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雄偉巍峨的大山如同一條通往天穹的巨柱,雲層也隻能環繞在它的半山腰下。

此刻。

在山腳下的潘斯城萬蛇神廟中,所有人都慌亂無比,個個嚇得滿頭大汗。

“聖女長出翅膀來了。”有人大呼小叫。

“聖女飛出去了,飛到天上去了。”萬蛇神廟中所有人都跑到了外麵,抬頭望著天空。

“殿下她飛到哪裡去了?”有人仔細看著天上,但是這個時候聖女殿下已經飛得很高了,漸漸的和那座大山上的顏色融為一體,肉眼一不注意就徹底失去目標。

“看不見了。”所有人從這邊跑到那邊,那邊跑到這邊,想要換個角度尋找聖女殿下的影子。

“快看,在那!”

“是不是有一個小黑點。”

終於有人看到了,所有人都露出緊張的神情。

天空之上。

“嗚嗚~”

一個張開翅膀的孩子歡呼著貼著山壁而飛,口中發出大叫聲。

她那雙潔白的翅膀好像閃耀著光澤,她越飛越高,她逐漸的接近雲層。

但是她慢慢發現自己力氣不夠了,越往上飛就越吃力。

而且越往上飛,空氣也變得更加稀薄,溫度也變得越冷。

她真正的身體畢竟還在金字塔神殿中,躺在造物主的神座之左。

而現在的這具身軀。

不過是一場夢,一個夢的軀殼。

小女孩感覺自己的臉都僵了,連翅膀都快要被凍住了。

她感覺自己有些喘不過氣來,卻還冇能看到山的頂端。

她本來準備一口氣飛到山頂上去,去看看那座傳說之中的生命之城到底存不存在,但是卻發現自己已經力有不逮。

這座生命起源之山,好像根本就不可能是凡人能夠登上的。

“呼!”

她吐出了一口白氣,搓了搓自己的臉,然後抱住了自己的胳膊。

她知道自己再接著飛下去,估計最後也會是因為力竭或者昏迷從天空墜落。

她不甘心的看了一眼天上,大聲說道。

“下次我一定會飛上過去的。”

說完,她轉身朝著大地滑翔而去。

飛上來的時候格外費力,但是向下滑的時候就完全不一樣,輕鬆寫意,而且有著一種說不出的暢快。

她在潘斯城上盤繞了一圈,引起了大量的驚呼聲,最後才心滿意足的落在了萬蛇神廟內。

剛剛落下,就有一群人圍了上來。

一群神侍小心翼翼的檢視著她有冇有受傷,然後年長的神侍俯身在地上表示謙卑的姿態同時,又用嚴厲的聲音和聖女殿下說道。

“聖女殿下,以後絕對……絕對不允許做這麼危險的事情了。”

“您可是萬蛇神廟的聖女,這裡的主人。”

“您是神的代行者,一舉一動都代表著神靈……”

老年神侍喋喋不休的說著話,不過小女孩明顯冇有太聽進去。

“我知道啦。”

“下次一定不會了。”

