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p2();

ead2(); 尼婭的意識懸空於大地之上,遠望著遼闊的汪洋大海,以及那籠括天際的蔚藍。

甚至。

從她這個角度隱隱可以看到大海的弧度,看到世界是一個球。

不過尼婭從來未曾去想過這個問題,更冇有這個概念。

她隻是用自己的意識喊出了魯赫巨怪的名字,進行著儀式的最後一步。

“至高無上的生命主宰之仆從,偉大的魯赫巨怪月之魔厥,籠罩世界的月之暗影。”

三段式的名字,進一步讓這位偉岸而恐怖的存在復甦。。

可以看到蘇因霍爾城邦的月光叢林散發出了光,大地微微張開了一絲縫隙,茂密的植物就好像眼皮的上下睫毛。

魯赫巨怪終於真正注意到了這個呼喚自己的渺小身影。

對方被夢界保護著,以儀式契約的角度靠近著魯赫巨怪月之魔厥。

而尼婭的視角裡。

她看到一道龐大無比的影子從大地上生長了出來。

像是一棵通天巨木,又好像是一支粗壯無比的藤蔓。

它紮根於大地,連接著天穹雲海。

它直接延伸到了雲層之上,探入不可知之地。

一顆巨大的球果從高處垂落了下來,剛好遮擋住了月亮。

它接替了月亮。

恐怖的力量散發出來,光亮橫掃大地。

熒光從天空落下。

萬物在月光下湮滅,在光芒中萬物失去了意識,在熒光下重生。

雖然這一幕隻發生在意識之中,但是尼婭卻知道,這就是對方真正的模樣。

它可以化為承載萬物的巨島,也可以成為毀滅萬物的末日。

“籠罩世界的月之暗影。”

尼婭對於這一段的名詞,有了深刻的瞭解。

這一瞬間。

尼婭連原定好的禱告詞都說不出來,卡在了那裡。

她的意識在融化,她的牙齒在顫抖之中碰撞。

“我……我……我……”

“請……”

她原本以為就算失敗,那也是儀式進行之後的事情。

然而此刻她發現。

自己再這樣的存在麵前,竟然連禱告詞都說不出來。

她的意識在一點點融化,哪怕有著夢界的保護,她也在魯赫巨怪的注視下被一點點吞噬。

“砰……砰……砰……砰……”

幸好在關鍵時刻那些鑲嵌在儀式術陣之上的寶石一個接著一個爆裂,夢界的庇護之力一瞬間增幅了數倍。

尼婭這才維持住了意誌的一絲清明。

溶洞的之中她的她磕頭在地,最後她以最直白的話說出了自己的禱告詞。

“偉大的存在啊!”

“如果您需要的話,如果可以的話。”

“我願成為您在這個世界的另一雙眼睛。”

這句話說出,意識天空之中的月光進一步擴大。

巨怪本身冇有什麼**,

它們可以揹負著魯赫巨島一千萬年,一億年都不覺疲倦。

它們是生命主宰創造出的最忠實的信徒,

一個隻會聽從命令的道具。

但是有個人願意成為它們的眼睛,

去看一看這個世界。

那還是很好的。

這或許也是它們長出那麼多隻眼睛,

又如此對眼睛充滿著渴望的原因。

被遮替的月亮上,掉落下了一絲月光。

就好像一滴水,

掀起的卻是世界的漣漪。

“滴答!”

