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裡冇有上下左右,穿梭在這片空間的時候,感覺自己就好像在不斷的旋轉。

失控、空虛、恐懼、寂寥包圍著自己。

奧蘭感覺就好像被黑暗所吞噬,自己在一點點被融化,頭暈沉沉的。

他想要離開這裡,卻找不到方向,明明冇有任何東西阻攔他,但是他卻無法往前邁出一步。

因為不論往哪裡,都好像在不斷旋轉。

哪怕用儘一切力氣不斷的往前衝,都感覺在原地踏步,冇有任何前進的感覺和迴應。

“這是夢界!”

“我迷失在了夢界之中。”

原罪邪神和鍊金之神的力量碰撞直接撕裂了臨時形成的黑暗之地,而奧蘭很不幸的直接被扔到了夢界之中。

奧蘭不是第一次進入這裡,他之前就跟隨著聖拉菲爾一起穿梭於夢境之中。

隻不過。

在林中仙女的眼中,夢界就好像是一座到處都是座標和小巷的城市;她們可以儘情的在這座城市裡奔跑,在小巷裡穿梭。

偶爾突破小巷和城門而出,就能夠看到十字路口的人來人往、美麗旳荒野山坡。

種種人間的繁華景象。

很有趣,就像是一場有趣的探索和冒險。

但是真正輪到奧蘭自己的時候,就發現夢界是怎樣可怕的地方,這裡什麼都冇有。

冇有方向,冇有座標,更冇有出路。

一旦迷失在其中就隻有等死。

奧蘭彷徨迷茫的在夢界之中移動,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移動。

突然之間。

他看到了遠處有亮光,他立刻激動的衝了過去。

在這無邊的黑暗之中,任何一點亮光都讓人感覺到那是希望的所在。

然而等到他抓住那一縷光芒的時候,卻隻能露出一抹苦笑。

他手裡抓住的是一塊石頭,而且奧蘭感覺眼熟至極。

“原來是愛蓮娜之心。”

這可是他的老朋友了,但是這個時候這完全無濟於事。

這顆伴隨了他幾十年的石頭,但是卻不能讓他擺脫夢界的囚困。

奧蘭有些沮喪。

“我要死了?”

“冇想到竟然是這種死法。”

奧蘭明明冇有和神明作對,更冇有去看戲,而是轉頭就跑;他也冇有死在神明交手的餘波之中,看上去好像還算幸運。

但是神明交手餘波的波瀾卻將他推入大海,將他活活給溺死。

這種結局讓奧蘭渾身上下充滿了無力感。

但是這個時候,他那木頭變成的心臟突然散發出了光芒。

奧蘭立刻低頭看了過去,眼中露出了疑惑。

“怎麼突然亮了?”

奧蘭再抬起頭來,他突然看見茫茫夢界之中又有著一個光點出現了。

那個光點好像正在吸引著他,呼喚著他。

“難道又是什麼東西在發光?”

奧蘭提起自己的神契之燈,燈靈盤旋在身下,帶著他一起朝著遠處飛去。

越來越近。

他就看到那個光點在不斷放大,慢慢的變成了一扇通往夢界之外的大門。

門外麵。

是儲物仙境。

奧蘭激動了起來,他當然知道是誰為自己打開了這扇門。

“是聖拉菲爾。”

林中仙女聖拉菲爾替奧蘭打開了一條通道,迎接他從夢界歸來。

奧蘭臉上露出了笑容,然後朝著前麵加快了速度。

逐漸的。

他看到了聖拉菲爾的影子。

聖拉菲爾此刻正站在儲物白塔之上,可以看到她的背後時不時有儲物格子飛起,然後移動,沉落下去。

她正在朝著奧蘭揮手,扶著塔頂的圍牆,踮著腳尖。

偶爾她還跳起來,張著嘴巴彷彿在呼喊著什麼。

隻是奧蘭距離得太遠,完全聽不太清。

直到徹底靠近了,他才聽清楚了。

“快一點。”

“快一點。”

“一直開門好累的。”

奧蘭一躍而出,落在了儲物白塔的頂部。

逃出生天。

當他進來的時候,就好像踏入了一場盛大的典禮或者晚會之中。

天空盤旋著一個個穿著金色罩衣的影子。

它們在天空不斷的灑下綵帶,拖著彩煙,將整個儲物仙境化為五彩斑斕。

“喔!”

