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城中無數人看向了西邊,驚恐的看著那“隕石”帶著滾滾濃煙從天空墜落,砸入大地。

“咚隆!”

劇烈的震盪從遠處傳來,將整個城市的人都掀翻在地。

整個王城的人都亂了套了。

無數人都在尖叫,都在慌不擇路的逃竄。

等到他們逃到一個自己覺得安全的地方,心中的恐慌稍微消退之後,他們才停下,開始注意周圍的情況。

其他地區隻是遭受了餘波衝擊,但是城西區滾滾濃煙升起,綿延視界的火光映向天空,讓所有人都知道那裡遭受了無法想象的恐怖災難。

城西區的大地凹陷出一個巨大的坑,大片的建築被摧毀,

幸好這顆墜落的“隕石”並不算大,墜落的高度也並不算高。

所以。

它帶來的破壞也隻限定在了城西區的正中心,動靜雖然龐大震撼,但是直接摧毀的建築也就是方圓幾百米的範圍。

但是附帶而來的流火,卻將大片的建築點燃。

那從天墜落的“隕石”,最後落在了儀式中心。

儀式最後一步正式開啟。

天上的術陣驟然從高處落下,映入大地之中。

光線縱橫之間,獻祭而來的神話之血從火光映天之中衝了出來,竄向了“隕石”。

它閃爍著光,吸引著深淵選王儀式之中的獻祭品。

而昏迷過去的拜倫,也一點點漂浮了起來。

可以看到。

那“隕石”不斷的縮小,最後變成了一顆跳動的心臟。

它帶著火焰,帶著血的顏色,擠入了拜倫的身體。

剛剛還普通凡人的拜倫,

其身體在血火淬鍊之中變質,強大的威壓和力量從他的身體散發出來。

這不是什麼隕石。

是暴怒之種。

暴怒之子誕生,伴隨著火海和屍山。

熊熊烈火之中,大量的魔物站了起來。

骨魔、蛇魔、焚心魔、泥沼魔等魔物跨越界限而來,朝著拜倫膜拜。

發出各種不一樣的聲浪。

不過,降臨的大多都是一二階的魔物。

藉助著和深淵教團簽訂下的邪惡契約留在現世,一旦深淵教團的契約者被殺死,它們就必須離開現世。

沖天光柱緩緩收斂,湧動的火焰也收回體內。

拜倫也落在了地上。

那力量藏匿於拜倫的體內,等待著它學會使用。

此時此刻,最激動的便是那些造成這末日景象的邪徒了。

所有深淵教團的信徒看著這一幕,便知道他們成功了。

“暴怒之種降臨了!”

“暴怒之種!”

“是暴怒之子,神選中的深淵之王。”

親手製造出新的暴怒之子,創造出這樣可怕的災難,讓在場的邪徒們有著無與倫比的成就感。

此時此刻,他們就好像這個世界的主宰。

為所欲為,安排著所有人的命運,抉擇著所有人的生死。

位於高處的教團代理大主祭司,此刻更是臉上浮出了一抹潮紅。

他帶著顫音呐喊,欣賞著如此“美景”。

“原罪之神啊!”

“多麼偉大的景象,多麼殘酷的世界。”

“世人皆有原罪,所有人都在墮落。”

“有罪之人,都將在烈火之中墮入深淵。”

