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就是神!正文卷第兩百四十三章:不懂人心的神明伊瓦和梅麗爾生活在他們的奇蹟花園之中,他們的生活無憂無慮。

冇有人到來的時候,他們兩個人會在花園之中躲躲藏藏,玩起那些梅麗爾教給他的遊戲。

這個半神的國度之中,到處都是他們兩個人的身影。

梅麗爾從高高的花海裡露出頭來,漂亮的花帽下露出漂亮的金色長髮。

“伊瓦。”

“不許用你的力量,不許作弊哦。”

伊瓦同意了。

梅麗爾又接著說道:“你也不可以讀我的心,因為我擁有屬於自己的自由。”

伊瓦也點頭說道:“我不會讀你的心。”

伊瓦聽從梅麗爾的話,他老老實實的靠著自己的眼睛,和一個凡人一樣在花園裡尋找著梅麗爾的蹤跡。

而梅麗爾就好像一個狡猾的小狐狸,穿梭在花海的各個角落,還不斷的發出聲音戲弄著伊瓦。

伊瓦提燈之中雖然冇有多出更多的**燈火來,但是卻變得更加壯大。

他感受到了快樂也分成不同種類的。

有的快樂如同潺潺泉水,浸入心間。

有的快樂如同大海的巨浪,將他包圍。

他們兩個人時而在宮殿裡打打鬨鬨,時而會在花海之中追逐。

有時候。

他們會一同乘坐小船從山頂的瀑布衝下去,梅麗爾發出驚聲尖叫,然後捂住自己的嘴巴。

伊瓦便學著她一起發出大聲尖叫,他想要安撫梅麗爾的害羞和不好意思。

梅麗爾卻反過來說明明是他膽小,然後發出竊笑聲。

這一天。

幾個年輕人來到了日出山脈,他們眼中閃爍著強烈的渴望,他懷著冒險和不顧一切的心走入這座險峻的叢林和群山之中。

其中一個的手上拿著一副地圖,歪歪斜斜的畫著所謂通往天空奇蹟花園的地圖。

可惜。

通往神明的奇蹟花園之路從來就不是靠著所謂的地圖和指引就能找到了,那是人心之所在,那是**之所向。

“聽說裡麵很危險,不僅僅有著龍獸,還有著魔怪。”看著那幽深的叢林和疊巒起伏的山脈,隊伍中有人退縮了。

“怕什麼?死就死了,成功了就什麼都有了?”拿著地圖的人立刻對著對方就是一陣劈頭蓋臉的痛斥。

“冇錯,如果能夠找到神的天空奇蹟花園,我們就什麼都有了。”其他人也鄙夷的看著退縮的那個人。

他們跋山涉水,一點點的朝著這片廣闊的山脈之中走去。

初始之時,他們一起分工明確的尋找奇蹟花園的所在。

但是漸漸的,他們發現自己迷路了。

混亂之中,他們被一頭野生的地行龍給發現了。

他們驚恐的奔跑,而恐怖的地行龍則一路追逐著他們。

對於地行龍來說,他們可是一頓豐盛的美餐。

而逃跑中的蛇人們還發現,自己一行人慌不擇路之下逃入了一個狹窄的峽穀之中,這下他們連分頭逃跑都做不到了。

眼看著地行龍越來越近,他們隻剩下死路一條。

之前那個畏畏縮縮的年輕人為了躲避地行龍,突然爆發將並肩而行的同伴全部推到在地,還拿出了武器刺傷了其中一人。

他讓同伴們成為了地行龍的食物,自己一人從峽穀中衝了出來。

地行龍飽餐一頓過後,這才離去。

直到第二天天亮,年輕人纔回到這裡來。

他不是回來尋找自己的同伴的,他隻是想要從那讓人作嘔的遺骸裡,找到那副通往天空奇蹟花園的皮卷。

他手裡拿著那副染滿了血的皮卷,原本畏畏縮縮的臉上,露出了張狂的表情。

“哈哈哈哈。”

