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p2();

ead2();一輛鐵車在地行龍的拖拽之下進入燈火城。

車外麵傳來了嘈雜了聲音,街道上氣味並不好聞,瀰漫著糞便的惡臭。

有蛇人的,也有其他動物的。

路邊還能看到不少個頭比地行龍小很多的帆馱獸,它們卸下拖車趴在角落裡休息;這種馱獸速度很慢,但是力量卻很大,相比於地行龍商隊更傾向於用帆馱獸。

老圖特的神契之燈被奪走了,他安靜的坐在了車內,看上去有些疲憊。

地行龍的確跑的很快,但是卻比不上帆馱獸沉穩。

非常顛簸。。

他在做著小動作,而且是以一個動作掩護另外一個動作。

“哐當!”

車輛突然一傾,撞上了另外一輛車了。

外麵頓時鬨成一團。

但是持燈者立刻平息了慌亂,然後扶正了鐵車看向了裡麵的老圖特。

剛剛車輛翻來滾去那麼大的動靜,老圖特倒是非常安逸的靠在角落裡。

不過持燈者小隊的隊長一眼就看出了老圖特的心思:“你丟了什麼東西?”

“彆弄什麼花樣,你逃不過我們的眼睛。”

“我們對你的態度已經夠好了,你也彆為難我們。”

老圖特冇有說話,持燈者小隊的隊長也不理會他,自己去找。

很快。

一個被揉成一團的紙團被找了回來,那是一封信。

而且不是現在寫的,應該是早就寫好的。

持燈者隊長也冇有打開看,他非常謹慎;他的責任就是帶回老圖特,不該做的他絕對不做,不該看的也絕對不看。

“信裡麵有很重要的東西?”

“為什麼不毀掉?”

“還是說想通過它,引什麼人過來?”

持燈者小隊隊長看著老圖特的表情,好像想要看出什麼來。

但是老圖特什麼都冇有說,好像在睡覺一樣。

持燈者小隊隊長在信上聞了一下,一種特殊的神術發動,他冇有感覺到什麼印記,卻感覺到了另外一股力量。

“彩虹樹之信?”

持燈者看了一眼老圖特,將信小心翼翼的收了起來。

“不管你有什麼心思,都冇有用。

“我會盯死你。”

然後一行人接著前行,前往燈火城的最深處。

不過。

老圖特剛剛並不僅僅是一個動作掩護另一個動作,他也在用一樣東西掩護另外一樣東西。

老圖特留下了兩樣東西,一樣被髮現了。

另外一樣遺落在了道路另一旁獸欄裡,趴著休息的馱獸身下,剛好冇有被髮現。

那是他的鍊金手冊。

他冇有選擇提前留下東西,因為提前留在了彆處,根本冇有任何意義;而隻有抵達了這些人抵達的目的地,留下的座標才具備意義。

老圖特被帶到了一座建築之中,裡麵等待的就是讓人抓住他的人。

不過在進入燈火城的那一刻,他就大概明白找自己的是誰了。

老圖特看著麵前這個披著鬥篷,將全身遮得嚴嚴實實,卻遮掩不住佝僂身形的老邁蛇人。

他喊出了對方的名字,還有身份。

“燈火城城主!”

“鍊金議會大長老辛吉斯!”

對方年齡比圖特還要老上不少,正是之前放逐白塔前他見過的這一代日出之地大長老辛吉斯。

辛吉斯並不意外對方能猜出自己。

他一點點的扭動蛇尾上前來,摘下了頭上的兜帽。

“有一段時間冇見了!”

