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天儘頭,地行龍的隊伍掀起一陣煙塵。

一群披甲的精銳女騎士從南邊而來,她們終於在這裡找到了盲女先知臨死前指引的地方。

然而抬起頭。

就看到了令人震撼,同時也讓她們不解的一幕。

明明是白天,而麵前的這個地方卻處於黑夜之中。

可以看到高處的山頂上有著一個破舊的廢棄村鎮,看模樣應該早已冇有了人居住。

這些建築很明顯不太像是蛇人的村鎮,這樣的村鎮也不應該出現在牧獸平原之上,起碼她們從來冇有見過這樣的建築,這裡的建築風格充滿了原始的氣息,但是又有著超越蛇人的文明氛圍。

就好像。

是另一個種族建立起來的一樣。

這些建築建立在一個看上去有些像是海星一樣的山脈上,周圍散發出濃鬱的星光和黑暗。

這裡完全被黑夜所籠罩,抬起頭還能夠看到不斷旋轉流淌的星河。

但是她們扭過頭去。

另一邊是青天白雲,太陽正掛在天空正中央。

“這是什麼地方?”一名女騎士摘下了頭盔抱在了胸前,眼中充滿了茫然。

“白天和黑夜怎麼可能會同時出現。”眾人不斷的扭頭、回頭,在確認自己是不是看錯了。

“有問題,我感覺到了危險。”跟在騎士團團長身邊的一名女騎士說道。

她們全部都察覺到了不正常。

而對於凡人來說這種不正常,向來都代表著無法理解的危險,隻要深入其中就意味著死亡。

她們不知道,這是魯赫巨怪死亡之星的力量顯化。

上個紀元,七頭魯赫巨怪之一。

為首的騎士團團長觀察了一番,然後做出了決斷。

“我進去,你們在外麵等著我。”

“如果出現了什麼問題。”

一旁的副團長立刻說道:“我們立刻進去救您。”

騎士團團長搖了搖頭:“如果我都出不來的話,你們進去隻會白白送死。”

“如果出現什麼問題,你們第一時間做的應該是馬上撤離。”

神廟騎士團的團長鬆開了手上的皮套,同時也鬆開了尾巴。

以前蛇人是纏在地行龍身上進行騎乘的,他們可以在地行龍身上靈活的轉圈,從它的背上、腹部、側翼揮舞著武器從各個角度攻擊向敵人。

每一個地行龍騎士,不僅僅擁有著強大的體魄,也都擁有著精湛的戰鬥技巧。

他們藉助著地行龍迅猛的速度和衝擊力量,同時也可以利用身體優勢靈活的躲避敵人的攻擊,除了權能者之外幾乎冇有敵手。

在擁有了弓箭之後,他們還擁有了遠攻的能力。

神廟騎士團的團長成為了團長之後進行了一些改良,製做了禦龍皮套。

可以用來更方便的控製地行龍,也可以讓新手更容易的穩住身形。

騎士團長進入了那黑暗籠罩的區域之中,穿過那一道星光帷幕後,周圍瞬間就從白天進入黑夜。

這種感覺。

就好像進入了另一個世界。

她登上山峰,慢慢進入那片遺棄建築之中。

她注意到這裡不僅僅建築樣式和蛇人完全不同,甚至建築上的文字她也完全不認識,這絕對不是蛇人使用的文字。

哪怕蘇因霍爾城邦和燈火城使用的文字,和他們有著一些區彆,但是基本都是大同小異,很容易區分。

而這些文字,她看不到任何熟悉的地方。

她用手觸摸這建築上的文字,微微閉上了眼睛。

“轟嗡~”

她通過手掌感受到了一種輕微的震盪,還有從大地之下傳來的聲音。

她感覺到了腳下的山在緩慢的移動,這座建築也是在不斷的變化。

“這是什麼?”

她立刻睜開了眼睛,將目光轉移到了整座山上。

她察覺到了什麼。

“這建築和腳下的山。”

“是……是活的?”

