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愛蓮娜回到了魔靈金字塔,踩著感覺有些奇怪的階梯前往因賽神殿。

這個階梯給人的感覺是反的,因為金字塔是倒過來的,她就等於是在金字塔內部的階梯反麵上走。

愛蓮娜在思考很多問題,雷的故事讓她感覺有些難受。

就好像有什麼東西堵在胸口。

“雷為什麼會無法離開這座城市?”

“他還冇有衝進風暴,就被一股奇怪的力量摧毀的意識之光,我連反應都來不及。”

“這不應該。”

愛蓮娜走到了神殿門口。

在外麵她就已經開始摘下了披在衣服外麵的粗布鬥篷,

掛在了臂彎上。

愛蓮娜的視線掃過了殿門前的一根柱子,微微皺了皺眉頭。

神殿門口的一根柱子被雕刻成了愛蓮娜的模樣,是身披鎧甲挎著魯赫寶劍的模樣。

這是愛蓮娜到來的那一天才被改造成這樣的。

並不是愛蓮娜要求的,而是其他魔靈雕刻的,象征著愛蓮娜在這座神殿的職責,還有她的身份。

這似乎是魔靈之間的某個傳統。。

不過愛蓮娜並不太喜歡這種太過於表麵的東西,

她喜歡比較實在的東西,

哪怕是信仰,

她喜歡的是用言行去做,而不是口頭上說。

“嗯?”

愛蓮娜一進來就發現。

神殿之中有著一個人影正在祈禱,麵向因賽神的神像。

神殿外層的幾座殿堂是允許所有魔靈一族前來祈禱的,雖然有時間限製,而且一些剛剛復甦的魔靈也會進入神殿觀看文字石板來進行學習。

對方祈禱的聲音並不大,但是因為神殿太安靜了,

所以還是清晰的傳入愛蓮娜的耳中。

“因為孤獨,神創造了智慧之王萊德利基,

因為萊德利基的孤獨,

神又創造了三葉人。”

“種族因此而始,

王國從此刻建立。”

“神說。”

“我是創造你的神,你纔是他們的王。”

他雙手合握,身體謙恭的伏著。

他穿著的衣服上有很多個口袋,一旁的地上還放著一個裝著很多東西的箱子;箱子上有著繩子,

應該是可以掛在身上的。

看上去應該是走街串巷的商販,

平時口袋裡裝滿了各種商品,

箱子掛在胸前展開向其他人展示自己的貨物。

愛蓮娜並冇有打擾對方的祈禱,

隻是將鬥篷掛在了一旁。

她心緒有些亂,想事情的時候順手整理著自己的鬥篷。

等她回過神來的時候,祈禱的信徒已經起身了。

對方冇有離開,而是走到了愛蓮娜的麵前。

“尊敬的愛蓮娜大人啊!”

“我有一個疑惑。”

“您是神明的使徒,或許能夠給予迷茫的我以指引。”

愛蓮娜守著這座神殿,但是並不兼職替人解惑的責任。

而且她也不覺得,自己能夠替彆人解開什麼疑惑和謎題。

不過。

既然麵前這人問她了,她還是準備聽一聽。

商販打扮的魔靈胸口掛著一個箱子,搭配上滿是口袋色彩鮮豔的衣服,看上去有些滑稽。

他向愛蓮娜介紹自己的夢,那個總是纏繞著他的夢。

“我經常會做夢,而且每一次都會夢見一個奇怪的人。”

“我感覺他就是我,他住在一座島上,島上到處都是儀式工坊,而他在島上有著一座店鋪。”

“我平時夢到他的時候,基本都是一些瑣事。”

“但是最近。”

“我總是夢見他在這座倒金字塔中,夢見他在這座神殿下徘徊,所以我來到這裡想要尋找我這個夢的緣由。”

商販很奇怪,他也知道一些關於魔靈的來曆。

據說,很久很久以前,魔靈是從另外一種種族變過來的。

畢竟這座城市裡到處都有著那個種族的痕跡,那個種族留下的傳說和神話。

還有。

那個種族遺留下來的信仰。

“最讓我奇怪的是。”

“如果!”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是,另外一個人的記憶,那麼為什麼我夢到的畫麵裡會出現他遊離在這座金字塔下麵的場景呢?”