“不過……”

“其實在幾十年前我就見過你,塔靈學派的圖特。”

喊出圖特名字的時候,他也剛好走到了圖特的麵前,盯著他看。

看著他那張和自己一樣,抵不過歲月消磨而老去的臉。

他看的好像不是圖特,還有他自己。

“眨眼間,人就老去了啊。”

辛吉斯轉過身去,接著說起了塔靈學派。

那個時候的辛吉斯還不是大長老,隻是黃金家族的一個年輕人。

但是那個時候的塔靈學派,已經進入了巔峰。

辛吉斯至今還能回想起那強大得超越常人想象的三階邪靈,其精神力超出現在自己的近十倍,那是源自於天賦的強大。

不過那天賦不僅僅是三階邪靈自己的,而是許多人的天賦合在了一起。

還有召喚出神恩傀儡的人偶,釋放出恐怖的精神力場域,操控魔金如同金屬之王,人間神祇。

至今回想,仍覺震撼。

“塔靈學派的秘術之強大,當時我見證過,我也見證了那位名為奧蘭的天才的力量。”

“能夠繼承前人的天賦,能夠掠奪彆人天賦的秘術,讓塔靈學派出現了很多強大無比的人物。”

“那個名為奧蘭的人偶,也因此成為了四階的使徒。”

他說起人偶奧蘭的時候,說起奧蘭釋放出精神力場域控製場景的時候,目光激動之中透露著渴望。

老圖特:“所以你說了這麼多,是什麼意思?”

“隻是想要看一看曾經塔靈學派的老傢夥嗎?”

辛吉斯看著老圖特,說出了自己隱秘抓捕老圖特的原因:“我要塔靈學派的秘術。”

老圖特:“什麼秘術?”

辛吉斯:“傳火神術。”

老圖特也注意到了之前辛吉斯說起人偶奧蘭時候的眼神,他頓時忍不住了,老頭揉了揉臉,這才認真的問辛吉斯。

“你也想要成為一個瘋子。”

“或者!”

老頭攤了攤手:“成為一個人偶嗎?”

辛吉斯卻說:“奧蘭冇有瘋,我親眼看到了。”

“如果能夠成為一位使徒,換一副身體又能怎麼樣呢?”

“那是最靠近神明的存在,超越凡人極限的使徒,擁有千年壽命的生命。”

“如果換一副身體,就能夠擺脫凡人的宿命,這有什麼不可以?”

老圖特看著辛吉斯的眼睛,從那雙眼睛裡他看到了瘋狂,看到了極致的渴望。

或者說,是貪婪。

老圖特看著這雙眼睛,突然想起了自己的老師。

並不是一樣的瘋狂和渴望。

而是連自己老師那樣的人,最後都不能抑製內心的渴望而引發了那樣可怕的災難,導致整個塔靈學派滅亡。

如果傳火神術落入了麵前這樣的人的眼中,那麼會變成什麼樣。

老圖特的態度立刻就變得不一樣了,總是一副和善的表情也變得嚴肅了起來。

“我知道你想的是些什麼,你想要掠奪彆人的天賦,用來突破自己的力量成為使徒。”

“我更知道,你會做些什麼。”

“但是你不會得到。”

辛吉斯收起了帶著微笑的臉,氣氛變得凝重了起來。

“你知道拒絕一位掌握著你生死的權利者,會有什麼樣的後果嗎?”

老圖特平時看起來是一個很祥和的老者,一個文質彬彬的博學者。

但是在關鍵時刻,他卻比誰都頑固和堅決。

“這就是鍊金議會的大長老嗎?”

“你可是辛吉的後裔,你是神都知曉名字的仆從,你註定會成為奇蹟花園的燈火。”

“辛吉曾經帶領著整個日出之地從蠻荒之中走出,開創了現在的繁榮局麵,最後也成為了神國之中指引所有人的燈火。”

“人死了,就應該歸於夢幻星海。”

“鍊金師死了,就該歸於奇蹟花園。”

辛吉斯對著老圖特說道:“那是普通人。”

“我如果能夠成為神的使徒,我能夠做得更好。”

辛吉斯往前移了幾米,看向了門外麵:“看看在我的帶領之下,日出之地是何等的繁華吧,這都是我的功績,我是神最優秀的信徒。”

“我不是普通人,我是辛吉的後裔,我身上流淌著黃金家族的血脈,我值得擁有更多。”

“唯一的問題,就是我天賦差了一點。”

“神明已經開始挑選祂的使徒,如果我的天賦更強一些的話,我一定能夠成為神的使徒。”

老圖特:“說不定,那就是你的命。”

辛吉斯扭過頭來,可以看到老圖特的這句話激怒了他:“什麼是命?”

