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石窟深處,是一個仿若通往地心的巨穴。

曾經,在很古老的時代。

也有人想要探尋這座巨穴深淵之中旳秘密,可以看到有人修建了一條階梯。

可能是萬蛇王庭的祖先潘斯。

如今這條階梯磨損嚴重,邊緣甚至還有著斷裂的缺口。

先知扶著石壁,順著階梯往下而去,她也想要知道這更深處的秘密。

階梯螺旋向下,不斷循環。

好像永遠無法抵達儘頭。

越往下,她越感覺到冰冷,並非身體所能感受到的那種陰寒,而是凍結靈魂的危險預知。

一直不知道往下多久。

她停了。

路到了儘頭,但是卻還遠遠冇有到達巨穴的底部。

“冇有了?”

“到頭了?”

階梯到此戛然而止,懸崖之上盲女停下動作。

黑暗之中。

她站在階梯儘頭向下望。

她凝望著深淵,感覺下麵有著什麼在看著自己。

她感覺到的是吞噬一切的黑暗,對方看到的是凝望深淵的螻蟻。

她不知這個洞穴究竟有多深,隻知道它一定遠超過自己的想象。

如果她視線完好,並且提著一盞燈的話。

順著光亮,她就能夠看到此刻下方的恐怖景象。

那吞噬一切的黑暗之中恐怖的灰霧湧動,從地底深處源源不斷的瀰漫上來。

地底灰霧之中一隻隻可怕的龐然巨物在遊離,它們看上去就好像一隻隻體型超乎想象的巨蛇,隻是冇有頭顱,也分不清尾巴。

這些灰霧,就是從它們的體內排出來的。

它們最小的也有數十上百米長。

最大的,在那深不見底的灰霧中顯露出來的隻有它們的部分體型,但是那部分體型已經隱隱將這巨穴給塞滿了。

那些數十上百米長的魔蟲在其麵前,都顯得有些渺小了起來。

盲女先知來之前估計怎麼也冇有想到。

生命起源之山腳下,王城的下麵。

是這樣的景象。

但是她也感覺到了什麼,感覺到了空氣之中有什麼東西在動。

“是什麼?”

“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動?”

“在朝著我過來?”

黑暗裡一隻龐大無比的魔蟲眷屬從黑暗之中探出身體來,不斷延伸往上。

其他的魔蟲也跟著探出了身體,環繞在了螺旋階梯的邊緣。

它們的身體蠕動著,出現各種變化。

有的生長出了觸角,有的長出了嘴巴,有的長出了眼睛。

然後。

觀察著這個闖入了神靈禁地的凡人。

生命起源之山本身也可以說是一處死亡禁地,它也同樣是魯赫巨怪的領域,隻是這禁地深埋於大地之下,常人根本無法見到。

這些怪物們在觀察著盲女先知,她雖然未能成為魔女,但是身上有著魯赫巨神的氣息。

因此。

這些魯赫巨神的眷屬將她當成了同類。

先知也感覺到了它們,隨著對方的靠近,她看到眼前一道道強大旺盛到極致的生命之光亮起。

盲女有些激動,這樣強大的的生命律動就已經證明瞭什麼。

至少證明她找對了地方。

“是誰?”

“你們的生命之韻真強大,我從來冇有見過這樣強大和旺盛的生命力。”

“你們不應該是凡人,凡人不會有這樣的力量。”

“你們是……神的仆從嗎?”

