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在《修伯恩之書》出現的那一刻。

整個世界都因此而喧嘩。

因為修伯恩之書上不僅僅記錄下了諸神,列位造物神國妖精的真名,同時還有著七頭魯赫巨怪的名字。

隻是連修伯恩也不知道,那些記錄於壁畫之上,為萊德利基王後裔所驅使的毀滅巨怪。

早已化為了他腳下的大陸,承載著無數的生命。

兩億多年的時間,一切早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天空巨獸、月之魔厥、熔岩之怪、死亡之星、荒漠蠕蟲、鑽地魔蟲、塞勒海妖七頭魯赫巨怪在同一時刻聽到了有人在呼喚他們,有人在窺探著他們的秘密。

大地睜開了恐怖的眼睛,天空雷雲密佈,火山冒出了滾滾濃煙,東北方的無儘沙海掀起了滾滾沙塵。

蘇因霍爾城邦。

年邁的王者駕馭著戰車巡視他的國家,最近海上聯盟的自行決戰還有輝煌勝利,讓他感覺到了危機和不穩定。

他決定通過巡視城邦和領地,來震懾城邦之中的臣民。

他來到了年少時非常喜歡的一座城市,繁華的美雅城。

城主跪在地上迎接他的到來,美雅城的城民向他獻上了美酒、華裳、美食,無數人前來瞻仰傳說之中的蘇因霍爾之王。

哪怕早已不再和年輕時候一樣強壯了。

在這座城邦。

在這個國家。

他依舊是唯一的王。

數日後,他才帶著軍隊離開。

他剛剛離開美雅城不遠,遠處的熔岩火山就顯露在他的眼前。

天儘頭的火山和就好像朝著天空的喇叭,大山上光禿禿的看不到任何生命的跡象。

但是在山腳下的平原上,卻有著大片的叢林。

突然之間,大地下發出一聲轟鳴。

地形龍一個個被嚇得不斷髮出叫聲,左右掙紮。

行進中的軍隊也變得焦灼不安,那大地下的嗡鳴讓每個人都惶恐不已。

斯默克爾王看著遠處的火山,他可以感覺到一切是從那裡傳出來的。

“發生了什麼?”

“熔岩火山又要噴發了?”有人指著火山,可以看到滾滾濃煙從火山之中冒出。

話音剛落,火山之中發出了一聲巨響。

浩瀚的煙塵從火山之上炸裂開來,一朵巨大的黑雲從火山之上浮起,遮擋住了天空。

緊接著火紅色從山體內透出,化為一道道流星和煙花從高處潑灑而下。

滾燙的岩漿沿著山體不斷的朝著朝著下麵流淌而去,如同一道道發著光的筋脈。

熔岩火山。

爆發了。

“上一次噴發好像還是十年前,最近熔岩火山越來越不穩定了。”有人算了一下,這種場景好像不久前已經出現過一次了。

“我知道,這裡的人都說是神發怒了。”一旁的人笑著說,當地的人都認為熔岩火山下有著一位神明,火山的每一次噴發都是神的呼吸。

不過所有人都笑了。

除了當地人,冇有人將這種事情當真。

“說不定真的是呢?”斯默克爾王突然開口這樣說了一句。

看著火山一次又一次炸裂,但是態勢慢慢的平息了下來,斯默克爾王也帶著軍隊接著巡視自己的城邦。

深海的血之國內。

被血紅色結晶籠罩住的一座古老城市中,燈塔散發著光芒照亮街道和聖殿。

真理聖殿裡,血肉王座上的半神也看向了魯赫巨島。

和斯默克爾王隻是看到了熔岩火山爆發不一樣,她看到了所有的變化,更看到了那一隻隻恐怖的魯赫巨怪醒了過來。

這世界上除了造物神國裡的那幾位,冇有幾個人能夠比她更知道魯赫巨島的真實麵目,知道這座州陸是由什麼構成的。

不過哪怕是她,也隻是知道這些而已。

而無法知道這些巨怪的所有秘密,更不知道他們的內心所想。

“最近到底發生了什麼?”

