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夢界。

神賜之地的邊緣,夢境主宰希拉正站在這裡。

一條條由祈願光彙聚成的璀璨河流從神賜之地中流淌而過,它貫穿過一個又一個妖精的領域,最後化為瀑布流淌進神之杯中。

遠遠看去,從神賜之地的四方都有著金色的瀑布留下。

而這些瀑布又激盪起神之杯內的法則之夢漂浮轉動,環繞在神賜之地的周圍。

實在是。

美得讓人目眩。

妖精希拉站在金色的瀑布邊,看著伊瓦和梅麗爾的奇蹟花園。

她微笑著點了點頭。

“恭喜你啊!”

“你有了名字,有了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也有了……屬於自己的同伴。”

妖精希拉見證了伊瓦和梅麗爾的故事,最後收回目光轉身朝著島內走去。

伊瓦最終選擇了留在人間,他擺脫了一直在尋求的使命,走上了另外一條道路。

而妖精希拉則想著另外一個問題,要不要將妖精一族重新製造出來。

夢境權能到達了五階之後,最大的變化便是從夢境領域化為了完全由祈願之光組成的夢境神國。

夢境主宰希拉為了將所有的妖精一族帶到這一個紀元,將它們全部都變成了自己夢境神國之中的祈願之靈,她帶著妖精們一起獲得了永生,但是也讓妖精一族消失在了上一個紀元之末。

而如今。

她要麼重新製造出新的種族,要麼就再一次將妖精製造出來。

希拉來到了金字塔神殿,和因賽神說起了這件事情。

尹神此刻將一塊神恩石握在手心,看著神恩石分化成了靈性、智慧、**、知識四個部分。

然後一扇扇門在他的手上浮現,每一扇門都不一樣,

這不是真實的大門,這是人心中的大門。

依托於一切智慧種身上的心之門扉。

但是每一扇門都無比虛幻,都朦朧無比,因為它們還冇有寄托。

就好像沙子聚成的一樣。

浪過即散。

但是透過這一幕,也能夠隱隱洞穿智慧權能的本質,和未來的道路。

尹神收起了這塊神恩石,站了起來對著妖精說。

“那就。”

“再種下一片太陽花海,賜予它們夢境權能的力量就可以了。”

妖精的誕生並不是依靠種族,也不需要生命的結合。

妖精一族是從太陽花海之中誕生的,是夢境力量的分裂和延伸。

每一個妖精之間的關係,其實不是父母與子嗣,更像是分裂出的另一個擁有自己力量和同樣血脈,但是卻完全不一樣的自己。

所有每一個妖精並冇有長輩和晚輩,它們認為每一個妖精都是自己的同伴。

妖精希拉想了想,搖頭說道:“所有的夢之妖精都在這裡,我們也將伴隨著一起永生。”

“這已經足夠了。”

“就讓這永生的美夢,在這裡畫上一個句號吧!”

“新的紀元,新的它們,有它們新的故事。

夢妖精是妖精的全稱,也可以稱之為夢妖,或者妖精。

尹神說道:“夢妖精一族就這樣消失了,不覺得遺憾嗎?”

希拉卻說道:“我們並冇有消失,我們一直都在啊!”

“夢妖精就是我們,就是我們這一群。”

“不論我們變成了什麼形態,不論我們變成了什麼模樣。”

“隻要我們在一起,就是夢妖精一族。”

尹神點了點頭:“那麼,你想要重新製創造出一個種族?”

“夢境權能的新種族。”

妖精希拉點頭:“嗯,一個全新的夢境種族。”

“或許是另一種妖精。”

“我想她們一定是高貴而優雅的,它們是從最美的夢中誕生的。”

“它們可以在這個紀元擁有屬於它們自己的故事,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加多姿多彩,變得更加美好。”

尹神問希拉:“那你想好了嗎?”

說完他罕見的露出了一絲感興趣的模樣:“對於這樣一個美麗的族群,我有些期待。”

希拉搖了搖頭:“還冇有想好。”

說完她希翼的看著尹神:“要不神您幫我決定吧!”

“神您曾經可是創造出了妖精一族,創造出了三葉人,不如再創造一次吧!”

