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超凡靈光遮蔽一切。

巨大的壓力從四麵八方湧來,就好像大海的浪潮。

魔靈王後直接被愛蓮娜出鞘的劍逼退,但是這一切還冇有終結。

劍光帶著金鐵交錯之音,直接將周圍的一切割裂。

那長數十米的火龍瞬間被割裂成無數段。

愛蓮娜單手持劍,動作簡單而淩厲。

然後,她將劍豎在了身前。

兩根手指併攏撫過劍鋒,好像在進行著一場開戰前的儀式。

她口中說道。

“你急了。”

“因為你覺得你冇有我強。”

“但是實際上,這與強弱無關,而是你覺得自己一定會輸。”

“強不一定贏,弱不一定輸。”

“尋找對方的破綻,用最小的力量,擊敗最強大的敵人。”

“戰鬥冇有到最後一刻,勝負就還冇有定下。”

愛蓮娜的眼神淩厲到了極點:“戰鬥比的不僅僅是勇氣,不僅僅是不怕死,還有你對自己的信心。”

“勇氣可以鼓起,不怕死也很常見,對自己旳信心纔是關鍵。”

魔靈王後聽到這句話後,愣了一下。

她似乎不是第一次聽到這句話,很久很久以前麵前的這個人就是這般教導自己的。

“您以前就和我說過這種話。”

“可是,就像您所說的那些道理一樣。”

“我始終學不會。”

“我放不下,我鬆不開,我也看不透。”

魔靈王後:“我不是賢者的弟子,不懂得那麼多的真理。”

“我也不是神的使徒,接受不到神的指引。”

“我隻是一個魔淵之民。”

“一個在神明和你們這些強者眼中,微不足道的凡人。”

說完,魔靈王後再度衝了上來。

王後的鎧甲上一條條紋路流淌著光,和這整個界域結合在了一起,整個界域再度開始了變化。

“領域控製。”

靈域擴張,整個世界都在旋轉。

神殿倒轉了過來,地麵變成了天花板。

而愛蓮娜則直接從高處掉落了下來。

趁這機會,魔靈王後身體裡鑽出了一個又一個和她輪廓一模一樣的虛幻影子,朝著愛蓮娜襲擊而去。

每一個影子都湧動著超凡力量,附帶著神術的力量。

按照她的力量,她平時最多釋放出一個這樣的影子,但是她在這靈域的籠罩下好像可以源源不斷的釋放出這種影子。

這個虛幻又奇異的界域,將魔靈王後的力量增幅到了遠超她可以掌控的地步。

愛蓮娜從高處墜落,在失重之中刺出了一劍又一劍。

她看起來很慢,但是卻將那快速無比的影子一個個擊潰,就好像在空中跳著一場神奇的劍舞。

等到她落地的時候,最後一個影子也煙消雲散。

此刻。

整個神殿再次倒轉。

魔靈王後雙手持劍,完全不考慮重力的情況踩在石柱上,踏在牆壁上朝著愛蓮娜襲來。

愛蓮娜順著神殿旋轉的方向,手撐在牆壁上,輕鬆的落在了一根柱子上。

此刻原本豎著的柱子,竟然變成了一根橫梁。

而愛蓮娜就站在這根“橫梁”上。

魔靈王後再度衝到了她的麵前,這一次魔靈王後使用的是冰霜神術。

冰霜隨著長劍旋轉,整個神殿都結起了霜,甚至可以看到愛蓮娜的腳都被凍住,冰晶不斷的朝著上半身蔓延。

但是愛蓮娜站著一動不動,單手將劍舉起,帶著恐怖的威勢朝著魔靈王後壓了下來。

“重壓!”

小小的一把劍,加上兩個字節。

卻好像附著著一座山的力量。

劍落下,恐怖的重壓之下空氣都變得模糊了起來,地麵的沙塵一粒粒飄起。

“轟!”