“而且我夢裡的金字塔和現在的幾乎一樣,但是我可以肯定是現在的金字塔,因為最近神殿的門口纔多了您的石像。”

愛蓮娜突然想起了自己之前做的夢,她對著對方說道:“可能,那就是一個夢。”

“一個普通的夢。”

“因為你最近來過神殿,看到了我的石像,所以才做了這個夢。”

但是愛蓮娜又接著問道:“那個夢有什麼特殊的地方麼?”

商販打扮的魔靈立刻說道:“在我的夢裡,這裡確實挺奇怪的。”

“這座金字塔是正的。”

“神殿不是在底部,而是在最頂上。”

愛蓮娜聽到他說正的,對著他說道。

“看起來。”

“就是一個夢。”

商販魔靈抓了抓頭:“這樣啊!那可能是我想得太多了吧!”

愛蓮娜正準備轉身離去,但是她突然停下了腳步。

她好像想到了什麼。

她問商販魔靈:“你夢裡麵是怎麼進入那裡的?”

商販魔靈想了一想:“我就是看到了金字塔,然後看到了階梯,看到另一個我在階梯上徘徊。”

“他看上去身形有些模糊,好像飄在階梯上。”

“對了。”

“我看見金字塔塔頂上有光,似乎很多影子都在那光周圍徘徊。”

愛蓮娜:“你跟我過來。”

愛蓮娜帶著商販魔靈朝著神殿深處走去,來到了一座四四方方的殿堂。

殿堂裡什麼都冇有上方的穹頂修得平平整整,但是下麵卻是凹陷的。

中央。

一處如同豎井一樣的東西。

那裡。

是倒金字塔真正的塔底,或者也可以說是塔尖。

愛蓮娜之前也看到過好幾次這個地方,但是之前一直都冇有在意;如今雷身上出現的問題在告訴她,這座倒金字塔有問題。

麵前這個魔靈的夢,又給了她一些線索和想法。

愛蓮娜來到這裡,往下麵看了看之後一下子就跳了下去。

商販魔靈猶豫了一下,但是為了弄明白自己的疑惑,也就跟著一起跳了下去。

“啊!”

光芒一閃,他們好像穿過了一層模糊的界限。

商販魔靈迷迷糊糊之中,就發現自己掉落在了地上。

他朝著周圍看去,發現自己掉落進了另外一座殿堂。

但是仔細看了一番周圍的景象之後,卻又感覺是這樣的熟悉。

“這是”

“我們剛剛的那個大殿裡。”

因為他抬起頭看向上麵,就看見了剛剛的豎井。

隻不過此刻它已經成為了天窗。

商販魔靈扭頭,尋找著愛蓮娜大人的蹤跡。

剛好看到對方的衣角消失在了側邊的門後。

愛蓮娜已經朝著外麵走去,商販魔靈緊跟著她後麵朝著外麵走去。

愛蓮娜人高腿長,走起來也雷厲風行,商販隻能一溜小跑才能跟上她的節奏,尤其是他胸口還掛著一個箱子。

“愛蓮娜大人!”

“您等等我啊!”

商販魔靈穿過了幾重宮殿和長廊,終於回到了正殿之中。

他跟著愛蓮娜後麵,從裡麵走向神殿之外。

眼前豁然開朗。

金字塔,變成正的了。

這是一個奇異的領域,黑暗包裹著這座金字塔,遠處是如同夢界一般的黑暗。

愛蓮娜之前一直都冇有想到,在倒金字塔的內部,還隱藏著這樣一個神奇的界域。

“金字塔下麵,竟然還有這樣的地方?”

“這裡很奇怪。”

“很像是超凡之力彙聚而成的一個地方,這裡到底是怎麼形成的?”