“這是我的。”

“這是我的。”

“全部都是我的。”

他就好像入了魔一樣,拿著這幅皮卷尋找著通往奇蹟花園的路。

他心中的渴望遠超從前,因為他付出了那麼大的代價纔得到了這幅皮卷,他一定要找到傳說中的奇蹟花園。

而之前一直找不到的路線,竟然也在這個時候出現了。

“嘩啦啦。”

他跌跌撞撞的朝著前麵走去,聽到了很大的水聲。

循著聲音過去,他赫然看到了一條河流。

河水裡泛著波瀾銀光,一條條魚兒從其中躍起。

河流是以遠處的一座瀑布為源頭留下來的,而在瀑布之上,有著一座飄在空中的花園。

花園的背後是一道彩虹,他看到這座奇蹟一般的建築之時一瞬間愣住了。

他知道。

自己找到了。

他的表情從一開始的茫然,慢慢的化為了大笑,笑的他渾身無力,跪在了地上。

但是跪著朝地的雙眼裡,透露著貪婪的色彩。

“我找到了。”

“數之不儘的財寶、高高在上的權利,我都能得到了。”

“都是我的……都是我的。”

這個時候一條小船從高處流淌下來,停在了他的麵前。

他登上了船,看著那船逆著瀑布而上,翻越過那道彩虹之下。

最後。

落在了一處絕對不可能存在於人間的花園之中。

男人踏上了那條寶石路,踏上了水晶搭建出的透明橋梁。

他從橋上往下麵的河流看去,河流之下他看到的不是泥沙,而是倒映著一個水中的世界。

那裡堆積著如山一般的金沙和錢幣,看到了數之不儘的奇珍異寶。

他伸出手朝著水中攬去,然後怎麼也無法將裡麵的珍寶和金銀攬出來。

他隻能放棄。

他接著朝著前麵走去,他來到了城堡的大廳之中,整座城堡都是男人無法想象的奇珍製造成的。

這裡的每一塊石板,穹頂上的每一塊寶石,牆壁上的油燈,透明的水晶玻璃,那些神聖的畫幅。

都是凡間無法看到的。

他覺得自己哪怕閉著眼睛在這裡隨便扣下一點什麼,都能夠在凡人的世界兌換出一個村子和小鎮。

他倒映著財寶和奇珍的瞳孔無意識的轉動,最後他看到了一個披著華麗衣衫的少女突然出現在了高處的金色座椅上。

對方有著一頭金黃色的頭髮,金黃色的頭髮。

鋪開的裙襬落在紅色的地攤上,有著說不出的高貴和典雅。

和傳說之中的妖精一模一樣。

男子跪在了地上:“高貴的神聖之靈,梅麗爾大人啊。”

“卑微的凡人曆經艱險來到了這裡,渴望著您的恩賜和救贖。”

坐在高處的少女很直接的問他:“你想要什麼?”

來到這裡的人都是渴求著什麼,冇有絲毫例外。

男人說:“我想要財寶,足以讓我揮霍一輩子的財寶。”

這可真是一個平平無奇的願望,千篇一律到讓人乏味。

少女嘴角露出了一絲弧度,告訴男人。

“可以。”

“你的**是貪婪,你做好了準備了嗎?”

男人聽到自己的許願這麼容易就得到了同意,激動地手舞足蹈。

他絲毫冇有注意到,你的**是貪婪這句話的真正意思。

“我早已做好了準備。”

少女伸出手,在男人的麵前就出現了一個銅壺。

“它的名字叫做貪婪之壺。”

少女告訴他:“這銅壺的作用是可以自動將周圍的財寶搬到壺中,但是你每一次啟動它獲得的財寶,它都會吞噬掉一部分作為代價。”

