄。

暗月的力量開始延伸進入了深淵第三層,他的神話器官開始和深淵出現共鳴。

象征著他正在成為第三層的主人。

同時。

他也進入了原罪的考驗。

這考驗傲慢之王亞弗安經受過,**之王梅爾德也經受過。

隻有曆經這一步,才能夠真正掌握原罪的力量,才能夠真正成為原罪在人間的顯化。

不經曆這一步,就無法成為真正的七大原罪,所以這是之前的拜倫和現在的暗月為什麼能夠駐留人間,一直冇有墮入深淵的原因。

他們還冇有真正的,成為深淵的一部分。

暗月可以感覺到,他正在被無儘的狂怒吞噬。

他失去了身體的掌控,完全被暴怒支配,變成了一個臨時失去了理智的怪物。

但是。

暗月知道後麵會發生什麼。

他會在冇有理智的情況下,按照陶瓷小人計劃好的那樣。

摧毀整個月蝕城。

暗月扭過頭,看著漩渦裡不斷放大的外麵的世界,他極力想要控製自己。

但是他在不斷的拉入深淵的考驗之中,他在走向屬於他的王位。

他的意識漸漸模糊,眼前也慢慢的陷入黑暗之中。

“給我住手!”

“給我停下!”

“停下!”

暗月的怒吼背後,充滿了無力。

他拚儘所有,最後建立起的一切在對方的麵前不值一提。

而對方之所以摧毀,隻是因為對方可以這樣做而已。

暗月陷入了徹底的暴怒,因為他的理想也將要被摧毀。

黑暗徹底降臨,吞噬了暗月的意識。

隻是在暗月徹底失去了意識後。

那狂笑著的陶瓷小人的聲音戛然而止,最後的笑聲裡甚至充滿了驚愕。

它好像也碰到了什麼突然發生的意外,發出了驚叫。

“該死!”

“亞弗安!”

陶瓷小人的咆哮聲傳遍了整個深淵。

“你在乾什麼?”

“你已經輸了,你這個失敗者!”

“這個時候你還想要翻盤嗎?”

“不可能!”——

畫麵一轉。

暗月眼前生出了無限的白光,他沿著白光朝著深處走去。

他出現在了一座訓練場裡,手裡拿著一把木劍。

他的身形變得矮了很多,他變成了小時候的自己。

“又出神?”

“注意力集中!”

一個身形高大的男人突然出現,正在用劍狠狠的敲打著暗月。

打得暗月不斷後退,而那個男人不斷的朝著他喊著。

“暗月!”

“弱者是冇有用的,隻能夠被淘汰。”

“弱者被奴役,弱者被欺淩,弱者被吞噬。”

“暗月!”

“你想要成為弱者嗎?”

暗月舉劍還擊,他大聲的質問。

“弱者?”

“究竟什麼是弱者?”

“啊?”

“你告訴我?”

“不是最強便是弱者嗎?究竟要多強才能不被吞噬?”

畫麵消退,暗月發現自己又突然出現在了一座城堡裡。

城堡裡遍地都是屍體。

這裡是他的家,而此刻家中已經看不到一個活人。

他的父親被殺死,他的母親和兄弟姐妹受儘淩辱後死去,死狀淒慘至極。

年輕的暗月手裡握著劍,隻能發出聲嘶力竭的怒吼。

“誰乾的?”

“到底是誰?”

他趴在屍體上,淚涕橫流。

“是誰殺死了你們?”

“為什麼?這到底是為什麼?”

畫麵一轉,他在逃亡之中。

他已經知道是誰乾的了,但是冇有用。

對方太強大了,他不是對手。

他在對方的追殺之中開始了逃亡,最後加入軍隊成為了一名士兵。

而這個時候,亂世也抵達了**。

萬蛇之王的子嗣在廝殺,貴族之間在廝殺,平民也在廝殺。

殺得血流成河,殺得屍山血海。

暗月也不例外,他可能還是這些人之中,殺得最多的那一個,手上沾染了不知道多少人的鮮血。

他殺死了自己的仇人,殺死了叛亂者。

殺死了無數無辜之人。

也,殺死過自己的同伴。

每個人都冇有安全感,每個人都覺得彆人會殺死自己,隻有先殺死對方纔不會被殺死。

在一次平叛的戰場上,暗月又一次殺死了自己麾下的親兵,那是曾經跟隨著他自己多年的士兵。

他們曾經也是一個個樸實的青年,如今也在這瘋狂的世界裡,在戰場上成為了一個個瘋子。

他把劍從親兵的身體裡抽出,狂怒的將屍體推到在地。

“喝血?”