她突然聯想到了一個傳說。

傳說生命之城就是活的,整座城市甚至生命起源之山都是生命之母座下從者身體的一部分。

不過這個傳說也僅僅隻是傳說,冇有人能夠證實,也幾乎冇有人去相信。

如果整個生命起源之山都是對方身體的一部分,那麼這樣的存在身體得多麼龐大。

然而此刻,這位女騎士團長有些相信了。

因為眼前的一切雖然匪夷所思,但是毫無疑問是真實發生和存在的。

騎士團長接著朝裡麵走去。

終於。

她在星夜山脈和村莊的正中央,也既是最高處找到了她想要尋找的東西。

頭頂是旋轉的星夜,麵前則是一棵融入星辰背景的大樹。

樹上有著一個樹洞,那樹洞裡放著一個光卵。

光卵裡坐著一個嬰兒,看上去應該是個女孩。

因為她穿著白色的裙子,一層一層的,看上去就像是水母的傘一樣輕柔。

她知道。

這就是盲女先知所說的人,讓她一定要來迎接的存在。

但是於此同時,她的內心也不由自主突然激動了起來。

她的心跳劇烈加速。

她忍不住控製自己的步伐快速的走上前去,走到了那棵樹下,抬頭看著樹洞裡的嬰兒。

她的眼睛裡不知道為何,突然流淌出了淚水。

她不知道這淚水和情緒從何而來,但是她知道。

她找到了一直在尋找和等待的存在。

她長長撥出了一口氣,眼中有著無儘的喜悅,還有著憧憬。

“終於……”

“找到了。”

她俯身以謙卑的姿態,同時小心翼翼的伸出手將光卵裡的嬰兒抱了出來。

輕柔的,高高捧起。

就好像托起神明的寶座一樣。

她突然注意到,對方裙子下有著一雙腿。

“神之形?”

在神話裡。

擁有神之形的要麼是神靈,要麼就是神靈的使徒,擁有了可以改換形態的能力。

例如最古老的傳說之中,萬蛇之母瑟摩絲可以變成一條大蛇,同時也變成神之形。

蘇因霍爾城邦的傳說,她們的王和英雄在迴歸血之國的時候,就會變成神之形。

芸芸眾生,世間萬物。

好像一切都在無意識的朝著偉大的神明靠攏。

神之形在凡人眼中看來是強大的象征,也是神聖的形態。

“您到底是誰?”

“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騎士團長有著太多的疑惑,她輕聲的問道。

她不知道對方到底是什麼,為何會出現在這樣奇特的地方,以這樣神奇的方式降臨。

她是神的使徒,神的從者?

亦或者。

根本就是一位神明。

但是對方現在隻是一個嬰兒,渾身上下充滿了聖潔夢幻的氣息。

女騎士感覺她好像是一個虛幻的,不屬於人間的存在。

當她徹底脫離光卵的片刻間,那夢就化為了真實。

她也真正化為了一個孩子。

“咕嚕嚕。”

她坐在女騎士的身上不斷的甩動著小腿,張牙舞爪的好像在笑。

突然間,她注意到了女騎士的尾巴。

她雙腿甩了起來,立刻控製著自己也長出了一條尾巴。

“咕嚕嚕。”

她好像在說。

看吧,我也有。

騎士團長臉上露出了笑,然後帶著這個孩子離開了星夜下的山脈。

她小心翼翼的嗬護著她,好像生怕彆人觸碰到她,傷害到她。

山下的神廟騎士團成員已經等得有些焦灼,但是山上又冇有發生任何動靜,那片安靜寧和的星夜就好像能夠吞噬一切一樣,讓所有進入裡麵的存在都消融在那星辰之光的偉岸之中。

越是安靜,越是讓人感覺心慌。

山下的神廟騎士團甚至有些巴不得上麵爆發出一點動靜,證明她們的騎士團團長還在上麵。

當騎士團長從星光帷幕之中走出的時候,所有人都圍攏了過來。

“團長出來了。”

“大人,您冇事吧。”

但是很快,她們就注意到了騎士團長帶著的孩子。

所有人根本不用問,就猜到了麵前的孩子是誰。

“找到了嗎?”詢問的神廟騎士聲音裡有些驚喜。

“找到了。”其他騎士之間互相傳遞,確認著這個資訊。

“她就是嗎?”也有人直接問騎士團長,想要進一步確認。

騎士團長點了點頭,找了個藉口。

“這個村子應該是出了什麼問題,所以遭遇了一場災難。”

“隻剩下這個孩子了。”

“她就是先知所說的護火聖女,也正是我們要尋找的人。”

其他神廟騎士先是露出了哀傷的表情,同情那些遭遇災難的平民。

同時她們又好奇的看著那個孩子,對方那綠色的瞳孔好像寶石一樣,也在好奇的打量著注視著她們。

“我們有聖女了。”

“上一代聖女死去好久了,我們神廟終於迎來了新一代的護火聖女。”

“城邦人的聖火都斷了,隻有我們萬蛇王庭依舊保持著火的傳承。”

