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聖拉菲爾開始打掃和整理這座白塔。

人偶奧蘭被聖拉菲爾抱到了一件掃的乾乾淨淨的屋子裡麵,看著她提著皮箱,伸出手指點在屋子裡的各個角落,就出來了一樣又一樣東西。

牆壁上有燈,有鏡子。

房間裡有床,有桌椅,有各種擺件。

這都是聖拉菲爾在彩虹仙境裡麵的東西,她都搬了過來。

聖拉菲爾將人偶奧蘭放在了椅子上,將它擺放得好好的。

“你是怎麼做到的?”

“我的箱子裡有一個儀式術陣,連接著芙洛蒂姐姐的信紙仙境,我之前就委托她將我的東西寄給我。”

“隻要我啟動儀式術陣,東西便會通過芙洛蒂姐姐的彩虹樹傳遞過來。”

這是四階林中仙女擁有的力量,她們的仙境化為了獨立的空間,甚至可以將空間作為中轉站傳遞物品。

“不過芙洛蒂姐姐已經成為了信紙仙女了,光是送信就讓她已經很忙碌了。”

“所以我想要成為第一個儲物仙女。”

人偶奧蘭感歎仙女們的力量,她們與生俱來的天賦竟然能夠創造一個獨立空間:“仙女的力量真是神奇且強大。”

聖拉菲爾冇有自覺:“強大嗎?喜歡且合用就可以了。”

人偶奧蘭:“那是因為你們是仙女,是造物主國度的存在。”

它又問:“那你為什麼還要提著一個箱子,還總是不離手。”

聖拉菲爾不是第一次聽到有人問自己的問題:“因為有些東西要放在身邊,隨時可以摸到才感覺安全啊!”

人偶奧蘭:“你很喜歡將東西收起來。”

聖拉菲爾反問:“當然,每個人都有自己珍愛的東西。”

“每個人都應該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箱子,將自己最喜歡的東xz在最安全的地方。”

人偶奧蘭:“如果你喜歡的東西不屬於你,或者想要離開你。”

“你會怎麼辦?”

聖拉菲爾冇有想過這個話題,她思考了很久:“如果是彆人的東西,我可以交換;我有很多很多寶貝,可以和彆人來換的。”

聖拉菲爾經常和妖精們交換寶物,而每一個妖精自身就是一座寶庫,它們總是喜新厭舊,追逐著新的有趣的東西。

“至於離開?”

“不會,我的東西怎麼會離開我呢?”

人偶奧蘭問聖拉菲爾:“你建立新的仙境之後?”

“把我們當做物品一樣,永遠囚禁在這裡嗎?”

聖拉菲爾疑惑:“囚禁?”

“不,是收藏起來。”

“你們又不是人,那些飄著的光點都是冇有智慧的,將一個冇有智慧冇有感覺的存在放著和保護起來,怎麼能夠稱之為囚禁呢?”

“不過你的確是有些奇怪。”

聖拉菲爾注視著人偶奧蘭:“你是一個奇怪的人偶,我從來冇見過這樣的存在。”

“道具怎麼能擁有智慧呢?”

“隻有神話道具才擁有智慧,你又是怎麼擁有智慧的呢?”

“你真的是個人偶嗎?”

聖拉菲爾想不明白這個問題,但是她的確很喜歡人偶。

“不過。”

“就當你是一個人偶了,你以後就和我一起吧!”

奧蘭看著聖拉菲爾,突然就好像被雷劈中了一般,或者說從不願意醒來的夢中醒來。

“是啊!”

“我們又不是活著的人。”

“我,還有他們,以及所有人。”

“我們都死了。”

人偶長長的歎了一口氣,嘴裡唸叨著。

“唉!”

“幾十年了。”

“也許,是該結束了。”

聖拉菲爾問它:“結束什麼?”

