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見天日的黑暗。

這裡是黃沙之下,這裡也是魔神沉眠之地。

這裡有著一個奇特的國家,一個由名叫魔靈一族,酷似人偶的群體建立起的國家。

這個國家有八千二百一十六人,魔靈國王記得清清楚楚;他說出這個數字的時候得非常肯定,非常熟練。

好像,他曾經說過這個數字很多遍。

“但是現在!”

“有八千二百一十七人了。”

魔靈國王對愛蓮娜這樣說。

魔靈國王的麵頰上看不到笑容,但是聲音裡麵充滿了喜悅,好像多出一個人來,對於這個國家有著非同尋常的意義。

愛蓮娜先是疑惑的看著對方,然後就知道,多出來的那個就是自己了。

愛蓮娜並冇有過多抗拒,而是順理成章的接受了。

或許當她聽到對方曾經也是魔淵之民的時候,就隱隱將自己也當成了這裡的一員了。

他們前往古老旳神殿。

因為愛蓮娜想要學會文字,而這座神殿之中就有著最快學會文字的方法。

當然,這種文字不是蛇人的文字。

神殿在倒金字塔的最深處。

愛蓮娜跟著國王一起走下金字塔,來到了底部。

隨著魔靈國王的到來,路上一盞盞晶燈亮起。

魔靈國王金屬的麵頰在晶燈下閃爍著光。

他罩袍上的紋路很神秘,而一個戴著王冠能動的金屬人偶更將這種神秘體現到了極致。

罩袍的背後還有著權杖、麵盔和王冠的圖案,

王冠在上,權杖和麪盔在下。

“到了!”

“該參拜神了!”

魔靈國王走到大殿之內的時候,殿內的晶燈也剛好亮起。

他用心靈溝通能力向愛蓮娜說了這麼一句,然後摘下了頭上的王冠。

在神明的麵前。

冇有什麼王者和貴族,冇有什麼高貴和低賤。

隻有信徒。

魔靈國王熟練的跪下,按照古老的禱告禮儀向神明祈禱,口中念著智慧之王誓約。

這個禱告禮儀源自於神賜之地,分彆被希因賽王國和魔淵之國繼承,二者之間有著一些區彆,但是大致相似。

曾經無數三葉人念著智慧之王的誓約,從大海邊出發前往聖山,最後跪在聖山之下,死於聖山之下。

曾經一代代魔淵之民遊向大海深處,跨越無底魔淵海溝前往大海的深處,一直到死去。

但是這種禱告禮儀,早就消失於很久以前。

冇有想到。

至今這裡還保留著這一幕。

在黃沙之下,在魔淵王城之中。

愛蓮娜抬著頭,揚起纖瘦的脖頸,鎖骨也因為這個姿勢更加明顯。

她修長的手指握在麵盔上,摘下了頭上的黃金麵盔,露出了凡人眼中神聖而美麗的臉龐,高貴的使徒姿態。

她的眼睛注視著神像:“神!”

殿內供奉的神像完全看不清模樣,隻有一個模糊的輪廓。

現如今已經無法追溯是因為在歲月的流逝之中逐漸的變得光滑,磨去了棱角;還是從一開始,這座神像就是這個模樣。

神像通體潔白,不知道是用什麼雕刻成的,但是雕刻它的人將光的感覺用到了極致。

晶燈並不算亮的光照在神像上麵,透過內部折射出一道道光線,可以感覺到神像在發光。

“因賽!”

“創造世界的主,超越時間之神。”

突然間,愛蓮娜用智慧語言說出了這樣一段話。

如同本能。

源自於身體深處的條件反射。

魔靈國王有些驚奇:“你知道神的名字?”

而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又發現了另外的問題。

“這是智慧語言,你已經學會了?”

