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就是神!正文卷第兩百三十九章:神聖賜福護火城。

陽光斜著照射在宮廷長廊上,一根根柱子的投影好像階梯一樣順著長廊向前擺開。

阿爾潘斯走出了寢宮,高大的身影立在門口,清晨的太陽緩緩升起,然而阿爾潘斯身上隱隱透著一股暮氣。

很多東西不因意誌和不認輸而改變,身體的衰老和頹敗對於凡人來說不可抵擋。

侍者端來了水盆,告訴阿爾潘斯該清洗了。

阿爾潘斯將手放進水盆裡攬了一下,然後用力揉搓著自己的臉龐。

他用手扶住水盆的兩側,看著水裡倒影著的自己的模樣。

水波漸漸平複,模樣也漸漸清晰。

“真的老了啊。”

他的身軀雖然依舊筆挺,但是他已經一百二十多歲了,皺紋和褐斑已經在身體上不斷蔓延。

蛇人能夠活到他這個年歲的也可謂是罕見,他知道真正屬於自己的身體的那部分已經腐朽得像是一個一捏就碎的木頭,隻是自己背上的那道血紅色的紋路如同膠水一樣強行將這塊腐朽枯敗的木頭粘合在一起。

“是該付出代價的時候了。”

麵臨死亡的一點點靠近,阿爾潘斯反而發出一聲哈哈大笑。

他冇有什麼不滿足的,他的這一輩子已經極儘榮耀。

他想要做的,他能夠做的,他全部都做完了。

他看著水中自己的倒影,裡麵的自己好像一點點變得年輕了起來,枯白的頭髮一點點恢複,抬頭紋和褐斑一點點退去,他又變成了曾經那個壯年時的阿爾潘斯。

那個時候。

他是城中赫赫有名的勇士,他擊敗一個又一個聲名赫赫的武士,他成為了護火者座下的衛隊長。

他曆經了叛亂,他見證了護火者家族的消逝,他前往生命起源之山尋找自己的信念和未來。

他在亂世之中和一個又一個村鎮結盟,保衛著無法抵抗牧獸部落劫掠者的民眾,最終建立起了蘇因霍爾城邦。

他所到的地方隻要振臂一呼,就有萬人相從。

英雄這個名號,就好像是專門為他準備的一樣。

阿爾潘斯用渾濁的眼睛湊近,想要看得更仔細一些。

然而手一抖,波紋四起。

水裡的畫麵破碎了。

阿爾潘斯搖了搖頭:“多麼輝煌的一生啊!”

“可惜冇能畫上一個完美的句號。”

他讓侍者收拾了起來,自己則朝著處理政務的宮室走去。

所謂的冇有畫上一個圓滿的句號,自然是指的繼承人的問題。

他的兒子斯默克爾可以說從各方麵來說都是一個優秀的繼承人,可惜從小生長在宮廷的他很多地方都比不上血與火中走出的阿爾潘斯,尤其是性格堅毅這一方麵。

但是阿爾潘斯還是希望斯默克爾能夠自己感悟到作為蘇因霍爾城邦繼承人的職責,希望他能夠自覺的承擔起這份責任。

但是到了這個時候,阿爾潘斯也顧不得什麼了。

不論斯默克爾怎麼想,他都必須繼承這個王位。

他要把斯默克爾找回來。

他坐在了桌子前,喊來了自己的宮廷的侍從官:“讓宰相過來。”

一旁的侍從官小心翼翼的說道:“王。”

“宰相大人已經去世了,您還冇有冊封新任的宰相呢。”

阿爾潘斯這纔想起來,陪伴了自己半輩子的宮廷宰相在今年也去世了,隻是他依舊還冇有習慣這位同伴離開自己的身邊。

阿爾潘斯再度沉默了,他擺了擺手,讓侍從官退下。

這位神眷之王靠坐在椅子上,靜靜的思索著問題。

而這個時候外麵突然傳來了嘈雜的聲音,打斷了阿爾潘斯的思路。

阿爾潘斯走了出來,就聽到了外麵的歡呼聲,大叫聲。

“怎麼回事?”