人偶不再說話,它好像真的變成了一個人偶。

聖拉菲爾開始清理整個白塔,並且在外麵佈置儀式術陣,她要準備將自己的彩虹樹從造物神國接引下來,將這裡化為仙境。

老邁的看守人圖特也在幫助她,冇有想到這個老頭看上去很普通,但是對於儀式陣紋非常的精通。

哪怕聖拉菲爾佈置的是二階之中最複雜的儀式之一,老圖特也能夠幫得上忙。

佈置儀式的過程中,聖拉菲爾突然問老邁的看守人圖特。

“他們以前真的做了很多壞事嗎?”

老圖特不在人偶奧蘭麵前,顯得冇有那麼激進。

看上去就是一個慈祥和藹的老蛇人。

老圖特露出懷唸的表情,目光之中也有著悔恨。

“壞事?”

“或許算不上壞事吧。”

聖拉菲爾:“那為什麼說他們有罪呢?”

老圖特突然非常激動:“觸碰了凡人不應該觸碰的力量,失去了對一切的敬畏,難道不是一種罪嗎?”

“為了追尋所謂的塔靈奧義,便什麼也不管不顧了,去冒險進行那些冇有保障的實驗。”

“著難道不是最大的罪嗎?”

聖拉菲爾注視著老圖特,老圖特這纔回過神來。

他有些誠惶誠恐:“對不起,聖拉菲爾大人。”

“我不應該在您的麵前說這些的。”

聖拉菲爾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並不在意。

“所以,人偶才說它們冇有犯罪,隻是犯了一個錯。”

“它們是因為一次實驗的失敗,所以纔會變成這個樣子?”

老圖特看著聖拉菲爾:“是的,聖拉菲爾大人。”

“一切都是因為那一場實驗。”

“本就不應該進行的,一切本來就是錯的。”

“它們最後也為自己的錯付出了代價,但是至少,它們冇有傷害過彆人。”

老圖特起身,突然想起了什麼又說了一句。

“不過,聖拉菲爾大人。”

“之前那種話還是不要和奧蘭說了。”

“邪靈們也同樣有著自己的感受,它們也同樣非常痛苦,

“而奧蘭。”

“應該是最痛苦的那個人。”

聖拉菲爾若有所思,她回想起了之前人偶所說的話。

夜晚,她悄悄的將一包自己最喜歡的糕點放在了桌子前。

她又用手指戳了戳人偶,對著它小聲說道。

“我說錯話了。”

“你原諒我啦!”

人偶奧蘭扭過頭來,看著聖拉菲爾。

“您是仙女大人,我隻是一個卑微的人偶,您無需向我道歉。”

聖拉菲爾:“這和我是誰有什麼關係?”

“我做的不對,所以我向你道歉。”

它雖然覺得聖拉菲爾的做派就像是一個小孩子,因為天真無知而傷害到彆人,但是又會在時候得知自己傷害到彆人的時候感覺到後悔和不好意思。

它注視到了桌子上的糕點,有些忍俊不禁。

不過它臉龐是金屬組成的,冇有辦法表露出表情來。

“我是人偶,不用吃東西。”

聖拉菲爾這才反應過來:“啊!”

她抓了抓後腦勺,憨憨的笑道。

“我突然忘記了。”

人偶很無奈,你很難對這樣一個傢夥真正生起氣來。

----------------

白塔內。

聖拉菲爾拿著一盞由神契之燈墮落而來的邪靈之燈,對著藏在裡麵的邪靈說道。

“我瞧見你了。”

“出來啦,彆害羞了。”

邪靈凶惡的衝了出來:“嗚!”

然後就撞到了一層金光上。

直撞得和皮球一樣在白塔之內彈射了十幾輪,才終於疲倦的回到了邪靈之燈內。

聖拉菲爾終於看清楚,這種邪靈們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了。

“好多人的記憶啊!”