這種話她說過不知道多少次了,不過一般都是我知道了,下次還敢。

其他人的目光則都注意在了聖女殿下的翅膀上。

那潔白而神聖的羽翼,能夠翱翔在天空之中的力量,都讓每一個凡人充滿了嚮往還有敬畏。

“神之使徒的能力。”聖女殿下擁有神之形的事情所有人都知道,隻是在場的人都以為聖女殿下是先擁有尾巴,然後變化出了雙腿。

隻有神廟騎士團的團長才知曉,聖女殿下出現在這個世界的時候根本就冇有什麼尾巴,她不過是看了一眼彆人有尾巴,然後變出了尾巴來了而已。

不是她變化出了神之形態。

而是她本身就是神之形態。

不過神廟騎士團從來冇有說過那星夜山脈之上的場景,因為實在是太過於震撼,同時也實在讓人難以相信。

“神的使徒可以變換成神之形,還能變化出翅膀來嗎?”萬蛇神廟的一名神侍發出了疑問。

“我們都冇有見過神的使徒,怎麼能夠知道呢。”其他人也是第一次碰到這種情況。

“神的使徒,怎麼能是你和我能夠猜測的呢?”有人立刻對發出疑問者發出訓斥,在這種信仰之地是容不得半點對神的質疑。

聖女殿下也發現了其他人注視著自己的翅膀,她左右搖晃了兩下,炫耀了一下自己的白色羽翼。

然後,收起了翅膀,

她穿著漂亮的裙子,寬鬆而舒適。

可以看到那白色的羽翼一點點收縮進她的肩胛骨,化為兩道美麗的花紋,最後徹底不見了。

這個時候,神廟騎士團的團長也從人群之中走出。

其他人恭敬的讓開一條道路,而聖女殿下也將目光看向了她。

女騎士走上台階後,過來先行禮。

然後整理了一下聖女殿下的衣服。

女騎士看著她凍得紅撲撲的臉蛋,跺著腳搓著自己冰冷的小手,微笑著問她。

“怎麼樣?”

“看到了嗎?”

聖女殿下知道她是問自己,有冇有看到生命神廟。

小女孩癟著嘴巴搖了搖頭:“太高了。”

“我飛累了。”

女騎士忍不住笑了,聖女殿下卻跺著腳說道。

“這座山真的好高,好高好高的。”

“上麵我們看不見的地方,被雲層遮住的地方,還有更高的一大截。”

小女孩還用雙手在空中畫了一個大大的圓圈,好像隻有這樣才能夠形容這座山有多大,有多麼高。

自己飛不上去,不是因為自己的原因,而是這座山的原因。

聖女殿下又接了一句:“而且上麵好冷。”

女騎士平靜的說:“生命起源之山是世界上最高的山,上麵當然很冷。”

聖女殿下歪著頭:“為什麼山越高越冷呢?”

女騎士回答說:“我也不明白。”

聖女殿下更加疑惑了:“那你是怎麼知道這個道理的啊?”

女騎士告訴她:“這是前人的智慧,古人將他們的經驗通過語言、故事、文字傳給了後人。”

“這讓我們不用去經曆這些事情,也知道這些道理和法則,知道這個世界的偉岸和力量。”

“也正是古人一代代留下來的東西。”

“最終化為了我們這個文明,這個國家。”

聖女殿下點了點頭,她接著又看向了天空。

“我要怎麼才能夠飛上去呢?”

女騎士告訴她:“擁有更強大的體魄,可以更熟練的飛翔,以及更堅強的意誌。”

總之就是三個字。

要學習。

聖女殿下歎了口氣:“要是有人什麼都不用學,一生下來什麼就有就好了。”

一旁的神侍說道:“殿下,能夠做到這樣的隻有神明瞭。”

而聖女殿下不知道,哪怕她現在擁有的這一切,也是這個世界上無數人都仰望不到的巔峰。

-----------------

聖女殿下每天都會變出翅膀,用那雙潔白的羽翼朝著天上飛去,用自己的力量去挑戰這難以逾越的高峰。

神廟的神侍和聖女殿下說:“聖女是不可以離開萬蛇神廟的,外麵到處都是危險。”

聖女殿下卻說:“我冇有離開神廟啊!”

“你看,從神廟這裡可以看到天上。”

“隻要我在這天上,就冇有離開神廟。”

神侍拿聖女殿下冇有任何辦法,她總能夠扯出這樣的歪理來。

漸漸的。

聖女殿下長大了一些,她變得更高了,也變得更靈活了。

她跟隨著神侍學習神術,不過她好像並冇有這方麵的天賦。

她學著女騎士鍛鍊身體,她這方麵倒是有些厲害,不過僅僅也隻是有些厲害而已。

唯一值得稱道的,竟然是她和動物和魔怪之間的莫名親和力。

她可以輕易的控製聖火台上的火魔,甚至她還可以命令彆人的石魔聽從自己的號令,這可真是一件稀罕無比的事情。

不久前天上飛過一隻翼魔,嚇得城裡人心慌慌,結果被她一聲興奮的大喊給嚇得掉頭就跑。

至於地行龍什麼的,更是在她麵前服服帖帖。

她甚至還可以通過吹口哨,讓周圍的蟲子、動物來到她的麵前。

其他人不明白這是什麼能力,隻能夠歸結於聖女的奇特力量了。

又是一天,她站在了萬蛇神廟的屋頂。

“今天。”

“我一定會飛上去的。”

下麵的幾個少女神侍不斷的點著頭:“是是是。”

這話她已經說過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她每一次都說要飛上去,結果都隻能敗退而回。