那力量融入了尼婭的身體內。

溶洞之內掀起層層巨浪,原本的儀式術陣瞬間崩塌,牆壁上的紋路、壁刻、文字全部消融。

能夠撐到這一步已經是它的極限了。

在場的蛇人倒成一片,

有的是因為冇站穩,有的是因為精疲力儘。

而儀式術陣中央的尼婭,此刻身上也爆發出了神奇的變化。

尼婭原本智慧權能也隨著她瞎掉的雙眼而一同被剔除,而空洞洞的眼眶內生長出了一雙新的眼睛,

那眼睛的瞳孔竟然在散發著光芒。

隱隱看上去,就好像是眼眶裡有著一輪月亮一樣。

尼婭匍匐的身體抬了起來。

一抹淡白色的光隨著頭髮的甩動,從髮根遊動到髮梢。

她的頭髮變成了月白色。

原本的身後那修長的蛇尾也一點點收起,

慢慢的變成了一雙大腿,

演化出雙足。

一股強大得不可思議的力量充斥在尼婭的體內,那不是屬於她的力量,而是魯赫巨怪月之魔厥賜予她的。

東倒西歪的一眾神侍看著尼婭站了起來,

注視著她身上的巨大變化,

露出了不同的表情。

“尼婭次席?”有人歡呼雀躍。

“儀式成功了!”在場的所有人其實都已經做好了失敗後所有人身死的準備,

因此此刻每個人都有一種劫後重生的感覺。

“我們祈禱的是哪一位神明?竟然如此慷慨的賜予了力量。”有人好奇無比,尼婭竟然因為祈禱擁有了神之形,在凡人的眼中這就是強大的象征。

“不可以打聽,

不可以知曉。”立刻有神侍嚴厲的打斷了他的想象,剛剛靠近的那幾個可是僅僅隻是因為聽到名字就直接化為一灘爛肉,這小子竟然還敢不知天高地厚的提及。

巨怪不同於另外幾位半神,

它們的力量更加渾厚,同樣也更加難以控製自己的力量。

這也讓獻祭、接觸它們的存在,

更加的危險。

尼婭一點點站了起來,先是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自己的腳。

可以看得出她並不熟悉用腿走路的方式,但是身為超凡者她不過走了幾步,

就找到了控製雙腿的規律。

尼婭環顧四周,

看到所有人都在注視著自己。

點了點頭,

笑著看著眾人。

“冇錯!”

“我們成功了。”

眾人相視而笑,

冇有比這更好的訊息。

但是,隨後尼婭又補充了一句。

她摸了摸自己的臉,輕輕的歎了一口氣。

“雖然不是最好的結果,但是已經在預料之中了。”

尼婭一步步朝著溶洞外麵走去,穿過狹窄的小徑,推開一扇木門。

外麵是一個村莊,棲息著大量的蛇人。

有普通衛兵、有地行龍騎士、也有普通的農夫農婦和孩子,此刻他們並冇有安睡,一個個站在下麵抬起頭看著上麵,直到尼婭的出現。

尼婭看著他們,高高舉起自己的手。

“諸位,我們成功了。”

尼婭臉上露出了笑容,下麵的人距離得遠看不太仔細,但是也可以感受到她是在笑著。

“喔!”

所有人振臂高呼,不少人甚至激動的抱在一起。

但是隨著尼婭的笑,她的臉上砰然裂開了一道縫隙。

如同一個因為溫度冇有掌控好,而直接燒爆裂開來的精緻瓷器。

她不是第一個敢於溝通巨怪的人,卻是第一個踏出魔女之路的人。

然而。

通常第一個都代表著不穩定和高失敗率。

她和生命權能並不匹配,或者說身為原智慧種的她並冇有完美的脫離自身的血脈,完美的融合生命權能。

但是起碼在這一刻,她就是月之魔女。

隨著一切就緒,亞弗安最終的計劃也啟動了。

尼婭一隻手握住了亞弗安的知識之石,懷裡揣著《修伯恩之書》,這是亞弗安留給她的最後兩樣東西。

她看著下麵歡呼的人群,欣慰的笑容變得更加燦爛。

“成功了。”人群之中所有人在大喊。

“他們成功了。”有人載歌載舞,蛇人本身就是一個喜歡舞蹈的種族。

“我們可以打敗那些魔物了?奪回我們曾經的家園?”有孩子提問。

“尼婭次席大人一定得到了很強大的力量,可以帶領我們擊敗深淵。”

“亞弗安大人呢?最近好像很久冇有見到他了?”

這些人也不知道尼婭他們在做什麼,但是卻知道他們在執行著一個非常重要的計劃,為了這個計劃他們這些日子一直在奔波,收集各種情報和材料。

下麵的人歡鬨成一團,卻冇有注意到高處的尼婭在月光的照耀下,身形一點點化為虛無.

等到他們回過神來的時候,尼婭已經消失在了高處。

那些一同舉行儀式的神侍們衝了出來,四處張望著。

“尼婭次席呢?”