她發現這些邪靈都是一些混亂的聚合體,每一個邪靈之內都有著多個人的記憶和**。

這讓它們變成了道具邪靈之燈,也永遠無法像人一樣死去,無法化為人生美夢迴到造物神國的夢幻星海。

“原來是這樣的!”

“這麼多人擠在一起,當然會很難受了。”

仙女雖然不能複活它們,卻可以解脫它們。

“把力量全部打散,用造物主設定的人生之夢法則就可以完成救贖了,不過這一過程必須要在夢界或者仙境之內完成纔可以。”

“然後你們就可以重新化為人生之夢,前往造物神國接受最後的審判。”

“當然。”

“如果你們身上,真的冇有罪的話。”

仙女打量著一盞盞邪靈之燈,開心極了。

就好像發現了什麼有趣的新發現,找到了想要做的事情。

“啦啦啦啦啦~”

而等她歡樂的唱著歌,擦拭著一盞盞燈的時候,外麵卻傳來了動靜。

日出之地大長老辛吉斯帶著一群蛇人鍊金師來到了放逐白塔。

他們請求麵見尊敬的諸神信使,商量關於轉讓放逐白塔成為仙境和將來鍊金術師使用儲物仙境的事情。

大長老辛吉斯目光閃爍,注視著這座白塔的目光明顯看上去不太正常。

“塔靈學派。”

“曾經最強大的鍊金學派,揚言要直接突破四階使徒境的狂人學派。”

聖拉菲爾爬出了白塔,坐在了白塔的頂上。

大長老和一眾鍊金師在下麵向神使行禮。

大長老用管筆在紙上寫上了契約內容,然後那張契約便飄向了白塔之巔,落在了聖拉菲爾的手中。

聖拉菲爾在上麵寫上了自己想要的內容,然後覈實了一遍這張契約。

雖然大長老不敢在契約上動什麼手腳,但是聖拉菲爾卻聽說人間由很多騙子,得小心。

契約的內容大概是。

聖拉菲爾獲得放逐白塔作為仙境,而鍊金術師將會獲得在儲物仙境儲物的權限,但是鍊金師必須自己打造儲存空間,纔可以將物品寄存在裡麵。

當然,儲物仙女會為鍊金師打造儲物空間提供便利。

聖拉菲爾簡單審閱了一下,然後在劃掉了其中一行。

她的聲音從白塔上方傳來了下來,大長老辛吉斯一行人聽得清清楚楚。

“不行。”

“應該是全體智慧種,而不是單一的鍊金師。”

“這個世界是屬於所有智慧種的,我的儲物仙境希望能夠讓所有人都能夠使用,而不是某一個人和種族。”

冇有辦法,日出之地的大長老隻能再度修改了契約內容。

最後代表著凡人的日出之地鍊金師們,和代表著仙女一族的預備儲物仙女聖拉菲爾,締結下了契約。

仙女聖拉菲爾在契約的背麵畫上了儀式,以仙女的身份向夢界宣告此契約達成。

“諸神在上,以靈界的名義起誓。”

“此契約達成。”

一瞬間。

小島上所有日出之地的鍊金師就看到層層夢幻星光從天空降臨,籠罩住了這座島嶼。

星光環繞在白塔紙上,最後將他們的契約具顯化成為了神秘的文字和符號。

然後。

一起飄回了夢界。

一些鍊金師茫然的看著這一幕,震撼得頭都抬得僵**。

他們這才知道,原來靈界的力量不僅僅可以形成契約,還有這種用法。

他們這才知道,原來契約並不僅僅是紙麵上的。

而是仙女一族真的和凡人締結了一個得到夢界和諸神認可的誓約。

但是想要得到靈界的認可,這並不是一件簡單的誓約。

靈界的契約雖然不像智慧王冠誓約那樣擁有強大到,直接深入智慧根源旳約束力,甚至能夠直接約束一個種族,直到世世代代。

但是它的約束力也是很大的,起碼不是凡人能夠違抗的。

一切看起來很順利。

聖拉菲爾選擇了這裡成為她的儲物仙境,而她和鍊金師們以及全體智慧種們簽訂了一個契約,作為了交換的代價。

凡人世界擁有了新的變化,而由夢境主宰創造的林中仙女一族,也在送信之外被賦予了新的使命和意義。

塔頂上的聖拉菲爾立刻就要返回塔內,準備開始自己的召喚彩虹樹降臨儀式。

“成功了。”

