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王從耶賽爾城歸來的時候,整個神降之城都在歡呼。

成千上萬的人彙聚成一道海洋,在寬達數十米的水渠兩側迎接著王的歸來。

因為智慧之王耶賽爾再度從神賜之地帶回了神明的啟示。

融合怪的背脊上,王威嚴的接受所有人的跪拜和呐喊,心思卻早已經飛遠。

一半陷入了回憶,一半在思考著未來。

“王!”

“王?”

身旁的一個幼年三葉人看著那在陽光底下煥發出璀璨光芒的太陽之杯:“這真的是神的啟示嗎?”

這是耶賽爾的孫子,和他一樣是一個天生的智慧權能擁有者。

耶賽爾每次看到他,就覺得好像看到了曾經的自己。

孩子明顯冇有想得那麼多,他就覺得這太陽之杯就像是一個被人強行折斷的,雖然它神異且美麗,但是卻不像是被神梭恩賜得來的東西。

更像是。

被人扔棄的。

耶賽爾拉著孩子的手用虔誠且認真的目光看著他,如同昔日萊德利基牽著他的時候一般。

他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說道,

“亞利!”

“你要永遠記住。”

“在神的麵前冇有意外,一切都是神的旨意。”

融合怪停在了水渠的儘頭,耶賽爾拉著他一步步從水渠的石橋上走下。

他昂首挺胸的說道:“是我的虔誠感動了神!”

耶賽爾堅信是如此。

兩隊衛士抬起被重新種在長方形石盆中的太陽之杯,從寬闊的大道之中經過。

“神之杯!”

“快看這太陽一般的顏色啊!這一定是神從太陽之中取出的神物。”

“神賜之物。”

“神啊!您終於再度給我們降下了啟示!”

城中的三葉人,他們瘋狂激動的湧上前。

但是在靠近太陽之杯的一瞬間,他們又立刻止步。

他們渴望接近神賜之物,卻又害怕自己卑微的凡塵之軀玷汙了神的榮光。

他們隻能夠跪下仰頭望著那璀璨的神之杯,雙手放在胸前感動得嚎哭流涕。

耶賽爾為這一幕欣喜和喜悅,他對著亞利說道。

“看啊!”

“所有人都這麼認為,這就是神給我們的啟示。”

“三葉人依舊在虔誠的信著偉大的神明,神明一定能夠看到的。”

耶賽爾想起了父親,父親是如何得到因賽神的偏愛的。

父親替神修建了一座金字塔神殿,他為神獻上了自己的供品,這些畫麵他都曾經在父親的智慧宮殿的壁畫上看到過,也在屹立在神賜之城前的石碑上見過。

“神殿。”

耶賽爾默唸出了這兩個字節。

瞬間,他的眼睛綻放出了光芒。

冇錯,是神殿。

他要修建一座比父親所建的金字塔神殿,還要更加恢弘偉岸的神殿。

他要讓神知道,他信徒的虔誠和信仰。

耶賽爾回到王宮之中,召集了希因賽王國的大臣們說起了這件事。

王在高處揮手比劃,要建造一個什麼樣的神殿,這座神殿要如何的高大神奇,隻有這樣才能夠配得上神靈那尊貴的身份。

而下麵的大臣則在石板上刻了下來,同時告訴王可能大概需要多少工匠和人力。

人群裡,神之祭司施羅德也在其中。

智慧之王耶賽爾說完了要建造一座因賽神的神殿之後,他便看向了施羅德。

“王!”

施羅德走上前去,跪在了智慧之王的腳下。

耶賽爾走了下來,用手按在了施羅德的肩膀上。

“施羅德!”

“你是神明的第一位高級祭司,也是找到太陽之杯和接受神啟的人。”

“從今天開始,您便是侍奉神明的主祭司。”

“將來,因賽神的神殿也由你來接管。”

所謂高級祭司,便是得到太陽之杯強化過後擁有進階智慧權能的祭祀。

成為主祭司的施羅德激動的瞳孔都放大了,他愣了半天,才跪下高呼。

“王!您……”

耶賽爾卻立刻打斷了他,看著他說道。

“你應該感謝神!”

“是神賜予了你一切。”

施羅德不斷的點頭:“偉大的因賽神定然會因為王的虔誠,而寬恕我們身上的罪業。”

一切結束,整個王宮陷入空空蕩蕩。

亞利看著孤獨坐在王座上的祖父,有些不理解的問道。

“王!

“您不是說神說過,神不需要凡人的信仰與供奉嗎?”

耶賽爾摸著他的頭:“神不需要凡人的信仰與供奉,但是卻會因為凡人的信仰和供奉而感到喜悅。”

“就像父親不需要孩子給他帶來什麼,但是當孩子給父親獻上一份禮物的時候,但是依舊會為孩子的心而感到高興。”

“神!”

“便是我們的父,也是所有三葉人至高無上的父。”

亞利似懂非懂,點了點頭。

“噢!”

-------------

王宮的後麵有著一座寬敞華麗的宮室,這裡原本是擺放智慧之王耶賽爾雕刻作品的地方,耶賽爾繼承了他父親喜歡雕刻的愛好。

此刻這座華麗宮室卻被搬得一乾二淨,改成了一間室內花園。

神降之城的子民從海底尋找來最肥沃的土壤鋪滿了地麵,太陽之杯也將會移植到這裡。

“小心一些!”

“這可是神賜之物,若是出了差錯便是褻瀆了神明,一定不能出任何差錯。”

施羅德的聲音從外麵傳來,一隊三葉人抬著長方形的花盆進來了。

神殿還冇有開始建造,施羅德這個主祭司也隻是有個名分。

他目前最重要的任務,便是育活太陽之杯。

若是神恩賜下的神物在他的手上死去,彆說什麼主祭司之位,他肯定要承受智慧之王耶賽爾的怒火。

施羅德小心翼翼的將太陽之杯,移植到了土壤之中。

跟著施羅德的其他幾個祭司問道:“會活過來嗎?”

施羅德堅信:“神既然將太陽之杯賜給了我們,那麼就肯定會讓它在這裡盛開。”

不知道是施羅德的話應驗了,還是本來太陽之杯的生命力就頑強。

折斷了的太陽之杯在土壤之中重新煥發了強大的生機,這朵神賜之花不僅僅重新活了過來,而且還在一旁繁育出了兩個子株。

它們。

開出了屬於祭司一脈的未來,也成為了超凡之力發展的起源力量。

《希因賽史詩》

耶賽爾王尋求神的寬恕,悲憫的神賜下了太陽之杯。

哪怕神將長子一脈趕出了神許樂園,神依舊在關注著萊德利基的子嗣。

飲下太陽之杯中的神力,神之祭司將會得到神靈恩賜的高級祭司權能。

但是這名為太陽之物也在預示告誡著希因賽王國的子民,它的力量就好像天上的太陽一般。

可以孕育生命,也可以帶來災難。

可惜。

耶賽爾王卻不懂得神的仁慈和寓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