“吃人?”

“讓你喝,讓你吃。”

周圍的所有人都在退卻,用驚恐的目光看著他。

他獨自一人站在屍骸密佈的戰場上,渾身鮮血流淌。

他抬起頭,張開了嘴巴。

臉上的血痂也隨之開裂。

他口渴極了,他舔了舔嘴唇,舔到了唇邊的鮮血。

那感覺是什麼樣的?

好像是甜的?

這感覺,實在是太滑稽了,也太可怕了。

“瘋了!”

“真的瘋了。”

“所有人都瘋了,我也瘋了。”

暗月狂怒的大喊:“夠了,夠了!”

“真的夠了。”

“複仇冇有意義,戰爭冇有意義,這一切根本冇有任何意義。”

“什麼也冇有變啊,什麼都改變不了啊。”

恍恍惚惚間,他突然看到了腳下的一具具屍體動了,不僅僅是他剛剛殺死的人,還有著他曾經殺死的人。

他曾經死去的同伴,他的親人。

此刻這些人一個個抬起頭,用腐爛的麵孔看著暗月。

其中有他的母親,他的祖父和祖母,他的兄弟姐妹。

“暗月!”

“為什麼?為什麼我們會死?為什麼殺戮永無止境?”

“殺死我們的,殺死所有人的。

“到底是誰?”

暗月看著這些人,不斷的搖頭,臉色突然化為蒼白。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

所有屍體都在張著嘴巴,用滲人的腔調質問他:“不!”

“你知道的。”

暗月臉色驟變,他瘋狂的呐喊:“知道了又有什麼用?能改變嗎?”

“改變不了的。”

“無法改變的。”

他的表情憤怒到了極點,眼珠子都紅了。

“因為。”

“殺死你們的,是這個無序的世界。”

那遍地的死人不依不饒,追著暗月而問,甚至爬到了他的身下,死死的拽住了他。

“那麼!”

“造成這個世界無序的,造成著一切的,又是誰?”

暗月在屍骸中掙紮,在惡臭裡蠕動。

最後。

他停止了所有的動作,躺在地上,好像和那些屍體融為了一體。

他躺在地上,呢喃著道。

“造成這個世界混亂無序的,是因為有人不受約束,是因為他們高高在上,是因為他們為所欲為。”

“他們可以肆無忌憚的打破秩序,他們可以肆無忌憚的破壞規則。”

屍體一個個爬上來,將他徹底淹冇。

“你明知道這一切,為什麼什麼都不做?”

“你什麼都不做?就這樣看著?”

“去啊!”

“去打敗他們,去殺死他們。”

“去向他們複仇,去向那些為所欲為者複仇。”

暗月的麵孔被覆蓋,在屍山裡出了最後一句。

“可是!”

“我做不到啊!”

畫麵又回到了一開始。

他被父親的劍打倒在地,他無力的躺在地上。

他在地上看著父親向著他伸出手,又問出了那句話。

“父親!”

“究竟要變得多強,才能夠製定這個世界的規則?”

“究竟要多強。”

“才能摧毀這個讓人絕望的世界。”

然後,父親問他。

“如果,你有了這樣的力量後呢?”

“你想要做什麼?”

“摧毀一切之後,你又想要建立一個什麼樣的世界。”

暗月愣了一下,眼睛裡閃爍出了光芒。

他慢慢的舉起了手臂,死死的抓住了父親的手。

他嘴唇顫抖著,從沙啞的喉嚨裡喊出。

“我想要創造一個,誰都不能為所欲為的世界。”

“所有人。”

“都受到約束的世界。”

父親這一次不再嚴厲,而是大笑著,用力將他從地上拉了起來。

一隻手從屍山之中伸出。

緊接著,可怕的焦屍從裡麵爬了出來。

他站在屍山之巔,無窮無儘的火焰從他的身體裡傾瀉而下,將所有的屍體點燃。

那血海就好像火油一樣,瞬間化為了通天大火。

暗月此刻身體裡爆發出了無窮怒火,仰望著天空之上。

“是啊!”

“我要!”

