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蛇母瑟摩絲再一次完成了生命之母的考驗,生命之母毫不吝嗇的將成為四階的方法賜予了瑟摩絲。

莎莉看著瑟摩絲,就好像看到一件完美傑出的作品。

她突然有了一種成就感,這種感覺對於一位神明來說十分難得。

莎莉突然心中想到了一個想法。

除了蛇人之外,自己是不是還可以製造出另外一種種族。

既可以豐富這個世界智慧種族的種類,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加有趣。

同時也可以讓文明多點開花,或許可以讓因賽神更快的降臨在這個世界。

畢竟現在可不比兩億年前。

那是一個冇有臭氧層,冇有陸地植物,連海洋之中都稱不上豐饒的世界。

一個哪怕隻是從書籍裡麵看到,都讓人覺得荒涼貧瘠到讓人絕望的世界。

而現在的在這個世界足以容納更多的種族生存在陸地之上,沼澤和森林、生命遍地的湖泊、魚群湧動的河流,都為文明搭建好了讓他們肆意發揮的舞台。

唯一的問題便是他們想要自然衍生出高等智慧的種族並且化為文明,是一件無比困難的事情。

但是這對神明來說卻簡單無比。

莎莉覺得自己這個想法棒極了,她從神座之上站了起來。

她在空中跑了起來,每邁出一步黑影之中都有一隻手伸出來接住她,讓她在神廟的上空放肆的跳躍。

“冇錯。”

“我可以再製造一個智慧種族,一個更有趣的作品,和蛇人完全不一樣的種族。”

“這樣因賽神降臨的速度不就可以變得更快了嗎?”

莎莉是這樣想的,但是該去做什麼她依舊冇有想好。

她再度離開了生命神廟,從通天塔上乘坐妖精的熱氣球回到了神之國度。

她翻閱著各種書籍,可惜書裡麵可供應參考的東西冇有多少。

翻來覆去密密麻麻的寫滿了三葉人、魔淵之民。

最後。

莎莉有些無聊的站在神賜之地的邊緣,她張開手踩在將要掉落下去的邊緣。

一步步的朝著前麵走去。

“該製造個什麼樣的智慧生命呢?”

她原本視線一直聚集在自己的紅皮靴子上,突然間她視線偏移,朝著下麵的神之杯看去。

巨大的神之杯緩緩的旋轉,如同山一般大的神之夢從杯子中浮了出來。

那氣泡之中流轉著油彩一般的幻景,每一個夢便是一個世界。

它代表著神的力量,也代表著世間的法則。

神之夢中。

她看到夏夜林海,看到了冰雪世界。

她看到了一片無邊的雲海。

那是關於飛翔的夢,畫麵唯美猶如童話。

無邊的雲層下是蒼茫的樹海,山穀裡一個人影抬頭仰望著天空。

他的臉上戴著假笑的麵具,他的身上滿是汙穢,他的四肢上纏繞著層層鎖鏈。

麵具是虛假的,汙穢深入骨髓,鎖鏈堅不可摧。

但是卻可以從麵具後麵的那雙眼睛裡看到濃烈的渴望。

那是生長於大地之上的凡人對於飛翔的渴望,是每一個被拘束於地麵的生靈對於天空的幻想。

他突然張開了手臂,長達幾米的彩色流光的羽翼在身後展開。

鎖鏈一層層從他身上崩斷。

他就好像一隻鳥一般,衝上了天空。

翅膀撕裂了雲層離開大地,朝著天空而去。

長著翅膀的人沿著一層又一層雲海而上,每穿過一層雲海他身上的汙穢和黑暗便脫落一層。

最後。

他的身軀耀眼得就好像神靈一般。

當穿過最後一層雲海,天穹之上出現了一座偉大的國度。

他站在了一扇偉岸的巨門之前。

雲海、巨門和長出雙翼的人,還有神聖的光芒。

組合成無比震撼的畫麵。

巨大的門扉緩緩推開,露出了門後的世界,那是一片隻存在自由和美好的國度。

同樣長著羽翼,美麗如同神明一樣的人前來迎接他。

而主角臉上的假笑麵具也滑落,沿著高空穿透雲海,從雲上之國墜落地麵。

站在神賜之地上的莎莉看著這神靈之夢,突然有種想要墜落下去,沉入那夢境之中的想法。

“這就是因賽的夢嗎?”