盲女先知伸出了手,對方低下頭。

她觸碰到了一隻大的難以言喻的眼睛。

黑暗裡。

一隻冇有雙眼的女蛇人被一群來自於久遠時代的怪物們包圍,其中一隻怪物睜著龐大的眼睛,任由對方觸摸自己。

這是何等恐怖的景象,常人恐怕一瞬間就要被嚇瘋了。

這些怪物正是生命權能半神,魯赫巨怪鑽地魔蟲的眷屬。

根據它們的出現和更下方的景象可以發現。

這裡就不是什麼神留下的通往地下的巨穴,這隻是這些可怕的怪物從地底之下挖掘上來的,一個通往地麵的入口。

這些恐怖的怪物在大地之下活動,挖掘出了無數的通道,組建出了一個龐大的地下迷宮。

灰色的霧是它們分泌物,這些灰霧可以讓岩石變得更加堅固,但是同時也可以讓生命被石化。

這些巨怪的眷屬吃掉大量的岩層,體型會變得越來越龐大;等到輪迴將至的時候,龐大到超越極限的身軀便會化為一條礦脈。

本身和神血則迴歸於鑽地魔蟲的身體之內,開始下一度輪迴。

凡人生活在地麵之上。

大地之下則到處都是這些怪物的巢穴。

七位魯赫巨怪承托起魯赫巨島,而它們這些眷屬也有著各自的職責,運轉著魯赫巨島的一切。

就像是塞勒海妖的水源源不斷流向大地各處,鑽地魔蟲和它的眷屬運轉著礦脈的誕生。

雖然目前的凡人,對於這座巨島的探索還隻是存在於表皮。

但是神明早就在暗中。

埋下了祂們的饋贈。

從某種意義上神話和傳說說的的確不錯,這裡就是諸神之地。

諸神賜福之地。

盲女先知突然想到了蘇科布所說的話,麵前的這些場麵,此刻完全證明對方所說的都是真的。

“大地之下,隱藏著秘密!”

盲女先知看向巨穴之底,她知道在這大地之下,在這些魯赫眷屬的源頭。

就是神明的所在。

“在底部!”

“一定就在底部。”

“神明,就在哪裡。”

“生命主宰留下的庇護之神一定在那裡。”

她不知道那位神祇的名字,但是她還有一個辦法。

那就是下去,直麵那一位神祇。

她要去請求對方。

請求祂接受凡人的信仰和供奉。

---------------------

荒原之上。

荒地巫靈的首領蘇科布居住的地方很樸素,他和其他荒地上的人一樣,閒暇時住在山腳下一處依靠山體建築的房屋內,類似於窯洞。

透過木窗可以看到下麵的小鎮,大多數都是土房,依靠著山腳層層而建。

遠處還有開墾的田地和引來的水渠。

蘇科布靠在長椅上側躺著,看著外麵的藍天白雲。

他的眼前卻浮現出了一扇巨大的門,門上有著智慧之路。

耳畔迴盪著神明的聲音。

“轉生法已經不符合時代了,蘇科布。”

“不必去恪守前人的辦法,後來之人一定能夠找到更強大,更好的道路。”

“因為你們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的。”

“去找到屬於巫靈的,屬於你們這個時代的,屬於你自己的成神之路。”

這是真理與知識之神對他所說的話。

神雖然對他說,他看起來還冇有準備好。

但是最後。

還是將智慧之路賜予了蘇科布。

知識與真理之神冇有像鍊金之神那麼死板,覺得智慧之路就是轉生,要等到最後才能使用。

祂一早就看出了,如果再恪守之前的辦法去成神,這個紀元就不可能出現半神。

現在的凡人和之前不一樣,現在已經有著多位半神出現了,半神是什麼樣的存在,神話之路已經被摸透了。

而不是趟著石頭過河。

就好像神恩術一樣,智慧之路也一樣需要新的變化。

但是對於蘇科布來說,他連巫靈神恩術,連自己的使徒道路都冇有摸清楚。

至今。

他的巫靈之書依舊是一片空白。

蘇科布再度看起了智慧之路,這種神話秘典不再是用書籍和實物的傳承具現出來的了,而是直接印在了蘇科布腦海之中。

並且蘇科布不能夠對任何人說起其中的內容,甚至其他人也不可能從他腦海裡麵得到這份秘典,那必將驚動真理與知識之神。

真理與知識之神最清楚,這樣的神話秘典如果散播開來是怎樣可怕的一件事情。

因為光是擷取其中的一部分,便是製造神話道具的方法。

這足以說明其危險性。

“神話之樹,或者說神話之路。”

“靈性的根、智慧的乾、**的枝、記憶的葉!”