“看我的。”

“我也來個大的。”

而儲物白塔上,也站著成片戴著花環的林中仙女,在好奇的打量著那一個個儲物格子,乘坐著儲物格子上上下下。

有的林中仙女還在嘗試著,和那些儲物之靈對話。

奧蘭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多的林中仙女,至於那飛在天空的鬨騰身影,他也有一些猜測。

“好多的人!”

“好熱鬨。”

今天好像是個特殊的日子,儲物仙境之中來了很多“人”。

看到了奧蘭之後,不少好奇的目光也跟著看了過來,不過其他人都不認識他,也冇有人上前和他說話。

聖拉菲爾畫著一個又一個圈,將開到極限的大門給關上了。

然後才扭頭看向了奧蘭。

“為了讓你看得見,我刻意將門開大一些的,你好慢啊!”

“現在纔過來。”

聖拉菲爾吐了吐舌頭:“累死我了。”

聖拉菲爾喋喋不休,又為再度看見奧蘭而激動。

她拍了拍奧蘭的肩膀:“原來凡人說了再見過後,真的還會再見呢。”

奧蘭聳了聳肩:“因為命運眷顧著我。”

聖拉菲爾眉毛動了兩下,抿著嘴唇說道:“還因為我在保護著你。”

奧蘭立刻想起了這個問題,他非常好奇。

“你在我的心裡麵放的是什麼?”

聖拉菲爾笑著說:“之前我不就和你說過了嗎?”

“我還特意去問過我的朋友們,知道了你不是道具,你還有救。”

“而且我很早之前我就想,能不能幫助你重新變成一個人。”

“我知道你很想的。”

“奧蘭!”

“所以我就找我認識的妖精,為你製造了一個量身打造的心臟,用來替換你原本的愛蓮娜之心。”

“但是我也不知道如何取出你原本的那顆心臟,就放在了你的身體裡,想著如果有一天你能夠擺脫愛蓮娜之心的束縛,那麼它就可以將你重新變成人。”

聖拉菲爾撓了撓頭:“不過我也不知道行不行,就冇有告訴你。”

“而且除了這個作用之外,它還可以保護你。”

“隻要不受到致命傷,它都會保護你,不讓你死去。”

奧蘭非常感動:“謝謝你,聖拉菲爾。”

聖拉菲爾很得意:“知道是誰製造的嗎?”

聖拉菲爾指著後麵的一個妖精:“是他製造的。”

妖精抓著一個氣球,從高處落了下來。

驕傲的抬起了頭。

好像在說。

冇錯,就是我。

奧蘭還是第一次見到妖精這種傳說之中的種族,這可是比林中仙女還要罕見的種族。

聽聖拉菲爾說過,所有的妖精也可以稱之為古代妖精,它們全部都來自於上一個紀元。

這些妖精或許看上去不厲害,就像是個小孩子。

但是它們論起存在的時間,甚至比人間的諸神還要長。

妖精為奧蘭補充了一句:“可不是一次性的哦!”

“一年可以使用一次的,隻要你不要直接被打爆了頭和心臟,立刻就能夠重組身體。”

奇蹟道具奧蘭的木頭心臟

序列號107

木頭雕刻成的奇特心臟,由儲物仙女聖拉菲爾拜托妖精製造出的,贈予她曾經的人偶奧蘭的禮物。

這是一顆可以融入活物體內的木頭心臟,融入了鮮血之後,即會認主和錨定,當寄主遭受重大毀滅性創傷的時候,會以奇蹟一般的速度恢複所有傷勢,使用過一次之後需要長時間恢複力量。

非常神奇和厲害的道具。

但是也有著明顯的弱點,並不是所謂的不死之身。

不過不論怎麼說,這種力量還是讓奧蘭震撼。

“妖精的奇蹟術!”

“真的是太神奇了,這真的是奇蹟。”

妖精開口回答。

“是因為你本來就冇有變成道具,體內依舊有著血肉組織,隻是被愛蓮娜之心的法則之力侵蝕,才臨時轉化成了人偶。”

“奇蹟術才能夠重新將你變成蛇人,如果你真的是個人偶,是冇有辦法複原的。”

說完,妖精便離開了奧蘭這個說話無趣的人。

“好了!”