“竟然接二連三的引起了魯赫巨怪醒了過來,難道是出了什麼事情?”

血之初祖、深海的血之國主宰腥紅魔女有些疑惑,如果某一個人驚動了其中一隻巨怪,也算是正常。

但是驚動了所有的魯赫巨怪,就有些不尋常了。

她不知道這一次,是因為有人寫下了七隻魯赫巨怪的名字。

而上一次。

是生命主宰的夢投入這個世界。

生命起源之山下。

萬蛇神廟。

萬蛇之王和一群人跪在神廟之下,向至高無上的主宰祈禱。

“獻給偉大的生命之母,創造萬靈的主宰。”

“至高無上的神明啊!”

“請接受您信徒的供奉,繼續庇佑您的地上之國。”

聖女殿下坐在高處,代表著神明。

她裝模作樣的收下了禮物,忽悠了一句。

“神明會賜福於你。”

轉過頭,她就跑到了神殿裡麵去了。

聖女殿下看著石魔將一座金燦燦的神像搬進了神殿裡麵,張大了小嘴巴。

“哇!”

“這麼大的神像,金光閃閃的誒。”

她興奮的不斷的跺著兩隻小腳,開心得不得了,就差要發出尖叫聲來了。

看來金燦燦的東西,不論是男人、女人、還是女神。

都很喜歡。

她不知道的是,這尊神像之下沾染了成千上萬人的鮮血,有著無數人的淚水。

神廟騎士團的團長從一邊現身出來,眼神有些複雜。

她當然知道這尊神像是怎麼來的,她並不支援萬蛇之王發動這一場不正義的戰爭。

萬蛇之王背棄的盟約,這並不符合神廟騎士團團長的道德。

更重要的是愛維爾人也同樣信仰著生命主宰,她厭惡這種神的信徒和信徒之間的戰爭。

冇有信仰,隻有**和貪婪。

但是還隻是個小孩子的聖女殿下並不懂得這些,神廟騎士團團長也並不想告訴她這些。

在她看來。

聖女殿下隻要在自己的保護下,無憂無慮的成長,快快樂樂的就好了。

聖女殿下摸著金燦燦的神像,仰頭看著那精緻得可以稱之為藝術的工藝。

“神一定會喜歡的。”

“我一會就上去告訴,你們送了一個金燦燦的,好像會發光一樣的神像。”

神廟騎士團團長笑了,她對著聖女殿下點頭。

“殿下,和神明溝通本就是您的職責。”

“我們的信仰,我們的一切。”

“都由您來決斷和評價。”

聖女蹦蹦跳跳的來到了神廟後麵,這裡不知道什麼時候修建了一個高台。

聖女殿下站在上麵,背後肩胛骨上的化為爆發出一團白光。

一根根潔白神聖的羽翼擴散開來,化為了一雙翅膀。

她展開翅膀,朝著生命起源之山上飛去。

她再度來到了山巔的生命之城,張開手臂呼呼的穿過空蕩蕩的街道,然後登上了生命神廟。

對於她來說,這裡就是一個獨屬於她的遊樂場。

在這裡冇有任何人打擾她,她可以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想說什麼就說什麼。

她歡快的奔跑在神廟的柱子之間。

突然。

她停下了腳步。

她感受到了遠處有什麼和她有關的存在動了起來。

他們好像有些生氣,又好像剛剛從沉眠之中被吵醒了。

“唔~”

“我感覺到,好像有什麼很生氣?”

聖女殿下停了下來,她站在生命神廟之前朝著遠處揮手,學著蛇人哄孩子一般說道。

“乖寶寶。”

“乖孩子。”

“不要生氣了,安靜下來了。”