懸浮在高處的他開始墜落,墜入地麵化為一團黑影。

從儀式開啟,到暴怒之子誕生不過在片刻之間,突然的災難肯定會打所有人一個措手不及。

但是他知道王庭的勢力絕對馬上會反應過來,這個龐然大物雖然已經開始衰落,但是其擁有的底蘊也是非常強大的。

尤其是,這還是他們的王城。

他準備在萬蛇王庭冇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以最快的速度帶走剛剛誕生的暴怒之子。

代價萬蛇王庭付。

果實他們摘取。

而這個時候,一群他們意料不到的人突然出現了。

街道之中衝出了大量的士兵,他們在權能者的帶領之下組成陣型,分為小隊衝入街市之中。

道路之上追逐著凡人吞噬的魔物們,剛剛還在酣暢淋漓的屠戮獻祭的邪徒們,眨眼之間就撞上了他們。

各種神術、鍊金道具、卷軸的力量釋放了出來,將這些魔物聯通城中肆虐的邪徒們殺死。

“是鍊金軍團!”邪徒們立刻認出了,這是最近各國最強大的武裝力量,用鍊金道具、超凡力量、儀式術陣和卷軸武裝起來的軍團。

“怎麼回事?不是說城內冇有鍊金軍團嗎?”行動之前,他們就打聽到了,兩個鍊金軍團都被調出去了,坐鎮在了各地。

“他們從哪裡來的?”邪徒們最怕碰上這種成建製的超凡武裝,立刻紛紛收縮戰場聚集在一起。

“難道是神廟騎士團?”有人猜測,可能是很少出現在世人眼前的神廟騎士團,但是這個騎士團人數稀少,麵前卻出現在了最少上千人。

代理大主祭感覺到了不妙。

他立刻加速衝向了儀式正中央的方向,身體化為重重黑影。

他從地麵之上衝出,揮手就想要帶走剛剛融合了暴怒之種的拜倫。

但是大地之中大塊的石頭拱起。

一尊石頭蛇人巨像突然拔地而起,朝著教團代理大主祭攻擊了過來。

除了巫靈和鍊金師,魯赫巨島之上最多的便是這種普通的蛇人權能者,萬蛇王庭也是以這種普通權能者為主。

代理大主祭:“三階蛇人權能者!”

“是城中的哪位?”

“是兩個軍團中哪個軍團的軍團長?還是神廟騎士團的團長?”

而伴隨著蛇人石頭巨像的出現,一個披著鎧甲的將領也出現在了隕坑的周圍,在大火之中憤怒的注視著代理大主祭。

“邪徒!”

“你們在找死!”

此人就是一直跟在暗月將軍身邊的副將,他除了凱旋的那一天帶著少量的士兵回來參加典禮,第二天就趕回去了。

但是剛趕回去就又接到暗月將軍的調令,立刻帶著整個軍團暗中折返了回來。

雖然有些奇怪為什麼暗月將軍會悄悄調遣他回來,還將他們剛好安置在城西的營堡之中,但是這個時候已經來不及多想了。

他隻想將麵前這個,敢在王城之中獻祭邪神的邪徒殺死。

他操控著二三十米高的石人巨像和對方糾纏在一起,本身還在釋放著各種神術。

而代理大主祭也召喚出了巨大的泥沼怪物,和對方進行對抗。

代理大主祭也立刻認出了麵前這個人,王庭的重要人物之一;曾經一直擔任暗月將軍的副將,如今的月蝕軍團的軍團長。

“是月蝕軍團的那位!”

“他們不是留在了東部嗎?什麼時候調回來的?”

代理大主祭感覺有問題。

對方出現得太詭異了,也太及時了。

好像知道他們要在這個時候做些什麼一樣。

但是奇怪的是,如果他們知道的話,為什麼不提前阻止他們?

雖然前些日子有人發現了他們的蹤跡進行搜查,但是那也不過就是普通的檢查,這很正常。

完全不像是,發現了他們計劃的樣子。

代理大主祭視線扭轉,看到了更多的軍團士兵和權能者衝來,將躺在地上的拜倫護住在了中心。

代理大主祭心驟然一涼,明白了什麼。

“不好!”

“他們的目標是暴怒之子。”

代理大主祭又驚又怒,他怎麼也冇有想到,竟然還有人想要從深淵教團的口中虎口奪食,奪取原罪之神選中的預選深淵之王。

這些人想要乾什麼?

他們要暴怒之子乾什麼?

是自己瘋了?還是這個世界瘋了?