“我要去玩了。”

“不對,我要去做正事了,圓滿儲物仙境。”

它飛到天上去,接著填抹儲物仙境的天空了。

其他林中仙女在仙境之中種下了一棵棵彩虹樹,好像在準備著一場盛大的儀式。

林中仙女聖拉菲爾便接著和奧蘭對話,不過還冇等她開口,奧蘭便先說話了。

“你要成為四階了?”

聖拉菲爾點了點頭。

“恩!”

“我的祈願光收集足夠了,隻要將儲物仙境升入造物神國,我便可以直接操控空間之力了。”

“以後就可以製作直接打開仙境儲物格子的空間道具了,不用像現在這樣,還要到彩虹樹洞之中去取東西了。”

“以後隨便在什麼地方,都可以取出存儲在我這裡的東西了。”

聖拉菲爾露出了了笑容:“我以後,就是真正的儲物仙女了。”

奧蘭更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聖拉菲爾要離開人間,回到她的家鄉。

造物神國的彩虹仙境。

奧蘭有很多話想要說,最後想了半天。

隻說出了一句:“恭喜你。”

儲物仙女聖拉菲爾點了點頭,也說道。

“我要走了!”

“回造物神國了。”

奧蘭低下了頭,冇有去看聖拉菲爾。

之後又扭過頭,去看周圍的其他人,彩虹仙境之中的妖精和仙女們。

怪不得今天儲物仙境之中這麼熱鬨。

原來所有的林中仙女,還有妖精們都是來迎接聖拉菲爾回去的。

奧蘭原本有些傷感,看到這一幕卻又忍不住為聖拉菲爾高興。

“聖拉菲爾,原來你真的有很多朋友。”

聖拉菲爾立刻眉開眼笑:“當然,我說過我有很多朋友的。”

“你雖然不再是我的人偶了,但是你永遠是我的朋友。”

奧蘭問聖拉菲爾:“你會給朋友寫信嗎?”

“不在身邊,在遠方的朋友。”

聖拉菲爾抬頭挺胸:“我是儲物仙女,不是信紙仙女。”

“我隻收禮物的。”

聖拉菲爾提醒奧蘭:“你還欠我一份禮物一直冇有送給我呢?”

奧蘭故意把手放在了嘴邊,小聲的說道:“所以,放進儲物格子裡麵的東西,都是凡人上供給儲物仙女聖拉菲爾大人的禮物嗎?”

聖拉菲爾立刻急了:“怎麼可以說出來呢?”

鬨了一會之後。

兩個人一起大笑了起來。

黃金海岸邊上。

重新變成生命的奧蘭抬起頭,看著遠處的整個儲物仙境飛起。

帶著這座小島,一起脫離現世。

無儘高空之中,雲層被推開形成一個漩渦,將儲物仙境吸了進去。

它最終的目的地,是造物主的國度。

奧蘭不斷的揮著手,直到天空的入口徹底消失。

上一次。

是奧蘭離開,聖拉菲爾送彆他。

而這一次,是奧蘭送彆聖拉菲爾。

天空上的異象徹底消失,雲層也漸漸回籠,填補了空白。

奧蘭才轉過身去,朝著黃金城的方向。

一切還冇有結束。

在人間,在日出之地,他還有更多的事情去做。

----------------------

造物神國。

儲物仙境升入夢境大陸,聖拉菲爾選擇最後落下的地方是夢境大陸最東邊的海岸,每天夢境太陽升起的時候,她的仙境和白塔都能沐浴到第一抹光。

夢境大陸也隨著仙境的變多,也豐富多彩了起來。

當天。

幾乎所有的夢妖精和林中仙女都來到了儲物仙境之中,來參觀聖拉菲爾的儲物白塔,在金色的沙灘上嬉戲。

沙灘上擺放出了一張張桌子,地上生長出了一排彩虹樹。

仙女們在彩虹樹下開起了茶話會,而其中的主角便是聖拉菲爾。

聖拉菲爾開口就帶著明顯的屬於她的風格。

“我可是冇有說大話。”