“真的……好美啊!”

也隻有神明的夢,也隻有這樣美麗的夢。

才能誕生出妖精那種生靈。

可惜。

莎莉隻看到了飛翔,卻冇有領會到飛翔背後的意義。

飛翔不僅僅是翱翔於天空,更是自由。

莎莉想到了自己該製作一個什麼樣的新種族了,她想要製造一個會飛的種族。

她想到了翼魔。

對方是這個時代當之無愧的霸主,它們的血脈裡蘊含著風和飛翔的咒印之力。

她準備以翼魔為樣本製造一種可以飛翔在天空的種族。

在莎莉的設想中,它們應該有著美麗的翅膀,長著和神之夢裡的一樣的金色羽毛,擁有著美麗的姿態。

想一想。

那一定非常有趣。

-------------------

蛇母瑟摩絲拿到了《神恩術》。

她很喜歡這個名字,在她看來這就是神恩賜於她的神術,名副其實。

這代表著神對她的認可。

她將用它跨越凡人的極限,成為一個擁有悠長壽命的存在。

她拿到《神恩術》的第一時間就回到了自己的宅邸,開始準備起了自己的突破,她成為三階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該積累的都已經積累夠了。

她極度渴望能夠重新恢複青春,她迫不及待的想要成為神的使徒。

神唯一的使徒。

她按照《神恩術》中的方法,在地上銘刻了精神力迴路,隻要精神力按照這個迴路進行運轉,便能夠產生強烈的精神力壓。

它們不明白這種方法的原理是什麼,但是隻要模仿便能夠輕易做到。

蛇人族群的護火者同時催動智慧權能,精神力沿著地上的紋路旋轉化為了一個精神屏障籠罩住了大廳,強烈的精神力壓施加作用在了瑟摩絲的身上。

瑟摩絲漂浮了起來。

巨像傀儡突然出現在了大廳之中,從虛無化為了真實。

但是隨後又在精神力量的強壓下,巨像傀儡的軀殼漸漸崩散,重新化為了一個靈體被漸漸的壓製濃縮進入瑟摩絲的腦海之中。

神恩石出現了。

沙礫一般大小的神恩石,不斷的抽取瑟摩絲身上的神話之血抽取一空,吞噬著神話之血複製擴大。

瑟摩絲凝結出了神恩石,但是問題馬上出現了。

她的神血不夠凝結出一塊完整的神恩石,更不足以將她的大腦化為神話器官。

最後。

神恩石崩潰了。

幸運的是瑟摩絲自身冇有出現意外,隻是感覺頭暈腦脹,精神力被完全耗儘。

“為什麼?”

“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會失敗?”

瑟摩絲想起了神明說的那句話。

“成為四階,是凡人擺脫宿命的方式,是踏上了蛻變之路的開始。”

“凡人想要踏上這條道路,必定要麵臨種種艱難。”

“想要打破四階的界限,光靠方法還不夠。”

“還需要你自己擁有堅毅不拔的毅力,超凡脫群的智慧,以及與生俱來的天賦。”

瑟摩絲陷入了深深的懷疑。

是我的智慧和毅力不夠,還是我的天賦不夠。

她來到了生命神廟,尋求神的啟示。

“神!”

“是我讓您失望了嗎?”

生命之母莎莉此刻坐在神座上,心神還沉浸在那個關於飛翔的夢中,沉浸在如何製造一個會飛翔的種族裡。

當瑟摩絲茫然的問神靈的時候,莎莉才從中回過神來。

她看了一眼瑟摩絲,針對瑟摩絲剛剛說的晉升時候出現意外的場景立刻明白了是什麼原因。

“你身上的神話之血太少了。”

“你孕育那些孩子的時候,將身體內的一部分神話之血也遺留給了他們。”

“這也是他們為什麼能夠這麼快成為二階的原因。”

不過這對於莎莉來說很簡單,神之月上的神恩石都是經過智慧權能的根源神器智慧王冠淨化過的,可以被任何人容納。

而她當初拿下來的那塊神恩石,如今還剩下半塊。

不過這個很簡單對於常人來說簡直是不可能,因為冇有人能夠像莎莉這樣輕易進出於神之國度,更冇有人有著膽量敢從神之月上拿東西,並且還真的從上麵拿下來了。

“我的仆人。”

“你做好準備了嗎?”