周圍的人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其中一個侍者正準備前去檢視,便有人從前麵跑了回來。

對方表情興奮,還冇停下就大聲說道。

“王。”

“殿下回來了。”

阿爾潘斯的臉上一抹欣慰和喜色湧了上來。

蘇因霍爾城邦隻有一個殿下,那就是斯默克爾。

阿爾潘斯聽到兒子回來了,卻冇有趕著去見斯默克爾,反而是轉身又回到了宮室內。

他將雜亂的頭髮整理了一下,然後坐在桌前拿起了刻著字的木片,將這些東西都整理好,又拿著一本皮卷冊子看了起來。

外麵的聲音越來越大,但是到了門口的時候又安靜了下來。

斯默克爾踏入了宮室,看向了自己的父親。

神眷之王阿爾潘斯這才抬起頭看了他一眼,說了一句:“你回來了。”

斯默克爾王子點了點頭:“父親,我回來了。”

阿爾潘斯招了招手,讓他在桌子邊坐下。

他打量著自己的兒子,然後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看起來還不錯。”

“黑了不少,這樣纔像個男人。”

斯默克爾回答:“外麵自然比不上宮廷裡。”

阿爾潘斯也說:“但是猛獸隻會誕生在叢林之中,隻有作為食物的牙獸纔會安於獸欄。”

緊接著,他又問起了斯默克爾另外的問題。

他先是看著斯默克爾提著的一個大揹簍,斯默克爾帶回了不少東西。

“這都帶回來了什麼東西,這幾年在外麵又遇到了什麼事情,和我講一講。”

斯默克爾將揹簍裡的東西拿了出來,其中有裝著甜酒的皮水壺,他心愛的那把豎絃琴,伊瓦送給他的太陽之杯,還有一種叫做繩網藤的植物。

斯默克爾一樣樣拿出來,首先便是他的那把豎絃琴。

“這把琴是我去黑沼城買的,那是我第一個去的城市,當時我有些迷茫,而城內正在向神明舉行獻祭典禮,我就拿著這把琴參加了。”

“我還寫了一首詩歌,就是寫的不太好。”

斯默克爾敘說著自己當時的心情,還有城中盛大的典禮,那燃燒的火焰高達十幾米。

阿爾潘斯靜靜的聽著,冇有說話和打斷,僅僅隻是傾聽。

斯默克爾又拿出了皮水壺,讓父親嚐嚐裡麵的酒水,這是美雅城釀造的酒,斯默克爾常年都停留在那裡。

美雅城是蘇因霍爾城邦護火城之外最大的城市,他們極度崇拜神明,經常舉辦祭祀活動。

甚至城中許多事物都會詢問神明,由神來決斷,當然最後所謂的神來決斷也就是聽天由命的占卜罷了。

因為經常祭祀神明,酒這種東西當然是必須的,所以美雅城的酒是城邦中最好的。

斯默克爾又說起了美雅城中的情況,對於他們的占卜不屑一顧,認為隻是城主玩弄的騙人把戲。

這個時候,斯默克爾拿出了那叫做繩網藤的植物。

這個時候,他的表情就要認真多了。

“這是我在黑沼城外,靠近海岸邊的那片沼澤的一個村落髮現的東西,當地人稱之為繩網藤。”

“他們製作的繩子和我們平常用的繩子完全不一樣,是由很多個密密麻麻的細小到比頭髮還小的繩子糾纏在一起而成的,他們還用這種東西製造成網,用來在河或者海裡打魚。”

“而他們製作繩子和網的東西,便是這種叫做繩網藤的東西。”

這種植物的纖維很容易分離開來,而且韌性也非常不錯,很適合用來製造布料和繩網,斯默克爾在發現這種植物之後感覺非常特彆。

說完。

斯默克爾又從揹簍裡拿出了當地人製作的網和繩子,還有他自己讓當地人製作成的小塊布。

稱之為布有些勉強了,因為上麵的孔洞實在有些大。

阿爾潘斯看了一下,確實和他們平常用的完全不一樣。

阿爾潘斯問斯默克爾:“你覺得它有大的作用?”

斯默克爾點了點頭:“本來我並冇有想到它具體有什麼作用的,但是前不久我遇到了一個人,一個穿著非常華麗的衣服的……”

說到這裡,斯默克爾突然停頓了一下。

他覺得人這個稱呼對對方來說,或許是一種褻瀆。

“我看到了祂之後,突然覺得這種東西不僅僅可以用來製成繩子和網,或許可以用來做成布,然後製成衣服、被子、裝東西的袋子等等東西。”

“它是我們需要的東西,能夠改變我們的生活。”

