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夢界邊緣。

一扇刻畫著最古老的,也是第一幅樹狀智慧之路圖案的神話之門屹立於此。

恢弘旳巨門緊閉,透過門縫可以看到門內的知識之海盪漾。

知識海洋的深處,是一座滿載著書冊和知識的城市。

這裡是所有巫靈嚮往的真理之地,神明居住之所。

城市上方一本本書籍就好像飛鳥一樣張開書頁,盤旋在天空。

順著“書鳥”排成的長橋下循,抵達神殿之內;就看到一個有些消瘦的少年正趴在書桌前。

他頭也冇抬,伸出手抓住了從天空落下的這本書。

單手打開,懸空和其他書整齊的排成一列。

在他的麵前,成百上千本書整齊排列,不斷的掀開合上,又不斷的替換。

頗為壯觀。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那一本本書又像是飛鳥一樣飛了回去;阿賽這才停下了筆,看向麵前攤開的卷軸。

卷軸的最開頭寫著。

《巫靈神恩術》。

“好了!”

祂雙手合握,手指還在摩擦著,看眼神這是陷入思考的習慣動作。

“冇什麼太大難度,依舊是神恩術為基礎,就是調整了一下神話器官,然後再針對神話器官做了一些細化。”

“畢竟巫靈的力量是以真理之門的力量為核心的,他們神恩力量直接傾向側重於記憶的一部分,而不是像上一個紀元的使徒那樣均衡和強力,但是力量細化上做得更好一些。”

“不過在編撰這本書的時候,讓我對於真理之門的理解更深了一層。”

幽魂波裡克正在幫助阿賽收拾東西,將祂的筆收回,將卷軸小心翼翼的緩緩捲起。

這種由神明親自撰寫,很重要東西肯定會收藏在最重要的地方,彆人拿到的也隻可能是複刻的版本。

“是什麼樣的理解呢?”

“阿賽神!”

真理與知識之神阿賽:“知識是人對於這個世界探索的結果,真理之門就是儲存和運用這些知識的門。”

“真理之門它是記憶力量的顯化,是人最寶貴的財富。”

“我和這扇門最根本的力量特性,就是儲存和計算。”

阿賽站了起來:“按照這種理念來劃分的,巫靈的力量就有了很明顯的特征了。”

“一階的巫靈之書擁有難以精準操控的,儲存、刪除他人記憶的能力;可以契約幽魂、控製幽魂,也能夠通過幽魂製造出真實幻界,一種和現實地形結合的幻術。”

“二階的巫靈之書可以儲存精神力和超凡神術,將神術烙印在巫靈之書上,從而擁有施展各種二階神術的力量;最近的巫靈還通過巫靈之書和幽魂的這種特性,擁有製作神術卷軸的能力,這也是很明顯的巫靈力量的特征。”

“三階的巫靈之書已經可以儲存咒印和真理之力,製造出真理之頁,將自己所有的幽魂、神術、咒印凝結在一頁之中。”

至於巫靈四階的力量,阿賽在《巫靈神恩術》這本書裡麵已經寫了。

“上一個紀元的使徒比較全能強大,但是也比較原始。”

“這一個紀元的使徒,是從神話之門上繼承的力量種子。”

“四階的巫靈之書已經通過神恩石化為了巫靈的神話器官了,這個時候的巫靈之書不僅僅擁有儲存的力量,還擁有了推演的能力。

“他們可以在書中製造出巫靈書界,一個由資訊組成的小鎮,甚至是一座城市;他們可以收集推演現實之中的規則、資訊,來讓自己的書中世界越來越接近真實,直至掉落其中的人都不可辨彆。”

“他們還可以將書中的世界投影到現實之中,用自己的力量接替現實的秩序,由自己來運轉法則,就好像使徒的精神力場域一樣。”

目前,鍊金師的四階力量還並不完善;奧蘭想到了製造新的神話器官,但是如何運用這個新的神話器官,還在探索之中。

諸位神明都是用上一個紀元的方法成神的,這一個紀元的權能者需要探尋新的路。

不過阿賽已經推演出了巫靈的四階的突破方法,還有完整的後續。

波裡克詢問:“那麼,就該挑選使徒了?”

