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魯赫巨島。

月光叢林。

這片死亡禁地之中今天竟然迎來了客人,罕見的變得熱鬨了起來。

仙女們赤著腳踩過月光叢林的土地,前麵帶領著她們,給仙女們引路的則是一個大妖精。

“這邊……這邊。”

“在這邊。”

這是一個紙之妖精。

隻看見它坐在一個紙飛機上,慢慢悠悠的滑過月光叢林那成片的發光球果之下。。

成群的帶著花環的少女跟在紙之妖精的身後,朝著月光叢林的深處而去。

“這裡就是月光叢林嗎?”大部分仙女都是第一次來到人間,她們同樣和妖精一樣好奇,但是所有人還是排著隊拉著手一起慢慢走著。

“好漂亮。”帶著花環的仙女伸出手,感受著熒光點掠過自己的手指縫。

“原來凡人的世界也有這麼美的地方。”如果說太陽花海如同其名字一樣如同日光一般耀眼,彩虹森林有著彩虹的夢幻色彩,那麼這裡就是夜色下的月光河流,隻不過那河流是由無數的熒光形成。

“這可不屬於凡人的世界,這是生命主宰的仆從月之魔厥的領地。”領頭的仙女芙洛蒂來之前就很好的調查過這裡,知道這片月光叢林誕生的原因和本來麵貌,

一棵棵像是樹又像是藤蔓的植物生長在這片叢林之中,每一棵的頂端都垂下一個散發著熒光的球果。

就好像一個個大燈籠。

走了很久,前麵的一位仙女突然停下。

她們好像到了目的地。

後麵的仙女因為一直抬著頭看著頭頂上的球果,便直接貼在了她的背上,一群仙女全部都擠在了一起,亂作一團。

走在前麵的仙女芙洛蒂也回過頭來看著她們,一時間所有人都在笑著。

坐在紙飛機上的妖精站了起來,對著下麵說道。

“到了。”

“就是這裡了。”

隻看見月光叢林之中出現了一片空地,好像是專門為她們準備的一樣。

林中仙女芙洛蒂想要在人間選一個地方作為自己的仙境,作為傳遞信件、收集信件的中轉站。

這個時候她們必須將自己的彩虹樹從彩虹森林之中召喚下來,落入人間。

這一段時間對於林中仙女來說也是最危險的時候,因為她們將失去造物主國度的庇護,也不能夠利用空間之力穿梭與夢界。

她們的彩虹樹被固定在人間,不能輕易移動。

芙洛蒂選擇了月光叢林這個地方,一者是因為這裡基本不會有什麼人來,二者也是因為這裡非常安全。

畢竟。

這個世界上冇有多少人能在魯赫巨怪的頭頂上來來去去。

“讓開讓開……看我的表演。”

“妖精之中最強大的紙之妖精,要開始了。”

紙之妖精兩側的罩袍拱起,看起來就好像張開了一雙手臂。

奇蹟之力從妖精的手中衍生而出,環繞在這片大地之上。

“變。”

炫彩的光芒裡,有什麼東西誕生了。

仙女們哪怕不是第一次看到妖精使用奇蹟之力,但是還是在為這種神奇的力量而驚歎,雖然她們自己的力量在常人看來也同樣奇異無比。

結實厚實的白色紙皮凝結而出,外麵又蒙上了一層皮殼,皮殼之前燙上了金屬層。

那金屬有著漂亮的鏤空花紋,其中一麵看上去有著文字。

是一種古老的文字。

這個大妖精雖然最厲害的是關於紙之法則的奇蹟術,但是其他的奇蹟力量它也同樣會用一些,妖精們雖然對於力量並不太感興趣,但是在漫長的歲月之中還是掌握了各種各樣的奇蹟術。

最後誕生出來的東西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張對摺的賀卡,或者是一本書。

隻是這本書看上去隻有兩頁。

它長寬數十近百米,在空中豎著漂浮。

它分為三層,分彆是紙、皮、金屬。

妖精指揮著它展開:“打開。”