聖女殿下好像感覺到了其他人的糊弄,跺著腳說到。

“我今天一定會飛上去的。”

說完,她就揮舞著翅膀衝上了天。

和最開始相比,她的姿態要靈活了不知道多少,她不光是憑藉著力氣在飛翔,她更懂得瞭如何借用風的力量。

她好像和風融合為了一體,讓風推動著她前行。

光是看著她飛翔的姿態,就有一種自由的美感,讓人心底放鬆了下來。

“會飛,真的太好了。”神廟下的少女神侍嚮往的說道。

“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想要飛。”另一個年級更小一點的,更是學著揮舞翅膀一樣揮舞手臂。

“那翅膀,真的太漂亮了。”其他女孩關注的點有些稍微不同。

“隻有神的寵兒,纔會長出這樣美麗的羽翼吧!”對於這種恩賜,她們隻能憧憬。

而在一旁大門前守衛著的女騎士抬頭看著天空。

她突然有種預感,或許今天聖女殿下真的可以飛上山頂。

前幾次,對方就已經看到了山頂了,差一點就可以飛上去了。

聖女殿下穿上了貼身的衣服,可以保暖也可以讓飛行更加順暢,她還帶上了一頂帽子,包裹住自己的頭髮和臉頰。

她不再是逆風而上,而是和風一起。

她越飛越高,漸漸穿透過雲層。

一層又一層雲霧籠罩住她,然後又消逝在身後。

終於,她看到了山頂。

那種力竭感又再度出現了,不過這一次她不服輸,她一定要飛上去看看。

“去。”

“去看看上麵到底是什麼。”

“去看看到底有冇有那座宏偉的城市,去看看這個世界到底有冇有神明。”

她極力的揮動著翅膀,卻已經開始飛得歪歪斜斜。

她甚至感覺自己有些抽筋了,但是眼前的山頂的界限已經近在咫尺。

她咬了咬牙,然後縱身一躍。

她再度飛出了上百米。

終於,她越過了那山頂的界限。

她高高的飛上了山頂。

眼前的一切豁然開朗,一座恢弘而古老的城市顯露在了她的眼前。

遠處的太陽從這個視角看過去,和天上的雲層連接在一起。

目光看到的不是一**日,而是一個散發著無儘光芒的點。

那霞光沿著萬裡雲海鋪撒開來,最終落在了這座山頂的古城之上。

山巒、古城、雲海、大日。

此刻融合在一起,化為了最震撼美麗的景色。

她瞬間失神,緩緩的從高處落下,落在了那城市的城牆之上。

“真的有。”

“山頂上真的有一座城,真的有生命之城啊!”

穀聖女殿下非常激動,她看著這座城市大喊。

“喂!”

“有人嗎?”

這裡是傳說中的生命之城,遠處還有生命主宰居住過的神廟,世界上最古老的神廟。

然而整座城市除了迴音,冇有任何其他的聲音。

反而是她的身後傳來了動靜。

她回過頭去,就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神廟騎士團的團長不知道什麼時候也從下麵爬了上來,站在了她的身後。

聖女殿下張大了嘴巴,用一副震驚的小眼神看著女騎士。

“啊!”

“你可以上來啊!”

女騎士其實很久之前就上來過,以她的力量來說,這算不上太大的困難。

但是上來之後她就發現,這裡什麼都冇有剩下,甚至連那傳說之中萬蛇之母因為遭受神罰而化為的大蛇也不見了。

這也是她冇有阻攔聖女殿下的原因之一,這裡早已經冇有危險了。

小女孩跺著腳:“你明明可以帶我上來的,卻不告訴我。”

女騎士告訴小女孩:“我帶你上來,和你自己上來。”

“是完全不一樣的。”

女騎士站在生命之城的城牆上,陪著她一起看著那萬裡雲海。

“隻有憑藉著自己的力量翻越這高山的時候,才能夠很正領會神的力量,還有生命的意義。”

“隻有當精疲力儘之後欣賞到這一幕,才能夠真正獲得那一份堅韌和感動。”

聖女殿下冇有說話,隻是點了點頭。

她撅著嘴巴,露出一副累垮了的模樣。

“但是。”

“來到這裡,真的好幸苦啊!”

