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p2();

ead2(); 深淵。

第一層之主墮天使梅爾德和第二層之主骨魔之王亞弗安之戰打得越來越激烈,這一場戰爭已經波及到了外界。

不論是蛇人還是翼人,都可以觀測到外麵越來越多的魔物開始從愛維爾半島上撤回來。

然後。

加入這一場戰爭之中。

墮天使梅爾德要將骨魔之王亞弗安這個搶奪她深淵權柄的傢夥挫骨揚灰,而骨魔之王亞弗安則想要從墮天使梅爾德手中多去深淵第一層之主的寶座。

深淵的層數並不是按照上下左右來分。。

誰最強。

誰就排在最前麵。

誰更強,誰擁有的深淵權柄就更多。

底層的汙穢黑泥之中,成千上萬的魔物掙脫泥漿而出。

密密麻麻的鷹魔鋪天蓋地飛起,展翼百米的腐爛翼魔發出尖銳的嘶叫,吹響了戰爭的號角。

恐怖的泥沼怪沿著巨浪湧起,貼著那懸崖深淵爬上深淵的第二層,衝入骨魔之王亞弗安的領域。

而墮天使梅爾德坐在翼魔的身上。

她手中握著權杖,臉上滿是肅殺和冰冷。

翼魔身週一個個焚心魔竊竊私語,圍繞著墮天使梅爾德旋轉。

這位深淵第一層之主率領著魔物大軍沿著第二層裂開的龐大裂縫衝了上去,她駕馭著腐爛翼魔飛躍出第二層大地裂開的縫隙,便看到了遠方的黑暗魔殿。

第二層的荒蕪黑暗大地之中。

“轟隆。”

火焰從地麵之中噴湧而出,岩漿隨著大地的龜裂肆意流淌。

成千上萬的骸骨魔物從大地之下爬出,圍繞在黑暗魔殿周圍,聽從著骨魔之王亞弗安的號令。

一隻骸骨飛龍從魔殿之中飛出,口中噴出長達百米的熾烈火焰。

骸骨飛龍的頭上有著一個穿著黑色鬥篷的存在。

他渾身纏繞著繃帶,但是眼神可怕而淩厲。

一個又一個長著翅膀的骨魔從魔殿之中飛出,跟隨在他的身旁。

這是由翼人墮落或者鷹魔改造而來的骨魔,最近不斷有著大量的魔物投入骨魔之王亞弗安的麾下,接受了魔靈之火的傳承,這些便是其中之一。

接受魔靈之火的魔物不僅僅擁有了真正的智慧,互相之間能夠通過智慧權能溝通心靈意誌交流,而且一些精英還會覺醒部分深淵神術。

並且。

他們的魔靈之火也是可以互相之間傳承和掠奪的,隻要不斷廝殺掠奪,

就能夠變得更強。

這是骨魔之王亞弗安,給深淵帶來的傲慢法則。

骨魔之王亞弗安頭上戴著骸骨王冠,

他隻是用冰冷的眼神看著梅爾德。

那眼神。

傲慢、肆意。

讓墮天使梅爾德怒火中燒。

梅爾德揮動權杖,

深淵之上就烏雲密佈。

黑色的雨從天而降。

深淵第二層大地之上的魔火一片片澆滅,

而梅爾德率領的魔物軍團也變得更加躁動。

梅爾德的聲音傳遍了整個深淵第二層:“我纔是唯一的深淵之王,是神認可的使徒。”

“你這個卑鄙肮臟的竊賊,

必將會在神罰之下化為灰燼。

骨魔之王亞弗安看著率領著鋪天蓋地魔物的墮天使梅爾德絲毫冇有退讓,反而發出了輕蔑的笑。

“神?”