對摺的封頁漂浮在地麵上緩緩打開,這個奇蹟造物便顯露出了它的本來麵目。

這竟然是一本立體書。

隨著長寬近百米的大型立體書的展開,書裡麵重疊的摺疊紙一點點拉伸,便顯露出了一個個精緻異常的奇蹟造物。

其中可以看到有紙板折成的小屋,有紙折成的蜻蜓和蟲子,有紙張折成的一棵棵樹木。

還有線條勾勒出來的美麗背景板。

一個立體的紙之仙境,顯露在所有人的麵前。

“哇!”仙女們也被這一幕驚豔到了。

“好厲害。”她們紛紛誇起了妖精。

然而。

妖精這種存在,是經不起誇的。

一誇它們就人來瘋。

紙之妖精眼睛放光,好像氣球一樣膨脹了起來。

“還可以來個更厲害的。”

“我可以把它變得更大。”

幸好芙洛蒂製止了它,告訴妖精現在這麼大的仙境領域已經夠用了,再大的話她的力量就無法融合了。

巨大的立體書從高處落下,鑲嵌入這片大地,化為了仙境的地基。

這個時候便要開始第二步。

芙洛蒂和仙女們圍繞著龐大的立體書紙境站成一圈,然後開始對著夢界進行某種祈禱儀式。

一個人間聯通夢界的通道被打開,天空之中有什麼東西緩緩落下。

那是一顆高大的彩色花樹。

芙洛蒂的彩虹樹落入了紙境的中央,紮根於其中。

一圈光芒傳遞開來,籠罩住了方圓百米。

領域展開。

林中仙女的力量和立體書地基融為一體,和這片大地連為一體。

這片大地的力量也開始成為了立體書的養分,經過妖精奇蹟術的轉換讓立體書變得更大了一些。

而彩虹樹也和立體書融為一體,變成了一種類似於紙張和卡通的形態。

樹枝下掛滿了各種裝飾物,仔細一看便發現是一個個紙飛機。

最後。

芙洛蒂和一眾林中仙女開始了第三步,打通了這片領域和所有彩虹樹的通道,和所有人間彩虹樹的樹洞空間相連。

紙境中的彩虹樹樹洞變得大了一倍。

樹洞裡先是不斷的旋轉著漩渦,最後終於停下,打開了一個又一個通道。

樹洞另一頭的場景不斷的變換。

有的時候是一片森林。

有的時候是沼澤湖泊。

有的時候可以看到遠處的村莊和城市。

每一個人間的樹洞空間,都會將其中的信件先送到紙境的世界之中,彙集到這裡。

“成功了。”

“我們成功了。”

“芙洛蒂姐姐的仙境。”

仙女們湊在了一起,看上去非常高興。

同時。

她們好奇的看著紙境的每一個細節,從不同的角度看過去,擁有不同的風景。

林中仙女芙洛蒂邁步進入了紙境之中,看上去隻是紙折的世界一瞬間活了過來。

原本冇有顏色的樹木、蜻蜓、小屋,頃刻間化為了彩色。

變得栩栩如生。

“嗡嗡~”那些紙蜻蜓全部飛了起來,環繞在了紙折的叢林之中。

“呼!”彩虹樹下的紙飛機在空中劃過,傳遞向遠方。

“叮鈴鈴。”紙屋之下有著風鈴在搖曳,發出清脆的響聲。

芙洛蒂展開手,就好像做夢一樣行走在紙境之中。

她伸直手板,讓一個紙蜻蜓停在了自己的掌心。

這就是她設想之中的信紙仙境,屬於她的領域。

半天之後,她纔回過神來。

她看到了其他仙女好奇的眼神,還有妖精躍躍欲試的動作。

“已經成功了。”

“你們都進來吧!”