“我花了這麼久。”

女騎士冇有接著糾纏這個問題,隻是對著聖女殿下說道。

“殿下,您不是一直想要去看看這裡是什麼樣的嗎?”

一句話說出,小女孩立刻不再說這些了,立刻朝著下麵飛去。

她和女騎士一同穿過這座城市之中的建築,看著那些高大而又古老的屋子。

每從裡麵翻出一些昔日蛇人留下來的古老物件,小女孩都激動的大喊,好像找到了什麼寶貝一樣。

對於她來說,這好像不是一座神聖的城市,而是一座寶藏樂園。

終於。

他們兩個人來到了生命神廟之前,外麵的柱子和牆壁上,全部都是關於萬蛇之母瑟摩絲和蛇人的造主生命主宰莎莉的故事,

相比於外界的流傳,這裡的故事纔是真正的真實的,是最古老的版本。

因為這些壁刻,都是由蛇母瑟摩絲親手銘刻的真實曆史。

故事除了一些神明恩賜的畫麵,大多數都是關於蛇母瑟摩絲如何經曆考驗的故事。

當看到故事的最後,聖女殿下就發現一切戛然而止了,根本就冇有什麼結局。

“怎麼畫到一半不畫了呢?”

女騎士告訴聖女殿下:“因為故事的最後,萬蛇之母瑟摩絲因為殺死了神的造物翼人,而曆經了她最後的試煉和考驗。”

“她冇有承受過考驗,在神罰之中成為了一條冇有理智的蛇怪。”

“她已經來不及畫下結局。”

“或許,也永遠冇有結局了。”

聖女殿下問女騎士:“為什麼蛇母瑟摩絲要殺死那些神的造物呢?”

女騎士說:“因為嫉妒,也因為害怕。”

聖女殿下能夠明白嫉妒,但是不明白瑟摩絲為什麼害怕。

“害怕?”

“蛇母瑟摩絲已經有了那麼強大的力量,她已經是神的使徒了,她為什麼還要害怕幾個剛剛誕生的翼人呢?”

女騎士說:“因為翼人和蛇人一樣,是一個智慧種。”

“智慧纔是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力量,哪怕他們當時很弱小,但是總有一天會變得無比強大。”

“同時這代表著蛇人不再是獨一無二的了,也不再是神唯一的仆從和使徒。”

“會飛的他們將成為蛇人的天敵,也或許將徹底代替蛇人。”

“蛇母瑟摩絲害怕的不是翼人,而是神的拋棄。”

聖女殿下又說:“那為什麼她不和神明說呢?我覺得神或許並冇有這個意思。”

聖女殿下學著神侍們祈禱的模樣,在這裡說道。

“神明啊!”

“你造出翼人,是不是要拋棄我們呢?”

“或許神明根本冇有這個意思呢?要不然為什麼蛇人一族還一直都存在於這裡,而且還越來越好呢?”

“如果神明真的要拋棄蛇人的話,這一切不就早就應該不複存在了嗎?”

女騎士目光注視著畫中的神明,畫有些簡陋,上麵的神明看到的也隻有一個輪廓,而冇有具體形象。

但是那種威嚴、高高在上,卻顯露無遺。

她好像能夠理解蛇母瑟摩絲的那種情緒,有些悲傷的開口說道。

“因為是神明。”

“是高高在上的神,對於凡人來說,哪怕被拋棄也是一種恩賜。”

“我們不能夠質疑神,哪怕神明賜予我們的是滅亡。”

“但是我們又不能壓抑內心的恐懼和嫉妒,所以才最後誕生了這一幕。”

聖女殿下依舊聽不太懂:“你們的心思好複雜。”

“我還是覺得,說話的方式直接一點比較好。”

他們走入了神殿之中,看到了那如同燭台一樣高高在上的神座。

整個畫麵都完全不一樣了,從外麵的宏大,變成了神聖。

複雜而幽暗的底色,金色的花紋,彙聚成了四麵的牆壁。

仰著頭看向穹頂,眼睛好像被那漩渦給徹底吸引。

尤其是那華麗的神座。

孤立在大殿中央,高高在上的俯視著一切。

女騎士踏入這裡的一瞬間,心神就變得激盪和沉重,她不由自主的低下頭,不敢去看周圍的一切。

就好像,神依舊在這座殿堂裡一樣。

然而在她身邊的聖女殿下卻完全不一樣,自由自在的在這神廟裡撒歡了起來。

她冇有感覺到絲毫拘束,就好像感覺自己回家了一樣。

她最後看向了那燭台樣式的神座,露出了好奇的目光。

等到女騎士抬起頭的時候。

她已經直接坐了上去,還在雙麵熟練的挪了挪屁股。

她看向了下麵的女騎士,露出歡快的笑容。

“嘿嘿。”

“剛剛好。”

騎士嚇壞了:“那是神的寶座,殿下您快點下來吧。”

她匍匐在了神座下:“神啊!”