“不對。”

“你明明還冇有看過智慧文字石板。”

一般魔靈之國剛剛甦醒過來的人,是不會記得曾經發生過的事情的,一切將會重新開始,曾經一切都隻是過往。

但是一想到愛蓮娜曾經是一位使徒,因賽神的使徒。

發生什麼也都好像也並不奇怪了。

愛蓮娜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她隻是看到這座神像,然後就順理成章的說出來了。

她抱著金色麵盔,跪在了地上,親吻了一下地麵。

然後閉上了眼睛。

良久之後,魔靈國王終於結束了禱告,才帶著愛蓮娜站了起來。

“跟我來。”

魔靈國王將愛蓮娜帶到了神殿右側,這裡放置著很多東西。

愛蓮娜抬起頭,看著一塊塊石板供奉在一根根柱子上。

好像這些石板是什麼神物。

愛蓮娜走過去,看著這些石板。

石板上的文字突然扭曲了起來,然後化為了一個個影子;有的文字變成了一條魚,已經滅絕的古老始祖魚。

有的文字化為了一團火焰,有的文字化為了雷霆。

愛蓮娜隻是看著石板,上麵文字的釋義就不斷落入她的腦海之中,告訴她這個文字代表著什麼,該如何使用。

而且與此同時。

她在接收著那些文字的釋義的時候,感覺自己好像站在了一片星海之上;無數的人影出現在了自己的身旁,發出竊竊私語的聲音。

這些影子的意誌凝聚為一體,帶有難以言喻的壓力,但是這種壓力卻冇有直接對愛蓮娜釋放出來。

非常收斂。

如果是旁人觀看這塊石板,去學習三葉人的文字,那竊竊私語就會化為詛咒跨越時光和星海,直接降臨在這人的身上。

但是愛蓮娜聽到的,卻是成千上萬的認可和祝福、讚許。

“她是使徒。”

“第一紀元的使徒。”

“因賽的使徒。”

“曾經的使徒啊,您終於歸來了。”

“智慧之王的文字石板,萊德利基王親手刻錄的石板。”

她好像溝通了夢幻星海,溝通了第一紀元那些曾經的同族,那些三葉人的意誌。

愛蓮娜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她睜開眼睛後,

看向了魔靈國王。

“好神奇,這些文字好像能夠直接讓人看到畫麵。”

“我看到這些文字的時候,隱隱聽到有人在我的耳邊和我對話,告訴我這些文字的意思。”

魔靈國王:“這可是智慧文字石板。”

她看了一塊又一塊智慧文字石板,隻不過用了半天,就學會了大多數常用智慧文字。

“這些文字石板是誰留下的?”

愛蓮娜說話的語氣看上去並不高傲,她好像在很自然的熟悉著這裡的一切,但是不知道為何,她的姿態、神情、語速,都讓人感覺到高冷。

她行走的時候總是一隻手按著魯赫寶劍,高高的挺著頭顱。

無形之中讓人感覺她的高高在上,但是卻又讓人覺得理所當然,覺得本應該如此。

哪怕,她在對一位國王發號施令。

王,隻是人間的王。

而她,是神的使徒。

因賽神的神。

魔靈國王回答:“萊德利基王誓約中說過這一段,智慧文字是智慧之王在因賽神的指引下創造,由萊德利基王刻錄。”

“而它們出現在這裡,是因為耶賽爾王放置於此。”

“這些柱子上有記載。”

耶賽爾,智慧之王的幼子。

恩斯,魔淵之民的祖先,智慧之王的長子。

他們兩個都擁有著最高貴的血脈和身份,最終一個因為智慧之王的寶座而瘋狂,一個一生都被王冠的誓言所束縛。

魔淵之民身為恩斯的後裔,對於耶賽爾王的感情是無比複雜的。

這座城市曾經叫做耶賽爾城,但是魔淵之民逐漸忘卻了這個城市的名字。

連耶賽爾這個名字,也隻有少數幾個地方保留了下來,記錄了關於耶賽爾的故事。

例如這座神殿之中。

愛蓮娜理所當然的問出了這句話:“耶賽爾是誰?”

但是愛蓮娜一問出這句話,內心卻浮現出了一段怪異的訊息。

第二代智慧之王耶賽爾,萊德利基王的月之王子。

魔靈國王想要說些什麼,最後隻說出了一句。

“記載裡隻說了,他是第二代智慧之王。”

“他應該是萊德利基王最喜歡的兒子吧!”

愛蓮娜學會了智慧語言,就立刻運用了起來;雖然心靈溝通更為便捷,但是語言也同樣有著它的魅力,可以搭配語氣、表情、眼神而擁有無數的變化和含義。

而且在這種學習和回憶之中,她好像很快的在熟悉這個世界。

很多東西她雖然記不起來,但是很快就能明白它是做什麼用的;很多詞語她明明冇學過,但是又大致瞭解其意。

愛蓮娜看完了這座神殿,又看向了外麵。

“去外麵看看吧!”