“深淵註定隻有一個神,那就是我。”

“愚蠢的女人。”

“我將奪走你的一切,

奴役這世界上的所有。”

兩位深淵之王,可都不是什麼理智的存在。

他們麾下的魔物軍團立刻碰撞在了一起,展開了激烈的廝殺。

骨魔之王亞弗安座下的魔物都擁有高等智慧,如同真正的軍團一樣分為上位深淵軍團長、下位深淵守衛,

以及隻能施展最粗淺深淵神術的深淵仆從,還有最底層的深淵魔兵。

他們列著整齊的隊形,眼中有著嗜血和殺意,

有著最暴虐的**。

不畏懼死亡,

隻想著掠奪和淩駕於其他人之上,隻想著使勁的往上爬。

成為骨魔之王的仆從,成為骨魔之王的守衛,

成為骨魔之王的軍團長。

甚至……。

他們聽從骨魔之王亞弗安和其他強大深淵種的號令,

每個人都各司其職,

有著不同的分工。

但是墮天使梅爾德座下的魔物也有著屬於她的特點。

成千上萬,無邊無際。

掌握了**法則力量的梅爾德,隨時可以通過生育的力量讓座下的魔物誕生出龐大的軍團,

這些魔物對於她來說就像是炮灰一般。

骨魔之王駕馭著骸骨飛龍和梅爾德的三階腐爛翼魔碰撞在了一起。

雙方出手試探了幾下,骨魔之王亞弗安便化為了身高一百多米的骸骨形態,屹立在深淵第二層大地上猶如魔神。

他一揮手,

巨大的骨手抹過大地。

成百的魔物就直接碾壓成了肉醬。

一腳踏出,深淵大地都在發抖。

而梅爾德也絲毫不讓。

她抬起手就在身後劃出了一扇黑暗的漩渦。

漩渦之中一灘爛泥落下,

融入在她座下的腐爛翼魔身上。

就看見腐爛翼魔的力量開始暴漲,身形也好像氣球一樣充斥了起來。

“嘶!”

它從三階變成了四階。

腐爛翼魔展開翅膀,當真有遮天蔽日之勢。

天空之中的黑雨變成了暴雨,壓製住了深淵第二層的魔靈之火力量。

憑空颳起的風也帶著超凡之力,

直接將一些脆弱的骸骨魔物刮成了齏粉。

漩渦之中一灘灘黑泥流淌而出,

包裹住那些魔物,

一些普通的二階魔怪也直接變成了三階。

梅爾德麾下的力量暴漲,

加上本就龐大的數量,看上去完全將骨魔之王亞弗安包圍了。

眼看著骨魔之王亞弗安將要陷入重圍之中的時候,骸骨飛龍上的身影爆發出了一聲怒吼。

“骸骨場域。”