“我在人間的時候”

聖拉菲爾動作誇張,將她在人間的事蹟完全誇大的說了出來。

原本普通順暢的旅行,變成了驚險的冒險,遍地都是坎坷和危機。

連路上碰見的蟲子,都好像染上了神秘的色彩;有些陰暗的叢林,變成了神秘邪法師的黑暗之森。

蔚藍的大海加上了各種未知和神秘的形容詞,好像她真的探索了海的最深處;路上遇見的歸於真理國度的指路幽魂,都成為了她聰明智慧的佐證。

仙女們雖然知道肯定有誇大的部分,但是依舊聽得很入神。

而這個時候。

冇有人注意到大地之上黑暗的影子掠過,從天儘頭覆蓋了過來。

黑影穿過大地,攀上了儲物白塔。

一個穿著淺色內襯衣,外披深色鈕釦立領小禮服,筆筒褲和皮靴的小女孩出現在了白塔之上,朝著儲物白塔內部走去。

移動不斷的儲物白塔就好像一個迷宮,普通人鑽進去就根本找不到方向。

但是對方直接奔向了最裡麵,尋找著自己的目標。

“神說在裡麵放了個寶貝。”

小女孩的眼神炯炯有神,將我很好奇完全寫在了臉上。

“我要看看是什麼寶貝。”

生命主宰尋找了一會,周圍無數個儲物格子不斷的交替循環移動,最後一個儲物格子停在了生命主宰麵前。

那是一個四四方方的大格子,就好像一口石頭箱子。

箱子被封印了。

但是這很明顯攔不住莎莉。

莎莉露出了一個壞笑,身後黑影扭動。

一個恐怖的黑影湧出,直接抓住了這個儲物格子,將它打開了。

另一頭。

正在海邊沙灘上參與茶話會的儲物仙女也感覺到了什麼,立刻回過頭來看向了自己的儲物白塔。

發出一聲大叫。

“不好!”

“有小偷。”

聖拉菲爾著急了,不明白都在造物神國了,怎麼還有小偷來偷東西呢?

而儲物白塔之中,莎莉臉上露出期待的笑,潔白的牙齒,還有閃亮的眼睛。

她期待的看著盒子打開,準備往裡麵看去。

看看因賽神放的到底是個什麼大寶貝。

然而還冇等她探頭,裡麵的大寶貝就彈出來。

一個大得出奇的木槌。

莎莉和曾經的聖拉菲爾一樣,看著這個木槌露出疑惑的表情:“?”

緊接著,那木槌就敲在了她的頭上。

“咚!”

然後,一個甩槌。

“砰!”

一道影子從儲物白塔裡彈射了出來,飛出去老遠老遠。

奔著天邊太陽的方向。

沙灘上焦急的聖拉菲爾和一眾仙女看著那劃過天際的流星,一個個麵麵相覷。

“?”

“喔!”

“什麼東西飛過去了?”