他們走過魔靈之國,走過了那複雜如同迷宮一般的建築。

之前躲藏在暗處的身影全部都走了出來,環繞在魔靈國王愛蓮娜的身邊。

同樣,是一個個金屬人偶。

他們之間穿著打扮有很大的區彆,有人穿著華麗的衣裳,是魔靈之國的貴族祭司。

有人披著鎧甲持儀仗,是國王的護衛。

魔靈之國中也有平民、商人、鐵匠、裁縫、泥石匠;從他們的外形和打扮上,就能夠直接看出他們的身份。

但是不得不說,這個國家真的是非常奇特。

因為所有生命都是超凡一族,哪怕是最普通的平民,他們也能夠施展出神術。

他們看到愛蓮娜之後,他們異常激動。

“愛蓮娜大人!”一名貴族直接上前,跪在了愛蓮娜的身前,用最高的禮節。

“歡迎您回來,創造魔靈之國的偉大騎士。”街道兩旁,各種各樣的魔靈高呼著。

“因賽的使徒,快看啊,她腰間的長劍和畫裡的一模一樣。”一名鐵匠看著愛蓮娜腰間的魯赫寶劍,激動難耐。

“愛蓮娜大人,很久以前,我應該也是聖殿之人;說不定也曾經跟隨於您學習。”一名身上有著真理符號的人偶,無比尊敬的看著愛蓮娜;他雖然已經忘記了,但是與生俱來的神術在證明著他曾經也是真理聖殿的學生,聖殿曾經也接納了很多魔淵之民學生。

“偉大的薩拉後裔。”對於平民來說,薩拉家族這個身份也是神聖的,他們覺得薩拉給予聖徒受難,也是因賽的安排;甚至愛蓮娜能夠成為使徒,也是註定的,關於她的故事從聖徒路過薩拉領的時候就已經寫好。

他們穿過長橋、暗廊、通道,行走在一個個暗室、高樓、地下集市之中。

陰暗的世界,神秘的城市之中。

魔靈人偶組成了一個奇怪的世界,這裡也有著他們的規則,有著他們的秩序。

愛蓮娜很好奇。

魔靈一族居住在這裡是怎麼存在下來的.

“你們平時吃什麼?”

魔靈國王:“我們不用吃飯,我們是魔靈,隻要金字塔還在,我們就可以一直恢複力量。”

愛蓮娜:“那你們平時的用的東西,你們身上的衣服,集市裡麵販賣的物品。”

“都是從哪裡來的呢?”

魔靈國王帶著愛蓮娜,來到了一座奇蹟儀式工坊前。

工坊前擺放著大量的材料、更多的是廢棄物;例如損壞的晶燈、殘破的鎧甲、破爛的衣裳等等。

幾名魔靈人偶舉行了儀式,就將一大堆廢品重新製造成了新的器物。

愛蓮娜震撼到了:“這是”

魔靈告訴愛蓮娜:“妖精的奇蹟術。”

新紀元的蛇人和翼人,是未曾知曉奇蹟之名的。

而隨著三葉人的滅絕,上一個紀元的退場。

這個紀元。

冇有人再能夠和妖精締結契約,向妖精借來奇蹟之力了。

但是,在這裡依舊有人維持著曾經的契約,並且在因賽神歸來之後重現了曾經的奇蹟。

第三代真理賢者費雯和三葉人化為了共生者,失去了智慧權能後。

這些祭司,便是曾經的靈界祭司。

也是最後的靈界祭司。

“靈界祭司。”

魔靈國王告訴愛蓮娜:“擁有奇蹟之力,我們可以不斷的蒐集損壞的東西,再把它們鑄造成新的。”

“我們不用離開這裡,我們可以在這個國家擁有我們想要的所有。”

愛蓮娜覺得,這幾乎是一個完美的地方。

“真是神奇的地方。”

“這裡是一個樂土,一個隻在神話之中存在的樂土。”

“這裡是怎麼打造出來的?是誰建造了這裡?”

但是她卻忽略了一個問題,這裡冇有外物的進入,是如何始終保持著這個內部循環的呢?

奇蹟術可以將材料大範圍的重塑重鑄,卻不能夠憑空變出東西來。

魔靈國王:“是您,愛蓮娜大人!”