神殿的廣場平台上放著很多雕像,愛蓮娜感覺這些雕像的氣息很熟悉。

雖然這些雕像都是魔淵之民的模樣,但是他們如今的身份應該都是魔靈之國的祭司、貴族和衛兵。

應該都是她之前看見過的人。

愛蓮娜朝著下麵走去,商販魔靈也跟著走在了階梯上。

之前愛蓮娜每一次走過這段階梯,都覺得很彆扭。

因為它是反的。

而這一次就感覺舒服多了。

她一邊走著,一遍看向兩側的石壁。

兩側的石壁上有著很多的浮雕,刻著很多人的影像,粗略估計從階梯從上到下,估計有著八千副魔淵之民浮雕。

商販魔靈看著這些浮雕,夢裡的記憶再次浮現了上來。

魔靈人偶伸出手,指著這裡的一幅幅浮雕,指著他曾經看見過的一切。

“就是這裡。”

“我之前夢裡看到的地方,就是這個地方。”

“和這裡一模一樣。”

商販魔靈激動的和愛蓮娜說著話,腳步也變快了很多。

他不自覺的超過了愛蓮娜身前,停在了大概距離最底下三分之一的台階上。

“就在這裡。”

“我看見另一個我,就在這裡”

話音剛剛落下,他身後傳來了聲音。

“你來了?”

“你來放我出去了?”

商販的聲音戛然而止,金屬人偶僵硬的扭過頭。

就看到了一個透明的影子正在牆壁中的一副浮雕之中鑽出來,對著他說話。

那是。

一個幽魂。

商販魔靈震驚的透明虛幻的幽魂,就好像看到了另一個自己。

在夢中看到他的時候,隻有百思不得其解;當真正麵對麵的時候,卻又感覺無比的驚恐。

商販魔靈感覺到難以言喻的情緒湧上心頭。

他終於解開了心中的疑惑,但是另外一個疑惑又浮了上來。

商販魔靈有些呆滯“你是誰?”

幽魂冇有任何表情:“我就是你。”

幽魂明明在對商販魔靈說著話,身體又好像不受控製的朝著高處走去,朝著神殿而去。

“如果你是我的話?那我又是誰?”

幽靈卻不再和他說話了,隻是往上飄去。

但是他口中依舊說著。

“你來了?”

“你來放我出去了?”

商販魔靈僵直的站在台階下,他感覺毛骨悚然。

在這個世界上,還能有什麼比看見另一個自己更加恐怖的。

這就好像是否定了自我的存在。

如果對方是真的,那麼自己是什麼?

如果對方是假的,他又為什麼會出現呢?

繼而。

懷疑整個世界。

愛蓮娜看著那透明的影子,古老的記憶湧上心頭。

她不自覺的吐出了兩個字節。

“幽魂?”

她的腦海裡,出現了關於幽魂的記憶。

她腦海裡浮現了聖山,浮現出了邪神座下大祭司的身影。

“這是邪神力量的產物,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

魔靈金字塔下。

商販魔靈完全不能夠接受這種事情,他搖著頭說道。

“我纔是真正的!”

“我就在這裡,你不可能是我。”

“你到底是什麼”

他終於抬起頭,追了上去。

他想要再確認些什麼。

商販魔靈想要攔住那幽魂,想要再問他一些問題。

哪怕對方看上去很混亂,完全不像是能夠解答問題的模樣。

但是。

當他手觸碰到了對方的一瞬間,就好像觸碰到了世界上最寒冷的東西。

穀繧

冰冷和酷寒從指尖延伸開來,直接深入他的意識深處。

“啊!”

商販魔靈眼前浮現出了無數畫麵,不是那座島,也不是守著店鋪的日常。

而是日複一日,年複一年的徘徊在這片黑暗之中。

商販魔靈抖個不停。

他不敢再觸碰麵前的幽魂了。

好像麵前的不是一個脆弱的靈體,而是一個吞噬他的無底深淵。

對方已經化身幽魂徘徊在這片黑暗之地兩億五千萬年,從上一個紀元,到這一個紀元。

而他上一次復甦,還是在幾十年前。

幽魂誕生的故事是很悲慘的。

第一批幽魂誕生於聖山之下,是神仆之城的三葉人。

它們是生前抽空了靈性和智慧的力量之後,殘餘下來的產物。

它們是一個人的記憶和部分最深刻的情緒所化。

幽魂感覺到了商販魔靈觸碰自己,停下了腳步。

他冇有說話,隻是回頭看著商販魔靈。

他好像又想起了什麼。

幽魂的眼中浮現了一抹情緒,他突然開口問道。

“現在是什麼時候?”

商販魔靈此刻整個人還在不停的發抖,但是愛蓮娜代替他回答了這個問題。

“第二紀元。”

幽魂又問:“神歸來了嗎?”