亞弗安再度使用出了這來自於上一個紀元邪法師安霍福斯的標誌性力量。

頓時,整個軍團都發生了質變。

一個接著一個身高數十米的巨大骸骨傀儡爬出,所有骸骨魔物的魔靈之火都劇烈燃燒了起來。

場域的力量從亞弗安身體裡散發出來將所有魔物的力量連接在一起。

軍團即是他。

他即是整個軍團。

梅爾德和亞弗安分不出勝負,但是可以看得出亞弗安座下的魔物軍團更加強大。

一個分工明確,有著不同兵種的軍團和散兵遊勇是完全不一樣的。

猶如一把尖銳插入了梅爾德所率領的軍團心臟,將他們一步步壓了回去。

曾經的亞弗安在梅爾德的力量下絲毫冇有還手之力。

哪怕隻是麵對她召喚出的魔物,也隻能一次又一次倉皇逃竄。

而這一次他卻能夠和對方打得勢均力敵,甚至在爆發出了骸骨場域的力量之後直接將對方壓製住了。

梅爾德雖然也是四階,但是她明顯冇有任何傳承,所有關於使徒級的力量都是自己摸索和嘗試了。

而亞弗安。

他拿到了真理之門完善後的《安霍福斯骨魔轉化秘典》。

雖然不論是亞弗安還是梅爾德,他們都是深淵的一部分。

這感覺就好像左手打右手,誰也奈何不了誰。

至少。

他們二者之間誰也殺不死對方。

甚至那些死去的魔物雜兵也不能夠稱之為死了,它們死在這裡隻能夠稱得上是重新化為了深淵的一部分。

但是他們之間誰能夠戰勝對方,就能夠掌握更多的深淵權限,成為深淵第一層的主人。

此戰便是因此而誕生。

眼看著骨魔之王亞弗安的魔物軍團從上層一層層推進,竟然殺入了深淵第一層之中。

墮天使梅爾德也變得焦躁不已,她不明白亞弗安哪裡來的那麼多的神術,他的骸骨場域又是如何融合所有魔物的力量,組成一個整體的。

梅爾德飛落在了光輝之主的靈性之門前,跪在地上祈求禱告。

“神之門!”

“開啟吧!”

關鍵時刻,梅爾德利用了神話之門的力量。

無邊的黑泥之海中。

一扇斜插在汙泥之中的白色巨門綻放出了劇烈的光芒,那光芒直指所有智慧種的本源,摧毀他們最根本的力量。

成片的骸骨魔物在神話之門的力量下失去了意識、力量、靈性。

最後。

化為了一具屍骸、一具白骨從高處落下。

將骨魔之王驅除了第一層,依舊坐穩了深淵第一層之王的身份。

攻入第一層的骨魔之王軍團層層潰敗,連骨魔之王亞弗安也隻能駕馭著骸骨飛龍躲避著那神話之門的力量,逃回了上一層。

不過梅爾德也無法移動這座神話之門。

她擁有的權限,也僅僅隻是調動其中小小的一部分力量而已。

隻能夠眼睜睜的看著亞弗安離去。

這一次的深淵軍團大戰也就此平息,兩位深淵之王各自回到了他們的宮殿,等待著下一次的大戰爆發。

黑石搭建出的宮殿之中。

雖然受到了挫折,但是骨魔之王並冇有任何氣餒。

他認為自己註定會勝利,他在一次又一次的交戰之中變得越來越強,終有一日能夠壓製住梅爾德,成為深淵第一層之主。

然後,成為深淵真正的主人。

骸骨王座之上,骨魔亞弗安眼眶中的火焰跳躍。

“我註定將成為深淵真正的主人,成為永恒的神明。”

不過這位骨魔之王在說出了這句話的時候,突然感覺到了有些不對勁。

為什麼?

為什麼自己如此執著的想要成為深淵第一層之主,僅僅是因為想要變得更強嗎?

“我好像忘記了什麼?”

“那些蛇人?”

“那些卑微的螻蟻,想要乾些什麼?”

骨魔之王使勁回憶著什麼,但是除了那些懦弱和不堪的記憶之外,便什麼也找不到了。

最後,他傲慢的說道。

“一群凡人。”

“關我什麼事?”

他再度回到了自己的思維節奏:“變得更強,需要什麼理由嗎?”

“變得更強,變得和神明一樣的強大。”

“強大就是理由,淩駕於一切之上纔是神明。”

此時此刻。

在深淵之外。

翼人女王杜瑪帶著幾個天空使也剛好抵達了這一帶,她們落在了一處翼人曾經的村莊之中。

其中一名天空使抬起手就將村莊之中的十幾個鷹魔湮滅於光輝之中,然後住進了這座荒廢了不知道多久的村落。

杜瑪最後還是答應了愛維爾王西迪的請求,同意了這一次聯盟。

不過在這之前,她也安排了翼人進行第三批遷徙,讓最後一批翼人踏上了離去的旅途。

無論杜瑪自己是失敗,還是成功。

翼人都不會再回來。

他們將在太陽之墮沙漠的另一頭,開啟新的未來。

所以現在留在這裡的,就是翼人最後的幾個人了。

翼人的村落大多都建立在懸崖峭壁之上,這一處當然也不例外。

杜瑪站在村莊的外圍,立在一處懸崖邊緣看著遠方。

她看著成群的魔物從遠方歸來,衝入深淵之中。

加入了兩位深淵之王間的大戰。

杜瑪看著那魔物們奔向的方向,久久冇有說話。

一旁的天空使也走了過來,順著她的目光看了過去,曾經那裡是一片高聳入雲的山脈。

“翼人山脈啊。”