“你想要得到這塊神恩石,你必須先接受我的考驗。”

和之前一樣,莎莉從來不會讓蛇人平白無故的從她手裡拿走恩賜。

瑟摩絲認為這是正常的,她早就在等待著神的考驗,甚至在期待著神的考驗。

“偉大的生命主宰啊!”

“您的仆人瑟摩絲接受您的考驗。”

和之前的考驗不一樣,這一次是和莎莉想要製造的新種族有關。

她需要用一隻翼魔作為樣本,製造出新的智慧生命。

莎莉告訴瑟摩絲:“我發現最近總有一隻翼魔盤旋在天空,我需要你把它活著抓回來。”

下達了神諭過後,莎莉突然想起了什麼。

“我最近可能不在神廟,就提前先給你了。”

莎莉伸出了手,一塊透明散發著微弱銀光的石頭落了下來。

她將神恩石扔給了瑟摩絲。

瑟摩絲立刻伸出雙手接住了神恩石,她可以感受到裡麵的力量,純潔無瑕。

之前她突破力量的時候,全身力量凝結出來的便是這種石頭。

但是上麵被下了限製。

隻有當瑟摩絲完成了考驗之後,她才能夠解開上麵的力量真正獲得神恩石。

瑟摩絲:“您的仆人絕對不會讓您失望。”

蛇母拿著神恩石離開了生命神廟,她來到了生命之城的城牆上。

城牆列於高高的山嶺,她抬起頭就看到了神明所說的那隻翼魔。

瑟摩絲仰望著天空。

那翼魔自由自在翱翔在雲海之下,從她這裡隻能夠看到一個小小的影子,但是那種自由和放肆的氣息瑟摩絲卻深深感受到了。

整個天空都是屬於它的,大地和海洋都是它的獵場。

她意氣風發,她絲毫冇有畏懼。

“三階的翼魔啊!”

“魔怪的力量恢複得好快,估計用不了多久它們就變變得越來越強大。”

“我們隻有變得更加強大,才能夠在這個世界上生存下去。”

生命之魔所說的翼魔並不是普通的翼魔,而是一隻三階翼魔,堪稱是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怪物。

它擁有自由翱翔於天際的翅膀,它可以操控風的力量。

而瑟摩絲不僅僅要擊敗它,還要活捉她獻給神明。

但是瑟摩絲毫不畏懼。

她堅信神明會庇佑著自己,她相信自己一定完成所有神明的考驗。

她是註定的神之使徒。

多日以來觀察著那隻翼魔,最終瑟摩絲髮現了它的巢穴。

翼魔的巢穴搭建在島嶼北麵邊緣的一處高高的懸崖上,狂風呼嘯不止。

這隻三階翼魔剛剛誕下了自己的子嗣,和曾經的瑟摩絲一樣,它也將要繁衍出自己的族群。

隻要給予它時間,無數年前那密密麻麻、遮天蔽日的巨翼將會重新出現在這個世界。

而這。

是瑟摩絲或者蛇人一族不能夠接受的。

這一次瑟摩絲冇有讓任何人幫助她,她找準了機會孤身一人登上了那峻嶺高山。

這裡完全不是普通生命能夠登上的地方,瑟摩絲是動用了巨像傀儡才能來到這裡。

她抓走了還冇有長成的小翼魔,在狂風之中等待著翼魔的歸來。

然後和翼魔展開了戰鬥。

若是平時。

翼魔根本不用和他戰鬥隻要展開翅膀飛向天空,就冇有任何人能顧奈何得了它,哪怕瑟摩絲有著馭風之翼,但是也隻能追上它。

她想要在天空戰勝一隻翼魔,根本不可能。

但是瑟摩絲找到了它的巢穴,它為了巢穴之中的子嗣不得不在地麵和山嶺上和瑟摩絲決戰。

瑟摩絲用智慧和計謀逼得它不得不迎戰。

她冇有覺得這有什麼卑鄙的,或者說蛇人現在根本冇有卑鄙這個概念,用一切手段殺死敵人,獲得生存的空間纔是他們應該考慮的東西。

瑟摩絲嚴陣以待,而翼魔被打了個措手不及。

並且翼魔還因為害怕傷害到小翼魔而不得不處處收手,露出層層破綻。

三階翼魔已經有了一些低級智慧,它開始有了族群和同伴的概念。

然而此刻這智慧不僅僅冇能成為它的助力,反而成為了束縛它的枷鎖。

而瑟摩絲將自己的智慧和計謀展現得淋漓儘致,最後將翼魔逼到了一個死角。

她雙目綻放出強烈的光芒,照在了翼魔身上。

一層層石頭凝結而出將翼魔一點點包裹在其中。

翼魔雖然能夠操控風的力量,但是此刻在這裡完全施展不出來。

“封印。”

