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阿爾潘斯建立的城邦名字叫做蘇因霍爾城邦聯盟,蘇因霍爾的意思便是血與火。

既有阿爾潘斯是在血與火中建立起了這座城邦的意思,同時也有著其他的寓意。

血代表著恩賜阿爾潘斯的神明,火代表著護火城的傳承。

阿爾潘斯是一個充滿了魅力的人物,也是個天生的將領和統帥,他能夠帶領著自己的追隨者和部下獲得了勝利。

然而他卻並不擅長治理國家。

他建立了蘇因霍爾城邦之後,對於如何治理自己治下的民眾是一臉茫然。

但是阿爾潘斯也有一個好習慣,他能夠收服他認可的人才替他來治理國家。利用他的人格魅力來運用他人為自己服務。

他任命前來投效自己的人才搭建起了新的城邦的官僚體係,用他們來治理城邦聯盟,管理各種複雜的事務。

城邦初期的官僚體係還是非常簡單的,隻是分成三個階層。

最高層的便是王族,即阿爾潘斯所在的家族。

一個是立誓者,也就是向神明宣誓效忠於王的人,也可以稱之為貴族。

還有就是侍官,替王和各個城主、領地貴族管理城市和領地的人員。

侍官在此前並冇有完整的體係和稱號,而阿爾潘斯卻將侍官分為了不同的職責,單獨處理不同的職務。

從第一代護火者阿爾西妮時代就傳下來的宮殿。

從殿內到殿外,今天擠滿了人群。

“今天也要立誓嗎?”宮殿外蛇人扭著尾巴穿過柱子旁,一個個羨慕的看著裡麵。

“怎麼來了這麼多人?”有蛇人好奇的打量著不斷走入宮殿中的人。

“好多學者和工匠,這是要乾什麼?”有蛇人注意到了人群之中部分的身份。

進入宮殿的人有著已經向神眷之王立誓的追隨者們,也有著等待著成為新貴族的權勢者們。

阿爾潘斯在王宮之中召集了一群博學之士,還有來自於各地的技術工匠。

這個年代的工匠也都是非常厲害和重要的人物,掌握著重要的知識和傳承。

阿爾潘斯讓他們站在王宮的正中央,一一詢問他們如何治理國家的方法,讓他們提出好的建議。

他讓為首的一箇中年蛇人上前,詢問他能夠為這個城邦做些什麼?

“你認為我應該做些什麼?而你能夠做些什麼?”

中年蛇人手中拿著一本皮書,這是一些學者喜歡用的記錄方式,將文字記錄在牙獸的皮上。

既方便攜帶,也容易記錄。

“神眷之王。”

“我認為王應該在南下的幾個其他要道上修建要塞城市,這樣才能防止西北部落的人再度來襲。”

“隻有和平和安定,纔是我們和城邦目前最需要的。”

這個阿爾潘斯也有了一些計劃,但是由對方提出他也有了更好的藉口,將一些人安排到外麵去。

“很好,那你能夠做些什麼呢?”

中年蛇人回答:“我是一名學者,最擅長的東西便是記錄曆史和文字。”

“我認為我們應該將蛇人的所有文字和語言進行了收集再重新編著,曆經這麼多代人過後蛇人的語言和曾經也有些些微的變化,多出了不少詞彙;不少地方的文字和語言經過流傳和其他地方有著非常大的差異。”

“隻有重新編著典籍確定官方的文字語言,是非常需要的。”

阿爾潘斯命令他再編撰了一本書,名字就叫做蘇因霍爾字典。

“你如果能夠做好的話,我可以任命你成為王庭的記錄侍官。”

記錄侍官可不是一個小職位,在這個時代是非常高貴的,還可以時時刻刻出入王庭。

下一個蛇人上前,看到前者果然得到了阿爾潘斯的任用,他也非常興奮和激動。

他神采飛揚的說道。

“神眷之王啊!”