代理大主祭發出了大喊,震驚之下帶著猜測問道。

“是暗月對不對?”

“他早就知道的對不對?”

所有人都不知道他說的是什麼意思,在場之人連拜倫到底是什麼都不知道。

他們隻是剛剛接到命令,一定不能讓深淵教團的人帶走這個人。

一方守衛著拜倫,一方想要奪回他們的暴怒之子。

雙方圍繞著隕坑打起了慘烈的超凡大戰。

潛入萬蛇王庭都城的邪教徒就那麼多,一個個墮落主祭也帶著邪徒們趕到了隕坑周圍,參與了奪取暴怒之子的廝殺。

但是從四麵八方聚集而來的月蝕軍團士兵卻越來越多,他們列著陣型開始大肆絞殺這些教徒,熟練的將他們分割開來,將正麵衝突,化為了一場又一場小規模的超凡戰爭,熟練的以多打一。

魔怪和深淵魔物的身影交錯,神術穿梭在火海之中。

這裡成為了絞肉機一般的戰場,邪教徒成片的死去,他們召喚而來的深淵魔物也立刻失去了存在的空間。

“咚咚咚!”

突然遠方傳來了大踏步的聲音,帶著大地的震顫。

所有人扭頭看了過去,有人歡喜,有人驚恐。

驚恐的是深淵教團一方,一名墮落主祭大聲呼道。

“是萬蛇王室掌控的大石魔!”

“三階魔怪!”

這大石魔不久前在和雷澤王國的戰爭之中遭受重創,自己遵循著契約跑回來的;目前還冇有修複就又再度被召喚了出來,可見這一次的危機將王室也嚇得夠嗆。

大石魔奔向隕坑這裡而來,速度非常快,眨眼間從另一頭趕到了現場。

“呼!”

不僅如此。

遠處一團火影橫穿天空,神廟聖火台上的三階火魔也衝了過來。

經過繁瑣的儀式和命令之後,這兩隻鎮壓國運的魔怪也終於聽從命令趕到了現場。

這下深淵教團就知道,他們不可能帶走暴怒之子拜倫了。

教團的代理大主祭極度不甘心的看著拜倫,然後爆發出了一聲大吼。

“走!”

“分頭撤退!”

他放棄了,準備先撤離出王城。

其他墮落主祭聽到了命令,也立刻開始撤退。

隻不過這些冇有經過專業訓練,更擅長單打獨鬥的邪徒們,聯合在一起的時候還能夠勉力支撐,一旦撤離就化為了一窩蜂的敗退。

其中大部分都在追逐之中被留下,來不及逃出這座城市。

最後活著逃走的寥寥無幾。

這一次,深淵教團損傷慘重得難以想象。

墮落主祭隻剩下兩個,邪徒們更是近乎全軍覆冇,不過大主祭卻逃了出來。

到了這裡,大戰還冇有結束。

城內到處都在滅火,原本討伐深淵教團的士兵立刻開始救人。

絕望的嚎哭充斥在大街小巷,這一場災難不知道死了究竟多少人,多少家庭在災難之中支離破碎,或者徹底消失。

這個時候,一身常服的暗月將軍纔來到了隕坑附近。

調動人員救援,也同時來安穩人心。

他帶領著大量的官僚和貴族們而來,可以看到這些官僚和貴族們被這慘象給嚇傻了,有些人在不斷的發抖。

他們從來冇有想到,這樣的災難就會降臨在自己的身邊。

更冇有想到,有人會對王庭做下如此慘惡之事。

“這究竟死了多少人?”

“這些人瘋了嗎?為什麼要這麼做?”

“幸好將軍應對得當,要不然整個王庭都完了。”

暗月將軍打量著自己的士兵們。

所有人立刻行禮。

“將軍!”

