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耶賽爾城不遠處的海域。

一群希因賽王國士兵巡遊在海麵之上,領頭是兩個駕馭著奇蝦的年輕祭司,他們正是不久剛剛被智慧之王耶賽爾賜予祭司身份後輩中的兩個。

年輕的祭司聽從智慧之王的命令,已經在這片海域上跑了一次又一次了,他終於忍不住問道。

“神賜之城真的在這裡嗎?”

“這裡我們連海裡的每一塊石頭都數過了,那麼大的一座島嶼如果真的存在的話,起碼也能找到一點蹤跡啊!”

一旁的另一個祭司笑著看著他:“你是在質疑偉大的智慧之王?還是在質疑神的力量?”

年輕的祭司立刻住口,不敢再多說了。

“知道了!”

“我會認真找下去的,王的旨意就是王的旨意。”

對方雖然警告了年輕祭司一次,但是也同樣認為他們這樣的尋找隻是徒勞。

他感歎著,再度說起了那個希因賽王國之中流傳的故事。

每一個人都知道,但是每一次說起的感覺都不一樣。

“瀆神之人恩斯殺死了他的親弟弟布恩,將神賜予布恩的魯赫巨怪(融合怪)奪走。”

“恩斯用神賜予三葉人的力量,妄圖弑殺神靈的長子、他偉大的父智慧之王萊德利基。”

話音婉轉,彷彿在吟唱著偉大的詩篇。

“如此沉重的罪孽,出現在神靈和智慧之王的神許樂園,出現在神靈殿堂的腳下。”

“失望而悲傷的神明,向希因賽王國的子民降下了神罰。”

“罪人的後裔被永遠放逐到了深海的魔淵之中,而希因賽的子民也再也無法回到曾經的家園。”

“神明啊!”

“您何時才能寬恕我們的罪,將您的光輝重新灑在希因賽的國度。”

他唱完這在希因賽流傳盛廣的詩篇之後,搖了搖頭。

“我們這些凡人,冇有得到神靈的寬恕之前怎麼可能再度踏上神靈的殿堂。”

兩位祭司雖然都覺得這一趟註定無果,但是依舊認認真真一絲不苟執行智慧之王的旨意。

他們分開成兩條路線,沿著海域深入走了下去。

年輕祭司帶著一隊士兵掀起波濤,快速穿過海麵的同時他遠遠眺望到了海麵上的那一縷金色。

蔚藍純淨的大海,那一抹金黃璀璨是如此的顯眼。

“海上漂的是什麼?”

“去看看。”

一群人趕到,奇蝦上的祭司伸出骨槍從海麵上撈起了那名為太陽之杯的金色花卉。

眾人從來冇有看過這種東西,他們甚至連金色的東西未曾見過,除了天上的太陽。

“這是什麼?”

“和太陽一樣的顏色。”

“太神奇了。”

祭司聞到了花香的味道,他忍不住湊了過去。

然後條件反射般的深吸了一口。

太陽之杯的花粉沿著他的呼吸,其特殊的細胞深入年輕祭司的體內。

誰也料想不到。

這原本並不太出奇的神造之物和年輕祭司體內的神話之血結合在一起後,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神話之血出現了某種質變。

就好像融合怪吞噬了其他生命的器官,嫁接在了自己的身上一樣。

智慧道路的初代神話之血,從太陽之杯的身上完善了它的一部分基因片段,邁出了新的一步。

一陣陣金黃色的熒光從祭司身上漂浮了出來,祭司自己無意識的鬆開了手裡抓住的太陽之杯,讓它漂浮了起來,

智慧權能讓祭司擁有了看穿人心的眼睛,得到了讀心和溝通任何生命的能力,但是他們的力量從來無法直接作用於其他任何物體之上。

但是此刻,一切出現了變化。

他的力量可以離開自己的體內,直接作用於外界。

而在他身邊的一整隊士兵,在他身上散發出金色熒光的同時,嗅到了一股直接作用於腦海深處的芬芳。

然後。

所有人在驚恐駭然之中,就好像被奪走了意識一樣動也不能動彈。

身形被定住,緩緩朝著海水之下沉淪而去。

幸好他們本身就能夠在海水裡生存,因此冇有性命之虞。

年輕的神之祭司此刻卻完全冇有任何察覺,他的眼睛散發出金色的光芒,意識突然出現在了一片金色的島嶼之中。

他看到了曾經太陽之杯所在的地方。

他站在海岸上,身旁密密麻麻的金色花海搖曳。

花海沿著海岸蔓延,一座恢弘壯麗的城市被太陽之杯掩埋在其中。

“這是哪?”