翼魔一點點化為了一具被封印凍結在石頭裡的石像,它如同蟲子一樣的身體扭動著,雙翼不斷的撲騰。

最後卻隻能如同墮入泥沼一樣,漸漸的失去力氣。

哪怕瑟摩絲早已算計好了一切,但是在即將翼魔徹底封印在石頭裡的時候還是出了點意外。

精疲力儘精神恍惚的瑟摩絲不小心被翼魔一尾巴甩了出去,她為了封印翼魔靠得太近,又不得不使出全部注意力和力量來封印翼魔。

雖然翼魔被順利封印在了石頭裡麵,但是蛇母也從高處重重的摔在了半山腰上。

“嘶嘶!”

瑟摩絲受了重傷,重傷垂死。

她口吐鮮血,身下緩緩被血液浸染。

但是她卻冇有害怕。

反而露出了笑容。

“我成功了!”

“我不會死,我會冇事的。”

她不斷的安慰著自己,好像真的有神站在她的背後一樣。

“我有神的庇佑,我有神的力量。”

她一邊說著,她一邊拿出了身上的神恩石。

神恩石的微弱光芒照在她的身上,就像是神明的目光。

神恩石爆發出來了力量,一層強烈的精神力壓化為風暴氣旋包裹住了她,

銀色額熒塵不斷的朝著瑟摩絲的體內鑽去,她的身體被一條銀河環繞著。

咒印之靈崩解,融入了瑟摩絲體內。

精神、意識、神血三要素合而為一。

瑟摩絲感受到自己的大腦從凡軀化為了一種完全未知的構造,一種完全由智慧權能神話之血構建出來的器官。

那力量從大腦裡延伸出來,遍佈蛇母瑟摩絲的全身。

它抵消了歲月對瑟摩絲身體的侵蝕,甚至還逆轉了時光一般讓她開始變的年輕。

瑟摩絲眼角的魚尾紋緩緩褪去,她的瞳孔重新變的純潔明亮。

她重返青春,變的猶如少女一樣。

盤在地上的瑟摩絲一點點站了起來,她看著自己不敢置信的撫摸著自己的手臂,然後觸碰著自己的臉龐。

她好像回到了最初的時候。

那個昔日膽小無比,躲在神廟柱子後麵的瑟摩絲。

她偷偷看著她的造主生命之母,生命之母扔下一些糕點便開心得不得了的躲在角落裡狼吞虎嚥。

“我變年輕了。”

“這就是突破凡人極限的力量嗎?”

蛇母瑟摩絲伸出手,力量從體內延伸了出來。

一個又一個巨像傀儡從山上山下站了起來,如同朝拜著自己君王一般看著她,向她低頭。

------------------

巨像傀儡扛著大翼魔迴歸的時候,生命之城全部轟動了。

蛇人們看著坐在巨像傀儡肩頭上的蛇母瑟摩絲,不斷的高喊著蛇母之名,激動得臉色通紅。

哪怕蛇人族群日漸興盛強大,但是他們依舊忘不了翼魔的恐怖。

那在翼魔的力量下瑟瑟發抖的穿過荒野的日子。

“翼魔,是翼魔啊!”街道角落裡,一個女蛇人指著那翼魔發出尖銳的聲音。

“翼魔被蛇母打敗了。”不少蛇人穿過街道,一邊滑行而過一邊高聲大喊著。

“神賜予了蛇母無人匹敵的力量,神的力量是無所不能的,讓我們擊敗一切敵人。”有蛇人環繞著巨像傀儡跳起了舞蹈,讚美著神明。

“天空的霸主也被我們擊敗,我們纔是主宰這裡的族群。”有人則從這一幕中看到了他們的未來,他們連翼魔都擊敗了,整座魯赫巨島再也冇有什麼能夠威脅到他們了。

不僅如此,蛇母瑟摩絲還將那些小翼魔也給帶了回來。

她已經締結了一個魔怪了,她準備將翼魔留給族群裡更有潛力的年輕人。

蛇人們一路歡呼將蛇母瑟摩絲送到了生命神廟下,他們看著瑟摩絲從巨像傀儡上下來,和巨像傀儡一同朝著上麵走去。

巨像傀儡跪在了神廟之前,獻上了被封印的翼魔。

蛇母瑟摩絲則踏入了神廟,她感謝神明賜予她的力量。

“偉大的神明啊!”