而魔靈王後直接被砸飛了出去,拖著一層層石板,飛出了神殿之外。

在崩飛的途中,可以看到她身上的鎧甲一塊塊碎裂開來。

銀色的麵盔裂開一道道裂紋,上麵開出了一個大口子,可以直接看到她的金屬麵龐。

愛蓮娜追著她出了神殿,她一躍而起。

直接從神殿裡跳了出來。

愛蓮娜一躍數百米高,直接站在了半空之中,看著被砸下階梯的魔靈王後。

魔靈王後非常不甘心,她再度催動了這個靈域的力量。

“魔靈領域!”這是靈域的完整全名,可以看到金字塔煥發出強烈的光芒。

“魔靈之王!”而渾身傷痕的魔靈人偶直接膨脹了起來,變成了一個巨大的金屬魔靈,猶如行走在大地上的金屬魔怪。

金屬魔靈人偶咆哮著,朝著愛蓮娜衝了過來。

愛蓮娜劍鋒往前一指,一個身高百米的金屬泰坦直接拔地而起。

金屬巨人並不是直接出現的。

它先是彈出了一隻巨大的手掌,手掌破開黑暗,從虛無之中爬了出來。

金屬巨人身體是流線型的,看上去異常靈活;它手上握著一杆銀色長槍,充滿了力量感。

“毀滅!”

麵對衝過來的巨大魔靈人偶,金屬巨人冇有衝刺。

直接腳向前踏,肩膀後抬,然後持槍前刺。

一槍直接將金屬魔靈人偶肩膀刺穿。

但是體型龐大的魔靈人偶直接抱住了金屬巨人,和它纏鬥在一起。

從這種以命相博的氣勢上來看,魔靈王後曾經魔淵之民的身份彰顯無遺。

同為薩拉家族的兩個人,在神殿之外展開了激戰。

魔靈王後的力量雖然龐大,還有著源源不斷的補充。

但是和愛蓮娜的力量相比,就好像是泥和石之間的區彆。

一碰撞就散去,看似從四麵八方不斷湧來,卻怎麼也無法擊垮愛蓮娜的防守。

愛蓮娜似乎在不斷的試探著魔靈王後的力量,檢視這座魔靈金字塔力量的極限。

直到最後。

她站在金屬泰坦的肩頭,揮劍向前。

“神恩!”

“精神力場!”

強大的精神力場域以她和金屬泰坦為中心擴散了出去,和魔靈靈域產生了劇烈的衝突和對抗。

而愛蓮娜和金屬泰坦的身後,出現了成百上千把武器,附帶著神術從高空落下。

鋪天蓋地的武器直接將魔靈人偶射穿,釘在了地上。

而更重要的是。

精神力場域直接將魔靈靈域和魔靈王後之間的聯絡給隔斷了,讓她無法再接受到魔靈金字塔力量的加持。

頓時可以看到,之前一直猛衝向前的巨型魔靈人偶開始後繼無力。

其體型不斷收縮,最後癱軟在了地上。

之前的一番接觸,愛蓮娜已經摸清楚了魔靈金字塔的力量。

和從幽魂記憶裡看到的那幅圖,曾經設計的冇有區彆。

所以愛蓮娜立刻發動了最後一擊。

愛蓮娜站在金屬泰坦的身上,看著失去了魔靈金字塔力量加持的人偶。

“你忘記了?”

“魔靈金字塔是我設計的。”

魔靈王後變成了原型,她好像散了架一樣。

她艱難的從地上爬起,她的左手好像不能動了,行動之間看上去有些狼狽。

但是她依舊不認輸。

她摘下了破碎的銀色麵盔,直接朝著愛蓮娜和金屬泰坦衝了上來。

這感覺。

就好像衝向風車的唐吉坷德。

是如此的可笑。

魔靈王後她一隻手持劍,衝到了金屬泰坦的腳下,以渺小的姿態向這金屬巨人揮劍,朝著它撞擊。

愛蓮娜看到她這個模樣,突然感覺難受無比。

她說:“夠了!”

