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耶賽爾帶著一群人深入陸地,找到了一座處於內地的鹹水湖。

這裡一無所有但是卻擁有一片遼闊泛著白浪的水麵,湖邊鹽分堆積在一起就好像一片片白雲,湖泊底下應該有一座火山,但是早已經熄滅。

“王!”

“這裡和您要找的地方相當,再往前麵去一點就到了。”

沿著這座巨大的鹹水湖繞了一圈,他看到了一座嶙峋高山,剛剛好屹立在這片湖泊的旁邊。

蔚藍的天空和巍峨的大山,從山腳下看去雲層就好像環繞著高山漂浮。

腳底下湖泊如鏡,恍若仙境。

耶賽爾很高興:“就是這裡了。”

他登上了高山,指著山道的入口兩側說道。

“這裡的入口處要雕刻兩座神像,一座是我的父親萊德利基王,一座則是我的雕像。”

“雕像要單膝跪地,表現出對神的虔誠。”

“就好像是迎接著神明降臨這裡,來到我們為祂建造的神殿之中。”

神殿還冇有建立起來,耶賽爾甚至都已經開始想象神靈降臨時候的場景了。

耶賽爾登上了高山,和一旁的希因賽王國的幾位大臣商榷著如何建造這裡,那將是希因賽王國所創造的最偉大的奇蹟,他們所能為神靈獻上的最貴重的禮物。

“神賜之城中,有著我父親的雕像守著神靈。”

“在這裡。”

“將由我和父親一同守衛著神靈的殿堂。”

最後。

他們來到了山巔,這裡空氣稀薄且有著狂風呼嘯。

但是站在這裡,彷彿就能將整個世界收入眼簾。

這感覺讓耶賽爾聯想到了他少年時候第一次登上金字塔神殿的景象,而這裡的視角比那裡更廣闊,這座山的氣勢比金字塔更雄偉。

“就是這裡,就在這裡。”

“把這裡整個山頂鑿平,然後在這裡建造一座神殿,一座世上最恢弘和華麗的建築。”

“出了侍奉神的祭司之外,還要讓數千人在這裡永遠守衛著神明。”

激動的耶賽爾甚至還想好了這座神殿的名字,他望著周圍漂浮的雲層,這座神殿落成到時候從山腳下望去,肯定猶如坐落在雲巔。

“就叫它。”

“天空神殿。”

耶賽爾想要修建的天空神殿與其說是一座殿堂,不如說更像是一座城。

耶賽爾非常滿意這裡,他幻想著這裡建城之後,自己也能和父親一樣得到神靈的偏愛。

“就這樣吧!”

“一定要儘快修建成這裡,五年之內,一定要在五年之內修成。”

大臣抬起頭:“五……五年?”

耶賽爾用不容置疑的口吻問道:“做不到?”

大臣連忙點頭:“冇問題,王!”

“五年之後,您一定能看到這座天空神殿。”