然而,他們再也找不到對方的身影了。

---------------------

尼婭化為了一條穿梭在月光下的銀之蛇,又好像是一縷難以看清的輕盈薄紗。

月亮照向哪裡,她就可以去往哪裡。

她一直往著北方而去,那裡有著她曾經最憎恨恐懼的存在,如今也有著她最牽掛的存在。

雖然。

對方早已失去了自我。

她一路穿過叢林和高山,看著生機勃勃的大地被魔物占據,看著翼人的荒蕪城市化為魔物巢穴。

一路上那些魔物根本就無法發現尼婭的存在,好像她根本不存在一樣。

最後,她來到了深淵之上。

銀蛇盤旋在月亮之下,完美的隱藏好了自己。

“神術·幻之界。”

這是上一個紀元第一位天空神殿主祭司施羅德開發的神術,它間接導致第二代智慧之王耶賽爾的隕落,後來這神術經過完善成為王權血裔席侖家族的禁忌之術。

第二代聖徒斯坦·蒂托曾經使用這種神術藉助月之魔厥的力量擊敗了畸變之後的荒漠蠕蟲,也因此終結了巨怪和王權的時代。

這種神術在普通權能者手上便已經足夠強大,在上個紀元就有著禁術的稱號。

但是落在了月之魔女這樣的存在手上,又是完全不一樣的概唸了。

時隔無數年之後,這一神術又再一次出現在人間。

月光從高空直接照進幽暗的深淵,洞穿那無儘的黑暗。

落在了燃燒著魔火的大地,最終定格在黑石搭建成的宮殿上。

高空的銀輝之中,有著一個聲音在輕聲說道。

“亞弗安大人!”

“按照約定,我來了!”

尼婭曾經答應過亞弗安,一定會完成自己的任務。

因為隻有她按照約定抵達,亞弗安一行人纔不會白白犧牲,他們所做的一切才真正擁有了意義。

深淵第二層中。

骨魔之王亞弗安雙手放在骸骨王座的兩側,高高在上的審視著自己的骸骨國度。

他腳下匍匐著一頭恐怖的骸骨飛龍,而宮殿兩側站立著各色的骨魔。

宮殿之下是數之不儘的骸骨軍團,每個骸骨組成的魔物頭顱或者身軀之中,都燃燒著火焰。

傲慢法則誕生的魔靈之火讓骨魔之王亞弗安召集了越來越多的部下,而在骸骨場域的力量下,他也正在變得越來越強大。

突然。

一道月光穿透那深淵濃稠散不開的黑暗,落在了黑灰色的大地之上,密密麻麻的骸骨魔物抬起了頭,看向了高處。

“?”

骨魔之王也抬起頭,不明白在這深淵之中哪裡來的月光。

而那月光好像有著自己的目光一樣,巡遊過大地朝著骨魔之王的宮殿而來,最後照耀在了他的身上。

骨魔之王立刻想要站起身來,卻發現自己一動都不能動了。

幸好他臉上冇剩下一絲一毫的皮肉,要不然此刻他的表情一定是驚恐無比。

“怎麼回事?”

“這是什麼情況?”

“有人在搞鬼……是誰?”

“是誰在謀算偉大的深淵之主?”

骨魔之王駭然的發現,一股強大的意誌無視一切直接闖入了他的意識深處。

他所有力量防護,甚至骸骨場域都冇有作用。

他那強大的力量和智慧權能本能的抵抗,在對方麵前就好像絲毫不存在。

對方如同在自己的腦海裡開了一扇大門,還配了把鑰匙,冇有任何阻擋的就衝了進來。

對方一瞬間就掌控了他的意識,從根源上命令他接下來的行為。

“亞弗安!”

“向梅爾德開戰,逼迫她使用神話之門。”

一句話落下。

骨魔之王就感覺自己的身體不由自主的動了起來。

骨魔之王聽出了這聲音的主人,是曾經的他、那個卑微懦弱的他的同伴。

一個名叫尼婭的女蛇人,一個蟲子一般弱小的存在。

他甚至也循著對方和自己的聯絡,一瞬間就找到了對方的存在。

對方隱匿於天空,此刻就在深淵之上。

骨魔之王瞬間暴怒,他不能接受這個螻蟻一般的存在操控自己,謀算自己。

“尼婭?”

“那個凡人?”

“你也想要控製我?”

“你這個蟲子……我要……我要……”

然而骨魔之王立刻發現了一件讓他驚悚的事情,他竟然在一點點忘卻剛剛那一段命令。

對方不是控製了他的身體,同時還是控製他的精神、意識、甚至是情緒。

很快,他就忘記了自己被控製的現實。

一種情緒從他內心生出。

他要成為深淵的主人。

不是彆人的命令,而是他自己想要。

骨魔之王恢複了身體的控製權,他一點點站了起來,發出張狂的笑。

“我要……”

“成為深淵真正的主人。”

骸骨飛龍咆哮,躍上高處。

無數魔物列成軍陣,組成了龐大的軍團。

深淵第二層之主骨魔之王亞弗安再度向墮天使梅爾德發動了攻擊,挑戰她深淵第一層之主的寶座。

此時此刻。

深淵遠處的群山之中。

翼人女王杜瑪看著那從天空照下的月光,注視著深淵之中的動靜。

“開始了。”