“智慧由此而來,文明由此而生。”

“就連神明,也是從此中誕生。”

“巫靈掌握的是記憶的力量。”

“我的巫靈之書就是記憶之力的象征,我該怎麼運用這一股力量,我想要用這股力量做成什麼事情呢?”

蘇科布一直在苦思冥想。

“記憶的力量到底是什麼?”

“資訊的載體?”

“是文字?是畫麵?還是聲音?亦或者其他的東西?”

而更讓蘇科布迷茫的是,真理之神所說的那句話。

“蘇科布!”

“你想要成為什麼樣的神明呢?”

或許正是因為這一句話,才一直讓蘇科布的巫靈之書處於空白。

他感覺,當自己填充巫靈之書的時候,不僅僅是選擇了某一種力量。

也是選擇了自己的未來,選擇了成為神明的道路。

當天下午。

蘇科布收到了一封來自於潘斯城的信,信是通過彩虹樹送過來的。

寄信人是萬蛇神廟的先知,她告訴蘇科布,自己在他的提醒之下找到了通往神靈國度的道路。

她已經開始準備,前往神明的殿堂。

她想要親自和神明締結契約,為萬蛇王庭借來神明的庇護和力量。

蘇科布起身,寫起了回信。

“萬蛇神廟的先知。”

“我收到了您的來信,雖然早先一直都有過猜測,但是冇想到傳言竟然是真的。”

“我還是想要提醒您,在愛維爾人之中流傳著這樣一句話。”

“神明是太陽,不論你過度的靠近神,還是遠離神,都會帶來滅頂之災。”

“並且最近我調查了當年留下的典籍,觀看了大量西迪王留下的記載。”

“月之魔女尼婭極有可能是失敗了,她遭受了力量的反噬,因為那是一種和我們血脈完全不同的一種力量,生命主宰的權能。”

“我們是智慧血脈的種族,要融合生命權能的力量必定要遭受可怕的痛苦,還有無法挽回的代價。”

“所以我還是再三勸說您,希望您能夠慎重一些。”

知識神廟供奉的主神是智慧王冠,也可以說是智慧之王萊德利基;再加上蘇科布目前走到的高度,被神明選中的預備從者。

所以蘇科布對於智慧權能和生命權能的一些差彆是知曉的,知曉他們是智慧種,力量來自於智慧王冠。

力量雖然來自於智慧王冠,但是他們的生命形態卻是生命主宰製造的。

智慧王冠的力量,萬物母螺的賦予。

纔是一個擁有生命和智慧的物種的誕生。

不過一些更古老的隱秘,他也就不知曉了,也無法在信中多說。

蘇科布寫完了自己的回信,又重新看了一遍先知寄給自己的信,當看到和神明締結契約的那一段。

“和神明締結契約!”

“這真的是凡人想象之中,最極限的事情了吧!”

他在想,估計先知怎麼也想不到。

他的神明,真理與知識之神不僅僅和他締結了使徒契約,還希望他能夠成為自己的從者,新的神明。

但是想到契約這兩個字的時候,蘇科布愣了一下。

他突然冒出了一個想法。

“契約。”

“神與人會訂下契約,凡人與凡人也會訂下契約,契約是文字形成的。”

“普通的文字,因為契約的效力,而形成了一種無形的力量。”

“契約是不是也可以視為是一種力量呢?”

“如果有人能夠賦予契約力量的話,那麼這個世界是不是就被賦予了秩序?”

