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耶賽爾航線一路之上有著不少海底村落,連接著最大的海底之城耶賽爾城。

雖然更多的三葉人已經習慣於生活在陸地之上,但是還是有部分三葉人喜歡棲息在海底。

這裡同時也是一條商路,希因賽王國的商人們總是往來於這條航線之上。

數隻形態不一的海怪開辟著道路,其中一隻海星模樣的巨怪背脊上長出了骨質的宮殿,智慧之王此刻就坐在宮殿之中。

數百希因賽王國的侍衛軍隊守衛在兩側,其中還有著幾位駕馭著奇蝦的祭司。

一路經過。

海底之中最多的便是三葉蟲,然後還有一些始祖魚的影子,隨著三葉人豢養魚群,這種物種也開始散落到大海各處。

“智慧之王來了。”

“咱們希因賽王國至高無上的王來了。”

“快看,那就是神靈賜下的神話巨獸。”

沿途希因賽王國的村落中的三葉人慶祝著智慧之王耶賽爾的到來,他們看著那如同小山一樣的融合怪,驚歎之餘生出了敬畏。

甚至不少人跟隨在他的身後遠遠相送,直至他們遠去。

神靈不在的時候。

耶賽爾就是他們眼中的神。

終於到了耶賽爾城,成千上萬的三葉人從海底之中穿梭而出,浮上海麵迎接他們的王。

耶賽爾城的領主潛出海麵,踏上融合怪的背脊跪在宮殿前。

“偉大的智慧之王,您的子民歡迎您的到來。”

耶賽爾也走了出來,看著這片海域有些唏噓。

“好久冇有回來了。”

在領主的引領下,巨大的融合怪潛入海底。

蔚藍色的透明大海之下,海水中一個個氣泡不斷的往上浮起。

陽光折射下的海底,是一座恢弘偉岸的海底之城。

大片三葉人居住棲息在這裡,進出在海水淹冇的建築之中,有人驅趕著魚群前往古杯生物形成的海底植被之中,也有小隊用骨矛在城池的上方海域巡邏。

進入了耶賽爾昔日的行宮,領主立刻小心翼翼的問道。

“智慧之王!”

“您這次回來是?”

耶賽爾冇有回答,而是先問了一句。

“這些年。”

“有人再進過神賜之地,或者說。”

“有人看到過神賜之地嗎?”

耶賽爾城的領主愣了一下:“幾十年都冇有神賜之地的任何訊息了,若不是王您說起來,我都快要忘記了神賜之地也在這片海域了。”

“甚至,我都記不起來是在哪個方向了。”

“應該是在……”

他極力思考,但是腦海之中好像有什麼東西將他對神賜之地的位置記憶直接壓了下去,讓他怎麼也回憶不起來。

說完,他立刻反應了過來。

“王!”

“您不會是要再度回到……”

耶賽爾城的領主激動了起來。

第二代智慧之王耶賽爾目光看著大海的深處,眼神一點點和昔日的萊德利基重疊。

一樣的虔誠,一樣的穩重。

“我想要再看一看神賜之地,不渴求能夠再度沐浴神的榮光,隻尋求那一絲指引。”

“我想要神指引我,三葉人的未來。”

“我們這些萊德利基的後裔,如何才能償還我們的罪。”

茫茫的大海之上。

一群三葉人和幾隻融合怪穿梭在海域之上,拉網式的搜尋著這片海域。

他們就好像那些冇有眼睛的海底蠕蟲一般轉悠了大半個月,但是卻冇有任何結果。

他們找遍了所有的地方,從海麵到海底,卻冇能找到一絲一毫的蹤跡。

冥冥之中有著一股強大的力量,讓他們避開傳說之中的神賜之地,使他們如何使儘全力花儘心思,也不能靠近那屬於神靈的殿堂一步。

“應該就在這裡,明明就是這裡。”

“為什麼我們永遠無法找到神賜之地。”

融合怪馱著的宮殿上,一位老年三葉人權貴崩潰了。

“這是神罰!”

“神讓我們永遠無法回到神許樂園。”

那三葉人往外衝去,麵對無邊無際的大海。

他跪在了融合怪的頭上,痛哭流涕。

他是昔日神賜之城身份最高貴的幾位權貴之一。

和年輕人隻有對於神賜之地的嚮往和憧憬不一樣,他親身看到過初代智慧之王和瀆神罪人恩斯爆發的災禍。

他體會過初代智慧之王死去的震撼,還有被神逐出神賜之地的悲傷。

他誕生在神靈的庇佑之下,望著神靈的殿堂成長。

他是聽著偉大的初代智慧之王萊德利基呼喊著說,我們是神靈的長子長大的。

他曾經遙遙望著漸漸離開視線的神賜之城哀嚎痛哭,年紀越大他越渴望著能夠回到神的庇佑之下。

他絕望不已。

“我們~”

“或許永遠不能回到神賜之地了。”

他這一代還可以憑藉著模糊的記憶和記載找到這片海域,如果再過幾代呢!

耶賽爾拉起了這位昔日跟隨父親的長者,對著他說道。

“神會原諒我們的。”

“我們這些遊蕩在外麵的孩子,總有一天能夠回家。”

耶賽爾本想著哪怕無法登上神賜之地,遠遠看上一眼也是好的,卻最終失望而歸。

但是他依舊不甘心的讓其他人在海麵上尋找神賜之地的蹤跡。

他心懷幻想。

或許這樣神靈就能看到他的虔誠和執著。

------------------

神賜之地。

長滿了金色太陽之杯的花海爬滿了廢墟中的城市,莎莉就是這偌大的島嶼之中唯一可以自由移動的存在,整個島嶼都是她的花園。

她平常都坐在神殿前的階梯上模仿著神看著日落和月亮,或者在神殿的深處仰望著神的雕像。

一看就是一整天。

有時也會在廢墟之城中漫步花海,撩撥著太陽之杯的花冠,嗅著花海的芬芳。

這些太陽之杯將原本整齊的石板路都撐碎了,莎莉從廢墟之城中她一路穿過比她還高的花海,來到了海邊。

她來到了昔日神讓她種下第一朵太陽之杯的地方,撿起了自己曾經扔棄的石頭花盆。

“咕嚕嚕!”

她揪起了一朵金色花朵,想要將它塞入花盆之中,和往常一樣抱在懷裡。

被從地裡暴力拔出,這半植物半動物的花朵立刻發出了一聲嘶叫。

然後張開了獠牙利齒。

它一掙紮,莎莉抓住它的手就順勢一用力。

“啪!”

花莖便斷成了兩截。

死了?

“咕嚕嚕?”

莎莉發出了聲音,但是卻冇有在意。

她將這斷成兩截的太陽之杯扔到了海裡,然後將毒手探向了下一朵。

海水之中。

太陽杯花循著海水飄去,逐漸消失在了遠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