“很久冇有看到了。”

可惜。

已經冇有什麼翼人山脈了,能看到的隻有無底的深淵。

---------------------

在愛維爾半島的另一頭。

一座溶洞之中。

溶洞外麵是愛維爾人建立起的一個隱蔽的村莊,此刻居住著上千人。

這裡是最深入北方魔物領地的一個駐點,其中居住的大半都是士兵,還有監察魔物動向收集情報的人員。

“滴滴答答!”

安靜的溶洞裡,可以聽到水滴落的清脆聲音。

而洞裡擺放著不少東西,臨時囤積的食物、鎧甲、武器以及各種物資。

在溶洞的最深處。

尼婭獨自一人站在一個角落裡。

她的頭頂上有著一個自然形成的孔洞,就像一個天窗一樣將外麵的光芒接引下來。

她手上握著一塊散發著光芒的石頭,在石頭裡可以看到畫麵在變換流轉。

甚至。

從石頭裡還傳來了聲音。

那是一個尼婭熟悉而又陌生的聲音,沙啞而冰冷。

“一群凡人。”

“關我什麼事?”

石頭裡的畫麵是一個非常奇怪的角度,竟然能夠看到骨魔之王亞弗安所能看到的一切。

這是一枚隻有半神才能夠製造的石頭。

智慧之路中的一部分,神恩石四分秘術中的知識之石。

製造這種石頭的秘術最初是安霍福斯用來製造人造之神瓶中小人用到的,往上還能夠追溯到王權血裔薩莫家族世世代代對於永生秘術的探索。

後來肖拿到了他老師藍恩的所有實驗資料,又在瓶中小人那裡得到了神恩石四分秘術融入了其中,這才真正打通了這條凡人通往永生和神話的道路。

而這一顆準確的來說。

應該是亞弗安的知識之石。

這是亞弗安請求真理與知識之神,在計劃開始之前將自己所有關於計劃的記憶全部抽取之後,形成的一塊石頭。

亞弗安在墮落之前就已經在自己的意識裡抽出了這段記憶,將所有關於計劃的記憶全部隱匿了起來。

穀 連深淵骨魔之王亞弗安自己,也並不知道原本亞弗安的計劃,

唯一知道的便是他要成為深淵第一層之主,蛇人希望她成為深淵的掌控者。

而這。

也是現在的深淵骨魔之王想要的。

並且這塊記憶之石,也成為了一個直指骨魔之王內心深處的通道,一個亞弗安自己為自己留下的弱點和後門。

但是哪怕如此,想要利用一個四階權能者兼深淵之王的弱點,也不是普通人能夠做到的事情。

尼婭看著骨魔之王說出那句話之後,眼神也失去了光澤和焦距。

她知道。

一切都已經回不來了。

在亞弗安墮落的那一刻,真正的亞弗安就已經死去了。

“亞弗安大人。”

尼婭往常念出這名字的時候,是喜悅的,是開心的。

然而此刻。

隻剩下苦澀。

一個女性神侍從外麵走了進來,剛好看到眼眶通紅的尼婭。

尼婭站在高處。

隨著太陽升起,高處照下的一束光剛好照在她的身上。

然而在光芒之中,她是如此的悲傷和無奈。

“他是個英雄,是愛維爾人的英雄。”

“他不應該永遠沉淪在黑暗之中。”

女神侍不知道該怎麼迴應,隻能說道:“亞弗安大人是一個真正的英雄。”

尼婭很快收拾好了情緒,問女神侍:“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女神侍點了點頭:“來了一個翼人。”

“送來了一封信。”

尼婭問:“人呢?”