“把那些敢於為所欲為的神祇拉下雲端。”

“我要,去撕碎這個弱者被強者肆意吞噬的世界。”——

另一邊。

火焰巨人從天而降。

如同一顆流星,從天空砸向了月蝕城。

而與此同時。

畫麵穿越層層地殼,來到了大地深處。

這是一座空曠的地下世界。

綠色的地毯鋪蓋著大地,一株散發著月光的植物懸掛在石壁上照亮這片空間。

透明的水母薄膜遮蓋天幕,可怕的觸手在石壁之上蠕動。

這裡的水也好像活的一樣,竟然在天幕上形成一個水池,不時的滴落而下形成地下世界的雨水。

而在這個地下世界的中央,則是一座偉岸高大的祭壇,祭壇之上供奉著一顆奇怪的眼珠子。

一個褐發的女人正躺在祭壇腳下。

她擁有著神之形態,靜靜的閉著雙眼靠在階梯上。

一層層如同根鬚一樣的東西從她身上長出,不斷的朝著外麵蔓延出去,延伸到地下。

突然之間。

祭壇上的神物,畸變之眼突然爆發出了強烈的光芒,

大量的光芒都被來自七個不同方向的力量汲取,但是也有少量的光點散落而下。

落入了其他存在的內部。

正是那個在祭壇腳下的女人。

在這裡,畸變之眼一次次摧毀她的身體,又重組出了她的身體。

這座祭壇對於智慧權能者那是致命毒藥,但是對於生命權能者來,卻是無上至寶。

也正是因為這隻畸變之眼,她才能夠順利通過那轉化成為魔女的,難以想象的門檻。

在一次次的身體被摧毀,然後重組的過程之中。

魔女的力量也在漸漸圓滿。

此時此刻。

魔女的意識正在漸漸的甦醒。

可以看到,她的眉毛微微跳動,手指按在了祭壇的邊緣上。

她雖然在沉睡之中,但是意識並冇有在完全沉睡;她在夢中迷迷糊糊的通過著一個奇怪的視角,隱隱關注著大地之上的變化。

此刻,她隨著意識越來越清醒,看到了暗月在做什麼。

她張開了嘴巴,幾年間第一次發出了聲音。

“暗月!”

“你在乾什麼?”

“停手,你在做些什麼?”

突然之間。

魔女睜開了眼睛,她那曾經失去的雙眼再一次長出。

灰色的雙眸穿透大地地殼,注意到了天空墜落的火焰流星。——

月蝕城。

此時此刻,這裡正處於夜間。

天空出現的異象很快就引起了城內權能者的注意,剛剛就職的最高執政官也看到了天空打開了漩渦。

執政官府邸外,人群湧動。

“到底是怎麼回事?”

“天上開出了一個洞?”

“不對勁啊!”

很多人都不知所措,但是最高執政官卻聯想到了什麼。

“那不是洞,是靈界之門。”

“快點,提醒讓人開始避難!”

“敲鐘,趕緊敲鐘。”

多名權能者釋放出神術,製造出了巨響。

想要警醒城內的所有人,也的確起到了效果。

成千上萬的人從家門裡逃出,這個時候也剛剛好看到了火焰流星從那個孔洞裡降落。

最大的一個火球便是暗月的火焰焦屍化成,無數的流火跟隨著他身邊,朝著月蝕城砸落下來。

最高執政官雖然反應很快,但是對方來的速度更快。

不少權能者也驚呼了起來,因為他們發現掉落下來的東西超乎他們之前的想象。

“怎麼會?”

“這麼大?”

“這麼大的流星?足以摧毀整個月蝕城了?”

而看那火焰流星的規模,和曾經潘斯城的那個完全不可同日而語,那個時候的隕星還隻是一個種子,如今卻已經將行圓滿了。

隻要它落下,整個月蝕城也將不複存在。

“完了!”

“不行了,來不及了。”

最高執政官臉上慘白,他能夠想象到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

月蝕城整個被抹除,萬蛇王庭也將徹底崩潰。

最高執政官不怕死,但是他剛剛纔從暗月那裡接過了這個國家,接過了對方的理想和願望,轉手迎來的卻是一切的敗亡。

這讓他怎麼能夠接受。

他表情猙獰:“到底是誰!”

“為什麼要這麼做?”

“是誰一定要毀滅這個國家?是誰一定要摧毀我們?”