蘇科布更想到了一個傳聞。

“聽說林中仙女能夠藉助夢界的力量,讓雙方達成的契約被夢界所見證,最後具備超凡力量的效應。”

“這種力量到底是怎麼形成的?”

“我們和凡人也能夠借鑒和使用嗎?”

蘇科布突然站了起來,這突然的靈光一閃好像為他指明瞭一條道路。

他連忙喊出了自己的學生,讓他替自己將信寄出去,自己一個人卻回到了巫靈組織的地宮之中,開始了參閱大量資料和訊息。

另一邊。

先知很快就收到了蘇科布的信,她手觸摸在上麵,閱讀著紙上的文字。

先知看到了蘇科布為自己查閱典籍的那一段,先知臉上露出了些許喜悅的情緒。

“蘇科布先生真的是個善良的人。”

“您雖然離開了潘斯城,還一直掛念著我,替我檢視了這麼多事情。”

雖然蘇科布最後拒絕了她的邀請,但是先知還是表示理解。

畢竟蘇科布不論是從身份,還是其他方麵,都冇有插手萬蛇王庭這個爛攤子的理由。

當從信上得到了月之魔女尼婭失敗的訊息後。

先知雖然感覺有些難受,但是還是勉強擠出了些許笑容。

盲女不僅僅是為前人冇有走通魔女之路而難受,也為上一位魔女的結局而悲傷。

“這就是神明是太陽,不可靠近的意思嗎?”

笑的是,最後月之魔女尼婭想要做的事情成功了。

最後愛維爾人迎來了她想要的未來,一個繁華盛世。

她覺得她們是如此的相像。

她們都在渴望著能夠借來神明的力量,來保護自己的國家。

不過想一想。

如果冇有一定想要守護的東西,誰願意接受那種智慧血脈被剝離的痛苦,去承受那無法挽回的代價呢?

盲女摺好了信,收了起來。

雖然蘇科布再三勸阻她,她還是想要試試。

“如果能夠為人間借來火種,被太陽所融化也是個不錯的結局了。”

這一代的神廟騎士團團長急匆匆從外麵衝了進來,告訴了先知一件事情。

“先知大人!”

“暗月要帶著陛下離開了!”

先知早就預料到了:“他又開始提遷都了?”

神廟騎士團團長說:“他這一次放棄了遷都,但是他說是恢複幾百年前的雙都國策,但是那都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

“那個時候情況完全不一樣,萬蛇王庭就是一群部落混在了一起,四處遷徙放牧,現在的萬蛇王庭是一個龐大的王國。”

“我們南方有著大量的農耕種植區,北方有著成片的牧場;我們西邊有著大量的碼頭港口、船隊、商隊,中央地區有著這麼多的工坊。”

“我們早就不用四處遷徙了。”

“他帶著陛下去了月蝕城,還怎麼可能會回來?”

“這就是遷都。”

先知看著義憤填膺的神廟騎士團團長,這一次冇有和上一次一樣堅決反對。

“讓他們離開吧!”

“我們留下就好了。”

神廟騎士團團長愣住了,不知道為什麼這麼短的時間內先知的態度就發生了改變。

先知看向了生命起源之山。

“神為我們留下了庇護。”

“他用他的方法去建造他想要的國家,我用莪的方法去祈求神的庇護。”

“如果最後。”

“他不能挽救這個國家,那麼就讓我來吧!”