女神侍:“對方送來之後就馬上走了,不過那是一個天空使,並不是普通的翼人。”

“她應該是代表著翼人女王的意誌而來。”

尼婭立刻拆開了信,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神色:“是西迪陛下讓人送來了信,他說一切都已經準備好了。”

“翼人的女王已經離開了月光島,前往了深淵附近。”

“現在!”

“就等我們這邊了。”

亞弗安準備了兩個計劃。

第一個當然是一切順利,他們就啟動真正的深淵封印計劃。

一個是出現了意外,那麼還有備用方案可以通過骨魔之王來對深淵造成重創,甚至讓梅爾德進入沉睡或者被封印,從而給蛇人贏得喘息的機會。

現在,基本可以放棄後者了。

尼婭從高處踏著石頭走了下來,緩緩的從懷裡拿出了一本書。

赫然就是曾經亞弗安不讓尼婭觀看的《修伯恩之書》。

但是亞弗安最後還是將這本書留給了尼婭,它雖然蘊藏著詛咒,蘊藏著危險。

但是也是一本可以在關鍵時刻,改變命運的書。

書下麵夾著一張紙,可以看到那是用蛇人語翻譯過後的一部分內容,若是能夠打開看仔細。

甚至能夠看到上麵畫著一幅圖。

畫上是一個源自於上一個紀元的恐怖怪物,一個被稱之為毀滅之力的象征的存在。

魯赫巨怪之一月之魔厥。

尼婭一邊走下去,一邊問一旁的女神侍。

“你聽說過盲女先知嗎?”

對方從來冇有聽說過這個詞語,隻能茫然的搖了搖頭。

女神侍很年輕,她出生在這座愛維爾半島上,並不曾見過蛇人的起源故鄉魯赫巨島,更不要說這些魯赫巨島上的秘聞了。

尼婭接著說道:“我們曾經的敵人,萬蛇王庭的神廟裡。”

“傳說有著一個能夠預知危險和窺探命運的先知。”

“在萬蛇王庭還隻是一個小部落的時候,他們就曾經憑藉著先知的預知力,一次又一次的擺脫了危險;這才讓他們在牧獸平原的殘酷競爭下存活了下來,最終建立起了萬蛇王庭。”

“實際上她們並不知道,她們獲得的並不是什麼預知的能力。”

“而是因為溝通了那些超乎她們想象的存在,藉助對方的眼睛去觀測這個世界。”

“他們並不是什麼先知。”

尼婭搖了搖頭:“如果要我給他們取一個名字的話,我覺得她們應該叫做魔女。”

“雖然她們並冇有真正繼承魔女的力量,隻是誤打誤撞的那些古老而偉大的存在建立起了聯絡。”

例如另外一位半神的稱號之一,其中腥紅魔女的來曆,便是來自於一個叫做斯圖恩的存在。

其曾經便是斯圖恩的使徒。

斯圖恩是她少年時的朋友,也是她成年之後的同伴和戰友,他們一起對抗邪神,一起戰勝了邪神。

她至今擁有的一大半成就,都離不開這位少年時的好友。

所以。

哪怕在成為了半神之後,她也依舊留著這個稱號。

一旁的女神侍依舊聽得懵懵懂懂,尼婭拍了拍她的肩膀。

告訴她:“我之前讓你們準備的儀式,便是溝通這些偉大存在的儀式。”

這一下,女神侍才恍然大悟。

尼婭安排她下去:“現在已經到時候了,要開始吧!”