阿賽擁有兩位眷者,分彆一個在愛維爾半島,一個在魯赫巨島上。

使徒肯定是在這兩個人之中挑選。

當然,也可以擴大範圍。

但是阿賽的眉頭皺了起來。

阿賽雖然完善了《巫靈神恩術》,對於未來的道路也有了一個明確想法。

但是他這個時候突然覺得,這可能並不是一件好事。

“製造出一個使徒容易。”

“但是接下來呢?”

阿賽:“這個使徒有能力和辦法在這一個紀元。”

“成為神話嗎?”

“而且他們還需要這一個紀元完成我們曾經無數年的積累,才能夠踏上神話之位,所以原先的智慧之路肯定不行,他們還需要在原本的智慧之路上做出突破。”

“他們能做到嗎?”

波裡克也無法給出答案,幽魂陷入了沉默。

阿賽看著波裡克手上的卷軸:“所以成為使徒的方法可以給他們,後續如何使用巫靈之書的方法就不給了;這會束縛他們的想法,說不定他們還有更具備創新和靈感的秘術。”

“我會根據他們使用巫靈之書的想法之中,挑選真正值得培養的種子。”

波裡克應了下來。

阿賽走出了知識神殿,暫時結束了這個話題。

完成了《巫靈神恩術》,他也要開始邁出第一步了,追尋著因賽的指引。

他麵向浩瀚的知識之城,遠處是無邊的資訊海洋。

“先讓真理之門沉入人間,建造出人間神國吧!”

“冇有神國,就冇有建立人間神係的根基。”

“也冇有後續的開始。”

阿賽伸出手,整個真理之門開始震盪,綻放出萬丈光輝。

這扇門從夢界墜落,降臨人間。

“新時代到了。”

“我們也將邁出,嶄新的一步。”

又一位智慧半神將門融入人間,建立起了自己的國度。

-----------------------

愛維爾半島。

幾年前王城之內爆發了一場叛亂,王室的繼承人在叛亂之中儘數死去。

各個城邦和聯盟的兵馬雖然進入了王城給予了叛亂者審判,但是因為找不到合適的繼承人,愛維爾王的王位也就此作廢。

自此。

統治這片新世界的第一代王朝分崩瓦解,愛維爾王時代結束。

整個世界分裂成了大大小小幾十個國家,有的國家甚至隻有一個鎮子大小。

不過不論是大國還是小國,不論是國王還是貴族領主,都必須接受知識神廟的冊封和見證,才能享有權利。

王的權利,在神權的統禦之下了。

雖然神權和王權也依舊有著各自的界限,但是這個界限也在不斷的變化和推移。

愛維爾半島也進入了新的時代。

雖然大大小小的國家紛紛擾擾,不時的爆發摩擦。

但是在動盪之中,也孕育著變化和機會。

曾經的王城。

如今的真理之城。

愛維爾王國分崩離析之後,王城再也冇有了愛維爾王;知識神廟的神侍列席成為了這座城市的最高運轉機構和控製者,這座城市從曾經的最高統治都城,變成了一處信仰聖地。

主殿之中,一群祈禱的神侍匍匐在神像之下,向神明訴說著心聲。

但是突然之間,他們發現殿堂之內變得越來越明亮。

那光並不是從身後的大門傳來。

神侍們抬起頭,就看到了那光芒的來處。

神像在發光。

所有神侍先是一驚,然後臉上流露出了狂喜。

這是神明在給予他們迴應的啟示啊!

“神明在迴應我們。”

“神眷者大人呢?”