“我的家族是擅長藉助火焰力量的家族,我會冶煉鑄造青銅器,而我的家族其他人還會燒製陶器。”

“我認為王應該推行技術,擴大冶煉青銅器的工坊和燒製陶器的作坊。”

“武器非常重要,它決定著戰爭的勝負,向神明獻禮的時候更需要青銅器。”

“而在生活之中,我們也需要大量的陶器。”

“我們的家族願意追隨神眷之王,並且世世代代為王燒製陶器和冶鍊金屬。”

阿爾潘斯站了起來,非常滿意的看著對方。

“你能夠前來投效我,我非常滿意。”

“很不錯。”

“你可以對我立誓,成為我的追隨者,以後護火城的冶煉作坊和燒陶作坊都由你來管理。”

緊接著阿爾潘斯又當著宮殿的所有人宣佈了一項命令:“從今以後,所有掌握著技術的人都可以來到王宮來見我,如果有用的話我可以賞賜錢財、官位,甚至成為我的追隨者都可以。”

阿爾潘斯估計也冇有想到,他的這一項任命極大的改變了蛇人的現狀。

許多改變城邦麵貌的技術,也是因為他一條政令而不斷湧現而出。

第三個人是個比較嚴肅木訥的人,他上來就直接開口。

“我們應該修撰法典。”

“護火城建立的時候,初代護火者阿爾西妮大人那個時候的情況和我們現在完全不一樣,當初的法典已經完全不適用蘇因霍爾城邦聯盟了。”

“我們必須針對現在的情況進行修整,編撰新的法典。”

阿爾潘斯也覺得非常有道理,命令他在護火城的法典之上,進一步做出了修改。

如果他能夠完成這項任務的話,他便任命他為城邦的法典執行官。

阿爾潘斯一一接見這些博學之人和擁有技術的工匠,任命了大大小小數十個侍官,也收服了大量的人心。

他派遣自己的追隨者前往遠方建立新的城市,開拓土地的同時也在防備著西北方的牧獸部落再度南下。

他大舉推行燒陶術和冶煉術,讓蛇人文明徹底華為了青銅文明。

蘇因霍爾城邦因為阿爾潘斯進入了一段穩定的時期,南方的蛇人進入了又一輪快速發展時期。

而這一切。

都被天空之上的另一個偉大存在看在了眼裡。

------------------

夢界。

尹神坐在彩色的玻璃窗前,看著蛇人世界的變化。

這麼多年下來,蛇人的族群已經擴大到了非常龐大的地步,他們遍佈於海岸、叢林、平原之中。

不論是沼澤還是河流的旁邊,都能夠看到他們群落的影子。

他們在海島上漁獵,他們在平原之上牧獸,他們在陸地上開墾田地。

這個豐饒的世界大大的降低了他們生存的難度。

唯一缺乏的,便是他們散落在各地,冇有人和力量能夠將他們凝聚起來。

數量有了,如今隨著阿爾潘斯建立蘇因霍爾城邦,也徹底將南方的蛇人凝聚成一團。

文明也真正踏上了正軌。

他們從石器時代真正過度到了青銅時代,擁有了一個真正的文明該有的模樣。

至少,在南方的蛇人族群已經有了這樣的跡象。

尹神放下了鏡子,突然看向了窗戶外麵。

他的手觸碰著座椅上的鏤空雕花,精緻而華麗。

這是夢妖希拉用奇蹟之力製造出來,也是她最喜歡的風格。

“或許可以開始了。”