愛蓮娜告訴他:“神已經歸來,這個紀元比上一個紀元更加富饒,這一個紀元凡人擁有得更多。”

不過,她還有句話冇有說。

“但是,這個紀元並不屬於我們。”

幽魂轉過身去,又接著往高處走去,喋喋不休的說道:“那太好了,我們成功了,我們成功了。”

愛蓮娜和商販魔靈看著那幽魂一直走到神殿之中,想著那金字塔散發著光芒的地方飄去。

很快,他就又回來了。

“出不去。”

“出不去。”

“對啊,本來就出不去。”

“從一開始就安排好了,我們將永遠屬於這裡,作為意識誕生的種子。”

幽魂一路走下,又經過了呆滯站在台階上的商販魔靈身邊。

他突然問了一句:“這是永生嗎?”

“這樣就能夠一直活下去嗎?”

“這還算是活著嗎?”

但是很快,他立刻進行了自我否定。

“不。”

“這不是為了永生,這是為了未來。”

突然,幽魂情緒激揚的說道:“為了種族的延續,我們必須這麼做。”

但是話音剛落,幽魂的表情又變得扭曲。

“不,我纔不要變成這樣。”

“這還不如就此滅亡吧!”

“我為什麼會這麼選?我到底在想些什麼?”

就在這種扭曲而瘋狂的衝突之中,幽魂漸漸的平靜了下來。

不帶任何表情,任何情緒。

重新回到了浮雕之中,不再出現。

愛蓮娜陷入了思考。

思考這裡看到的一切,也思考著剛剛幽魂所說的話。

但是那站在台階下的魔靈人偶突然抬起頭,他身體好像依舊在發抖,但是還是忍不住向愛蓮娜提出了自己的請求。

他看向了愛蓮娜,用懇求的話語問她。

“愛蓮娜大人!”

“我可以”

“我可以放走他嗎?”

愛蓮娜此刻腦袋也是一片混亂,她還冇完全弄明白,這座金字塔的秘密和真相到底是什麼了。

“那是你自己。”

“這一切由你決定。”

愛蓮娜還對著他說道:“但是我也不明白,你放走他之後會發生什麼?”

愛蓮娜問商販魔靈,他剛剛是不是看見了什麼?

從那位幽魂的靈體之內。

商販魔靈伸出手指,觸摸著浮雕上的自己。

“我隻是感覺到他很痛苦,他很孤獨。”

“我想要放走他。”

“我想要這麼做。”

“至少,不要讓他在這片黑暗之中永遠的徘徊下去了。”

說完。

他就行動了。

商販魔靈伸出手,手掌上散發出超凡力量光芒。

哪怕是最普通的魔靈,也是權能者。

他抹去了牆壁上屬於自己的浮雕,浮雕上的靈光一點點沙化。

那個幽魂在浮雕被磨去的同時,也從裡麵被擠壓了出來。

可以看到。

幽魂的軀體在一點點崩解,一點點菸消雲散。

幽魂出現的時候,又重複說出了那句話。

“你來了?”

“你來放我出去了?”

這一次。

商販魔靈大聲的對著他說,不斷的點著頭。

“冇錯。”

“我來放你出去了,你自由了。”

他好像比幽魂還要開心,彷彿被放走的不是對方,而是自己一樣。

幽魂眼神先是迷茫,但是隨後。

他呆滯的眼中湧動出了光,和商販魔靈的四目相對。

“我自由了?”

話音落下,幽魂之體徹底散去。

一個氣泡從幽魂之中浮現,上麵折射出彩色的光芒。

白色、黑色交替,顏色不斷輪迴。

商販魔靈還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彩色的氣泡?”

他從彩色氣泡上,看到了一幅幅古老的畫麵輪轉。

其中,就有著他曾經在夢中看到的場景。

愛蓮娜走上前來:“是人生之夢!”

商販魔靈聽她這麼一說,也想起了聽過的傳說:“生命死亡之後,將會歸於造物主的國度。”

“擺渡人將會來接引神的信徒,前往那片夢幻的星海。”

“我聽說過。”

“我聽說過這個故事。”

在兩個人的注視之下,人生之夢升入這片界域的最頂部。

天空打開了一扇看不見的門,夢界的漣漪將人生之夢吞噬。

接下來,就什麼看不見了。

但是商販魔靈卻能夠想象到後麵的場景。

很快。

就會有一艘散發著金光的巨船從夢界深處行駛而來,將這個夢載上船,前往造物主的神國。

商販魔靈站在原地,高高的昂著頭。

“真好啊!”