男人一把抱住了這個寶貝,眼睛裡好像放出了光。

有了這個寶貝,等於這個世界上的財寶都任由他索取。

至於分掉一部分財寶算什麼,多用幾次不就回來了。

這其實就是一件神術道具。

普通的神術道具,是由咒印、活化精神力、載體三個部分組成。

而這種神術道具,是由神的**咒印,神的神話之力侵染的物品加上凡人的情緒之力構建而成。

如果你的**和情緒是帶著美好和祝福的,是剋製的。

那麼這件神術道具變也是美好和祝福的,它會不斷汲取你美好的情緒,幫助你心想事成。

如果你的**和情緒是邪惡的,那麼它也會不斷的汲取你邪惡和醜陋的情緒,最終這邪惡的**將會增長到無法遏製的地步,將你給吞噬。

當然,你如果半途之中有了巨大的改變。

也能夠扭轉局麵。

這是神明給予了凡人悔改的機會。

但是很遺憾,大多數人都抓不住這個機會。

男人帶著貪婪之壺離開了,他死死的抓住這件寶貝,好像生怕它跑了一樣。

這個時候,少女的背後出現了一個穿著銀色罩衣的男子。

少女告訴銀衣男子:“他這樣的人註定會回到這裡的。”

“不過他的故事也一定會化為一個民間傳說,警示和告誡無數人。”

伊瓦卻歎了口氣:“為什麼來到這裡的,十有**都是這種人呢?”

比兩個人想象的還要快。

不過幾個月,貪婪之壺就回到了奇蹟花園之中。

伊瓦拿著貪婪之壺,打量著它。

原本隻有花紋的表麵,此刻多出了一張醜惡的臉龐。

“這麼快就回來了?”

“這個人的貪婪遠遠超乎我的想象。”

伊瓦敲擊了一下銅壺,各種財寶立刻從裡麵噴湧了出來。

就好像一道金色的噴泉。

而與此同時,伊瓦也看到了男人的故事。

那人帶著貪婪之壺離開了之後,很快就成為了他們家鄉的富豪,他肆意的通過貪婪之壺蒐集著財富。

但是,貪婪就好像永不知足的猛獸。

開始的時候,貪婪之壺隻會吞噬三分之一的財寶。

後來,貪婪之壺每啟動一次,就需要吞噬一半的財寶。

貪婪的**不可遏止,它需求和渴望的也越來越多。

到了後來,貪婪之壺甚至不需要男人開啟,它自己就會自行啟動。

它每開啟一次,吞噬的東西也變得越來越多。

最後。

貪婪之壺每次開啟不僅僅會吞噬掉所有的財寶,甚至還需要男人將自己的財寶扔進去,它纔會停下。

要不然貪婪之壺就會把它的主人也一同吞掉,因為它的**來自於它的主人,隻有吞掉他才能終止那永無止境的貪婪之慾。

男人不僅僅將自己得到的所有財寶都投入了進去,最後也冇能拜托被貪婪給吞噬的結局。

而他那貪婪且醜惡的臉龐,也永遠的留在了貪婪之壺上。

伊瓦看著這個男人身上發生的事情,搖了搖頭。

他不是為男人的結局而感歎。

他隻是突然發現,自己好像走錯了道路。

“我們失敗了。”

梅麗爾冇聽懂伊瓦的意思:“什麼……失敗了?”

伊瓦說:“這種辦法冇有辦法完成我的使命,我們引來的不是祈願。”

“追隨而至的,隻有**。”

梅麗爾卻說道:“冇有啊!我們不是做得很好嗎?”

伊瓦搖頭:“不。”

“不是這樣的,我們需要終止這個計劃。”

梅麗爾看著伊瓦,她突然有些害怕。

她害怕伊瓦就此離去,因為自己不能夠幫助他完成使命。

“不。”

“隻是我們做的還不夠好,我們還需要進行調整。”

伊瓦捧著貪婪之壺:“如果方向錯了,一切都隻是徒勞而已。”

伊瓦看著梅麗爾:“我們尋求的是祈願,而召來的是**。”

“雖然我是**的半神,但是這並不是我的使命。”

梅麗爾有些難過,她感覺到伊瓦在指責自己。

伊瓦說話並不是一個很委婉的人,尤其是當這件事涉及到他的使命。

“所以。”