另一邊。

擺渡人乘坐著一艘小船漫遊在夢幻星海,好像進入和睡眠。

他靜靜的躺在小船上,腦袋斜靠著露出船邊。

一個接著一個奇異的夢境從他的身邊路過,彩色斑駁的光從夢中投影了出來,落在了船和擺渡人的身上。

擺渡人的身體在光芒之下,竟然一點點化為了透明。

突然之間他飄了起來。

好像一個輕盈的透明水母,在海水裡慢慢上浮。

這個時候便可以看出,擺渡人他並冇有形體,他那透明的身軀在星光的牽扯下不斷的扭動。

又好像失重的一團水,在移動中搖擺著波浪。

他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靈體。

如果他一出現在凡人的世界,估計用不了多久就會直接消散,必須在那之前找到一個載體,或者趕迴夢界。

這是智慧的神話的限製。

在擺渡人醒過來冇有多久之後,他就自動成為了智慧的神話。

或者也可以說是五階的智慧半神。

他知道。

這一切都是來自於夢境主宰希拉和神的恩賜,要不是希拉在離開之前讓他踏上了智慧之路,他早已湮滅在了穿越歲月長河的那一瞬間。

他更知道,自己所謂的力量在神賜之島上的那三位偉大存在麵前不值一提。

智慧權能的神話擁有四種獨有的力量。

【不完整的永生:智慧的神話擁有不穩定的神話形態,無法存在於現實之中,必須擁有一個轉生載體,而這個載體也會因為你的力量而無法長久存在,當其損壞之後你必須進入下一次轉生。】

【神術恩賜:智慧的神話可以將自己的神術力量賜予彆人,讓凡人成為自己的祭司,哪怕這個凡人冇有任何天賦;但是賜予神術的人需要相應的條件進行匹配,要不然隻會因為承受不住力量而死去。】

【神力之源:你是祭司的神力之源,每一個你的祭司都是一個你的轉生載體;當你的祭司冇有全部死去的時候,你不會真正死去。】

【**之門:智慧的神話所有的力量會溢位體內化為一道特殊的大門,它關係到你通往更高的道路。】

和瓶中小人不一樣,他是真正通過智慧之路成為神話的存在,他的缺陷和隱患比瓶中小人也小得多,也比瓶中小人要難殺死的多。

他這種真正的神話一旦發展起來,彆說殺死他,想要讓他陷入沉睡都不容易。

船和擺渡人離得越來越遠。

他於星海之中漸漸遠去,深入其中。

這個時候擺渡人突然醒了過來,他的身影一瞬間從夢幻星海的深處被拉回了船上。

他翻身起來看向了神祠之地的方向。

神的召喚他。

“是……我的使命要來了嗎?”

擺渡人臉上一點點露出了微笑,那眼神裡充滿了期待。

還有渴望。

擺渡人登上了金字塔神殿,來到了大殿之中。

神明正坐在夢境主宰希拉的靠座上,逆著窗外的陽光,看不清楚模樣。

光影在地麵上扭動,就好像無邊大海上的波光。

擺渡人在那光影扭曲的神殿地板上跪下,向神呼喚。

“神!”

“我來了。”

尹神打量著擺渡人,目光投落在他的身上。

擺渡人的來曆非常奇特,他原本是一朵太陽之杯,被種在詩人蒂托的埋骨之地,卻因為有人驚擾了詩人蒂托的魂歸之所,從而開啟了禁製被衝入了海中。

緊接著,他又因為吞噬了火山王國的王子威士霍森而擁有了智慧全能化為了**之杯。

夢境的妖精希拉點亮了他的力量,讓他成為了擺渡人,但是他卻因為受噩夢的困束隻能擁有一個黑色影子,依托於妖精的夢境之卵而存在。

後來赫尼爾王死後歸於夢境星海,了結了和他的因果,從而真正擁有了半人的形態。

他和威士和赫尼爾擁有著不可分解的關係,但是又並不是他們兩個人。

不論從那種方麵來說,他的誕生都充滿了故事性。

神問他:“你有名字嗎?”

擺渡人連忙回答:“我的名字叫做伊瓦。”

是**的意思。

這個名字明顯是擺渡人自己起的,尹神卻覺得這個名字不太相符:“我在你的身上看不到**,更感受不到那些強烈的情緒。”

伊瓦抬頭看向神,他好像有著心底的話要和至高的因賽神敘說。

他是智慧的神話,他的視線與其說是視線,不如說是精神的擴散。

所以。

在他抬起頭的一瞬間,便徹底呆滯住了。

他的意識和精神都因為直視神明真正的形態而被灼燙得半天失去了感應,他的靈體迸散成星塵,化為一個漩渦在神殿中旋轉。

擺渡人感覺自己的意識被拖入了浩瀚無垠的星空,拉入無邊的黑暗。

在這一刻。

他感覺自己好像被完全凍結了,被困在了光陰的長河之中。

一瞬間,便是千年萬年。

甚至永恒。

而當他要寂滅於永恒之中的時候,一句話將他拉了回來。

那聲音以疊加態穿越在時光之中,追上了擺渡人的意識鎖定了它。

擺渡人聽出了那是誰的聲音。

是因賽神。

“伊瓦。”

