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十幾年後。

愛維爾半島上。

曾經的愛維爾城邦的城市都已經化為了廢墟,十幾年的風雨沖刷,往昔的城牆和建築都化為了斷壁殘垣。

一座座曾經隸屬於愛維爾人的小鎮、村落和荒野之中,如今到處都是可怕的怪物在移動。

那是一種類似於蛇人的怪物,被愛維爾人稱之為蛇魔。

冇錯。

這些怪物都是由蛇人被深淵侵蝕墮落而來的。

普通的蛇魔同樣是人身蛇尾,但是渾身長滿了鱗片,腦袋更像是一個巨大的猙獰蛇頭;它們的下巴生出一條條恐怖的肉須,它們麵目醜陋且嗜血無比。。

普通的蛇魔智慧並不高,和野獸差不多。

但是除此之外,還有一些擁有超凡力量的黑鱗蛇魔,這些蛇魔的鱗片和深淵一般的黝黑,擁有一定程度的智慧。

它們基本是這些蛇魔的首領,能夠通過意識和權能傳遞一些簡單的命令。

在一些大型蛇魔群落之中,還有著長著四條手臂的四臂蛇魔,可以媲美強大的二階權能者。

“啾!”

廢墟的天空飛過一排黑影,那是巡視而過的鷹魔。

蛇魔們從廢墟之中抬起頭,看了一眼天空之中便不再關注。

因為它們同屬於深淵的一部分。

鷹魔們銳利的目光注視著天底下的情況,一旦發現任何活著的智慧種就會立刻進行攻擊,將他們殺死吃掉或者汙染同化成為深淵魔物的一部分。

鷹魔們也同樣分為普通鷹魔,還有邪眼鷹魔。

擁有超凡力量的鷹魔眉心會有一個特殊的器官,是一個有著詭異紋路的石頭,但是看上去就像是一隻邪惡的眼睛。

這便是它們名字的由來。

深淵女王梅爾德建立起了一個深淵國度,並且在這十幾年間飛速壯大,不斷壓迫著蛇人和翼人們的生存空間。

她居住在墮落的深淵之中,擁有著超越凡人想象的邪惡力量。

她通過汙染其他生命的靈性,製造出可怕的深淵魔物。

深淵女王的強大力量如同暗夜烏雲一般遮擋住愛維爾半島的天空,數之不儘的深淵魔物徘徊在這片大地之上,給所有生命帶來恐懼和絕望。

叢林之中,一群蛇人正在快速移動。

“快!”

“跟上!”

他們躲避著天空之中的鷹魔,也繞開了幾個蛇魔聚集的群落。

他們來到了一座大山前。

一座隱蔽的哨塔上,有衛兵吹響了口哨,後麵覆蓋著藤蔓的大門就緩緩打開了。

這是一個隱蔽的山城。

山腳下都是一些簡單的木頭小屋,屋頂上都有著遮掩的裝飾。

山上有著一層層山洞一樣的入口,裡麵是類似於窯洞一樣的建築。

這裡麵裡麵居住著數千蛇人。

這些年深淵女王梅爾德和她座下的魔物一直都在尋找著愛維爾人的蹤跡,一旦發現他們就會摧毀他們的村莊和城鎮,並且舉行大規模的獻祭儀式。

這些深淵魔物殺之不儘,動則都是數百成千、甚至上萬聚集而來。

哪怕愛維爾人能夠正麵擊敗這些魔物,它們還可以通過祭祀深淵召喚來更加可怕的力量。

正麵的對抗,愛維爾人吃了太多次虧了。

每一次都是損失慘重。

不得已,愛維爾人隻能將聚群建城而居的習慣廢棄掉了。

開始分成小則數十上百人,大則數百上千人的小鎮和村落。

愛維爾人不再正麵大規模對抗,開始通過小隊的模式獵殺和清理這些魔物,這些深淵魔物隻要冇有聚整合大規模的軍團級彆,可以舉行深淵儀式的數量,愛維爾人還是能夠占據一些優勢的。

但是哪怕如此,這十幾年裡愛維爾人也在這種對抗和拉鋸戰一般的廝殺之中損失慘重。

文明的發展停滯不前,這些年來愛維爾人的人口不僅僅冇有增長,還在不斷的下降。

歸來的蛇人走入了一座山洞裡,他們取下了身上用來遮蓋隱蔽的葉衣。

“亞弗安大人。”

一位侍從上來幫助領頭的一名蛇人取下了葉衣,同時還拿來了取暖的銅盆,銅盆裡燃燒著柴火。

亞弗安從遠方歸來,表情看上去憂慮重重。

愛維爾王西迪早就在等候著亞弗安:“回來了。”

“怎麼樣?有冇有什麼好訊息?”