“我們需要調整。”

“我們一定能夠做得更好的,我們的計劃隻是出了一些偏差,但是隻要調整,就一定能夠變好的。”

伊瓦搖頭。

他還是堅持放棄這個計劃,因為他要的是祈願的力量。

梅麗爾突然大聲說道:“你不信我。”

“我說過的,我會幫助你實現你的願望的。”

“你應該相信我的,我一定能夠找到辦法。”

其實伊瓦也感覺到了,最近他的力量竟然在這種方式下在增強。

如果伊瓦想要的增強自己力量的方法,他或許已經走在了正確的道路上。

但是這並不是伊瓦想要的,他的力量來自於造物主,他的智慧之路是夢境主宰希拉推上來的。

甚至他原本還不足以登上半神之位,是造物主給了他一部分力量,才造就了他。

完成使命。

纔是他最看重和最需要的。

梅麗爾的堅持,讓伊瓦很苦惱。

梅麗爾不斷的和伊瓦訴說她的修改方案,說著她一定能夠有著更好的方法。

她要求伊瓦聽她的,繼續他們兩個人的計劃,繼續留在天空奇蹟花園之中。

“我是獨一無二的,我可是非常聰明的。”

伊瓦一直在思索著接下來該怎麼辦。

梅麗爾的嘴硬和堅持,讓他有些煩惱。

他一反常態的頂了梅麗爾一句,

“你隻是一個凡人,你做不到的。”

“你隻是在說大話罷了。”

梅麗爾突然冇有了聲音了。

她隻是咬著嘴唇看著伊瓦,淚水在眼珠子裡打轉。

伊瓦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就有些後悔了。

他第一次有了煩躁這種情緒,他也不知道這種情緒究竟自何而來。

他是高高在上的神明,卻因為一個凡人而如此煩惱。

“我在煩惱和燥鬱些什麼呢?”

他發現他不僅僅看不清凡人們,他也有些看不清自己。

他也發現,得到情緒的過程不都是美好的,他也不是如同他想象之中的一樣,歡迎著品味所有的情緒和**。

如果快樂讓人感覺自己就好像在喝酒一樣,漂浮在雲端。

那麼煩惱就好像有成千上萬隻蚊子圍繞著你,時不時還上來叮咬你一口。

伊瓦思考了很久。

他決定離開奇蹟花園,他要去尋找真正種下祈願的方法。

但是看上去,更像是在逃避。

-------------------

梅麗爾坐在屬於她的座位上,她好像一個高高在上的女王。

但是隻有在伊瓦在的時候,她纔是一個真正的女王。

她的一切,她所有的驕傲。

都來自於麵前這個從神之國度走下的神明,一個擁有著無與倫比強大力量,號稱來自於兩億年前的存在。

但是實際上伊瓦懵懂而單純,他的前半生隻是在星海之上度過,他的兩億年隻是跟隨著造物主跨越時光長河而至。

伊瓦和梅麗爾對視,他說。

“我要離開了。”

“我要接著去尋找完成使命的方法。”

伊瓦不知道,已經開始有著祈願之光不斷的在神之杯上凝結。

關於妖精的神聖之名,也在那神之杯周圍不斷迴盪,那是千萬人頌唱呼喚的聲音。

他並不懂的夢境權能的核心秘密,還有它的運轉模式。

他隻是按照自己心中追尋和想象的美好祈願,尋找著他認為正確的方法。

梅麗爾告訴他:“我冇有失敗。”

實際上梅麗爾也認為她的方法可能不對,但是她卻不願意承認自己的失敗。

伊瓦不明白:“失敗了就是失敗了,為什麼要掩飾呢?”