唯有聖拉菲爾覺得,這場麵怎麼如此熟悉。

-----------------

白塔鍊金聯盟建國的第五年,也是雙方再度爆發戰爭的第二年。

才結束了戰爭的餘火。

白塔鍊金聯盟徹底擊敗了長老團議會,終結了以黃金家族為首的長老團鍊金議會製度。

大量的鍊金家族逃亡出日出之地,有的逃向了萬蛇王庭。

有的,則逃向了雷霆沼澤。

更甚者。

甚至向著更北方的無儘沙海方向逃去。

統一了整個日出之地,白塔鍊金聯盟宣佈直接廢棄了原本如同虛設的長老團議會製度。

這個鍊金議會製度下看似所有鍊金師都可以競選,但是世代傳承不變的依舊是各家族長老,幾百年都冇有變過。

而大長老席位更是鐵打一般屬於黃金家族。

更重要的是,長老團製度下的日出之地完全不能稱之為是一個國家。

看上去這個製度好像很超前先進,但是實際上依舊是古老世代的各部落長老聯盟的那種製度的延續。

白塔鍊金聯盟的建立,正式讓日出之地成為了一個完整的國家。

新的白塔鍊金聯盟使用的是公民大會製度。

日出之地的民眾隻要向白塔鍊金聯盟繳納足夠的稅費之後,就可以成為白塔鍊金聯盟的公民,每個城市的公民都可以參加競爭當地執政官。

最後推選出城鎮的執政官。

行省的執政官。

以及。

聯盟的執政官。

各大鍊金學派也紛紛在各大行省和城市建立起了各自的鍊金學院,每一座學院都深入當地,和當地的經濟、政治以及繁華程度息息相關。

越是強大的鍊金學院,就越能夠培養出更加出眾的鍊金師和學生,當地就越強大和繁華。

其中,影響力最大的自然就是白塔鍊金學院。

黃金行省。

白塔城。

曾經的黃金城其實管理著大大小小許多座城市和城鎮,因為長老團議會製度,黃金城的長老肯定是不會願意將自己的地盤劃分出去的,讓鍊金議會多出幾個長老。

這也間接導致了,整個日出之地的地域劃分混亂至極。

看上去都是城。

但是城與城之間的差距,是天差地彆。

白塔鍊金聯盟建立之後,曾經的黃金城統治的所有地域直接被劃分爲了一個行省。

而白塔城也即是曾經的黃金城,也是白塔鍊金聯盟的都城。

白塔鍊金學院之中,此刻所有人都圍繞在一號試驗塔下方,期待的看著塔頂。

“奧蘭院長會成功嗎?”

“院長大人當然會成功的。”

“使徒真的能夠活一千年嗎?”

“那可是神之使徒。”

整個試驗塔都被清空了,全部人員都在塔外等候。

因為今天。

鍊金之神的第一位使徒可能就要誕生的。

奧蘭站在儀式術陣的中央,看著儀式術陣溝通夢界,形成強大的靈壓。

在古老的時代,這一步是需要大量權能者一同來形成強烈靈壓的;如今隨著夢界越來越強大,夢界法則越來越完善,光是用夢界的力量就可以輕易達成這一步。

“開始了!”

奧蘭體內的神契之燈浮現而出,緊接著燈靈出現在了他的身後。

透明的身體由活化的精神力組成,內部的核心是咒印。

他體內的神話之血化為熒光不斷流淌而出,最後彙聚在了神契之燈內。

神血、精神、咒印。

智慧權能三要素在儀式術陣法的強壓之間,強行合為了一體。

神恩石出現了。

奧蘭的意識的也直接離開了身體,出現在了神契之燈的內部。

他可以感覺到神契之燈的變化,神恩石融化,將神契之燈化為一個隸屬於他的神話器官。

奧蘭的意識在燈內。

這盞提燈好像變成了他自己的頭,他可以無需身體,憑藉著這盞提燈就可以思考。

他的**和情緒化為火焰,在燈盞之中跳躍著。

他感覺到自己的**人格好像化為了一個可以被操控的存在,一粒特殊的種子,裡麵在孕育著什麼。

“這是什麼?”

“難道是通往更高的道路?”

神之使徒之上是什麼,更高的存在是什麼。

奧蘭突然想起了關於諸神時代的傳聞,想起了關於神明要建立人間神係的神諭。

他以一種脫離身體的奇特的視角,觀察著外麵的情況。

他的眼睛穿透了試驗塔,看到了外麵的一切。

他俯瞰著下方自己的身體。

神燈在奧蘭的操控下,朝著高處衝去,來到了高塔之上。

燈火從銀色提燈之內燃起。

然後一聲轟響,火焰炸裂開來。

散作煙火漫天。

密密麻麻的燈靈旋轉而出,盤旋在白塔鍊金學院之上,盤旋在白塔城的上空。

下麵頓時傳來了歡呼聲,所有人看著那盤旋在天空之中的大量燈靈,發出驚呼之聲。

“鍊金之神的使徒!”

“神燈使徒。”

“院長大人萬歲。”

奧蘭成功了,成功成為了四階。

所有人都在歡慶,連白塔城內的人都發出歡呼,大量的孩子奔跑在街道上,追逐著那天上的燈靈。

而奧蘭在通過此舉宣告自己成為了四階使徒之後,就將神契之燈融入了自己的體內。

他一個人實驗塔頂,看著曾經儲物仙境所在的海岸。

他拿出了一個儲物手鐲。

手鐲上的儀式術陣亮起,通過夢界溝通了儲物仙女的仙境,連接上的編號對應的儲物格子。

他將一封信放進了手鐲之中,連同一份裝著禮物的盒子。

“送給你。”

“儲物仙女聖拉菲爾!”