紙之妖精發出一聲歡呼,從高處落了下來。

一個接著一個仙女踮著腳穿過了一層光膜,踏進了這個看起來有些像是賀卡和立體書的仙境之中。

隨著所有人的進入。

原本展開的立體書也重新合了起來,空間結界也緩緩收起。

雖然它依舊在人間,隻有在突破四階以後才能離開這裡升入夢界,但是整體都被空間結界的力量阻隔了起來。

封頁合起的一瞬間,一切全部消失。

但是最後的一幕可以看到,立體書其中一麵的金屬層上的那幾個字正是——信紙仙境。

第一個仙境信紙仙境誕生了。

林中仙女芙洛蒂終於成為了三階,可以正式通過收集凡人的信件和祈願,來收穫屬於林中仙女們的祈願之光,當收穫足夠的祈願之光後便可以獲得蛻變。

芙洛蒂和一眾仙女行走在信紙仙境之中,而妖精則乘坐著自己的大型紙飛機追逐著那些小的紙飛機。

“這裡很不錯,我很喜歡這裡。”

“芙洛蒂姐姐怎麼想到製作一個這樣的仙境呢?實在是太漂亮,太有意思了。”

“我們以後都可以來這裡嗎?”

芙洛蒂點了點頭:“當然,這裡是屬於大家的。”

“以後我們每個月都要派人來這裡值守,來完成希拉大人交給我們的使命。”

“平時閒下來,我們也可以一起到這裡開茶話會。”

這裡不僅僅成為了一個信件的中轉站,仙女們將這裡當成了一個她們在人間的秘密基地。

---------------

信紙仙境的小屋裡外,芙洛蒂正一個人坐在彩虹樹下。

芙洛蒂是第一個值守信紙仙境的仙女。

身邊紙飛機在無節奏的盤旋,芙洛蒂正拿著筆犯苦惱。

樹下放著一張桌子,桌子上的銀質茶壺散發著熱氣,而芙洛蒂呆坐在桌子前,眼皮抬起眼珠子向上。

“該怎麼寫呢?”

她冇有想到信紙仙境誕生後,自己便成為了第一個寄信的人。

她要將自己在妖精的魔鏡裡看到的部分資訊,有關於深淵的訊息,全部都告訴新大陸那邊的蛇人。

這是她對對方的承諾。

雖然對方所說的仙境並冇有被她采用,但是她覺得對方的想法和創意並冇有錯,終有一天一定會有她的同伴用上。

不過讓她苦惱的並不是這些,而是該怎麼寫信。

芙洛蒂並不是第一次送信,但是這卻是第一次給人寫信。

“該怎麼寫呢?”

仙女芙洛蒂姿勢很優雅,喝茶的姿態也很美麗。

但是坐著快半個鐘頭了還冇有寫出幾個字。

她回想著之前送的信上的內容,兩位神明看信的時候都冇有避開芙洛蒂。

其中最有文采的便是血之初祖費雯了,寫得比較直白真實的則是伊瓦神。

費雯那種她很想要學習,但是一時之間也冇有辦法學會,她最後還是決定模仿鍊金與**之神伊瓦的寫法。

芙洛蒂猶豫了半天才落筆。

“亞弗安!”

“你拜托我的事情我已經去查了,翼人信仰的神明名字叫做肖,這是最古者種族的寫法,你們蛇人也可以稱之為西亞神,這個神名從解讀上來說是冇有錯的。”

“但是翼人信仰的神明是不完全的神明,祂隻擁有靈性,這位神明丟失了曾經的智慧、**、知識,是一個不完整的神明。”

“翼人曾經的女王梅爾德並不僅僅是因為褻瀆神明而讓這位神明墮落,而是因為翼人持續兩百年的獻祭汙染了祂,所以最終導致深淵的誕生的,是這兩百年的持續邪惡獻祭而造成的惡果……”

芙洛蒂將翼人的神明的情況,深淵女王梅爾德是如何製造出深淵的寫在了信紙上。

最後一行,她又寫上了自己在神之杯上看到的訊息。

雖然以她的權限和能力看到的並不完整,但是她能夠知道的也就這麼多了。

就和她所說的一樣,她又不是神明。

“深淵是一個冇有智慧的神術道具,它擁有多種能力,其中一種能力名字叫做黑暗侵蝕,可以從靈性上汙染墮落其他生命的形態,讓對方成為深淵種族。”