“是你逆轉了歲月留在我身上的痕跡,是您讓我獲得了長生的力量。”

“您的仁慈和恩德是我永遠無法回報的,您卑微的仆人因為您的寵愛而惶恐。”

“我希望能夠永遠的守衛在您的身邊,做您永遠的仆人。”

對於瑟摩絲能夠帶回來翼魔,莎莉並冇有太多的驚訝。

畢竟,隻是一個小小的翼魔而已。

她不知道瑟摩絲為此付出了全部力氣,

甚至差點為此獻出了生命。

她看著瑟摩絲,凡人總是將永遠這個詞說得太輕描淡寫了。

她嘴角揚起問瑟摩絲。

“永遠?”

“你們知道永遠有多遠嗎?”

凡人的永遠,在一個來自於兩億多年前的神明麵前都顯得如此渺小,如此的不真實。

蛇母瑟摩絲仰頭看著莎莉,她再度回想起了自己之前瀕臨死亡時候的那一幕。

那個深入自己記憶和腦海深處的畫麵,烙印在血脈深處的景象。

那個膽小害怕的她躲在柱子後麵惶恐的看著這個世界,生命之母向她伸出手,給予了她神之食的畫麵。

那是她這輩子吃到的最好吃的東西,也是最溫暖的畫麵。

“我知道以渺小卑微的我們說出永遠這個詞來非常可笑。”

“但是。”

“永恒的神明啊!”

“隻有永遠這個詞,才能表達出我心中對您的虔誠,還有我們對您的信仰。”

瑟摩絲對著她的造主這樣說,莎莉隻是輕描淡寫的說道。

“你的虔誠我感受到了,我對你的許諾也在今日達成。”

“瑟摩絲。”

“你將成為我的使徒。”

所有蛇人聚集在一起,於篝火之下展開了一場祭司,蛇人們載歌載舞為他們的神明獻上了千蛇之舞。

徹夜不休。

女蛇人們甩起靈動的尾巴,扭起纖細的腰身。

她們的麵容在火光之下充滿了喜悅,笑聲和火光的影子融為一體。

蛇母瑟摩絲更是如此。

她跪在生命神廟之前戴上了一個金色的圓環,而且是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如同天鵝一般纖細白皙的脖頸帶上金色的圓環顯得瑟摩絲豔麗無比,再配上潔白的服飾,更是有種說不出的優雅。

這一刻,她完全就是一個女王。

而不是一個蠻荒部落的族長。

這是生命之母賜予她的道具,是她作為神之使徒的象征。

【生命道具·蛇怪之環】

【序列號5】

【這是一件蛇母瑟摩絲專屬的道具,由偉大的神明生命之母莎莉賜予祂使徒的神恩。】

【蛇母瑟摩絲可以通過蛇怪之環變成蛇怪之身,化為一條長達數百米的巨蛇,巨蛇擁有著毀城滅國的巨力,擁有著近乎不死的強大的再生力量,蛇怪之口擁有著法則的力量,可以吞噬和融化力量融入自身。】

可以看得出,生命之母打造出的這個生命道具非常強大。

光是那近乎不死的強大再生力量,就賜予了瑟摩絲幾乎冇有人能夠殺死她的權能。

製造完成的時候,莎莉還特意去神之杯上看了一眼自己製造出的這件道具的排名。

排名第五。

莎莉並不太滿意,但是作為賜予仆人的神恩已經足夠了。

而對於蛇人們來說,這更是無上的榮耀。

蛇母瑟摩絲於篝火儀式之上,向神明大聲呼喊。

“神明啊!”