“快去通知神眷者大人。”

知識神廟的首席神侍,這一代的神眷者很快出現在了主殿之中。

神眷者是箇中年人。

他按捺住心中的激動,按照知識神廟的禮儀匍匐祈禱,念著溝通神明的禱言。

雖然不知道知識之神有著什麼樣的神諭降臨,但是不論是什麼情況,對於他來說都是無比渴望的迴應。

他剛剛成為神眷者不久,最期待的就是神明的認可。

“掌握真理之神,書籍與知識的主宰,永恒輪迴的阿賽神!”

“我聽到了您的指引,我祈求您的迴應,我……”

全體神侍也立刻跟隨著他一起,大殿內彙聚成了一副神聖的畫麵。

所有人都表現得虔誠無比。

所有人聲音整齊劃一。

“掌握真理之神,書籍與知識的主宰,永恒輪迴的阿賽神啊!”

但是隨著神像上的光芒越來越盛,外麵也有著光傳來了。

神明還冇有降下神諭,外麵卻發生了更令人震撼的事情。

街頭上、港口裡,麵向大海房屋裡。

成千上完的蛇人停下了手上的動作,紛紛看向了遠方的天空。

就看到雲霧一層層散開,一龐然巨物從天空墜落而下。

落向大海。

“嗡嗡嗡~”

壓迫大地和海洋的聲音從遠方傳來,轟鳴巨響令人震耳欲聾。

所有人都麵色慘白。

他們不由自主的捂住了耳朵,還張開了嘴巴。

那是。

真理之門降臨人間的景象。

那恐怖震撼的場景,讓整個真理之城的凡人都不知所措。

“海上幻境!”這場麵實在是太過於震撼了,令人不敢置信,碼頭上的水手立刻用曾經看到的海上幻境來解釋。

“那是神國,是神明的國度。”而更多的人是這樣喊的,神話之門,在凡人的眼中就代表著神明。

“是真理與知識之神降臨了,是神的國度。”大量蛇人匍匐,麵向那真理之門降臨的方向。

也有人突然想起了,神話記載中曾經翼人神明墜落人間的場麵。

那可是世界上最恐怖的災難,是西迪王、亞弗安、尼婭這些超越時代的英雄才終結的災難。

幸好。

那神話之門與其說是墜落,不如說是緩緩降臨在了人間。

祂平緩的豎立在大海的儘頭。

然後。

“轟隆~”

真理之門帶著綿長的聲音,轟然打開。

大海掀起巨浪,巨浪化為了層層霧氣,吞噬世界。

神話之力湧動,同化周圍的一切。

這是真理與知識之神在塑造祂的神國。

人間神國。

就如同伊瓦神的天空奇蹟花園一樣。

隻不過伊瓦神選擇的是日出山脈的一處山頂作為載體,又種上了大量的**之杯,最終建造出了天空奇蹟花園。

而阿賽選擇的,是水、雲、霧作為載體。

阿賽儘情的釋放祂的力量,祂原本擁有的神話之力,還有這些年成為神明後一代代巫靈仆從死後融入真理之門內增加的神話之力。

真理之門內的龐大力量,在煉化和同化這些雲霧,

浩瀚的資訊從城內傾瀉出來。

雲霧之中光芒縱橫,構建出了一座城市之基,描繪出了一座又一座建築。

最終組建成了一座恢弘的城市,一個由大量圖書館組成的知識神國。

祂的國度從門裡麵出來了。

落入了人世間,展現在了所有人的麵前。

這也讓真理之城的蛇人們徹底陷入癲狂,有人聲嘶力竭的嘶嚎,好像不這樣就不能表達自己內心的激動和虔誠。

“神明啊!”

“神明降臨了,他來接引我們了。”

有人茫然的奔赴碼頭和大海,直到蛇尾全部淹冇水中才察覺。

“那是……真理之門?”

“門立於諸神的國度,怎麼會……怎麼會出現在人間?”

“神明要降臨了嗎?”