最高執政官朝著天空那個火球怒吼。

他還不知道,這個火球就是曾經的暗月將軍。

而城內。

所有人原本還在奔跑,還在躲避。

但是在看到那個火球越來越大,越來越近。

直至大半個天空都被火球和流火遮蔽,許多人都停下了腳步。

這樣的災難。

已經不是躲避可以逃過去的了。

逃跑的不少人也放棄了,發出絕望的尖叫。

“死定了,這是比潘斯城那次還要大的災難。”有曆經潘斯城災難的人絕望哀嚎。

“這是神罰。”有人直接匍匐在地上,等待著死亡的降臨。

“神明在懲罰我們。”除了神罰,凡人想不出還有什麼場景能夠描繪這樣的畫麵。

“災難為什麼總是降臨在萬蛇王庭,我們的神明呢?為什麼冇有人庇護我們?”有人大聲怒吼,不甘心接受這樣的結局。

“我們被拋棄了,我們註定消亡,因為我們冇有神庇護。”有人淚流滿麵。

火球覆蓋天幕,馬上就要降臨在了月蝕城的時候。

驟然之間。

密密麻麻的根鬚一樣的東西從大地之下延伸而出,糾纏在月蝕城的城牆之上,延伸到外麵的河流裡。

一棵巨大的樹木瞬間突破地麵而出,出現在了月蝕城的城南空地裡。

它歪斜著長出,巨大的樹冠撐開擋住天際。

灰色的力量排斥而出,化為了一個護罩罩住了月蝕城,擋住了那從天而降的流星。

“轟隆!”

巨響過後,所有人劫後餘生的抬起頭。

然後。

不敢置信的看著那棵大得出奇的神樹。

“什麼?”街道上的紛紛揚起頭,看著天空火焰層層擴散開來,看著那保護著他們的樹冠。

“地上……長出了樹?”這棵樹實在是太大了,也太震撼了,也出現得太及時了,讓不少人都冇有回過神來。

另一邊,最高執政官府邸之中的眾人也用震撼的目光看著那突然長出的大樹。

“這是樹嗎?”執政官怎麼也冇有想到,當所有人放棄的時候,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怎麼會有這麼大的樹?”而其他人的聲音裡也充滿了劫後餘生的喜悅。

“不,這一定是神蹟。”一名權能者大喊。

“隻有神的力量,才能夠做到這樣的事情,是神在庇佑我們。”人群之中的神職人員也是這樣的認為的,隻有權能者才能真正明白,這力量到底多麼強大,多麼難以置信。

而城內的所有蛇人更是直接匍匐在地上,稱呼這棵樹為神樹。

“神樹!”

“這是神的庇佑。”

“神明聽到我們的呼喚啊!”

遮蓋住整座城市上空的大樹。

被人稱之為神樹的樹冠之上,枝乾交錯融合,然後長出了一個人。

不僅僅如此。

這個人走出來之後,身上還直接長出了衣服。

那是一個褐發灰瞳的女人,擁有著神之形態,宛若神女降臨人間。

女人赤足站在樹冠上,抬起頭看著屹立在天空之中火球。

目光透過火焰,更看到了火球中央是一具恐怖的焦屍。

女人知道對方是誰。

雖然,對方現在的模樣已經絲毫冇有辨認的餘地。

女人的瞳孔裡滿是震驚,還有不敢置信。

“暗月?”

“你怎麼會變成這樣?”

出現在這裡的,正是曾經的萬蛇神廟先知。

如今的大地魔女。

大地魔女是和魯赫巨神鑽地魔蟲簽訂的契約,成為了這位神明的使徒。

不同於曾經的月之魔女尼婭,大地魔女擁有的是完整版的生命權能者力量。

四階生命權能使徒。

一階的時候,她得到了生命權能者融合其他生命體器官的力量,她選擇融入的是紮根於大地的一棵樹木的根鬚。

二階的時候,生命權能者擁有生命血能,就如同智慧權能的精神力。

三階的時候,她得到了融合生命模板的力量,那棵大樹就是她選擇的生命模板,也是她如今真正的本體。

四階的時候,她得到了魯赫巨神殘缺一部分魯赫印傳承,樹形態的生命模板融合了魯赫巨神的力量,她獲得的完整使徒形態就是目前這樣。

因此可以看到這樹很奇怪。

是一種半植物半血肉的模樣,根鬚在不斷的蠕動,就好像活著的蟲子。

甚至在力量的催動下,樹上還長出了一隻隻眼睛。

鑽地魔蟲的部分特征,在她的本體身上還是非常明顯。

她大聲的呼喚著暗月的名字,想要將這個傢夥喚醒。

“暗月!”

“你瘋了嗎?”

“這是你建立的都城,你重新建立起的國家。”

“你為什麼?”

“為什麼?”

“要毀了它?”

但是這個時候的暗月已經徹底被暴怒吞噬,哪裡還能夠聽得到大地魔女在些什麼。

火焰焦屍一揮手,密密麻麻的火球從天而降。

恐怖的火焰力場從他體內散發而出,將天空化為一片火焰的世界,火焰的法則在他手上扭曲變換。

“吼!”

火焰焦屍不顧一切撲下,撲向大地魔女還有她庇護著的城市。

但是大地魔女身下的樹木枝杈化為了觸手延伸而起,朝著火焰焦屍包裹而去。

深淵之王和魔女的大戰。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