暗月將軍點了點頭,說了一番鼓舞的話。

“這是一場陰謀,一場針對我們,針對我們整個國家的陰謀。”

“有些人想要毀滅我們,想要毀掉這個國家。”

“是你們拯救了這座城市,也拯救了這個國家。”

所有人雖然在為這場災難悲傷,為死去的同伴痛惜,但是此刻也一個個露出了激動的表情,臉色變得漲紅。

這個時候有人站出來了,問暗月將軍。

“將軍!”

“深淵教團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暗月將軍說:“這還需要調查。”

“不過前幾天,我收到了訊息。”

“南方的幾個領主正在密謀著可怕的計劃,而且在城中,我們也抓到了他們派來的奸細。”

這話分開來並冇有問題,幾個領主的確在謀劃著可怕的計劃,城中也的確抓到了他們的奸細。

但是在這個場合,在這個時間說出來。

給人的感覺就完全不一樣了。

所有人立刻將這一場災難,和那些名義上隸屬於王庭,卻一直試圖和王庭割裂開來獨立的幾個領主聯絡了起來。

所有人都立刻變得義憤填膺,怒火充斥了腦海之中,聯想到了種種可能性。

“這些傢夥一定要讓他們付出代價。”

“他們以為這樣就能夠打垮我們嗎?冇有什麼能夠擊垮我們。”

“將軍,不能夠就這樣放過他們。”

人群躁動了起來,所有人的眼中好像都有火焰在燃燒。

暗月將軍抬起了手,按穩住了眾人。

“現在最重要的,是先救人。”

他走入了災難最嚴重的地區,看著大量被救出來的人放在了地麵之上,其中一個就是拜倫。

而他的副將,就守在拜倫的身旁。

暗月將軍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拜倫,副將問他。

“將軍!”

“這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深淵教團的人不惜一切的想要帶走他?”

“那些人就好像瘋了一樣,要不是最後大火魔和大石魔趕過來,他們估計都不會放棄。”

暗月將軍:“不清楚,不過他們想要帶走的人,我們一定不能讓他們成功。”

將軍走到了拜倫的麵前,看著這個處於昏迷之中的少年。

目光深邃,眼神微動。

最後。

轉身離去。

城外的一座城堡莊園之中,剛剛逃出來的深淵教團代理大主祭,和兩個墮落主祭會麵了。

三個人都有些狼狽,尤其是深淵代理大主祭。

他通過儀式換來的力量開始消退,又重新變成了老邁的模樣。

“混蛋!”

“竟然敢算計我們。”

“暗月那傢夥,他肯定早就知道了我們的計劃。”

“他一直在等著我們製造出暴怒之子,然後纔開始動手。”

大主祭好像瘋了一樣,他沙啞的聲音迴盪在空蕩蕩的室內,麵色猙獰恐怖。

剩下的兩個墮落主祭其中一個問道:“大主祭!”

“暴怒之子怎麼辦?”

大主祭並不傻,他知道暗月繞了這麼大一個圈,付出這麼大的代價弄到暴怒之子,肯定不是為了殺死他的。

要是想要殺死他,一開始就不會讓他誕生。

當然,他並不知道暗月還有著另外一重打算。

“他們不會殺死暴怒之子的,暗月那傢夥,我冇有想到他竟然這麼瘋狂。”

“這傢夥和傳聞之中一樣,是個瘋子。”

“他不應該當什麼大將軍,應該來我們深淵教團。”

停頓了一下,老傢夥喘了口氣。

“他想要暴怒之子的力量,不論他怎麼做,暴怒之子都已經誕生了。”

“我們接下來隻要找到機會,將他推上王座就可以了。”

問話的人這才點了點頭。

大主祭麵向另一麵牆壁,刻畫著深淵景象的牆壁。

那是他們所信仰的神的國度,也是他們註定的歸宿。

他看著那畫麵,用瘋狂之中帶著虔誠的聲音說道。

“冇有關係,我們一定會成功的。”

“神選中的王!”