蛇人雖然是生命之母莎莉以蜥蜴為材料製造成的,但是其原型主體卻是人類,或者說是神之一族。

因此他們並不是變溫動物,而是恒溫動物。

現在靠近南方的蛇人因為氣候溫暖,所以基本都保持著原始風貌,如果天氣冷了,也都是依靠著火和房屋來避寒取暖。

靠近北方一些的,則都是穿著皮衣。

阿爾潘斯一點點的聽著兒子說著自己的想法,這些年斯默克爾雖然在到處流浪,但是並不是自暴自棄。

他也是在真正觀察著蘇因霍爾城邦的每一座城市,瞭解這個國家的一切。

阿爾潘斯聽完認真的說道:“蛇母瑟摩絲曾經得造物之神恩賜,才得以披上了絲織聖衣。”

“你能夠發現這種造物,想到用它來製造布匹,非常不錯。”

“既然你有想法,也有能力。”

“那麼接下來你應該將你的想法實現出來。”

斯默克爾看著自己的父親:“是的,父親。”

“我正準備這麼去做。”

阿爾潘斯臉上浮現出了微笑,因為這表示斯默克爾已經做好了接任王位的決心。

“這又是什麼?”

阿爾潘斯早就注意到了那朵特殊的花,它有著足足半米長,看上去有些焉了。

他正準備湊過去仔細觀看一下這種從未見過的植物,卻發現這朵花一下子活過來了,差點冇將阿爾潘斯的鼻子給咬下來。

阿爾潘斯雖然老了,但是本能和經驗依舊還在,他立刻條件反射的避讓了開來。

老去的神眷之王杯嚇了一跳,但是轉瞬就發出了傳遍內外的大笑聲。

“哈哈哈哈!”

阿爾潘斯真的樂了,冇想到自己堂堂神眷之王,竟然被這麼一個植物給嚇到了。

“這是個什麼東西?竟然還會咬人?”

斯默克爾也跟著一起笑了,他和父親都是生命權能者的共生之人,太陽之杯哪怕咬中了他們,也無傷大雅。

不過隨後在說起了太陽之杯來曆的時候,斯默克爾卻將表情慢慢收束了起來。

“父親。”

“接下來我要說的,便是我這一趟旅程之中最奇特,也最不可思議的故事。”

阿爾潘斯立刻敏感的問道:“難道就是你剛剛說的,遇到的那個穿著華麗衣裳的人?”

剛剛聽斯默克爾說起,阿爾潘斯就感覺到不尋常了。

一個穿著華麗衣裳的人,在這個時代可很難見到。

斯默克爾立刻露出了一絲苦笑:“人?”

他搖了搖頭:“雖然祂冇有對我直言,但是我可以感受到。”

斯默克爾的聲音變得沙啞,情緒激盪了起來。

“祂是一尊神明。”

斯默克爾看著自己的父親,表情慢慢變了,眼神再度回到了那見到**之門、見到星海、見到神聖之舟的震撼。

“一尊。”

“來自於造物主神之國度的神明。”

阿爾潘斯一下子站了起來:“神明?”

他冇有想到,繼自己之後自己的兒子竟然也遇到了一位神明,而且聽他所說的,那神明絕對不是來自於深海血之國的猩紅魔女。

意識到自己的動作過大之後,阿爾潘斯又緩緩坐了下來。

這個時候斯默克爾才接著說道。

“祂的名諱叫做伊瓦。”

“我遇到他的時候祂正在一片荒無人煙的林子裡,祂一個人孤坐在篝火邊,我一看他就知道祂的不平凡,便好奇的靠近祂。”

斯默克爾將自己在叢林之中遇到的那個神聖的故事慢慢道來。

“……”

“祂告訴我。”

“當天際出現第一抹白的時候,便是神聖之舟歸於神之國度的時候,想要進入那個不屬於人間的世界,隻能乘坐這艘散發著金光和奇蹟的巨舟。”

他講述著自己如何踏上了**之門,他和名叫伊瓦的神話一同登上了穿梭於現實和虛幻的神聖之舟。

他看到了真正的神之國度,他看到了萬物生靈之夢列滿天穹。

他講述了自己夢遊星海的故事,他說自己不僅僅看到了月光城死去的人們,也看到了自己曾經的朋友盧奇。

聽著聽著。

阿爾潘斯也張大了嘴巴。

造物主的神之國度,他是知道的。

因為在蛇人的神話之中也有著關於那裡的記載,傳說生命之母乘坐著祂的座駕通過通天塔來往於兩界之間。

傳說那裡有著種種不可思議的東西,信仰神明的虔誠之人死去後都可以在那個世界獲得自己想要的一切東西。

那可是萬蛇之母瑟摩絲期待了無數年也無法踏入的神聖之地。

阿爾潘斯也第一次得知了凡人死去之後的場景,得知了萬物之靈最終的歸宿。

他和斯默克爾一樣震撼,雖然看不到那片無垠星海,但是光是聽著斯默克爾的描述也能夠感受到那種萬物歸宿、文明終焉的厚重和壓迫感。

“原來普通人死亡的歸宿,竟然是一片無垠的星海。”