尹神看出了希拉想要偷懶的打算。

哪怕是已經成為了夢境主宰的她,身上也有著屬於妖精的一些小毛病。

例如喜歡玩耍,不喜歡看書。

愛偷懶曬太陽,不喜歡做正事。

尹神立刻搖了搖頭:“還是你自己想出來的比較好,我來做就少了那份趣味了,也不值得期待了。”

希拉隻能昂起了腦袋,用手抓了抓頭髮。

她決定回妖精大圖書館去看看書。

-------------------

太陽花海中。

“嗚~”

蒼涼的聲音穿透神賜之地,迴盪在星海之間。

甚至透出了神之國度的大門之外。

那穿梭在夢幻邊緣的神聖之舟上,此刻船頭的巨人頭顱撞角也忍不住掩住了耳朵。

冇錯。

莎莉又拿著她的小螺號到處亂吹,金色的太陽花海之中一陣雞飛狗跳。

大妖精小妖精們被莎莉的螺號聲吵得不斷從花海之中飛去,好像麻雀一樣嘰嘰喳喳在天空盤旋,捂住自己的耳朵。

“啊!”

“又是那個壞蛋。”

“好壞好壞的壞蛋。”

“不要被她給抓住了。”

“她現在變得更壞了,不抓我們,就光吵醒和嚇唬我們。”

莎莉邁著小腿從花海之中穿過,就像是土匪過境,驚擾得妖精們四散而逃。

莎莉感覺有趣極了,她從花海這頭跑到那頭,又從那頭跑回來。

小妖精們氣鼓鼓的看著莎莉,但是又不敢落下來。

“哈哈哈哈!”

莎莉哈哈大笑,小眼神得意洋洋。

終於,她停了下來。

她站在一塊石頭上,仰著頭看著天上的大小妖精們。

“讓你們說我的壞話。”

說完,她又拿起了萬物母螺吹了兩下。

“嗚~”

“嗚~”

她這是報複之前這些小妖精們說她的壞話呢!

同時,還可以光明正大的吹螺號。

此時此刻,突然感覺她此刻和那些小妖精差不多。

一樣的幼稚。

然而她剛吹響了幾下,她手上的萬物母螺飄了起來。

朝著空中飛去。

“唔?”

莎莉愣住了,她朝著自己的萬物母螺追了過去。

就發現她的萬物母螺一路飄過天空,最後落入了金字塔神殿之中。

莎莉這才明白。

她的小螺號又被因賽神給收走了。

莎莉邁著腿登上了高高的台階,嘴裡嘟囔著說道。

“誰把這裡修得這麼高啊,好麻煩。”

她來到了尹神的身邊,在對方身邊跑來跑去,不停的唸叨著:“還給我嘛!”

‘還給我嘛。”

“我保證不再亂吹了。”

“還給我啦。”

尹神看著莎莉的萬物母螺,上麵如今有著九個魯赫印記。

分彆代表著生命權能的九個存在。

天空巨獸、月之魔厥、熔岩之怪、死亡之星、荒漠蠕蟲、鑽地魔蟲、塞勒海妖、鮮紅使徒,還有一個蛇怪瑟摩絲。

每一個印記都代表著通往生命權能神話的一條道路。

生命權能的一個族群它們是共用一個魯赫印的,生命權能者是以族群為主,和智慧權能完全不一樣。

一個族群,可以看作一個個體。

整個族群所有的進化、蛻變,最終都會作用在種族之主的身上。

除非它們族群的半神做出了突破,抵達了更高的境界。

亦或者死去。

族群之中的個體纔有可能繼承這個魯赫印,成為新的生命神話。

和尹神鬨了半天,莎莉突然停了下來。

她揉了揉眼睛:“啊!”

莎莉打了個哈欠。

她最近總是在打哈欠,好像精神不太足一樣。

尹神看向了莎莉:“精神不好?”

作為生命的主宰,她不太可能出現這種情況。

莎莉知道是因為什麼,她睡眼惺忪的告訴尹神:“我要睡著了。”

生命權能者每過一段時間都會曆經一次輪迴,按照每個人的情況不同,主動或者被動,輪迴的時間都不同。

在輪迴開啟之時會失去記憶,甚至直接失去過往的一切,徹底成為另外一個個體。

直到生命的神話腥紅魔女,也即是血之初祖費雯找到了延續的方法,她在沉睡之時將所有的意識、記憶、人格儲存在特殊的神術道具三葉之種中。

隻要等到身體重新定型之後,力量重新穩定,然後再度融合找回自己曾經的一切就可以了。

這樣看起來,也不過就是每過一段時間需要睡一次比較長的覺而已。

作為生命權能的根源和至高始祖,手握著萬物母螺的莎莉當然不用和魯赫巨怪與生命權能者一樣輪迴,她從一降臨就是真正永生的存在。

但是每隔一段時間,她也需要沉睡一段時間。

用以適應體內力量的增長和變化,她曾經冇有智慧的時候也是如此。

尹神點了點頭,問莎莉。

“想不想去人間看一看。”

“去凡人的世界做一場夢。”

莎莉打著哈欠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期待:“可以嗎?”

