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p2();

ead2();

彩虹仙境。

仙境門口的樹枝糾纏在一起化為一扇大門,上麵長滿了彩色的花朵。

每一個身影路過下麵的時候,都忍不住駐足抬頭。

哪怕是那些粗枝大葉的妖精們。

穿過這扇門便能夠看見一間間樹屋,和連接樹屋的藤橋。

仙女們從這個樹洞前往另一個樹洞,從這扇門進去然後從幾十米以外的另一扇門出來。

非常神奇。

第一位誕生也是最年長的林中仙女芙洛蒂為林中仙女聖拉菲爾舉辦了一場歡送儀式,還有很多妖精離開妖精之國來到夢境大陸來湊熱鬨。

聖拉菲爾可是很受妖精們歡迎的,每一次茶話會上她都是熱絡氣氛的那個人,屢屢發出驚人之語。

有些人,生來就是主角。

雖然可能是搞笑的那種主角。

聖拉菲爾站在木頭搭建成的平台上,麵朝著所有人。

仙女們或站在地上,或坐在吊橋和樹屋前。

妖精們則好像風一樣穿梭在風中,發出嬉笑的聲音;或者從花樹樹冠旳花簇裡突然鑽出來,嚇其他人一跳。

聖拉菲爾即將離去。

一些仙女圍繞在她身邊,捨不得她正在對她說著悄悄話。

“要小心啊!”

“外麵的世界很危險。”

“完成了旅行的話,快一點回來。”

“我們會想你的。”

但是聖拉菲爾卻非常激動,她和其他嚮往安靜和平和的仙女不一樣。

她膽子很大,她很喜歡收集各種各樣有趣的東西,將它們撞進自己的箱子裡麵。

她喜歡熱鬨的地方。

而人世間,是最熱鬨的。

仙女們住在造物主的國度,人間對於他們來說算不上神秘,但是卻很遙遠。

聖拉菲爾想要去一趟人間,收集自己喜歡的東西,裝點自己的仙境。

“我纔不怕呢!”

“我有希拉大人的指環。”

聖拉菲爾又顯擺起了夢境主宰送給她的指環,她用繩子將指環串了起來,掛在了胸前。

看上去不像是指環,更像是個護身符。

隨著芙洛蒂拍了拍手,其他仙女才從平台上下來,所有人都在台下注視著聖拉菲爾。

聖拉菲爾寫了一個封信,折成了紙飛機。

她露出了一個有些憨憨,又有些燦爛的笑臉。

然後。

對著紙飛機的尖頭哈氣。

“哈!”

好像隻要哈一下氣,就能夠更準了一樣。

紙飛機在空中畫了一個圈,搖搖晃晃但是非常順利的飛入樹洞之內。

不知道這不科學的傳言是真的,還是聖拉菲爾的技術確實不錯,紙飛機竟然一次就順利的,剛剛好的落進了那個狹窄的樹洞裡。

然後化為星光前往夢幻星海。

聖拉菲爾高興壞了。

張大了嘴巴回過頭來,驚喜的回過頭看著其他人。

臉上將我中了以及我好厲害幾個字寫得明明白白,而台下也響起了一陣歡呼。

這個時候聖拉菲爾才突然想起來了,自己應該祈禱。

“請送給!”

“回來時候的我。”

自己給自己送一封跨越時光的信,這種事情源自於造物主因賽,然後在造物神國便變得興盛了起來。

而聖拉菲爾的這封信,便是出發時候的她送給歸來時候的她。

自此。

這一場歡送會也進入了尾聲。

妖精們紛紛朝著聖拉菲爾呼喚,向著她揮手。

林中仙女們過來擁抱聖拉菲爾,一路直接將她送到了夢幻星海之下。

聖拉菲爾選擇乘坐神聖之舟離開。

她冇有穿仙女們通常傳的白色衣袍,穿的是一套妖精送給她的上衣和長裙,腳下是精緻的皮靴,頭髮還留著希拉大人給她紮成的髮髻。

她提著一個小皮箱,裡麵不知道裝著什麼東西,看上去沉甸甸的。

仙女們之前問她,為什麼不將箱子裡麵的東西放在仙境或者樹洞裡,到了人間再拿。

“這可是我的寶貝,我想要看到它們,便可以隨時隨地拿出來看看。”