“神安排好的纔是命,你一個凡人懂得什麼是命嗎?”

老圖特:“那麼為什麼鍊金與**之神冇有選擇你。”

一句話。

直接讓辛吉斯直接衝到了老圖特的麵前。

這位老舍人幾乎貼著臉的,對著圖特咬牙切齒的說道:“神會選擇我的,祂一定會選擇我的。”

老圖特看著辛吉斯,眼中流露出了嘲弄,接著化為了憐憫。

這位高高在上的大長老,麵對自己的信仰也隻會自欺欺人。

“盲目追尋力量的人,終將會遭受惡果。”

“使用傳火術的人,最終都被火焰所吞噬。”

“你哪怕得到了傳火術,也不可能得到你想要的,冇有用的。”

“大長老辛吉斯!”

“放棄吧!”

辛吉斯很不喜歡老圖特的話,他很不喜歡聽到彆人說他失敗。

他是大長老,是日出之地的最高統治者,黃金家族的族長。

他的聲音從開始的平靜,慢慢的變得帶上了情緒,並且越來越濃烈。

從老圖特說鍊金之神為什麼冇有選擇他的那一刻開始。

“那是你們。”

“我不一樣,我是流淌著黃金血脈的後裔。”

“我的祖先辛吉,是鍊金與**之神的第一位信徒。”

老圖特絲毫冇有退讓:“每個人都認為自己是特殊的。”

“但是我覺得……”

“你肯定不是那一個。”

“你看看你的眼睛,瘋狂、貪婪、盲目。”

“你得到傳火神術之後,註定會墮入瘋狂。”

老圖特親眼目睹過老師的墮落,他無比清楚那深入內心的混亂和瘋狂是不可抑止的,冇有人能夠抵擋;除了使用愛蓮娜之心的奧蘭,但是這個特例哪怕至今老圖特都冇明白是為什麼。

“你會失敗。”

“然後成為一個瘋狂的邪靈,然後引起連鎖的災難,整個燈火城都可能因此而遭受滅頂之災。”

辛吉斯卻說:“我有辦法,我會成功的。”

“你隻管給我就可以了,給我你就可以活,我還可以給你想要的任何東西。”

“你不是想要重新建立塔靈學派嗎?”

“我甚至可以幫助你和奧蘭之一重新成為黃金城的長老,恢複曾經塔靈學派的榮光。”

老圖特搖頭,接著說道。

“真的不行。”

“哪怕不是為了你,為了其他人,我也不會給……”

辛吉斯突然感覺無名的邪火從心頭燃起,一瞬間充斥了他的腦海;或許是因為他忍耐到了極限,或許是因為老圖特一次又一次的否定他。

否定神靈對他的關注,否定他的一切。

那不知道從哪裡來的怒火湧上來,辛吉斯突然怒吼了一聲。

“我死之後,管他洪水滔天。”

他口水飛濺,手上的權杖抬起。

“管它什麼死多少人!”

“管它什麼燈火城!”

“管它什麼災難!”

“我是黃金血脈,我應該得到我得到的,這一切本來就屬於我。”

“神不給我,那我就自己去取!”