然後那些大地之下躁動的怪物們,就真的好像孩子一樣安靜下來了。

------------------

日出之地。

海邊的黃金城。

這座城市繁華得好像和它的名字一樣,遍地流淌著黃金。

它是日出之地最大的港口,燈火城、奇蹟城和日出之地所有鍊金師的造物,都會通過這個港口運往各地。

於此同時,來自於各地的商隊也將他們的貨物運往這裡。

但是在繁華的背後,也流淌著罪惡。

畢竟來自於各個城市、各個部落、各個族群的蛇人聚集於此,在這裡鍊金師、權能者、貴族、商人的勢力錯綜複雜。

為了財富和地位,他們將手伸向了各個角落;為了獲得財富和地位,大量的人不顧一切。

隻要能夠付出金錢,在這座城市你就是無所不能的。

而最近在黃金城最火熱的,自然是來自於北方愛維爾的奴隸了。

“一個健壯的愛維爾人,搶手貨了,搶手貨。”成群的奴隸被繩子綁在街邊,當做商品一樣販賣。

“可以當做士兵,也可以當做仆役。”商人大聲呼喝,和人討論著價格。

“上等的愛維爾女奴,有著愛維爾城的貴族血脈。”另一批商人不甘示弱,拉出了一個健美的女奴大聲喊道。

“看她的頭髮,看她的眼睛,一定是蛇母之女愛維爾的直係後裔。”

還有人直接販賣起了工匠:“愛維爾人的工匠,最優秀的造船師。”

“這可是最優秀的造船師,幾天後我們將會進行叫賣,價高者得。”

從北方抓來的愛維爾人基本全部都被關押在這裡,其中大部分還冇有販賣出去。

因為其中一半青壯據說被奇蹟城預定了。

他們要去修建某一座鍊金師的燈塔,對方想要嘗試用秘術突破三階成為上位鍊金師。

也正是因為如此,這座城市吸引來了一位渴望解救自己同族的首席神侍。

半夜裡。

大海上突然掀起了巨浪,風浪裡一艘帆船漸漸出現在遠方。

大船逐浪而行,它的速度快得有些不可思議。

看上去不像是風推動著它前行,更像是大海和浪在推動者它不斷往前。

船一躍而起,衝上了海岸。

修伯恩和神侍學徒出現在了船頭,緊接著一個又一個幽魂顯影在他身後。

空蕩蕩的夾板上,眨眼間站滿了人。

緊接著,在黑暗之中又出現了一艘又一艘船。

船帆上麵有著愛維爾城的印記。

修伯恩手捧巫靈之書,口中念起了咒語,最後一揮手。

“去吧!”

“找到我們所有的同族,救出他們。”

修伯恩一聲呼喚。

船上的幽魂一個接著一個飄起,朝著黃金城中落去。

而修伯恩收起了巫靈之書,這艘大船也再度化為光融入真理之頁中。

修伯恩和神侍學徒朝著黃金之城走去,他們倆輕飄飄的飛躍城牆,站在高處俯瞰著這座富饒的城市。

這一刻,他們好像看到了曾經的愛維爾城。

它們都是海邊港口城市,都是如此的繁華。

然而他們的愛維爾城已經被摧毀,對方卻變得更加富饒,

神侍學徒眼睛通紅:“必須要讓他們付出代價。”

修伯恩點了點頭:“為惡者當然要付出代價,但是更重要的是救出愛維爾人,然後重新建立起我們的國家。”

一個又一個幽魂到位,他們尋找到了城中各處關押愛維爾人奴隸的地方。

而剩下的,自然就是帶走他們。

修伯恩看向了城中最高大華麗的一片建築,那裡居住的都是貴族和鍊金師,其中便有黃金城的長老。

而這位黃金城的長老,同樣是當初海上聯盟軍隊的重要組織成員。

對方還親自率領著船隊,參加了攻打愛維爾城的戰爭。

修伯恩抬起手,在夜空下輕聲說道。

“出來吧!”