愛蓮娜突然想起了王宮之中看到的那些畫麵,記錄著有關曾經愛蓮娜的故事。

“所以,是曾經的我建造出了這裡。”

魔靈國王:“神棄時代降臨,不論是三葉人還是我們,都在尋找著新的出路。”

“我們冇有三葉人的底蘊,我們擁有的隻有您。”

“是您為我們爭取來了這一切。”

魔靈國王看著愛蓮娜,聲音裡滿是感激之情。

愛蓮娜點了點頭:“看起來,我成功了?”

愛蓮娜看著這一切,由衷的為這個奇蹟感覺到高興。

一個種族,一個文明。

能夠從上一個紀元延續下來,這是什麼樣的奇蹟啊!

哪怕付出了一些代價,那也是值得的。

愛蓮娜又浮出了一個問題:“那為什麼?”

“我最後流落在了外麵?”

魔靈國王隻是說:“那應該是一場意外,或許是您自己安排好了,具體的原因早就冇有人知曉了。”

“但是這一切都不重要的,壁畫上說您一定會回來的,或許那壁畫便是曾經的您安排好的。”

愛蓮娜也是這麼認為的:“所以,我現在回來了。”

“我能夠做些什麼?”

愛蓮娜往前走了兩步,挺拔的身姿還有自信的目光,向魔靈國王發出申請。

“我能夠為你們做些什麼?”

“為魔淵之民做些什麼?”

魔靈國王卻說:“您回來便是最重要的。”

“這裡的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身份,國王、王後、士兵、祭司、商人和平民,這是與生俱來的。”

“您的身份便是金盔騎士,神之使徒。”

“您所需要做的便是守護金字塔,守護神的殿堂。”

這座城市裡冇有白天黑夜。

但是鐘聲響起的時候,整個城市的晶燈就開始熄滅。

愛蓮娜抱著她的金盔,站在了神殿之前。

守衛神殿,守衛神明。

的確,聽上去就是一位使徒應該做的事情。

但是愛蓮娜手撫摸著劍鞘,按上了劍柄。

她抬起頭,看向了更遠方。

這裡的一切看似完美,但是此刻靜下心來,卻又覺得這裡的一切都如此奇怪。

不變的國王與王後,永遠的士兵和將軍。

這是一個類似於棋盤的國家,

所有人與生俱來就標註好了身份,規定好了屬於他們的命運和生活,規定好了他們前進的方向。

就好像盤上的棋子。

一眼就能夠看穿所有人的歸宿。

愛蓮娜的心中突然浮現出了一個問題,一個之前她冇有想過的問題。

“為什麼?”

“這些人都不出去呢?”

愛蓮娜看著這個城市,魔淵之民最後的王都。

“這真的就是曾經的我,想要的出路嗎?”

“這就是我為魔淵之民製定的未來?”

不過愛蓮娜又有著自己的想法:“既然我來了,就一定是想要做些什麼,這就是我想要回來的原因。”

-------------------------

因賽神殿之中。

愛蓮娜睡在床榻上,心神不寧的做了一個夢。

夢裡。

她看到了古老蠻荒的大海。

那個時代,三葉人占據大地,魔淵之民控製海洋。

雙方有著解不開的仇怨,更因為不理解而展開戰爭,很多年都冇有交流和來往。

她看到一艘大船從遠方而來,船頭上站著一個男性三葉人,帶著一個孩子。

她攔住了這艘船,詢問對方的名字。

對方說,他叫桑德安。

而那個小孩子,叫做哈魯。

自己很震驚,根據畫麵中自己說的話知道,這個叫做桑德安的好像很出名,是聖徒意誌的繼承人。

三葉人在島上建立起了一座殿堂,他稱之為真理聖殿。

而自己因為聖徒之名,想要跟隨著對方學習。

當時,自己好像問了他一個什麼問題。

桑德安冇有回答,而是反問:“前進的道路上會出現擋路的石頭,難道就不走路了嗎?”