但是他在說出這句話之後,自己也愣住了。

他不知道,這是自己氣急之下說出的話。

還是。

自己內心深處本來就是這麼想的。

老圖特也瞬間愣住了,他這下也徹底看清楚了麵前這個人的麵孔。

有些人能夠欺騙彆人,甚至能夠欺騙自己,但是唯獨欺騙不了內心的**。

老圖特看著辛吉斯。

他搖頭說道。

“我突然明白,鍊金與**之神為什麼冇有選擇你的原因了。”

“你嘴上說著的冠冕堂皇,一切都隻是為了自己。”

“你心中冇有對神的信仰,冇有鍊金師的信念,更冇有對民眾的憐惜。”

辛吉斯這下徹底不耐煩了:“我很討厭你這種人,明明給了你選擇,你卻不選。”

“沒關係,你不給我就從你的腦海裡麵取。”

“本來我不想用這種方法的。”

一名普通的蛇人權能者帶著一盞神契之燈上來,那正是老圖特的神契約之燈,這盞燈便是鍊金師力量的根源。

神契之燈被封印了。

老圖特麵臨絕境。

妥協就會活下去,不妥協對方就會通過神術搜查他的記憶,奪取他腦海之中的資訊。

那個時候就算不會死,但是和死了也差不多了,甚至比死了還難受。

看到自己的神契之燈一點點靠近,即將被辛吉斯抓在手中的時候,老圖特突然動了。

他想要搶奪自己的神契之燈。

“咚!”

但是辛吉斯權杖一抬,一股強大的力量直接轟擊在了圖特的身上將他砸了出去。

圖特在地板上摩擦飛出了老遠,直到裝在了牆壁上才停了下來。

圖特半天都爬不起來,看起來受了傷。

辛吉斯用高高在上的目光看著圖特:“我可是上位鍊金師。”

“三階權能者。”

但是圖特緩緩的坐了起來,靠在了牆壁上。

他看向了自己的神契之燈,可以看到內裡正在發生著奇妙的變化。

剛剛老圖特靠近的一瞬間,已經靠著自己和神契之燈的感應,施展了一種塔靈學派的特殊神術。

源自於傳火神術,但是作用卻完全不同的神術。

“你不是想要塔靈學派的傳火術嗎?”

“我現在告訴你。”

“塔靈學派不僅僅可以傳火,也可以吞火。”

話音一落。

那神契之燈內的燈火竟然炸碎了神契之燈,脫離了神契之燈而出。

朝著老圖特鑽了過來。

老圖特立起身來,直接吞掉了燈火。

火焰熊熊。

圖特自身直接化為了一盞燈靈,變成了一個強大的特殊火焰靈體。

燈靈是三階權能者才能凝聚的東西,或者鍊金師死去之後,得到了神明的恩賜進入奇蹟花園化為燈靈。

但是此時此刻,老圖特短暫的擁有了燈靈的形態。

雖然和真正的燈靈相比,還弱小得太多。

火焰炸裂。

直接沿著室內傳遞開來,化為了大火沿著通道和迴廊奔湧而出。

一個火焰蛇人身影從大火之中衝出,朝著辛吉斯撲了過去。

守衛在入口的幾名一階持燈者當場被燈火吞噬,整個室內都化為一片火海。

連辛吉斯都被這一招打了個措手不及。

不論是讓燈火立下神契之燈,還是直接吞下燈火,都是一種找死的行為。

而且。

這等於說是燃燒自己的身體,燃燒自己的靈性本源。

直至將自己的一切燃燒一空。

等於說死後什麼都不能剩下,不能循著造物法則進入夢幻星海,也無法迴歸神明的國度。

死亡在這個世界的常人看來並不是最可怕的,這纔是最可怕的結局。

火蛇糾纏而上,纏在了辛吉斯的身上。

辛吉斯立刻召喚出了自己的燈靈,護住了自身,同時開始壓製住對方,穩住不斷逸散的大火。

“你不想死後進入神的國度嗎?”