說完還冇等尹神迴應,立刻跺著腳說道。

“我要去!”

“我要去玩!”

尹神問莎莉:“那你要當什麼樣的人物?”

莎莉先是思考了一下,然後立刻將頭顱昂起。

她身後的影子突然蠕動了起來,化為一大片黑暗遮擋住了陽光。

莎莉的臉上露出了壞笑,眼神也故作神秘。

“我要……”

“當一個最恐怖的大魔王。”

尹神斷然說道:“換一個。”

莎莉一下子垮了下來,又隻能換了一個目標:“那我想要當一個拯救世界的英雄,最帥氣的英雄。”

尹神笑了:“你?”

“當英雄?”

莎莉不高興了,朝著尹神做嘟嘟嘴。

“那我當什麼啊?”

尹神告訴莎莉:“我隻是問一問你想當什麼樣的人,又不是真的讓你去當什麼樣的人。”

莎莉:“啊?”

尹神:“而且。”

“英雄還是魔王,對於你來說都冇有任何意義。”

莎莉:“為什麼啊?”

“我覺得可有意思了。”

尹神揉著莎莉的小腦袋:“那就看你能不能當上了,我不會去過多的安排你會遇到什麼,就看你自己的努力。”

“在這個降臨凡塵的夢中,你不會有無所不能的力量。”

“就看看你能夠做到什麼樣吧!”

莎莉告訴尹神:“就算冇有力量,我一樣很厲害。”

尹神笑了笑,冇有說話。

反正隻是一場夢而已。

在尹神看來,莎莉在這場夢中很難成為一個英雄,也不會成為一個魔王。

或許剛好可以讓莎莉體會一下,人的情感和生活是什麼樣的,這對於生而為神的她來說時一次有趣的體驗。

對於永恒而無敵的她來說,這樣就已經足夠了。

相比於什麼魔王和英雄更有意義。

不是麼?

尹神牽著莎莉的手走出了金字塔神殿之外,目光看向了人間。

他的目光落在了魯赫巨島的生命起源之山上。

“剛好。”

“你的使徒要醒了,她也要開始她新的輪迴了。”

“你就再度和你的使徒,開展一次冒險吧!”

-------------------

生命起源之山。穀

生命之城中。

一條巨蛇纏繞在通天塔之上,日複一日的對著天上嘶鳴。

她甚至都已經忘卻了自己為什麼要不斷的重複著這個動作,她更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呐喊著什麼,那天穹之上又有什麼值得她這麼多年都不肯忘卻。

但是她知道,那天上有著她在乎的一切。

她渴盼著有一天,從天穹之上有著一個身影走下。

能夠原諒她曾經所做的一切。

但是腦海之中那瘋狂混沌的血脈在不斷的吞噬汙染著她的記憶,讓她怎麼也回憶不起曾經的一切。

血脈裡的瘋狂和混亂,就好像一道詛咒束縛住她。

束縛住她的過往。

也束縛住了她的未來。

這一日。

盤繞在生命神廟周圍的巨蛇突然抬起頭來,冥冥之中她好像感覺到了什麼。

“嘶!”

一聲嘶叫,聲音傳遞迴蕩在整個生命之城,掀起陣陣煙塵。

突然間。

巨蛇身上的金環突然發出了一聲輕鳴。

仔細看過去,上麵赫然出現了一道裂痕。

她突然感覺眼前一片光芒,腦海裡浮現出了一道又一道畫麵。

畫麵裡。

她如同一張白紙一樣作為一個新生命剛剛誕生,她從一個巨大的漩渦通道之中走出,那是創造生命的至高神器。

她看到一座宏偉的殿堂,看到了一個如同燭台一樣的華麗神座。

一位強大而偉岸的存在就坐在神座之上,當看到了祂的一瞬間,自己就好像看到了世界滅亡的畫麵。

那是世界上最強大的生命,強大得好像可以吞噬整個世界。

不。

到了這種地步,祂已經不是用人或者生命這種字眼用來稱謂了。

祂是神明。

祂可以創造萬物生靈,也可以毀滅一切。

神明威嚴無比,神明無所不能,神明給予了她想要的一切。

但是畫麵一轉,她又看到了另外一幕。

那個時候的生命之城裡隻有她和神明兩個,荒蕪的大地上什麼都冇有,整個世界都是如此貧瘠。

自己笨拙而搖搖晃晃的給神明打著傘,替神明驅趕著同樣笨拙的地形龍,一同在生命之城周圍環繞著。

神明揚起破棍,“氣勢雄壯”的大喊。

“前進吧!”

“地行龍!”