“深淵種族受到深淵的影響和控製,永遠的成為它的一部分。”

“但是。”

“上位深淵種族也同樣可以反過來,掌控深淵的一部分權限。”

芙洛蒂冇有寫序列號4,因為寫上去普通的凡人也不能明白這種排序的意義是什麼。

雖然她明白,這種排位在4的強大道具是怎樣的恐怖。

它對於人間的影響力和摧毀力是可怕無比的,而且是凡人不可摧毀的,但是這個時候提及這個除了增加恐慌也於事無補。

芙洛蒂寫完了信,將它折成了一個紙飛機。

她對著紙飛機吹了一口氣,它立刻泛出白色的光,飛在了半空。

芙洛蒂站了起來,看著紙飛機環繞著高大的彩虹樹飛行。

最後彩虹樹的樹洞空間打開,它鑽入了其中。

芙洛蒂開口說道:“雖然我也冇有辦法完全幫助你,不過也希望你能夠拯救你的同伴。”

紙飛機穿過樹洞,離開了人間。

它飛躍彩虹樹仙境,飛躍出夢境大陸,一路飛上了夢幻星海。

在星海的最上層,它鑽入了一個臨時的夢境氣泡之中。

信。

送達了。

魯赫巨島的另一邊,穿越茫茫大海,穿越可怕的黑色風暴,來到另一座大陸。

一個蛇人突然從夢中驚醒。

他剛剛做了一個無比清晰的夢。

他看到了一封信闖入自己的夢來,哪怕醒來了,那夢上的文字依舊清晰在目。

亞弗安想了一下,哪裡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

他走出屋外,看向了天空。

對著那遠在天邊,甚至可能在另一個世界的存在說出。

“造物主國度的使者。”

“感謝您。”

-----------------

蘇因霍爾城邦。

美雅城外的一個小鎮。

這個鎮子從很久以前就一直流傳著一個可怕的傳說,在外麵的荒野之上有著一個身形高大穿著銀色衣服的怪物,他有著人的頭顱,身體卻是樹木和藤根組成的。

他隱藏在森林之中專門尋找那些落單的小孩,然後將它們食物吃掉。

他會製造出一種詭異的金色植物送給小孩,那植物含著最邪惡的詛咒。

當你接下了他的禮物之後,便再也無法擺脫怪物的控製。

這一度讓鎮子裡的小孩不敢去那些冇有人的地方玩耍。

但是最近這個小鎮裡又有了一個新的傳說。

最近總有人說會在北邊的樹林裡看到一棵彩色的花樹,但是所有人都隻是說看到了,卻又不能說出是在哪裡。

有的人說是在北邊,又有人說那棵樹在南邊。

就好像那棵樹會移動一樣。

這一天。

小鎮中的一個孩子突然離開了家。

他揹著包裹,希望前往遠方的美雅城。

他要去尋找自己的父親。

而要前往美雅城,必須穿過北邊的叢林。

這片叢林幽暗且深密,陽光穿過繁茂的樹葉隻剩下斑駁稀疏的光點。

孩子穿過叢林的時候,就想起了鎮子裡一直流傳的傳說。

有關披著銀色衣服,吃小孩的怪物傳說。

對方就喜歡出現在這種荒無人煙的地方。

孩子變得小心翼翼,看上去非常害怕。

他低著頭一路快速移動,想要快一些穿過這片叢林。

他不知不覺的闖入了一個奇異的地方。

他來到了一棵高大的樹木下,樹木上出現了一個人的身影,對方看著從樹下低著頭奔跑而過的小孩,開口喊住了他。

“你能進來這裡,一定是很思念誰吧!”

一直低著頭移動的孩子嚇得一下子癱在了地上,害怕得發抖。

“不要吃我。”

“不要吃我!”

樹上的人有些奇怪的看著孩子說道:“我不吃你。”

“你又不好吃,我為什麼要吃你?”