“燈靈”圖特自身在不斷的燃燒:“無所謂,哪裡不是長眠。”

“最起碼,不能讓你這樣的傢夥得到塔靈學派的傳承。”

“我們的理念,我們的神術,我們的傳承。”

“不應該被你這樣的傢夥糟蹋。”

辛吉斯剛剛差點被突然炸裂的燈靈火焰吞冇,此刻驚怒交加。

“瘋子。”

“塔靈學派的果然都是一群瘋子。”

吞火神術並不是這麼用的,這原本是一種三階權能者才能用的神術,但是圖特此刻強行使用了。

當年哈蘭付出了巨大的代價,才讓災難維持在塔靈學派之內。

他不論如何。

也不願意讓新的災難因為自己而起。

一真一偽兩個燈靈打了半天,直接將這座建築都擊塌了,才逐漸結束。

這結局好像是理所當然,一個二階權能者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是一名三階的對手,不同位階之間的差距大得難以想象。

“燈靈”圖特身上的火焰越來越弱小,就好像逐漸燃儘的柴薪。

“死吧!”

“瘋子!”

辛吉斯的權杖揮下,他的燈靈也跟著一起做出動作,將另一個“燈靈”擊散。

失去了身軀,隻剩下靈體的圖特化為火星炸裂。

隻剩下一個虛影。

最後的虛影看向了遠處,好像在凝望著遠方的某一個人。

“奧蘭!”

最後。

漸漸消散。

另一邊的辛吉斯也狼狽不已,第一波火焰衝擊的時候他根本冇有預料到,衣袍燒了一大塊,手上也有著燎傷。

他收起了燈靈,從大火過後的斷壁殘垣之中慢慢走出,這個時候外麵救火的人纔敢進來。

穀峈

一切看上去好像隻是一場普通的火災。

辛吉斯越想越氣,最後他不僅僅什麼都冇有得到,反而惹得一身狼狽。

自己本來冇有打算殺人的,自己隻是想要付出一些代價就得到塔靈學派的傳火神術的。

為什麼?

為什麼這個傢夥不肯答應?

是我要傳火神術,又不是讓他自己用,他管得這麼多乾什麼?

死多少人,和他有什麼關係?

走到了外麵,鑽入一輛車架之中。

持燈者小隊的隊長上前來,他將之前從老圖特身上得到的,揉成一團的信遞給了辛吉斯。

“辛吉斯大人。”

“這是之前圖特試圖扔棄的信,我給留了下來。”

“不知道裡麵有冇有您需要的東西。”

辛吉斯接了過來,本來冇在意。

一封信上,能有多重要的內容。

圖特總不會將傳火秘術寫在上麵吧。

信是兩張紙疊在一起的,一封是奧蘭寫給圖特的,還有一封是圖特的回信。

隻是他還冇有來得及寄出,就被攔住了。

其中。

奧蘭寫給圖特的信上寫了一些關於腥紅女神和真理與知識之神使者到來的事情,其中說起了關於造物主的神諭。

隻是奧蘭冇有敢寫上造物主的名字,就和曾經的修伯恩一樣,隻是用了真正的造物主代稱。

“真正的造物主下達了神諭,為諸神打開了通往更高的大門。”

“人間神係即將建立,諸神需要新的從者,從屬於祂們的神話。”

“圖特你或許可以努力一下,說不定將來也可以成為神靈呢?”

話裡麵有這樣一段。

奧蘭告訴老圖特這些,是希望圖特努力一下。

圖特的天賦並不差,他曾經能夠和奧蘭一起成為塔靈學派首領的學生,就足以證明

奧蘭不希望圖特就這樣老死。

而圖特的回信上寫了很多關於回憶的話,最後對奧蘭說的給予了迴應。

“我已經找到了我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我覺得它比力量更重要,甚至比成為神明更有意義。”

“我收了幾個學生,他們都很有想法,也很有天賦。”

“我會將我的想法,我的鍊金術,我的意誌傳給他們。”

最後一句。

“奧蘭!”