------------------

剛剛遭受了災難的潘斯城中遍地哀嚎,痛苦絕望瀰漫在城市的上空。

而在這個時候。

城市裡湧現了一個傳聞,所有人都議論紛紛。

“聽說了嗎?這一次災難是南方佬引起的,他們想要滅掉我們。”街道之上許多人湊在一起。

“奸細都抓到了,聽說這一次原本他們想要毀掉整個潘斯城,然後出兵打過來。”有人也聽說了。

“幸好暗月將軍反應得快,將月蝕軍團調了過來,要不然這一次就不止是城西區了,整個王城都要遭受災難。”這位明顯是暗月將軍的支援者,哪怕原先不是,現在也是了。

“就是南方佬乾的,上個星期來了不少南方的商隊,就是這些人。”一名商人打扮的蛇人說道。

“冇錯,我都親眼看到了這些人,聽說都被抓了。”有人附和。

眾說紛紜。

每個人都說自己有證據,每個人都說親眼目睹。

哪怕有些人開始不信,現在也慢慢覺得是真的了,而且隨著說的人多了,情緒也積累和傳遞得越快。

這一下,原本的哀嚎、悲傷。

全部都漸漸轉化為了憤怒。

街道之上每個人都怒火沖天,有人直接登台大喊。

“複仇,一定要讓他們付出代價。”

“那些南方佬都不是什麼好東西,我早就知道。”

“他們早就出賣了自己的信仰,聽說之前蘇因霍爾人一來,他們就要把萬蛇之母從神廟裡移出去,他們這是要乾什麼?

“我聽說,蘇因霍爾人都冇提,是他們自己主動要這麼做的,就是為了和我們劃清界限。”

“這些叛徒,他們會遭到懲罰的!”

不僅如此,當天下午又傳來了訊息。

南方的叛逆們派出了船隊,沿著牧者之河而來,攻打了萬蛇王庭的重要港口瑟克港。

這是想要截斷潘斯城和萬蛇王庭核心區域的物資來源,也證實了之前的傳聞。

這一下,整個潘斯城內的激動情緒徹底爆炸了。

成千上萬的城民站了出來,甚至包圍了王宮,要求王庭做出應對。

暗月將軍這一次冇有出現,出來的是副將。

副將站在王宮前對著所有人說:“暗月將軍正在和大人們商議事情,現在會議還冇有結束。”

“不過大家知道的冇錯,這一次的災難正是南方五領勾結臭名昭著的深淵教徒造成的。”

“我們抓住的奸細,已經證明瞭這一切都是南方五領的陰謀。”

“而就在不久前,他們已經宣佈脫離了王庭,在城邦人的控製下組建起了所謂的聯盟。”

“不過暗月將軍說了,一定會讓他們付出代價。”

副將的一番話,讓所有人都氣炸了,人潮紛紛大喊著,要讓南方城邦聯盟付出血的代價。

這個時候,副將適時的說道。

“複仇一定是會的,但是我們目前要先做好準備。”

“因為來自於南方五領的叛逆們攻打了瑟克港口,也威脅到了我們的安全。”

“為了應對危機。”

“暗月將軍準備恢複曾經的另一個都城月蝕城,同時募兵組建新的軍團,不過同樣會保留現在的都城潘斯城。”

“願意離開的人,可以選擇前往月蝕城,那裡正需要大家來保衛國家。”

“不願意離開的人,也可以選擇留在潘斯城。”

人們之中這一次出現的抗議聲,明顯比上一次要小得多了。

而其中大量在災難之中流離失所的人,更是大喊著。

“去月蝕城!”

“我第一個去,我要加入新軍團。”

“冇錯,我要跟著暗月將軍,讓那些南方佬付出代價。”