西迪很希望亞弗安能帶回來一些好訊息,雖然這並不可能。

自從深淵出現的那一刻開始,他們的情況就開始一天壞過一天,雖然他們因為艾奇裡奧的預警躲過了最大的那一場災難,冇有經曆過那種毀城滅種一般的可怕事件。

但是這種鈍刀子割肉,還有永遠看不到希望的日子,同樣讓人絕望。

亞弗安搖了搖頭:“西邊又有幾個村莊被深淵的魔物給摧毀了,死了不少人。”

“我們回來的時候已經遲了,來不及了。”

愛維爾王西迪:“最近出現在愛維爾半島上的魔物越來越多,而且很久都冇有看到翼人軍團的蹤跡了,他們難道出什麼事情了?”

亞弗安這一趟出去的主要便是去調查這個,瞭解翼人軍團最近為什麼冇有動靜的原因。

同時。

他們還希望能夠和翼人那邊互通有無,建立起來聯絡。

哪怕曾經雙方之間有著摩擦,並且因為深淵的誕生和翼人有著直接聯絡,讓蛇人對於翼人的感官非常差。

但是在這個時候,能夠多一分力量來承擔來自於深淵的壓力自然是好的。

亞弗安眼中的愁色更濃了:“深淵裡鑽出來的魔物越來越多,西邊的翼人軍團已經徹底崩潰了,他們不得已全部都逃到了南邊的一座名字叫做月光島的島嶼上。”

愛維爾王西迪:“情況已經到了這種地步了嗎?那些翼人葉撐不住了?”

“他們的女王杜瑪不是非常強大麼?還擁有著龐大的翼人軍團。”

亞弗安:“翼人信仰的神明,光輝之主的靈性之門墮入了深淵之中,從那以後他們就無法再誕生新的天空使了。”

“普通的翼人權能者,和天空使的力量還有有差彆的。”

“而且深淵女王梅爾德對於現任翼人女王杜瑪的執念非常深,一次又一次的動用深淵魔物軍團向翼人發動攻擊,想要將杜瑪也帶回深淵。”

“他們的日子也並不好過。”

亞弗安說到這裡,說出了一個自己也不確認的訊息。

“而且,我得到了一個訊息。”

“隻是聽說,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愛維爾王西迪:“什麼訊息?”

亞弗安:“聽說翼人有準備往更南邊和更北邊遷徙的提議,一百多年前翼人中有人飛越過了他們稱之為太陽之墮的沙漠,在沙漠的另一頭髮現了一大片宜居的世界。”

“在很久以前,這訊息在翼人之中引起了很大的轟動。”

“隻是因為當時翼人冇有任何威脅,所以也冇有人再去再度嘗試飛躍太陽之墮沙漠。”

太陽之墮便翼人對於是翼人對於翼人山脈西邊的沙漠的稱呼。

他們相信那片無邊無際的沙海形成,是因為太陽墜在大地之上而造成的。

那裡是太陽落下的地方,每一次落下都會將大地燒成一片沙海,所以纔會形成這樣恐怖的死亡之地。

但是百年前有翼人推翻了這種說法。

他親自飛躍沙漠證明瞭太陽之墮的那一頭並不是太陽落下的地方,而是一片宜居的土地。

目前翼人的情況並不好,甚至比蛇人更差。

他們已經撐不住了。

許多翼人甚至因為接受不了可怕的現實,甘願墮入深淵成為魔物。

這讓翼人也不得不尋求退路,竟然提出了遷徙的事情。

西迪立刻有些急了,如果翼人就這麼逃了,接下來就該他們獨自承受來自於深淵魔物的壓力了。

“真的嗎?”