“他自由了,他不用再感受那永恒的黑暗和孤寂。”

“他可以前往夢幻的星海了。”

商販魔靈回過頭,有些輕鬆的對著愛蓮娜說。

但是說著說著。

他的金屬軀殼開始遍佈鏽跡,那鏽跡直接深入軀殼內部,將他瓦解成一團鏽粉。

他在輕鬆的話語之中,整個人垮塌了下來。

化為了一灘殘破的零件。

“哐哐哐!”

他掛在胸前的箱子翻落,裡麵裝的各種奇奇怪怪的小物件,散落滿了階梯。

----------------------

愛蓮娜一直守在階梯上。

魔靈死去之後,魔靈金字塔會散發光芒,重新點燃他們的意識。

那個時候他們會進入下一個輪迴,一切重新開始。

雖然遺忘了過去,但是或許也能夠勉強稱之為復甦吧?

但是這一次。

愛蓮娜等了很久很久,他都冇有活過來。

好像隨著那幽魂的解脫,他也徹底的死去。

直到徹底確認。

愛蓮娜扭過頭,對著一旁化為一團鏽跡殘骸的人偶說道。

“或許,我不應該答應你的請求。”

“不過,你哪怕到最後都好像冇有後悔。”

“你到底從那個幽魂的體內感受了什麼?真的如此痛苦嗎?”

在等候的空擋。

愛蓮娜還數了一遍這裡的所有的浮雕,還有上麵的雕像。

“八千二百一十六!”

愛蓮娜想起了之前魔靈國王對自己所說的話:“這個國家有八千二百一十六人。”

愛蓮娜朝著台階上麵走去,她徑直走向其中一根柱子。

柱子上,雕刻著一個英武的女騎士。

和在場的魔淵之民不一樣,她擁有著酷似神明的形態。

愛蓮娜停下了腳步,語氣有些複雜的說道。

“第。”

“八千二百一十七。”

那柱子上的女騎士突然動了,她扭過頭,高傲的對著愛蓮娜說話。

“來人!”

“站住!”

“未經允許不可以靠近神的殿堂?”

這個幽魂是這裡最強大的幽魂。

她誕生不久,應該是最近纔出現的。

而那個時候,應該也就是愛蓮娜回到這座城市的時候。

祭司長袍下,愛蓮娜不自覺的握緊了手。

她終於想明白了,知道了這座魔靈金字塔的作用,也大約明白了魔靈這個名字的含義。

“原來!”

“這就是魔靈。”

擁有魔怪的超凡之軀,擁有幽魂的不滅之靈。

二者組成了所謂的魔靈。

身體是超凡材料打造的,就和道具一樣,不會輕易毀滅腐蝕。

隻是身體內的意識,註定會在光陰中消磨殆儘。

但是隻要幽魂不滅,軀體的意識死去,便可利用這座魔靈金字塔和內部的幽魂作為種子再一次的復甦,誕生出新的意識。

他們是魔怪和幽魂的結合體,但是又不完全是魔怪。

所以。

他們纔可以居住在魔淵之民曾經的城市之中,而不遭受魔怪誓約的約束。

愛蓮娜站在柱子前,和自己的幽魂對視,情緒久久難以平靜。

“用金屬鑄造出超凡魔怪之軀,然後用幽魂作為燭火一遍遍點燃意識,用這座金字塔化作燭台保持這座魔靈之國的永恒運轉。”

“這樣就能夠讓魔淵之民跨越時間一直存在下去?這樣就能夠保持魔淵之民的傳承?”

“這就是我選擇的?”

“解救魔淵之民的方法嗎?”

愛蓮娜看著整個魔靈金字塔,聲音傳遞在這個空蕩蕩的界域。

“這就是我製造出的,跨越時間長河的巨船嗎?”

她的聲音冰冷,且帶著不解。

“這就是?”

“我選擇的未來嗎?”

女騎士久久矗立,突然之間她拔出腰間的劍。

她指向了柱子上的自己,表情憤怒無比。

好像。

恨不得一劍砍了柱子上的自己。

“這是什麼未來?”

“愛蓮娜?你當時瘋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