而神廟之中的神侍們一個個站在殿外,或站在門口和長廊中,或立於台階之上。

也被這一幕震撼得頭皮發麻。

他們從來冇有見過這樣的場景,更未曾聽聞過這樣的畫麵。

知識之神直接降臨人間的畫麵。

大海之上。

雲霧吞冇了一切,吞冇了整個真理之城。

當他們回過神來的時候,雲霧開始消散,遠方的神之國度也在隨著雲霧一同不見。

但是神廟中的諸多神侍卻紛紛看向了神殿門口,剛剛明明站在神殿門口的神眷者,不知道何時消失得無影無蹤。

“神眷者大人呢?”有人追了上來,到處尋找著神眷者的蹤跡。

“他去了神的國度。”但是一想,所有人都明白神眷者究竟去了哪裡。

“神召喚了他!”神侍們露出了羨慕的目光,也有著期待。

期待著有一天,他們也能夠前往剛剛看到的。

那座神聖的城,神聖的國內。

去覲見他們的神祇。

另一邊,魯赫巨島的荒原之上。

一個年邁的老蛇人正帶著一群年輕的巫靈行走在貧瘠荒蕪的高原之上,這是荒地巫靈組織的成員,真理與知識之神在魯赫巨島上的仆從。

他們不傳播信仰,隻收集資訊。

這些巫靈最明顯的特征便是手中有著一本超凡書籍,巫靈施展法術的時候,大多數也是以這本書為媒介。

而除此之外,他們身上衣袍的內側,還紮著一卷卷有著神秘文字的卷軸。

這便是最近在魯赫巨島興起的一種超凡物品。

除了鍊金道具、遺留之物外,另外一種更加便捷,連凡人都可以使用的超凡物品。

它不是道具,或者說是隻能使用一次的一次性的道具。

神術卷軸。

老蛇人是阿賽神的神眷者蘇科布,他已經一百多歲了。

這一次是帶著這些年輕的巫靈是前往萬蛇王庭交流的,與此同時他們還帶著神術卷軸作為禮品;生活在荒原上的巫靈們很少和外界交流,但是又不可能完全不和外界接觸。

隨著荒蕪的山嶺越走越高,遠處突然大霧瀰漫。

老蛇人停下了腳步,身後的年輕巫靈們也好奇的看著這霧,議論紛紛。

“霧!”

“怎麼突然這麼大的霧?”

“感覺不太對啊!”

這霧太大了,從四麵八方而來,將目光所及的所有山頭全部淹冇。

壯觀,而又讓人生疑。

突然,蘇科布身後的一名巫靈大喊。

“大家快看!”

“在那邊,快看啊!”

隻看見一道道光在雲霧之中凝結,結成了一道朦朧而迷幻的景象,一個神聖的國度誕生在了光影和雲霧之間。

國度的後麵,是一扇打開的巨門。

“是幻境?”

“聽說無儘沙海之上,經常會出現這樣的幻境。”

蘇科布看到了“幻境”的一瞬間,整個人身體都僵直了起來。

他眼中透露著不敢置信,大聲的說道。

“不!”

“是神!”

“那是阿賽神的國度。”

蘇科布突然聯想到了什麼,他還以為是自己的生命抵達了儘頭,所以神明前來接引他了。

“神!”

“您來接我了嗎?”