他茫然四顧,不明白自己剛剛還在海上,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

怎麼會突然有著這樣一座島,還開滿瞭如同仙境神國一樣的花海。

美的讓人窒息。

直到他看到了那冇有城牆的城市,還有那石頭圍起的沼澤。

他立刻反應了過來,瞳孔一瞬間放大到了極致。

年輕的三葉人雖然冇有親眼見過,但是聽過無數次這個地方。”

“神賜之城。”

“這裡是神賜之城。”

他抬起頭朝著島嶼的中央眺望,就看到了那巨大的金字塔。

金字塔之上,光芒閃耀之中可以看到一座若隱若現的神殿。

“還有……”

“因賽神殿。”

他終於明白,為什麼這東西擁有太陽一樣的顏色。

這是從神賜之地流出的東西,是神靈殿堂腳下盛開的太陽之花。

另一邊。

耶賽爾城。

智慧權能的血脈發生了變化,帶著智慧王冠的耶賽爾立刻第一個察覺到了。

“是誰?”

“誰完善了智慧權能。”

他發動智慧之王的權能,立刻看到引動變化的源頭,喊出了那個年輕祭司的名字。

“施羅德!”

就是誓約的意思,王族很喜歡用這一類的名字,

----------------

智慧之王耶賽爾急速駕馭著座下的融合怪來到了這片海域,跟隨在他身後的希因賽王國的侍衛將這裡包圍得嚴嚴實實。

成千上萬人的注視之下,神之祭司施羅德惴惴不安的駕馭著奇蝦停在了融合怪之下。

體型龐大的海中霸主在融合怪這種神話生命麵前就好像一隻小蝦米一般。

施羅德來到了王的麵前,跪下獻上了他得到的神造之物。

“偉大的智慧之王,施羅德向您獻上這神造之物。”

“願神的光輝,永遠照耀在希因賽的國度。”

耶賽爾看到那金色花的同時,驚撥出了它的名字。

“太陽之杯!”

他曾經見過這朵花的名字,並從父親那裡知道它的名字。

那是被生命之母莎莉抱在懷裡的神造之物,擁有著和天上太陽一般的璀璨顏色。

他冇有想過,這件在諸多神造之物之中並不是那麼起眼的東西竟然和智慧權能擁有著如此關聯。

一瞬間,他竟然有種命運早已經註定的感覺。

神的目光好像順著時間長河的上方,早就看到了這一刻。

“神啊!”

“一切都是您安排好的嗎?”

耶賽爾腦海之中回想起了小時候,父親對自己說的話:“耶賽爾,不要害怕。”

“一切神都安排好了。”

他銳利的目光看向了這個年輕祭司。

這種東西隻可能在神靈的殿堂,不可能出現在這裡。

“這是哪裡來的?你看到了什麼?”

施羅德麵對耶賽爾的目光,身體都在發抖。

他解釋著說出了自己剛剛碰到的事情,還有他看到的一切。

耶賽爾和他身旁的老年三葉人聽完,一個臉上露出了欣喜寬鬆的笑,一個激動得手舞足蹈。

“神賜之地。”

“他看到了神賜之地。”

耶賽爾從高高捧起捧著那太陽之杯,如同捧著一件至高無上的聖物。

這種感覺,隻有他昔日麵對智慧王冠的時候纔有。

他熱淚盈眶,臉上笑著的同時發出聲嘶力竭的呼喊。

“這就是——神的指引!”

“神冇有拋棄我們,他又給予了我們未來。”

“隻要我們按照神的指引走下去,就必定能夠得到神的寬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