對方的聲音很好聽,這讓孩子忍不住抬起頭來。

他看到了一個擁有著神之形貌的少女,帶著花冠坐在樹梢上。

對方形態慵懶的靠在主乾上,歪著頭看著樹下的自己。

美麗的眼睛讓孩子感覺好像看到了晴空萬裡,看到了雨後彩虹。

這是一個林中仙女。

或許是因為他是一個孩子,或許是因為仙女剛好看到了她,所以特意顯露出了身形。

孩子問對方:“你是神明嗎?”

花冠少女搖了搖頭:“我不是神明。”

“我是林中仙女,我可以幫你寄信,將你的思念傳遞給遠方的人。”

孩子問她:“寄信?寄給誰都可以嗎?”

花冠少女點了點頭:“隻要他存在於這個世界之上,我們便可以幫你送到。”

孩子興奮的問她:“我想要將信寄給我的父親,讓他快一些回家。”

“這也可以嗎?”

仙女點了點頭:“當然。”

孩子這個時候又苦惱了起來:“可是我冇有準備。”

仙女揮了揮手,一股力量纏繞在他身上。

他的思念化為信件,折成了一個紙飛機;紙飛機環繞著孩子轉了幾圈,飛入了樹洞之中。

消失不見。

在孩子看不到的另一頭,紙飛機在信紙仙境裡化為了一縷祈願之光,最終朝著夢幻星海奔湧而去。

林中仙女告訴孩子:“信已經送過去了,他一定會收到的。”

孩子期待無比,也興奮無比,他從來冇有遇到這樣奇幻故事一般的場景。

“他會回來嗎?”

林中仙女點頭,她雖然表情冇有什麼變化,但是卻可以感覺到她的善意:“如果你的父親同樣思念你的話,他一定的回來的。”

林中仙女將孩子送出了樹林,向著他揮手。

孩子走出了森林,又回頭看去,對方已經消失不見了。

過了幾天。

孩子的父親真的回來了,孩子非常高興。

孩子的父親帶回了不少城裡纔有的東西,還有新奇玩意,也同時說起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說來奇怪,我前幾天在夢裡收到了你的信。”

“於是就想要回來看一看你。”

孩子興奮無比的說道:“那就是我的信,我寄給你的信。”

孩子將自己看到彩虹樹和仙女的故事說了一遍,所有人都驚奇無比。

此後也有人想要去尋找那棵彩虹樹,卻罕有人能夠看到它,而大多數人也隻是見到過它一次,便再也不能遇見。

找不到彩虹樹的人,或許是因為那些人心中冇有強烈的想念。

而不能再見到彩虹樹的,那些曾經的幸運兒。

也或許是曾經的那種深深的思念,在隨著時光的流逝和長大間,漸漸的變得不再濃烈。

有關彩虹樹的傳說越傳越遠。

蘇因霍爾城邦、萬蛇王庭、日出之地甚至愛維爾半島之上,都開始流傳起了有關仙女傳遞信件和思唸的傳說。

傳說裡。

當你極度思念某個人,心中包含著祈願的時候。

他們總能夠發現一棵如同彩虹一般的花樹,

大多數人找不到那傳說之中的美麗彩虹樹,於是在發現一些擁有樹洞的普通樹木,也同樣會將信放在裡麵。

期盼著能夠將自己的心願,送往遠方。

這漸漸成為了一種風俗。

而隨著傳說越傳越廣,芙洛蒂的信紙仙境也變得越來越大,那包含著思唸的紙飛機也變得越來越多。

其中有關於親人的思念。

有關於情侶和愛人之間的愛意。

也有。

跨越時光的問候。

在林中仙女的力量下,人們的的信將化為祈願的光。

一封封信、一份份思念,屬於不同人的情感和祈願。

隨著紙飛機飛往那片夢幻星海,抵達它們的儘頭。

送往他們想要送達的夢裡。

哪怕那個他們想要送信的人已經逝去,他的信也將會送進他們逝去的人生之夢中,成為那人美夢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