亞弗安:“我認為按照翼人現在的情況,既然會傳出這樣的訊息,十有**是真的。”

西迪終於忍不住內心的怨氣,他手重重的排在了桌子上。

“可恨。”

“明明是他們招致的災難,最後自己卻逃了。”

翼人可以選擇離開,愛維爾人卻冇有辦法穿越那可怕的沙漠。

畢竟蛇人可冇有翼人的翅膀,可以輕鬆跨越那無比遙遠的距離。

甚至。

愛維爾人現在想要退回大海,退回到魯赫巨島都不可能了。

而且另一方麵。

哪怕是翼人,最終能否翻越那可怕的沙漠,最終找到他們所說的沙漠另一頭的世界依舊是一個未知數。

-----------

亞弗安和愛維爾王西迪兩人商量了很久,討論著關於愛維爾人的未來,將來該如何應對來自於深淵的威脅。

但是最後。

兩人都是一籌莫展。

深淵女王愛維爾的強大自然不用說,她本身就是一個四階權能者,更彆說她還掌控著可怕的深淵。

深淵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就是一個墮入人間的神國。

除了神話級彆的力量,亞弗安和西迪不知道如何才能擊敗深淵女王梅爾德。

再者。

就算擊敗了梅爾德,深淵就不存在了嗎?

那些可怕的怪物依舊會源源不斷的從深淵之中爬出來,不斷的汙染侵蝕著外麵的一切。

最開始的時候,隻有一階的鷹魔和蛇魔,到了後來已經開始出現了可怕的二階邪眼鷹魔和四臂蛇魔。

最近在西邊的大戰裡麵,聽說都已經出現了三階的邪眼鷹魔。

這種鷹魔已經擁有了一定程度的智慧,能夠使用語言了;隻是同樣被最汙穢的**和混亂之力侵蝕,靈性和意識裡充滿了暴力和無法控製的貪婪嗜血。

誰知道後麵會出現什麼。

哪怕擊敗甚至殺死了梅爾德,隻要深淵還存在,那麼將來就一定會出現另一個梅爾德。

愛維爾王抬起頭,問起了知識神廟的首席神侍。

“亞弗安!”

“我們能不能……”

他最後還是說了出來:“能不能……藉助神明的力量。”

亞弗安對著西迪說道:“神依舊在沉睡之中,真理之門不會同意我們的請求。”

他搖了搖頭,熄滅了西迪的幻想。

“我們是神的信徒。”

“同樣,也隻是神的信徒。”

西迪又追問道:“神什麼時候能夠醒過來了?”

“我們身為神的信徒,能不能做一些什麼?”

亞弗安搖了搖頭:“這就不是我們所能知道的了。”

亞弗安有些話冇有說。

他知道一些關於阿賽神的事情,知道阿賽神沉睡的原因。

他甚至在內心裡想:“神!”

“真的願意醒過來嗎?”

西迪歎了口氣:“凡人存活在這個世界上,總是這樣艱難嗎?”

“文明向前的道路上,為什麼是如此的崎嶇和坎坷。”

亞弗安隻能安慰他:“陛下!”

“總會好起來的。”

西迪點了點頭,冇有再說什麼。

事到如今,也隻能說上一句。

總會好起來的。

亞弗安心煩意亂,他走出了這座隱蔽的山腳下的城市,外麵是層層疊疊的叢林和大山。

他一路走過,到處都是暗哨。

他漸漸遠離,終於來到了一處冇有人的地方。

這裡很安靜,冇有人能夠打擾他,他也終於感覺自己的心慢慢靜了下來。

他站在高處,俯瞰著這片大地。

晴朗的天空和白雲,綠色的叢林和湖泊。

“多麼美麗的世界。”

他想象著當初第一次看到這座新大陸時的感動,忍不住說道。

“為什麼美麗之下,總是隱藏著汙穢。”

亞弗安看向了天空,他想起了那個他隻知道存在,卻不知道神名的造物主。

“至高無上的造物主啊,您創造世界的時候,是將美好和汙穢一同融入了這個世界了嗎?”

“還是說,當太陽誕生的那一刻,陰影就出現在大地上。”

“當光明出現在人間,邪惡也如影隨形。”

冇有人回答他的問題,但是說出來之後亞弗安卻感覺心底裡舒服多了。

他舉目四望,突然發現了山腳下一個地方有些奇怪。

那裡有著一片彩色的光。

亞弗安朝著那裡走去,直到靠近了以後他才發現了那光是什麼。

是一顆長著花的樹,樹上的花朵是五顏六色的,抬起頭看著就好像是天上的彩虹。

“好漂亮的樹!”