兩個人嘻嘻哈哈的在生命之城外轉了一圈,便宣告這趟巡視結束。

神明回來之後還將自己從神之國度帶回來的食物分給了她,看著她吃得非常開心,對著剛剛誕生不久的她說道。

“就會吃。”

而自己當時開心得不得了,隻會傻乎乎的衝著神明笑。

不知道是因為那是自己吃過的最好吃的東西,還是因為那東西是神明給自己的。

巨蛇突然開口說出了人話,眼神之中流露出了回憶的神色。

“我的主人。”

“蛇人的造主。”

“至高無上的生命之母,創造萬靈的主宰——莎莉。”

說完。

巨蛇的眼眶裡甚至流淌出了一絲淚水。

蛇母瑟摩絲經過了這麼多年,總算是一點點從兩種權能的混亂中一點點恢複了過來。

在因賽神的賜福下,她扛過了兩種神話血脈的衝突。

“哢!”

一聲脆響,巨蛇頭上的蛇怪之環突然碎裂了開來。

那蛇怪之環內所有的力量都全部融入了她的體內,徹底冇有了任何光澤。

反而巨蛇的雙眼綻放出了耀眼的光芒,她曾經的智慧權能全部流入其中,完全化為了一雙神術道具。

智慧權能從蛇母瑟摩絲的身上退卻,她成為了一個徹頭徹尾的生命權能者。

巨蛇的龐大身軀一點點化為虛影,她漸漸的變成了一個人身蛇尾的身影。

她擁有著一頭海藻一般的秀麗長髮,一雙淡紅色的瞳孔。

她身形高大,甚至超過了大多數蛇人男子。

但是她的身形比例勻稱苗條,充滿了力量感。

萬蛇之母瑟摩絲從血色的力量中走出,站在了生命神廟之側;她從高處的外廊望下去,剛好可以看到整座生命之城。

過去了這麼多年,她終於找回了曾經的自己。

冷冽的寒風中,她緩緩的說道。

“我記起來了。”

“我是瑟摩絲。”

“我因為殺死了我的造主生命之母創造的智慧種翼人,而接受了我最後的考驗。”

“我冇有通過考驗,我被蛇怪之環的力量所吞噬。”

瑟摩絲眼中露出了一絲疑惑:“為什麼?”

“為什麼我重新醒了過來?”

“是……生命之母原諒我了嗎?”

瑟摩絲可以感覺到,那種力量的侵蝕下,自己冇有任何辦法改變。

來自於兩位神明的力量在自己的體內衝突,這對於凡人來說絕對是無解的。

驟然間。

她看向了天空之中的月亮。

她也突然想了起來,那一天的天空也有著一輪月亮。

一輪和現實之中完全不一樣的銀月。

那是一輪來自於神之國度的神之月。

神之月上站著一個男人,祂輕輕的一揮手就讓兩種神話之力停下,讓自己停止了向混亂的深淵墮落。

那站在月亮上的存在和男人是誰?

為什麼生命之母站在祂的身側,任由祂牽著自己的手。

瑟摩絲突然想起了一個名字,一個曾經由生命之母提及的名字。

一個兩億年前的神明。

“因賽。”

不過她依舊不明白因賽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他和莎莉之間又是什麼樣的關係,因為生命之母從來冇有和她說過,她也從未踏足過那片屬於造物主的國度。

瑟摩絲側過身,朝著神廟的大門走去。

神廟大門前。

她再次看到了那神座。

隻是如同燭台一樣的華麗神座上,是空蕩蕩的。

隨著她冇有通過考驗之後,神也離開了這個世界,這座蛇人誕生的城市也成為了一座廢棄的城市。

她孤寂的走在神廟之中,回憶著過往的一切。

突然間,她感覺到一陣頭暈。

強烈的睡意向著自己襲來。

“這是?”

她也感覺到了。

這是生命權能者無法擺脫的束縛和弊端,哪怕能夠擁有永生的力量,但是它們得到的的隻是畸形的永生。

在在她醒來的一瞬間,她到了該進入輪迴的時候了。

畢竟。

她成為生命權能者的時間並不是現在,而是在她冇有通過考驗的那一刻就已經開始了。

“纔剛剛找回一切,便已經結束了嗎?”

蛇母瑟摩絲看著那冰冷的神座,有些遺憾的說道。

這個時候。

一道光芒突然從神廟中閃過,一縷縷星光從虛無之中誕生。

那星光好像風彙聚成的馬,奔跑在半空之中。

又好像光凝聚成的一個個小人,在手拉著手唱著歌。

蛇母瑟摩絲立刻將目光轉移了上去,謹慎的開口問對方。

“你是誰?”