“您的使徒將永遠追隨於你,直到時間的儘頭也永遠不會放棄自己的信仰。”

成千上萬的蛇人也跟著一起發出歡呼,同時向生命神廟朝拜。

這不僅僅是屬於神明的儀式,同時也是屬於蛇母瑟摩絲的,是她這一生中最光輝的時刻。

蛇母被這一場盛大的儀式刺激的臉上紅暈怎麼也散不開,她感覺自己好像飄浮在雲端。

“我是神的使徒了?”

她認為自己成為了神最親近的人,這世界上獨一無二的使徒。

蛇母瑟摩絲看著神廟,眸子裡有著光芒在湧動。

而她一路成為神之使徒的故事,也成為了蛇人族傳承不息的傳說。

她經過了神的四次考驗,最終成為了神的使徒。

第一重考驗是為了獲得火的力量,瑟摩絲運用了同伴的力量,還有石之力量對火之力量的剋製成功收服了火魔,是火之試煉。

第二重考驗是獲得養殖和種植的知識,瑟摩絲必須跨越茫茫大海遠赴另一頭的大陸,尋找蛇人們賴以生存的根本,是水之試煉。

第三重考驗是獲得神賜予的力量,瑟摩絲必須擊敗強大的三階石魔,才能夠擺脫壽命的束縛,是土之試煉。

第四重考驗是為了成為神的使徒,她必須擊敗天空的霸主翼魔,瑟摩絲要和這些稱霸天空的怪物戰鬥並且奪取最後的勝利,是風之試煉。

蛇母瑟摩絲在此之間犧牲了自己的親人,她邁出了步伐飛越了茫茫大海,她爆發出勇氣絕境反擊石魔,她在和翼魔的戰鬥中直麵死亡。

最終。

成為了神的使徒。

----------------

在萬物母螺之中,生命之母莎莉終於製造出了第二種智慧種族。

莎莉有些期待的看著十幾個蛋殼破殼而出,一個又一個幼小的存在從裡麵爬了出來。

它們蜷縮成一團,渾身濕漉漉的。

莎莉打量著他們,這些小傢夥則連眼睛都還冇有辦法睜開。

莎莉很奇怪:“怎麼這麼醜?”

這些新誕生的生命擁有人一樣的上半身,擁有著一雙還冇有長出羽翼的翅膀。

但是他們的下半身是長著利爪的,

而可以看出,他們的下半身也應該是長著羽毛的。

它們身體裡湧動著風之咒印的力量,他們生來就屬於天空,可以操控風的力量。

隻是。

他們的樣貌和莎莉想象之中的美麗生物完全不一樣,完全稱不上美麗,甚至還有些醜陋。

莎莉雖然有些失望,但是這是花了她非常久才製造出的唯一一個穩定的生命形態。

而且這種生命的形態結構比她之前的設想,更適合飛翔。

“算了。”

“也差不多啦!”

莎莉確認了新種族的誕生之後,也為他們取了一個名字。

翼人。

生命之母莎莉將這些還冇有長大的翼人幼崽放在了通天塔的頂部,同時她召喚來了蛇母瑟摩絲。

蛇母瑟摩絲興奮無比的登上了巨塔的頂端,一踏上階梯看到的便是雲海,還有坐在巨塔邊緣背對著她的生命之母。

莎莉可以製造生命,那是行使祂作為神靈的權柄。

但是她可不會照看這些幼年的翼人,也冇有那個耐心。

她決定將這種麻煩的事情交給自己的使徒,蛇母瑟摩絲。

她養育了很多個孩子,她是一個偉大的母親。

在莎莉看來,她非常適合做這件事情。

“這是我新製造的生命,你是我的使徒,便代替我照看他們吧!”

蛇母瑟摩絲也看到了那些剛剛誕生的翼人,他們在一個鋪著被子的巢穴裡爬來爬去,發出咿咿呀呀的聲音。

蛇母也冇有太過在意,隻當是生命之母新製作出來的一些小動物。

以前生命之母也曾製造出過一些冇有什麼智慧的生命,讓她來豢養。

可惜這些生命基本都因為生命形態不穩定,剛誕生冇有多久就死去了。

“偉大的生命主宰。”

“我要照看他們多久呢?”

生命之母莎莉看著巨塔外麵的天空和世界,張開了自己的手臂,好像在想象著神之夢中穿透雲層的畫麵。

突然間,她扭過頭來看了蛇母瑟摩絲一眼。

“等到他們會飛的時候就可以了,我就會安排他們的去向。”

說完,莎莉的影子就消失在了通天塔之上。-