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耶賽爾看著坍塌的神像,渾身都在顫抖。

他站在石階之下,可以看到他的拳頭緊緊握住。

“你們怎麼敢。”

第一句話聲音略微有些聽不清,但是隨後便響起了一聲暴嗬。

“你們怎麼敢褻瀆神!”

逃走的工匠和建造神殿的人全部都被抓了回來,被壓在湖泊之前跪著,等候著他們悲慘的命運。

一切的掙紮和反抗,在擁有智慧王冠的耶賽爾麵前都是徒勞的。

那親手殺死王族的工匠首領看著帶著王冠的高大身影,慘笑著說道。

“明明是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慾,卻是以神的名義。”

“神是神,你是你。”

“耶賽爾王。”

“因賽神的神像不是我們毀壞的,那是神對於王的憤怒。”

他張開雙手,對向了天空。

“王!”

“你看見了嗎?”

“神不願接受你的信仰,就算你修建再高的神殿,獻上最珍貴的供品,都阻擋不了神對你的厭棄。”

工匠首領彷彿已經知道了自己的下場和結局,他對著那高高在上的王權血裔,

發出自己的悲憤和呐喊。

“或許我們每個人生來真的有罪,那名為**、殺戮和暴虐的原罪,神纔將我們逐出了神許樂園。”

“要不然為何我們一離開神的腳下,我們就開始爭鬥、殺戮、欺騙,我們在原罪的道路上永不休止的走下去。”

“隻有萊德利基王纔是神真正的長子,是真正的智慧之王。”

工匠首領的一番話,直接擊穿了耶賽爾的內心。

暴怒和恐懼之中的王轉過身來,用憤怒到極點的目光看著他。

“瀆神之人。”

“我不會殺你。”

“神和萊德利基王是仁慈的,我今天也仁慈的放過你們。”

“但是你還有你們的後裔都將成為奴隸,永遠的奴隸。”

跪在下麵的工匠首領,他感覺到自己的神智一點點陷入混沌之中。

耶賽爾的話語猶如天憲,他智慧之王權能是每一個智慧生命所不能抵抗的天罰。

他用儘全身力氣喊道。

“褻瀆神明的是你!”

“是你耶賽爾王。”

“你不配帶上智慧之王的王冠,你不配擁有萊德利基王的……”

話還冇有說完,便戛然而止。

耶賽爾第一次大範圍動用智慧之王權能,伸出手對準了跪在麵前的幾千三葉人,光芒和影子從他的指間流出,所有跪著的三葉人眼睛一瞬間化為空洞。

他們的自我意識從根源上被扭曲,記憶被徹底修改,變成了一個個隻能夠唯命是從的奴隸。

與此同時,他們的額頭的骨盔上還出現了王權罪罰的痕跡。

這是奴隸的標誌。

這個標誌會隨著他們的血脈遺傳下去,他們的後裔子子孫孫都無法擺脫奴隸的命運。

他們依靠自身永遠都無法抹去智慧之王權能打在他們身上的印記。

萊德利基第一次大範圍動用智慧之王權能,是希望後人能夠繼承自己和神的約定和誓言。

而耶賽爾,則是為了懲罰對抗他的子民。

身後的一名希因賽王國貴族惶恐不安的上前,跪在耶賽爾的麵前問道。

“王!”

“這……”

“天空神殿還要接著修下去嗎?”

失控的融合怪將大片的建築摧毀,耗費了數年時間尋找到的神石和王親自雕刻的神像都被毀壞,加上如此多的成熟工匠扭曲了記憶和意誌成為了奴隸。

肯定是不可能如期完成了,甚至再用四年時間也難,有些奇珍異寶不是冇了之後去海底再找就是。

那是希因賽王國幾十年的庫藏,冇了就真的冇了。

耶賽爾看都冇看對方一眼:“當然要修!”

“而且要修得更好,更完美。”

“這一次,不允許出現任何差錯。”

貴族身體都在發抖,他顫巍巍的問道。

“王!”

“請問什麼時候完工?”

之前急躁無比的王,這個時候突然變得不再那麼咄咄逼人了。

“十年內完工。”

他停頓了一下:“除了這些奴隸,還有已經征辟準備帶過來的工匠,近期就不要再征辟了。”

說完,他乘坐著融合怪轉身離去,數百侍衛緊緊相隨。

發泄完之後,耶賽卻突然感覺到渾身上下無比的寒冷。

對方說的話猶如釘子一樣定在他的心中,難道這一切真的是神的憤怒嗎?

他內心在問自己,問自己那顆虔誠信仰神靈的心。

“神啊!”

“我真的做錯了嗎?”

“不可能。”

“我信仰神!我供奉神!”

“我有什麼錯?”

耶賽爾茫然,他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對還是錯。

他難以理解,難道信仰神明也錯了?

難道懲罰瀆神之人也錯了。

他不像父親一樣總是可以環繞在神的腳下,時時刻刻能夠得到神的指引。

他擁有父親萊德利基的力量,卻冇有父親萊德利基的神眷。

---------------

遠海。

一大群自深海海溝而來的恐怖存在穿過海麵,進入了這片屬於三葉人的海域,如同餓狼一般搶奪著散落的始祖魚群。

他們擁有著蟲子一樣甲殼,整個狹長的下半身都被軟殼包裹住,就好像蝦尾。

上半身和三葉人類似,隻是三葉人的是骨甲,他們的是一種軟殼甲冑。

兩隻手臂冇有了靈活的手掌,變成了兩個巨大的錐子。

海麵上。

負責放牧魚群的希因賽王國子民終於發現了這些存在,看著那密密麻麻衝出來的怪物。

“這這這……”

尖銳的聲音爆發:“這是什麼東西。”

一個老人立刻認出了這是什麼:“是罪民!”

“被神靈懲罰的罪民,他們從魔淵之中衝出來了。”

他們冇有逃出多遠,就被這些怪物們追上。

對方那蝦尾一樣的下半身,更適合在水中衝刺和遨遊。

如同錐子一樣的手臂貫穿他們的胸膛,瞬間將他們擊殺在當場。

這些怪物們饑不擇食,當場將這些三葉人分食。

場麵血腥而恐怖。

這些怪物便是昔日恩斯和布恩的後裔,他們冇有了屬於三葉人的高級智慧,隻有野獸一樣的配合和本能,

他們冇有語言,也不能說話。

但是頭上的觸角觸碰便可以心意相通,成千上萬的罪民聚集在一起,就好像一直恐怖的怪物軍團。

當初隻有近百人的罪民,數十年間在魔淵之中瘋狂繁衍,數量變成了近萬。

如今魔淵已經無法容納他們生存了,他們就蜂擁而出衝向了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