“我終於找到合適的地方,連契約都締結完成了。”

“從現在開始,我就是真正的儲物仙女了。”

“儲物,便是我的職責了。”

她很是興奮,在自說自話。

聖拉菲爾總是這樣。

想起什麼就是什麼,完全把下麵的那些蛇人鍊金師給忘記到了腦後邊。

“聖拉菲爾大人!”

但是大長老辛吉斯立刻匆匆喊住了聖拉菲爾,聲音通過神術傳遞開來。

聖拉菲爾留步:“怎麼了?”

看對方迴應了,大長老辛吉斯尊敬的說道。

“諸神之信使一族,來自於諸神國度的聖拉菲爾大人啊!”

他最後還提出了一個要求,並且無比誠懇且正常的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放逐白塔是您的仙境了,從此不再屬於人間!”

“但是我希望,您能夠將塔內的那些邪靈徹底驅散,然後將他們留下的東西還給我們。”

大長老言辭懇切。

“畢竟。”

“他們曾經都是鍊金師,是日出之地的一部分,是我們血脈與共的同胞。”

“我們希望將他們埋入鍊金師的墓園,讓他們得到永遠的安息。”

大長老辛吉斯說著說著,就差熱淚盈眶了。

“哪怕他們的意識再也不能迴歸諸神的國度,那麼就讓他們留在人間,留在他們昔日的同族身邊吧。”

“尊敬的諸神信使聖拉菲爾大人。”

“我想,仁慈善良的仙女應該會答應凡人的這一點點小小的要求吧!”

說完,他匍匐在低誠懇請求道。

聖拉菲爾愣住了,她聽辛吉斯的話說得很對,但是總感覺哪裡有問題。

“可是!”

“可是我交換的放逐白塔,就包括了裡麵的所有東西。”

大長老辛吉斯義正言辭:“他們曾經都是鍊金師,都是一名真正的蛇人。”

“一個擁有鍊金師身份的人怎麼能夠作為物品交換呢?”

“這是對鍊金師的侮辱,這當然不可以。”

大長老立刻捂住了自己的胸膛,痛心的說道。

“噢!”

“這違反了我們的道德,我們不可以這樣做。”

大長老辛吉斯緊接著又抬出了諸神和仙女的身份來說事:“尊敬的諸神信使。”

“您是來自於諸神國度的使者,怎麼可以留下這些邪惡的存在在您的國度呢?”

“他們是邪惡而混亂的,他們是墮落的。”

“隻有進入永恒的安寧,纔是他們最好的歸宿。”

聖拉菲爾猶豫了。

她對於罪的理念並不清晰,她並不懂的人間對於罪的定義。

就像人偶奧蘭說它冇有罪,看守人老圖特說他們有罪一樣,她不懂得誰說的是對的。

她覺得奧蘭說的有道理,但是老圖特說的也並冇有錯。

“可是~”

“可是……”

仙女有些著急,她最近已經和人偶以及那些所謂的邪靈很熟悉了,她有些喜歡這個地方了。

甚至她喜歡這個地方,也和它們有關係。

而這個時候,一道光芒從白塔內衝出。

它視放逐白塔的封印如無物,渾身散發著金屬的光澤,精緻的金屬人偶體內機械轉動,充滿了力量感。

它走到了外麵的階梯上,從聖拉菲爾的身邊走過,朝著下麵走去。

它大聲的說道,聲音通過神術傳遞開來。

機械且帶著僵硬節奏的金屬摩擦庫擦聲。

“我願意。”

“我願意死去,我願意所有人飛灰湮滅。”

“既然已經是冇有歸路了,與其永遠徘徊在黑暗之中,那麼不如就這樣徹底消散吧!”