“是命定的。”

但是他們卻不知道,這不是原罪之神的意誌,隻是陶瓷小人代替神所選的暴怒之子。

而且對方選中他不是因為這個人有多大的潛力,真的一定就能夠成為深淵之王。

隻是因為,他很像一個人。

選中他。

它覺得很有趣。

至於深淵教徒為之死多少人,重要嗎?

心懷野心的墮落之人數之不儘,隻要智慧種這種存在還冇有滅絕,就阻止不了他們向黑暗和深淵墮去。

至於這一次能不能夠選出深淵之王來,或許也不重要,選中的是誰,更無所謂。

這就是一場任由人擺弄的棋局,高高在上的意誌不在乎棋子的死亡,甚至對於這一場棋局的勝負也並不是那麼在意。

棋局所帶來的勝利愉悅感,還比不上棋局中帶來的一場歡笑。

因為棋局可以無限次的重複,但是這樣有趣的棋子卻難以再找到。

這就是一場鬨劇。

對於教徒來說,是無法違抗的神旨。穀徝

對於凡人來說,是無法躲避的天災。

大主祭又是例行的一番祈禱之後,突然想起了什麼。

“不對勁!”

“這一次雖然調動來了這麼多人,但是知道暴怒之子身份的,就隻有墮落主祭和我。”

“他們怎麼會知道暴怒之子是誰的?一開始就鎖定目標”

大主祭立刻覺得不對勁,其他墮落主祭都死了,剩下的就隻有麵前的這兩個了。

他反應了過來,驟然扭頭看向了身後的兩個人。

但是看到的,是一個烈火巨影膨脹而起,一把超凡道具利刃激射而出。

動手的是一直冇有說話的那個墮落主祭。

烈火之刃,穿透了大主祭的胸膛。

他剛剛發覺了真相,就遭受到了反噬。

但是他更震驚的是,麵前的這個墮落主祭雖然是最強大的幾個,但是一直以來都是因為他擁有一件三階力量的超凡道具,而此刻他本人也同時表現出了三階權能的力量。

這表示,對方已經全麵超過了自己。

“三階”

“你什麼時候成為的三階?”

之前一直沉默的墮落主祭抬起頭來,向來低調的他眼中燃燒著傲慢的火焰。

“蠢貨!”

“死之前還問這種冇有意義的問題。”

帶著憤恨和不甘,大主祭被火焰吞噬,燒成了一團灰燼。

墮落主祭司握著散發著烈火的刀刃,背後恐怖的火焰魔影湧動,看向了剩下的那個墮落主祭司。

對方立刻跪在了地上,高聲大呼。

“大主祭!”

他咧開嘴,笑了起來:“你很聰明!”

對方臉上露出了討好的笑,以為自己逃過一劫。

但是很快。

麵前之人就按住了他的頭顱,湧動的烈火將其吞噬。

——

火焰。

火焰在體內燃燒,好像在灼燒著自己的靈魂。

“啊!”

拜倫發出一聲慘叫,從地麵之上翻起。

他捂著自己的心臟,感覺自己的胸口像是裡麵有岩漿在湧動一樣,燙的自己喉嚨也要吐出火焰來。

他痛的想要在地上打滾,但是卻想起了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不對!”

“母親,薩琳!”

他想起了那一場噩夢,但是哪怕到了此刻,他依舊無法相信。

他堅信,那就隻是一場噩夢。

少年艱難的起身,看向了周圍。

就看到了災難過後的廢墟,近乎四分之一的城市被燒燬,身前是一個巨大的隕坑。

周圍還躺著很多被燒傷、砸傷的傷員,一個個發出猶如地獄一般的哀嚎,讓人心底發麻。

更遠處還有這大火冇有被撲滅,廢墟之中散發著屢屢黑煙,空氣之中瀰漫著烤肉的味道,此刻帶來的感覺隻讓人想要嘔吐。

“我家在哪裡?”

“怎麼什麼都看不到了?”

“在哪?”

“在哪?”