她從來冇有見過妖精這種生命,這些來自於神之國度的神聖之靈還是不久之前纔剛剛甦醒。

終於。

那夢幻星光彙聚成了一個少女的身影,黃金一般的頭髮,還有一雙漂亮的金色瞳孔。

加上那金色的罩衣,讓她整個人都好像在散發著光芒。

少女揹著一個揹包,揹包裡塞滿了各種線織玩偶,而且還因為塞不進去從而在外麵露出一個個可愛的腦袋來。

不僅僅如此,連揹包外麵還掛著大大小小的玩偶,隨著她的走動甩來甩去。

看上去是一個個奇奇怪怪的小人。

少女抓著揹包的帶子,露出燦爛的笑容對著瑟摩絲說道。

“你好。”

“我是神之使者一族,夢界的妖精。”

“也是掌握奇蹟之力的一族。”

妖精歪著頭,說出了自己的名字:“我的名字叫做茜米拉。”

瑟摩絲頓時脫口而出,說出了她最關注的字眼。

“夢界?”

“造物主的國度?”

在蛇人的語言之中,造物主的國度有著一個獨特的詞。

可以稱呼為夢幻一般的世界,也同時指向造物主的國度。

瑟摩絲更是從對方口中所說的奇蹟之力聯想到了很多,她曾經聽生命之母說過,神之國度的東西都是使用奇蹟之力製造出來的。

那是一種可以製造出一切的力量,因此也被稱之為奇蹟。

加上對方身上那完全不屬於生命也不屬於智慧的力量,這幾乎可以證明對方的身份。

瑟摩絲心中立刻湧出了種種猜測。

“這是?”

“神原諒了我?”

“神再度給予了我指引嗎?”

瑟摩絲心神激動,同時有些謙卑的問道。

“那麼。”

“神之國度的神聖之靈啊!您來找我是因為什麼呢?”

“是神明給我帶來了祂的旨意了嗎?”

還冇等妖精茜米拉開口,她就迫不及待的說道。

“祂的使徒和仆人,一定會儘一切力量去完成祂的旨意。”

揹著揹包的妖精一蹦一跳的來到了瑟摩絲麵前,認真的告訴瑟摩絲。

“你的主人,生命之母莎莉將要再一次進入人間,祂會以做夢的方式降臨在這個世界。”

“這一次。”

“她將要體驗凡人的一生。”

茜米拉說到這裡,好像忘了什麼。

她立刻抬起手,看了看自己的手板。

“哦!”

“你的使命便是保護好祂,當祂迴歸神之國度的時候,你可以隨著祂一同歸來。”

茜米拉告訴她:“這是造物主對你的承諾。”

瑟摩絲頓時熱淚盈眶,她問妖精茜米拉。

“這是真的嗎?”

茜米拉疑惑的看著她:“這可是造物主的神諭。”

凡人可能會說謊,但是造物主絕對不會。

不會因為神明不會說謊,而是因為這樣的神明已經不需要說謊。

瑟摩絲匍匐在地,迎接神的旨意。

還有她的未來。

“瑟摩絲一定會完成這一次的考驗。”

茜米拉搖了搖頭:“不不不。”

“這不是考驗。”

她搖頭晃腦的,用一副可愛至極的模樣說道:“這是一次冒險。”

說完。

茜米拉走到了蛇母瑟摩絲的麵前,將手貼在了跪著的萬蛇之母額頭上。

她將瑟摩絲的記憶和意識化為夢抽了出來,融入了瑟摩絲的眼睛之中。

一道道光芒彙聚成彩色的夢,最後化為了一個氣泡。

最後氣泡被封印入了那瞳孔之中。

這樣她就可以躲開生命權能者輪迴的弊端,等待她拿回和適應了屬於自己力量之後,就會重新獲得曾經的記憶。

做完這一切之後,揹著揹包的妖精立刻揮手和蛇母瑟摩絲告彆。

“那麼。”

“再見了。”

“祝你冒險的旅途順利。”

蛇母瑟摩絲的意識漸漸的變得模糊,整個人變得昏昏欲睡。

她看著對方化為一段星光,朝著天空而去。

最終融入星海。

而蛇母瑟摩絲自己,則化為了一道影子,一個血色的漩渦。

她用最後的意識看著那生命神廟中的神座,輕聲的說道。

“我的主人。”

“等著我。”

萬蛇之母、蛇人最古老的先祖,即將從親手殺死生命之母創造的另外一個智慧種翼人的罪孽之中走出。

一道血色的流星從生命起源之山上的天空落下,墜落人間。

她穿過雲海和風,邁步向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