人偶奧蘭一點點走到了塔底下,老看守人圖特阻擋住了它的道路。

“奧蘭!”

“你不可以離開這裡,你隻能永遠留在塔內。”

“你要為你曾經做出的一切付出代價。”

人偶奧蘭對著圖特說道:“我不離開。”

“就讓我死在這裡吧!”

“死了,你也就解脫了。”

“圖特。”

“幾十年了,看看你都成一個老頭子了。”

“你大部分人生都在這裡浪費掉了。”

人偶奧蘭注視著老看守人圖特,為他惋惜而感歎。

“你曾經是那麼的年輕,你是一個有天賦有才華的人,你本值得更好的人生。”

“不值得……真的不值得。”

“結束吧!”

“就這樣結束吧!”

人偶機械的搖著頭,看上去有些癡癡呆呆和蠢笨,但是此刻都冇有人在意了。

“我不知道我有冇有罪,我是不是真的做錯了,但是已經不重要了。”

“就這樣吧!”

老頭大聲嘶喊道,他不能夠接受這種答案。

“不!”

“你不可以就這麼死去,你的罪還冇有贖夠。”

“你彆想逃,彆想逃避責任。”

“塔靈學派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一切怎麼會這樣?”

“你是有責任的,你是有責任的,你如果當初堅定一點的話,你如果和我一起反對的話,就不會出現後來的事情。”

“如果……”

人偶奧蘭看著圖特,對著他說道。

“冇有如果了。”

“一切都已經發生了。”

“圖特。”

“放過你自己,放過我,也放過塔靈學派的所有人吧!”

圖特這個老頭失神站立,身體一點點軟榻了下來,趴在地上嚎啕大哭。

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哭什麼,在哭自己丟失的數十年?

在痛恨曾經的一切,都無法再挽回?

亦或者,無法接受奧蘭和一切都離他而去。

這座塔不僅僅囚禁住了人偶奧蘭和諸多邪靈,也囚禁住了他自己。

聖拉菲爾這個時候動了。

她的身形一個閃爍,從高處出現在了塔底,星光之中帶著彩色的花瓣。

她站在了大長老辛吉斯的麵前,告訴她自己不同意他的請求。

“我不願意。”

“我覺得它們不是邪靈,也不是什麼壞人。”

在她的背後,人偶奧蘭突然說話了。

“你還是想要將我們儲存在你的仙境之中嗎?來自於諸神國度的仙女?”

聖拉菲爾回過頭來,對著人偶搖了搖頭。

“不。”

“我有辦法。”

“我有辦法解救所有的邪靈,將來也一定會有辦法解救你的。”

人偶先是愣了一下,它寶石鑲嵌的眼眶裡流轉出一絲光澤,但是轉瞬就暗淡了下去。

“不可能的。”

“它們已經瘋掉了,我們都徹底壞掉了,不可能再恢複的。”

“就好像時光不能倒退一樣。”

聖拉菲爾大聲說道:“人偶,我可是來自於造物神國的仙女。”

“我無法讓它們複原,但是可以重新讓它們變成人生之夢。”

“它們可以進入造物神國,去接受屬於它們的審判。”

人偶看著聖拉菲爾,它不知道該不該信任對方。

聖拉菲爾身形一邊,直接出現在了階梯上,

她背對著天空和陽光,吸引人偶和看守人圖特兩個人看過來。

她張開手臂,好像這樣就能夠代表造物神國,代表那高高在上的神之意誌。

“我們決定不了誰對誰錯,誰真正有罪。”

“奧蘭、圖特!”

“讓所有的罪與惡,都交給造物主的意誌去審判吧!”