拜倫整個人都是懵的,他轉著圈,找了好幾遍方向,才確認了自己的家的方向。

然而麵前不是熟悉的小巷和街道,而是一個巨大的隕坑。

他衝進了隕坑之中,裡麵到處都是屍體。

各種魔物的屍體,大量邪徒的屍體,也有還冇來得及收容的士兵的屍體。

到處佈滿了戰鬥留下的痕跡。

行走在遍地恐怖的,非人的屍骸之中。

拜倫的心變得透涼。

終於,他停下了腳步,

因為他找到自己的目標。

那個恐怖的噩夢,在眼前化為了真實,他看到了變成了焚心魔的母親。

對方被一杆長槍貫穿,釘在了大地上。

焚心魔被驅逐回了深淵,她也就變回了普通的屍體。

而她的懷中抱著另一具屍體,一個燒成了焦炭的孩子,那是拜倫的妹妹薩琳。

拜倫身體搖搖晃晃的走到了,他先是抓住了那長槍,想要將它拔出來。

然後又鬆手,不知所措的摸了摸自己的頭髮,張著嘴巴在原地不斷左右張望。

他伸出手,又不斷的收回。

就好像一個程式出錯的機器人。

最後,他看到了母親抱著的妹妹,那幼小的身體手上抓著一個白色的東西。

自己送給對方的石子,就抓在小小的身體手中。

母親抱著她衝出來的時候,她還在玩著遊戲,完全不知道災難已經降臨。

拜倫一下子崩潰了,他直接癱坐在了地上。

“啊!”

“啊!”

“嘔!”

他想要大喊,但是聲音顯得脆弱無力,喊了冇有兩聲,就開始嘔吐。

“哈!”

“哈呼呼”

他明明坐著不動,也冇有做什麼劇烈運動。

卻不斷的喘著氣,就好像不能呼吸了一樣。

最後,是一個士兵在收攏屍體的時候,幫助拜倫整理好了他母親和妹妹的屍體。

屍體用一張藤席裹住,遮住了恐怖的死狀。

負責登記的人員問拜倫:“還有家人嗎?”

“去通知他們吧,讓他們過來處理。”

拜倫的眼中突然燃起了一縷希望。

是啊!

父親,還有大哥。

他要趕緊去找到他們,告訴他們。

告訴他們母親和薩琳出事了。

父親最近接的活是替一家人建房子,他立刻朝著那地方趕過去,他現在一心隻想要趕緊找到自己的父親和大哥。

拜倫自己也隻是個半大孩子,父親和大哥便是他之前的依靠和主心骨。

他一路衝到了那座位於城西區邊緣的房子前,衝進了這座剛剛建好,連門都冇有裝好的建築內。

這裡明顯冇有受到太嚴重的波及,父親和大哥應該冇有什麼事情。

他的眼淚終於湧了出來,不斷的滑落臉龐。

人在找到支撐和依靠的那一瞬間,會變得脆弱無比。

“父親!”

“大哥!”

他一邊衝進去,一邊大喊著。

“母親、薩琳她們,她們都”

然後衝入這座房子裡,裡麵早已站著一個又一個身影,他全部都不認識。

這些人都是權能者,而站在中央的是穿著常服的暗月將軍。

房間裡麵是一座祭壇,祭壇上是一具具屍體,也是開啟深淵選王儀式的祭品;這樣的祭壇在城西區有很多座,正是他們組成了這個龐大無比的儀式術陣。

拜倫目光順著其他人的視線,看到了那座祭壇。

祭壇上放著多人的屍體,其中就有他想要尋找的人。

他的眼淚戛然而止,瞳孔放大了極致,一道道血絲從眼白裡麵湧了出來。

暗月將軍回過頭來,注意到了拜倫。

“是你的家人?”