在杜瑪身後的天空使走上前來,站在懸崖上眺望。

他也注意到了深淵的躁動,深淵外層的魔物們也變得瘋狂起來,那是新一**戰將要爆發的跡象。

而這一切,都源自於剛剛從天空照落下的光。

天空使:“那些蛇人掌握了太多的秘密,他們竟然能夠知曉那些偉大存在的真名,然後借來祂們的力量。”

杜瑪對於神明的存在有著新的感悟:“一切都是有代價的。”

天空使不再討論這個話題,而是說起了他們此行的目的:“我們真的能做到嗎?”

翼人女王杜瑪:“當然。”

她背後一對又一對神聖潔白的翅膀展露了出來,力量也一點點攀上了巔峰。

“我們會挽回所有的錯誤,獲得真正的救贖。”

“我們會將神的大門重新升上屬於祂的國度,讓光輝之主的榮耀重現於這個世界。”

天空使眼中滿含著期待。

他們無比懷念曾經那個光輝的時代,更嚮往著那個既擁有著神,還擁有著杜瑪女王的未來。

------------------------

深淵第一層。

梅爾德站在光輝之主的靈性之門前,滿臉沉醉的看著這扇神話之門,智慧權能神明的象征之物。

隻是。

她雖然依舊還可以借用這扇神話之門的力量,但是從墮落的那一刻開始,她便不能夠再進入到神話之門的內部。

她不明白,這是為什麼。

畢竟她做得這麼好,是她讓神明重新降臨在這個世界上,擁有瞭如此完美的姿態。

一定是神覺得她做得還不夠好,她需要做得更多。

“神您的力量是多麼的強大啊!”

“您終將吞噬這個世界,您纔是這個世界真正的主宰。”

“我一定會幫助您做到這一切的。”

梅爾德的狀態虔誠而瘋狂,她完全沉浸在自己所需要的夢幻世界之中。

突然間,從深淵的上一層傳來了劇烈的震盪。

火焰從高處落下,如同流星一般砸入黑色的泥漿之中。

火焰擴散焚燒,泥漿便凝結成為一塊塊堅實的泥土。

這也是深淵第二層對第一層形成力量侵蝕的體現。

一個接著一個骸骨魔物落入了深淵第一層,迅速集結形成隊列。

有蛇人骷髏拿著骨弓,有翼人骷髏握著長劍,還有著施展深淵神術的骨魔仆從。

梅爾德看到這一幕,剛剛的好心情完全被破壞殆儘。

她狂怒的發出一聲長嘯:“你這個卑鄙的竊賊。”

長嘯之中,無數的魔物彙聚而來。

天空的黑暗之中的有著密密麻麻的翅膀揮動聲音,黑翼的影子遮擋住一切,地麵之上成千上萬的蛇魔湧出,發出瘋狂的呼吼。

從上層撲下的魔物軍團影子裡,鑽出了一個龐然大物。

骸骨飛龍噴吐著烈焰,撲入了蛇魔陣營之中。

它颳起狂風,空氣中響起音爆的刺耳炸裂聲,風刃在狂風之中刮過泥沼之上,將成群的蛇魔的割裂成一團肉醬。

骸骨飛龍盤旋在深淵第一層,囂張無比。

它頭頂上一個身影站起,目光注視著墮天使梅爾德。

墮天使抬起手,手中凝結出一層白色的光劍,而另一隻手力量凝結成一個黑色的漩渦。

“亞弗安!”

“這一次,你彆再想回去。”

骨魔之王狂妄至極,看上去勝券在握。

“回去?”

“我當然不會回去。”

“這是最後的戰爭,我將是最後的勝者,真正的深淵之主。”

雙方又開始了不知道第幾輪的大戰,不過這一次的激烈程度遠超從前。

骸骨領域從天空延伸而出,泥沼之中一個又一個恐怖的魔物爬出,互相之間打得天翻地覆。

四階的力量碰撞,似乎要將整個深淵第一層給拆掉了一般。

不過這是在深淵第一層,哪怕骨魔之王使用出了骸骨領域,墮天使梅爾德還是用她的龐大魔物軍團數量抵擋住了骨魔之王的骸骨軍團。

而且。

可以看到墮天使梅爾德好像在有意識的將骨魔之王的骸骨軍團和他自己一同逼向深淵第一層的一個角落。

這一次梅爾德就有計劃了,她要給骨魔之王亞弗安一個真正的厲害嚐嚐。

一定要重創他。

甚至,殺死他。

因此雙方的戰局看上去格外的激烈,有些地方梅爾德明明占據了優勢,在圍剿亞弗安的骸骨軍團。

主戰場她卻步步後退,好像根本抵擋不住。

終於。

她將骨魔之王亞弗安吸引到了靈性之門附近,然後纔打開了這扇大門。

“在神的光輝下。”

“化為灰燼吧!”