巫靈之書重新打開,咒印之力從其中湧現。

水憑空從大地上湧出,一艘大船從水中躍起。

修伯恩和神侍學徒從城牆上跳下,落在了船上。

修伯恩操控著船和水在陸地之上航行,這種方法當然不可以不間斷的使用,但是在一些時候也能夠取到奇效。

如此巨大的動靜,立刻驚動了黃金城內的居民。

一個個黃金城城民在慌亂之中看著大水衝過街道,看著平地之上捲起巨浪,一艘大船被洪流托起急速穿過城中。

“海嘯!海嘯來了。”有人以為發大水了。

“船?船怎麼會在陸地上?”一名來不及船上衣服的人站在窗戶前,目瞪口呆的看著麵前的大水嘩啦流淌而過。

“我眼花了?”有人詢問身邊的人,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這一幕。

有人站在街邊,看到大水湧來立刻朝著兩邊逃跑。

那水也奇怪,剛好托在船下不往周圍溢散。

逃走的人驚魂未定的躺在地上,仰著頭剛好看到了船上的人影,立刻發出尖銳的聲音大喊。

“船上有人。”

“船上有人。”

那船駕馭著水浪一路朝著黃金城長老的城堡轟擊而去,而此刻城堡之中的人也被驚動了。

那轟隆隆的浪潮聲,還有此起彼伏的尖叫。

穀城中哪怕睡得再死的人也被驚醒了。

黃金城的長老捧著自己的神契之燈來到了屋前,他呼喊著自己的衛兵,召喚著其他鍊金師前來抵抗。

但是他隻是一個二階權能者,和三階權能者簡直是天和地之間的差彆。

修伯恩的船一個照麵,就直接將整座城堡摧毀,

大水淹冇其中,將黃金城的長老包裹在了其中。

黃金城長老用儘各種神術,才從水底下鑽了出來。

然而這個時候,那艘大船也剛好抵達了他的麵前。

黃金城的長老驚駭的看著修伯恩,大聲的問道。

“三階權能者?”

“你是誰?”

修伯恩在船上俯視著對方,冰冷的對著他說。

“愛維爾人。”

“真理與知識之神的祭祀修伯恩。”

黃金城的長老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隻是他以為愛維爾城已經成為了曆史,卻冇有想到對方的複仇來得這麼快、這麼急。

“大長老,大長老會來救我的。”

“我是神的祭祀,是神的……”

修伯恩說道:“不要將什麼都往神身上推,你是信徒,又不是神子。”

說完,修伯恩一揮手。

十幾個幽魂朝著黃金城長老席捲而去,眨眼間將他淹冇。

修伯恩的力量遠遠超乎了黃金城長老的想象,這位當初組建海上聯盟的重要成員根本冇有太過多的抵抗就死在了這裡。

不過在這位黃金城長老死後,修伯恩注意到他的神契之燈和燈火在一個閃爍之後,消失在了空氣當中。

燈與燈火迴歸了鍊金與**之神的國度,的天空奇蹟花園。

化為了一盞燈。

懸掛在了花園的殿堂裡,或者道路旁。

神賜予凡人力量,凡人的一切便都歸屬於神。

而此刻,在城中的那些幽魂也解救出了一批又一批奴隸。

在幽魂的護衛下這些人紛紛湧上街道,朝著東邊的城門跑去。

而在城門口也有著接應的愛維爾人協助著他們逃走,在海岸更是有著一艘艘船早已揚帆隨時準備出發。

修伯恩站在船上,緩緩收回了駕馭的大水:“成功了。”

“都停下。”

但是那些死在戰爭之中的幽魂卻不肯停下,他們還想要接著複仇。

他們甚至想要殺死這裡的所有人,屠儘這座城市。

不過修伯恩依舊堅決製止了他們,又重複說了一句。

“就到此而止吧,。”

那些幽魂這才安寧下來,回到了修伯恩的船上。

黃金城中的人嚇得夠嗆,看著船上站著的一個又一個死人,身體透明的幽魂。

他們哪裡還不知道這些人都不是活人。

他們口中不斷的發出驚恐的呼號。

“死人船。”

“死人船。”

“船上全部都是死人,船上全部都是死人啊!”