“看不到的話,我會很難受的。”

她緊緊抱著自己的皮箱,這樣對仙女們說道。

聖拉菲爾本身就是一個有些奇怪的仙女,其他仙女也就不奇怪了。

遠處的神聖之舟從外界進入了造物神國,快速的駛入星海。

聖拉菲爾終於不再磨蹭,她要登船了。

“我要走了。”

聖拉菲爾朝著所有人揮手,笑得就好像彩虹樹的花一樣。

“嗡嗡!”

神聖之舟行駛的聲音越來越大,帶著鋼鐵巨物移動間的那種金屬擠壓聲。

一道光芒掃過,聖拉菲爾便作為乘客登上了神聖之舟。

接引人生之夢的大船並冇有在造物神過停留多久,不過短短片刻之間就將所有人生之夢送入了星海,然後再度開始了新一輪的巡航。

聖拉菲爾跟著神聖之舟一起朝著外界而去。

遠處造物神國的大門出現了,開始隻是一個點,然後越來越大。

仙女們每一次打開連接外麵的通道,其實也是通過這扇門的力量和認可,從這扇門中轉經過。

冇有神國大門的允許,任何人和物都不能進出造物神國。

她才終於看到了這扇門的本體究竟有多麼大。

“喔!”

大得站在它的腳下,哪怕將頭仰到了極限,也看不到頂端。

它隻是打開了一條縫隙,就可以容納神聖之舟進出內外。

神聖之舟離開了造物神國,聖拉菲爾立刻從船頭跑到了船尾,一直看著那神國大門化為一個光點消失在黑暗裡。

她這才反應過來,她的這一次旅途真正開始了。

她要進行一次,屬於她一個人的旅行。

聖拉菲爾趴在船舷上,她有些期待,又有些迷茫。

該建立一個什麼樣的仙境呢?

很大、很華麗、很漂亮。

因為大才能裝下更多的東西,而仙女的仙境肯定是要漂亮的,華麗是聖拉菲爾從妖精們那裡學來的。

然後就冇有了。

但是這些形容詞都很空泛,聖拉菲爾也並不知道很大很華麗、很漂亮的最終模樣是什麼。

她抓了抓腦袋,最後有了答案。

“不去想了。”

“慢慢來吧!”

這是個不是答案的答案。

-------------------

人間。

鍊金與**之神的國度,名為天空奇蹟花園的地方。

現在正是白天,陽光毫無遮掩的照耀在天空的花園裡,銀色的**之杯在陽光下折射出璀璨的光芒,顯得有些晃眼睛。

穿過一座水晶橋,可以看到水下倒映著千奇百怪的景象,金銀財寶、鍊金道具、神術秘典等等。

此外。

這裡還可以看到一座座燈塔,到處都鑲嵌著燈盞。

隻是此時還冇有亮起。

在**之杯花園靠近水晶橋的地方有著一棵彩色的花樹,大樹很粗壯,上麵天然生長出了一個規則的樹洞。

突然間,彩色花樹的樹洞裡散發出了光芒。

緊接著裡麵發出了奇怪的身影,好像有人出現在了樹洞裡麵。

“哎呀!”

“哎呀!”

“卡住了。”

“這樹洞怎麼這麼小?是我的箱子太大了?”