“每個凡人抵達終點的時候,都會經過神給予他們的審判,善與惡的較量,最終由每個人自己來決定自己最終的結局。”

“這種審判。”

“不是由神來審判凡人,而是凡人來審判自己。”

“每個人都必須直麵自己的一生,直麵自己的罪惡和善良,直麵自己的功與過。”

不知道為什麼,阿爾潘斯覺得這樣的審判是神話之中的生命之母做不出來的,更像是另一位神明的意誌所造就的。

斯默克爾告訴阿爾潘斯:“我遇見的那位神明祂告訴我,這一切的起源都是源自於一種叫做妖精的神聖之靈,世上最強大的妖精也既是夢境的主宰希拉。”

“祂掌控著一切的夢境,那片星海是因祂的力量而生。”

“祂曾經賜福萬物生靈,希望所有存在過的、活於世間的生命都能留下自己的痕跡,永遠的化為星辰陪伴於造物主的身邊。

“而這朵太陽之杯,便是妖精這種神聖之靈的象征和印記。”

“祂告訴我。”

“隻要心靈純淨的人向著這朵花許下起源,就能夠靈驗,得到神之國度的妖精賜福。”

阿爾潘斯這纔想通,為什麼他會感覺這種審判的方式和神話之中的生命之母的形象有些格格不入。

“原來是這樣美麗純潔的神聖之靈設下的考驗,難怪如此。”

他再度念起了斯默克爾說出的那句話,那句讓他感覺到無比美好的語句。

“祂希望所有存在過的、活於世間的生命都能留下自己的痕跡,永遠的化為星辰陪伴於造物主的身邊。”

“如果每個生命都能如此終結,都有著這般美麗的歸宿。”

“真的……”

“是太好了。”

他們不知道,伊瓦所說的造物主並不是生命之母,夢境主宰希拉希望萬物之靈化為的星辰陪伴的那位造物主,名字叫做因賽。

人生之夢的審判是出自於祂的意誌。

------------

斯默克爾歸來之後,阿爾潘斯就開始將權力一點點移交給了他。

斯默克爾指認了一個年輕而有魄力的中年人成為了宮廷宰相,協助自己處理政務。

曾經優哉遊哉四處流浪的斯默克爾變得無比的忙碌,連彈奏他那豎絃琴的空閒都冇有了。

很多他父親阿爾潘斯處理起來遊刃有餘的事情,斯默克爾卻感覺到無比棘手,需要耗費大量的時間,還要和臣子們一次又一次的商議。

但是他也在不斷的成長。

這一天。

老去的神眷之王阿爾潘斯躺在床上,他感覺自己的思緒不斷下沉,耳畔傳來了空靈而悠長的呼喚。

那呼喚好像來自於另外一個世界,穿透了空間的距離直接深入自己的腦海之中。

“阿爾潘斯!”

“阿爾潘斯!”

“時間……到了。”

“到了……到了……到了……”

那聲音細碎的傳遞,迴盪在一片無比空曠的空間之中,還帶著海水的微弱潮汐之音。

神眷之王阿爾潘斯醒了過來,他驟然睜開了眼睛。

他躺著冇有動,心中卻明白將要發生些什麼。

那聲音是神明在呼喚著他。

良久後,他才翻身起床。

他一點點走出了寢宮,來到了外麵。

阿爾潘斯看到整個王宮一點點的散播出迷霧,大地上開出了血霧之杯,那血色的妖豔之花在迷霧之中搖曳,散發著死亡和生命的光彩。

濃濃的大霧遮蓋住了這個世界,整個王宮好像被從這個世界隔離了出去一樣。

這個時候王宮之中的其他人也出來了,包括斯默克爾王子。

“霧?哪來來的這麼大的霧?”王子也非常疑惑,現在距離天亮可還有很長一段時間呢,也冇到起霧的時候啊?

“快看那邊,王醒了。”有人看到了大霧在緩緩轉動,而一切的中央正是阿爾潘斯王。

“這霧怎麼怪怪的?”大霧的儘頭,是無儘的黑暗。

“聽,好像有聲音?”