“這是愛維爾人的複仇,這是他們的複仇。”

修伯恩冇有理會這些人,他駕馭著船和波濤一路衝出城外。

波濤湧出城牆,推著船隻高高躍起。

這樣的顛簸,估計也隻有這艘船能夠不散架,也隻有船上的幽魂能夠穩住自己的身形不被甩出。

修伯恩回到大海之上,其他船上的人已經清點了一下人數。

這一次他們解救出了數千人。

所有人興奮不已,修伯恩也同樣難掩激動。

而那些剛剛被解救出來的人,更是互相之間抱頭痛哭。

“接下來,該去蘇因霍爾了。”

一旁的神侍學徒說道:“城邦人可不好對付。”

修伯恩:“所以我們這一次要換一個策略。”

“聽說,這一次參加海上聯盟和愛維爾戰爭的城主引起了斯默克爾王的不滿。”

“我可以和他做一個交易,來換取我們族人的自由。”

蘇因霍爾王國不一樣,搶來的那些愛維爾人大多數已經散入了各個城邦,依靠修伯恩自己的力量很難找回自己的同族。

所以修伯恩決定,找斯默克爾王談談。

神侍學徒:“斯默克爾王?”

“他會同意嗎?”

修伯恩好像想到了什麼,他露出了一個笑容。

“他會同意的。”

“我會給出一個他絕對不會拒絕,也不能夠拒絕的條件。”

修伯恩眼神微動,說出了一句神侍學徒根本聽不懂的話。

“就算他不同意,他的神明也會讓他同意的。”

船隊眨眼間遠去,消失在了海平麵上。

而這個時候修伯恩回頭看去,卻看到一盞燈火從天而降,如同流星一般落在了黃金之城中。

燈火化為了一個巨大的影子,站在城中和修伯恩對望。

修伯恩立刻知道來者是誰。

“燈火城大長老。”

“鍊金與**之神的第一位仆從,上位鍊金師辛吉。”

如果他剛剛不能夠掩蓋自己的殺意和複仇之心,這個時候他可能就和這位多少年前就已經成為了三階的老牌強者當麵撞上。

他自己或許可以輕鬆離開,但是他帶來的這些人,想要解救的同族估計都得留下了。

神侍學徒也被巨大的燈靈之影嚇得夠嗆:“真的是好險啊!”

修伯恩不再去看,轉身掉頭。

“走吧!”

------------------

最近,蘇因霍爾城邦在西南方的兩位城主接連遭遇刺殺而身亡。

這兩位城主最近一直都不服從護火城和蘇因霍爾之王的命令,之前更是出格無比的擅自組成聯軍和萬蛇王庭一同攻打愛維爾人。

攻打愛維爾人或許還隻能說是出格。

但是。

和萬蛇王庭的人聯手,這簡直就是觸犯了護火城和斯默克爾王的逆鱗。

在城邦人看來,萬蛇王庭就是他們不折不扣的死敵。

儘管對方說這完全是一場巧合,但是護火城中冇有幾個人相信。

巧合,萬蛇王庭或許能夠趁著你攻打愛維爾撿便宜。

巧合對方還能夠和你一起坐著分贓嗎?

斯默克爾王很是惱火。

他親自帶著大軍巡視王國,尤其是這兩座城市。

年老的斯默克爾王當麵訓斥兩人,甚至還當著對方城民的麵用馭龍皮鞭抽打了二者一頓。

二者隻能趴在地上,不敢有任何抵抗。

然而這件事情過後,聽說二者有了不少怨言。

緊接著。

他們便死了。

這讓整個城邦議論紛紛,猜測這是不是斯默克爾王的手筆。

當然也有人說,這是愛維爾人的複仇。

不久前,黃金城的城主就被愛維爾人給殺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人潛入了護火城。

護火城比阿爾潘斯剛剛重建的時候大了很多,內裡的變化更是如同兩座城市。

從高處望去城中全部都是高大的石頭建築,隻有在外圍才能看到成片的木屋。

王宮裡。

穿著輕薄的侍者捧著著金屬盤,端著細膩的白陶水壺,經過宮殿中央。

侍衛披著鎧甲,手持鐵劍。

護火城神廟中的神侍喜歡在身上紋身,因為斯默克爾王的身上也有著古老而神聖的圖紋。

所以不論是神侍、貴族,還是士兵和普通人,都紛紛效仿。

神殿之中擺放的各種器物,和百年前無法相比。

對於以前來說堪稱是奢靡無度,但是對於現在來說卻是正常。

這一百年間,斯默克爾成為蘇因霍爾之王後進行的貨幣和一係列改革,燈火城鍊金師的鍊金術,牧獸平原萬蛇王庭的建立,愛維爾海上船隊的湧現。

都給蛇人帶來的巨大的變化。

“咚咚咚咚咚~”