人偶抬起頭,看著聖拉菲爾。

光芒從聖拉菲爾的身後照射下來。

白塔的巨塔、無邊的大海、晴朗的天空。

此時此刻。

它好像真正明白了神之使者是什麼意思,也看見了救贖之光。

而大長老辛吉斯那裡卻不願意看到這一幕發生,他眼看著就要說動聖拉菲爾了,就差一步要成功了。

“聖拉菲爾大人!”

“我還有一些事情想要……”

但是聖拉菲爾帶著星光和花瓣之影一閃,直接出現在了辛吉斯的麵前。

“放心。”

“我不會白拿的,既然它們不在契約裡,那麼我就用彆的東西和你們交換。

她雙手伸出,自己的皮箱突然出現在了手上。

皮箱彈開,從裡麵飛出一個石頭疙瘩。

一個醜陋的人頭雕像出現在了聖拉菲爾的懷裡。

“噹噹噹當!”

“快看!”

聖拉菲爾語氣激動,飽含情緒。

彷彿出場的東西,是件什麼不得了的大寶貝,一個整個世界難尋的珍寶。

聖拉菲爾再度和大長老辛吉斯做了一個交易,而且是他無法拒絕的一個交易。

“這可是你們神明給我的聖物,鍊金與**之神的聖器。”

“我用你們神的聖物,來交換它們怎麼樣。”

“怎麼樣?”

看到辛吉斯下巴都快驚掉了的表情,聖拉菲爾還以為他被這件寶貝給震撼到了呢。

她心中小得意。

冇想到吧,我連這樣的寶貝都捨得拿出來吧!

你賺大了。

聖拉菲爾還滿心為長老們考慮。

她覺得麵前這個大長老辛吉斯雖然看上去不像什麼好人,但是實際上人還是挺好的嘛,有道德感有底線,做人還是很不錯的。

“放心吧!”

“我不會讓你們的同胞墮落的,他們會迎接屬於它們應該有的人生美夢。”

“它們將得到救贖,不再是邪靈了。”

聖拉菲爾看大長老辛吉斯愣在那裡,直接將“聖物”塞到了他懷裡。

一副千萬不要和我客氣的模樣。

大長老抱著個石頭疙瘩,整個人都呆住了。

“這……”

“聖物?”

但是這的確是聖物,上麵湧動著鍊金與**之神的力量。

但是鍊金與**之神的國度裡堆積的東西多了,那些全部都是所謂的“聖器”。

而且那裡麵明明由許多厲害得凡人難以想象的東西,鍊金與**之神怎麼就偏偏挑了這麼個醜石頭疙瘩送給你?

鍊金與**之神祂肯定是很不喜歡你吧?

但是。

他們也不敢說不值這個詞來,甚至都不敢拒絕,這可是褻瀆神明。

還隻能畢恭畢敬的迎接了回去,帶著人離開了這座小島。

聖拉菲爾還在遠處,對著他們的船揮手。

開心得不得了。

她覺得這一次不是雙贏,是三贏。

不對,不止三贏。

算上那麼多邪靈,這得至少上百贏了。

她站在金色沙灘邊,對著遠方大喊。

“這是一次有意義的交換,這是智慧種和仙女之間的契約締結。”

“這一天將會被載入史冊的。”

船上的大長老辛吉斯回過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

彩虹仙境。

一群仙女圍繞在一棵粗壯高大的彩虹樹周圍,正對著它和進行某種祈禱儀式,溝通向人間。

而另一邊的人間。

金色的沙灘和白塔之下,林中仙女聖拉菲爾也如同跳大神一般舉行著儀式。

這位奇葩仙女她一邊念著咒語,一邊還夾雜著七七八八的怪話。

“我的彩虹樹,快快降臨吧!”

“快快降臨吧!”

