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尹神站在高處看著人群離開神賜之城,一頭又一頭融合怪在前方開辟著道路。

三葉人再度回到了大海,幾位智慧權能的擁有者控製著融合怪驅趕著密密麻麻的魚群隨著落日而去,離開了這片屬於他和萊德利基、莎莉三個人的樂園。

整個世界都安靜下來了,往日裡繁華的城變得空空蕩蕩。

尹神回過頭,看著跪在自己神像麵前的萊德利基。

“萊德利基。”

“離開這裡也好,不需要這麼多人陪著我們。”

“大海和陸地纔是文明的歸宿,這裡隻是一座島。”

他想要像曾經一樣拍一拍萊德利基的肩膀,但是手竟然從萊德利基的身上穿透了過去。

這讓尹神一愣,恍惚了一下才明白是什麼原因。

萊德利基的神話之血全部分給了他的子嗣和智慧王冠之上,這具軀殼隻是一具普通的軀殼,不再擁有他賦予萊德利基的力量,也失去了錨點的能力。

尹神看著自己散發著光芒的手,突然一股強烈的無名怒火湧上心頭。

“我這到底是死了還是活著。”

尹神很想要將麵前的所有東西都一同砸碎,但是抬起手卻又放下了,憤怒和急躁是無濟於事的。

他唯一能夠倚靠的,就是那無儘的時間和生命。

他可以改變一切,也可以做到一切,需要的隻是等待。

他從恐懼孤獨,到厭惡孤獨。

到了現在,他開始習慣了孤獨了。

神。

冇有同行者。

他坐在神殿的階梯前,看著安安靜靜的神賜之地。

看著太陽的光影從海岸一點點蔓延過神賜之城的建築,看著月亮從夜海的一邊轉到另外一邊。

太陽升起落下了幾輪,他終於站起身來。

“莎莉!”

女孩扭過頭來看向了他,大眼睛盯著他。

她一溜小跑來到了尹神的麵前,伸著腦袋發出聲音。

“咕嚕嚕!”

尹神朝著階梯之下而去:“下去走一走。”

兩個人一起走下了神殿,莎莉捧著花盆。

尹神站在耶賽爾為萊德利基建造的雕像前站了一會,又在死寂的神賜之城中轉了一圈,也來到了那片曾經養殖始祖魚的沼澤。

最後,停在了海岸線上。

潮汐侵蝕著海灘,到處都是亂石和沙礫,莎莉將她心愛的太陽杯花種在了離海灘不遠的地方。

如同觸手一般的根係不斷的朝著地下蔓延,離開了束縛它的石盆之後,這半植物半動物的怪異生命開始釋放它強大的活力。

冇有幾天,它便長到了一米多高。

緊接著,在它的身邊又長出了數朵幼株。

繁殖,蔓延。

神賜之地上一朵又一朵太陽杯花開滿了地麵,覆蓋了沙灘和海岸,爬上了丘陵和山穀。

最終一點點探入死寂的神賜之城,讓這座空蕩蕩的城市再度煥發出生命的色彩。

整個神賜之地,都化為了一片金黃色的花海。

而那高大的金字塔神殿,就在花海的正中央。

在這個世代,這裡就是真正的天國和夢幻仙境。

看著那散發著金色光芒的花海,風吹過金色在搖晃,有些刺目也讓人恍惚。

尹神感覺心情舒暢了許多。

“真美。”

莎莉不知道喜不喜歡,但是她總是悄悄的走下去,潛入那片金色的花海之中。

嗅著花香的芬芳,舒服的躺在上麵曬太陽。

終於有一天,尹神將在躲藏在花海之中的莎莉叫了回來。

他準備暫時放慢自己對時間的感知,讓自己陷入沉睡。

對於他來說,這也是一種跨越時光的手段。

一覺醒來,就已經是上百年甚至成千上萬年以後,何嘗不是穿越在時間長河之上。

“莎莉,我先睡一會。”

“你守在神殿裡不要亂跑,不要離開神賜之地。”

“等我醒來。”

尹神走入了神像之中,光芒也一點點收斂落入神像之內,再也看不出任何異常。

他等待神話之血的力量出現質變,或者超凡力量和權能出現某種變化,或許在哪個時候他能夠改變這種現狀。

陰暗的神殿之中,莎莉依偎在神像旁邊,擺動著小腿。

空洞的目光看著遠方,發出她獨特的聲音。

“咕嚕嚕!”

--------------

陸地。

有了第一次的成功抵達,第二次三葉人繞開了所有危險的地方成功抵達了起源之地,這條路線也被稱之為耶賽爾航路,用以紀念耶賽爾和他的夥伴們找到起源之地的豐功偉績。

第二代智慧之王耶賽爾帶著成千上萬的人登上了陸地,所有人都被這片遼闊到難以想象的大地所震撼到了。

“起源之地。”

“這裡就是……神降臨的地方?”

“這裡全部都屬於我們?”

他們跪在海岸之上,親吻著大地高呼著神和初代智慧之王萊德利基的名字。

他們依舊信仰著神,甚至比以前更加的虔誠。

哪怕他們被驅逐出了神賜之地,那是因為三葉人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

是他們做錯了,而不是神靈。

因為他們親眼見到了神靈那無邊的偉力,看到了瀆神的罪人最後受到了何等可怕的審判。

而如今看到這片無邊無際的陸地,他們突然覺得他們不是被神給放逐了,而是神靈將更廣闊的神賜之地恩賜給了他們。

這是一片可以容納他們以及後世子孫永遠居住和生存下去的地方。

遼闊的近海擁有著溫暖的氣候,還有豐饒的海底植物和生物,最適合用來養殖神靈賜給他們的始祖魚。

和耶賽爾說得一樣,這裡是最適合他們生存的地方。

這裡,充滿了希望和未來。

耶賽爾站在海岸的懸崖之上,伸出手對著下麵所有登上起源之地的三葉人說道。

“我說過。”

“神冇有拋棄我們。”

眾人歡呼雀躍,有人感動得留下了淚水,有人將頭深深埋入沙子之下,彷彿在感受著神留在這裡的氣息。

好像隻要這樣做,他們就如同神賜之城一樣能夠得到神的庇佑。

三隻巨大的融合怪在開鑿著巨石搭建著新城的主體,其他三葉人則在一旁輔助,同時在沿海開辟出了屬於他們的漁場。

恩斯和布恩死去之後,他們的融合怪也歸屬了新王耶賽爾。

看著火熱朝天的起源之地,還有那不斷成型的城池,耶賽爾眼睛流露出了喜悅。

耶賽爾的跟隨著問他:“王。”

“這座城應該叫什麼名字?”

耶賽爾頭戴著智慧王冠,陷入了深思。

“這裡是神靈降臨地方,也是偉大的初代智慧之王的誕生之所,我們三葉人的起源之地。”

“但是一切都是因為神靈的降臨,纔有了後來的一切。”

“就叫神降之城。”

和神賜之城隻差一個字。

這樣,就好像一切冇有任何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