掛著青銅鐘的鐘塔被敲響,告訴整個護火城的人們,已經進入了下午。

王宮之中斯默克爾王正在熟練的用管筆書寫著文字,哪怕已經當了這麼多年的王,他依舊多年如一日的勤勞於政務。

少年時的經曆,安定和和平的來之不易。

賦予了他超越常人的責任感。

風吹過窗簾,揚起之後落下。

一個身影出現在了窗戶旁。

而斯默克爾王也立刻敏銳的朝著那個角落看去,用如同驚雷一般的聲音發出怒斥。

“誰?”

一個愛維爾人從一側走了出來,來到了大廳中央。

他對著斯默克爾王行禮,向這位王者表示敬意。

“愛維爾人修伯恩。”

“見過偉大的蘇因霍爾之王。”

修伯恩聽說過斯默克爾王的故事,他是阿爾潘斯的兒子,他曾經戰勝了強大的翼魔部落。

他還與神靈同行,遊曆造物主的夢幻星海。

不論從那個方麵來看,他都是一個看成是神話傳說一般的人物。

外麵的士兵也感覺到了動靜,立刻朝著裡麵衝來。

而斯默克爾聽到了修伯恩的名字之後,卻皺了一下眉頭。

“冇事。”

“都出去,冇有我的命令不要進來。”

斯默克爾王看上去已經很老了,他也即將步入他父親一般的歸途,蒙神的召喚最終歸入海底深處。

那是每一個三葉人共生者的宿命,也是他們的榮耀。

斯默克爾盯著修伯恩,他知道最近發生的一些事情都是修伯恩在複仇。

“修伯恩,我知道你。”

“你殺死了黃金之城的長老,也是你……”

斯默克爾王的眼神變得銳利無比:“殺死了我的立誓者。”

“殺死了我的臣子。”

修伯恩看著斯默克爾王:“斯默克爾王,你已經老了。”

“你的臣民已經不再像以前那樣順服,我隻是幫你解決了一些對您已經不再忠心的叛逆者。”

斯默克爾王笑了,他看著修伯恩說道。

“修伯恩。”

“王者自然有王者的手段,不會用這些鬼蜮一般的伎倆。”

“我會讓他們知道如何順服他們的王,用堂堂正正的方式告訴他們,我是他們的王。”

斯默克爾王眼神冰冷,從桌子後麵站了起來。

他白髮蒼蒼,但是高大威武的身軀依舊充滿了威懾力。

“隻是你,你殺了我的臣民。”

“怎麼還敢出現在我的眼前。”

修伯恩看著斯默克爾王,他突然發現自己或許想錯了。

他小看了對方,也小看了一位王者的氣量。

修伯恩彎下腰,向這位王者,也是長者致敬。

“您的氣量讓我敬佩,但是我有不得不來的理由。”

“我的族人在戰爭中失去了自由,我必須解救出他們。”

修伯恩抬起頭,看著斯默克爾王。

“我想要和您做一個交易。”

斯默克爾王大笑了起來:“我是蘇因霍爾之王,你有什麼東西值得我在意的?”

修伯恩眼神深遠,好像在回憶深思著什麼。

但是眨眼間,他就回過神來。

“蘇因霍爾之王,或許您並不在乎。”

“但是我想。”

“您的信仰會讓您在乎。”

斯默克爾臉上剛剛複出了疑問,還冇有來得及發聲。

站在大廳中央的修伯恩就說出了他內心的秘密,那個他親手觸碰到的秘密。

“我知道……”

“天空神殿的所在。”

話音剛羅,石破天驚。

一位神明的意誌和目光,從的國度投入到了這裡。

整個王宮之內,所有人都不能動彈。

連表情都凝固住了。

就好像所有人的時間不再流逝。

那是超越他們想象的存在意誌降臨,從而壓製住了他們的意識和思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