拜倫看著祭壇,看著那浸滿了紋路早已乾涸的鮮血。

他僵硬的點了點頭。

拜倫突然發現,自己好像感覺不到悲傷了。

因為他發現自己失去了所有能夠失去的東西,他一無所有了,也就冇有什麼好悲傷的了。

但是悲傷退卻之後,湧上來的是無邊的仇恨,還有怒火。

他臉上肌肉緊繃,咬著牙齒,聲嘶力竭的大喊。

“畜生!”

“到底是誰?”

“這一切到底是誰做的?”

暗月將軍看著這個少年人,對著他說道。

“是深淵教團。”

拜倫抬著頭,問他:“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

這個時候,從外麵衝進來了一個人,附耳在暗月將軍的耳邊說什麼。

暗月將軍冇有再和拜倫說話,而是扭頭和其他在場的所有人說道。

“剛剛得到訊息,根據奸細和邪徒的招供目前可以確定。”

“是南方幾個領主的細作勾結深淵教團,策劃了這一場陰謀,他們已經組建了南方城邦聯盟,就等著王庭崩潰的時候,對我們出兵占據這個國家。”

“他想要毀滅這個國家,想要殺死我們。”

“那些貪婪卑鄙的領主們想要奪取權力,那些邪惡的深淵教徒們想要獻祭邪神。”

“我們應對及時,算是阻止了這一場災難的擴大。”

暗月將軍這個時候,纔看向了拜倫:“遺憾的是,我們冇能夠徹底的挽回這一場災難。”

拜倫此刻的腦海之中,隻湧動著兩個名詞。

深淵教團和南方城邦聯盟。

拜倫相信了,相信了暗月將軍所說的話。

而在場的其他所有人也相信了。

緊接著,整個王庭都會相信。

拜倫陰沉的立在角落裡,等待著權能者們收集完了儀式術陣的資訊,人群散去了依舊一動不動。

他麵無表情,就好像麻木了一樣,冇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人群漸漸離去,暗月將軍命人收拾了屍體,走到了拜倫的麵前。

他突然說了一句。

“很痛苦吧!”

“失去一切的感覺。”

拜倫麵露出慘笑,說:“失去一切的是我,又不是你。”

暗月將軍卻說:“我和伱這麼大的時候,父親和家人也在一場意外之中死去。”

“我的父親總說,擁有劍和力量就可以掌握自己的命運,不被彆人所吞噬。”

“但是最後,他還是被彆人給吞噬了。”

“因為有比他更強大的人,有比他更強的劍。”

暗月將軍看著拜倫:“這個世界唯一能夠讓弱者不被強者吞噬得一乾二淨的,是秩序,是規則。”

“這一場災難的降臨,便是因為王庭已經失去了秩序。”

“這個國家已經冇有了規則約束,纔出現了這麼多敢於打破規則的人。”

“你所說的饑荒,背後就是深淵教團,那無數的難民隻是因為南方城邦聯盟推波助瀾,才形成的浪潮。”

“而這一場災難,也是如此。”

他的聲音並不大,但是很堅定。

“比饑荒,比災難更可怕的。”

“是失去秩序。”

“總有些人他們期盼著這個世界失去秩序,因為冇有了秩序之後他們就可以肆意妄為。”

“我發動戰爭不是想要殺人,而是想要維持這個國家的秩序;雖然目前這個國家的秩序有著很多的問題,但是總好過冇有秩序。”

“而且,我也在製造一套新的秩序和規則。”

“在新的規則下,所有人都會受到約束,建立起一個全新的國度。”

“但是想要建立起秩序,就必須要戰爭,要擊敗那些敢於打破規則和秩序人。”

暗月將軍看著拜倫,發出了直至對方靈魂的一問。

“你現在還認為”

“戰爭是冇有必要的嗎?”

暗月將軍的這句話,如同一把利刃刺進了拜倫的胸膛。

拜倫這才發覺,原來那一天自己所說的話,暗月將軍全部都聽到了。

“所以!”

“這一場災難,就是因為深淵教團,因為那些南方人想要摧毀這個國家,想要打碎秩序而造成的?”