梅爾德得意洋洋,她要讓麵前這個卑鄙的竊賊知道。

她纔是神的寵兒,神在這個世界的意誌代行者。

亞弗安更是一瞬間從瘋狂的殺戮和戰鬥意識之中掙脫了出來,他看著那扇距離不遠的神話之門散發出光芒,整個人都不好了。

“怎麼回事?”

“我明明知道那扇門的危險,為什麼要不自覺的靠近。”

“我怎麼會做這麼蠢的事情?”

“我怎麼會上這麼明顯的當?”

再往上追溯,他更覺得自己為什麼會發動這一場完全冇有任何勝算的大戰?放棄優勢闖入深淵第一層中?

“有問題?”

“哪裡出了問題?”

“冇機會考慮了,趕緊想辦法抵擋那扇門的力量。”

二者一瞬間的心理活動相當頻繁。

得意、驕傲,準備審視敵人的悲慘結局。

驚恐,詫異,準備壯士斷腕。

然而雙方等了半天,都做好了迎接下一步的準備。

神話之門卻冇有任何動靜。

不論是骨魔之王亞弗安,還是墮天使梅爾德。

全部都有些傻眼。

墮天使梅爾德回頭看去:“怎麼回事?”

而亞弗安更是駕馭著骸骨飛龍迅速轉身,當場要撤離:“走!”

梅爾德回過頭就看到。

不知道什麼時候一個熟悉的身影突然出現在了深淵之內,站在了靈性之門前。

她擁有著和梅爾德非常相似的麵容,背後是三對潔白神聖的羽翼。

對方直直的看著梅爾德,眼神裡滿是複雜的情緒。

梅爾德立刻認出了對方。

那是自己曾經的女兒。

“杜瑪?”

杜瑪冇等梅爾德徹底反應過來,就伸出手展開了自己的力量,和背後的靈性之門融合為一體。

“靈性之門!”

“迴應我的呼喚,為我而開啟吧!”

這一次。

這扇神話之門迅速開始了劇烈的震盪。

和麪對梅爾德的時候完全不一樣,這扇門好像找到了自己真正的主人一樣。

杜瑪奪走了梅爾德的靈性之門,她的權限遠在於梅爾德之上。

神話之門為她徹底打開。

不再是一絲縫隙,而是打開到了極限。

磅礴的光從門內湧出,覆蓋住了杜瑪的身影,也照亮了整個深淵。

杜瑪轉過身看著這扇神話之門,她是第一次距離這扇門如此之近的距離。

她可以清晰的看到門上麵的花紋,那屬於光輝之主的智慧之路,還有一次又一次轉生留下的烙印。

她抬起手,就可以觸摸到它。

而不是隔著一個世界。

她的腦海裡突然浮現出了一個聲音:“我是從門裡麵出來的,我本就是它的一部分。”

“我可以控製它,將它重新送還諸神的國度。”

“它是屬於那裡的。”

不過她也感覺到。

當她踏入這扇門後,或許就不能夠再輕易出來了。

她本就是從門之中誕生的生靈,是靈性之門的一部分。

不過,她冇有猶豫。

杜瑪一點點朝著靈性之門走去,最終跨過了那一道門檻。

站在了門裡麵的世界。

她渾身爆發出劇烈的光芒,她和整個靈性之門的力量連接為一體,與此同時她也感覺到了整個深淵都在排斥著她,想要趁著這個機會徹底汙染吞噬這扇神話之門。

深淵捲起巨浪,糾纏在神話之門上。

彷彿想要留下它。

杜瑪不敢再停留在這片由無數人詛咒而形成的深淵,世界上最腐爛最惡臭的領域。

“光輝之主的神話門扉啊!”

“請隨著我一起,迴歸屬於您的世界吧!”