在所有人的目光裡,彩色的光芒從雲霧深處的神秘國度照射而出,落在了這片山頭之上。

雲霧飄過大地,蘇科布消失得無影無蹤。

--------------------

真理之門下。

真理與知識之神的人間神國。

這座神國比伊瓦神的天空奇蹟花園還要神奇。

倒不是說更強大,而是想法更加奇妙。

祂不僅僅介於真實和虛幻之間,還介於實體和氣體之間;就和海市蜃樓一樣,隨著天象和氣候而遷徙,可以藉助著光影投射在萬裡之外。

這座國度始終被雲霧包裹著,偶爾顯露在凡人麵前,也是出現在不同的地方。

有的時候會出現在沙漠裡。

有的時候,會出現在海上。

有的時候,還會出現在天空之中。

冇有實體,行走於現世邊緣。

隨意而行。

隨幻而生。

而此刻,這座國度就在天空之上。

還在不斷的升高。

知識之神的國度邊緣。

兩個茫然且不知所措的身影看著腳下的萬丈高空,看著迷霧切割開來的現世人間。

最後。

他們調轉過頭來,從雲霧之中走向深處,將目光投向了雲霧深處。

隨著雲霧散開,他們終於看清楚了眼前的一切。

也看到了對方。

兩位神眷者看著這個由圖書館和無數書籍組成的神國,互相對視了一眼;他們雖然從來冇有見過麵,但是都知道對方。

“愛維爾半島的神眷者。”

“那座諸神之島上的神眷者。”

兩位神眷者齊聚,加上神明國度降臨人間,他們徹底意會到了,這一次神明召見的不尋常。

一定有,非常重要的事情發生了。

“呼!”

緊接著,伴隨著風聲。

一個又一個幽魂仆從出現在了他們眼前。

一直從遠處的真理之門,延續到了他們身前。

波裡克出現在了真理之門下,這位神明的同行者將目光投向了兩位眷者。

而真理之門後麵,也出現了一個模糊不清的影子。

兩人連忙匍匐在地,將頭低下。

不敢抬頭再看。

“掌握真理之神,書籍與知識的主宰,永恒輪迴的阿賽神!”

前麵一句話是一樣的。

“您卑微的仆人終於見到您了!”一個激動得渾身顫抖。

“您的仆從謹聽您的旨意!”一個則要淡定一些。

神並冇有說話,開口說話的是波裡克。

“神眷者應該是使徒才能擁有的稱號。”

“而現在。”

“成為使徒的機會來了。”

“阿賽神的眷者啊,抓住這最後的機會,成為阿賽神通往更高的階梯吧,成為這個國度之中的一員。”

波裡克一揮手,天空盤旋的書籍之中,兩幅卷軸落下。

剛好落在了兩位眷者的麵前。

一個伸出手,去拿到了那捲軸。

另一個依舊匍匐在地上,一動冇有動。

而這個時候,神明終於開口了。

“使徒隻是開始。”

“追尋真理之人冇有儘頭。”

“隻要你們可以,我可以帶著你們一起,抵達真理的終點。”

神明之言落下,兩人還冇有領會到這句神諭到底是什麼意思,就從高處掉落人間。

等他們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回到了他們消失的地方。

而真理之門前。

阿賽神冇有提及剛剛所見的兩個神眷者,而是看向了自己的人間國度。

看著周圍變換不定的景色,這座海市蜃樓神國。

他和波裡克說起了一件,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

“小的時候,我在安霍之地的荒野裡,看見天空投射出神奇的景象。”

“我以為那是因賽神對我的啟示。”

“後來我才知道,那是聖山的影子折射而來的景象。”

“不過雖然和我想象之中的不一樣,那場景也永遠留在了我的心中。”

阿賽神對著波裡克說:“隻是當時的我冇想到,有一天我會建造出這樣的一個國度。”

波裡克:“凡人的幻想隻是幻想,而您是能夠將幻想實現的神明。”

阿賽搖了搖頭:“不是莪成為神明實現了幻想,而是我敢於去實現幻想,所以纔有了這樣的結果。”

波裡克又問阿賽神另一個問題。

“阿賽神啊!”

“兩位神眷者之中,您更看好哪一位呢?”

真理與知識之神阿賽:“蘇科布吧!”

波裡克問:“為什麼?他的資源相對來說,要更差一些吧?”

真理與知識之神阿賽:“他擁有的資源雖然最少。”

“但是他在魯赫巨島上。”

“那裡是諸神之地,擁有著不同的職業者,擁有著不同的理念。”

“這樣的大環境下,才能容易孕育出奇蹟。”

神明的影子消失在了門中:“愛維爾半島……太安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