另一邊,王宮政務大廳的暗月將軍和一群貴族正在討論著關於帶著萬蛇之王南巡的計劃,可以聽到現在依舊有著不少反對聲。

但是聽著外麵的人潮聲越來越激烈,所有人都好像瘋了一樣。

政務大廳內的氛圍又漸漸變了。

最後。

所有人一致通過了暗月將軍的提議。

暗月將軍並冇有直接宣佈和南方聯盟開戰,事實上這個時候他們也冇有能力去進行遠征了,更麻煩的是萬蛇王庭也並不知道南方聯盟究竟得到了蘇因霍爾多大的支援。

暗月將軍決定先整理內部,將都城遷往距離海邊和港口更近的月蝕城。

雖然暗月將軍最後還是“妥協”,恢複雙都的策略,但是這個妥協也就是安慰一些其他人,根本冇有任何意義。

實質意義上就是,月蝕城將成為新的都城。

暗月將軍將要帶著受災的人和萬蛇之王前往月蝕城,實行自己的遷都和改製計劃,將原先流於表麵和爭議不斷的國策真正落實下來,幾個行省將會劃分出來,實行新的製度。

隨著會議結束,暗月將軍躺在了椅子上。

看上去非常疲憊。

但是卻又讓暗月將軍暫時放鬆了下來,哪怕接下來要麵對的敵人和問題依舊嚴峻,但是他總算是邁出了第一步。

是這一場災難的降臨,讓暗月將軍邁出了第一步。

而除此之外,暗月將軍也有了一個全新的收穫,一個強大的底牌。

暗月將軍此刻,又想起了那個深淵教團製造出來的暴怒之子。

“拜倫!”

這股力量如果運用得好的話,那將是一錘定音的力量。

使徒級彆的力量,整個魯赫巨島目前也隻能找出兩個來。

一個在日出之地教學,一個在荒原之上隱居。

雖然目前拜倫依舊不知道如何使用這一股力量,但是這隻是時間問題;目前拜倫已經徹底相信了暗月將軍,鼓足了氣要向南方城邦聯盟和深淵教團複仇。

遷都的計劃很成功,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之中。

暗月將軍護送萬蛇之王出發離開潘斯城的前一天,他來到了萬蛇神廟。

最近萬蛇神廟雖然冇有說支援他,但是也冇有反對他。

這讓暗月將軍很奇怪。

見到盲女先知的一瞬間,他立刻對著這位先知說道。

“先知大人!”

“我希望您能夠跟著我們一起離開。”

盲女先知站在神像下,她好像早就知道暗月將軍要來,她冇有說自己離不離開的事情,這件事情她早就已經決定好了。

她向神祈禱完畢之後,轉過身來看向暗月將軍。

她看不到對方的模樣,隻能直視著對方的生命之光,但是正因為如此,給人的壓力更大。

被她看著,就好像被直視著內心的最深處。

她搖了搖頭。

“暗月!”

“你冇有信仰!”

暗月將軍:“隻是因為我要離開潘斯城麼?”

“那麼那些冇有住在生命起源之山腳下的人,是不是都算不上信徒了?”

盲女先知說:“與這無關,你知道我在說什麼。”

“你冇有信仰,僅此而已。”

“與其他事情無關,與你要遷都無關。”

暗月將軍沉默了,他突然抬起頭看向了神明的雕像。

哪怕在這神廟之中,他也絲毫冇有遮掩的說道。

“先知!”

“你說的不錯。”

“我不信神,因為他無法給我想要的。”

盲女先知:“當著神的麵,你還真的是坦誠。”

暗月將軍笑了,他好像還不在意這些。

“我不說,神難道就不知道嗎?”

“神難道不知道我們內心是什麼樣的?難道不知道我們信仰虔誠不虔誠嗎?”

“我們要承認自己的自私,承認自己的卑劣,承認自己的野心。”

“人就是這樣的存在。”

“我們可能會一時變得高尚,一時間變得偉岸,但是大多是時候,我們就是卑劣而陰暗的,我們被**所控製著。”

他一邊移動經過兩座神像和壁畫之下,口中一邊說著。

“或許是因為神明居住於雲端之上,而我們活在泥潭塵埃之中。”

“哪怕是對麵高高在上的諸神,我們的**和貪婪也不改半分;神如果對於我們冇有用,神如果不會迴應我們,神明如果不能滿足我們的**。”

“我們就不會一直真心的去信仰祂!”

“隻因為祂們創造了這個世界,創造出了我們?我們就會迴應以永久的虔誠?”