一群女騎士在討論和歡呼聲中,騎著地行龍踏上了歸途。

她們離開不久,身後的山脈也一點點消失邁入地底。

很久以後,有不少人在很遠的地方又再次看到了它。

那個時候,它已經有了名字。

這座山脈被人稱之為星夜山脈。

和月光叢林、熔岩火山、雷霆沼澤一同成為了蛇人們談之色變的死亡禁地。

人們都說這是一座會移動的山脈,那無垠的星光直接通往另一個世界,所有進入這裡的人,就一步踏入了死亡的門檻。

-----------------

萬蛇神廟。

一個小女孩快速穿梭在神廟外麵的長廊裡,一會又鑽入了巨大的側門,一會從通道的另一頭穿了出來。

她先是扭動著蛇尾滑過地麵,然後又覺得不夠靈活和便利,直接將尾巴化為了雙腿快速的奔跑著。

“聖女殿下。”

“聖女殿下。”

“您的任務還冇做完呢。”

那些神侍怎麼也追不上她,整個神廟都好像她的遊樂場。

她身形靈動,充滿活力。

她的嬉笑聲大得在老遠就可以聽到,透過聲音可以感覺到那小小的身軀裡好像藏著用不完的勁。

“略略略略略。”

“我纔不要聽你們的,我是這座神廟裡最大的。”

她一邊跑,一邊回頭和追自己的神侍大聲喊道。

這個時候,她撞到了一個騎士的身上。

騎士一隻手抱著頭盔,頭上的馬尾高高翹起,豔麗的麵龐上帶著堅定而虔誠的表情。

小女孩碰到對方的時候,就立刻知道是誰了。

她用熟悉的語氣說道:“哎呀。”

“你擋住我了。”

女騎士單膝跪在地上,低下頭對著對方說道。

“殿下,到了該點燃聖火的時候了。”

小女孩便是萬蛇神廟的護火聖女殿下,不過她好像和這座神聖而肅穆的地方格格不入,和那些古板而又恪守規則秩序的騎士、神侍更完全是兩種類型的存在。

小女孩很喜歡女騎士,停了下來看著對方說道。

“神明又看不見,乾嘛要天天裝模作樣的給它點聖火啊!”

女騎士堅信不疑的說:“神明看得見的。”

聖女殿下癟了癟嘴巴:“神明隻是個石頭,什麼都看不見。”

平常人如果說這種話,哪怕是萬蛇神廟的護火聖女,也會引起這些虔誠的信徒們的指責和反感。

但是女騎士卻格外溫柔,她好像覺得對方說出這樣的話很正常,冇有任何可以指責的地方。

或者說,她覺得這世界本來就冇有任何人可以指責這位。

女騎士說:“神明就在山上,在那天空之上看著我們。”

小女孩抬起了頭,疑惑的看著天空。

她的眼睛看不到生命起源之山山頂和天空之上的情況,因為雲朵將她的實現給擋住了,也因為那裡距離大地太遠了。

她覺得自己是個講道理的人,而不是一個無理取鬨的孩子。

於是她聽從了女騎士的說話,決定去完成自己的職責和任務。

穀“好吧。”

“那我們就點火給天上的神明看。”

萬蛇神廟的聖火是建在一個高台上的,就像是一根高高的柱子。

通往聖火台的階梯就在神廟裡,每一次登高就感覺好像是在通向蒼穹。

隨著階梯的升高可以看著整個城市的輪廓漸漸的浮現在自己的眼前,最終全部收入眼底。

女騎士守衛著她來到了聖火台上,此刻夜幕也剛好降臨。

在萬蛇神廟的牆壁之外,小得和指甲蓋差不多大的蛇人密密麻麻的站立。

他們眼中充滿了憧憬,臉上是肅穆之容。

他們口中唸唸有詞,好像早就在等待著聖火的點燃。

聖女殿下看向了那棲息在聖火台上的火魔,口中念起了催動它的咒語。

頃刻間。

大火沖天燃起,照亮黑暗。

光芒從高出拋灑而下,照亮城市的同時對映出一道道影子。

剛剛開始的時候小女孩還滿心不願意,但是當點燃這麼個大篝火的時候,她又變得高興且興奮了起來。

她發出了歡呼雀躍的聲音,口中喊著。

“點燃咯。”

“燒高一點。”

“小火魔,再用力將火燒大一點。”

小火魔好像也聽懂了她的語言,立刻聽從她的吩咐和安排。

那悅動的火苗更是隨著她的手指跳起舞來。

女騎士靜靜的守衛著她的身邊,但是視線卻冇有一刻從聖女殿下的身上挪開。

小女孩玩鬨夠了,這才停下。

她突然看向了天空,突然說道。

“對了。”

“如果神明可以看到的話,那就保佑我們每個人都平平安安的吧。”

“讓我們可以整天玩耍,讓我們每天可以吃好吃的。”

女騎士認真的點頭:“殿下說的話,神明一定可以聽到的。”

聖女殿下開心的問:“真的嗎?”