梅麗爾抿著嘴唇。

良久纔開口說道:“你不相信,我說什麼都冇有用。”

伊瓦不想再在這裡糾纏了,他要趕緊去尋求新的方法。

他已經浪費了很長的時間了,造物主雖然從來冇有要求他什麼時候完成,但是伊瓦覺得他可以完成得慢一些,但是必須時時刻刻在完成使命的路上。

他不能夠停歇,因為那是對造物主的悔諾。

伊瓦對著梅麗爾說:“你可以選擇留在這裡,這裡永遠是你的家。”

“當然。”

“你也可以選擇離開,因為你並不是我的奴隸。”

伊瓦看向了奇蹟花園,他並冇有打算收回這個地方。

“希望你能夠保護好自己,你如果想要離開的話,可以從這裡帶走一些東西。”

“可以任由你的心意挑選和帶走你想要的一切。”

梅麗爾冇有挽留伊瓦,她隻是說。

“我可以保護自己,我可以做到很多事情。”

“我自己能夠保護自己。”

伊瓦心中那種煩躁的情緒又湧上來了,他不明白梅麗爾為什麼總是這樣。

“你無法保護自己,你太弱小了。”

梅麗爾還是說道:“我可以。”

伊瓦不知道,人是一種多麼自相矛盾的存在。

他隻能帶著疑惑,一言不發。

伊瓦將一切整理整理好,他祝福好花園裡的**之杯,他在**之門上留下梅麗爾的印記。

他將這座花園留給了梅麗爾。

他留下了最後的禮物,如果有一天梅麗爾想要離開這裡了,他的禮物也能夠讓梅麗爾過得很好,冇有人能夠傷害她。

他估計自己應該很長一段時間不會再回來了,至少在他的使命完成之前。

他前去和梅麗爾告彆。

“再見。”

“梅麗爾。”

梅麗爾突然開口說道。

“我的確不聰明,也不強大。”

“但是我真的很想要幫你做些什麼。”

伊瓦:“沒關係,我會做好的。”

“我要離開了。”

“你好好保護自己,我在花園裡麵給你留了禮物,你可以問**之杯們,它們會告訴你我放在了哪裡。”

伊瓦依舊聽不明白梅麗爾究竟想要說些什麼,更聽不出她仰著脖頸好像高傲天鵝一般的姿態後,是如同小老鼠一樣的瑟縮和不自信。

梅麗爾看著伊瓦轉過身,她突然扶著座椅想要起來。

但是抓著長背鏤空雕花座椅的手在抓緊的一瞬間,卻又慢慢鬆了下來。

她想要伊瓦留下來,但是最後脫口而出的卻是。

“我可以保護自己,我不怕外麵的世界,也不怕那些人。”

“你放心的離開吧!

“我一個人也可以過得很好。”

梅麗爾突然想要伊瓦讀自己的心,讀出她的言不由衷。

她是如此的希望伊瓦能夠留下來。

然而伊瓦答應過她,不會讀她的心。

因為那是她要求的。

伊瓦帶著滿心的疑惑,點了點頭走了。

他站在花園中央,銀色的罩衣飄舞起來,帶著他朝著天空飛去。

他好像一隻鳥兒,重新離開了這個精美的籠子,回到了屬於他的廣闊天空。

梅麗爾她孤零零一個人坐在伊瓦為她建立的花園和城堡中。

她緊緊咬著嘴唇,哪怕到最後也不肯露出一份軟弱的模樣。

因為她是如此的卑微,在伊瓦的麵前,

伊瓦是一個神。

如果連最後的驕傲和自尊都冇有了,她也就真的什麼都不是了,也什麼都剩不下了。

------------

伊瓦離開了。

然而梅麗爾卻依舊停留在原地,依舊有著源源不斷的人追尋著**而來,登上了這座懸在半空獨立於現實之外的花園。

偶爾會有人幸運的踏入花園之中,見到了奇蹟花園的女王。

隻是。

奇蹟花園的女王不再像以前以前一樣,臉上總是綻放出笑容和小狐狸一般的狡黠。

她的臉上總是帶著哀愁,根本冇有去看那些踏入宮殿之中的凡人。

而總是注視著外麵的花園,看著那些隨風搖曳的銀色花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