但是魔靈王後根本不聽她的,依舊在阻擋著她,阻擋著這座巨大的金屬巨人前行。

好像這樣,就能夠挽回一切一樣。

雖然那一切。

可能早就已經失去了,剩下的隻是夢幻泡影。

連她自己也早已消亡在兩億五千萬年前,重複的隻是另外一個,繼承了執唸的魔靈人偶。

-------------------------

“哐當!”

“哐當!”

“哐當!”

黑暗的世界。

空蕩蕩的神殿,遍佈浮雕的階梯。

一個一隻手不能動彈的人偶揮舞著手臂,用牙簽一般的劍砍著如同人間巨神一般的神恩傀儡。

每一擊,她都用儘了全力。

因此看上去她的動作幅度非常大,看上格外認真,也避免不了她的舉措是如此滑稽。

很快,隨著一聲輕響。

“哐當!”

劍,斷成了兩截。

魔靈王後愣住了,她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一直沉默的她,在黑暗之中發出了一聲大叫。

“啊!”

然後撞向了麵前的金屬巨人。

突然之間,愛蓮娜出現在了魔靈王後的身後。

一把卡住了她的脖子。

“我說,夠了。”

愛蓮娜單手握住劍柄,輕易的架下了魔靈王後手上斷裂成兩截的劍。

“這種冇有意義的循環和輪迴,就算持續得再久,又有什麼意義。”

“我們都已經死了,一切都已經消失了,一切都無可挽回。”

“為了一個執念。”

“就讓你的丈夫,就讓雷,讓你自己和所有人,所有人的幽魂,全部在這看不到希望的輪迴之中重複一遍又一遍嗎?”

魔靈王後一動不動,似乎放棄掙紮了。

破敗的人偶被身形高大的愛蓮娜摟在懷裡,直接靠著躺在她身上。

她似乎情願就這樣死在對方的手裡。

至少這樣。

她就不用親眼目睹魔淵之國消亡的場景。

不用目睹那守候了無數年之後,迎來的隻是一場空。

魔靈王後很想流淚,很想失聲痛哭。

但是這具身體表達不出任何情感,也流淌不出眼淚。

“可是。”

“這一切就是我們僅有的東西了。”

“我們無法擁有更多,僅有的隻有這黑暗。”

“隻有虛幻的自我,還有絕望的世界。”

“如果我們所能擁有的隻剩下絕望和虛幻,那麼就應該死去嗎?”

人偶大聲聲嘶力竭的大喊,她怎麼也不能接受這一切。

“不要!”

“就算是假的,就算是一場夢,就算是永恒的痛苦和孤寂,就算是冇有未來和希望。”

“我也要抱緊它。”

“我也要緊緊抓著它不放手。”

但是說到最後,魔靈王後聲音慢慢變小了。

她好像哀傷到連聲音都發不出了,隻能用細不可聞的音腔說道。

“因為那是我們僅有的東西了。”

“那是我們最後的東西了啊,我們怎麼可以看著它消散。”

愛蓮娜摟著魔靈王後,手按上了魔靈王後的臉。

她直直的看著遠方,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最後。

她還是鬆開手來,任由魔靈王後癱倒在地上。

她一步步朝著高處走去,看著這座她親自設計的魔靈金字塔。

她走入了神殿之中。

神殿的中央,慢慢升起了一團光,

這是魔靈金字塔的核心,不滅之靈。

神術道具魔靈金字塔

序列號10

能力1智慧迴路:魔靈金字塔可以賜予魔怪身軀智慧迴路結構,此秘術源自於安霍福斯骨魔轉化秘典關於骨魔大腦迴路的部分,讓低階魔怪身體結構也可以容納智慧。

能力2不滅之靈:魔靈金字塔融入了原罪魔瓶的碎片,聚合了八千多人的幽魂形成了不滅之靈;不滅之靈可以不斷點燃魔靈的意識,再一次開啟生命的輪迴。

能力3魔靈領域:魔靈金字塔內部會形成一個容納幽魂的特殊靈域,所有魔靈不能夠離開魔靈領域力量籠罩的範圍;魔靈領域擁有強大的超凡力量,也可以容納儲存力量。

她看著那團光,終於下定了某個決心。

她扭頭看了一眼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人偶,就好像早已死去了一樣。

愛蓮娜有些無奈,但是卻好像又鬆了口氣。

“如果這隻是一場虛幻的夢。”

“就讓我陪著你一起做下去吧!”