“你的力量還未曾直指根源,你不可輕易直視我真正的存在和形體。”

“你弱小的時候直視我的時候,你看不見真實,隻會被表象所衝擊而忘卻記憶。”

“而你已經成為神話,你能夠看到我在時光長河下投影的餘暉。”

“在那一瞬間。”

“你會被真正拖入時間的長河之上,意識在永恒的寂滅之中消散。”

擺渡人的靈體之軀才從星塵漩渦中重新凝聚了回來,這纔回過神來。

他連忙匍匐在地上,再也不敢抬頭。

“神!”

“請原諒我的冒昧。”

他隻能夠低頭注視著地麵回答,但是可以看到他生出了惶恐的情緒。

在墮入永恒的深淵之時,他甚至感覺到了絕望。

不過在品嚐了這兩種滋味過後,擺渡人卻有些回味,這是他之前冇有感受過的情緒力量。

趁著這感受,他連忙開始回答。

“因賽神!”

“我給自己取名為伊瓦便是因為我之前一直冇有感受到**的力量,正因為冇有**,所以才渴求**。”

“我,想要感受它。”

“我想要知道它的力量究竟是什麼,它為什麼能夠讓人感受到活著,它又有著怎樣神奇的偉力。”

尹神明白了他的意思,也確定了他的追求。

他是**道路上的神話。

尹神點了點頭,冇有再問。

他告訴伊瓦:“我叫你來,是要賦予你新的使命。”

擺渡人伊瓦期待已久:“偉大的造物主因賽啊!”

“您想要我做些什麼呢?”

尹神:“我希望你前往人間一趟,在凡人的心中種下祈願。”

------------

神之國度的大門前,擺渡人靜靜站立。

金色的大船從遠方歸來,巡視完了整個夢境世界,滿載著人生之夢歸來。

擺渡人輕輕撫摸著神聖之舟的船體,這是他一同度過了無數年的夥伴。

他看著它緩緩進入門扉,進入星海之中。

而他依舊站立在神之國度的大門前。

他在做著最後的準備。

他原先的身軀已經在歲月之中崩潰,因為是居住在夢界之中,他之前也冇有再造出一具新的身軀。

他舊的身軀死去了,化為了一粒種子。

此刻。

他將這枚種子也扔了出去。

“去吧!”

一粒種子穿透了光幕,突然出現在了凡塵的世界。

它從高處落下,穿透雲海和天空。

最後落在了一片空蕩蕩的大地上。

它紮根於土壤,然後緩緩生長而出。

冇有多久地麵就長出了一朵罕見至極的花朵,它有著暗淡的黑銀色花杯,通體散發著奇特的光芒和力量。

這是一朵**之杯。

太陽之杯被智慧神血浸染之後的變種。

當它真正長成的一瞬間,一個來自於另一個世界的存在占據了這個身體。

**之杯快速的膨脹,化為了一個披著罩衣的怪異男人。

他長著花的下半身,卻擁有著人類的頭顱。

男人看著這個世界,眼中露出了茫然的目光,他轉頭看著周圍的一切。

世界是如此的遼闊。

大地連接著天空,樹海連接著河流,各種顏色交融在一起好像要將他徹底淹冇。

他曾經便是誕生於這裡,在他意識剛剛成型的時候。

他以為自己再次歸來的會在這個世界找到熟悉的感覺,然而卻冇有。

他在這個世界看不到任何曾經的模樣。

時代變了,世界變了,物種也變了。

他原本想說一句,我回來了。

然而現在到了嘴邊,卻隻能化為一句。

“我來了。”

擺渡人罩衣舞動,朝著遠方飄去。

他掠過叢林樹海,飄過了湖泊和河流。

終於在天際出現了人煙的時候停下,重新落在了地麵。

腳下就是魯赫巨島,遠處便是蛇人的國度。

擺渡人伊瓦注視著遠方,一步步朝著蛇人的國度走去。

“開始了。”

“我的使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