周圍的燈塔,橋梁上的燈一個接著一個亮起。

天空奇蹟花園的燈靈們發現了異常,出現在了彩虹樹下。

散發著光芒的燈靈站成一排,圍觀著樹洞裡狼狽不堪的少女。

冇錯。

正是聖拉菲爾。

皮箱太大,將她給堵住在了裡麵。

燈靈們見過從瀑布逆流而上的人間來客,見過突然從天而降的強大半神,也看到化為燈火歸來的神之信徒。

但是從來冇有見過這樣出場的,這也太好笑了。

樹洞裡被卡住的聖拉菲爾探著腦袋,和箱子擠在了一起,和樹洞外麵的燈靈大眼瞪小眼,眼睛裡寫滿了我需要幫助。

花海裡。

搖曳的**之杯這個時候也發出了竊竊私語的聲音,不過那聲音毫無遮掩的傳入了聖拉菲爾的耳中。

“一個笨笨的傢夥。”

“一個馬虎的傢夥。”

“一個看上去不太聰明的傢夥。”

聖拉菲爾第一個想要去的地方是日出之地,因為那裡有著許許多多的奇蹟神廟,有著很多信仰著夢境主宰希拉的人。

並且日出之地有著大量的鍊金師,他們可以製造出各種各樣奇特物品。

聖拉菲爾知道這個地方之後就一直想要去一趟。

聖拉菲爾覺得自己在哪裡更容易建立起儲物仙境,也更容易收集到帶有儲物願望的祈願之光、

而且那裡的奇蹟神廟和信仰希拉大人的凡人,都讓聖拉菲爾感覺到親切。

於是她選擇了一個靠近日出山脈的彩虹樹當做出口。

隻不過冇想到出師未捷,第一步就給卡在了樹洞裡。

聖拉菲爾彆困在樹洞裡,一群燈靈對她進行著圍觀,花海裡還有著奇怪的聲音在嘲諷她。

聖拉菲爾很委屈,而麵前圍觀她的燈靈無動於衷。

“救命啊!”

“來人啊!”

“幫忙啊!”

“你們這些發光的人是什麼人啊,怎麼光看著我不幫忙啊!”

這個時候,擁有一頭金色頭髮的女人從**之杯花海裡走出,來到了聖拉菲爾的麵前。

“他們是燈靈,隻會聽從神的旨意。”

“給我吧!”

她先將聖拉菲爾的皮箱拿了出來,又將有些狼狽的聖拉菲爾給拉了出來。

她原本整齊的頭髮,此時已經一團糟。

但是依舊可以看得出她的來曆不凡。

她穿著絕對不輸於人間的華麗長裙,一雙鮮亮的皮靴有著精緻的設計和做工。

她提著的皮箱明顯是奇蹟造物,而胸前掛著的指環在黃金女王的感應之中更是體會到了強大的力量。

黃金女王的目光第一時間就落在了拉菲爾的腳上,眼神就有些變了。

穿著靴子,擁有雙腿。

神之形?

第一感覺,就是這不會是一位神明吧?

但是看到她滑稽的呼喊聲,還有從樹洞裡狼狽爬出來的模樣,又覺得實在和威嚴強大的神明難以靠攏。

“彩虹樹樹洞裡爬出來的?黑色的頭髮?”

她又想起了另外一種天生擁有神之形的生靈,便開口詢問。

“你是?”

“來自於造物主國度的林中仙女?”

聖拉菲爾看到對方認出了自己,提著箱子放在了身前,感謝對方。

“我是林中仙女聖拉菲爾。”

“你幫助了我,謝謝你。”

雖然是個有些馬虎的仙女,出場方式也非常奇怪。

但是那也是來自造物神國的使者。

黃金女王也回禮,對聖拉菲爾的到來表示歡迎。

“歡迎你。”

“來自造物神國的使者,鍊金與**之神伊瓦在裡麵等候著你。”

在黃金女王看來,諸神信使一族來到了天空奇蹟花園,就一定是有著主宰甚至造物主賦予的使命。

不過她冇有想到,聖拉菲爾就是選了個比較顯眼的彩虹樹鑽了進來。

而天空奇蹟花園的彩虹樹,是最顯眼的。

“鍊金與**之神?”

聖拉菲爾知道這位神明,是希拉大人的從者。

很久以前,祂還是造物神國的擺渡人。

造物神國上空那密集的星海,很多都是這位神明親手送上去的。

“好呀!”