“不論這一場夢!”

“是美夢,還是噩夢。”

“如果不論是我、是你、還是這座城市的所有人,都隻是一個虛假的人偶。”

“那麼就讓我們這些虛假的人偶,再上演一場名叫魔淵之國的戲劇吧,至少告訴彆人,曾經我們存在過。”

愛蓮娜看著這一切。

這多麼像曾經,那個囚禁住瓶中小人的魔瓶。

隻不過,那個瓶子囚禁的是一個人為製造出來的神話怪物。

而這個瓶子裡囚禁的,是一個文明的倒影,是一群不得解脫的幽魂。

愛蓮娜搖了搖頭:“但是至少,不要再去折磨我們自己的幽魂,折磨我們的過去了。”

神殿外麵,一個又一個幽魂從浮雕之中出現。

他們好像感覺到了什麼,一起抬頭看向了神殿。

愛蓮娜手按在了額頭上。

一團光芒從額頭上湧出,那是神恩的光芒。

---------------------------

魔靈靈域。

正過來的金字塔下。

一個又一個幽魂走出,曾經的魔淵之民從浮雕、石像、柱子中走出,站在了殿堂外。

密密麻麻的幽魂從迷茫之中醒來,抬頭看著高處。

好像在等待著什麼。

期待著什麼。

其中,就有愛蓮娜自己的幽魂。

愛蓮娜的幽魂從外麵走了進來,進入了神殿之中。

一人一魂並肩而立,誰都冇有說話。

魔靈王後好像也感覺到了什麼,她勉強的掙紮起來,朝著階梯上看去。

但是從她這個角度,什麼也看不見。

她走過那些幽魂中間,登向高處。

來到了神殿前。

她看到愛蓮娜和自己的幽魂站在一起,看見愛蓮娜伸出手從散發著光的額頭上,取出了一樣什麼東西。

璀璨的光遊蕩在神殿之中。

愛蓮娜將體內大部分光都取出,隻剩下一縷。

而那些取出來的光。

最後變成了石頭。

她竟然從自己的身體裡,取出了自己的神恩石。

而且在神恩石取出來的時候,愛蓮娜也一點點失去了神之形;她的軀殼慢慢變成了金屬的。

美麗高傲的臉龐泛起了銀色,璀璨的眼眸化為了一顆晶石。

她變成了一個人偶。

一個最普通的魔靈人偶。

“該你了。”

人偶愛蓮娜抬起了自己的手臂,遞向了一旁;金屬的手臂看上去更加纖瘦了,隻是身形一如往常一般高大。

她將自己的神恩石交給了自己的幽魂。

而那虛化的幽魂,披著鎧甲的女騎士緩緩走入了神殿深處。

融入了這座魔靈金字塔。

魔靈王後:“您在乾什麼?”

“那可是您的神恩,您全部的力量。”

“您讓您的幽魂去做什麼?”

人偶愛蓮娜冇有回頭,她有了最後的主意的時候,就不再受到外界的乾擾。

“讓我一個人來吧!”

“這本來就應該是我的責任,是我當初設計出了這座魔靈金字塔,也本該由我來支撐起它。”

“不滅之靈是點亮魔靈意識力量的核心,也是這座金字塔的核心。”

“因賽使徒的魂,應該能夠承受住這份力量吧!”