“不,我們想要的永遠隻有更多。”

“我們的貪婪永無止境,我們的渴望冇有底線。”

“一旦神明冇有迴應,冇有滿足,我們就會懷疑祂,我們會質疑祂,我們甚至還會怨恨祂!”

暗月將軍注視著先知。

“不隻是我,這座城市裡的其他人,這座神廟裡的神侍們。”

“他們就真心的信仰著神明嗎?”

“他們有的是茫然不知的隨從,有的隻是享受著因為神明為他們帶來的好處,一旦信仰神明冇有好處,他們就會立刻拋棄神明。”

“就像南方的那幾個領主一樣。”

暗月將軍甚至質問先知。

“先知!”

“哪怕是您,您會將自己的一切交給神明嗎?”

“您,不是也想要從神明那裡索取什麼嗎?”

說到最後,暗月將軍搖頭。

“我不信仰神明。”

“但是我也不質疑神明,不怨恨神明。”

“因為我從一開始,就不準備從神明那裡索取什麼。”

“我隻是用我的方式,去追尋我想要的結果。”

先知聽著暗月將軍的話,第一次明白了麵前這個存在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物。

“我看到了你的計劃。”

“你卑劣的利用了所有人。”

“你毫不在意的犧牲了那麼多人,隻為執行你想要的計劃。”

“現在,你成功了。”

暗月對於先知知道這些並不奇怪,因為先知在傳說之中就有預知的能力。

“那你為什麼冇有阻止我?”

先知告訴暗月將軍:“因為我冇有辦法阻止你,想要阻止你的時候已經遲了。”

“我不能看到未來,我隻能偶爾的看到遠方,看到那些已經發生的事情。”

“而發生後,再阻止你已經來不及了。”

“你已經成為了這個國家唯一的支柱。”

先知聲音有些軟了下來,她有些請求的對著麵前這個心如鋼鐵的男人說道。

“暗月!”

“慢一些吧,延緩一下腳步吧!”

“你太激進了,會讓這個國家崩滅得更快。”

她想要說,讓暗月給自己一些時間。

她已經找到了另一種方法,另一種她覺得更可行的方法。

雖然。

她現在也不知道這種方法能不能成功。

暗月沉默了一下,回答說。

“這個世界不會等待任何人。”

“敵人不會等我,時間不會等我。”

先知問暗月。

“暗月!”

“你究竟想要製造一個什麼樣的世界?”

暗月冇有說。

這一次會麵,二人誰也冇有改變對方的心。

暗月依舊堅定執行著自己的計劃,先知最後還是選擇留在了潘斯城,做著她覺得應該做的事情。

一艘艘大船抵達潘斯城邊,成千上萬的人登上了船,開始前往月蝕城。

人群之中。

拜倫跟隨在其中,很多人回頭遙望自己的故鄉,他卻連看都冇有再去看一眼。

他看的隻有南方,他眼中倒映著那一天的大火。

現在。

他要過去。

將那無儘火焰燃向他的敵人。

------------------

生命起源之山腳下。

古老的洞窟中。

盲女又一次來到了這裡,黑暗之中一個又一個巨影探出,圍繞著她。

先知這一次冇有再猶豫,她已經做好了準備。

她張開手臂,從螺旋階梯上一躍而下。

她的生命之火和那些黑影的火焰連接在了一起。

“請帶著我!”

“前往神明的國度吧!”

密密麻麻的龐大巨物黑影糾纏在了一起,將盲女先知淹冇。

魔蟲眷屬們突然變得躁動了起來,牧獸平原上的大地發出輕微的震顫,大地之下有著成千上萬的巨物在奔湧。

奔湧向,那未知的國度。

萬蛇神廟的先知消失了,很長一段時間都冇有人能夠再見到她。

一批又一批人離開了潘斯城,前往月蝕城。

而萬蛇神廟之中的神廟騎士團守衛著這座城市,一直冇有離去。

她們在等待著。

等待著先知以全新的身份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