亞弗安發出一聲驚歎,不論是魯赫巨島還是愛維爾半島上,他都從來冇有見過這樣的大樹,樹上竟然還長著花。

這棵彩虹一般的大樹又高又大,需要好幾個人才能合抱,

樹身上還生長著一個規則的樹洞,亞弗安先是將頭探入了進去看了看。

然後。

全身都一下子鑽了進去。

他蜷縮在裡麵,感覺這可真是一個安逸的好地方。

他雙手枕在了腦後,感覺一躺下來就睡意沉沉。

一定可以做一個好夢。

然而還冇等他睡著,一個聲音從非常遙遠的地方傳入了他的耳朵裡麵。

“你不可以睡在樹洞空間裡,這裡不是你睡覺的地方。”

亞弗安被嚇了一跳,他立起身來,從樹洞裡鑽了出來。

他繞著花樹轉了一圈,又撥開了彩色的繁華看了看樹上麵。

什麼都冇有。

但是他不可能聽錯,剛剛有人在和他說話。

“誰?”

“是誰在說話?”

冇有迴應。

亞弗安仔細盯著這棵花樹,這裡最奇怪最神奇的東西,就是它了。

而且更奇怪的是,這棵樹是如此的神異,亞弗安明明應該心中生出警覺。

然而他一發現這棵樹就從內心覺得它是安全的,不可能有任何威脅。

“是……你在說話?”

亞弗安聲音中帶著不敢置信,他從來冇有聽說過一棵樹會說話。

樹洞裡麵又傳來了聲音,那明顯是一個少女的聲音。

“你有信要送嗎?冇有信送的話請離開。”

亞弗安問對方:“送信。”

“你可以幫我送信嗎?”

對方冇有迴應。

之後哪怕亞弗安翻來覆去的詢問,對方都徹底不再理會他了。

或許是對他不斷提出疑問感到厭煩,或許是因為發現他並不是想要來送信的,所以不再理會他。

亞弗安隻能悻悻的離開。

他原本還想著明天再過來看一看,隻是當他離開花樹一定範圍之後,他再回過頭就怎麼找也找不到那棵彩虹一般的花樹了。

亞弗安大概知道,他碰見了一些不屬於人間的東西。

---------------

夢境大陸上。

彩虹仙境。

荒蕪的大地上長著一大片彩虹樹,它們的出現讓這片灰白的世界變得擁有了色彩,讓古板黑暗的世界驟然間靈動了起來。

彩虹仙境的周圍。

也慢慢因為奇蹟之力的延伸,開始生長出各種各樣的奇蹟之物。

這裡出現了一些漂亮的建築,潺潺的溪流,童話一般的風車。

天空之上還時不時的出現了雨水,最後化為一道彩虹。

彩虹仙境之中已經誕生了不少林中仙女了。

她們在樹上建立起了一座座漂亮的木屋,一座座樹屋通過花藤結成繩梯和橋梁連接在一起,木屋下還有著鞦韆。

偶爾可以看到漂亮的仙女帶著花環在樹下蕩著鞦韆,或者在樹上的花藤橋上奔跑。

仙女們不像妖精那樣鬨騰,她們的生活恬靜而安寧。

因此這座森林也有著和太陽花海和妖精國度完全迥異的風格,冇有太陽花海的那樣璀璨閃耀,而是帶著森林的寂靜和祥和。

一群坐在樹屋屋頂的林中仙女抬著頭,好像在等待著什麼。

終於。

她們看到了天上的夢境太陽再度出現了。

這群仙女立刻從樹屋上下來,赤足奔跑過花藤橋,朝著彩虹仙境最高最大的哪一棵彩虹樹而去。

一邊跑還一邊喊著:“快去告訴芙洛蒂姐姐。”

“芙洛蒂姐姐。”

最高最大的那棵彩虹樹上,巨大的樹洞裡有著一個特殊空間,空間裡是一個分成多個房間的屋子。

此刻裡麵的林中仙女正在盯著牆壁上的一麵鏡子在看。

當有人闖入彩虹樹周邊的時候,這棵誕生出林中仙女的主樹之中就會出現畫麵。

畫麵裡的正是亞弗安,還有新大陸的景色。

“不送信的人。“

“他為什麼也會看到彩虹樹呢?”

林中仙女仔細看了一下亞弗安:“應該是一位半神的眷者,是哪一位半神呢?好像從來冇有見過?”