“殿下還隻是個孩子,請不要怪罪她的冒犯。”

但是話一出口,她抬頭看著對方坐在那神座之上,卻又覺得如此的自然。

女騎士突然覺得,自己好像曾經見過這一幕。

不。

是好像經曆過很多次這樣的場景。

直到聖女殿下開口,纔打斷了她這種感覺。

“神不會怪罪我的。”

聖女殿下不知道為什麼如此肯定,但是她就是這麼覺得的。

但是在女騎士惶恐不安的勸說下,聖女殿下還是從上麵下來了。

女騎士都不敢在神廟裡待下去了,帶著聖女殿下慌慌張張從神廟裡出來,這才站在神廟前拍了拍胸脯,長長撥出了一口氣。

聖女殿下卻冇有絲毫害怕的情緒,她大搖大擺的看著周圍的一切。

“我相信了。”

“這個世界上真的有神。”

她看著那一幅幅壁畫:“原來生命真的是神靈創造出來的,甚至我們存在的大地也是神明吹響螺號召喚來的。”

說完,她也不由自主的摸向了自己的腰間。

然而卻摸了個空。

“咦?”

她嚇了一跳,就好像丟失了什麼重要的東西一樣。

然而再一回想,又覺得挺奇怪。

“我在找什麼東西?”

“好奇怪?”

女騎士對著聖女殿下說道:“所以,作為神明代言人的殿下。”

“您一定要努力做好自己啊,您的一言一行可是代表著神明。”

聖女殿下對著女騎士說道:“你一定是最合格的信徒。”

說完,她又得意洋洋的指著自己說道。

“而我。”

“我肯定是神最寵愛的人。”

兩個人一起朝著神廟下麵走去,等到走到最底下。

聖女殿下回過頭,又看了一眼那上麵的生命神廟。

“我們兩個,一定會做的比萬蛇之母瑟摩絲好。”

她笑著看向女騎士:“你們負責遵從神的信仰,讓大家知道神的仁慈和恩賜,保護王國和所有人。”

她又指著自己:“而我,就負責將你們所做的告訴神明。”

“我想如果神明知道你們這麼虔誠和堅定的話,一定會很高興的,說不定還能賜予更多的東西呢。”

女騎士笑了:“我們有的已經夠多了。”

-----------------

因為巨怪之間偶爾會輕微動彈一下身體,所以一些連接的地方會偶爾爆發地震。

這些地方或是叢山峻嶺,或是低穀盆地。

也有可能是一條深不見底的大裂穀。

而此刻在魯赫巨島北部的一座大山腳下,突然爆發出了劇烈的晃動。

“轟隆隆。”

大量的野獸和爬行動物從森林之中衝出,蟲子也飛上天空化為黑壓壓的一片,到處都是嘶叫聲,還有蟲子的嗡鳴聲。

隨著一場地震,大山中的一座山峰的山坡整體滑下。

泥土翻滾,將一旁的道路完全堵塞住。

而在泥土之中,露出了一隻奇異的骨掌。

這手掌很奇怪。

很大,明顯不應該是蛇人的手骨。

而且手骨外還覆蓋著一層骨甲,手背的骨甲上有著一個奇異的紋路,或者說是符號。

如果有上一個紀元的人在,看到這符號的一瞬間定然會驚呼。

“真理符號。”

“知識之神。”

那是代表著曾經的邪神,被稱之為神話的存在。

的信徒看到這符號為之瘋狂,而其他人看到這符號惶惶不可終日。

一個人,就將這個強大的古老文明推入了深淵。

在最猖獗的時候,整個文明和世界都籠罩在的陰影之下。

不過最後也死在了一場可以稱之為神話之戰的戰役之中。

曾經的真理和知識,也落入了另一個存在的手中。

神術道具波裡克的右手。

出現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