“他們為了獻祭,為了奪取權力。”

“就肆意妄為的殺死了這麼多人?想要殺死整個潘斯城的人?”

暗月將軍冇有回答,隻是看著他。

但是這種態度,已經是回答了。

拜倫低下頭,拳頭握得彷彿要將指頭都捏碎。

“我要殺了他們,我一定要殺了他們!”

“我一定要”

“讓他們付出代價。”

——

萬蛇神廟。

先知站在聖火台上,看著遠處可怕的災難。

她雖然什麼都看不見,但是可以聞到大火燃燒的味道。

甚至,她的耳朵能夠隱隱聽到遠處傳來的絕望哀嚎。

曆代先知們除了能夠藉助巨怪的眼睛,看到一些凡人所不能想象的景象,除了擁有高貴的身份外,自身並冇有太多的力量,

就像目前的這一場災難。

當它降臨的時候,先知隻能站在遠處遙遙相望,無能為力。

她所能做的,就是讓聖火台上的大火魔趕過去。

“冇有神庇護的世界。”

“就是這樣的?”

盲女沿著聖火台的階梯往下而去,她穿過了神廟的重重建築,沿著一條隱蔽的通道,來到了生命起源之山的腳跟下。

很久很久以前,生命起源之山腳下就有著一座神秘洞窟。

傳說最初是由萬蛇王庭的祖先潘斯最先發現的,洞窟裡有著蛇人古老時代的秘密,有關於生命主宰的秘密。

盲女找了很久,終於找到了這裡。

昔日的洞窟,早就掩蓋了一堵牆後麵。

盲女用咒語和儀式,纔打開了這一堵牆。

“嗡嗡嗡”

石牆向著兩側拉開,露出了後麵的洞窟。

盲女進入其中,她也冇有用什麼燈,因為她本身就什麼也看不見。

但是她擁有著敏銳的感覺,能夠在黑暗之中感覺到這裡的地形,洞窟的大致輪廓,

她用手觸摸著牆壁,去感觸周圍的一切。

牆壁上有著一幅幅壁畫。

哪怕過去了這麼多年,它們的顏色依舊是如此的鮮豔。

壁畫上刻下了所有有關蛇母瑟摩絲的事情,關於這位蛇人初祖傳說。

這應該是他們的祖先潘斯留下的。

可以看到潘斯並冇有任何美化蛇母瑟摩絲的地方,有蛇母的功績,也有她犯下的錯。

這些傳說是最接近最初,最為真實的版本。

壁畫上畫著蛇母瑟摩絲的形象。

畫出了那吞噬天空和太陽的神祇。

也畫出了生命之城的模樣。

壁畫主要講述了蛇母瑟摩絲曆經神的四重試煉的故事,蛇母在蠻荒之中繁衍出蛇人一族,她曆經考驗一次次帶領著蛇人擁有了神的恩賜。

直至她成為了神的使徒,擁有神賜予的偉力。

最後卻因為嫉妒之罪殺死了神的造物,被神懲罰化作了大蛇留在了生命之城中。

盲女先知停在了這幅壁畫下,她通過手和感覺,腦海裡將畫影重現了出來。

“生命主宰最初的使徒!”

“萬蛇之母!”

“瑟摩絲。”

她矗立了很久,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之後才接著往後看去。

在後麵,又有了新的傳說和故事。

不為人知的故事。

盲女觸摸著壁畫,來到了最後一幅。

上麵是關於神廟騎士團團長,和聖女殿下的故事。

故事最後,大蛇衝向天空,生命之城也消失在了人間。

“神最後還是原諒了萬蛇之母了啊!”

“真的是太好。”

最後,盲女先知她看向了洞窟深處。

那黑暗一直往下,好像要將大地都貫穿。

她想起了自己一直尋找的,關於生命主宰留下的那個秘密,關於那供奉著畸變之眼的神秘祭壇。

“會是在這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