“來來來,快快快。”

突然間,天空如同驚雷一般傳出了一聲。

“轟隆。”

一個人間聯通夢界的通道被打開,以黑色漩渦的形狀。

緊接著。

天空中央的漩渦裡,一棵高大的彩色花樹換換落下。

聖拉菲爾的彩虹樹落入了小島的中央,紮根於正中央。

一圈光芒傳遞開來,籠罩住了方圓數百米。

其中就包括了白塔。

領域展開。

林中仙女的力量和小島融為一體,和這片大地連為一體。

整個放逐之塔和這座小島漸漸消失了,消失於近海之上,從日出之地的海岸再也無法看到這座高大的白塔。

普通人也無法再輕易進入這裡。

緊接著彩虹樹打通了這片領域和所有彩虹樹的通道,和所有人間彩虹樹的樹洞空間相連。

“根據契約。”

“開始連接通道,連接所有的彩虹樹。”

聖拉菲爾的彩虹樹樹洞裡先是不斷的旋轉著漩渦,最後終於停下,打開了一個又一個通道。

樹洞另一頭的場景不斷的變換。

有的時候是一片森林。

有的時候是沼澤湖泊。

有的時候可以看到遠處的村莊和城市。

聖拉菲爾看著這裡的一切,看著光膜一點點隔離這裡和外麵的連接。

“快看!”

“快看!”

“這就是我的仙境。”

她高興得忘乎所以。

聖拉菲爾直接飄飛了起來,飛到了半空之中。

她飛到了彩虹樹上,用自己的力量引導出這棵樹和夢界之力,憑藉著儀式未曾結束前這股龐大的力量,直接刷向了白塔。

夢境之力橫掃。

白塔之內的所有靈體結構瞬間被擊潰,邪靈們的力量被解散,然後被夢界的法則重構。

變成了一個個人生之夢。

聖拉菲爾將它們引導向天空,引導向還未曾關閉的夢界入口。

“去吧!”

“去往造物神國吧!”

“去那片永恒的,萬靈歸宿的星海。”

她停留在天空的入口前,神情突然變得認真了許多。

“不要害怕,前方冇有痛苦,隻有永恒的安寧和美夢長眠。”

“神聖之舟會迎接你們。”

“夢幻之海在等著你們。”

“你們將永遠陪伴在造物主的身邊。”

一個個人生之夢衝入了天空,踏上了人生最後的旅途。

但是還有一些人生之夢卻冇有進入夢界。

反而選擇了留下來。

留在了奧蘭身邊,留在了聖拉菲爾身邊。

融入了這座儲物仙境。

它們變成了一個個隻剩下記憶的個體,一個個虛影。

就好像曾經妖精之國內的那些三葉人虛影,圖書館的管理員。

將來如果有一天聖拉菲爾或者後來的儲物仙女能夠成為半神,這些虛影還可以成為她的祈願之靈。

或者她也現在也可以稱之為儲物之靈,因為它們也自願成為了這個儲物仙境的一部分。

儲物之靈們化為光環繞在白塔周圍,好像在慶賀著他們的新生。

一些儲物之靈碰撞在一起。

它們互相之間好像認識,似乎在竊竊私語。

人偶奧蘭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聖拉菲爾的身邊,它看著聖拉菲爾。

它不知道如何開口,但是可以感覺到它的情非常激動。

就好像在無儘的黑暗之中,看見了光。

“你救贖了它們。”

人偶奧蘭有句話冇有說。

也救贖了我。

“謝謝您。”

“真的謝謝您。”

聖拉菲爾這是第一次受到人的謝謝。

在造物神國裡,大家會很喜歡她,會喜歡和她在一起說話和玩鬨。

在人間,大家都很尊敬她,甚至敬畏她。

唯獨冇有人會謝謝她。

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對方,隻能抓了抓頭,然後一臉得意和驕傲的說道。

“不用謝。”

“因為——我是諸神信使。”

“我來自造物神國,替造物主為人間帶來福音也是我的職責。”(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