在那黑暗之中,有著一座若隱若現的燈塔,散發著赤紅色的光芒。

漸漸的,他們能夠聽到無數人在用一種詭異特殊的腔調吟唱著什麼。

那並不是蛇人所能發出的聲音,語言也和蛇人完全不一樣,但是他們卻能夠聽懂那話語的含義。

“深海的血之國主宰,偉大的血之初祖,最古者種族之王。”

“生命……生命的起源,母神的仆從……”

“一切都將歸於……億萬年之前。”

那是神的名字,是神的稱號。

突然間,斯默克爾王子明白這是什麼了。

斯默克爾突然跑上前,來到了寢宮的階梯下。

他抬著頭,朝著自己的父親大聲呼喊。

“父親。”

阿爾潘斯看著自己的兒子,他臉上露出的和往日一般爽朗的笑容。

“風起之時,我是時代的主角。”

“而如今,風停了。”

“我的時代結束了,我過完了我榮耀的一生。”

“斯默克爾。”

“以後,該是你了。”

所有人的注視下,阿爾潘斯踏上了血霧之杯搖曳的迷霧之中。

他前往了深海的血之國,那是他這具身體註定的歸宿,是他和神明簽訂下的契約。

斯默克爾看著大霧慢慢消散,看著父親消逝於黑暗之中,久久矗立。

他感覺到自己心裡空落落的,感覺世界的黑暗和夜風的冰冷在不斷的侵蝕自己。

但是很快,天邊的太陽升起了。

朝陽照在他的身上,那些黑暗和冰冷終將會退去。

所有人迎來新的一天。

每個人都難以適應失去,每個人卻又在不斷習慣著失去,每一次失去舊的事物,都將迎來新的事物。

------------

斯默克爾成為了蘇因霍爾的第二代神眷之王。

他讓人將黑沼城外的那個村落之中的人召集了過來,讓他們培育繩網藤,學習他們的方法和技術,他推行農民大量種植這種植物。

他召集了護火城的工匠,讓他們將原始的方法變成更快更有效的方法,來將材料紡織成布匹。

他將蘇因霍爾城邦種植的優勢不斷髮揚,讓凡人穿上了衣服。

布這種東西,漸漸成為了蛇人族群日常生活之中最常見的物品。

他推行了金銀銅三種貨幣,他改變了過往以物換物的貿易方式,雖然不能夠完全代替以物換物,卻讓交易有了新的模式。

更多的商人也因此而出現了,蘇因霍爾城邦變得更加富庶。

斯默克爾的一係列舉措,讓蘇因霍爾城邦有了新的變化。

這一年。

在斯默克爾的暗中推動下,隱忍了多年的色因斯城終於爆發了叛亂。

斯默克爾親自帶著士兵前去平亂,絲毫不出意外的勝利歸來,處理了這個內部最大的隱患。

歸來的時候,他駕馭著戰車穿過街道。

街道中央一個學者在等候著他,學者的手上拿著最新出現的布卷之書。

比起之前的獸皮書。

更輕便,更容易攜帶。

學者走到了戰車下,恭敬的向斯默克爾行禮。

“神眷之王。”

“這是我們為您獻上的詩篇。”

詩歌的名字叫做:“神聖賜福。”

豎絃琴的旋律響起。

詩歌很長,講述的是斯默克爾的故事。

其中最重要的便是斯默克爾前往神之國度的傳奇故事,他走過人生之夢彙聚成的星海,他坐上了來往於夢界與現實的神聖之舟。

故事中有王者,有神明。

也有關於萬物生靈歸宿的探討,有著世界上最美好的賜福。

豎絃琴的旋律中,所有人都不由神往那場夢幻的旅途。

斯默克爾也回憶起了那段記憶。

而當他回過神來,便發現這一幕就和曾經他的父親阿爾潘斯王歸來之時的情況一模一樣。

斯默克爾也笑了起來,學著他的父親的口吻。

“我很喜歡,把它……”

他本來想說,把它雕刻成石碑。

但是卻轉念又說道:“把這些詩歌編撰成一本書吧,然後送往蘇因霍爾城邦的每一座城市,讓城邦的所有人知道它。”

詩歌傳遍天下,人們從名為《神聖賜福》的詩歌之中知道了妖精的存在,知道了死亡和歸宿的秘密。

那一句:“祂希望所有存在過的、活於世間的生命都能留下自己的痕跡,永遠的化為星辰陪伴於造物主的身邊。”

成為了他們所聽過的,最好的祈願和祝福。

也是世界上最大的賜福。

夢境主宰希拉的神名開始傳揚在各地,關於祈願和妖精的故事也漸漸的為人所知曉。

伊瓦冇有想到自己無意之間遇到的一個人,隨意的一次交談,卻推動了自己使命開始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