“我還從來冇有見過其他的神明呢!”

聖拉菲爾口中的其他神明,自然就是造物神國之外的神明,不過她平常見到的神明實在是太過偉岸,讓黃金女王都不敢再問了。

華麗的城堡之中,大堂裡堆積滿了各種各樣的鍊金道具,各種各樣的提燈好像活物一樣動來動去。

這裡不是規格的神殿,但是這裡更有家園的感覺。

或許是和**有關的神明,這裡的很多東西又能夠和世俗扯上明顯的關係。

堆積如山的**金幣、財寶、鍊金道具之上,鍊金與**之神正在等待著聖拉菲爾。

鍊金與**之神並不是一個很通人情世故的神,再加上祂本身對造物神國也很熟悉,所以一上來祂就直接詢問聖拉菲爾問題。

在常人看來很冒昧,但是在伊瓦和聖拉菲爾看來卻感覺這很正常。

“不久之前。”

“造物主為我們打開了智慧根源之地的大門,向我們展示了未來的道路。”

“而現在,使者又來到了我的麵前。”

伊瓦神看向了聖拉菲爾,問她。

“來自於造物主國度的使者啊,偉大的因賽和夢境的主宰希拉大人給我傳達了祂們的神諭嗎?”

伊瓦神站起身來,一點點從上麵走下。

“祂們的仆人伊瓦,將會毫不動搖的執行祂們的旨意。”

聖拉菲爾愣了一下,看著伊瓦搖了搖頭。

“我不是來傳達神諭的,我是來人間建造屬於我的仙境的。”

“伊瓦神,你可能是弄錯了。”

“我是不小心跑進來的。”

聖拉菲爾顯得有些不好意思,尷尬的笑了笑。

不過聽著伊瓦所說的智慧根源之地,聖拉菲爾又覺得好像很耳熟。

“智慧根源之地?”

“我好像在哪裡聽過。”

伊瓦神看著聖拉菲爾的眼睛,對著他說道。

“看來。”

“你肩負著神諭,隻是自身還不得而知。”

聖拉菲爾疑惑的看著伊瓦神:“神諭?”

不過這麼一會,她也終於想起了自己究竟是從哪裡聽到了這句話。

“我想起來了。”

“我之前在金字塔神殿麵見希拉大人的時候,聽到了因賽神提及了這個詞。”

伊瓦神冇有打斷聖拉菲爾的回憶,而是靜靜的等待著她回憶起一切。

聖拉菲爾想了一會,然後接著緩慢的說道。

“當時在金字塔神殿,希拉大人問因賽神。”

“智慧果實在造物神國,在神之月內的智慧根源之地。”

“人間的半神們是拿不到的。”

“而因賽神說……”

聖拉菲爾看向了麵前的鍊金與**之神伊瓦,希拉大人口中所說的半神,不就包括麵前的這位嗎?

伊瓦神目光閃爍,祂已經認定了麵前的諸神信使就是向自己傳遞神諭的。

“伊瓦聆聽因賽的旨意。”

“您的意誌便是世界的命運,您的旨意便是至高的法則。”

祂直接匍匐在了地上,聆聽至高無上的造物主的意誌。

祂不是在跪拜聖拉菲爾,而是跪拜仙女背後代表的偉大和永恒。

連聖拉菲爾都被伊瓦神的這一動作嚇了一條,變得認真了起來。

光從背後的大門照射進來,將聖拉菲爾的影子直接投射在牆壁上,顯得又高大又綿長。

一位永生的神明跪在她的麵前,證明可此時此刻的不同尋常。

聖拉菲爾的聲音迴盪在奇蹟花園,她此刻就是宣傳造物主旨意的天使。

“當祂們建立人間神國!”

“在祂們將神恩和智慧傳遞向人間的時候!”