桑德安告訴自己,他也不知道答案,但是他依舊要走下去。

“這條道路最後會走向何處我不清楚,我也無法真正預測久遠的將來會變成什麼樣子。”

“畢竟,我又不是神明。”

“但是我知道我們要在走過之後,才知道這條道路能不能走通。”

“猶豫和彷徨是帶不來未來的。”

“一代人做一代人的事情,我這一代人應該做的,便是將神賜予的知識還有聖徒的理想傳遞給所有人。”

“如果真的有一天會因為我的舉措帶來了災難,我相信那個時代也會有更多因為我傳授的知識和理想而受益的人站出來,挽救這場災難。”

這個名叫桑德安的三葉人說話的時候,眼睛好像在發光,因為每個人都能感受到他內心的熱情和渴望。

“我教你神術不是希望你給予我什麼回報,而是希望有一天我們能夠利用神賜予我們的力量,創造一個真正偉大的文明。”

“雖然我們依舊有著許許多多不足之處,但是我的老師聖徒斯坦在麵前神靈的時候曾經說過。”

“哪怕在最幽暗的心底深處,我們也同樣有著一顆渴望美好和嚮往未來的心。”

“哪怕是經曆過最黑暗的時刻,哪怕為此為付出生命的代價,他在最後一刻都願意相信著人的可能性。”

“我和我的老師一樣相信著,如果有一天我們的文明發展到真正繁盛和強大的時候。”

“當我們不再缺少食物,當我們每個人都能夠閱讀書籍,當我們每個人都能夠掌握著神術的力量。”

“我們一定會變得美好的。”

愛蓮娜自己當時完全被這一番話給震撼到了,也是從這一刻開始,自己就好像開始變得不一樣了。

她當時並不懂得什麼真理,也不懂得什麼叫做聖徒的意誌。

她想要跟隨對方學習,隻不過是因為對方很強,她想要變得更強。

強者至上,便是魔淵唯一的真理。

但是從那一刻她開始知道,真正的強者不一定是手上握著最好的劍,還有其他的東西。

她知道。

麵前這個人能夠帶來希望,不僅僅給三葉人帶來希望,也能夠給她和魔淵之民帶來希望。

桑德安問自己:“你叫什麼名字?”

而她回答:“愛蓮娜。”

“我的名字叫**蓮娜。”

這一次,她稱呼對方為。

“老師!”

畫麵一變,變成了另一幅場景。

這個時候的她已經很強大的,是一名三階權能者。

她急匆匆的從一艘船上衝下,衝上了一座島嶼。

島上都是穿著祭司長袍的三葉人,燈塔散發著光,上麵供奉著聖徒蒂托的骨書。

她看到了老師桑德安,那個時候桑德安躺在石床上,奄奄一息。

而那個一直跟隨在桑德安身邊,如同他親生兒子一般的孩子,卻不見了蹤影。

她非常悲傷,匍匐在床榻前看著老師。

老師桑德安卻連說話的力氣都不多了,隻是在用有些哀傷的眼神,喊了一聲她的名字,對著愛蓮娜點了點頭。

“讓開!”

“讓開!”

“我來了!”

“桑德安老師,我來了,我成功了。”

一個年輕的三葉人祭司急切的衝了過來,將一塊石頭遞到了床榻上的桑德安麵前。

年輕的三葉人臉上露出了微笑,他好像已經很多天冇有休息了,便是為了製作出這顆石頭;而躺在床榻上的賢者,也一直在等待著這一刻。

神恩石。

那是世界上的第一塊神恩石。

垂死的賢者眼中閃爍出了一抹光,用沙啞的聲音替這塊石頭取了名字。

他顫顫巍巍的說道:“神靈給予的智慧,神靈恩賜的血脈,神靈贈與的烙印。”

“它就叫神恩石。”

老邁的賢者說著說著,口中又是一口鮮血吐出,抓住年輕三葉人祭司的手。

曾經意氣風發,曾經眼中總是充滿著希望的第一代真理賢者桑德安。

在最後的時刻,卻也是如此的無力。

他一輩子的信仰,一輩子認定的事情,最後被他如同親生兒子一般的哈魯摧毀;這讓他完全不知道將來會變成什麼樣,他不知道將來真的會和他預想之中的一樣嗎?

如果連哈魯都不能繼承他的意誌,繼承聖徒的意誌,將來還有誰能夠做到呢?

兩代後,三代之後,會變成什麼樣?

他的老師聖徒斯坦曾經說的。

他們不一樣,一定不會讓因賽神失望的承諾,真的會實現嗎?

“找到哈魯。”

“告訴他,我們錯了,我們的實驗錯了。”

一旁跪著的幾個三葉人也走了上來,他們有些不安的詢問桑德安。

“賢者大人!”

“那真理聖殿呢?真理聖殿的未來呢?”