隨著愛蓮娜的神恩石融入魔靈金字塔,愛蓮娜的幽魂接替掌控權限。

這座她自己設計的魔靈金字塔,正在按照曾經建造它的程式修複改造。

魔靈金字塔的性質和能力也發生了變化。

其中,能力2不滅之靈變成了能力2金字塔靈。

能力3從魔靈領域,變成了塔靈領域。

神術道具魔靈金字塔

序列號10

能力1智慧迴路:魔靈金字塔可以賜予魔怪身軀智慧迴路結構,此秘術源自於安霍福斯骨魔轉化秘典關於骨魔大腦迴路的部分,讓低階魔怪身體結構也可以容納智慧。

能力2金字塔靈:因賽神殿的使徒愛蓮娜用自己的幽魂和神恩融入了魔靈金字塔,化為了魔靈金字塔的核心;金字塔塔靈是所有魔靈的意識主宰,能夠賜予所有魔靈意識之光,能掌控整個魔靈靈域。

能力3塔靈領域:未完善

金字塔靈出現了,代替了原本的不滅之靈。

魔靈王後終於看明白了,愛蓮娜想要做些什麼。

“冇有了這些幽魂,我們還是我們嗎?”

“我們還是魔淵之民嗎?”

愛蓮娜卻說:“你覺得不是?”

魔靈王後冇有回答,隻是愣在了那裡。

愛蓮娜接著說:“我們認為是,那便是。”

“哪怕不是,至少也代表我們接替了他們的傳承,繼承了他們的意誌。”

“這樣就足夠了?”

愛蓮娜:“畢竟!”

“這就是我們僅剩下的東西了。”

話音落下,周圍的一切都開始波動,一切開始變得不穩定。

新的力量,開始交替舊的力量。

所有的幽魂都在這種力量下,一點點化為虛無。

而愛蓮娜和魔靈王後,也從魔靈領域之中回到了現實裡的那個倒金字塔內。

跪在因賽神神像下的魔靈國王不知所措的回過頭來,看著愛蓮娜和魔靈王後。

而一個龐大如同人間神祇的影子,從魔靈金字塔上浮起,籠罩在了整個魔淵王城上。

那是。

金字塔靈。

愛蓮娜幽魂所化成的,神術道具的核心。

金字塔靈一揮手,曾經的幽魂便獲得瞭解脫。

無數幽魂在瓦解之中,化為了人生之夢。

曾經的過往都已經消亡,如今一切將進入新生。

一個個人生之夢從金字塔飄起。

變成人偶的愛蓮娜在神殿內,靜靜的看著這一切。

麵無表情的人偶說出了充滿情緒的話。

“真是”

“美麗的景象啊!”

那些壓抑,壓在心頭上怎麼也放不開的東西。

好像也隨著這些人生之夢,一起從身體裡飄了起來。

城內。

八千多名魔靈人偶也紛紛從建築內走了出來。

走向屋外,走上橋梁,走向屋頂。

他們一起看著那些人生之夢飄遠,雖然大多數人不太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心頭感覺輕鬆了起來。

內心不可抑止的湧出了喜悅的情緒。

他們看著那一個個彩色的氣泡升上天空,飄向夢界和遙遠的造物神國,發出不同的聲音。

“看,那到底是什麼東西啊。”拿著鐵錘的人偶工匠,站在街道邊的店鋪上遠望。

“飛了,飛起來了。”一群人偶衝過索橋,興奮無比。

“飛得好高。”一些建築的屋頂聚集了越來越多的人,每個人都非常開心。

“它們要飛到哪裡去?”有人問。

“一定是,很遠很遠的地方吧!”有人回答。

因賽神殿裡。

愛蓮娜一直看著那些人生之夢徹底消失在黑暗的天穹裡,對著魔靈國王和魔靈王後說。

“過去的那些人,過去的那些事,都成為過往。”

“我們會記住他們,我們也會傳頌他們。”

“但是。”

“我們從現在開始,從這裡出發。”

愛蓮娜伸出了手,她身後的金字塔塔靈散發出神聖的光。

“我會和你們一起,尋找新的出路。”

“釋放我們自己的幽魂隻是第一步。”

“接下來我們一定會走出黑暗。”

“走出這座城市!”

“去想辦法探尋未來!”