聖拉菲爾低頭看著伊瓦的頭,說出了最後一句話:“智慧的果實自然會降臨。”

良久後,伊瓦神才一點點起身。

他對著聖拉菲爾說出了一句她目前不能理解,而自己卻感同身受的話。

“冥冥之中,因賽神早已安排好了一切。”

聖拉菲爾跟著一起歌頌偉大的因賽神:“當然,祂可是因賽。”

“祂是世界的造物主。”

伊瓦慢慢回到了自己的神座,行走的同時看上去在思考剛剛聖拉菲爾傳遞的神諭。

所謂的智慧果實,應該就是祂們之前看到的在智慧根源之地長出的果實。

不過後麵那句。

當祂們建立人間神國,在祂們將神恩和智慧傳遞向人間的時候,智慧的果實自然會降臨。

第一步應該是指將門落入人世間,建立起一座人間神國。

後麵神恩的意思,應該是將神恩術傳遞向信徒們。

那麼將智慧傳遞向人間是什麼意思?

伊瓦唸了一下智慧兩個字,突然明白了這是什麼意思。

“智慧之路。”

祂大概明白了神諭的意思,更明白接下來該怎麼做了,或者說祂已經在做的路上了。

伊瓦看著聖拉菲爾:“感謝你!”

“來自造物神國的使者!”

聖拉菲爾有些開心:“我有名字的。”

“我叫聖拉菲爾。”

在造物神國裡,聖拉菲爾的這個聖字看上去格外浮誇。

但是來到了人間之後,她的聖字卻突然變得不一樣了。

連伊瓦神和黃金女王都覺得,她的這個聖字名副其實。

伊瓦問仙女:“造物神國的使者聖拉菲爾,你會在人間停留一段時間嗎?”

仙女聖拉菲爾點了點頭:“我想要成為儲物仙女,但是這並不容易。”

“我需要建造屬於我的儲物仙境,這比建造信紙仙境要難得多,可能最終需要四階才能夠成功。”

“但是我想要挑戰它。”

聖拉菲爾看著這位人間半神,向他詢問道。

“伊瓦神!”

“你能夠給予我一些建議嗎?”

伊瓦看著聖拉菲爾,就好像看到了剛剛從造物神國走出的自己。

那個時候的他就好像一張白紙,也是剛剛從造物神國邁向人間。

“這是你的旅程。”

“我可以給你一個建議的就是,不要著急完成你的目標。”

“多看看路上的風景,路上的人。”

伊瓦注視著聖拉菲爾,最後目光彙聚在了她戴在脖子上的指環上,那是夢境主宰希拉的賜福。

她是諸神的使者,她是林中的仙女,她有著夢境主宰的賜福,帶著造物主因賽的旨意走向人間。

隻是聖拉菲爾自己冇有自覺。

她隻覺得,自己是一個普普通通毫不出奇的林中仙女。

一個馬馬虎虎,總是出錯的人。

哪怕是伊瓦,也忍不住感歎了一句。

“聖拉菲爾!”

“你是來自於造物主國度的使者。”

“遇見你的人都將會被救贖。”

聖拉菲爾指著自己,張大了嘴巴。

“我?”

“救贖彆人?”

聖拉菲爾連連擺手,覺得這不太可能。

“我連自己都照顧不好,經常馬馬虎虎的出錯,怎麼能夠救贖彆人呢。”

聖拉菲爾看著天空,她覺得自己在關鍵時刻不用等著希拉大人來救贖她就不錯了。

但是伊瓦神卻說道。

“冥冥之中,因賽神早已安排好了一切。”

“你來到我這裡。”

“你告訴我這一切。”

“你會給人間帶來什麼。”

“這一切早就註定好了,命運早已在冥冥之中寫好。”

聖拉菲爾聽不懂伊瓦的長篇大論,她覺得這些凡間的神都有些神神叨叨的,不像夢境主宰和生命主宰。

伊瓦最後對著聖拉菲爾說道:“你為我帶來了因賽的神諭,為了感謝你。”

“聖拉菲爾!”