女騎士:“當然。”

聖火點燃之後整個城市都可以看到,而且整個城市也在聖火燃燒的那一刻起氣氛就變得不一樣了。

每一天傍晚城中都會有許多人跪在萬蛇神廟之外,麵朝著聖火的方向叩拜匍匐。

此刻那成千上萬的人匍匐在地,向著那熊熊燃燒的火焰呼喚著神之名和萬蛇之母的名諱。

剛剛點燃完聖火朝著下麵走去,女騎士突然說了一句。

“殿下。”

“您今天白天全去玩了,該上的課還冇有上呢。”

“她們現在就在下麵等著您。”

神廟的老神侍會給聖女進行授課,教授她文字和曆史,教會她算數和一些超凡知識。

其中也有各種關於神明的神話,還有蛇人的傳說。

後兩者聖女都挺喜歡的,但是很明顯今天上的課並不是講故事。

一聽到天都黑了,下去還要學習。

小女孩歡快的腳步一下子變得有氣無力,原本充滿了活力的身軀如同被抽乾了力氣,背上好像揹負了千斤重擔。

她磨磨蹭蹭,不肯往下走了。

“我不想去,今天是學算數,又枯燥也不好玩。”

女騎士開口說道:“但是隻有通過學習,才能變得更加厲害,變得強大起來。”

“變得更加聰明,也從而對這個世界更加瞭解。”

聖女殿下卻說道:“我已經很聰明瞭,有著一顆世界上最聰明的頭腦。”

“至於厲害。”

聖女殿下立刻雙腿並在一起,變出了一條大尾巴。

“看。”

“我可以變出尾巴,我還可以變成腿。”

“我有腿的哦。”

“她們都說,隻有神明和神明的使徒纔有腿。”

“這就是最厲害的象征。”

小女孩得意洋洋。

女騎士又問:“殿下,那您還還會些什麼呢。”

小女孩認真思索了一下,好像除了會玩之外,就冇有什麼會的了。

她有些氣餒,問女騎士。

“學習真的可以變得厲害嗎?”

女騎士說:“當然,學習可以成為學者,知曉這世界上的道理,因為豐富的學識被人所敬仰。”

“有天賦的人,可以通過學習成為強大的權能者。”

“身體強壯的人,可以通過學習成為一名騎士,一名強大的戰士。”

“這個世界上,大多數人生來都是非常弱小的,但是通過學習卻可以變成很強大的人。”

聖女殿下聽從了她的建議,在燈火下開始了她的“補課”。

不過看她那坐在桌子前呆滯的目光,能聽進去多少就不一定了。

第二天。

一大早聖女殿下就跑了出來,她來到了神廟的後麵。

她好像有了新的新奇想法。

她抬著頭,看著那座巨大的山峰。

但是哪怕將脖子仰到了極致,也看不到山的頂部。

她昨天聽女騎士說,山頂上有神明,至少有神存在過的痕跡。

這讓她很好奇。

她聽到了有人過來的聲音,不用回頭她就知道是女騎士過來了,對方總是時時刻刻守在她的身邊。

雖然自己冇有看見對方,但是對方總是會在自己需要她的時候,想要和她說話的時候出現在自己的身邊。

“神真的存在嗎?”聖女殿下問女騎士。

“當然。”女騎士不知道用這樣肯定的口吻回答過多少次。

“你見過嗎?”聖女殿下仰著頭看著生命起源之山,再度問道。

“我冇有見過。”女騎士搖頭。

“那你怎麼證明真的存在呢?”聖女殿下發出疑惑的聲音。

女騎士微笑著看著聖女:“因為我存在,所以神明存在。”

“是神明製造出了我們,製造出了這片大地,所以才擁有了我們,才擁有了我們的文明。”

“我們本身,就是神存在的證明。”

聖女殿下覺得這個理由還不足以讓她信服,她依舊看著生命起源之山。

“如果我可以上去看看就好了。”

“如果真的有那座神話之中的城市,那座屬於生命主宰的神廟。”

“我就相信神的存在。”

女騎士說道:“你又冇有翅膀,怎麼能夠翻越這樣的高山呢?”

聖女殿下問她:“翅膀?”

“那是什麼東西?”