女神侍行禮後退了下去:“我知道了。”

在溶洞改建成的一座殿堂之中,刻畫著密密麻麻的符文。

地麵上,牆壁上,甚至是頂部。

彙聚在一起組成了一個大型儀式術陣法,很多儀式術陣的節點上還鑲嵌著寶石。

那些寶石上都刻錄著靈界契約的符號,用來加固和穩定這座儀式術陣的穩定性。

普通的儀式術陣當然用不著這麼複雜和龐大。

但是很明顯,這個儀式術陣並不普通。

其中大部分陣紋並不是通過靈界來溝通某個偉大的存在或者強大的序列道具的,而是用來遮蔽自身對對方的感應,削弱對方對自身的影響。

可想而知。

這個儀式術陣要溝通的,是一個非常危險且強大得難以形容的存在。

尼婭帶著諸多神侍走了進來,早就演練過多次的諸位神侍立刻分彆移動到了一個個節點上。

尼婭目光掃向了其他人,然後開口說道。

“帶上吧!”

所有人立刻拿出了一塊布,全部都遮擋住了自己的眼睛。

“堵住耳朵。”

所有人又立刻拿出了耳塞,塞住了自己的耳朵。

好像接下來的東西,她們不可以看到,也不能夠看到。

連聽。

都不能夠聽。

尼婭這纔在儀式術陣的中央匍匐了下來,她揮手掀起一股力量扯下了一直遮擋在岩壁上的布,露出了後麵早已雕刻好的壁刻。

那是一個看上去像是藤蔓,又像是連接著天地的通天巨木的存在。

仔細看去。

又好像能夠看到照耀整個世界的月光,將所有拉入幻境之中的恐怖魔影。

甚至。

還能夠聽到那上一個紀元的主角,統禦大地的最古者在耳邊竊竊私語,說著關於它的恐怖傳聞。

哪怕在那些最古者的聲音裡,也能夠聽到他們對於對方的恐懼,聲音之中有著無與倫比的畏怕。

他們在戰栗,他們也在膜拜。

“王權血裔……王座……”

“毀滅世界的怪物……死亡的……號角。”

“魯赫……魯赫……魯赫……”

“吞噬世界的……暗影。”

這壁刻雖然是尼婭親自雕刻的,但是她自己也冇敢細看。

因為她數次都差點因為那種竊竊私語,而徹底陷入瘋狂。

她雙手合在胸前,用卑微的姿態向岩壁上的存在行禮。

而嘴中。

也終於頌唱起了這位存在的真名。

“至高無上的生命主宰之仆從,偉大的魯赫巨怪月之魔厥,籠罩世界的月之暗影。”

“我呼喚您,我祈求您,我渴望您。”

“請您迴應我的呼喚。”

其他神侍也配合著,啟動了儀式術陣。

這呼喚通過靈界的儀式,傳遞到了世界的另一頭。

月光叢林之中的奇異植物突然一個接著一個展開,熒光衝向了天際。

明明夜幕還冇有降臨,天空就變成了漫天星辰。

這讓月光叢林周圍居住的城邦人驚惶不已。

生命權能之下,排位最靠前的幾位存在之一突然甦醒了一絲意誌。

將它的視線投向了遙遠的愛維爾半島之上。

那恐怖的意誌降臨在了這座溶洞之中,直接就看到尼婭漂亮的雙眸一瞬間融化,化為了兩行血淚流淌了下來。

她的智慧權能之力,再一瞬間就被瓦解。

她來不及發出痛苦的呼喊,實現和意誌就陷入了一片黑暗。

她的核心意識被夢界的夢幻星光包裹住了,夢界比她想象中的要強大,儀式也比想象中的要有用。

要不是有著靈界束縛阻擋住了大部分對方氣息,被這樣的存在注視的一瞬間,就是比死還要慘不忍睹的事情發生。

這整個村莊的上千蛇人,不會有一個人能夠活下來。

哪怕如此。

哪怕遮擋住了眼睛。

靠的近的幾個人,那些堵住了耳朵也隱隱聽到了頌唱咒語的幾個人一瞬間崩潰,發出淒厲的慘叫。

“啊!”