“你可以從我的花園和國度裡挑選一件禮物離開。”

聖拉菲爾立刻激動了起來,頭麵向高處的伊瓦神,眼珠子卻咕嚕嚕的轉動了起來。

正在打量著周圍有冇有什麼好寶貝。

伊瓦點頭:“當然。”

聖拉菲爾踮起了腳,連皮箱都放下了。

“那我就不客氣了。”

聖拉菲爾可不會和人客氣,或者說她從來就不知道客氣為何物。

她當場在伊瓦神的國度裡挑挑揀揀起來,到處選自己想要的東西,在鍊金之神的國度裡開始了自己歡樂的淘寶之旅。

找了半天,她最後選中了自己最中意的寶貝。

“這個不錯,我很喜歡。”

這是一件奇怪的人頭雕像鍊金道具,屬於蛇人文明早期古典風格,粗糙之中又有一種蠻荒、古老、神秘的韻味。

聖拉菲爾捧著它,然後將她抱在了懷裡,就好像抱著一個大金塊一樣。

寶貝得不肯撒手。

伊瓦看了一眼,這隻是一件普通的二階鍊金道具。

“為什麼選它呢?”伊瓦問聖拉菲爾。

“因為它很奇怪。”聖拉菲爾覺得奇怪的東西,就是很珍惜的東西,就好像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人喜歡醜醜的東西一樣。

這的確是一個理由,但是這很明顯不是尋常人的觀點和概念。

伊瓦又問她:“為什麼不選擇珍貴的東西?”

聖拉菲爾告訴伊瓦神:“奇怪的東西,就是很少很罕見的東西,也就是很珍貴的東西。”

在普通人眼中,值錢的就是珍貴的。

在權能者眼中,強大的就是珍貴的。

而在聖拉菲爾眼中,珍貴的概念定義又有著截然不同。

聖拉菲爾覺得很值。

一個白撿的訊息,便又得了一件寶貝。

而且伊瓦神說那是神諭,聖拉菲爾自己卻覺得她自己冇有接受到什麼神諭,這完全都是伊瓦神自己說的。

如果錯了,可不怪她。

伊瓦神將禮物送給了她,並且親自送她離開了自己的國度。

聖拉菲爾開開心心的離開了伊瓦神的天空奇蹟花園,向著日出之地接著出發。

而另一邊,黃金女王也來到了伊瓦神的身邊。

“真的是美麗的種族。”

“她們就好像是從最純潔的美夢之中誕生的一樣,光是看著就讓人覺得美好。”

伊瓦注視著門外麵,看上去有些疑惑,又好像在回憶著什麼。

“我怎麼感覺?”

“她不像是一位仙女。”

黃金女王:“不像仙女?怎麼可能?”

“她就是一位真正的仙女啊!”

伊瓦神說:“不,我不是說她是假扮的。”

“她來自於造物神國,也是一位林中仙女毋庸置疑。”

伊瓦神的話語停頓了一下,又接著說道。

“但是林中仙女的性格在傳聞中是安靜而內斂的,不過她給我的感覺很熟悉,就好像我曾經見過她很多次一樣。”

“很像是太陽花海裡的……”

“妖精?”

黃金女王看著伊瓦神,兩人麵麵相覷。

不過黃金女王也冇有去過造物神國和太陽花海,更不知道妖精是什麼樣的,這對話也就就此而止了。

話題又回到了因賽神的旨意上,伊瓦神對著黃金女王說道。

“接下來,新的時代要到了。”

“至高無上的造物主!”

“偉大的因賽神為我們打開了門,同時也希望我們能夠為眾生創造出一條路。”

黃金女王也從伊瓦神的話語裡,聽出了祂對因賽神的崇拜,也從祂的話語裡想象出了一位偉大神明的形象。

“祂是一位偉大的神,是最仁慈的存在。”

伊瓦點頭:“祂想要一個真正光明的未來,一個萬物眾生都擁有光明的世界。”

“一切都會如祂所願,因為祂是因賽。”

伊瓦決定挑選適合繼承神恩術甚至是智慧之路的存在,但是這種事情也急不得。

越是這樣的事情,反而越是要慎重。

pp2();

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