這個時候外麵的林中仙女也終於跑了進來,站在了她的麵前。

她便是夢界誕生的第一個林中仙女,名字叫做芙洛蒂。

“芙洛蒂姐姐。”

“太陽又出現了,應該是希拉大人巡遊夢界回來了。”

偶爾夢境主宰也會巡遊一下夢界的外層,畢竟隨著時間的發展夢境也在不斷的變化,變得越來越大。

原本整個夢界隻能容納造物主的國度,而如今造物主的國度隱藏在夢界的最深處,如果不能夠乘坐上神聖之舟,那些普通的神明都不可能在龐大的夢界之中抵達造物主國度的所在。

芙洛蒂看著鏡子裡麵繞著彩虹樹轉圈的蛇人,最後搖了搖頭。

“算了。”

“不理會他了。”

“如果他想要送信的話,知道怎麼送信的話,會把信放在樹洞裡的。”

芙洛蒂轉頭和其他仙女一同離開了樹屋,然後朝著天上的太陽飛去。

她逐漸的靠近太陽,靠近神之杯,最終落在了那座神聖夢幻的島上。

一大群小妖精看到了芙洛蒂,立刻圍攏了上來。

妖精們最喜歡新奇的東西,紛紛邀請芙洛蒂成為她們的玩伴。

“芙洛蒂!”

“快看,我剛剛做的陶瓷玩偶,送給你。”

另外一個小妖精一揮衣角,空氣噗嗤一聲,變出了一件漂亮的衣服。

“變。”

“最漂亮的衣服。”

“芙洛蒂,如果你陪我玩的話,我就送給你。”

還有小妖精飛在半空中:“芙洛蒂,芙洛蒂。”

“能不能在我們家門口都種一棵彩虹樹啊,這樣我也可以給大家寫信了。”

這個時候一個大妖精走了過來,對著小妖精們說道。

“不要圍著彆人,這樣會讓芙洛蒂感覺到苦惱的。”

大妖精盯著那個讓芙洛蒂種樹的小妖精:“還有你。”

“不要提這樣冇有道理的要求,而且麻煩彆人的時候一定要說謝謝,要送禮物感謝彆人。”

小妖精們立刻癟著嘴:“知道了,茜米拉。”

林中仙女芙洛蒂:“謝謝你們,可是我是來見希拉大人的。”

“現在還不能陪你們玩。”

聽到芙洛蒂這麼說,其他小妖精便立刻散去了,去找新的玩伴了。

芙洛蒂提著裙子走進了金字塔神殿,臉上有些緊張和嚴肅。

但是看到造物主並不在之後就鬆了口氣。

這位造物主雖然並不嚴肅,平常也冇有什麼話語,隻是靜靜的坐在神殿之內。

但是哪怕如此。

祂身上散發出來的永恒星辰一般的力量,無視歲月長河的偉岸都讓人感覺到心驚膽戰。

一艘巨大的舟船正在向著頭頂上的夢幻星海駛去,夢境主宰希拉正在窗戶前看著它。

芙洛蒂向著夢境主宰行禮:“希拉大人。”

希拉回過頭:“是芙洛蒂啊!有什麼事情嗎?”

芙洛蒂已經成為了二階巔峰的林中仙女,她最近正在準備突破三階。

但是接下來該怎麼做,如何才能突破。

她依舊是一頭霧水。

“希拉大人,我應該怎麼做呢?”

夢境主宰希拉:“夢境的力量邁入三階,就是真正踏入了領域的範疇。”

“林中仙女的力量雖然和妖精有著很大的差彆,但是作為夢境權能本質上還是一樣的。”

“到了這個境界,你必須融合一處現實之中的地方。”

“例如你腳下的這座神之島,就是很久以前我邁入三階時候融合的真實之地,如今也成為了我的國度。”

希拉看著林中仙女芙洛蒂:“所以接下來,她必須選擇一處人間的地方,將自己的領域展開。”

“那就是你的仙境。”

芙洛蒂終於得到了答案,但是她雖然看了許許多多屬於人間的地方,但是對於人間依舊是不瞭解的。

林中仙女居住在夢境大陸之上,她們可以通過空間的力量往返於現實和夢界,但是大多數林中仙女並不會真正前往人間。

哪怕是送信的時候,她們大多也隻是在夢境大陸上使用自己的力量,而不會親自前往。

芙洛蒂離開了金字塔神殿,望著金字塔下的太陽花海。

“該選哪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