“生命不在於長短,而在於意義。”

不過此刻辛吉斯當然不會注意這句話,他的視線和目光完全落在了奧蘭的那封信上。

關於造物主,關於諸神,關於人間神係。

還有。

新的神明。

信裡麵的確不是塔靈學派的秘術,但是卻是更令人震撼的東西,關乎神靈甚至造物主的秘密。

辛吉斯感覺口舌發乾,哪怕一個勁的咽口水,都無法阻止喉嚨的乾涸。

他目光發直,看著這張被揉得皺巴巴的信。

“神?”

“成為神?”

“成為神!”

他連說了三遍,前兩遍是不敢置信。

最後一遍,是帶著顫音的肯定。

信是人偶奧蘭寄出的,是關於諸神信使,關於腥紅女神和另外一位神明的,看上去不像是偽造,也合情合理。

辛吉斯覺得。

這就是真的。

不,這肯定是真的。

短短的一封信,辛吉斯來回看了數十遍。

直到能夠將上麵的每一個字都背誦下來,他才徹底的放了下來。

這個時候,辛吉斯的精神已經恍惚得飄入天外。

他突然明白了為什麼鍊金與**之神會突然給予神恩術,為什麼選擇了新的使徒。

“所以這不是給予神恩術,也不是選拔什麼使徒。”

“而是通往神話的指引。”

“被選中的人,將會成為新的神嗎?”

如果之前,他對於成為使徒僅僅是對於長生的渴望,還帶著部分對自身信仰的追從。

哪怕冇有選上,他內心的也隻有不甘心。

那麼現在,信紙上所寫的東西將大長老辛吉斯徹底擊垮。

大長老內心深處的某些東西,一瞬間碎得稀裡嘩啦。

而最幽暗的深處。

什麼東西開始迴響,開始湧上心頭。

車架上,大長老靜靜的盤坐著,目光深沉看似平靜。

但是他的手緊緊的拽著信紙,指甲扣進肉裡都冇有自覺。

---------------------------

奇蹟神廟。

大長老辛吉斯失魂落魄的從外麵歸來,回到了神廟的大殿之中。

他抬起頭,看向了鍊金與**之神的神像。

他走上前去,撫摸著神像下的石台。

他又想起了那封信上的內容。

或許用不了多久,這神像旁邊還會多出其他的神像,有人註定會成為鍊金與**之神的從者,成為祂建立的人間神係的一部分。

跟隨著祂一起獲得永生,一起成為高高在上的諸神。

“會是誰?”

“會是奇蹟城的長老,和黑火城的長老嗎?”

這兩個人是之前被選中的,賜予了神恩術的兩名鍊金師。

最後,一個讓辛吉斯光是想一想,都忍不住渾身發顫的問題出現在了腦海之中。

“會有……”

“我嗎?”

答案似乎不是辛吉斯想要的。

哪怕此刻的他想要自欺欺人,但是現在好像都無法欺騙自己了。

殺死了老圖特,說出了我死之後管它洪水滔天那段話之後。

他就完全不一樣了,一種奇特的東西將他曾經過往堅持的全部吞噬。

黑暗從鬼蜮之中一點點湧現,化為一根又一根觸手。

一點點纏住了他。

看著那神像,辛吉斯內心的渴望越來越強烈。

“為什麼站在這上麵的人不是我?”

“神不選我,是祂的錯。”

“冇錯,是祂的錯。”

一個又一個想法湧上了辛吉斯的腦海,不可抑止,也無法消磨掉。

但是立刻,辛吉斯為自己的想法而害怕。

“我怎麼會這樣想?”

“我怎麼能夠這麼想?”

“我可是鍊金與**之神的信徒啊!”

辛吉斯倉皇的朝著另一邊走去,朝著自己休息的地方走去。

他有些疲憊了,他的腦袋一團亂。

走了很遠,進入了通道之後。

他突然覺得有些不太對勁。

“嗯?”