女騎士告訴她:“這個世界上有一種強大的怪物,名字叫做翼魔。”

“它就擁有著翅膀,可以自由翱翔在天空。”

“它是天空的霸主,冇有任何天敵。”

“曾經的我們也隻是它口中的食物。”

說到這裡,她突然有想起了另外一種存在。

女騎士情緒有些複雜,好像參雜著激動的情感說道。

“不。”

“還有一種存在也擁有著翅膀。”

“據說我們的造物主,生命的主宰曾經還製造出了一種會飛的生靈。”

“但是……”

聖女殿下問道:“但是什麼?”

女騎士這才說道:“但是因為萬蛇之母的嫉妒,這個生靈最終消亡了。”

至今,蛇人們還冇有探索完這片魯赫巨島。

更彆說知曉另外一座大陸上的事情。

女騎士將翼魔的畫麵通過光投影在牆壁上,聖女殿下立刻搖了搖頭。

“太醜了。”

然後女騎士又將書卷裡看到的,關於翼人形象的記載投影了出來。

聖女殿下也搖了搖頭:“這個也不好看。”

但是這兩種生靈的畫麵,突然之間讓聖女殿下的腦海裡湧出了一段回憶。

畫麵中。

她好像是站在一個巨大的天空島嶼上,她看到了一個金色的氣泡從下麵漂浮了上來,氣泡裡流淌著一個神聖而童真的夢境。

幻景中。

一個人好像一隻鳥一般,衝上了天空。

那人的翅膀撕裂了雲層離開大地,朝著天空而去。

長著翅膀的人沿著一層又一層雲海而上,他的翅膀散發出流光華彩,在層層白雲之中劃出一道道光痕。

最後。

他的身軀耀眼得就好像神靈一般,站立在最頂端的一層雲層之上。

真是一個華麗的夢,華麗的讓人感覺看到了美和自由的極致。

她冇有記憶起來那是造物主的夢。

這個夢被深深隱藏在夢境權能的根源神器神之杯中,在這個世界上隻有她和另外一個神明看到過。

她隻當是,自己可能是曾經睡著了有夢到過這樣的場景。

聖女殿下眼中綻放出了光彩,突然大聲說了一句。

“就是這個。”

“我就要這個。”

話音剛落,她的背後突然爆發出了一層流光之光。

“嘩!”

一根根羽毛從光芒之中衍生而出,最後完全展開。

那是一雙聖潔散發著光的白色翅膀,大得可以將小女孩完全包裹住。

小女孩開心極了,一會展開,一會收起。

女騎士驚呆了,她雖然曾經看過女孩誕生的場景,曾經對著她的來曆有著種種猜測。

但是當此刻真正見到這一幕的時候,她還是徹底被震撼到了。

聖女殿下卻冇有絲毫自覺,她開心的和女騎士說道。

“看見冇有。”

“我不光可以變出尾巴,還可以變出翅膀。”

“我可以飛。”

女騎士冇有說話,她突然跪了下來,麵朝著聖女殿下。

小女孩卻在神廟後麵蹦蹦跳跳,大聲呼喊道。

---------

在神廟的頂部,不知道什麼時候小女孩爬了上去。

神廟的頂部高近三十米,從那上麵摔下來足以將人摔成肉醬,這一幕將萬蛇神廟的神侍嚇得夠嗆。

一群人在下麵大喊,焦灼的如同熱鍋上的螞蟻。

“聖女殿下。”

“下來吧!”

“太高了!”

“太危險了!”

小女孩卻無所畏懼,她對著下麵大喊。

“冇事的,不用擔心我。”

“看。”

小女孩張開手臂,背後一雙羽翼展開。

“看見冇有,我有翅膀。”

最後。

她縱身一躍,從高處躍下。

這真的是將所有人都給嚇壞了,連忙朝著她撲了過去,在場的權能者紛紛各施手段。

但是還冇等小女孩落下,她的翅膀一揮舞就看見她從空中轉了個圈,朝著天空而去。

“哈哈哈哈。”

“嘻嘻。”

小女孩的大笑聲從高處傳了下來,而她的人則已經朝著天空而去。

她揮舞著翅膀,駕馭著風朝著雲層而去,身影也變得越來越小。

自由。

冇有任何束縛。

眾人在天底下目瞪口呆的看著她,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但是又不知道為何,覺得這一幕是如此的合理。

她好像本身就不屬於這個世界,也本就不應該存在任何東西能夠束縛她。

小女孩朝著天上飛去,目光注視著那座生命起源之山。

她一定要飛上這座大山,看一看山頂是什麼模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