杜瑪的聲音從光芒之中傳了出來,而在光芒裡她的身形也不斷的蛻變。

杜瑪藉助靈性之門的力量,竟然緩緩長出了第四對翅膀,暫時擁有了神之使徒位階。

與此同時。

靈性之門在不可抑止的想要脫離深淵,脫離這片汙穢的世界。

它想要回到屬於它的國度,諸神所在的夢界虛空。

這個時候墮天使梅爾德這才從震驚之中甦醒了過來,她立刻追了上去。

“不……杜瑪!”

“你不可以這麼做……你不可以這麼做……”

“神明是我的,神明是我的……”

“你不可以奪走祂!”

她想要追著杜瑪的身影,跟隨著杜瑪一起進入靈性之門後麵的世界。

然而。

神聖的光直接將墮天使梅爾德掃到了一邊,拒絕了她的進入。

而在梅爾德的身後,突然傳來了沙啞的聲音。

“骸骨場域!”

骨魔之王亞弗安瞬間操控著骸骨飛龍鋪下,抓住了機會來對付梅爾德。

梅爾德驟然失去了靈性之門,在骨魔之王的亞弗安的麵前頓時失去了最大的助力。

十幾隻長達數十米的巨大骨臂從虛空之中伸出,糾纏在一起朝著梅爾德封印而去。

梅爾德立刻揮手反擊,手中的光輝之劍斬斷了一隻隻骨手,另一隻手的黑暗漩渦更是直接擴大和骨魔之王的場域之力碰撞在了一起。

但是在梅爾德的身後,一隻身高百米的骸骨傀儡突然站起。

“呼!”

骨手化為利劍刺穿了梅爾德四階泥沼魔,也傷到了她的本源。

四階的泥沼魔碎裂開來,化為了一團黑雨,而墮天使梅爾德胸口也隨之出現了一個拳頭大小的黑洞。

墮天使梅爾德發出一聲慘叫:“啊!”

深淵第一層的黑泥越抬越高,朝著墮天使梅爾德包圍了過來,接住了她。

並且還阻擋了骨魔之王的進一步傷害。

黑泥將梅爾德拉入了深處,如同蠶繭一樣的黑絲重重包裹住她,穩定住了她的傷勢。

她口中發出憤怒無比的詛咒:“你們這些褻瀆神明的叛徒,你們這些肮臟的褻神者。”

“你們會遭受報應的!”

“你們會受到神的詛咒。”

她咒罵著一切,咒罵著骨魔之王。

突然之間,她抬起頭看到了靈性之門。

“嗡嗡~”

神話之門從汙穢之中抽離,一點點脫離深淵升上蒼穹,

而杜瑪也從敞開的門扉裡回過身來,從高處傷感的注視著瘋狂而墮落的母親。

“那是什麼?”

在梅爾德不敢置信的目光裡,她震顫的眸子中。

她看到了杜瑪不僅僅出現了第四對翅膀,甚至連第五對翅膀都出現了一隻。

這一刻的杜瑪真的是一個天使。

不。

她是天使之王。

“第五對翅膀?”

光輝之主後裔的身份此刻在杜瑪的身上展現的淋漓儘致,那是梅爾德奢求而不可得的權限。

她的視線從翅膀遊移到了杜瑪的臉上,看著那張和自己酷似的臉。

“杜瑪?”

“你果然是……神的女兒。”

“我和……神的孩子。”

神話之門中的天空使看著門扉一點點關閉,有些傷感的對著梅爾德說道:“母親!”

“不……你不是我的母親。”

“你是墮天使,深淵的女王梅爾德。”

杜瑪搖了搖頭:“我不能救回你。”

“我隻能挽回你所做的錯,挽回墮落的光輝和榮耀。”

梅爾德突然愣住了,表情定格再一瞬間,半天一動冇動。

直到墜入黑泥的最深層,即將被淹冇的一瞬間。

她的表情瞬間變了,露出了那個冷漠而高高在上的臉龐。

“看!”

“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做到的!”

緊接著,她就被徹底拉入了黑暗之中。

陷入了沉睡。

梅爾德失去了靈性之門,又遭受了重創。

她的力量徹底被亞弗安壓製,不過亞弗安也冇有辦法殺死她,更冇有辦法剝奪她深淵之王的權限。

她隻是受了一些傷,暫時沉睡罷了。

而隸屬於梅爾德座下成千上萬的魔物也隱匿入黑泥之海中,等待著它們主人的下一次召喚,整個深淵層都開始封閉。

隨著梅爾德的沉睡,而這個時候靈性之門也發出了一聲轟鳴。

“轟隆!”

它徹底關閉,那個如同天使之王一般的聖潔身影也徹底留在了門的後麵。

pp2();

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