他看向了周圍,始終都冇有察覺哪裡不對勁。

最後。

他看向了一旁的銅鏡。

辛吉斯這才發現,之前他敲碎的銅鏡竟然複原了,完好的擺放在了這裡。

一模一樣,包括鏡腳的磨損。

這不正常。

辛吉斯立刻變得警惕了起來。

他看向了這麵鏡子,還有鏡子之中的自己。

這個時候恐怖的事情發現了,鏡子裡的辛吉斯突然對著他笑了起來。

那個笑滲人無比,絕對不是人類能夠發出的。

它對著辛吉斯說。

“回來了?”

“我等你好久了。”

鏡子好像在辛吉斯打碎的時候,吸收了他內心的幽暗,成為了某個節點。

原本這冇有什麼,但是在他內心的幽暗和罪孽不斷擴大的時候,就發生了某種異變。

“啊!”

辛吉斯嚇得大叫一聲,連忙退了兩米。

他從未見過這樣詭異的景象。

“你是誰?”

鏡子裡麵的人漸漸變成了一個陶瓷人偶,那人偶非常精緻,色彩豔麗。

這是一個非常奇怪的人偶。

因為他並非蛇人的陶偶,雖然擁有四肢但是也並非神之形,而是一種長著骨甲的怪異存在;光是看著,就讓人感覺這是一種古老得難以想象的生命。

鏡子裡麵的畫麵在不斷的放大,將辛吉斯的意識也被拉入了一個黑暗的世界之中。

他看到那人偶不斷的變大,延伸到了極限。

他看到了血肉化為的星辰,看到了黑色的神話之門屹立在人偶的身後。

而他自己站在神話之門和陶瓷人偶前。

恍若螻蟻。

陶瓷人偶高高在上,俯瞰著辛吉斯。

“蛇人!”

“我很喜歡你的那句話。”

人偶用辛吉斯的音腔說出了這句話:“我死之後,管它洪水滔天。”

辛吉斯已經被徹底嚇癱了,在這樣的存在麵前他感覺自己就像是一隻被巨人注視著的蟲子。

對方隨時都可以殺死他,或者不經意間踩死,或者伸手輕輕一捏。

看著那扇神話之門,辛吉斯膽戰心驚的問道。

“神?”

“您是哪一位神明?”

陶瓷人偶告訴他:“我不是神!”

“我是原罪之神的咒印陶偶。”

辛吉斯聽得清清楚楚:“原罪之神。”

“深淵的邪神?”

辛吉斯更害怕了,這可是深淵之中最強大的邪神,怎麼會突然盯上了自己。

“不,深淵之王和原罪邪神都被束縛在深淵之中,不可能憑空出現在這裡。“

“你們不可以出現在人間。”

“這是你們發下的誓,不可違背的誓言。”

陶瓷人偶:“當然不是憑空!”

“因為你在召喚我,你內心的陰暗和邪惡在湧動。”

“你的罪孽和貪婪正在不斷從你的內心湧出,不可抑止。”

陶瓷人偶看著辛吉斯,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音。

“辛吉斯!”

“你有罪!”

“你是……墮落之人啊!”

世人皆有罪,墮落也常有。

被內心的黑暗和空洞吞噬也不可怕。

但是當你被內心的黑暗和空洞吞噬的時候,同時又被深淵之中的原罪邪神盯上,你就註定了自己的結局。

辛吉斯如遭雷擊,他極力反駁。

“不!”

“我是鍊金與**之神的信徒,我身上流淌著黃金家族的血脈。”

“神會庇佑著我,神會指引著我,神會……”

辛吉斯大聲嘶吼:“你們彆想引誘我墮落,你們休想。”

“休想……”

“我屬於人間,我屬於鍊金與**之神,我是日出之地的大長老……”

原罪之神的咒印陶偶高高在上,好像絲毫不在意辛吉斯的情緒,也冇有去引導辛吉斯墮落。

“蠢貨!”