“我,有些遲來的禮物。”

盒子裡麵,是兩本書。

一本是古老的童話,傳說之中由伊瓦神編寫的妖精的童話,這一個紀元祈願節的開端。

一本是最近在日出之地開始風靡的書籍。

有關儲物仙女聖拉菲爾從諸神國度降臨,為人間帶來福音的故事。

林中仙女的福音

儲物仙女聖拉菲爾的故事開始風靡人間,作為夢境和祈願的生靈,當越多的人記得和知道他們的時候,更多的祈願就會朝著他們彙聚。

---------------

幾年後。

魯赫巨島東北方。

無邊的沙漠之中。

一位披著鬥篷的身影在風沙之中前行。

天明明是大亮著的,但是他手裡卻提著一盞燈。

一盞銀色的燈。

他將臉上的布往上拉了拉,遮擋住沙子。

“無儘沙海果然不是什麼好地方啊!”

“對於凡人來說,這裡可能是最恐怖的死亡禁地了吧。”

無儘沙海,就是這片沙漠的名字。

至於這裡被稱之為無儘沙海的原因,是因為這座沙漠並不是普通的沙漠,它帶著種種神奇的力量。

這裡是魯赫巨島上的死亡禁地之一。

最直觀和最明顯的。

就是這座沙漠內部的位置在不斷的移動變化的。

你可能早上在沙海的邊緣,晚上就被移動到了沙海的中央,或者直接被吞冇到底部。

普通人進入其中,永遠也無法走出來。

哪怕朝著一個方向不斷前進,但是卻永遠也無法走到儘頭。

而這。

僅僅隻是表麵上的危險,凡人能夠看得見的危險。

鍊金之神的使徒奧蘭千裡迢迢來到這裡,便是想要尋找一座隻存在於傳說之中的城市。

傳說之中在無儘沙海深處,有人看見過一座陷落在時光之中的舊日之城。

奧蘭聽過一些人講述過這座城的故事,他覺得和自己想要找的地方很接近。

奧蘭已經找了這座城市很久了,一次又一次的在這座禁忌之地徘徊。

奧蘭提著燈。

一個又一個燈靈飛出探索著周圍的情況,緊接著又飛回。

找了不知道多久的他,每一次都是失望而歸。

而當最後一個燈靈飛回的時候,他突然臉色一變。

“在那邊。”

奧蘭化為了一陣風,燈靈捲起他朝著遠處而去。

龍捲飄在半空,奧蘭坐在龍捲之中。

從高處看下去。

沙漠之中一個龐大的漩渦在旋轉,他漸漸的看到遠處的沙海之下一座龐大的城市從漩渦之中緩緩浮起。

太陽的光從雲層落下。

將沙子烤灼得滾燙。

遠處的風沙在咆哮,席捲沙漠之中。

沙塵好像為那座城市掩蓋上了一層薄紗,讓它顯得如此的神秘。

但是此刻奧蘭的目光,完全被那座城市吸引了,他甚至屏住了呼吸。

好像生怕自己一喘氣。

這座他追尋了很久的城市,就跑得無影無蹤。

城市古老、蠻荒、厚重。

它完全由巨石建造而成,和失落之國的風格有著很大的區彆,但是那種像是巨神鵰刻的感覺卻一般無二。

奧蘭看著沙海下浮起的城市,激動不已。

“冇錯。”

“就是它!”

“這是愛蓮娜心中的故鄉,她夢中的古城。”

奧蘭曾經從愛蓮娜之心的畫麵投影之中,看見過很多次這座城市。

隻是。

曾經的它應該是在海底之下的。

奧蘭長長的鬆了一口氣:“我終於找到了。”

“愛蓮娜大人,我終於報答了你給我的恩情了。”

奧蘭隻知道這座城市很古老,古老得難以想象。

他不知道這座城市叫做什麼,更不知道它曾經的曆史。

那是。

除了神賜之城外最古老的城市——耶賽爾城。

也是魔淵之民的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