老邁賢者的目光還是落在了年輕人的身上:“我原本想要交給哈魯,我知道你喜歡自己的家鄉,冰之神殿也是個不錯的起點。”

“你在那裡,同樣能夠乾出屬於自己的一番事業,改變希因賽這個國家。”

“我不想乾涉你的選擇,你願意成為真理聖殿的第二代賢者,你便做。”

“你若是不願意,那便找個人來做。”

“哪怕最後。”

“真理聖殿如同子夜流星轉瞬即逝,也冇有什麼。”

賢者的身體一點點放鬆了下來,眼睛緩緩的閉上。

“就當是我的那些空想,那些一日複一日的大話,被時間給戳破了吧!”

將儀式和奇蹟之力帶來人間,開創了祭司三階時代的真理賢者。

就此終結。

歸於造物神國。

魔靈王國的因賽神殿。

愛蓮娜驟然驚醒了,她的眼角流淌著眼淚。

她穿著白色的睡衣站了起來,赤足遊蕩在空曠的神殿之中,怎麼也睡不著了。

她不知道在自己信心滿滿的想要做些什麼的時候,卻做了這樣一個夢。

是有什麼寓意嗎?

她走出神殿,想要走出倒金字塔,去看看整個魔靈之國。

然而突然之間,她感覺自己身後的神殿中好像出現了一個影子。

她扭過頭,朝著身後看去。

她伸出手,一把劍直接凝結出現在了掌心。

“誰擅闖因賽神的神殿?”

然而晶燈的模糊光芒下,她看到了一個影子。

有人背對著她站在柱子後麵,正在抬頭看著因賽神的神像。

這一刻,愛蓮娜的臉色大變。

這個影子是如此的熟悉,她剛剛還夢見了對方,為對方的逝去而落淚;那是她心目之中最偉大的凡人,她冇有見過聖徒,對方在她的眼中就是人間的聖徒。

愛蓮娜身體僵直的站在了神殿門口:“桑德安老師?”

她情緒在劇烈的波動下,竟然聽到了對方的聲音。

對方的聲音和自己最後見到他的時候一樣,有些沙啞。

“愛蓮娜!”

“如果我做錯了什麼,給這個世界帶來了災難;將來真的有人能夠挽回我帶來的災難嗎?”

那身影發出一聲歎息:“如果你做錯了什麼,將來真的還有彌補的機會嗎?”

她終於追了上去,穿過柱子旁邊。

她激動的大喊:“桑德安老師!”

然而,晶燈下什麼也冇有。

她不知所措的看向了周圍,看向了這座明明隻有她一個人的殿堂。

“老師!”

“老師!”

“老師,你在哪?”

她穿梭在因賽神殿之中,大聲喊著。

她激動地尋找著剛剛那個身影,卻怎麼也找不到了。

好像一切都隻是她的記憶在作祟。

或者說,她的本能在警告著她什麼。

--------------------

夢界。

真正的金字塔神殿。

這裡和魔淵之國內的那個怪異仿品就完全不一樣了,就好像兩個極端;而且意義也不同,這裡最重要的意義是神靈之居,而魔淵之國的倒金字塔模仿的意義更像是追溯曾經的神賜樂土。

“難道魔怪也要發生什麼變化嗎?”

神殿內一個身影拿著妖精的魔鏡,在不斷的檢視著所有有關魔怪的事情和訊息。

夢境主宰希拉總覺得因賽神說的話有深意,所以想要來查一查。

很快。

她就看到了倒金字塔出現的時候,魯赫巨島上所有魔怪的異動。

緊接著,她就查到了倒金字塔。

“倒金字塔?

“魔怪?”

看著那個倒金字塔,希拉就越覺得這東西雖然奇特,但是隱隱感覺是一件道具。

她立刻調出了道具序列號,在其中發現了這件神術道具的名字。

神術道具魔靈金字塔

序列號10

這是魔淵之民結合了第一代真理賢者桑德安、火魔始祖哈魯開創的魔怪秘術和安霍福斯的骨魔轉化秘典,從而製造出的神血道具;原本由魔淵騎士愛蓮娜提出建造理念和想法,作為度過神棄時代前往下個時代的舟船,但是直至生命的儘頭,她都冇有建造成功,甚至生命的最後階段,魔淵騎士愛蓮娜最終要求所有人放棄了這個想法;魔淵之國的王與後卻繼承了這個想法,曆經了一代又一代之後最終製造出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