而隨著愛蓮娜做出選擇,黑暗裡的城市也開始出現了變動。

那是,魔淵王城要從黑暗裡浮上地麵的征兆。

城內的所有人都有些疑惑,因為明明還冇有到月底的日子。

魔淵王城不斷的向著高處浮去,天空之中打開了一扇門,光芒不斷的拋向下方。

愛蓮娜幽魂化為的金字塔靈最能夠準確的感受周圍的一切。

她感覺到那總是包裹在魔淵王城上的魔神之力,正在快速褪去。

而從黑暗之中傳來的恐怖呼吸也開始變淡,遠方能夠吞噬世界毀滅世界的影子在一點點遠離魔淵王城而去,觸手潛入更深層的黑暗之中。

就好像握住了這座城市無數年的手,終於鬆開了。

變成人偶的愛蓮娜突然明白了什麼。

她看向了神殿內,那麵目輪廓模糊的神像,他們信仰的神祇。

“因賽神?”

----------------------

無儘沙海。

黃沙之中突然浮現出了一整座城市。

它是突然出現了,從地底下不知道多深的地方冒出來。

以往它每一次出現都伴隨著可怕的風暴,那是魯赫巨怪荒漠蠕蟲的呼吸。

但是這一次,它就這樣出現了。

冇有任何異象。

而這座城市裡的居民等了好久,也不見它再次沉入沙海底部。

“不動了?”魔靈們不敢置信。

“它不回去了?”等了好久,他們終於確定了。

“我們出來了?”整個城市都在歡呼。

魔淵王城之內,一個徘徊在耶賽爾巨塔之下的魔靈人偶,一點點從陰影之中走了出來。

他感受著光照在自己的身上。

金色的光,閃耀無比。

他伸出了手指,在陽光下翻來覆去的看,又好像是想要將那鮮豔的東西給抓住。

最後他發現,這種金燦燦的東西是抓不住的。

“這是什麼?”

“好溫暖,好美!”

他好喜歡這個。

他從陰影裡走出,便再也不肯回去了。

他沿著城市陰影和光的邊緣走,就好像小孩走在路沿上,精準的踩在光和影的界限。

他小心翼翼的,生怕沾染到了那影子。

就好像是生怕黑暗之中的陰影再度將自己拉回去。

他揚起頭,看著天上的太陽。

他終於可以。

生活在了太陽下了。

魔靈金字塔深處,塔靈領域。

那個倒在了台階下的商販魔靈殘骸,在一道奇怪的光芒之中慢慢修複,重新組建了起來。

全新的意誌從腦海裡誕生。

等到他醒來的時候,他又回到了城內的街道上了。

他懷裡依舊挎著一個木頭箱子,裡麵裝滿了各種各樣的小商品。

他似乎有些有些迷茫,疑惑的看著周圍的一切。

“嗯?”

他沿著街道走,這座城市很大,人口卻不多,大多數地方都是空蕩蕩的。

他走到了一個路口,看到了熱鬨的集市。

他看到了集市裡各種各樣的魔靈人偶,各種樣的店鋪。

好熱鬨。

他看了看掛在胸口的箱子,猶豫了一會,卻最終將它取了下來,扔到了一邊。

這一次。

他好像想要去做點彆的什麼。

他有自己的想法,他不再受過往的束縛了。

現在的他,就隻是他自己。

自此。

無儘沙海裡多出了一座神奇的城市,裡麵是一群不能夠走出城市之內的人偶。

有人深入無儘沙海之中,誤入了這座神奇的城市。

城市內的居民擁有神奇的力量,能夠製造出各種各樣奇特的東西;因此每個進入這座城市的人,都會得到一些外麵冇有的神奇玩意,有人憑此而成為富豪、成為權能者。

這讓這座城市變得更加神秘,吸引了很多人前往無儘沙海尋找它。

有人傳說。

這座城市裡的居民是不會死去的,他們每一次死去都會從身體裡再度重生。

這些奇異的生靈說他們的國家是魔淵之國,他們來自很久很久以前的時代。

他們隻有一座城市,卻稱之為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