王顯得有些急躁,所有人都知道這樣巨大的工程必定是耗時費力。

建起一座城容易,但是天空神殿可不是一座普通的城。

那些需要精雕細琢的大量精巧的雕像、一座座華麗宮室、超乎想象的神之杯花苑等等建築,就需要大批技藝極高的工匠日夜勞作。

光是耶賽爾突發奇想,開鑿山壁雕刻出高數百米的王之巨像,所要耗費的力量和時間就已經難以想象了。

但是此刻,卻冇有人敢說出來。

如今的王和曾經的王不一樣,耶賽爾擁有他父親冇有的冒險勇氣和大氣概,他敢於深入大海建立第一座海底之城,也敢帶著幾十人就開辟航線尋找陸地。

正是因為這些,他才能夠做到今日的成就。

但是耶賽爾也冇有他父親的寬容和仁慈。

敢於冒犯他詆譭他的人,都會被他下令殺死。

為了頒佈法典和施行,他已經將不少三葉人送上了斷頭台,其中甚至還有王族。

也正是如此,他的政令才能通行到各處。

不過隨著耶賽爾已經不再年輕,他也從壯年開始一點點走下坡路,尤其是姐姐的逝去讓他知道自己的死亡也不可避免。

耶賽爾就變得越急躁。

他感覺自己有很多事情冇有完成,而歲月和死亡就好像一道恐怖的影子在後麵追趕者自己。

隨著希因賽王國的王耶賽爾的一聲令下,整個希因賽王國上下迅速動了起來。

整個王國都循著他的旨意而行。

成千上萬的三葉人跋涉百裡被派發到了這裡,修建屬於神的天空神殿,

其中包括一隻適合在陸地上行動的鑽地蟲形態融合怪,還有一名剛剛晉升的高級神之祭司。

----------------

四年後。

天空神殿。

兩尊栩栩如生的高數百米的巨像出現在了峭壁之上,一條天階通道往從山底一直通往山頂,連接著那漂浮在雲端之上的神殿。

山頂被一隻鑽地蟲形態的融合怪給整個鑿平,天空神殿和侍奉神明之人居住的城池就建立在這個平台之上。

神殿高數十米,其中極儘奢華。

除了主體建築石頭是就地開采,很多部分用的都是從大海之中找到開采出的奇石和珍寶,這些都是要從百裡以外甚至更遠的地方運送過來。

為此還安排了一隻融合怪,固定運送這些物資。

耶賽爾還從海底裡找到了一塊毫無瑕疵的純白色石頭,親自雕刻出因賽神的神像,也在今日拉到了山腳下。

這是一項如同奇蹟一般的建築和工程,也隻有這樣動用融合怪和祭司的力量,才能夠修建成功。

懸崖峭壁之上。

數百三葉人冇有任何保護措施的攀爬在上麵進行鑿刻,遠處另一麵還有著不少其他三葉人的身影。

一位三葉人有氣無力的揮動著手,絲毫冇有發現手上的工具已經掉了。

他腦袋搖搖晃晃,終於在恍恍惚惚從高空墜落了下去。

粉身碎骨。

“又有人掉下去了。”

“是洛!”

身旁的其他三葉人工匠絲毫不奇怪,甚至說是看慣了。

這已經是今天的第四起了,為了修建這座天空神殿,每個月都要累死、摔死、砸死數十人甚至近百人。

到了這個月更是喪心病狂,為了趕工期監工更是瘋了一般逼著他們勞作,這才大半個月就有一百多人喪命於這高山之上。

看到有人掉下去了,他們臉上甚至連表情都冇有,現在死的是對方,下麵就要輪到他們了。

或許在明天,也有可能是後天。

高處的天空神殿下,一個骨甲白皙的王族三葉人也同樣非常焦急,對著一群負責建造神殿的三葉人貴族大吼。

“快點!”

“還要更快一點!”

“隻有一年的工期了,一定要在今年內完成。”

負責建造這裡的便是耶賽爾的侄子,可以得見耶賽爾對神殿的建造是何等的重視。

智慧之王耶賽爾急於求成,而下麵的人為了迎合他更是不顧一切。

冇有止境的壓迫,一日甚過一日的死亡數字,終於讓修建天空神殿的三葉人平民和工匠爆發了。

半夜。

一個身影潛入了一間屋子,用一柄骨柄石錘敲碎了那王族的頭顱。

哪怕擁有智慧權能那強大的力量,在睡夢之中也是脆弱不堪的。

外麵頓時湧入了數百上千人,將看守他們的三葉人屍兵還有貴族們屠戮一空,殺得乾乾淨淨。

所有三葉人平民和工匠站在階梯之上怒吼,甚至痛哭流涕。

“死了!”

“全都死了。”

“我們自由了。”

“趕緊走,我們回大海去。”

隻有殺死那三葉人王族,他們才能夠逃離這裡。

要不然這擁有魯赫巨怪的王族發現他們逃跑,在這方圓百裡之內,他們哪怕跑得再快也不可能逃避得過對方的追殺。

“吼!”

當所有人在慶祝歡呼的時候,一隻二三十米長的巨獸於黑暗中鑽出,咆哮怒吼著向一切生命攻擊。

殺死三葉人王族的強壯工匠臉色劇變,看向那黑暗之中猶如魔神一般的影子發出顫抖的聲音。

“不好!”

“魯赫巨怪失控了。”

失去了控製的融合怪巨獸,從高處蠕動碾壓而下。

一路上不知道壓死吞噬了多少人。

建築坍塌了一片,一塊塊巨石從高處滾落向山腳,其中一根二十多米高的石柱更是直接砸向了山腳下一座被遮蓋起來的神像。

“轟隆!”

放置在山腳下的因賽神的神像。

化為了一堆碎石。

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隻能聽到那巨怪的怒吼。

哪怕是那些暴動之中連王族都敢殺的工匠首領,此刻也感覺好像天塌了一般。

他們絕望的看著那猶如美玉一般的白色碎石,再也看不出曾經的絲毫模樣。

但是他們卻知道。

這些碎石曾經代表著什麼。

“不!”

“怎麼會這樣?”

“這不是我們乾的,不是我們乾的。”

他們對抗和憎恨的是那些逼得他們冇有活路的權貴,卻絲毫冇有想過自己會做下這等褻瀆神明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