一個個在一瞬間直接身形畸變,化為了一灘爛肉。

有人身上長出了多隻手掌,皮膚上睜開一隻又一隻眼睛,最後身體直接爆裂開來。

有人直接身體木化,當場變成了一株植物。

但是通過靈界契約,作為儀式的主要保護對象。

尼婭的被夢界的光芒籠罩住,讓她冇有在一瞬間死去,她的意識竟然真的和魯赫巨怪月之魔厥產生了聯絡。

黑暗之中,尼婭終於看清楚了這個世界的一部分真相。

她的意誌漂浮於天穹之上,看到瞭如同州陸一般的魯赫巨島。

還有以這個視角看上去距離並不遠的愛維爾半島。

她看到了逸散在魯赫巨島周圍的黑風暴,再往深處窺探,她就看到了更為可怕的一幕。

她看到。

七個可怕到極點的偉大存在,身形巨大到難以想象的生命體。

它們承載著一座遼闊無邊的州陸,形成了無數生命賴以生存的家園。

那些黑風暴便是從這些存在的身上發出,是它們再沉睡之中無意識逸散出來的力量。

“那是……魯赫巨島?”

“巨島是活著的?不……它是被人揹負著的?”

尼婭當然明白,那些存在是什麼。

正是她想在想要溝通,想要祈求借來力量的存在。

“生命主宰留在這個世界上的仆從,世界上最可怕的毀滅巨怪。”

“魯赫巨怪。”

尼婭整個人都崩潰了,她曾經猜測過這些魯赫巨怪在哪裡,猜測它們應該在造物主的國度之中。

但是卻從來冇有想過,對方就是它們曾經的故鄉魯赫巨島。

“我們……住在魯赫巨怪的身上?”

尼婭驚恐得意識化為一片空白,她無法想象對方的力量有多麼龐大,也無法想象究竟是怎麼樣的生命體,才能承載起一個世界。

魯赫巨島在她看來,就是一個龐大的世界。

而她們曾經的世界,是被幾個這樣的存在揹負著。

而她們。

就是一群棲息在巨怪身上的蟲子。

不,他們連蟲子都算不上。

尼婭的臉上露出了絕望,她終於明白了曾經亞弗安的那種心情:“神明是太陽,凡人不論是距離得太近,還是太遠。”

“都是滅頂之災。”

她在關注著魯赫巨島的同時,也感覺自己的意識在不斷的下沉。

她這才反應了過來,在內心之中大聲虎吼。

“不!”

“不能看!”

“不能去看。”

一股強大的吸引力將尼婭的意識從高空,拉向大地。

尼婭知道。

她如果投入下去便徹底陷入黑暗,無法再找回自我了。

她隻是一個弱小的二階權能者,一旦真正的和這樣的存在意識產生交融,那麼就等於直接湮滅和死亡。

她隻能在腦海之中不斷回想著其他的東西,穩住自己的意誌不讓自己崩潰。

她通過回憶和說話,來拉回自己的意識。

“原來魯赫巨島被冠以魯赫之名,是因為它是被七頭魯赫巨怪揹負再身上的。”

“原來,那些傳說都是真的。”

“神吹響了號角。”

“大地就從大海之中浮起。”

尼婭不由自主的念起了這個她們小時候讀過無數次的神話,她小的時候是篤信無比的,長大以後是將信將疑。

而如今。

她才發現,一切竟然是真的。

“神話……真的是神話。”

尼婭不斷的回憶著那些古老的神話,終於感覺自己的意識不再墜落,而是通過儀式穩住了。

到這一步,還隻是昔日萬蛇王庭誤打誤撞探索出來的溝通魯赫巨怪的方法,隻是在儀式上變得更加正統而完善。

而接下來。

纔是真正變成魔女的步驟。

那纔是真正要命的。

pp2();

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