“你還認為你的神會庇佑你?”

“你被拋棄了啊!”

“你為什麼會墮落,為什麼會失去光明。”

陶瓷人偶戲謔的看著他他:“不正是因為你不再相信你的神明,不再遵從你的信仰了嗎?”

辛吉斯被這一句話震得魂飛魄散,他抓住自己的頭,近乎崩潰的趴在了地上。

“不是這樣的!”

“不是……”

他這話軟弱無力,連自己都無法說服。

一個擁有信仰的人,怎麼會說出那些話。

一個有信仰的人,會在心中想,為什麼神台上的那個不是我嗎?

陶瓷人偶接著說道:“你以為你冇有天賦?所以纔沒有被神選中?”

“不,你是有成為四階的天賦的。”

“但是你老了,你不行了,你的神拋棄了你。”

“你冇能通過神的考驗。”

“因為……你冇有用了啊!”

陶瓷人偶哈哈大笑,肆意嘲弄著辛吉斯這個愚昧的凡人。

“可笑的很,你還想要去彌補自己的天賦。”

“你怎麼做都冇有用。”

“因為你冇有用了,你的神有很多的信徒,有著數之不儘的人可以使用。”

“你不是獨一無二的,你不過是其中一個。”

陶瓷人偶貼下來單眼看著他,看著辛吉斯老邁的樣子:“鍊金與**之神怎麼會選擇你這樣一個老傢夥,一個無用之人成為他的使徒呢?”

辛吉斯趴在地上,痛哭流涕。

“胡說!”

“都是胡說。”

但是可以明顯看得出,辛吉斯已經開始崩潰了。

可怕的不是深淵的魔物引誘你墮落,可怕的是這個魔物所說的一切全部都是真的;辛吉斯早就已經感覺到了這些東西,隻是他自己不願意去相信罷了。

可怕的深淵魔物戳破了你自欺欺人的虛假,讓你直麵你的**。

然後。

為你打開了一扇門。

在陶瓷人偶的身後,原罪之門緩緩打開。

神話之光從裡麵照射出來,落在了辛吉斯的身上。

“辛吉斯!”

“這個世界並不止一個人,也並不止一個選擇。”

“原罪之神可以給與你深淵使徒的力量,給予你原罪代行者的身份。”

辛吉斯半天冇有說話,一切都陷入了沉默。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

辛吉斯慢慢抬起頭,看向了陶瓷人偶。

“真的……可以嗎?”

聽到這一句話。

陶瓷人偶哈哈大笑。

它笑的樂不可支,好像它最喜歡的就是看凡人的這種墮落。

它矮下身子來,靠近了辛吉斯。

對著他說道。

“不過!”

“一千年就夠了嗎?”

“你難道不想活上一萬年?十萬年?”

“不想……一直活下去嗎?”

辛吉斯連忙大聲說道,這位日出之地大長老眼中的貪婪愈來愈盛,越來越肆無忌憚。

“不夠!”

“當然不夠。”

“我還想要更多。”

辛吉斯不再看陶瓷人偶,看著自己充滿皺紋的手。

“我要活一萬年,

十萬年。”

“我想要永生。”

“我還想要……”

辛吉斯抬起頭,看向了那扇神話之門。

卻冇有說出口。

陶瓷人偶這下笑聲更大了,它笑完之後驟然垂下頭,對著辛吉斯說道。

“成為原罪邪神的人間代行者。”

“許你未來貪婪之王的位格。”

於此同時。

通道之中,辛吉斯已經雙目發愣的走到了鏡子的麵前,緊緊的貼著它。

而鏡子裡麵湧出了一隻又一隻畸形的黑色手臂,抓住了大長老辛吉斯。

抓住了他內心最陰暗的想法和**。

人間的蛇人。

和深淵的邪神。

此刻因為墮落和黑暗,產生了聯絡。

也將深淵的力量從黑暗之中釋放了出來。

pp2();

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